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清杯麵變成氣泡飲? 贊助
2021-08-05 16:00:20

旻城 粉紅色的依戀 (全)

設定已經亂噴了:)應該是總裁旻x打工城

本來想說左右無差結果不知不覺還是偏旻城,#會有城旻但標題沒有

想搞柏拉圖式BE但我沒辦法狠下心,索性改HE

就是一篇硬拼硬湊的劇情,我也不知道我在打什麼

彼此都把對方視為從自卑爬出來的救贖,最後卻意外錯過的故事(為什麼像BE

──正文──

00

 

「過度的期盼,造就我們兩人。」

 

01

韓知城以為塵埃落定,他可以和李旻浩結婚了。

每天就想著結婚當天要化什麼妝,戴什麼耳環、首飾。

韓知城最喜歡閃亮亮的銀飾,那讓自己擁有不同以往的高貴的錯覺。

是,他的身份低賤,但僅止於遇見李旻浩的那天。

臉上的幸福滿溢,韓知城倒在床鋪上,等著自己的摯愛回家。

 

李旻浩準確來說並沒有和他求婚。

他沒有在特別的某天,在眾人羨慕的眼光和吹捧聲中單膝跪地。

他也沒有用鑲著精鑽的圓圈套住自己的無名指。

但是他們公開交往身份後,已經過了五年了。

韓知城自認是離婚姻不遠,只是時機未到。

他天天都作著李旻浩和自己求婚的夢。

他模擬著場景,

他會在櫻花紛飛的春天和自己告白嗎?那是他最希望的。

 

他很喜歡櫻花。

粉嫩嬌豔,卻又孤高自拔。

它總盛著所有人的稱羨和讚嘆,被所有人的手機和相機慰留。

和自己截然不同。

但是遇到李旻浩後,他感覺自己頓時重要許多。

開始會有狗仔或是普通媒體關心著自己的生活,即便李旻浩很討厭那些,但韓知城可以用一種扭曲的心態說服自己──

他被重視著、也被觀望著。

 

02

那天是交往紀念日,韓知城不會忘記。

早早就起床,梳洗完後回到床上試圖叫醒李旻浩。

「哥、起床!」用力地往李旻浩臉頰上吸了一下,床上那人只是咕噥一聲,側身繼續睡。

韓知城無奈地搖搖頭,決定先去廚房做早餐。

難得紀念日不是在繁忙的平日,他必須好好把握。

縱使最後兩人沒有出遊,他也想在家裡和李旻浩依偎著享受只屬於兩人的幸福時光。

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腰際被一雙手臂環住,整個人被熟悉的氣味包圍。

韓知城轉頭給那人一吻,繼續忙著手裡的工作。

「今天想去哪?」李旻浩低下頭,在那人耳邊說道。

熾熱的呼吸灑在敏感的耳際,韓知城顫慄了一下。

「哥、正常說話!」「不正常嗎?」

將臉埋在韓知城的頸窩磨蹭,往耳垂落下一吻。

韓知城唾棄的拍了拍李旻浩正在自己身上四處搗亂的手,端著食物到餐旁坐下。

 

「我想去看櫻花。」韓知城咬著吐司,臉頰還是鼓的可愛。

李旻浩看得滿意,伸手捏了一把。

「可以,等等出發。」

韓知城開心地又叫又跳,快速的將自己的兩側頰囊塞得滿滿當當,便跑回臥室挑衣服去了。

跑的跟松鼠一樣快啊、

李旻浩無奈地搖了搖頭,卻又真心的泛起笑容。

 

要是那麼平淡的生活可以一直下去就好了。

 

03

 

「我總想著你帶著招牌的笑容、那個總是令我神魂顛倒的笑容,從鼓脹的不正常的口袋裡掏出絲絨材質的小盒子。在一片櫻花雨落下的天堂單膝跪地。用我最喜歡的那雙脣吐出一輩子的誓言,使我落淚。最後我點頭,你將銀環套上我的無名指,兩人擁抱、親吻,沈溺在眾人的掌聲中。那受人尊崇的櫻花呀、也漫天飄散,為我們的幸福感到自愧不如。」

 

一切只是期待而已。

 

04

李旻浩一路上都聽著韓知城嘰哩呱啦的講著他有多愛櫻花。

大部份他都會皺起眉頭,因為韓知城總是對自己不自信。

他會閒出一隻手,握緊韓知城的,換來那人疑問的眼光──

這才是最恐怖的,他認為他的卑微是理所當然。

明明他應該要擁有更多的自信,他可以在街上抬頭挺胸,告訴大家他有多好。

他會作曲、會作詞、會唱歌,李旻浩為此而著迷。

他沒有不自信的理由。

 

「為什麼要不自信?」李旻浩握著方向盤,眼睛卻瞥向旁邊那人。

「我窮。」

我窮。窮到沒有辦法完成自己的夢想,他甚至連拚搏都不行。

他也想把自己的財產一次投注到他的音樂上,但他發現甚至這樣也不夠買起任何一項設備。

他連三餐都沒辦法顧全,他有可能完成他的夢想嗎?

整天都在小餐館打工、端盤擦桌樣樣不少。

但也只是勉強維生而已──直到遇見來餐館買宵夜的李旻浩。

 

李旻浩皺起眉,卻一句話也不能說。

原來自己的出現,反而使這個孩子變得更卑微。

他把韓知城拖出井底,讓韓知城看到更不一樣的世界。

那孩子看完自己不曾見過的事物後,更加理解到自己有多渺小。

心裡漾起一股酸澀,李旻浩無意識地握緊方向盤,指關節染上雲朵的白。

韓知城沒有注意到,還是自顧自的講著櫻花的故事。

 

這個車程,太漫長了。

 

05

韓知城下定決心,一定要在今年的櫻花雨中和李旻浩結婚。

既然李旻浩不求婚,那他來求!

故意不叫醒身旁依舊熟睡的那人,從柔軟的床鋪起身。

隨便從冰箱拿了一瓶牛奶放進包包,抓了鑰匙和手機就走出門。

他已經很久沒有自己一個人出門了,通常李旻浩都會在他身邊。

李旻浩總習慣走在左側,保護他的安全。

他也喜歡牽著自己的手,確保自己不會走丟。

他就像一個孩子被呵護著,也像個什麼公主被騎士時時照料。

但他心知肚明,李旻浩更像是國王,自己才該是那個出身貧賤的奴僕。

 

啊,出門沒多久就開始想念他了。

 

走進專櫃,小姐熱情地走向前招呼。

仔細的看著玻璃櫃裡的每個戒指,往下看到價格都會讓他下意識地咽著口水。

這個價格簡直簡直可以養活過去的自己一年啊

他深呼吸,逼著自己只專注於款式而非價格。

 

韓知城偷偷攢了一點錢──

他把每個月李旻浩給自己的餐錢省下來,

原本是為了婚禮費用,但後來想想沒有求婚哪來的婚禮?

韓知城走到最後面的那櫃,停了下來。

店員似乎是發現了韓知城看中了某個款式,連忙走向前,

「先生、要這個嗎?」「我可以看看嗎?」

那個女孩點點頭,從櫃裡抽出那對戒指。

「這是剛進的款式,非常新,重複率應該很低!」

韓知城暗暗鬆了一口氣,他不希望這是暢銷款。

萬一哪天在路上發現自己跟別人戴的也是對戒豈不是很尷尬?

「那我可以一次付清,現在就帶走嗎?」

「喔、先生,當然可以。」女孩匆匆忙忙地走到後台,拿了登記本。

韓知城草草填完資料,拿著戒指心滿意足地走了。

 

下一站,他要去花店。

 

06

求婚有花陪襯好像就是個不成文的傳統。

韓知城不喜歡被傳統的思維束縛住,但是他還是想去花店看看。

門外的向日葵和綠植朝氣蓬勃、總歸來說,他們站得直挺,都比韓知城來得有自信。

推開玻璃門,走進店內,圍著咖啡色圍裙的男孩走向前。

「您需要什麼嗎?」

韓知城有點選擇障礙。

想尊崇傳統規則卻又想脫離一點墨規,他不想選那個平平無奇的玫瑰。

「我想求婚,但不想要玫瑰,有別的選擇嗎?」

韓知城突然很後悔走進花店。

如果依照他的夢想,他們會在櫻花雨裡進行這個儀式。

如果又多此一舉的準備花束呃!

 

「嗯」但看著眼前已經陷入沈思的店員,韓知城不好意思拒絕。

「或許」韓知城想出言表達離開意願時,被店員啊一聲打斷。

「藍色風信子!」店員快速地跑到冰櫃旁的小角落,拿出一束藍色的花。

 

它很漂亮,韓知城眼睛一亮。

「它的花語是恆心、純潔。」店員理了理紙質包裝,輕輕的交到韓知城手裡。

它是一個承諾的象徵,太重要了。

 

「恆心」韓知城覺得再適合不過了。

「那就這束了,謝謝你!」

 

07

「你要帶我去哪?」李旻浩難得地坐在副駕,有點緊張的問道。

年下者已經很久沒開車了,車技難免有點飄移,李旻浩很慶幸自己早餐沒有多吃一片吐司。

「看櫻花!」韓知城的眉眼間都透露的興奮,李旻浩察覺出一點不平凡。

車程比上次的感覺起來短多了,大概是韓知城一路上油們都踩到底

「哥、你先到入口等我。」

李旻浩點點頭,走到園區的入口。

明明是假日,又是熱點,以往人群密度過高的景點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李旻浩開始起疑了,他轉身看向管理員,那人只是回予他一個真摯的笑容。

他往後看到韓知城,在行李箱搗鼓什麼。

 

不是吧、

那是花嗎?

李旻浩吞了口口水,心裡忍不住開始猜測。

 

怎麼辦。

 

還不可以。

 

08

韓知城單膝跪在被碾的軟爛的櫻花路上,右手拿著戒指盒,左手捧著花束。

「李旻浩,和我結婚!」

他的臉看起來是多麽有自信。

這是他最有自信的一刻了,這一生。

李旻浩抿了珉唇,卻一句話都沒說。

這是他看過最有自信的韓知城。

他知道,那可能是櫻花給那人的勇氣。

視線下移到那束花,心裡泛起陣陣漣漪。

 

他也想過和韓知城求婚,他怎麼會不知道那束花的意思?

他也想永遠、永遠的和韓知城在一起。

就只要互相依偎著,什麼事都不要做,也可以感受到幸福。

 

「韓知城。」李旻浩終於開口。

韓知城不敢說話,但是他腳其實已經開始痠麻了。

他抬頭看著眼前那人,一直在思考著什麼。

越來越緊張、原有的自信都被磨光。

原本被視為祝賀的櫻花雨變得格外諷刺。

「是?」韓知城對上那人的雙眼,望進深淵。

 

「我不能答應你的求婚。」

 

09

回程是李旻浩開的車。

韓知城坐在副駕,一言不發。

李旻浩知道,這沒有辦法像以往哄幾句、買個起司蛋糕就可以結束。

看著車窗玻璃的反射,韓知城兩眼無神,就只是望著窗外相後刮出一道白線的路燈。

一個接一個,連綿不斷。

 

他想在那時候馬上答應韓知城的求婚,但是不可以。

也不是什麼一定要自己求婚什麼的莫名堅持催使,另有原因。

感覺到車上多了一股潮氣和啜泣聲,李旻浩知道,韓知城正在哭。

他想立馬將那人擁進懷裡,輕拍他的背,告訴他我會永遠在你身邊──

但結婚不能是現在。

他知道,韓知城一直想結婚。

他想要一個名份,並不是覬覦財富,只是他的自卑心作祟。

他需要有李旻浩是自己的誰的實感,他需要。

 

車一停,韓知城就立馬打開車門跳下。

他再也忍受不了多待在那個空間一秒。

脫下鞋子,也不管有沒有擺放好,就跑進臥室鎖上門。

正面倒在床鋪上,把聲音鎖在床單裡悶著大哭。

 

太痛苦了。

明明不是失去你,但還是太痛苦了。

甚至比失去你還痛苦。

 

10

韓知城走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硬要說的話,他留下了戒指和花束,因為準確來說那也是李旻浩的錢買的。

他把兩枚都留在書桌上,旁邊橫擺著風信花。

沒有水分的滋潤,略顯死氣沈沈。

和自己一樣。

他原本想要留下一封信,狠狠的控訴李旻浩,再抱怨自己有多傷心。

但後來發現,文字根本不足以形容一切情緒。

他索性不留任何物品。

 

他試圖也把喜歡李旻浩的心情留在這裡,但他做不到。

 

想要走到還在熟睡的李旻浩身邊,耳語一句再見,我愛你。

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因為他不確定他們還有機會再次見面。

 

但是我愛你是真的。

 

11

李旻浩起床的時候,發現衣櫃是敞開的。

原本被塞的雜亂的「韓知城區」空空如也,那人當初畫的歪歪扭扭的掛牌在那晃蕩。

李旻浩心一沉,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不斷撥通著電話,都轉接進語音信箱。

焦頭爛額,他傳了很多訊息,即便他知道那人不會回。

他想奪門而出,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從哪開始找。

 

太爛了,李旻浩。交往五年,你還是不了解他。

 

那人總在自己去公司以前為自己打理好一切。

早餐、衣服、領帶、包包、午餐。

他總是能摸透自己那天早上起來最想吃什麼、他想穿什麼顏色的西裝、想繫什麼花色的領帶,甚至是不繫──

他總是能解讀自己,給自己最好的照顧。

而我呢?

 

只不過是在柏油路上被踩撚的軟爛,連護花春泥都做不成的櫻花瓣。

 

失魂落魄,滑坐在玄關。

明明你才是我的救贖、

該自卑的,是我啊

 

12

李旻浩自從那天發現韓知城的自卑來源是自己之後,整個人也變得自卑。

他不能說是韓知城傳染給自己,應該說自己本來就有這種情節。

年紀輕輕就坐到總裁,怎麼可能沒有任何質疑的聲音?

媒體、董事會、狗仔、甚至是普通眾人都觀察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是不是自己跨出那麽一步不合他們心意,自己就會被輿論淹死?

抑鬱症發作後,李旻浩幾乎是天天流淚。

他食不下嚥,越來越瘦。

但是為了公司,他不會在工作上怠慢。

最後,終於倒下。

 

他的助理兼好友認為他應該休息幾天,他會掌管好。

他信任他,開始了為期一個禮拜的休假。

在某一天突然想吃滷味的心情使然,他走到了巷口的滷味店。

 

遇到了韓知城。

 

他發現這個人跟他一樣自卑,甚至是更加自卑。

這使他漸漸堅強起來,保護欲激增。

他覺得他該站起身,保護這個剛長出出來的嫩芽。

所以他不是堅強,他是為韓知城而堅強。

 

13

韓知城已經離開一個月了,他還是找不到他。

他的好友苦勸他別找了,讓兩人各自安好,李旻浩只是怒吼,

「你懂什麼!他沒有我的話!」

的話?會怎樣?

他不就是因為自己而離開的嗎?

因為自己的自以為?

看著眼前越來越憔悴的好友,助理只是暗暗嘆氣。

 

兩個相生的人,一被分離,各自都不會安好吧。

 

他誘拐誘騙盧了兩個小時才拖著李旻浩出門吃他近期唯一的正餐。

他們選擇了李旻浩當初遇到韓知城的巷口滷味店。

當然,韓知城不在那裡。

李旻浩還是帶著期待,直到最後一刻。

那抹身影還是沒有出現。

 

忍不住的失望寫在臉上,老闆看出來了。

「孩子啊、多笑點,別愁眉苦臉。」

這是韓知城總愛和自己說的話,原來是在這裡打工的時候和老闆學的。

「哥!多笑點、別愁眉苦臉。」小心嚇跑人呀!

我嚇跑你了嗎?

 

我好想你。

 

「或許,你想見知城嗎?」慈祥的爺爺歎了口氣,似乎是花費了很大限度的勇氣才將這句話吐出雙唇。

李旻浩睜大眼,愣愣的張著嘴。

「知城在這嗎?」

老人點點頭,對李旻浩招了招手,示意他進到屋內。

 

他怎麼就沒想到,他一直在這裡等著自己呢?

 

14

韓知城已經賴在店裡一個月了。

他會幫忙爺爺收碗洗碗、幫忙備料,但是其餘時間都賴在床上。

爺爺知道他這是失戀了,也沒有出言趕他。

他看韓知城總是習慣性每五分鐘拿出手機,滑開同樣的頁面,敲敲打打像是在輸入什麼,最後全部刪掉,關上手機。

他知道他還沒放下那個人、或許是根本不想放下,所以才來這裡。

 

本就相生的兩人,必不可分離。

 

原本今天,韓知城計畫要離開這裡,因為李旻浩似乎根本沒想來找自己。

結果感覺到光線投入昏暗的小房間,刺的雙眼昏花。

知城?」

多麽熟悉的聲線。

「哥……?」韓知城猛然坐起身,往門口看去。

那人瘦了許多,但是背光,他看不到他的臉。

爺爺按下電燈開關,轉身離開,對還坐在餐桌前的助理說道:

「給那兩人一點時間吧、」助理點頭稱是。

 

燈光有點熱,眼框也是。

不過就是四周一個月沒見,怎麼就變得那麼憔悴?

他幾乎沒看過李旻浩哭,但是他不希望看過任何一次。

他要李旻浩一直笑,笑得燦爛,比櫻花更甚。

手下意識的輕放在那人的臉龐,摩挲幾下。

兩人都沒說話,他們需要時間拼湊。

「你好嗎」李旻浩事先脫口。

「不好。」韓知城聲音有點沙啞,眼睛也紅腫,和李旻浩一樣。

大概都哭了一個月吧、沒哭瞎也是萬幸了。

「我也是。」李旻浩輕輕握住年下者的手腕,大拇指來回輕撫。

他要確認,他是真的在。

這次不是夢。

他到底有幾個夜晚夢到他找到韓知城,不是拒絕自己的挽回,就是冷冷地告訴自己另有歸屬了?

數不清,幾乎是每夜。

 

「我想你。」李旻浩抱住了韓知城更加瘦弱的身板,嗅著許久未聞的氣味。

韓知城又想哭了。

「哥」韓知城將下巴擱在年上者肩上,吸了吸鼻子。

「我也想你

原本要錯過的兩人,最後還是重新連結。

因為他們本就相生,不可分離。

 

「你怎麼都不來找我啊

委屈的癟著嘴,眼睛水汪汪的佈滿霧氣,隨時都會凝結落淚。

「我

「我沒有想到你會在這。」

李旻浩老實說道。

「你很不了解我!」鼓著臉頰賭氣偏過頭,李旻浩伸出食指戳了戳。

「對不起。」「哼、」

「要十個起司蛋糕才會原諒你!」「貪吃鬼。」

扯出一個月沒展露的笑容,李旻浩抱起韓知城,

「呀!哥、放我下來啊!!!」

羞紅的臉掩蓋在雙手下,被忽略的耳尖還是誠實的泛紅。

助理和爺爺看了也是鬆了一口氣。

 

櫻花化作春泥了,滋養著你。

 

15

在隔年的春天,李旻浩在一樣的地方。

拿著同樣的戒指、同樣品種的花束。

韓知城很故意地問李旻浩原本的那束去哪了,也沒想過李旻浩會認真回答。

 

「我把他拌進土裡了。」

在韓知城最喜歡的那盆綠植裡。

 

風信花安詳地在捲紙裡躺著,戒指在粉色的光線照耀下顯得奢華。

徐徐微風吹過,捲起浪漫色調的細雨。

「你願意和我結婚嗎,韓知城?」

 

香的膩人的空氣使韓知城暈眩。

太不真實了。

 

「我願意。」

又一陣風捲過,所有的櫻花枝都在搖曳,發出沙沙的聲響。

是掌聲、為兩人幸福的到來鼓掌。

 

「我愛你。」

 

16

 

「過度的期盼,造就我們兩人。

  然而我們相生相隨,不可分離。

  我們挑戰命運的不確定性,最後還是走到一起。

  化作彼此的春泥,成為愛情樹的養分。」

 

「我也愛你。」李旻浩輕吻在懷裡熟睡的韓知城,虛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