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自來水可能會有潛在汙染源 贊助
2021-07-19 15:32:28

旻城 相戀多年三十題(微H慎入)(上)

 

因為原本出處的設計是相戀十年,所以可能會有一點時間軸錯亂

因為中間有幾項很悲觀可能像是BE,但往後看真的是甜拜託不要氣(棄)哭

不要上升本人

嘗試把設定變成「冷酷糯x黏踢踢城」,根本小嬌妻設定

 

 

 

01 習慣性吻別:

老實說,韓知城也不知道這個習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依稀記得有一次李旻浩出門上班前把剛睡醒的自己叫到玄關去,

睡眼惺忪的韓知城咕噥著抱怨,沒睡飽的怒氣一衝腦上正準備給李旻浩來個RAP級的連環罵時、

「可以接吻嗎?」

被李旻浩這問立馬清醒,就這樣張大嘴巴站在玄關愣著。

『為、為什麼突然

李旻浩是一個很冷酷、應該說很傲嬌的人。

通常接吻會是韓知城先湊過頭去,李旻浩動也不動地接受親吻。

後來有沒有加深也取決於李旻浩想不想深入,韓知城沒有權力決定。

 

所以今天是要下紅雨了嗎?

 

李旻浩其實是看到一本書上寫的。

因為女主角的個性和韓知城很接近,所以代入感很強。

故事裡男主角還沒有喜歡上女主角,但是被兩方父母逼著結婚了。

女主角就常用這種小技巧讓男朋友喜歡上他。

 

雖說只是單純的故事情節,李旻浩知道這種東西不怎麼可信,

但是他就想實驗看看。

雖然平常不怎麼對韓知城主動,但還是挺喜歡看韓知城親吻時意亂情迷的表情。

所以他最近常常加深韓知城的吻了,不過韓知城這個遲鈍鬼沒有發現。

 

李旻浩也不想回答韓知城的問題,逕自的放下公事包,伸臂環住眼前那人。

「道別吻。」輕輕地說出這句話,讓韓知城頓時頭暈目眩。

 

什麼鬼,自己是沒睡醒正在做夢是吧?

還是自己已經死了?

他要回去床上看自己是不是還倒在那。

慢慢向後退,準備轉身回臥室的時候,被李旻浩一把扯回。

一股木質香衝入鼻腔,鼻尖對上了李旻浩的鼻尖。

『哥、捏我。我好像還在做夢。』

剛睡醒的聲音還糊愣糊愣,黏膩的沾在一起。

李旻浩聽了心裡失笑,輕輕的在韓知城唇上印下一吻便徑直的走出家門上班去了,留下韓知城一個人跪倒在玄關掩面。

 

旻浩哥到底是── ──

 

『啊啊啊啊啊!!!』明明在心裡希望李旻浩主動兩三年了,真的來的時候還是令韓知城措手不及。

還是自己做錯什麼了?

啊真是太煩躁了好可怕、

結果那天韓知城想到精疲力竭,倒在沙發上就又睡了,睡到李旻浩回家。

 

當然,韓知城問起為什麼突然那麼做的時候他不會老實說。

「就想看你有什麼反應。」

『呀哥!』韓知城垮下肩拉長尾音表達抱怨。

『你這樣會嚇死我,我以為我做錯事了

整個人蜷縮在沙發上,像隻孤苦無助的小貓。

李旻浩看了覺得有趣。

他很喜歡道別吻帶來的效果,便從那天後每天開始實行。

 

所以他們相戀那麼多年,這個習慣維持了大半。

當然,一是韓知城不敢違抗李旻浩,

二是韓知城自己也喜歡──

沒有理由戒掉、這第一級毒品。

 

02 壓力爆發/感覺迷茫的時候

 

李旻浩的工作很累,需要耗費極大的腦力。

即使李旻浩很聰明,這大概對他平常也是小事一樁、

但是最近他進入了低潮期。

 

其實李旻浩不太清楚低潮期的定義是什麼。

他只覺得自己目前一點進步的空間都找不到。

心裡煩躁,他常常用不說話面對。

這時候韓知城就常遭殃。

韓知城話癆是眾所皆知,但是這個時候話多就不是什麼好事。

 

某一天回家,看到韓知城還在睡,其實心裡就有一把火了──

這傢伙是都沒吃飯都在睡嗎?

「起床。」

雖然音量不大,但是很嚴肅、冷酷。

韓知城聽到立馬張眼,整個人彈跳起來。

「你沒吃飯睡到現在是吧?」

努力壓抑自己的怒氣,在公司就夠鬱悶了回家還要管這個小孩。

「能不能長大點,工作就很累了回家還要時時刻刻照顧你嗎?」

李旻浩承認,他在講這句話的時候他心底是把韓知城當出氣包了。

『哥對不起

但是韓知城不會對自己做出反擊,只會道歉。

── ──給我反擊啊、韓知城!

現在什麼情況李旻浩都覺得心煩。

主要是他真的把壓力都埋在心裡太久了。

也不能說是窩裡橫,因為自己就是為了保護韓知城才都忍在心裡不說,省那沒有必要省的話量。

 

畢竟話再多,都不用多繳稅、對吧?

 

俐落轉身扯下領帶,李旻浩走出房間。

他決定洗個澡冷靜一下。

剛從浴室出來就接到客戶電話,要求今天晚上給資料報表,讓美國團隊可以接著做。

當然,李旻浩只能應下來。

原本被冷水澡沖得冷靜的腦瞬間又煩躁起來。

 

煩死了、真是。

 

打開筆記型電腦在書房疾快的打著鍵盤,即便李旻浩知道這樣他還是得半夜才能完成這龐大的工作量。

 

韓知城今天有點怕李旻浩。

雖然他知道李旻浩工作很累,他應該要在他背後予以支持、

但是今天的李旻浩看起來火氣很大。

是被上司衝康了、還是工作上遇到什麼困難了?

韓知城突然很恨自己不學相關專業、他沒有辦法給李旻浩實質的幫助。

但至少,他可以陪著他。

 

『哥、要吃水果嗎?』如果他不能從工作面上幫助李旻浩,他就滿足工作以外的、李旻浩所有的需求。

「不了。」語氣雖然很冷,但態度還不算差。

『那哥有想吃什麼嗎?』

「沒有。」開始有點煩躁,尾音有加長,但韓知城沒發現。

『那哥有想要喝咖啡嗎?』

「不用。」鼻息加重,開始有點不爽了。

『那哥』「韓知城。」

回頭看著呆站在那的韓知城,李旻浩開口道:

「你煩不煩?」

語氣很冷,表情也是。

韓知城立馬住嘴,嘴角委屈的下垂。

他只是想要讓李旻浩輕鬆一點、但是反而變成他的負擔了。

 

『對不起,哥』

韓知城的語氣也變得很輕,就像白霧透析卻又沈重。

緩緩走到門邊,回頭看了一眼李旻浩。

為什麼自己什麼都做不好,還給人家處處添麻煩、

走出書房,倒臥在沙發上。

 

韓知城不討厭自己,他還是很喜歡自己。

韓知城不討厭自己,他還是很喜歡自己。

韓知城不討厭自己,他還是很喜歡自己。

 

沒有,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

 

眼皮漸漸變重,慢慢進入睡眠。

夢裡,他被李旻浩抱進臥室裡,在李旻浩的懷裡睡著。

但他知道,這只是夢。

李旻浩討厭他了。

他好想哭,眼淚模糊視線之後還溜出眼眶給自己追,韓知城也好累。

如果哪天、自己能不要那麼沒用就好了。

 

李旻浩送出文件的時候,已經半夜一點了。

從韓知城被自己趕出去,已經過了三個小時。

「韓知城、」

他已經很久沒聽到韓知城的聲音,這樣不正常。

他以為韓知城在臥室睡著了,結果沒有。

他來到客廳,看到韓知城睡在沙發上。

」還真在等自己?

正準備抱著那人進臥室時,彎下腰發現韓知城在哭。

他知道,那不是夢。

眼淚慢慢的從眼角流下,李旻浩心裡也不好受。

他知道自己讓韓知城受傷了。

他不得不承認,是韓知城處處慣著他他才拿著他撒氣。

溫柔的順了順韓知城的瀏海,低下頭吻去了淚痕。

 

「對不起、知城。」

 

韓知城在夢裡很快樂,李旻浩親吻了他,還和自己說了對不起。

 

03 Can't take my eyes off u.

 

韓知城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家李旻浩是全世界最好看的男人。

他某天猛然在電視上看到這句話,莫名的喜歡就記下來了──

Can't take my eyes off u.

是,這拿來形容韓知城對李旻浩的外表讚嘆再適合不過了。

他很喜歡稱讚李旻浩的臉。

每次總猝不及防的莫名來個『哥你好帥。』

李旻浩聽了當然會愣住,但多年下來他不會了。

當然也不是習慣了韓知城的稱讚內容,是他習慣韓知城的「這個習慣」。

 

今天下班到家時,韓知城匆匆跑到玄關,看起來是迫不及待想跟他說什麼。

「幹嘛。」把大衣脫下來放到衣架上,解開了領帶、放下了公事包。

一連串的動作完成之後,韓知城還盯著他看。

 

「?」李旻浩挑了挑眉,正準備開口,韓知城便將食指放在李旻浩唇上,示意他別說話。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結果那天晚上,韓知城裸著身子在床上思考著自己到底哪一步做錯了。

 

04 學會了你擅長的事

 

韓知城寫的歌是真的很好聽。

當然,他偶爾也包辦寫詞,唱歌也好聽,還會彈吉他。

李旻浩常常被這樣的韓知城吸引。

但是唯一讓他很不滿意的是,他有一個合租工作室的朋友。

準確來說,是兩個,但是有一個對韓知城總是特別好。

他絕對不是吃醋、

當然,他也有決定跟韓知城去過一次工作室。

不去還好,去了真的會被氣死。

「徐彰彬、放下你的手。」

當然,直呼人家名諱不禮貌,但是有認識一段時間了,是自己的學弟,縱使在學校不熟,他也沒管那些。

『哥、彰彬哥是在找調性』「找調性需要牽手嗎?」

『我們沒有牽手、』“對不起,哥、我只是不小心碰到。”

 

反正,那天韓知城的工作進度是零。

韓知城在回去的路上不斷念叨──

『呀哥、你這樣我會沒辦法準時交稿的嗚嗚嗚嗚』

韓知城蹭著李旻浩的肩膀表示抗議。

 

從那天起,李旻浩就決定了解一些音樂的東西。

至少不是必要的肢體接觸,他就能發覺。

當然,他要再次強調、這不是吃醋!

 

李旻浩本就聰明,學東西都很快。

後來,他也會作曲作詞,韓知城還小小聲說了、

『哥是要搶我的工作了吧、』

即使李旻浩知道這個程度不及韓知城的十分之一,但至少可以在徐彰彬偷吃韓知城豆腐的時候察覺、然後拍開他的手。

 

再次強調,這不是吃醋!!!

 

05 發現信件盒子

 

李旻浩正在進行大掃除,主要是韓知城太不愛乾淨,總把房間弄得亂糟糟。

自己工作又忙,沒辦法常常整理,所以他們規定了每個月一天假日一定要打掃家裡。

但是有一間儲藏室,是他們倆都不想整理的。

真的堆放太多東西,而且應該有很多小動物在裡面。

 

結果李旻浩還是打開那間儲藏室的門了。

 

比想像中整齊乾淨。

 

一個一個堆放整齊的紙箱裡有各種不同的、他們倆學生時期的回憶。

他們倆高中就認識了。

那時候韓知城總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炒,甚是不堪其擾。

後來他發現,韓知城是一個很善良的人。

他總在放學後彎進小巷餵食紙箱內的流浪貓,還給他蓋了個家讓牠不淋到雨。

也就是那天,李旻浩察覺自己對韓知城的心情不太一樣。

值得一提的是,韓知城自從某一次透過同班同學認識李旻浩之後、就每天給李旻浩一封信。

因為信紙的顏色都是白色或粉色,李旻浩當然也沒興趣打開看,妹天就這樣把信封都放在抽屜裡。

直到他認識韓知城正式滿一年,三百六十五封已經塞爆了他的抽屜。

他找了個紙箱全部裝起來,堆在房間角落。

有人問他為什麼不乾脆丟掉,反正他也不打算看。

「不知道、搞不好以後有用處。」

 

某一天在食堂,韓知城問了李旻浩看完昨天的信之後有什麼想法。

靠。

李旻浩當然是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看到李旻浩突然一愣,韓知城也確定李旻浩不曾看過自己給的信。

苦笑一聲,還是韓知城自己主動轉話題。

 

後來,韓知城也沒跟著李旻浩了。

耳根子清淨李旻浩自然是很開心,但是也有一種少了人在身邊的空虛感。

韓知城自然也是沒再給李旻浩信了。

明明在學校就是隔壁班,但他已經很久沒看到韓知城了。

聽共同友人說,韓知城最近都待在位子上,也沒怎麼講話。

李旻浩覺得自己可以從那些信裡找到答案。

翻開一張張的信封袋,抽出裡面的信紙。

第一行會是日期、天氣。

第二行是給旻浩哥。

第三行開始,他會開始講述那天他對自己的看法、想和自己做什麼、或今天和自己做什麼事他很開心。

偶爾他會討論他在生活上遇到的困難或是課業、韓知城每天都費盡心思地寫著這些信。

最後,韓知城會每天分享一個自己的秘密。

他說,這是他交朋友的方式。

他是內向人格、朋友不多,只有真心的兩三隻小貓在他身邊。

所以他很珍惜李旻浩,他想用這種方式和李旻浩做朋友。

 

到後來,最近的一封信,就是那時在食堂提到的信。

他問的到底是指什麼?現在要有解答了。

 

『好像對哥有不同感情了、哥能懂我的感覺嗎?』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韓知城不再接近自己,因為他覺得自己不喜歡他、愛情的喜歡。

他怕自己覺得反感,所以在最後捅破那層窗紙時離開。

 

『哥、你在翻什麼呢、』韓知城走進儲藏室就看到李旻浩蹲在櫃前翻著一個盒子。

「你高中的信。」

『呀、不要看那個好害羞你把它丟掉啦啊啊啊啊啊』

韓知城害羞地用雙手藏起自己羞紅的臉頰,快速跑出儲藏室。

 

「呵、」

反正李旻浩會把他留一輩子的。

畢竟自己後來追回韓知城費了很大的勁,可不能把韓知城先追自己的證據丟了,讓韓知城有理由可以指控──

 

『明明就是哥追的我!』

 

06 睡前故事 The Story of......

 

韓知城有一陣子對凡事都很恐慌。

李旻浩帶他去看醫生,醫生吐出了「是恐慌症」四字後便開始交代藥物如何服用。

 

醫生沒有探討韓知城為什麼得病。

 

當然,這個責任就落到李旻浩身上。

他去詢問他的兩個好友,方燦和徐彰彬也沒給出什麼實質有幫助的答案。

客戶端自己認識的也沒幾個,他沒辦法探查。

他怕直接問韓知城是二次傷害,所以只是放在心裡憋著。

最近韓知城也沒什麼案子,不太可能是工作壓力。

他的手機看起來也不像是有私接,況且他不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

 

那到底哪裡出錯了?

 

「該...該不會、」

是自己?

在發病前韓知城的確是有意無意地躲著李旻浩。

但是是什麼原因李旻浩沒有多加探討,因為那段時間自己工作也忙,天天早出晚歸,看到韓知城臉的時數大概只有整天的八分之一。

可是他還是感覺得出他在躲他。

仔細想想,最近工作那麼忙,不太可能是吵架。

而且工作太忙、比較少見面時,韓知城通常會黏著自己比較多。

那到底是怎麼了

 

這比寫程式還難、李旻浩把腦袋埋進雙臂,苦惱。

 

『哥,在幹嘛?』

韓知城已經很久沒有和自己說話了。

一是韓知城都在躲他。

二是自己最近實在太忙。

從恐慌症之後,李旻浩比較常陪著韓知城,韓知城也沒怎麼講話。

所以他確信了,應該真的是因為自己。

 

問吧、就問吧。

 

「知城。」低沈的嗓音撞入韓知城的耳膜。

是最近很常聽到的、為自己擔心的聲線。

看著韓知城聞聲做到自己身旁,他決定打破以往不主動的性格,伸手把韓知城擁入懷中。

『哥喝酒了嗎?』

「這不是沒酒味嗎?」

『哥工作累嗎?』

「我擔心你,」

稍微拉開兩人距離,李旻浩輕輕在韓知城額頭落下一吻。

「告訴我,為什麼躲我。」

 

其實韓知城不想告訴李旻浩,因為他可能會認為自己不信任他。

況且會看到那幅景象,也是自己出自不信任才跟蹤的。

原先是看到李旻浩和一個女生單獨吃飯,怒氣佔多數。

後來是有點心虛、罪惡感,因為自己是跟蹤最近早出晚歸的李旻浩想探底。

最後是怕李旻浩不要自己,所以他躲著李旻浩,希望能夠拖久一點,不要那麼快結束──

至少拉開距離,李旻浩也不會覺得煩。

這樣可能會比較適合。

 

「你

韓知城還是坦承了。

因為他沒有辦法忍受這樣的日子。

他喜歡天天黏著李旻浩,喜歡把臉埋進李旻浩的頸窩嗅著專屬於他的味道。

如果攤牌,的確是有那麼一定機率會失去李旻浩的。

但相反的,也有一定機率可以恢復以前的生活。

他得了恐慌,他不想失去李旻浩、更不想李旻浩討厭他。

 

「你是傻子吧、」

「我不會因為那樣就離開你、」

『但你常說我煩。』

韓知城盯著自己的腳指頭,右腳的疊著左腳的,緊張的標準動作。

的確是這樣,他該改改了。

『那為什麼和女生吃飯。』

「呀、韓知城,只有那次而已,而且那是我問事情呢、」

『問什麼?』

快速的湊近,韓知城身上一股甜甜的味道衝進鼻腔。

紀念日不是快到了嗎

說出這個實在太難為李旻浩了。

實際上,他認為這次紀念日特別重要。

七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這七年裡,他們相伴彼此,雖然偶有爭吵,但他們的應對方式漸漸成熟,也越來越能夠找到平衡的方式和好。

就是漸漸進入老夫老妻模式。

韓知城當然記得。

通常只有他記得。

他很在乎特別日子這種細節,即便他知道這對傲嬌的李旻浩來說過於苛刻。

「我問她、他老公送她最好的紀念日禮物是什麼

『為什麼是問女生啦!』

「明明問男生比較容易被你起疑吧!」

是沒錯、』癟了癟嘴,不得不贊同李旻浩細膩的心思。

『那他回答什麼?』

「秘密,」重新擁緊韓知城,李旻浩緩緩道。

「當天就知道了。」

 

 

07 酩酊大醉 Cheers darlin'

 

李旻浩是第一次喝醉喝得這麼失態。

應該說,就算是應酬,他也不會把醉態帶回家。

韓知城也因此不用煩心於照顧自己。

當然,自己的酒量不差,但總有那麼一兩次自己會被逼得喝太醉。

 

然而這次,醉到連走路都不太穩,只得攔了計程車。

抱歉了韓知城啊、

當然,李旻浩和那些醉鬼沒什麼不同,認為自己還有意識,可以自己做好一切。

但是在韓知城、其他人眼裡,他就是個搖搖晃晃的沙包,除了礙事還是礙事,讓人想揍。

『你給我躺回沙發!』

用盡全身的力氣把李旻浩扛回沙發,十分鐘已經過去了。

奇怪欸,明明是社畜,怎麼還有時間練身體?

這肌肉結實的不像話,有夠重、

 

大大的喘了幾口氣,快速到浴室準備了熱水和毛巾要幫李旻浩擦澡。

「知城啊、」亂吼亂叫,韓知城一臉矇──

這人還有這樣的一面啊、

挺可愛的。

不禁失笑出聲,李旻浩抬起頸,擺出了一個疑問的表情。

『你可愛。』

出格的捏了捏李旻浩的臉頰,接著繼續擦著李旻浩的額頭。

如果現在告訴韓知城自己酒已經醒了一半、

「呵。」

『?』

反手擒住了韓知城的手腕,翻身將他壓在地毯上。

「要做嗎?」

『哥、哥你醒醒啊、你醉死了!』

慌的不行。

要是明天早上起來李旻浩發現自己無意識地做了愛,他肯定會怪自己亂上他。

「嗯、醉心於你。」

真的醉得不輕。

韓知城甚至覺得他病了。

實際上,李旻浩是藉著酒精壯膽,說一些他的「設定」不允許他說的話。

 

慢慢的,兩人的呼吸交織在一起。

溫度漸漸上升,連韓知城的腦漿都甜的冒泡。

奇怪、醉的是自己嗎?

 

08 冷水澡

 

韓知城最近感冒了。

大概是換季的原因,溫差太大讓身子本就弱的韓知城得了重感冒。

到底有多重?李旻浩請假在家照顧他三天了燒都沒退。

他們也去看過醫生,但是吃了退燒藥也只是降了一段時間就又燒起來。

李旻浩心力交瘁,但是他更擔心韓知城併發更嚴重的病症。

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韓知城,李旻浩眼底滿是心疼。

如果能幫他分擔一點病痛就好了。

自己不常生病,但是很常因為工作勞累。

都是韓知城會陪自己聊聊天,按摩自己的肩頸。

都是韓知城照顧他。

現在換他了,他卻不夠熟練。

他不知道是自己照顧的方法錯誤害韓知城病情沒有好轉還是怎樣。

上網看了好多文章,他很確定自己該做的都做了。

但是看著病榻上緊皺著眉頭的韓知城,心裡還是泛起心疼。

 

盯了太久,韓知城一張開眼就抓包自己。

『哥、迷戀我嗎?』

開玩笑的語氣卻因為虛弱變得輕細,就像菸頭一碰就落成灰。

」李旻浩沒有回答,只是輕輕地梳著因汗水浸濕的韓知城的瀏海。

其實李旻浩還有看到一篇文章,如果感冒傳染給別人,那個人就會康復了。

唇輕輕的欺上,撬開韓知城的牙關,用力地汲取著口內的津液。

不斷轉著角度,持續這個吻到頭昏腦脹,李旻浩發現自己已經整個人爬到床上,把韓知城釘在上頭了。

『哈、』眼角的淚水和不知是高燒還是羞澀導致的紅暈刺激著李旻浩的視覺。

下腹一熱,感覺到自己的慾望已經興奮的硬挺,他翻身下了床鋪。

 

「好好休息,我去洗個澡。」

『唔

怎麼可能好好休息、

伸手碰了碰褲襠,果然是支起了帳篷。

哥、這樣會被我傳染的

 

衝進浴室,打開冷水就這樣沖。

任憑冰的刺痛的水柱打在自己肩頸,他要藉此冷靜自己。

自己可是差點上了掛病號的孩子、

太趁人之危了,李旻浩。

 

漸漸的,思緒冷靜下來,但下身還是不見冷靜。

腦袋浮現剛剛韓知城眼神迷離、紅撲撲的臉頰,李旻浩將手覆上分身,開始緩緩地套弄。

他已經很久沒有字為了、應該說,自從有了韓知城自己就沒再幹這種事了。

偶爾自己出差會煲著SEX PHONE,但那也是和韓知城做愛的一環。

漸漸的,手上速度加快,低吟也變得急促。

想像韓知城、在、在幫自己。

呼吸一窒,李旻浩釋放在自己手心。

 

真是無可救藥了,李旻浩。

太喜歡韓知城了。

 

09 初見回憶

 

其實在共同友人介紹之前,韓知城就在注意李旻浩了。

隔壁班是資優班,是人人稱羨的天才所在地。

那裡不分年級,但看著左胸前的入校年次還是可以分出學長學弟等輩份──

所以準確來說,自己是李旻浩的學弟。

還有徐彰彬和自己同班。

他們三人同校,但卻是沒什麼交集。

偶爾和徐彰彬說個一兩句話,但在那時也不是很知心的好友。

那時最好的朋友應該是自己的同桌。

他認識隔壁班的李旻浩,這件事是韓知城某天和他分享自己和李旻浩的奇遇記他才告訴他他認識。

 

那所學校外邊有個賣小點心的攤子。

對無甜不歡的韓知城來說,那簡直是天堂。

每天都得買一袋小甜食走在路上吃才願離開。

偶爾假日也嘴饞那小蛋糕,他也會偷偷去買。

直到他看到一個人,穿著自己學校的制服,在假日去光顧那攤子。

在陽光的照耀下,他的睫毛顯得纖長,像是蝶翅撲撲的揮,硬是揮開周圍的世俗,顯得神聖。

堅挺的鼻樑也是俐落的劃破空氣,薄唇微翹,大概是在思考要買什麼苦惱著。

 

長得太好看了、這人。

 

如果假日還在這裡遊蕩,那就是資優班的人了。

資優班在假日也要受訓。

看著左胸前的數字,知道李旻浩是自己的學長。

他愣在那,不知道該不該向前。

 

“呀、知城啊、今天也要小蛋糕嗎?”

『啊?啊、是的

哇喔!真是太尷尬了。感覺到那人的視線也打在自己身上,有點小害羞。

「你常來嗎?」突然的搭話令韓知城措手不及。

當然,韓知城很期待自己能夠和這個人講到幾句話、甚至是和他成為朋友。

但是真的來的時候,自己只有緊張到暈眩的份──

還有口吃。

『是是的。』

接過老闆遞過的塑膠袋,頭低低的也不敢對上視線。

「那你都吃什麼?」

“知城都吃起司蛋糕!”

老闆似乎是看出韓知城的內向毛病犯了,幫忙回答道。

嗚嗚嗚嗚老闆啊我會天天來光顧您的您真是我的天使!

「那我也吃那個吧、」

淺淺的一笑,足夠撩撥韓知城的心神。

 

那一晚,韓知城確認自己墜入情網。

 

沒有人會告訴他,李旻浩是故意和韓知城來了偶遇,然後搭上那麼一句話。

李旻浩不知為何自己會這樣,他覺得這種感覺很陌生。

但是後續的被追和追妻故事真的是李旻浩自作自受了。

欲拒還迎的李旻浩實在太壞啦!

 

10 你的手還是那麼冷

 

韓知城屬於四肢容易冰冷的類型,畢竟韓知城瘦的跟竹竿似的,似乎沒什麼脂肪可以確保體溫留存。

在冬天,韓知城的手幾乎凍的僵硬,連東西都難拿。

李旻浩就養成了在外牽手的習慣,將韓知城和自己的手放進大衣口袋裡。

即便自己不太喜歡在外面有過多的肢體接觸,他還是願意這麼做。

不然哪天韓知城的手截肢了,心疼的也是自己。

 

「你的手還是那麼冷。」

聖誕節那天,他們約好要一起去廣場中央的聖誕樹下許願。

據說在那裡掛上紙籤,上面寫上願望,就得以實現。

當然,這是有條件的。

他們必須抽中那難抽得跟樂透中獎機率一樣的專用籤條,然後在整點準時掛上。

李旻浩從小運氣就不錯。

反正這次是依靠他抽中了才能夠來這。

只記得那天被通知時,韓知城比自己高興得多,又叫又跳得讓李旻浩也跟著開心。

反正,他們倆的心願也都一樣,就給韓知城寫也可以。

 

『過好多個十週年紀念日

不是永遠在一起,而是過好多個十週年紀念日。

李旻浩有點不懂,輕聲問道:

「為什麼」『為什麼不是永遠在一起?』

李旻浩點點頭,但他也懂了韓知城是有經過思考的。

『因為永遠在一起不代表什麼。我只想要我們能夠愛著彼此,而不是追求那空殼般的名分。紀念日如果不愛了就不會過了,所以過好幾十年的紀念日比較接近永遠愛著彼此對吧?』

 

反正,現在他們倆來到廣場中央了。

整點一到,李旻浩抽出口袋裡的左手,將籤紙掛上樹梢。

 

會一直持續下去,這是一輩子的承諾。

感受著右手緊握的韓知城的手,漸漸變得暖和。

 

會一直守護你、伴著你。

直到死亡,我們也要一起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