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8-01 20:48:43

旻城 慎入二十四題(一)(H)

 

站台會比IG慢更,會集四~五篇更一次!哎居名稱在站台簡介!

──正文──

0.相遇(唯一清水)

韓知城是在上學的公車上遇到的李旻浩。

他們沒有交談過、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往下瞄了眼校徽,是和自己一樣的高中。

他很確定李旻浩是學長,因為他正在複習英文雜誌。

耳朵銜著白色的豆芽,嘴裡念念有詞。

學校的高三生都一個樣,他們總是在讀書。

 

那人左手拉著把手,隨著方型鐵盒的行走搖搖晃晃。

韓知城對眼前的景象有些著迷。

這位學長的側面很迷人,韓知城心裡念道。

他想認識,但是他沒有那個勇氣,他可是連開學第一天上台自我介紹都會口吃的人。

看到熟悉的景色,韓知城離開座位準備下車。

當然,李旻浩也是。

他走在李旻浩身後,他發誓,他現在有種在跟蹤人的罪惡感。

 

明明就只是同條路而已,怎麼壓得自己胸口那麼悶、

 

韓知城抱著書包,跟隨學長的腳步刷了學生證入校。

幸好高二和高三生的教室不同棟,否則他會尷尬死──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為什麼他往這個方向!

「你好、你知道高二導師辦公室在哪嗎?」

如沐春風,有點太溫柔。

是、在、在」該死,韓知城。你又在口吃。

突然一聲輕笑,韓知城紅著臉抬起頭。

「你不用緊張、」李旻浩揉了揉韓知城的髮頂。

 

第一次見面就可以這樣嗎?

 

「我需要找我們英文老師、我想你知道他?」李旻浩指了指課本上的教師名字,韓知城支支吾吾的道:

「是我們、班導

「喔嗚、那再好不過了」李旻浩隨意的把手搭上韓知城的肩膀,拉著韓知城走向樓梯間。

「帶我去~」

 

後來,李旻浩發現韓知城總和自己同班公車。

他會改到韓知城常坐的位子坐下,等到他下一站上車時再移到隔壁位子和他一起坐。

他們偶爾共用耳機聽歌、韓知城發現他很喜歡抒情類的,

或許考試壓力大,他需要一點撫慰心靈的曲風。

他們偶爾在校園遇到,韓知城總會先發現,盯著那人看。

後來那人也會對上視線,和自己揮手示意。

再搭配燦爛的笑容。

 

韓知城墜入愛河,但他不敢說。

他很享受每天早上、和與他相遇的時刻。

雖然放學李旻浩需要留晚自習、不能和他一起回家。

李旻浩感覺、純粹是感覺、好像也對自己

他總是對自己溫柔的笑、他總是給自己預留位子、他總是分享自己的耳機

 

直到韓知城看到李旻浩和一個學姊在公車站貼在一起。

他看不到李旻浩的表情,但是他還是默默走開了。

今天是校慶,高三不需要晚自習。

他以為他終於可以和李旻浩一起回家,但是他錯了。

 

他默默地走下地下道,搭他不曾搭過的捷運。

真慘,韓知城。還沒告白就失戀了。

從那天起,韓知城都故意搭更早的那班公車。

在學校遇到李旻浩,他會第一個避開視線,假裝和自己身旁的同學相談甚歡。

韓知城知道自己這樣很胡鬧、他根本沒有權利這麼做──

 

他們打從一開始,就只是朋友而已。

就只是那個、畢業紀念冊不見得會給自己簽、別人問起好友有誰也不會提到的淺交。

韓知城嘆口氣,他知道這段感情大概就這麼完了。

 

「韓知城、」李旻浩在食堂拉住自己手腕時,還有點矇。

「為什麼最近都不理我?」

「我我沒有。」口吃大概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了、呵。

「你也不搭公車了、」

「我、我需要早點到校、準備早自習的考試、」韓知城當然心虛、他並不需要這麼做。他們甚至沒什麼小考。

「那我以後也搭早點的、」李旻浩捏了捏韓知城的臉頰,後者吃痛的拉著李旻浩的手臂。

「你在學校也不跟我打招呼了、」

李旻浩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皺著眉頭問。

「我沒看到吧、」

低下頭,聲音越來越小。

行吧、下次我會大喊你的名字。」

李旻浩似乎看出了些什麼,但是他覺得這裡並不是適合問清細節的地方。

韓知城快速點了點頭,就向後跑開。

 

李旻浩的朋友咬著蘋果,指著韓知城問道、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我也覺得」李旻浩嘆了口氣,繼續用叉子玩著盤裡的食物。

「哇、萬人迷李旻浩初戀搞砸了、」好友幸災樂禍的捧腹大笑,李旻浩瞇起眼。

 

「再笑我就請你吃叉子。」

 

李旻浩比韓知城更早注意到對方。

從韓知城入學那天起,他就注意到韓知城了。

他總是坐在後方第二排、靠窗的座位。

一上車就掛上耳罩式耳機,彷彿與世隔絕。

他似乎很喜歡音樂、他總是無意識地隨著節奏搖晃著身體、

很可愛。

李旻浩沒有逃避自己的情感,他計畫著搭話的機會、

但他發現,韓知城似乎是一個很內向的人,這使他計畫有些困難。

他常常在食堂看到韓知城只跟固定幾個人說話、有人問他話他只會紅著臉低下頭。

好不容易、遇到一天,韓知城在公車上似乎一直盯著自己看。

去學校找個機會搭話吧──

終於,理所當然地走在一起。

 

所以韓知城為什麼不理自己?他需要問清楚。

他請了晚自習,到韓知城班上等著一起放學。

「知城啊、」「哥怎麼在這?」

「我請晚自習了、」李旻浩幫韓知城整理著書包,順便捏了幾把臉頰。

「一起回家、我有事要跟你說。」

 

在搖搖晃晃的公車上,兩人並肩坐在一起。

李旻浩理所當然的分了一耳耳機放到韓知城耳內,兩人左手貼著右手。

「為什麼都躲我?」「你你問過了

「我知道你沒說實話。」李旻浩偏過頭,逼著韓知城看著自己的眼睛。

 

很漂亮、很漂亮。

 

韓知城撇過頭,兩人又恢復了沈默。

李旻浩嘆了一口氣,他有點沮喪。

「因為你有女朋友了。」

韓知城發誓,那是他發揮最大限度的勇氣。

李旻浩不可置信地轉向韓知城,那人正望著窗外,耳根子卻背離式的紅潤。

「我我沒有啊?」李旻浩拿下自己的耳機,拉著韓知城的手。

「你為什麼覺得我有?」

「我某天放學在公車站看到

「什麼時候?」

「校慶

「是他一直騷擾我、你怎麼不相信我呀、」李旻浩拉著韓知城的手臂晃著。

該死,怎麼就因為那種人──

「我看到他、整個人都黏在你身上」韓知城轉過頭,淚汪汪的大眼映入李旻浩的眼簾。

怎麼就那麼可愛?

我不可愛!

你可愛。

李旻浩將韓知城納入懷中,他們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我喜歡你。」

「韓知城,我喜歡你。」

 

 

1.初次

從李旻浩和自己告白已經過了一個月。

從那天開始,韓知城除了早上和李旻浩一起坐公車,

他也會在午餐時間選擇和李旻浩坐一起、還認識了李旻浩的朋友。

「他很常提到你。」那人玩味地看著李旻浩,韓知城聽不出其中的問題。

韓知城也會在放學後到學校附近的咖啡廳做完作業,等著李旻浩一起回家。

總歸是情侶,天天黏在一起不過分吧?

 

某天在回家的公車上,李旻浩提出假日要一起去約會的邀請。

韓知城有點緊張的縮了縮手,李旻浩摸了摸年下者的手心。

「別擔心、好好玩好嗎?」

 

他們去看了電影、吃了冰淇淋、夾了娃娃、唱了歌。

他發現韓知城很會唱歌,有點陶醉。

「要回家嗎?」李旻浩牽著韓知城,走在大馬路上。

所有人都看著他們,他們也沒在意。

「不」韓知城做了一次叛逆的小孩。

「不會被罵嗎?」「媽媽今天不會回家。」

「那要來我家嗎?」

住一晚。

 

李旻浩自己一個人住在一間小套房,但是因為收納很整潔,看起來也沒有那麼小,至少設備很齊全。

韓知城坐在小沙發上,等著李旻浩洗澡出來。

「好了、換你洗吧?」李旻浩穿著白色的T恤、被潮濕浸的透明、

 

有點色情。

韓知城吞了口口水,低下頭。

李旻浩看了失笑,轉身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遞給韓知城。

「小色鬼、去洗澡、」「我不是小色鬼!!」

幾乎是用衝的進浴室,李旻浩笑的出聲。

 

這麼可愛,怎麼可能忍住不做些什麼?

 

韓知城走出浴室,已經是十分鐘後的事了。

過大的白色襯衫斜斜的掛在韓知城肩膀上,露出大部分的脖子和鎖骨、頭髮濕潤的滴著水,褲子有些鬆垮、露出李旻浩鮮少看見的雙腿、

呵呵、李旻浩,撐住啊。

「哥、吃什麼嗎?」「不吃了。」

韓知城也爬上床,依偎在李旻浩懷裡。

香氣竄進李旻浩的鼻腔,暈乎乎的發燙。

 

「韓知城。」有點沙啞。

「要做嗎?」

 

礙於兩人都是第一次,連熱吻都磕磕絆絆的摸索。

牙齒碰撞傳來的痛覺也沒阻斷兩人,舌尖交纏濕軟。

許久分離,兩人都喘著氣。

脫下韓知城本就沒有什麼實質作用的襯衫,吻上韓知城的脖頸。

用舌尖循著韓知城的甜蜜點,吸吮出聲。

韓知城的頭很暈,感覺整個世界都變成一塊塊的色區,沒有邊線。

眼淚漸漸溢出,慎入床單。

這種快感是第一次承受,韓知城很上癮。

嘴裡喊著哥、用著李旻浩最喜歡的嗓音。

李旻浩也沒想忍,圈咬著韓知城胸前的殷紅。

 

喜歡嗎?

喜歡。

 

第一次的特別在於,更多的是疼惜和探索。

他們互相試探,互相撫慰。

輕舔著李旻浩的耳擴、換來一聲低吟。

感覺到身下最敏感的那處正在被入侵,韓知城尖叫出聲。

「抱歉、」李旻浩抽出手指,抱著韓知城。

「不繼續」韓知城聲音都糊在李旻浩的頸窩,溫熱灑在鎖骨裡,盛著。

 

一根、兩根、三根、進出順利。

韓知城已經哭著喊著射出來了,癱軟在李旻浩懷裡任人擺佈。

「進去了?」

第一次的緊張感讓李旻浩胃裡的蝴蝶興奮的衝撞,他感覺快吐了。

腎上腺素飆高,嘗試性的將頭部放入、

「啊!!」韓知城拱起腰,看起來很痛苦。

「要不、要不先」「不要、不要走。」

韓知城的臉蛋佈滿淚痕,緊緊的抓著李旻浩。

「進來、拜託

待到整根沒入,韓知城已經連喊的力氣都沒有了。

濕熱緊緻的觸感令李旻浩瘋狂,他小幅度的抽插,尋著韓知城的敏感點。

「嗯、嗯!」年下者咬著下唇,清晰感受到體內的飽脹感,

「別咬著、會受傷。」李旻浩撥弄著韓知城的純,輕輕吻上。

「就叫出來,沒關係。」

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力道也越來越猛。

韓知城瘦弱的身板隨著撞擊上上下下,在被撞到前列腺後尖叫失聲。

「這?」李旻浩又頂弄了一下。

「呀!別啊..」韓知城又哭了,淚水湧出眼眶。

李旻浩惡意地勾起嘴角,開始朝那點進行抽插。

韓知城已經開始覺得自己骨架要散了,呻吟也變得軟爛甜膩。

感覺到自己的後穴開始劇烈收縮,韓知城突然驚叫,指甲嵌入李旻浩的背裡。

李旻浩低吼一聲,將微涼的液體洩在韓知城體內。

 

「還好嗎?」李旻浩在韓知城耳尖咬了一下,換來那人呻吟一聲。

輕笑出聲,李旻浩清理完兩人便躺回床上抱著已經熟睡的韓知城沉入夢鄉。

 

那晚,兩人都做了好夢。

2.疼痛

 

韓知城適應力是零。

不管做了幾次,他永遠不能適應李旻浩的大小和動作,每每都痛得落淚。

李旻浩也有點心疼,畢竟看到自家男友哭的喘不過氣,心臟也像被掐著一樣難受。

也有使用潤滑、擴張也擴張很久、也沒有前戲不足的問題──

到底狀況出在哪?

 

他有點想叫韓知城別做了,但是韓知城也想要。

小心翼翼的褪去制服,一邊俯下身子回應著韓知城撒嬌意味的吻。

甜膩。

嘴上交纏,手不安分的游移,捏拉著韓知城胸前的紅果挑逗,讓年下者難耐的頂起跨。

「知城啊前戲沒做足又會痛喔

耐心的吸吮著韓知城的鎖骨,留下一點點鮮紅的吻痕。

「再忍耐一下」「唔嗯、」

故意用氣音朝著韓知城最敏感的耳廓發聲,弄的韓知城顫慄不止。

「別、嗯!」伸出濕軟的舌尖描繪著耳朵的形狀,慢慢往下含住耳垂,

啵!

「知城啊」李旻浩身下的脹痛已經不容忽視了,拉著韓知城的手拉開自己襠部的拉鍊──

「救救我

 

是韓知城主動拿出的潤滑,求李旻浩幫他擴張。

蘸舀了一點滑膩抹在穴口,緩慢探入一指輕輕抽動,韓知城就已經開始泛淚了。

怎麼那麼敏感?我什麼都還沒做

開始用食指尋著韓知城的敏感點,在按壓到小小的凸起後像個尋到寶的孩子露出微笑。

 

韓知城被三指的侵入插到射出來了。滿臉羞紅卻也別無他法,只能用小手遮著根本遮不到多少的面頰。

「可以了嗎?」李旻浩抽出手指,韓知城頓感空虛,虛聲的求李旻浩填滿自己。

 

不是韓知城的後穴天生生的窄小就是李旻浩那物尺寸太大。

韓知城還是被弄哭了,痛的喊著不要了,卻又在李旻浩要退出的時候懇求對方繼續。

李旻浩也被弄糊塗了,只能僵在那不動讓身下那人適應。

「動動動」韓知城扭了一下臀部,換來李旻浩一聲低吟。

「你、!」「嗚、求你了、哥啊!」

李旻浩承認,韓知城的哭泣的確是讓他心疼,但是也增添興奮感。

韓知城被身下的動作弄痛的暈乎,緊緊抓著李旻浩的大腿,指甲已經留下足跡。

真的太痛了、感覺要被劈成兩半、

「哈啊、」突然撞上韓知城的敏感點,身下那人尖叫出聲。

痛感漸漸被李旻浩的瞄點抽插帶來的快感掩蓋,韓知城已經不知魂飛何處,張著嘴順著本能地喊著李旻浩的名字。

 

很痛,但是後來很舒服。

韓知城在李旻浩詢問要不要不做了的時候回的。

他很害臊,講一講尾音漸弱。

現在他真的、快要被玩壞了

 

3.忍耐

 

問李旻浩韓知城什麼時候最誘人,李旻浩不用思考就會回──

「唱歌的時候。」

他很喜歡韓知城唱歌,晚上在自己身下嬌吟的淚人兒用著最甜膩的嗓音唱著自己最喜歡的抒情曲,莫大的刺激。

他喜歡他那副嗓子。

因為內向,他唱歌也只唱給自己聽、當然,做愛也只和自己──

就好像那副嗓子是為自己而生,如天籟般珍如瑰寶。

他聽他唱歌總是在忍耐。

他想聽那正在唱著高音的嗓子轉成一樣高亢的呻吟。

脖子上用力而浮出的青筋、他好想吻上。

正在念著歌詞的嘴唇紅潤、他好想吻上。

一曲畢用大眼渴求自己的評價、他好想吻上。

 

他想吻他,而沒有理由停止。

 

在韓知城正唱上副歌的那刻,吻上他脖頸上的青筋。

── ──不想忍了。

「哥、哥!我們在…KTV!嗯!」頸窩敏感的肌膚被吮入齒間,韓知城開始喘息、腿間那物也開始興奮地抬起頭。

「知城也想要?那我們去房間吧、」

忍耐、忍耐。

 

兩人幾乎是一到房間內連門都沒關好就抱在一起熱吻。

焦急的褪下衣服,舔去韓知城為約會精心打扮的唇妝,李旻浩從喉間溢出一聲低吼──

就是這麼誘人、好甜,櫻桃味的。

 

倒在床上,兩人開始纏綿,身邊卻沒有可以潤滑的東西,固執的兩人卻又不想放棄。

「張嘴。」李旻浩的聲音變得很有磁性,霧霧的、厚厚的。

韓知城乖乖的微張開唇,年上者的食指和中指探入,蘸著自己濕黏的唾液。

模仿著那檔事的抽插模式,韓知城害羞的合緊雙唇,含住李旻浩的指頭。

「你、連這裡都要夾我嗎?」

微微施力捏著韓知城肉嘟嘟的臉頰,逼迫韓知城張開嘴。

確保手指都沾滿津液,開始往下擴張。

「哼啊!」感覺到那人的指尖已經探入,韓知城痛感立馬就上來了。

本就是怕痛的孩子,那裡還生的特別僅、這是要怎麼辦?

李旻浩寵溺的吻著身下人即將滾出淚水的眼角,藉此分散注意力──

還是不夠啊

漸漸的,韓知城放鬆下來,清晰地感受到李旻浩兩隻指頭的侵入。

「有、有點、奇怪」明明就不是第一次做了,韓知城還是會害羞。

「哪裡奇怪?嗯?」親吻著韓知城的耳垂,壓著嗓子問道。

拜託、別那樣,好癢、

酥麻的感覺衝上腦袋,韓知城眨了眨眼,排出幾滴淚。

那副嗓子又在作用了、媚藥般魅惑著李旻浩。

李旻浩這三個字叫了十幾年從沒覺得那麼誘人,硬是被韓知城喊出那味。

「進去了、好嗎?我忍不了

再怎麼忍耐,終究還是會潰堤。

李旻浩是個擅長忍耐的人,他連追求韓知城都很有耐心,就像狩獵者捕捉獵物,擁有計畫、擁有冷靜的思維去執行。

 

但是遇到韓知城的呻吟就沒輒了。

 

頭部探入,韓知城一樣被痛的流淚。

但是他這次覺得好多了、因為李旻浩抱著他,他可以把臉埋在他的頸窩裡、嗅聞著氣味分散注意力。

直到整根沒入,雖然一樣哭得梨花帶雨,但比過去歇斯底里大哭好多了。

「漸漸習慣了?」李旻浩獎勵般吻著韓知城汗涔涔的額頭,壓著笑問道。

「要一直抱抱」韓知城把臉埋回李旻浩的頸窩,聲音又糊在李旻浩的鎖骨內,盛滿。

 

「好。」

 

身下的激烈抽插讓韓知城的呻吟逐漸變成尖叫,他開始有點後悔選擇這個體位──實在太深了、扎到好陌生的地方。

韓知城漸漸收緊環著李旻浩脖子的手,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肉不斷撞擊到年上者的大腿上,有點麻癢。

一切都、太多了。

過多的慾望和快感最後在李旻浩往韓知城的前列腺使勁撞了一下後潰堤,前端也一抽一抽地輸出白濁。

李旻浩看著韓知城在自己懷裡失去意識,突然有點慌亂,但緊縮的溫熱不斷纏著自己的分身,淺淺的抽插幾下還是射在韓知城體內。

 

啊、忍耐失敗。

 

4.極限

韓知城感覺每一次的歡愛都像在挑戰自己的極限。

在前幾次還會一插入就痛得失去意識、到最近高潮也常常會失去意識。

雖然李旻浩總說自己進步很多、還會給予自己獎勵的親吻,但是寒知城還是很懊惱。

他也想在充滿汗水和喘息的交歡結尾給予李旻浩一個親吻。

他也想在事後的擁抱中磨蹭,享受李旻浩給予的溫柔。

所以他要再次挑戰極限。

 

最近李旻浩因為鄰近大考,幾乎很少約自己出去,頂多放學天天一起回家,假日是很少見面了。

韓知城雖然很寂寞,但為了李旻浩好,的確是不能任性。

有時候想他,他會打電話聽聽他的聲音。

在想打出今日第五通電話的時候,李旻浩先打了。

接起話筒,韓知城率先說了喂。

「我現在在咖啡廳、我們常去的那間。」李旻浩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疲累。

「來給我抱抱我需要療癒。」

韓知城翻了個白眼,回了等等我就掛下話筒。

我又不是uber eats,當我隨叫隨到?

但我的確是。

穿上李旻浩買給自己的飛行外套,韓知城便踏出家門。

 

一到咖啡廳,果然那人又坐在靠窗的位子。

細框眼鏡被拿下放置在一旁,看起來很疲累的揉著太陽穴。

突然抬頭過玻璃反射看到剛到的韓知城,鬱悶的心情一轟而散。

「呀、我的知城啊~」

用力的抱住韓知城,不管別人眼光的揉著韓知城的髮頂,這件事也只有李旻浩做的出來。

「哥、停!」推開李旻浩遏止了那人的暴行,嘟著嘴坐到年上者旁邊。

「知城啊、我好累

將頭靠在韓知城的肩膀蹭了蹭,聲音也有氣無力、軟綿綿的。

「那怎麼辦?」「我們回家。」

「回你家嗎?」韓知城輕聲問道。

可是也不能有多餘的想法,他已經很累了。

「嗯、我們一起看個電影,今天住我家怎麼樣?」

「可以,我和我媽說一聲。」

兩人收拾好東西走出咖啡廳的時候,正飄著雪。

真酷,初雪也和喜歡的人一起

韓知城暗暗歡喜,不知道自己身旁的人是不是也秉持一樣的想法呢?

 

來到熟悉的空間,兩人都馬上衝到床上癱坐。

「你很髒、」「你才是!」

結果最後兩人輪流洗了澡之後才坐回床上選好電影。

「確定要看這個?」

雖然名字挺文雅的、但看這個分級

「我就想看!」韓知城嘟著嘴,在李旻浩的懷中喬好最舒服的姿勢倒下。

「想吃什麼嗎?」「草莓牛奶。」

李旻浩拿了小餅乾和草莓牛奶便坐回床上。

韓知城按下播放鍵之後,整個窄小的空間散佈著呻吟聲、

哇、等等,剛開頭就這麼刺激嗎?

李旻浩吞了口口水,微微偏頭看向韓知城、

小松鼠紅著臉縮成一團,看起來、

看起來已經有點反應了。

「哥我後悔了把它關掉」韓知城輕聲的道。

太誘人了。

李旻浩又吞了口唾液,喉結上下滾動。

熱流往下身匯聚,年上者低下頭吻上韓知城的唇,背景音樂是男女主角的呻吟。

有點熱鬧,但挺助興。

不安分的手在韓知城的身上游移,年下者開始亂扭。

「別、別那樣

「你不是很累嗎、」「不累了。」

「聽到你的聲音就不累了。」唇再次交纏,舌尖討好似的點了點唇縫,待到韓知城微張、同意進入後入侵。

韓知城沒有忘記自己要挑戰極限的事,努力的支撐著自己的意識。

他現在有兩個難關要克服、一個是插入、一個是高潮。

但是他今天特別暈乎、可能是電影作祟。

不太妙、不可以

瞇著眼忍受著頸窩傳來的陣陣快感,韓知城的思緒已經不知道飄到哪了。

「知城啊、」怎麼叫都不回應,只是嗯嗯啊啊的細吟、

李旻浩咬了口韓知城肉嘟嘟的臉頰──

「呀!痛呀!」韓知城幾乎是整個人跳了起來,惱怒地瞪了李旻浩一眼。

「是我叫你你都不理我呀」討好性的伸舌舔了舔韓知城臉頰上的齒壑,李旻浩嘟著嘴回答。

「我、」韓知城有點心虛、

「我不能再暈倒了」韓知城抓著李旻浩的手臂,輕輕地回答。

「為什麼突然」「我也想到最後

「我的極限

「我想做完後和你親親」含著淚噘著嘴,有什麼不疼愛的道理?

真的太可愛了

吻上韓知城泛著水光的額頭,李旻浩扯出微笑。

「那我慢點,好嗎?」

韓知城乖巧的點點頭,伸手環住李旻浩的脖子。

李旻浩細心的擴張韓知城的後穴,比以往都更有耐心也更花時間。

等到韓知城哭著喊著勉強吞了三指後,李旻浩將分身抵在濕潤的穴口。

「要進去了、」

韓知城知道以往這時候他也會痛得想暈過去,但他這次必須忍住。

咬著牙,指甲施力的嵌入李旻浩的背、

「呀!!」李旻浩這次沒有留時間給韓知城喊痛,徑直的一次貫穿。

反而、反而這樣比較不會暈過去嗎?

韓知城喘著氣,感受到李旻浩的形狀和溫度在自己體內、

感覺、一切都好不對勁、

「可以動了嗎、知城?」「嗚嗚嗚,可、可以!」

感覺到體內那跟柱體開始磨蹭著自己的敏感點,開始有想尿尿的感覺了

「哥、啊!」身下的速度越來越快,韓知城反手抓著床單,感受著體內的那點被直擊衝撞,

他又要、又要暈過去了!

韓知城緊緊地握拳,用指甲插入肉裡的痛覺逼著自己清醒,被李旻浩看穿。

「放開、這樣會受傷的。」輕輕撥開韓知城的手,轉為十指交扣。

「這樣也可以用力、」

交合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快、

「哥、我、我要」韓知城感覺自己快射了、視線正天旋地轉。

「再等等、」吻著韓知城的唇、勾著那人的舌與其交纏、

這樣、應該就不會再暈過去了、

感覺到自己的後穴越來越緊繃、最後快感排山倒海襲來,十指緊扣的手掐出泛白。

韓知城在清醒的情況下達到了高潮、前後都是。

感覺到李旻浩的精液也沖刷著溫熱的肉壁、韓知城羞的想摀住臉,卻發現他倆還握著手。

「別遮、可愛。」寵溺的吻去韓知城的淚水,退出年下者身體後向旁邊倒下。

電影還在播映著,但兩人已經無心管轄。

「你撐過了、做得好。」溫柔的順著黏在額前的的髮絲,在那人臉上印下一吻。

「我、我想抱抱。」韓知城吃力地鑽進李旻浩的懷裡,感受著那人的體溫和熟悉的氣味。

小小的床上,兩人相互依偎。

 

事後的溫存也是歡愛的一環。

 

5.淚水

韓知城是水做的。

他眼睛總容易冒水,打呵欠也冒水、親吻也冒水、

做愛也冒水。

眼睛圓滾滾的可愛,所以每當瀰漫潮氣時,總特別惹人愛。

李旻浩不喜歡韓知城為悲傷而哭,但是這種生理淚水反之。

這能證明他對年下者的刺激足夠強大以至於對方難以招架。

他覺得研究韓知城的淚腺的話甚至能寫一篇論文──

韓知城為什麼哭?一次哭多久?

 

他喜歡嚐韓知城淚水的味道。

鹹鹹的、卻又甜甜的。

不能反駁他,他覺得韓知城全身遍處都甜甜的,像起司蛋糕一樣、

鹹鹹的又甜甜的。

配上悅耳的呻吟、餘音繞樑繞進耳腔,把李旻浩弄的都醉了。

他有跟韓知城問過為什麼總哭成淚人兒呀、

韓知城總回答天生就愛哭、

天生就是個淚腺發達的孩子。

李旻浩不討厭,他很喜歡、

享受著韓知城無意識地迎合,配合著節奏抽插、

又哭了、你看。

俯下身吻去年下者的淚珠,又鮮又甜。

「知城是糖水做的。」

加快身下的抽插,在一片尖叫中達到高潮、洩在拱起腰的孩子體內。

獎勵般的吻著韓知城早已佈滿臉頰的淚痕,順著痕跡舔去、

甜、好甜、真的好甜、

李旻浩已經成癮似的舔舐著幾乎被舔光的淚痕、直逼眼角吻下。

「哥、哥、」韓知城想開口說他沒在哭了、沒有淚水了,

但是溫熱的舌頭滑過肌膚後帶來的繾綣也讓韓知城上癮。

「你很甜。」李旻浩的聲音已經近乎沙啞,變得富有磁性。

「糖。」

 

令人上癮、戒不掉。

你也喜歡糖,我也喜歡糖。

而你喜歡巧克力,我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