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san將推出Z Nismo 贊助
2021-07-16 07:00:00

旻城 夢 (四)(有H慎入!)

 

21

猛然驚醒,李旻浩全身都是汗,眼角的潮氣很重。

感覺自己的右臂已經發麻,他才發現韓知城正枕著自己入眠

坐起來左顧右盼,擺設都沒什麼變。

發現一切都是夢,他們還在英國。

他看著懷裡的韓知城,用力的抱住。

韓知城醒了,迷迷糊糊的揉著自己的睡眼、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哥、你做惡夢了嗎?怎麼哭了?』

韓知城很少叫李旻浩哥,不是嚴肅的問問題就是有事請求才會叫。

畢竟是同一屆嘛,叫哥挺奇怪。

但是他眼下覺得李旻浩好脆弱,還是保守些。

 

沒有看過李旻浩哭,頓時也有點著急。

伸手輕拭掉李旻浩眼角的淚珠,重新將臉埋回那人懷裡。

 

「沒有,只是從夢裡重新找到你了。」

破涕為笑,李旻浩低頭輕吻韓知城的唇瓣。

溫柔的、繾綣的。

不想失去、愛惜的。

韓知城好喜歡這個吻,自己就像個寶貝一樣被呵護著。

唇齒分離,兩人都很幸福。

『旻浩,做什麼惡夢了?告訴我。』

重新躺回床鋪的兩人,窩在被窩裡談天說地。

李旻浩把全部的故事都講了,講的韓知城也想哭。

 

『你很了解我我的確會那樣。』

指的是自己一個人想念逝去的愛情這件事。

「失去你,我真的會想死的。」

側過身再次將韓知城擁入懷中,李旻浩留戀的吻著韓知城的髮頂。

『絕對不會離開哥。』

『就算媽媽反對,我也會和你一起私奔的。』

『而且我的身體很健康、才沒有什麼癌症呢!』

「呵、我本來打算明天馬上帶你去檢查。」

這人、到底是有多怕。

不過都哭出眼淚了,大概是真的難過。

 

『如果今天相反的話,我也會和你一樣離開這個世界。』

『沒有你的人生就不是人生了,對嗎?』

淺淺的一笑,已經足夠撩動李旻浩的心弦。

 

伸頸再次吻上,漸漸的變深。

舌尖勾著舌尖,誰也不讓誰,無意義的較勁。

與其說是比賽,不如說是確認──

李旻浩要確認,這個不是夢。

很真實,很滿意,就算是夢,也不准給我醒。

 

韓知城大概是發現李旻浩的心思,主動伸手按住李旻浩的後頸,加深了這個吻。

『這不是夢喔、旻浩。』

 

真美好,我正在過著人生。

 

22

兩個人從一個接一個的吻變成翻滾在一起。

輕啃著韓知城的脖頸,種下一顆顆紅嫩的草莓。

『唔嗯、』韓知城情動後不斷呻吟著,刻意壓抑的嬌吟高了個調。

感覺到胸前的紅果正被吸吮著,韓知城挺起了腰,主動把胸口送到李旻浩嘴錢供他品嚐。

「知城想要了是吧?」

褪光兩人身上剩下的衣物,李旻浩開始輕吻韓知城已經脹硬的下體。

『不、嗯髒!』韓知城是第一次被口交,心中的緊張大於快感。

「不髒、知城很乾淨。」舔舐著膨大的前端,晶瑩的液體漸漸湧出,韓知城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求、求求你、我不行……

眼淚都掉出來了,染濕了枕頭。

李旻浩一看也心軟了,停下了嘴邊的動作。

 

「我們知城不喜歡就不要了、嗯?」

輕輕的理著韓知城被汗水沾濕的瀏海,李旻浩緩緩開口道:

「那我們知城想要怎麼射?」

 

在性事上,李旻浩總愛問韓知城的意見。

雖然在韓知城眼裡,這是惡趣味的一環,總不愛回答,最後總是被操著逼出幾個令人害羞到想找洞跳進去的方式。

但是李旻浩其實是尊重意味比較多。

那個夢,太震撼了。

他必須好好保護韓知城才可以。

 

23

最後他還是給了韓知城選項。

一是韓知城害羞說不出口,二是自己看著韓知城那撩人、掛滿淚痕的小臉就快忍不住下身的脹痛了。

 

「用手、用大腿、操射?」

『最、最後一個吧。』

聲音越來越小,嘴巴彆彆得難起來特別惹人愛。

拿出抽屜的潤滑液和保險套,將潤滑液淋在穴口伸入一指。

『呀!!』韓知城本就敏感,突然的侵入讓後穴無意識的一縮,吸緊了李旻浩的食指,讓李旻浩低吟一聲──

他就快忍不住了、別鬧了。

 

一指、兩指、三指,擴張好時,李旻浩的額角已經佈滿汗珠了。

「要進去了。」將勃發許久的慾望底在入口處,磨蹭了幾下便挺腰進入。

『啊!』「唔!」兩個人同時發出喂嘆,滿足感瞬間飆升令李旻浩把持不住,一進去就開始小幅度挺動。

『哈、太、太快了、不要這樣

 

抽插不過數下,韓知城的大腦受不住這樣過載的刺激,兩眼一白就達到高潮,射出一灘精液。

 

「知城」低頭吻上,安撫性的舔了舔唇瓣,想把韓知城的意識拉回來。但是還沈浸在高潮餘韻裡的韓知城還迷離著雙眼,沒有辦法回應李旻浩的吻。

下身還是忍不住前後滑動,開始越來越快、越來越深。

身下人的呻吟也越來越大聲、頻率也越來越高。

自己的喘氣聲也越來越大,李旻浩知道自己快到了。

開始抵著韓知城的敏感點搗弄,他想讓韓知城跟他一起去。

 

『啊、』被撞得頭昏眼花,韓知城仰著頭看著素白的天花板,腦袋裡也跟著素白。

結果韓知城還是先去了,白濁就這樣匯流到兩人腹間。

李旻浩在緊縮的溫熱中加速,沒多久也隔著套子噴薄。

 

喘著氣,享受著性愛後的餘韻。

相擁著,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不是說了,夢裡的我在吵架的時候想留著我們倆的回憶嗎?』

李旻浩點點頭,眨著桃花眼等待著下一句。

『其實更想的是想和你不斷創造新的回憶。』

『不會想停的。』

『不要分開,就不會停。』

『我不會離開你的,李旻浩。』

燦爛的一笑,韓知城撲進李旻浩懷裡左扭右扭,像個撒嬌的孩子。

 

「我也。」

收緊自己的雙臂,李旻浩安心一笑。

不用怕自己會重蹈那個夢的覆轍。

因為再困難,兩人都能一起面對的。

 

24

李旻浩發現,生活正朝著夢境走。

他突然有點害怕,萬一夢再次重演了怎麼辦?

他和韓知城說了這件事,韓知城也只是說了都是巧合。

 

不,很明顯的,真的都好像。

 

約會的地點、時間,和韓知城回到韓國後的生活每一天的內容都和夢一模一樣。

 

好可怕、我不要── ──

『沒事的、我在呀!』

但那個夢境裡你也在、

『但是我很健康呀!』

但是你在那個夢境一開始你也很健康、

『唔、還沒過到那時候你就別擔心了、』

怎麼、怎麼可能不擔心!

我不想再失去你。

 

李旻浩開始嘗試過與夢境不一樣的日子。

在夢境裡,他出門前都會和韓知城道聲再見就出門。

現在他會在玄關討個吻才走。

在夢境裡,他幾乎沒有用過年假,最後是用來陪韓知城臨死前的日子。

現在,他一個月請兩次陪韓知城約會、去想去的地方、去挑戰想挑戰的東西。

在夢境裡,他在睡前會收到韓知城的晚安,然後交換一個吻再入睡。

現在,他會回應韓知城的晚安,回了一個我愛你後,再交換一個吻相擁著入眠。

 

他很努力的過著不一樣的生活,想避開那個夢裡的壞結局。

 

但還是來了。

 

25

韓知城的母親來到家裡了。

和夢境中的一樣,她站在門口似乎已經等候多時。

剛下班,回到家看到這幕心都快停了。

 

不會吧、真的要重演嗎?

 

「請問

“我要找韓知城。”

一樣的咄咄逼人,李旻浩真的快哭了。

「我們進去再講好嗎,伯母?」

 

和夢境一樣,韓知城躲在臥室。

他走進去,告訴他不要怕──

明明現在最怕的就是自己。

 

一番談話,和夢裡的幾乎一樣。

韓知城的母親「裝作」委婉的請韓知城回去住幾天,只因為她想他了。

韓知城也像夢一樣,進房收拾行李了。

 

完了、真的完了。

 

依照劇本走,接下來就是──

“李旻浩是叫這個名字吧?”

「是

果然。

 

“我們家知城就麻煩你了。”

眼睛漸漸張大,一副不可置信。

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大相徑庭。

 

「好的。」

“呀、只是幾天而已,不要那個表情啦!不然你也來我們家住幾天吧?”

女人和藹可親的笑著,抿了一口茶便放下茶杯。

「會不方便

“才不會、畢竟以後都是一家人嘛!”

韓知城收拾好行李走出來時,聽到李旻浩也要一起回家,開心的蹦蹦跳跳。

『呀、李旻浩~~要見家長了啦~~』

“韓知城!!不准那樣捉弄旻浩!把他弄緊張了該怎麼辦!”

媽媽突然變了個臉,對韓知城吼道。

“沒事的,不用緊張。就像現在和我說話這樣就好。”

轉過頭,又變了臉。

好可怕,媽媽。韓知城在心裡哀號。

 

 

 

結果,自己真的去韓知城家住了。

 

26

 

到底怎麼樣才算是沒有遺憾的人生?

大概就是伴著你的餘生,發揮愛的基本。

不要讓遺憾有機可乘,就可以了。

李旻浩正在享受著「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