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拍到了,疑似是Mazda... 贊助
2021-10-07 02:22:33

旻城 replace (車)

長篇純車

──正文──

 

01

其實李旻浩還覺得韓知城是對性愛有點懼怕的。

雖然在風風雨雨過後,兩個人變得更加親密、常常有逾越的舉動,

但是韓知城的第一反應總是瑟縮,到後來才會漸漸放鬆鑽入自己懷裡。

所以這些日子,李旻浩也沒多做什麼、僅止於手上的游移。

更多時候是只讓韓知城解放,自己再到浴室解決。

韓知城也不是笨蛋,他也會察覺到情勢。

尤其是在發情期的時候,韓知城即便想要,李旻浩還是不會侵入自己身體。

家裡多了很多道具,是李旻浩拿來撫慰韓知城的,

但韓知城要的不是這些,兩個人都知道的。

 

今天是李旻浩的易感期。

海水的淡鹹混雜在空氣中,韓知城一醒來就聞到了。

這種情況很少見,畢竟李旻浩是個性格小心的人。

在自己察覺到之前,年上者都會先貼好抑制貼。

 

看來程度上是有差的──這次或許可以說是癲狂的。

韓知城感覺自己已經浸泡在海洋裡載浮載沉,什麼也抓不著,莫名的無助和徬徨。

 

該不該轉過身和李旻浩說、自己可以陪他度過發情期?

莫名的,恐懼感又漸漸蝕去年下者的理智。

 

但如果,和在牢裡一樣狂暴呢?

那如果,和那時候一樣無愛呢?

如果、如果,李旻浩只是動物面上的喜歡自己呢?

 

「知城啊」

李旻浩懶洋洋地抱住韓知城的腰,臉頰輕輕的蹭著那人的背。

「有點熱。」

「哥發情了」「嗯。」

全天下大概只有李旻浩能夠做到如此程度。

連信息素都在咆哮著慾望的狂戾,臉上卻依舊是溫柔和平靜。

「就借我抱一下、聞一下就好。」

感覺到自己後頸的腺體被高挺的鼻尖觸上,韓知城顫慄了一下。

「其實」

 

「我想陪哥度過發情期。」

 

 

李旻浩一早起來就發現不對勁。

覺得自己渾身燥熱,後頸的腺體還一突一突的跳動著。

心想不妙的嘗試撐起身子拿櫃上的抑制貼,卻發現韓知城好像早就醒來了。

看著那人的側顏,眼睫毛上下搧動,李旻浩突然起了貪念。

 

可以說是動物面的驅使、可以說是過久沒被滿足的愛慾。

 

要不,就不要貼抑制貼了吧。

付心機的環住年下者的腰,用熾熱的臉頰上下磨蹭著那人的背。

 

就只要聞一下、抱一下就好──

 

「其實我可以陪哥的。」

這句話一脫口,李旻浩就停止了全身上下的動作、包含呼吸。

他知道,韓知城內心是想要的,但他身體還無法承受這些。

「不可以。」「為什麼?」

幾乎是同時的發聲,李旻浩覺得掐著自己掌心的指尖陷的更深了點。

「你還」「我想要。」

不可能一輩子都不做的。

兩個相愛的人,不可能一輩子都不做的。

 

「就讓我試試看好不好?」

自己造的孽,當然要自己承擔。

今天是李旻浩。

 

02

脱去韓知城的上衣,解開褲頭的拉鍊,炙熱的掌心在年下者的敏感處游移。

眉心、睫毛、鼻樑、臉頰、嘴唇一路摸下來,韓知城就已經硬了。

大機率是太久沒做,小機率是韓知城很期待。

細密的吻從額間灑落,慢慢的往下,來到圓潤的臉頰上細細研磨。

 

韓知城知道,這種節奏對正在發情的李旻浩來說似乎過慢了。

「其實可以快點。」「你想要快點嗎?」

「不

韓知城撇過頭,小小聲的道,

「怕你難受

語氣被情慾沾黏,變得水嫩。

李旻浩蹙起眉,指甲已經嵌到掌心的肉裡頭,刻出一道道月牙。

他也不想忍,但是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做出任何可能傷害到韓知城的行為。

這種慢節奏,對韓知城來說絕對是最好的。

「不難受」

李旻浩抿起唇,褪下年下者僅存的長褲和底褲。

「你也脫

試著扒拉李旻浩皺巴的襯衫,卻馬上被擒住手腕。

 

「等等再說。」

 

俯下首吻上韓知城的唇,柔軟的觸感令人窒息。

來回舔舐、碾壓,最後侵入牙關。

右手環到那人後腦勺漸漸施力,加深兩人的吻。

李旻浩吻技本就略勝一籌,靈活的舌尖纏著韓知城的挑逗。

吸吮出聲,最後開始輕舐著柔嫩的內壁,搔癢的感覺襲上腦袋,韓知城扭了扭腰。

「唔」「

李旻浩拍了拍年下者的髮頂以示安慰,左手也沒閒著的向下探去。

來到那人胸前,敏感的紅纓早就因為冷空氣微微的站起。

用粗糙的指腹摩擦著下緣,韓知城的呻吟頓時化到李旻浩的嘴裡。

 

唾液已經混合、連帶香橙和海洋的氣味融合,兩人才依依不捨地分開唇齒,留下一條曖昧的銀絲。

 

張開蜷縮的腳趾,韓知城用力地汲取著氧氣,臉蛋紅的像火熱情燃燒。

「知城要被親射了嗎?」

玩味地看著韓知城已經溢出前列腺液的前端,左手在胸前的調皮也沒停下。

「哥哥不不要。」

奇怪了啊、發情的到底是他還是自己?

「不滿意嗎?」低下頭含住韓知城的耳垂,那人倏地跳起。

「因為我遺忘了另外一邊嗎?」

右手也慢慢下移,來到被冷落許久的另一顆紅果上用指甲畫著圈。

「哈啊!」

使勁拱起腰,想用磨蹭年上者褲間的布料獲取快感卻被頭上那人發現,

用大腿夾住那人不安分的臀部,鼓脹的布料頂在韓知城的小腹上也憋的難受。

 

「再忍忍。」

你也是,我也是。

 

伸舌舔舐著一邊的茱萸,用門牙輕輕的齧咬著。

生理淚水從眼眶氾濫,嘴微張發出咿咿呀呀不成句的呻吟。

 

多少日子沒有這種感受了,韓知城數不清。

但他現在很喜歡也很享受。

香橙味的信息素漸漸充斥著房間,李旻浩知道,身下這人被強迫發情了。

 

「知城啊」「嗚

看著眼前那人終於脫去外衣,韓知城興奮的嚥下口水。

「知城喜歡孩子嗎?」

重新交疊的兩架身軀氣味和溫度交織,磁性的嗓音灌進自己的耳膜,韓知城有點醺醉。

「喜」「那很好。」

那就不需要套子了。

吻著盛著香馥的鎖骨,留下一個個殷紅的痕跡。

感覺到自己的皮膚被吮入齒間後釋放,在麻癢感裡沉溺。

「哥哥。」

小手緊緊抓著枕頭,淺色的布料滲入了淚水和口水,李旻浩想,大概不久後就會有別的液體了吧。

 

「!」

突然感覺股間有冰涼的觸感襲上,在敏感的穴口來回滑動,時不時地按壓著皺摺處。

「哥

已經進入發情期的omega幾乎可以不用潤滑液就可以性愛,但李旻浩還是抹了點。

「乖,太久沒做會痛。」

在花穴前頭畫著圈,淺淺放入一個指節又馬上退出,來回幾次後,韓知城已經哭著喊著射了出來。

「我什麼都還沒做呢?」

將那人翻過身,細心吻去每一滴淚珠,連帶銜在嘴角的晶瑩也一併帶走。

「太多了、啊!」

將食指整根放入,正好按壓在微微凸起的軟肉上。

前端再次有了反應,韓知城將嗚嗚噎噎埋進枕頭裡。

李旻浩看了也覺得有趣,用犬齒輕觸著年下者敏感的腺體。

那裡爛熟的發燙,氣味幾乎是用灌的竄進自己的鼻腔。

李旻浩本是不喜歡柑橘類水果的人,這下不愛也不行了,還變得愛不釋手。

 

嘗試刺破腺體帶出甜美的果汁,卻發現怎麼舔弄都只有甜膩的嬌吟。

 

放入第二根手指變得很容易,開始模仿剪刀的開合擴張著緊緻的甬道。

漸漸泌出的液體滋潤著內壁,李旻浩已經開始想像──

 

自己現在正在這溫熱內奔馳,擁窄的後穴緊緊纏著自己的分身。

前後抽插,身下的人兒不斷的喊著自己的名字,求自己慢一點。

等到尋到那個更為窄小的穴口,用力一推

 

「哥!」

回過神來,赫然望見了滿臉都是淚痕的韓知城。

「剛剛叫你停

看到床單上又多了幾灘白濁才察覺到自己的指尖已經在生殖腔內肆虐了。

「我很抱歉」「很舒服」

很舒服所以沒關係。

 

看著韓知城頂著無辜的表情說出那麼色情的話,身下的痛感越來越強烈。

「可以進去了?」「嗯

韓知城小幅度的點點頭,換來李旻浩咋舌。

「求我。」「?!」

韓知城發誓,他絕對沒想過李旻浩會對自己說這種話。

李旻浩在這種事上是絕對的溫柔,從來沒有這樣霸道過。

多半是動物面的驅使吧。

 

「求

韓知城話到嘴邊吐不出來,羞恥感湧上心頭。

「求?」

挑起眉,李旻浩故意將肉莖頭部抵在輕輕磨擦。

「唔

咬著唇開始猶豫,韓知城的臉頰已經紅到快滴出血了。

 

「求你進來

笑著看那人將臉蛋埋進枕頭,腫脹的那處輕鬆的滑入溫熱。

被緊緊包覆的快感竄上腦袋,李旻浩低吼一聲,也沒等那人適應就開始微微抽動。

「!」

李旻浩正在發情期,不等自己是正常的。

身下的痛感越發明顯,韓知城咬著枕頭套,小手也旋起棉被。

「哥哥、」

聲線變得沙啞破爛,韓知城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翻身了。

「我想抱著你做

李旻浩點點頭,沒退出那人身體就硬生生地扶著臀部轉了圈,埋在韓知城體內的分身也跟著摩蹭,兩人同時溢出呻吟。

 

韓知城的眼睛已經變得朦朧,嘴也合不太起來。

體內的水就這樣往各處流,淫語也被年上者帶著講。

身下的抽插漸漸變得癲狂無謂,彷彿沒有明天、死命地往深處捅。

等到生殖腔再次被破開,韓知城已經開始射不出東西,帶出的只有一灘灘的清液。

「要讓知城懷孕要射幾遍?」「唔

右腿被按到肩上,加深了抽插的深度,來到陌生的地方。

生殖腔從來沒有被侵入的那麼深,韓知城嘴張得大大的,啊啊地叫著也別無他法。

「!」

等到韓知城前端再次輸出清液,李旻浩已經開始成結。

前後緩緩地推著,直到完全卡在韓知城的生殖腔內,灌入一股股涼液。

 

太久沒做了,韓知城一個放鬆便沈沈睡去。

 

03

再次醒來的時候,自己正在浴缸裡。

李旻浩坐在自己身後,和自己一起泡在玫瑰浴裡。

很久沒有這樣一起放鬆的泡個澡了,韓知城瞇起眼,重新躺回年上者的胸膛上。

往後一靠,發現那人那處還熾熱的站著,絲毫沒有冷卻。

「哥」「alpha的發情期沒有那麼快結束、你知道的。」

李旻浩聳了聳肩,捧起一掌玫瑰香氣的溫水淋到韓知城裸露的肩膀。

潮濕的浴室迴盪著水聲,韓知城突然有個想法──

 

如果在水裡,會怎麼樣?

 

想法瞬間被羞恥心召回,韓知城用雙手摀住羞紅的臉頰,卻被身後那人抓個正著。

「想在浴缸裡做?」

彎起笑眼,韓知城憤恨地朝年上者瞪了一眼。

「我也想。」

況且,我們知城要孩子的話,一次似乎不太夠。

 

玫瑰花瓣在波動的水面上起舞,重新埋入溫熱的肉根隨著抽插帶出一灘灘的白濁。

上一輪的精液都沒清理,一股股化進熱水,消失無蹤。

「有點可惜呢?」

緊抓著那人的腰上下抽動,韓知城只覺得自己快要被晃吐了。

這個體位是前所未有的深,不是剛激戰完的韓知城可以承受的,所以來回沒幾下便軟下身子倒到那人懷裡。

「我來就好。」

鉗住年下者的腰往下一按,不偏不倚的滑入尚未完全閉合的生殖腔口,讓韓知城尖叫一聲。

浴缸內沒有可以抓的東西,小手在水面上無助地拍打著,玫瑰花瓣隨著熱水灑出浴缸。

「要在水裡做幾次嗯?」

舔吮著韓知城的耳尖,粘膩撩撥的水聲流進耳膜,韓知城不相信自己還能撐過今天。

唇瓣交疊,含住了韓知城正要溢出的呻吟。

舌間的曖昧纏繞不說,身下簡單粗暴的交媾連帶著浴缸的水位下降越來越響。

 

「有點冷

韓知城的上半身幾乎已經離開水面,李旻浩點點頭,用毛巾將兩人包裹起來,重新回到床上

 

完成還沒完成的事。

 

 

前前後後已經做了五次,韓知城的腰已經酸軟不堪。

連坐起身都是問題,更別說是行走了。

從黑夜做到白天又做到黑夜,不得不說,李旻浩發情期一定比一般人可怕,他臉上甚至還是當初的從容不迫。

哭笑不得,韓知城翻過身,卻被年上者發覺,伸臂攬到懷裡。

 

「要去哪?過來。」

兩個人再次擁抱在一起,韓知城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是習慣在那人的擁抱中入睡了。

睡意頓時襲來,閉上眼後墜入夢境。

 

04

再次睜開眼,李旻浩坐在床邊的小沙發上喝著紅酒,就這樣緊緊的盯著自己的睡臉。

「很醜,不要看!」「可愛。」

紅嫩的唇親上玻璃高腳杯,留下透明的唇印。

深紅的液體沿著傾斜的杯壁滑入唇縫,雙唇一抿後放下酒杯。

喉結上下滑動,伸舌舔去唇面的香甜,這就是李旻浩喝紅酒的過程。

 

其實李旻浩不常喝酒,唯一看過他喝的也只有紅酒。

偶爾是因為工作後的小酌。當然,他只會在家裡、在他面前喝。

偶爾是無所事事的打發和品味,這時候他會允許自己偷啜一小口,雖然這樣也足夠讓他頭昏眼花了。

 

「叫我不要看你,你卻一直看我?」

看著那人重新拔開軟木塞,拿著酒瓶走到床邊。

因為高度,韓知城這才發現──

 

「哥發情期還沒過嗎?」

看著那地方依舊鼓脹,韓知城瞬間紅了臉頰,快速躲進棉被。

他真的不能再做了,再做會死掉的。

「似乎是的呢。」

擺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李旻浩坐到床沿,輕輕將棉被掀開。

「!」

感覺到冰涼的酒液沿著脖頸、胸口、一直到腹部流竄,韓知城錯愕的看向李旻浩,只換來一個令人絕望的、充滿慾望的眼神。

 

「再一次就好。」

爬上床盤旋在韓知城上方,低下頭伸舌舔去酒滴,故意在乳首多做停留。

「那裡已經沒有了!」

韓知城才不是笨蛋,用力的推著身上人的胸膛卻怎麼也推不動。

「還有,甜。」

 

令韓知城絕望的似乎不是李旻浩的欲求不滿,更多的是自己竟然還有反應、還想要更多。

生澀地回應著李旻浩的吻,舌尖共舞後換來氤氳和熾熱。

說真的,韓知城現在又濕了不是李旻浩的錯。

剛剛看那人品酒的時候,自己股間就有一股濕意了。

沒人喝酒會用這麼性感的表情的,合理懷疑,那人是故意的。

不過韓知城也只能認了。

 

雙手被壓制在床鋪上,身下又再次連結。

早已被破開多次的生殖腔似乎已經適應了精液的澆灌和被成結的廝磨,韓知城現在已經體會不到多少得痛癢,只有不間斷的快感和淫叫。

喊著身上人的名字,在被那人懲罰性的拍了屁股幾下後,改口叫了老公。

他們就像是把前些日子沒有做的性愛,要在今天一次補回來。

當然也不無可能。

 

「知城要壞掉了

眼淚已經失去控制的往後腦劃下,上下的抽動讓床鋪吱呀地響著。

「知城不會壞掉」

會有可愛的寶寶。

知城想要男生還是女生?我都可以。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

韓知城到後段已經聽不懂那人在說什麼了,只有哭喊和求饒。

李旻浩也發現年下者已經漸漸失去意識,捧起那人的臀部走到窗前。

 

「!」

 

李旻浩知道韓知城怕高。

雖然自己也挺怕的,但這種時候克服一下也可以。

「透明的!」

韓知城彷彿用盡全身力氣喊出這句話後,再次癱軟進李旻浩的懷抱裡。

「想讓大家看看你有多可愛。」

看看你的大眼睛。

看看你的愛心唇。

看看你的小細腰。

看看你的小翹臀。

你們看得到吃不到,因為他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將韓知城的背靠上玻璃,冰冷的錐心刺骨溜進韓知城體內,讓那人瑟縮了一下。

由下往上的抽插韓知城從沒體驗過,那是韓知城會害怕的、比較陌生的體位。

感覺今天都在嘗試一些新動作,年下者有點吃不消。

韓知城這又怕高、又不能忍受背後玻璃的不安全感,那當然會抱李旻浩抱得更緊些。

連帶身下性器的進入都變得更深,李旻浩微微一笑,再次闖入生殖腔。

不知道已經射過幾次在裡頭了,說真的也是時候讓韓知城好好歇息一下。

加快身下的速度,韓知城尖叫一聲,花穴一縮,李旻浩也沒忍得將微涼射進甬道內。

 

「知城?」

看著懷裡的人兒已經進入沉沉夢鄉,李旻浩心裡柔軟的一塌糊塗。

「晚安。」

在那人額上落下一吻,兩人相擁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