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饕客也瘋狂的在地美味 贊助
2021-09-27 23:51:22

旻城 流連 (三、四)(微h)

甩尾甩一甩變成習慣

有點沈重

不知道這個走向有沒有嚇到大家

三和四突然覺得怎麼拆都怪怪的,索性一起po

──正文──

 

08

韓知城覺得今天的李旻浩怪怪的。

本來一如往常的趴在那人身上說了早安、照理來說是不會收到任何回應的。

結果今天、那人不但回了自己「城啊、早安」還陪自己多睡了十五分鐘。

韓知城絞盡腦汁、怎麼也想不出自己做了什麼事讓對方原諒他啊、

鑽研了床邊的月曆,今天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日子啊?

 

「城啊、該起床了。」

身上沒有預料中的撫摸、回過頭發現那人正盯著自己的枕頭。

「旻、你在幹嘛?」

年上者沒有回話,只是失了神、

 

韓知城在李旻浩的眼裡看到了虛無。

什麼都沒有,只有空洞。

 

「我們吃早餐,等等一起出門。」「要去哪!!」

韓知城開心地從床鋪上跳起,李旻浩也笑了。

「等等就會知道了。」

今天會一直在一起。

韓知城癟了癟嘴,微微彎起的嘴角卻洩漏出那人的喜悅。

 

「悶騷鬼。」

 

早餐李旻浩幫韓知城烤了輕乳酪蛋糕和一片流心蛋吐司。

韓知城看到後眼裡都是星星啊、坐下來就是一口一口的塞。

「要吃慢點、不要太興奮。」

循聲抬頭,看到一杯純黑的液體放到自己面前。

「今天就允許你喝冰美式吧。」

 

李旻浩和韓知城在過去都是重度冰美式成癮患者。

但是到後來,李旻浩發現韓知城其實是喝咖啡就會心悸的體質。

雖然不是說好發,但是總有那麼一兩次不小心喝了過量就難受的掛淚。

 

「就禁止你喝了。」「不!」

那時候韓知城還和李旻浩冷戰了兩個小時。

想起來也好笑。

 

「真的可以嗎?」

韓知城不誇張的、真的想哭。

今天的李旻浩過分寵溺啊

那人沒有回答,喝完最後一口咖啡後進到臥室。

 

韓知城不以為意,繼續從容地吃著蛋糕。

 

然而,已經過了快一小時了,李旻浩還沒從臥室出來。

韓知城開始覺得不對勁,走近輕敲房門──

 

「旻── ──」「城啊

這個語氣、搭上這個喘息

「旻我要進去囉?」

韓知城鼓起勇氣推開門,果真見到一個身影匍匐在床鋪上。

那人抱著花色熟悉的枕頭,身下前前後後的頂弄。

「旻

連空氣都瞬間變的燥熱,韓知城咽了口口水,慢慢爬到床上。

 

「城啊

也被氣氛同化的樣子,想都沒想就也褪下衣物鑽進那人和枕頭中間。

「唔」枕頭下方似乎被液體濡濕,韓知城的腰肢有點冰涼。

 

那人突然停下動作,似乎有些猶豫不決。

「旻、快點

小小的屁股晃呀晃,韓知城保證,這是自己近日來最撒潑的一次。

突然感覺到熾熱的柱體磨蹭著自己的臀縫,接著進入自己,

韓知城尖叫、呻吟、哭泣、掙扎,最後隨著下肢律動。

頭上那人還是喊著自己的名字、也不講葷話了。

速度越來越快,韓知城的呻吟也變得越來越浪蕩。

 

「城啊、要射了

韓知城點點頭,示意那人射進體內。

一、二、三,過了十秒預料中的熱流都沒有進到體內。

「旻…?

虛弱的抬起頭,發現那人射到自己的枕頭上。

「射進來也可以的

噘著嘴親了親李旻浩汗濕的瀏海,那人只是微微一笑。

 

「得先洗好床單和枕頭套呢

 

09

兩個人到車子上時,李旻浩又開始不理韓知城了。

其實準確來說,從做完之後,李旻浩就沒回過韓知城任何一個問題。

明明交往了、也有射後不理這種事嗎?

韓知城懊惱的咬著臉頰內側,斜眼瞥了年上者一眼,那人只是認真地開著車。

 

也沒心力去唱歌了,只是單純地聽著自己喜歡的歌曲流淌。

 

「城啊、唱得真好。」

韓知城錯愕的看向駕駛座那人,對方卻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只是帶著淺淺的笑容操控著方向盤。

 

自己可是一上車就環著手臂靜靜的看著窗外、根本一句都沒跟著唱。

還是他在諷刺自己?

有些難過的咬緊牙關,眼淚已經垂掛在眼角。

 

「壞人。」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帶著怒意和淚水睡去的,

醒來的時候,窗外都是野草和小白花。

「這裡是哪裡?」

看向正在解著安全帶的年上者,那人沒有回答的打開車門。

 

「下車吧。」

 

不知道李旻浩是什麼時候買的花,白色的、很漂亮,有淡淡的香氣。

環顧看起來,這裏似乎是墓地。

「難怪都不回答

的確是不該回答自己那種沒良心的問題。

「是來祭拜誰的呢?我是不是也該說些什麼呢?」

韓知城環著李旻浩的手臂,慢步走著。

 

風呼呼的吹,李旻浩手裡的白花隨風搖曳。

韓知城赫然發現,一直在笑的李旻浩早就沒了笑容,眼角也銜著淚。

 

看來是很好的親戚呢

「旻、不要哭了

看到你哭、我也想哭

低頭輕吻純白的花瓣,香氣竄進鼻腔。

 

好像以前、李旻浩和自己介紹過這種花。

是什麼名字來著?那時候自己還開開心心地說以後最喜歡的花就是這種了

 

「城啊你在嗎?」「在!」

韓知城轉過頭,發現李旻浩在一座墓前停下腳步。

「是這嗎

 

「城啊,」

 

「你最近好嗎?」

 

 

 

韓知城被嚇到了,想說什麼也說不出來。

 

 

灰白的墓碑上寫的是自己的名字、上方置的也的的確確是自己每天早上在鏡子內看到的那張臉。

看了身旁的人腳下的影子、再看看自己的腳下,只有一片乾涸的土地。

 

嘴唇張了又闔、闔了又張,想戳李旻浩的手臂,那人果然沒有反應。

 

所以原來這些天,不是因為李旻浩在氣自己,而是因為他根本看不到自己。

韓知城抱著頭痛苦的倒在地上,看著李旻浩哽咽地將花束放到碑前。

 

「城啊、」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你。

「你之前說你喜歡這種花

所以今天、特別帶他們來看你了

「上次在遊樂園看到你了

你一直在我身邊對嗎?

 

蹲下身輕拭著落了層灰的石牌,笑容只是扎心的玫瑰刺。

 

韓知城蹲在那已經崩潰,眼淚怎麼擦都擦不完,最後只能掩蓋著臉任由鹹水溢出指縫。

「呵

已經哭到喘不過氣,眼睛被揉得紅腫,肺泡就像是都被戳破了般毫無作用。

 

 

原來,我早就死了。

原來,我早就失去你了。

原來,還有一種結束的方式,

 

叫做死亡。

 

10

李旻浩和韓知城幾乎不怎麼吵架、吵架原因也都是同樣的那幾種輪流上演。

所以今天吵架的時候又是因為差不多的事情了。

 

李旻浩的工作時間其實很固定的都是平日的朝九晚九,老闆都會還給他們假日的清閒。

但是這個禮拜不知怎麼搞的,突然在假日安排了工作。

李旻浩也不想出門,就和老闆協調好在家裡辦公。

韓知城看到坐在桌前、認真書寫著大綱的李旻浩,嘗試性的在那人身邊繞著轉、搖頭晃腦的觀察,

 

「又想幹嘛?」「沒有

韓知城把雙手放到身後,掂了掂腳尖。

「想問你會不會餓

小小的嘴嘟得高高的,李旻浩嗤笑一聲,

「不餓、讓我做完工作。」

韓知城點點頭,又走出書房。

 

隔不到三分鐘,那人又走進書房,

「怎麼了?」「想問你累不累、我可以幫你按摩

李旻浩嘆了一口氣、這隻鼠無非就是想黏著自己而已,沒辦法兇起來。

「不用擔心、你先讓我做完,我結束會去客廳抱你的。」

「我們可以一起看電影嗎?」「當然可以、」

韓知城高興的歡呼,風風火火的跑出房間。

 

後來李旻浩的老闆來電,他們的計劃案必須打掉重做。

因為甲方不認為專案有符合他們提出的必要條件,所以要重新構思。

李旻浩當然崩潰啊、這個企劃案可以說跟了自己一個多月、是多少小時、多少血淚?為什麼可以說丟就丟?

 

情緒已經降到最低點,韓知城又進來了。

 

韓知城看到已經坐在書桌前五個多小時的李旻浩面顯疲態,似乎連握筆都沒什麼力氣了。

這如果是長期的、這該怎麼辦呀?

是該好好的給他打氣對吧?

 

蹦蹦跳跳地跑到廚房,拿了托盤放上熱茶、小餅乾,緩緩走入書房。

「旻

李旻浩沒有回應,韓知城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餓了吧?我」「滾出去。」

「不要回來了。」

不是音量過大的咆哮、是冷漠無情的責備。

「要煩我幾次?我沒辦法專注、可以有點同理心嗎?」

我已經很累了、不要連你也阻撓我。

 

韓知城有點難過地垂下眼,還是將托盤放到書桌上。

「對不起

小小聲的,有點黏膩的、帶點水氣的。

 

闔上門的聲音很輕,李旻浩幾乎沒聽見。

韓知城離開後,坐到沙發上思考著、

好像、真的害李旻浩做不好工作了

要怎麼補償他呢?

 

「還是買點東西幫他補補吧

想好後點點頭,拿了鑰匙和錢包就離開家。

沒有那個、被自己遺忘的、插著充電線的手機。

 

11

接到電話的時候,李旻浩已經有點昏昏欲睡了、以為自己早已沉入夢鄉。

 

一開始是警方的電話,很糊、都是雜訊,告訴自己家裡附近發生了隨機殺人案件。

 

心裡想著自己都沒出門、幹嘛特別致電提醒自己?這種東西不是看新聞就會知道了嗎?

雖然覺得煩躁,還是走出書房,想提醒韓知城注意一點。

後來發現韓知城不在家裡、到處都不在。

電話也沒掛,那端的人就一直講著李旻浩聽不懂的外星語。

 

後來走到茶几上,發現了韓知城遺落的手機。

錢包和鑰匙不見了,大概是出門去了。

本來也覺得沒什麼、直到聽見了關鍵字。

 

 

「我們很遺憾。」

 

 

遺憾什麼?

「什麼?」「我們很抱歉、」

「您的戀人,」

不幸罹難了。

 

 

連自己怎麼被帶到醫院太平間的都記不太清了,

連看到韓知城的屍體都沒有哭。

大可以說他無情、沒血沒淚。

但他是真的不知道、在這之前他走錯了哪一步。

或許是對韓知城的關心棄如敝屣、或許是對韓知城的冷言冷語。

 

那大大的血痕掛在腹部、那該有多痛啊?

韓知城是個脆弱、怕痛又愛哭的小孩,怎麼可能承受得了啊?

顫抖的手輕輕觸上冰涼的肉頰,捏起來也沒有以前那樣順手柔軟。

 

「城啊

別睡了

再睡、晚上就不能一起看電影了

再睡、明天就不能一起去遊樂園了

 

再睡、後天就不能一起慶祝紀念日了

 

 

再睡、就不能把定情戒指換成婚戒了。

 

 

確認完死者身份,李旻浩被帶到警局。

警方說、他會先將死者的部分遺物交還給家屬。

韓知城為了自己買的水果、補品、鈣片、魚肝油

還有兩個人的定情戒指。

「其他的物品在偵查過後也會一併歸還的。」

沒有得到點頭或是應聲,那名員警遲疑地看向李旻浩。

 

「先生還好嗎?」「其實、」

眼淚終於出現了,因為他看到韓知城從不拔下的戒指後,終於瞭解到,

 

韓知城、是真的離開了。

 

淚珠一滴滴的落在腿上,滲進淺藍的長褲,留下湛藍的痕跡。

「我在他離開前、和他吵架了不對、」

吸了吸鼻子,低頭看著那枚因為長期碰水有些斑駁的銀戒。

「是我單方面的兇他了、」

因為他根本沒做錯什麼、也沒有還嘴。

還為自己設想、所以出門了。

 

都是因為自己。

 

那位員警斂下眼,沒有打算阻止那人。

「我對他說了

滾出去、

 

不要回來了。

 

李旻浩抬起頭,滿臉淚痕的對上視線。

 

 

「這下、他是真的不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