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NY新品潮鞋獨家優惠85折 贊助
2021-09-29 00:48:51

旻城 流連 (五)(完)

不知道算不算是好結局呢?

恭喜大家淚水可以收乾了:)

明天要量身高體重、會不會長高

 

──正文──

12

韓知城還是跟著李旻浩回到家。

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但至少現在,他不想離開李旻浩。

 

李旻浩還在哭,眼淚就這樣靜靜地流著,已經沒有在警局時的大哭大鬧。

好像習慣了、但又沒有。

好像放下了、但又沒有。

心裡還是空了一塊的無助,想著應該要習慣沒有韓知城的生活,卻總還是想著他。

 

吃飯也要準備那人的一份、

出去上班前也要往客廳喊一句我出門了、

假日待在家也要在沙發上環住以前那人喜歡的抱枕,選那人最喜歡的電影看得滾瓜爛熟、

經過花店、要找找看韓知城最喜歡的梔子花。

 

要去那人生前最喜歡的遊樂園、他好後悔兩人都好好活著的時候,自己沒能多帶他去;

要去那人生前和自己相遇的咖啡館、他好希望這個人還在這,一切都能重來、一切都還很好。

 

韓知城如果還活著,他一定會把他捧在手心上疼愛、捨不得他掉下一滴眼淚、甚至是垂下嘴角一度。

 

但是他已經走了。

 

用手腕抹去眼淚後、後者又繼續補上,淚流如注,最後放棄掙扎、任他流淌。

韓知城看了也心疼,想好好的吻去那人的淚水。

掂起腳尖、嘴唇覆上消瘦的臉頰、吻去虛無。

 

與其說是空虛、不如說是錐心刺骨的難耐。

 

因為自己,已經失去了生命、愛他也變成毫無資格的難事。

 

一個人坐在沙發上,臉埋進掌心啜泣著。

一個人站在對方前面,無能為力的流淚著。

 

13

「這是梔子花。」「有點漂亮!」

韓知城眼睛閃亮亮的,想調皮的拔下一片花瓣,立即被年上者拍開手背。

「調皮、」「對不起

 

看著眼前的花朵們嬌嫩生意,韓知城覺得有點療癒。

 

「不是都說有花語什麼的嗎?」

韓知城接過花束,傾首湊近嗅聞──

「不然旻為什麼要送我呢?」「我有說是送你的嗎?」

韓知城聞言瞪大了眼,噘起嘴舉起小拳頭,只差沒有重擊李旻浩而已。

「好啦、不鬧了。」

李旻浩俯首,親吻氣噗噗的孩子。

 

「永恆的愛,一生守候和喜悅。」

 

「呿、你還挺浪漫的嘛、」輕捶李旻浩的臂膀,臉上的紅暈有些透析。

「因為我喜歡你。」

僅此而已。

因為我很喜歡你、我很愛你,想和你走一輩子。

連花語都是HE的話,我們也一定會常相廝守。

所以選了梔子花。

 

「喔

韓知城認真聽完後,重新看向手裡的花束。

但怎麼辦呢、他們總是會枯萎的。

不知道是情感太豐沛還是剛剛的感動尚未褪卻,韓知城竟然哭了起來。

 

「為什麼哭?!」

李旻浩著急地用拇指抹去年下者的眼淚,輕吻著鼻翼告訴那人別哭了、

他會心疼。

「他們會枯掉

那人吸著鼻子、一抽一抽地道。

「會一直給你買新的。」

「所以別哭了、好嗎?」

 

 

因為那時候答應你了,所以去看你的時候,我也帶了。

我會一直在上束枯萎前替補上新生的。

純粹只是我不想結束、因為──

 

 

我根本就放不下你。

城啊、知城啊、我的戀人。

 

你不要離開我啊。

 

14

韓知城是在李旻浩的胸膛上甦醒的。

睜開眼,他看到李旻浩的嘴唇正在動、但他什麼聲音都聽不到。

「你說什麼?」

靠近了點、將耳擴壓到那人唇上,卻發現透了過去。

 

他穿過了李旻浩。

 

在朝陽的照耀下,韓知城發現自己變得透明、陽光穿透軀體灑到身後的地板上。

他要說再見了、和李旻浩。

 

又是啞口無言,明明和李旻浩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經真正告別,但現在、

他只覺得、好像是給自己的第二次離別。

因為第一次,是李旻浩送自己離開。

而這次,該是他來承受了。

 

眼淚化做光澤散在空中,韓知城知道再過沒幾個小時,自己就會完全消失。

他還有好多事情想做、好多話想和李旻浩說。

但又突然發現──

 

他是個鬼、他已經死了。他沒有辦法留下訊息。

 

無助、孤苦,最後只能含著淚水和遺憾離開摯愛,這是韓知城的命運。

看著李旻浩在床上呆呆的望著自己的枕頭,心間又是一陣酸。

 

「旻

 

雖然有好多話想和你說、但是你都聽不到呢

我還是好喜歡好喜歡你、好想每天都和你在一起。

在我變鬼的日子裡,雖然大部分因為得不到你的回應有些氣餒、

但是應有的寵愛和呵護,我都再次體驗到了。

你為了我、去了最不喜歡的遊樂園、

為了我、拒絕了其他人的愛意、

為了我、犧牲好多的休閒時光。

 

可是、我真的不能再愛你了,你也是。

你應該要好好忘掉我,在我離開之後。

你要嘗試重新展開心胸、迎接新的愛。

他會照顧你、愛你,像我對你做的一樣。

你也知道,我很愛吃醋啊、

可是為了你的幸福,我會送上祝福的。

 

因為我想要你開心、而不是這些日子裡的失魂落魄。

 

因為我很愛很愛你,所以我希望你忘掉我、

 

不要再愛我了。

 

越來越透明,韓知城連意識都變得輕飄飄的。

緩緩地爬上床鋪,坐到那人腿上。

「旻

我們要說再見了。

眼淚一滴滴的落到年上者的衣襟、幻化成一點點的光斑。

「我好愛你

雙手緊緊的揪著那人的領口,低下頭止不住地哭泣。

 

我好不想和你說再見、

明明都是梔子花的信仰者了啊、

為什麼、

為什麼還是沒能相守到最後?

 

我真的不想說再見

我也不想要看到你愛上別人、

我想回到以前那樣

 

 

我真的好喜歡你,李旻浩。

但我、要像櫃上的四格相片裡的自己一樣、

 

消失了。

 

15

今天李旻浩起床的時候,心裡特別的空虛。

想著是不是工作上少做了什麼部分,打開電腦確認後很確定沒有。

那是什麼?

自從韓知城死掉後,他的心的確沒滿過,

但是今天特別空、特別不安。

 

「請假吧。」

 

回到家裡,看著整齊的床鋪、角落是韓知城的枕頭。

其實那人過世已經很久了,上面早該沒有那人身上的味道了。

但是李旻浩就是聞得到。

他覺得他在、他在自己身邊。

莫名的、雖然這些日子裡已經沒有韓知城昔日的吵鬧聲,

但是他總覺得他還在。

或許只是因為自己還沒習慣、還沒接受,所以還感覺那人在自己身邊。

 

走到床頭櫃邊,那裡的抽屜是屬於韓知城的。

心血來潮地來翻翻看吧、

拉開第一層抽屜,是自己放進去的定情戒指和預計要和那人求婚用的鑽戒。

攢緊銜著銀圈的手,眼裡又是一陣朦朧。

 

他甚至都想像過了、自己和韓知城求婚時,那人會擺出怎麼樣的表情。

會是滿臉羞紅、然後目眶含淚的,顫聲說出「我願意」。

大拇指摩挲著刻著兩人名字縮寫的那截,眼淚終於失重滑落。

 

看來,今天的不安感是要我來想念你的。

 

將戒指放回抽屜,輕輕合上。

拉開第二層,裡頭躺著一個小本子。

 

其實李旻浩有看過韓知城寫過一兩次日記。

不過想靠近的時候,那人就會嚇的整個人跳起,然後拿著本子退到牆角邊。

所以現在有點好奇。

他知道那人就是個三分鐘熱度愛好者,所以肯定寫沒幾頁。

果然,翻開第一頁、短短的幾句心情結語就畫上句號。

第二頁也差不多,只是加了一句梔子花的花語、大概是那天介紹給他的。

第三頁是天氣、去遊樂園吃的東西、然後夾了一張照片。

是當時去拍的照片、都是殘影的照片。

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那時候兩個人還吵了小架,就因為浪費了這一百塊錢。

 

他好想念他。

他總是讓自己像剛剛一樣笑著,是個最完美的存在。

他好想念他。

 

不信邪的往後翻,果真都是空白頁──

 

到倒數第十頁,開始有字體慢慢浮現。

李旻浩嚇傻了,就這樣看著一行一行的字體浮上書面。

 

旻都不理我、怎麼道歉都不理我,早知道就不要出門買水果了。

旻今天有叫我的名字!和我說了他要出門!

旻今天帶我去了遊樂園、我們還拍了四格相片!這次我有擺好姿勢!

旻今天瞞著我偷偷和別人約會,討厭。

 

旻不是不愛我了、是因為我已經死掉了。

所以他不是不理我、是因為看不到我、也聽不到我的話。

怎麼辦、可是我一直在啊,

看著旻哭、我也想哭。

 

我好像要離開了、我摸不到你了。

 

旻、

 

我好喜歡你。

 

16

一切都準備就緒,李旻浩在床邊放了一束梔子花。

放下韓知城最喜歡的音樂,隨意哼了幾句。

把藥罐放到床頭,起身關起窗戶、用膠帶封住縫隙。

炭盆也準備好了,緩緩點燃。

吃下過量的安眠藥,眼皮還沒想掉。

 

「城啊、」

我好像、沒辦法像你說的忘掉你、和別人在一起。

我只能愛你一個、所以我到那邊──

 

 

你也得負責才行。

 

 

緩緩閉上眼,漸漸失去意識。

 

 

朦朧中,他看到了韓知城的背影。

快步上前,這次他確確實實地牽住了那人的手。

「旻?」

那人似乎對看到自己很驚訝,李旻浩笑了一聲。

「不是不想說再見嗎?」

 

 

所以我來了。

這次、是真的永遠不會分開了。

 

相扣的手,對應的鑽戒。

緩緩走向光亮處,兩個人並肩、

 

 

兩個人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