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1元!泰國熱銷商品直送你家 贊助
2021-09-04 23:52:55

旻城 㷀㷀 下

真的找到可愛姊姊

上輩子燒好香

愉快的我決定寫HE…

在路易莎寫文我快害羞死

──正文──

 

00

 

「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不覺淚下沾衣裳。」

 

01

結果兩人處在這種曖昧的情況下好幾個月了。

李旻浩不再打架,卻也因此失去了那群朋友。

本該絕望卻因為有韓知城而釋懷,李旻浩這才體會到、這是真正的依靠和喜歡。

 

然而韓知城只是一個代理護理師,簡單來說,他不會待到最後。

也因此、李旻浩天天都在保健室裡打混,沒有上課、就只是想多待一會兒。

「你這樣都不去上課畢不了業」「沒事的、我爸媽會解決。」

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他也沒要讀大學的打算。

「所以你什麼時候走?」「想要我走?」

又是不自覺的噘起嘴,連圓愣的眼睛都積了一些水氣,

「…有時候我都覺得你年紀比我小。」

無奈的揉著韓知城柔軟的髮絲,嘆了一口氣。

「我沒有要你走、我需要一點心理準備。」

總歸來說、就是不想要你走。

就算你要走,我也想和你一起走。

但是同時又希望韓知城趕快走。

一脱離師生的身份後,兩人就可以在一起了。

原本情事後的那日李旻浩告了白,韓知城卻支支吾吾的和自己說他的身份不可以。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矛盾。

 

「你要好好完成學業!」「做到的話我可以和你一起住?」

韓知城愣了一下,隨即扯開笑容。

「成年的話可以。」「或是得到我爸媽同意?」

韓知城這時候才驚訝得說不出話。

他可以為了自己和十幾年來都不曾溝通的父母要求談判。

「你如果需要、我也可以陪你。」「不用。」

李旻浩將韓知城的頭壓到自己肩上,輕輕的揉著耳垂。

「我可以做好的。」

 

為了韓知城,這點付出不算什麼。

 

02

外面的女同學已經驚到說不出話了。

明明那天才和韓知城信誓旦旦地說過那人絕對不會來學校第二次,結果那人不但來了、還和自己心儀的老師搞上了。

雖然很想要衝過去破口大罵,但是更想讓大家都知道這個天大的秘密。

從來沒有來過學校的混混李旻浩和女孩們的天菜保健室老師在一起了。

打了一篇長文發到學校論壇,內容有些實有些虛,大部分都是加油添醋。

加上一張從窗外拍的照片,增加說服力。

 

“哇真的假的、我要哭死了”“李旻浩憑什麼!!還我韓知城老師!”

“老師也是很怠忽職守呢竟然和學生在一起”“該退出校園了吧萬一她勾引我孩子怎麼辦

兩方都罵得難聽,但是李旻浩沒碰過論壇,所以第一個接收到攻擊的是韓知城。

雖然內容有許多不對的地方,但是照片一出來,大家都只會相信。

韓知城壓力很大,最後終於被學校找去。

雖然他本來就要走了,薪水也沒領多少,但是在被祭出懲處的情況下,他或許會失去一些重要的東西。

 

比如出國的機會。

 

看來是沒可能出國了,韓知城苦笑。

「我很抱歉、不應該在外面明目張膽」「沒事、也是我沒有顧好分寸。」

他們接受罵聲、接受懲罰,但卻都沒想到分開的那條路。

「我要提早離開了。」「

李旻浩很難過、但是無能為力。

「那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對吧?」「嗯

韓知城雖然故作苦惱,嘴角的笑意卻藏不住。

 

「我會去接你放學,請好好上課,懂嗎?」「懂、當然。」

就算進去教室後是一片罵聲和鄙夷的眼光,他也會撐到畢業。

兩個人相視一笑,告別。

「和爸媽談好可以聯絡我。」「知道。」

交換一個吻,最後目光流斷。

 

韓知城鬆了一口氣。

他很想要出國,但是又不想要出國。

在來到這裡之前,他總在找不去的理由和去的理由。

在遇到李旻浩的瞬間,不去獲得一勝。

後來懲處和輿論,他也無疑沒機會了。

但明明出國可以完成他的夢想,心思卻漸漸飄遠。

 

或許,他為他的摯愛犧牲了什麼吧。

不過無所謂,至少現在、他不後悔。

 

03

李旻浩開始到班上上課,一直被隱藏的insider屬性頃刻泄流而出。

老師被那人突然轉變的態度驚訝到,最後發現李旻浩不只是insider

他還是個天才。

明明前段都沒上過課,他課業卻一下就補齊、甚至一下衝到班排前段。

同學也驚訝、開始接近、最後成為朋友。

發現李旻浩其實很單純,長得也精緻,想法也很多。

韓知城知道之後也很高興,總給李旻浩連綿不斷的稱讚。

 

李旻浩很喜歡。

他喜歡現在的生活、喜歡現在的朋友。

漸漸的,他開始和朋友互動、開始參與聚會。

朋友有男有女,放學會一起去吃飯、遊樂場,最後晚上十點才回家。

李旻浩並沒有和他爸媽商量要和韓知城住的消息,所以他還住在家裡。

平常唯一會和韓知城見面的兩個時段都被朋友佔滿,兩人只剩電話來往、最後連電話都太晚,只能訊息。

訊息有一句沒一句,李旻浩太忙了。

 

所以韓知城現在在遊戲場門口。

 

他看到李旻浩的貼文,上面在這裡打卡。

再轉回聊天室,上次自己傳的訊息已經超過兩天沒有被已讀了。

他很害怕。

他很害怕,李旻浩會像初戀一樣,給自己重重的打擊。

不要自己、最後卻因為軟弱,只能含淚送著他離開。

四處找尋,到處都找不到。

最後到了跳舞機。

 

李旻浩擅長跳舞韓知城很早就知道了。

現在看到正在跳舞機上狂歡的李旻浩,心裡還是欣慰佔多數。

步伐漸漸加大、走向前,最後停下。

 

「你那麼晚回去可以嗎?」

「沒差、我爸媽不會管。」

「沒有別人會管你嗎?你和韓老師不是在一起嗎?」

看到李旻浩愣了一下,最後選擇繼續熱舞。

 

「最近沒什麼心力跟他說話。」

 

04

韓知城換了新號碼,所有的社群都悄悄的刪除。

他相信李旻浩已經不再需要自己。

看向窗外,電線桿和樹木快速向後飛逝,化成一條條彩色的軌跡。

他覺得自己好傻。

總是為愛的人喝采、在背後默默支持那人,最後獲得的都是虛無。

他決定離開這裡,不要再回來了。

至少短期內,他會選擇在鄉下的小診所工作,逃離那裡、逃避心理。

 

終究,所有的諾言遇到自己都會變成謊言。

開始覺得是自己的問題,因為對李旻浩討厭不起來。

或許是自己太黏、或許是自己太多話、或許是自己沒有給那人足夠的空間。

想到自己將密密傾洩而出的那天,李旻浩認真傾聽的表情。

韓知城很高興,終於有人用認同自己的眼神看待自己。

結果一步一步的扶持,只剩他和朋友、和一間掛著韓的空房子。

 

韓知城不會怪他。

他太小了、不夠成熟、也沒義務承擔自己沈重的過去。

希望回來的時候已經長大了。

或許他會遇到願意托付真心的對象、或許他會把自己忘得一乾二淨──

 

那都沒關係、只要他過得好就好了。

 

乾澀通紅的雙眼漸漸闔上,失蹤許久的睡意掩蓋住意識。

能否一覺不醒呢?

 

 

李旻浩回到家的時候,爸媽又在吵架。

他有時候都不懂,為什麼這兩人各自都結婚了第二次還不知道怎麼解決這種情況。

越過兩人走到樓上的房間,拿出手機插上充電線。

他該寫點作業了、今天玩得有點太晚了。

即便明天是假日,他還是決定留下整天的空檔時間,因為明天是韓知城的生日。

拿出手機,發現韓知城這幾天都發了很多訊息,卻被自己忽略。

點開,各式各樣的關心、問候、分享,記憶裡韓知城的笑臉漸漸浮現。

 

突然好想他。

 

按下通話鍵,想著要先說什麼好。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奇怪了、是這支沒錯啊?

來來回回滑動頁面,確認這支號碼的的確確是韓知城的,不死心的又按了一次。

結果還是迎來沒有任何感情的女聲。

整個人焦急的坐起,穿上鞋子就往韓知城家跑。

雖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潛意識告訴自己不妙。

 

按了幾百次電鈴都沒有人應門,鼓起勇氣按下門把。

「韓?」

黑漆漆的一片,沒有任何生氣。

不告而別,李旻浩卻生氣不起來,只感到痛苦和難過。

隨便坐到一旁的沙發上,發現玻璃桌上有小紙條。

 

旻浩:

雖然不知道你會不會來找我,但我還是想寫。

你最近過得很好、我在社群上都看到了。

我真的很替你高興。

但是,你也知道的,我禁不起同樣的傷害。

前次去找你了,聽到你和同學說你沒有心力再和我來往。

我真的很抱歉、讓你感到窒息。

我會離開這裡,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

我換掉了號碼、刪掉所有的社群,我不會再出現在你的生活裡。

希望你能忘掉我,盡情享受你的高中生活!

 

           但我還是很喜歡你,我會養好心情再默默看你的,不會打擾。

                             

 

那瞬間,什麼回憶都在翻湧。

頭痛欲裂,心臟也痛得令人暈眩。

那時候,韓知城在訴說自己的故事的時候,表情是多麽的脆弱。

看著眼前的那人、信誓旦旦做出一輩子的諾言的自己,又是多麽的自信。

 

當初講的多大聲,現在就有多愚蠢。

 

「知道你還只是個孩子,我不該讓你背負我的過去。」

「晚安。」

 

其實所有的離開,都做過預告了。

只是被自己忽略而已。

 

怎麼可能忘記你呢?

眼淚哭乾了,呼吸卻久久不能平復。

他好想找韓知城,卻不知從何找起。

 

「有些事情,如果不能善始善終、還是莫要開頭的好。」

我在懷念的,正是你不再懷念的一切。

 

05

李旻浩大學畢業後,成為了一位醫生。

距離韓知城離開已經過了七年,兩人還是沒有聯繫。

其實,他一直懷疑韓知城暗暗的觀察著自己的生活。

或許是自己社群的其中一個追蹤者、那個沒有頭貼,名字是H的那個。

他不確定,但是這個人總會是第一個按自己貼文讚的人。

雖然沒有聊過天,但是盯著那人的自介,總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不能拆穿。」

 

韓知城以前很常講過這句話。

李旻浩這幾年還是一直在找韓知城的身影,甚至為了韓知城成為醫生。

想著、當了醫生、或許有機會遇到身為護理師的韓知城吧、

結果沒有、當然不會有。

已經想著想著絕望了、卻在一次疲憊中,

 

希望重新冉冉升起。

 

 

加班加到爆肝,李旻浩已經習慣了。

走進咖啡廳,點了一杯冰美式,走到靠窗的位子坐下。

窗外的陽光明媚,路上的行人正忙碌的奔走。

突然看到對面三角窗的身影,猛的站起身。

 

那絕對錯不了。

 

衝出店外,跑到對面的書店。

「韓!」

兩人對視,都僵在那。

「好久不見。」韓知城對自己露出一個微笑,還是那麼的溫柔。

「嗯

明明有好多話想說,現在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想都沒想的就抱住那人,話似乎也不用說了。

多年過去了,李旻浩長得更高。

韓知城還是一樣可可愛愛,兩人看起來沒差多少。

或許是社會的洗禮,韓知城的臉頰肉似乎減少許多、相較一般人卻還是肉嘟嘟的可愛。

李旻浩就差很多了。

多日的夜班讓他眼袋深垂、面貌卻增添了成熟的色彩變得更立體。

長高的個子、長寬的膀子,韓知城卻不覺得陌生──

 

因為他的眼睛,還是當初那個李旻浩。

 

「你過得好嗎?」

好想要回到高中的那段生活、和韓知城無時無刻依偎著。

「普普通通、」

淺淺一笑,將書放回書架。

「還喜歡嗎?」

還記得那封信的最後一句話,李旻浩備感壓力。

 

門上的風鈴大作,蓋住了韓知城的回答。

「什麼?」

我沒聽到

「我說

 

心跳震耳欲聾,最後耳裡都是雜音。

 

「存了好幾年的溫柔,下輩子供你無限提領。」

 

 

 

uni2019 2021-09-11 07:50:58

“I will always by your side.”

Is it a lyric from certain songs?
Or, it represents your way of life?

T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