被拍到了,疑似是Mazda... 贊助
2021-10-11 00:55:13

旻城 慎入二十四題(四)(H)

14.喘息

韓知城是一個隱藏型的變態,他自己覺得的。

他很喜歡聽到李旻浩的喘氣聲,

不管是在什麼情況下的喘息聲、他都喜歡。

可能是趕來約會的氣喘吁吁、可能是要上台前的緊張兮兮、

還有床上、染上那麼點性感色彩的喘息。

 

李旻浩的聲線不是那種很低沉、很有磁性的類別,

硬要說的話,他反而比較細,給人一種溫柔的感覺。

但是當他在喘息的時候,就像變個人似的、有磁性不說,還特別撩人。

 

「抱歉、路上堵車了,等很久了嗎?」

這句話都是蜜糖的甜膩,尾端的喘息聲就不了。

「哥喝點水吧、」

把桌上的玻璃杯往對方那推了推,喉結上下滑動。

你趕快喝水、停下那該死的喘息聲──

「知城啊、」「嗯?」

「為什麼盯著我的喉結還臉紅?你在想什麼色色的事?」

那人邪魅一笑,戳了戳韓知城因不知所措鼓起的臉頰。

「我我才沒有!」

拿起面前的水杯就是一灌,臉上的紅暈也不見退潮。

「那是我的水杯、寶貝。」「!」

 

狼狽不堪。

 

「哥

結果呆呆地坐在咖啡廳四個小時,之後就到李旻浩家進入他口中的「正事」了。

「你你輕點」韓知城推了推正在自己頸窩撒野的李旻浩的頭,嘴裡嚶嚶呀呀的溢出呻吟。

「太輕留不下痕跡呢、」

起身將他拉到全身鏡前,俯下首咬了咬韓知城的側頸,

「唔!」「總感覺不夠多呢

「你這樣我後天怎麼去上課!」「有什麼關係、」

舔了舔年下者的耳垂,輕輕的吸吮。

「反正就是蓋戳嘛、懂的?」「不想懂!」

惱羞的往後抓、剛好抓到令人難以啟齒的部位──

「唔!韓知城!」「抱歉!很痛嗎?」

「倒是沒有」最誘人的喘息聲竄到韓知城耳膜內,微微顫慄,

 

「但是你可能要負責,他更硬了。」

 

蹲下身,拉下拉鍊,緩緩地隔著布料磨蹭。

「知城啊、那不是在幫我啊

喘息越來越急促,韓知城快要暈倒了、那真是太性感了。

「哥我喜歡你喘氣」「什麼?」

沒等頭上那人反應過來,拉下褲頭握住肉莖是一眨眼的功夫。

「啊、」

透過鏡子都能看到韓知城的臉頰鼓鼓的、前後的滑動。

細細地舔舐,在舔去前列腺液時吸吮出聲,

「你說你怎麼可以用可愛的臉頰做這種邪惡的事」「是哥叫我做的

開始收緊口腔內壁加快擼動的速度,李旻浩的喘息聲越來越急、

「哈、知城,放開、」「就射進來吧、」

本來有點害怕的,在聽到年上者的喘息聲後壯大了膽子。

感覺到嘴裡的溫熱顫動了一下,鹹澀的液體瞬間充斥口腔,有些溢出了嘴角,

「別吞、吐出來」李旻浩立即回過神,從旁邊抽了幾張衛生紙遞到韓知城嘴前,

「可是我吞了」「白痴、會肚子痛!」

「不會吧」下意識舔了舔嘴角,換來眼前那人晦暗的眼神,

 

「明天就攤在床上看電影吧、寶貝。」

 

15.懇求

 

和朋友一次出遊,被遞了一罐飲料。

「你就給你男朋友喝吧、相信我們!」「一起喝也可以啦!」

「真的很好喝喔!」「到家再喝!」

倒不是不相信那群朋友,是他們一直補充注意事項很怪。

但是又說不出哪裡怪。

「那我該先試試看嗎?」

李旻浩去打工還沒回家,打開電燈,將飲料放到桌上。

已經死盯著那瓶飲料三十分鐘了,李旻浩還是沒有到家,

「那我先喝吧、」

旋開瓶蓋,倒到自己的小玻璃杯裡。

「嗯、聞起來很香耶!」

顏色和味道都是莓果味的、應該不會很雷吧?

輕輕抿了一口,驚叫出聲、

「超好喝!!!」

重新將玻璃杯盛滿,一口氣乾掉。

「怎麼、越喝越渴啊、是太甜了嗎?」

但可說是正中韓知城大螞蟻的喜愛點,所以又倒了一杯、

一杯又一杯、最後只留一杯給李旻浩。

誰叫他那麼晚回家。

 

「我回來了!」

李旻浩回來的時候,韓知城還盯著桌上的那最後一杯飲料。

「快來喝、不然我要喝掉了!」

「你醉了?」

看眼前那人臉紅通通的,眼神也有點渙散。

「沒有哇、我沒喝酒呀、」「是嗎?」

看著桌下的空瓶子,

「就是普通的莓果飲吧?」

李旻浩拿起桌上的杯子一飲而盡,將韓知城抱到床上。

 

「哥我熱」「那脫衣服吧、」

一件又一件的褪去,從上半身褪到下半身、最後一絲不掛。

「我還是熱

這時候李旻浩已經開始覺得奇怪了。

「還好嗎?」看著懷裏的人兒已經開始亂扭、蹭著自己的手臂。

「不好摸摸我

「知城、你飲料哪來的?」「朋友給我的

「他們有沒有多說什麼?」「要給你喝或是一起喝、回家再喝、」

語氣已經變得黏糊,眉頭緊緊的皺著。

」如果沒意外的話,他們倆這是都被下藥了吧?

自己喝的比較晚,應該在十分鐘就會發作了。

「知城啊、等我好嗎?」想下床勾個手機查一下有沒有辦法解決、

「不要!」結果馬上感覺到自己腰際環著纖細的雙腿,

「我要你摸摸我哥哥、」

完蛋了。

吞了吞口水,轉身將韓知城釘在床上。

「確定嗎?可能會後悔的、」

如果兩個人的藥效都發作、不知道會做幾次才作收。

「不會後悔要你進來

細白的腿在腰間蹭呀蹭,李旻浩悶哼一聲。

 

「藥效都還沒發作就要被辣死。」

這就是當韓知城男朋友的下場吧。

 

「拜託快點

年下者已經失去了理智,坐到李旻浩大腿上前後摩擦。

「知城、你等等好嗎?」「不要!」

柔軟的嘴唇印上自己的,熾熱的摩娑。

 

「我要你趕快嘛

眼睛已經彌漫水氣,多誘人李旻浩也沒辦法用言語形容了,一聲低吼就欺身壓上,把臉埋到下位者頸窩裡就是一頓咬。

平常會喊痛的韓知城現在只覺得像千萬隻螻蟻在嚙咬,扭動著纖細的腰肢,嘴裡嗚嗚噎噎的呻吟。

「要、大力點要很多

這可能是李旻浩從韓知城嘴裡聽過最葷的葷話。

興奮感也起來了、藥效也起來了,脫下褲子要潤滑時,發現那處早已濕潤軟爛,只需要一撞就能採摘。

「進去了?」「嗯、快點

填滿的那瞬間,兩人都喘著氣、

「拜託哥哥、動動

連適應的時間都縮短許多,雖然還是怕痛、還是愛哭,但是他覺得快感大於這些。

「你好誘人,」

李旻浩舔著韓知城的唇,下身的抽插越來越快。

或許是藥效,韓知城很快就軟下腰射了出來,後穴也一抽一抽的達到高潮。

「還要嗎?」「要

 

兩人對視,又再度吻上。

 

倒在桌角旁的瓶子呀、發揮了他最大的價值。

16.強制

 

強制高潮這種玩法李旻浩覺得韓知城這種小白兔是碰不得的。

韓知城的個性使然,還是不怎麼敢主動要求性事。

況且最近換成韓知城的課業變重,兩人雖然會一起去圖書館,但韓知城這個名不虛傳的大學霸是絕對不會分心的。

「今天也辛苦了、」

揉亂已經昏昏欲睡的那人的髮頂,輕輕摟到懷裡。

「我想睡、哥」半拖著黏踢踢的鼠坐上公車,果真沒幾秒就睡自己肩上。

似乎沒有給自己充裕的休息時間,一下就沉到夢底、熟到打起微小的鼾聲,小嘴也微微張開。

「笨蛋多久沒睡了」撥開遮住眼睛的瀏海,拇指來回摩挲著柔軟的臉頰。

看到臥蠶的黑青又嘖了一聲,在上面落下一吻。

「好好睡吧、」喬了一個讓對方舒服的姿勢、另一隻手拿出手機。

「舒壓的方法。」

都是一些因人而異、有些甚至不切實際。

焦躁的撥了撥瀏海,繼續往下滑。

做那檔事會更累吧,紓壓個屁。」翻了個白眼關上手機。

先把他抱到自己家吧。

背著那人刷卡下車,走入熟悉的公寓後將那人放到床鋪上。

「手機手機」拿出韓知城口袋裡的手機,輸入自己的生日後打電話給韓知城的母親。

「伯母、我是旻浩,知城在圖書館睡著了,我把他背到我家睡

清清楚楚地交代、外加幾句喧寒問暖,再加油添醋說服韓母。

掛下電話,本來想要幫床上那人擦個澡,結果在脫衣服的時候瞬間清醒。

「呀!我怎麼在這!」

眼睛瞪得圓愣,李旻浩嗤笑一聲、

「你睡死了,你媽說你今天睡這就好。」「

雖然沒有很意外,但是他已經清醒了。

「我已經精神百倍了哥、或許我可以借用你的書桌嗎?」

「你還想讀書嗎?」李旻浩不可置信的看向在床上蠕動那人,

「還有兩章沒讀完呢」「考試還有兩個禮拜欸!」

「嗯」嘟了嘟嘴,似乎也是有點道理。

「洗洗澡睡了吧、嗯?」揉捏肉嘟嘟的雙頰,去衣櫃掏了幾件衣服丟給韓知城。

這人幾乎每件都穿過了吧、留下自己的味道。

有時候李旻浩出門套上的時候還會聞到淡淡的香氣、硬生生紅了臉頰。

「我不想睡了」心不甘情不願的踏進浴室,身後的李旻浩咋舌。

「需要我讓你累一點嗎?」「

 

韓知城覺得不妙。

 

快速溜進浴室鎖上門,換來外面那人的笑聲。

「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水聲突然歇止,年下者跌跌撞撞地跑出浴室。

「也太快,你有洗乾淨嗎?」「當然、」

韓知城撲入李旻浩懷裡,將頭髮湊近年上者鼻前。

「香吧?」

這人怕不是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吧?

「我還沒洗澡、不要黏在我身上,」「又沒關係、」

變本加厲地將雙腿纏上腰際,瞇著眼在李旻浩懷裡直蹭。

「韓知城。」

那人聲線突然變得低沈,語尾付贈低吟。

是不是真的不用睡了?

 

「如果你不想乖乖睡覺,那我就讓你累一點。」

解開胸前的鈕扣,開始啃咬韓知城的頸部。

「嗯、」臉頰開始攀上紅藤,小手緊緊掐著李旻浩的衣袖。

「就說了不要玩火。」

倏地抽開,那人迷濛的雙眼映入眼簾。

迅速撇過頭,下床想去浴室洗澡,被韓知城拉回床鋪。

「我想要」「什麼?」

韓知城低下頭攪著手指,下定決心後再次抬頭──

 

「我想要你,哥。」

 

他這是把小白兔變成什麼了?

吻上那人的唇,輕輕地舔舐。

突然想到稍早滑到的文章、

「強制

他今天並不想玩SM,所以他想要溫柔一點的強制。

「等等一不舒服就喊停、好嗎?」「好

舔舐敏感的耳垂,換來那人嚶嚀一聲。

文章中說了、要先挑逗那人的敏感帶,讓那人起一點興致。

耳朵、頸窩、乳首啃了個遍、留下鮮紅的痕跡,

「還好嗎?」

太認真去挑逗年下者的敏感點,還沒看過那人的臉一眼。

不看還好,看了差點窒息。

臉頰已經紅的可以擰出血液、雙眼已經佈滿霧氣,晶亮的淚水打轉,被吻腫的雙唇嬌豔欲滴。

「感覺強制是在虐待我

開始用襯衫將韓知城綁在床頭,那人只是乖乖的任人擺佈。

從床下的箱子拿出當初買的按摩棒,年下者嚶嚀一聲。

「為什麼要那個?」「等等你就知道了、」

手掌覆上早已硬挺許久的男根、輕輕挑逗前端,

「哈啊、別啊」已經有多長一段時間都是被操射、韓知城數不清。

突然被照顧前頭腦袋突然一股熱湧上,

「太、太快了!」當然不會讓他那麼快高潮。

手突然放開,那人驚呼出聲、

「哥」請求性的撒嬌,聲音甜的冒泡。

突然感覺後股一陣涼意,接著兩根手指侵入。

「呀、啊!!」

腰部挺起,撞回一片黏膩。

「那麼敏感、好像不太適合玩強制

擴張完成,將按摩棒放入的時候,韓知城已經快要暈過去了。

 

「不不要了

這次是真的看出他不想要了。

所以強制玩法並非適合每個人,尤其是韓知城這種敏感到手指進入就會哭著喊著射出來的小白兔。

「那跟我一起去洗澡?」「嗯

攔腰把那人抱起,放入浴缸。

「哥進來。」

原本以為韓知城是叫自己也進浴缸泡澡,雙腳踏入後坐下。

「不是這樣

看到那人紅的不像話的耳尖,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猛然撞入,溫水溢出浴缸,激起陣陣水花。

呻吟和撞擊聲迴盪在浴室,連著氳氳水氣交纏。

身下的人兒已經開始流淚,緊緊抓著浴缸邊緣。

「要再快嗎、告訴我。」「要、要!」

缸裡的水越來越少,兩人已經感到些許涼意,緊緊抱在一起。

 

「所以其實你可以玩強制的?」「不行。」

我會累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