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暢銷新品 獨家下殺↘58折 贊助
2021-09-25 21:32:07

旻城 流連 (一)

BEHE是不太一定的(不是因為我還決定不了)

我也不知道哪一集開始要衛生紙

或我寫得很爛根本就哭不出來

本來想說分上下集、後來想想還是整一下版面吧

──正文──

 

00

 

遊走人間,嘗遍你的每滴淚水,卻也對抹去你的淚珠無能為力。

 

01

 

韓知城是在李旻浩的胸膛上甦醒的。

 

一早,溫暖的陽光灑進室內。韓知城吃力的撐開半月型的眼,嘴裡嘀咕著。

「旻~」

怎麼叫那人都不醒啊,韓知城用柔軟的臉頰蹭著。

「老公

那人終於有了動靜,韓知城喜出望外,跪在年上者身旁的床鋪上看著他緩緩坐起。

李旻浩用手指順了順瀏海,望向牆上的時鐘。

 

不偏不倚的七點呢,過於準時。

 

連韓知城都沒有看一眼,逕自起身走往浴室。

韓知城噘起嘴,咕噥著跟在那人身後。

「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

用食指的指腹刻畫著年上者背脊的線條,李旻浩還是沒有理他,

「對不起、下次會乖乖在外面等你

「會等你工作完才進房間。」

手臂環住李旻浩的腰際,將肉嘟嘟的臉蛋埋進厚實的背肌裡。

「只是想說、幫你準備個小點心

「怕你太用力思考、肚子餓

聲音都悶在有點濕黏的T恤裡,放軟聲線試著靠撒嬌瞞混過關。

 

但想當然爾,失敗了。

 

李旻浩漱了口之後轉身離開,還是沒有回韓知城任何一句話。

韓知城癟了癟嘴,還是跟著那人走到廚房。

李旻浩簡簡單單烤了個吐司,倒了兩杯牛奶。

韓知城欣慰的鬆了口氣、至少年上者還是在乎自己的。

 

「我要開動了!」

開心地吃著,抬起頭卻發現李旻浩正看著自己發呆。

「怎麼了?」

歪著頭問道,那人只是繼續死盯著自己。

「是要罵我嗎?」

彎起水汪汪的大眼告訴對方自己不想討罵,那人卻收回眼神。

 

為什麼、像要哭了一樣呢?

該不會、要分手了吧?

 

韓知城當然很緊張啊、站起身來就坐到那人大腿上。

「旻、你不要生我氣了

我保證、我下次不會再無理取鬧了!

輕輕的親吻李旻浩的鼻尖、那人僵在那一動也不動──

 

「吃飯吧。」

 

語氣很輕、好像是講給自己聽的,又好像是講給他聽的。

韓知城慢慢走回自己座位坐下,不安地看著正埋頭幹飯的那人。

 

02

李旻浩今天去上班的時候,韓知城像往常一樣在家裡閒晃。

當然要讓那人沒有後顧之憂啊,各種他結婚前不喜歡、不擅長的家事他都一一攬下。

但是莫名的、今天沒有什麼事做。

李旻浩大概是昨天吵架生氣後,把衣服都洗好還晾好了。

掃地拖地甚麼的似乎也不太需要、地板看起來很乾淨。

想著要倒垃圾卻發現垃圾桶也沒滿。

第一次在家裡可以悠閒地享受啊,但是韓知城卻沒辦法。

 

要怎麼讓李旻浩開心起來呢?

 

左思右想、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終於想到後驚叫一聲。

從地上彈起後跑到臥室,打開衣櫃翻出李旻浩喜歡的那套睡衣。

臉頰就像燒起來一樣,用輕薄的布料蓋住紅通通的蘋果後又緩緩垂下手。

 

這真的是殺手鐧,必須得成功啊。

不安地搓起手,掌心的蕾絲布料粗糙磨的他心慌。

小心翼翼地展開在床鋪上,果然鏤空的地方都很有心機。

「要奏效才行啊

 

想著這樣也不一定夠,去廚房鼓搗幾個小時勉強做了幾道能看的菜餚端上桌。

這樣、李旻浩看到他的努力至少也不會那麼絕吧?

 

坐在客廳沙發上晃著腿,看著無聊的肥皂劇。

明明自己以前很喜歡的、大概是太緊張了,都沒能認真看。

時針再走就要回到頂端了,李旻浩還是沒回來。

 

真的很氣自己嗎?也不願意回家了。

有些難過的斂下眼,但他可是韓知城、他會等到最後。

想著要拿手機滑啊、卻突然找不到自己的手機。

「好像很久沒看到了

但韓知城也沒糾結多久,坐回沙發繼續盯著那扇遲遲未敞開的大門。

 

其實這也不是韓知城第一次因為這個原因惹李旻浩生氣。

他覺得、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李旻浩才不再理他了。

因為他是慣犯。

可是他也不是故意的啊、雖然知道那個人的工作需要強大的集中力、別的外力因素害他斷了思路就會很嚴重,一切都要重來,

可是他怕他的丈夫會餓啊、

而且那人都坐在書桌前五個小時了,一口飯都沒吃、一滴水都沒喝,這要怎麼不擔心?

躡手躡腳地走進書房,端了熱茶和小餅乾、不僅這樣,還嘮嘮叨叨了幾句「什麼時候結束?」、「要不要休息一下?」、「會不會餓?」

那人一開始還好聲好氣、後面會加一句「不用擔心」,

但到後面也有點不耐煩,變成很多語助詞。

 

再到後來,就有點兇。

 

韓知城當然難過、但是他自責佔多數。

他害李旻浩要工作更久了、更晚才能入眠。

所以他出門去買了好多水果和補品,他決定在週末給那人好好補補。

 

回來的時候,李旻浩就開始不理自己了。

 

水果開始腐爛、發霉,補品就那樣被落在角落。

韓知城不心疼那些、更心疼李旻浩。

想了好多、把自己搞到鼻酸,還有點想哭。

擦了根本沒有淚珠的眼角,聽到門鎖的聲音──

 

「旻!!」

蹦蹦跳跳地跑到那人面前,那人眼底的烏青卻明顯的讓人心疼。

「你該好好休息」小手輕觸著年上者的眼袋,掂起腳尖落下一吻。

 

李旻浩還是無視了自己,走到沙發旁坐下。

鬆了領帶,整個人攤在沙發上也不動,韓知城有點擔心得挨著那人坐下。

「旻、吃飯嗎?」

同步的、李旻浩肚子傳來了咕嚕聲,慢慢站起身走向廚房。

韓知城當然興奮了,跑到那人前面介紹自己做了什麼菜、可以先吃什麼。

「我熱一下嗎?」

本來想要拿桌上的菜放進微波爐,卻發現李旻浩正在泡泡麵。

 

「旻

 

說不受傷是騙人的,韓知城很難過。

但是抿了抿嘴,還是重新展開笑容。

 

「那就一起吃泡麵吧?」

 

李旻浩還是泡了兩杯。

韓知城坐到海鮮口味的泡麵前,他最喜歡這個口味了。

「謝謝旻!」

李旻浩沒有回話,只是低著頭把泡菜口味的也泡上。

 

然後又開始盯著自己。

 

韓知城還是覺得害怕。

他一句話也沒說、就只是盯著自己、這樣真的很令人擔心。

「旻、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

對面那人低下頭、嘆了一口氣。

 

「就是有點想你。」

 

看到久違的笑容,韓知城開心壞了。

終於、有那麼一點進展了。

開心地舉著箸,聊今天在家裡看了什麼電視劇、看到有一隻小壁虎在客廳牆壁上玩耍。

「那旻呢?」

旻今天發生了什麼事?

有沒有好好吃飯?

 

那人沒有回答、還是篤自笑著。

 

韓知城突然覺得,那個笑好像不是笑。

李旻浩似乎在哭。

 

03

「城啊

今天是假日、是吵架後的第二個假日。

李旻浩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叫自己了,韓知城使勁跑了人生最認真的一次百米。

「是!旻!」

 

「我好想去遊樂園。」

 

韓知城驚呆了,愣在原地看著在床上掙扎的年上者。

因為那人是出了名的討厭遊樂園、應該說,多人的地方他都討厭。

通常會是自己撒嬌撒個一個禮拜、外加幾天只能癱在床上的日夜換來一個週末一起去。

「好啊!!!」

韓知城笑到嘴都裂開了、唱著最喜歡的歌選衣服去了。

 

沒多久李旻浩也走進來,穿了白T和牛仔褲、加了一件格子外搭襯衫。

韓知城吞了口口水,圓愣的大眼緊盯著那人的衣著。

和初次見面一樣的打扮、他怎麼可能不記得?

他這輩子都會記得他們相遇的那天、

 

韓知城在打工的時候不小心將咖啡灑到一位顧客的身上。

偏偏那個男人本來就是想訛錢、開口就是十萬塊賠償。

韓知城哪來那麼多錢、只差眼淚沒滴出來瘋也似的求饒。

 

「那你就跪下道歉啊、有點誠意不是基本嗎?」

 

韓知城咬著牙、放下托盤就想跪下來,倏地被一隻有力的臂膀攬住。

「我以為你那件衣服是市場買的99元便宜貨?」

那人看起來只是普通進來買杯咖啡就走的顧客,韓知城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推那個男人的胸膛,卻得到一個「閉嘴」的眼神。

「你懂什麼?」

「不然醜成這樣也救不起你的臉,不是便宜你還會買嗎?」

隨便掏了一張百元鈔丟到對方身上,拉著韓知城離開座位。

 

「服務業不是不知變通的奴隸產業,留點自尊給自己可以嗎、笨蛋。」

 

那天的咖啡味、沒能蓋掉自己身上的木質香。

 

「旻」有點留戀的蹭著李旻浩的臂膀,拉起年上者的手。

「走吧!」

 

 

一路上,車子都放著自己喜歡的音樂。

這是他們倆的習慣,李旻浩一上車就會放,韓知城就會負責唱。

偶爾李旻浩會笑著回道「太大聲了、笨蛋」

偶爾李旻浩會面無表情地回道「唱那麼好還去打工受人家欺負」

 

所以現在,韓知城在唱歌。

只是這次,李旻浩只是自顧自地笑,一句話也沒說。

「旻、我唱的好嗎?」

戳了戳李旻浩的前臂,那人也沒有回話。

有些難過的玩著手指,在良久後得到回饋。

 

「我們知城為什麼唱的那麼好呢?」

 

令人有些昏昏欲睡的空調呼呼吹著,韓知城還是沒捕漏這句話。

有些開心、又有些害羞,靠著安全帶慢慢沉入夢鄉。

 

今天是韓知城近期最幸福的一天。

 

04

韓知城醒來的時候,剛好到了目的地。

解開安全帶,牽起李旻浩的手進到園區裡,門口就是賣棉花糖的小販。

「給我一朵吧、」

李旻浩選了韓知城最喜歡的粉紅色。

雖然棉花糖沒分口味,但是韓知城總覺得粉紅色的最可愛也最甜。

「吃吧、城啊。」

李旻浩拿著竹籤,將雲朵拿的朝韓知城微微傾斜。

「謝謝旻!」

 

這朵棉花糖真的超值呀、多到感覺永遠吃不完。

 

因為韓知城膽子小,他來遊樂園都不坐設施的。

最高限度是旋轉木馬,所以李旻浩帶著韓知城到旋轉木馬前。

「要坐嗎?」「好!」

兩個人坐在兩隻並肩的馬兒上,慢慢地轉著圈、馬兒也緩緩升降著。

 

一個恍惚間,李旻浩愣住了。

「城啊」「嗯?」

嘴邊都是棉花糖的糖渣、黏黏膩膩。

「嘴邊沾到了。」

那人伸手抹了抹年下者唇邊,韓知城又臉紅了。

「旻在外面呢

 

速度越來越慢,最後停下。

兩個人下馬,棉花糖還是沒吃完。

「旻、我好像吃不完。」

指了指李旻浩手中的棉花糖,那人似乎意會到了,丟到了垃圾桶。

「買氣球嗎?」

順著視線看去,還有自己最喜歡的那款。

 

「呀!要!」

拉著李旻浩的手跑去,那人掏出錢包付單。

「謝謝旻!」

 

一手拉著李旻浩、一手拉著氣球。

隨風飄著飄著,一個沒抓穩就飛走了。

「啊!」

擔心的看向年上者,那人只是笑笑的說沒關係。

不過、盯著它飄去似乎有點久。

沒回神,韓知城小手在那人眼前揮了揮。

「旻?」「走吧。」

想著要去相片機、那人真的帶著自己到了相片機前面。

「哇!四格~要擺什麼姿勢好呢?」

想到上次姿勢也沒多想急急忙忙的、拍到的都是殘影。

今天要先想好才行。

 

出來的照片韓知城很滿意。

兩個人頭靠著頭、有個完整的心。

笑得燦爛,

 

彷彿是最後一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