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釋預告世代新車曝光 贊助
2021-07-16 02:13:30

旻城 親吻三十題 (完)(微H慎入!)

21. 無法觸及(對方)的親吻

 

 

李旻浩趁著假日回老家了,留韓知城一個人在宿舍,還和自己的朋友出去玩。

韓知城當然是老大不高興,一頭栽進娃娃堆裡又吵又鬧。

吵久了也累了,他靜下來,想找點事做,等到李旻浩回來再咬他幾口。

 

他以前常做來殺時間的事都做了,但是不知為什麼,以前覺得很有趣的事,今天做起來都持續不到三分鐘就覺得無聊了。

YT影片看了一部就覺得無聊、嘗試寫歌寫詞也寫沒幾句就撞牆。

 

更可怕的是,他最愛的睡覺,在這時候也行不通。

他總是闔眼三秒就立馬張開,他覺得自己難以入眠。

 

好可怕,一李糯是什麼?護身符還是?為什麼他不在我就什麼事都做不好?

韓知城有些氣餒。他望向床桌,上面擺著李旻浩給他的松果。

 

好想他。

 

悄悄地溜進李旻浩的臥室,張臂撲到他的床上。

將小臉埋進他的枕頭,貪婪地吸著枕中殘留的李旻浩的氣味──

明明就是用同一罐沐浴乳,李旻浩的身體總能將那股香氛變得更加撩人。

 

李旻浩是喜歡趴著睡的類型。

如果、現在親了這顆枕頭的話……

韓知城腦袋一熱,緩緩低下頭,在柔軟的羽枕上落下一吻──

好香、好開心。

 

他很喜歡李旻浩身上的味道,那足夠安心以至於能使他馬上入睡。

終於迎來今天第一次的昏睏,韓知城漸漸闔上眼,抱著李旻浩的棉被和枕頭就進入夢鄉。

 

再次醒來是被李旻浩嚇醒的。

不知道那時是晚上幾點,李旻浩回到宿舍。

但其實李旻浩是個騙子,他騙韓知城他會住家裡不回來。

當然是想看看小松鼠會趁他不在做些什麼、

希望等等有理由可以正當的欺負他。

 

一踏進門,扯著嗓子喊了韓尼呀!

沒人回應。

走到韓知城房間,同樣不見蹤影。

猜中十之八九了,他一定在自己房間。

心跳漸漸加速,他不知道韓知城在自己房間幹嘛──

希望等一下他進去,衣服不會在三秒鐘內被自己扒光。

 

一進去看到韓知城在睡覺、看起來是已經睡很久了,床單的皺褶明顯遍佈。

一把火燒上來,李旻浩明明是自己想太多,還是怪罪在正呼呼大睡的那人頭上。

 

「呀!韓知城!起床!」

這個分貝量大概就是煙火放在你耳穴中點燃的那種震撼。

 

小松鼠嚇得整個人跳起來,頭還撞到上鋪的木板。

吃痛得大叫一聲,他怨怨地看向李旻浩。

『哥….

強切的痛覺使生理淚水湧出,韓知城的眼睛在李旻浩眼裡看起來比以往都晶亮──

別再找藉口了李旻浩。

你從一進門、甚至尚未進門就開始在籌劃些什麼、還心懷一些奇怪的期待。

親親的俯下身吻住韓知城的唇,右手扶著身下人的後腦勺,漸漸施力加深了這個吻。

韓知城被吻得七葷八素,舌尖勾著舌尖,細細的銀絲被靈活的舌勾纏著打結。

「為什麼在我房間?」李旻浩柔柔的道,手輕輕地順著韓知城頭頂了呆毛。

『想哥了….所以就來聞你的味道,安心下來就睡著了、』

韓知城沒有絲毫隱瞞,全數托出。

 

如果聽到這種話還沒有任何心動的感覺,自己就是真的惡魔。

總歸來講就是,在任何人面前他都可以是惡魔;但在韓知城面前不可以。

他只能是保護韓知城、讓韓知城安心快樂的存在。

輕輕的在韓知城的眼皮上吻了一下,睜眼的時候,李旻浩將一顆松果放到他的手心。

 

「新的。」

 

現在,韓知城的床桌有兩顆並排的松果了。

 

 

22. 虔誠的信徒之吻

 

 

李旻浩覺得,自己喜歡韓知城的程度遠遠超乎對方的想像、甚至是旁人的想像,又或是自己的想像。

他喜歡表現得從容、喜歡捉弄他、喜歡看著他嘟著嘴垂著自己叫自己不要鬧他。

他喜歡看著韓知城做任何事情,作詞作曲、吃飯、睡覺、看影片。

總歸就是,除了傷害自己的是,韓知城做什麼事李旻浩都喜歡。

他不是一個擅長表達自己的喜歡的人。

他想念韓知城的時候,也沒怎麼打電話,就是直接出現在韓知城身邊,然後抱著他、和他膩在一起過完剩下的一天。

他很喜歡韓知城,但是他好像很少對韓知城說喜歡。

不過韓知城似乎也是不在意,天天都要對李旻浩說一次我愛你才肯入睡。

 

但是他是真的很喜歡、最喜歡韓知城了。

如果自己主動認真、嚴肅的說一次我愛你的話,韓知城會是什麼反應?

 

走到客廳,來到正在嚼著爆米花的韓知城身旁坐下。

韓知城沒有覺得奇怪,還轉過頭對他笑了笑。

『一李糯也要看電影嗎?』

 

突然一股拉力硬把自己的脖子轉了個方向,唇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雖然親親見怪不怪,但是韓知城是第一次看到李旻浩這個表情──

感覺就像在疼愛什麼、照護什麼一樣,嘴上的交纏連綿溫和,他看自己的眼神也是。

就像是自己是個什麼重要的存在,而自己是他的信仰、

虔誠的親吻,不是嗎?

 

一吻結束,爆米花的甜膩被奪去不少,但多了一份另種的甜味。

「我愛你。」── ──既認真、又嚴肅。

『我也愛你喔哥!』

等等、這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啊、

就算沒有感動到哭、至少也要驚訝地瞪大眼之類的吧?

 

「你不驚訝嗎?」

「我很少說愛你的。」

『但是哥總是用行動告訴我。』

輕輕的覆上手心,韓知城笑得燦爛。

 

真好,能擁有你,真好。

 

 

23. 酒醉的誘惑之吻

 

 

韓知城的酒量是眾所皆知的差。

小酒杯喝一口就醉,不但走路搖搖晃晃還常常講一些奇怪的話。

後來李旻浩禁止他喝酒,宿舍冰箱就再也見不到啤酒的蹤影了。

 

但某一天,韓知城在冰箱夾層找到了一盒巧克力。

本就是巧克力控、加上全黑繫著金色絲帶的包裝看起來價值不菲──

揩油一下不會有人揍自己的吧?

打開盒子,一陣酒香撲鼻而來。

『哇哇哇、撿到寶了!是酒心巧克力!』

當然,自信滿滿的闊卡不覺得自己會只因為區區酒心巧克力就醉了。

況且、只吃一顆……

再一顆、

三顆還好吧、

四顆不到整的一半

五顆的話、還剩半盒呀、

七、八最後一顆不剩。

 

韓知城連包裝都還來不及毀屍滅跡,就這樣大喇喇地放在桌面上。

脹紅的雙頰彷彿是在告訴所有人他的「醉」行。

他開始搖搖晃晃地走路,看見的任何東西都變成疊影。

『呀、好酷!好多、好多一李糯』

傻傻地笑著,還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

 

李旻浩和其他一起買晚餐的成員們一回宿舍,就聽到先進們的徐彰彬慘叫──

“啊啊啊啊啊那是我的巧克力!!!!”

當然、應該不只是心疼巧克力而已。

還有吃的那個人……

“哥……他醉了。”

 

大家都知道不太妙,連忙躲回各自的臥室,留下李旻浩韓知城兩人。

 

「誰說你可以喝酒的?」

『我~沒喝~呦呼~』

軟軟的對李旻浩笑著,手隨便指了指桌上的紙盒子。

『是巧克力~』

又是這個沒同理心的笑容。

「知城不知道自己做錯事了嗎?」

李旻浩太陽穴凸凸的,覺得眼前這人再這樣等同於勾引,等等把它吃了算了。

『唔~』用力地甩了甩頭,韓知城快速逼近李旻浩,將小舌伸出唇外舔了舔──

真是瘋了。

這樣還不罷休,硬要抬頭輕輕地擦過一個吻。

誘惑意味濃重。

 

『哥、要做嗎?』

小手不安分的撥著李旻浩的皮帶,眼睛因醉醺半睜著,小嘴也微微的張著喘──

明明什麼都沒做、那就是勾引了。

 

 

「哇韓尼呀、你會後悔的。」

『才不~』

 

錯了,我真的錯了。隔天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韓知城在心裡說道。

 

 

24. 隔著玻璃(紙、書……)接吻

 

 

李旻浩離開JYP大樓,已經是下午五點的事了。

這個時間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畢竟是還不到晚餐的時間、但說是下午茶又有點太晚。

突然,在自己牛仔褲口袋的手機開始震動。

 

是韓尼的電話。

 

「喂?」

『哥、你在哪?』

「剛從大樓出來,怎麼了?」

『我餓、又想喝咖啡。』

從電話裡都能聽出那頭的人語氣下垂、似乎委委屈屈。

「那我們在常去的那間咖啡廳見面。」

『好的哥!』

還沒掛下電話,聽著那端的人正興奮的蹦蹦跳跳,翻箱倒櫃的找著自己的外出服。

嘴角不自覺地勾起微笑,真是受不了這個孩子。

 

李旻浩先到了。

那時是冬天,店裡有很多人是為了取暖進店。

李旻浩怕會沒有位子,便傳了封簡訊告訴韓知城自己先入座了。

「靠窗的位子。」

『好的~』

又是淺淺的一笑,李旻浩按下側邊的休眠鍵。

看著窗外的人們正在奔走,可能是為了自己的夢想、事業、家人、

或僅僅是趕著火車。

直到看到熟悉的身影,是為了自己的愛跑著。

 

隔著玻璃,李旻浩朝著韓知城揮了揮手。

但又用兩隻手的食指畫了個叉,告訴韓知城就先這樣隔著玻璃和自己說話。

『我、很、冷!』李旻浩雖然聽不到韓知城的聲音,但還是透過唇語讀出來了。

「吻。」『什麼?!』

李旻浩覺得為自己跑來的韓知城很耀眼。

他好想親親韓知城。

輕輕的將唇貼在光滑的玻璃上,李旻浩勾了勾食指示意韓知城也貼上。

緩緩地彎下腰,將唇也貼在相對稱的位置。

兩人相視一笑,心領神會。

 

冬天的雪,就這樣自顧自的下。

看著窗外在等紅綠燈那人,正為了什麼奔走著。

「我們來猜猜看、那個人是為了什麼奔走。」

悠閒地啜一口咖啡,李旻浩提議道。

『唔、工作!』

「答對了。」

怎麼判斷的?那個男人高頻率的看著自己的手錶確認時間、代表他在趕時間。

手上的公事包和西裝筆挺,大概是業務之類的工作。

上一秒還在鬧哄哄、高速率的奔跑。

下一秒走進自己格格不入的慢步調咖啡廳。

他的客戶似乎已經等待多時,桌上的杯水都被店員加了五次上下了。

 

「剛剛看到你,我一眼就知道你在為愛情奔跑。」

『廢話,是你約我的!』

「嗯、撇除那個,還有你的眼神。」

看著自己對面的人兒睜圓著眼,帶了點疑惑。

 

「興奮感。」

 

愛情中,保有新鮮感。

 

 

25. 咬同一根Pocky然後吻在一起

 

 

韓知城總喜歡滑著社群網站,然後看各種奇怪的挑戰。

被燒到之後,再用著甜膩的嗓音撒嬌求李旻浩陪他完成。

之前有個什麼櫻桃梗打結的挑戰,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結果李旻浩三兩下就完成了。

「韓尼、你到底知不知道這個挑戰的含義……

『不是看誰的舌頭比較靈活嗎?』

尚在努力的韓知城艱難地回答道。

「是吻技。」

……

韓知城查清楚後,臉紅得不像話。

坑跌一次就夠了,韓知城還真的不見棺材不掉淚。

 

至此以後韓知城就有了纏著他的理由──

『因為哥玩得好嘛!』再配上一個乖乖的笑容,心軟到發泡。

 

今天的挑戰是pocky挑戰。

其實韓知城一開始是沒想挑戰的。

畢竟他和李旻浩都是情侶了,玩這個根本沒意義,李旻浩搞不好還會來個即興的負距離表演。

但是,他收到了徐彰彬的戰帖。

“和龍馥挑戰了、你不會輸我們吧?”

 

哇靠、那個火整個起來了。

 

『說什麼我們也要贏、對吧哥!』

莫名其妙的勝負欲。

不過李旻浩無所謂,反正他還能賺到一個吻。

 

韓知城選了自己最喜歡的巧克力口味,李旻浩將沾醬那頭給他,又賺到了一個幸福的笑容。

慢慢的向前探近,漸漸地能感受到對方溫熱的鼻息撒在自己人中。

又漸漸的,鼻尖對上了鼻尖。

李旻浩將頭轉了個角度方便繼續前進──

就像接吻那樣。

 

韓知城的眼睫毛已經掃到了自己的臉頰,一絲絲的癢。

兩個人明明接吻接了無數次,甚至更害羞的事都做過了、到底為什麼這種時候還會臉紅心跳?

 

心臟、好像要跳出來了。

 

喀啷、是徐彰彬和方燦回到宿舍了。

……”“……

就這樣,兩人當了接吻秀的觀眾。

這個吻多深、多甜、多久,這四個人都知道。

 

徐彰彬真的很後悔。

 

 

26. 扼住呼吸侵略性的吻

 

 

李旻浩和韓知城吵架了,激烈的那種。

 

李旻浩覺得韓知城不懂的避嫌,總是和成員討親親。

當然,憤怒使人產生報復心理。

李旻浩也開始向其他成員討啵啵。

直播時也是、花絮時也是、連線上演唱會也是。

韓知城再遲鈍也該察覺了,當晚就皺著眉頭嘟著嘴來到李旻浩房間。

『哥!』

響徹夜晚,原本在打盹的李旻浩被嚇得渾身涼意。

『為什麼都給其他人親親!』

正在生起床氣的李旻浩完全聽不出這句話裡面的撒嬌意味,臉黑著從床上下來,走到韓知城面前。

「不你先的嗎?」

語氣很冷很冷,韓知城知道李旻浩正在生氣。

但是他不想示弱,準確來說就是吃醋了,他要李旻浩哄他。

僅此而已。

沒想到換來的是你一句我一句的爭吵。

『呀!你就繼續給人家親,不要來親我了!』

「好啊、隨便你,你自己說的。」

小學生吵架。

 

啪!眼淚像脫了線的珍珠似的一顆顆滾落。

『哥真的無所謂嗎?』

低下頭,肩膀一抽一抽地顫抖。

 

每次韓知城哭的時候都像有魔力,李旻浩總會心軟。

就像是心臟泡著淚水,浸的軟爛。

 

「不

李旻浩當然也想說些什麼為自己辯解,但是看到眼前那人而哭得泣不成聲,好像自己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雖然的確滿過分的,剛剛的語氣是有點重了。

 

將用雙手捧著臉的韓知城拉入懷中,溫柔的撫著骨瘦如柴的背脊。

奇怪,自己明明剛把他餵胖?

「韓尼最近又沒吃飯了?」

語氣中心疼摻了責備,但是溫柔還是多數,哭泣聲漸漸緩和。

『吃不下都是一李糯的錯

把臉重新埋回李旻浩的肩窩蹭了蹭,報復性地把眼淚鼻涕都蹭在李旻浩的衣服上。

「是是是、都是我的錯。」

真是敗給他了。

「那韓尼不要再親別人了、」

「可以嗎?」

醋意當然不會消退,李旻浩硬是扯開擁抱,迅速的吻住韓知城的嘴唇。

侵略性極高,貼的又緊密,韓知城快喘不過氣了,一直捶打著李旻浩的胸膛。

舌尖連綿交纏,發出嘖嘖水聲。

懲罰性的咬了韓知城的嘴唇,讓韓知城吃痛得唔了一聲。

『哥!』

賭氣的再次漲起圓鼓鼓的臉頰,李旻浩伸手一戳──

啵!破了。

 

就像自己對韓知城的喜歡,如洪水般湧出。

額頭抵著額頭,兩人相視一笑。

 

「一輩子,吻只屬於你。」

 

『所以你今天錄CAMP就用鼻子親彰彬哥了嗎?』

「那不然要我用嘴嗎?」

「這樣我家可愛小闊卡可是會吃醋的。」

 

 

27. 突如其來的親吻

 

 

「啊~~啊!」

方燦轉過頭,又無奈搖了搖頭轉回正面──

旻浩這傢伙又給我無病呻吟,一時半會是止不住了。

正準備離開客廳,看到剛睡醒的韓知城走出房間。

 

我、我有救了。

 

「早安、呃、午安~韓尼~」

果然,李旻浩一看到韓知城便停止那尖到可以震碎玻璃的鬼叫,快步走上前抱住睡眼惺忪的小孩。

『哥午安~哈~』

警示著還沒睡飽的韓知城打了個哈欠,無聲控訴是李旻浩的鬼叫吵醒自己的。

「韓尼要做什麼呢、等等。」

無視韓知城的指控,他轉移話題道。

『要吃飯、肚子餓。』

「那我做給你吃吧?想吃什麼?」

『唔、都可以。』

看著李旻浩轉身進廚房,快樂的哼著小調,方燦無語地嘆口氣。

『燦尼哥?怎麼了?』

韓知城一屁股坐上沙發,眨著眼睛問。

 

“只有你能治他了,我要走了”

這裡不屬於我……

 

看著眼前煮好的各種料理,韓知城目瞪口呆。

『呀一李糯!你是不是拿我當白老鼠?』

「反正不會失手的,你就都嘗嘗吧。」

李旻浩大廚的至理名言:有自信就贏了一半!

 

『唔……』是都挺好吃、至少都有熟。

努力地嚼著嘴裡滿滿的食物,認真的韓知城沒發現李旻浩偷偷鑽進了餐桌底下。

 

發現的時候,李旻浩已經從自己跨間穿出來了。

 

『呀!你在幹嘛!』雙腿不自覺地夾緊,臉上染上紅雲。

李旻浩左扭右扭,湊到韓知城面前在油膩的嘴上烙上一吻。

 

「呵呵、」

哇這哥、我也治不著啊、真的太奇怪了。

哪有人突然鑽到自己胯下還偷親的。

 

「韓尼要好好吃飯~」舔了舔沾染上自己嘴唇的油脂,李旻浩有把握。

果然,韓知城的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

『一李糯、先從我下面出來……

臉已經紅到不能再紅,熱到都要冒出煙了。

更害羞的是、自己已經不爭氣的硬了。

「不~要~」

 

李旻浩知道,什麼都知道。

用手覆上開始隔著布料摩挲。

韓知城的睡褲是運動棉褲,柔軟的材質很容易就被頂起來,任由李旻浩搓弄。

『進去好嗎?』

抬頭望穿韓知城的雙眼,被情慾灌得滿滿當當。

愣了一下,自己也一股熱的往下衝。

因為自己也忍不了了,所以就成全韓知城入房做吧。

下一次,會逼他在外面做的──惡趣味。

 

 

28. 舔吻手心

 

 

今天李龍馥在廚房教大家做小蛋糕。

主要是韓知城想吃了,李龍馥想做,就變成1415在廚房胡搞瞎搞的時間。

後來方燦也看不下去,加入幫忙注意安全、金昇玟站在旁邊等著看好戲,李旻浩在旁邊看著韓知城的一舉一動──

「唉!韓尼刀子小心!」

「韓尼呀火開小一點!」

「韓尼!小心不要撞到檯子!」

念的忙內賴都煩了,連忙捂著二哥的嘴。

『哥、我又不是小孩了!』韓知城嘟著嘴嚷嚷道。

「但是韓尼在我眼裡一直都是小孩。」

『“呀!”』大家都忍不住大叫。

真是夠了,好好把注意力放在做蛋糕啊!

 

正攪拌著麵糊的李龍馥指示著韓知城打發奶油。

韓知城聽話的打開電動攪拌器,打了一段時間後,拉起可愛的尖尖。

『可、可以吃一口嗎?』

“可以~”

得到大廚的允許,韓知城用洗淨的食指沾了一點奶油含入口中。

不、不怎麼甜。

“沒加糖就打了嗎?!”

……

Wow , you made the mess

韓知城重新的打了一盆,這次他有記得放砂糖了。

那這盆要怎麼辦呢?

其實不甜的奶油也不難吃。

正想要轉頭拿那盆奶油繼續嗑,結果一不小心揮到,整隻手泡進奶油裡。

『!』

反正本來就報廢了,手上的就別浪費吧、

伸出舌尖沾取了手心上的奶油,捲入口中品嚐。

韓知城是不要下床了是吧?李旻浩擺出一個很可怕的笑容對著韓知城,但韓知城沒發覺,還回了一個沒良心的笑容。

 

他完蛋了。

 

一個箭步走向前,抓住韓知城的手腕低頭一抿,含去了一大塊的奶白。

伸舌輕輕舔了舔,舔去殘留的油膩,暗示性的吸吮了一下,留了深紅的痕跡。

 

『哥、』韓知城嚇得要死,害羞的情緒衝上腦袋。

現在大家都在欸、這哥是想怎樣!

「就想嚐嚐看。」

 

「你和奶油誰比較好吃?」

這句話在影射什麼、韓知城可算是讀懂了。

『哥哥你冷靜。』

一旁的人都看不下去了,紛紛離開廚房,只剩李龍馥還在努力的裝著麵糊。

 

反正那天晚上韓知城是叫到失聲了。

 

 

29. 親吻照片上的對方

 

 

韓知城不知道是太久沒回老家還是在老家那裡找到什麼新的樂趣,他已經快一個禮拜沒回宿舍了。

明明說好為期一個禮拜的假期只回家三天剩下的一起在宿舍度過,結果一封簡訊告知自己沒辦法回來就斷了聯絡。

 

什麼嘛、我很想你啊!

 

滑著手機相簿,各種和韓知城約會、偷拍韓知城的照片都一覽無遺。

點開自己最喜歡的一張。

那是他偷拍的,畫面裡的韓知城蹲在流浪貓的紙箱前,看起來嬌小,又散發著溫暖的魅力,令人保護欲提升的同時,自己也在保護著小貓。

真奇妙,韓知城就是一個全身上下都是矛盾的人。

長得可愛,唱著煞人的RAP

時常展現著自信,卻又比任何人沒自信的外星人。

 

也就是這樣,李旻浩想永遠保護著他。

他想隨時都擋在他的身前,為他阻擋一切的敵意。

看到這張照片,他總能堅定自己的想法。

你做你想做的是,你保護你想保護的人,

我來保護你。

 

指尖輕輕的撫著螢幕上的韓知城,俯首在待機已久、滾燙的螢幕上落下一吻。

 

我想你,快回來。

 

開鎖聲響起,李旻浩迅速轉頭一看──

 

「啊韓尼!!」衝過去緊緊抱住,韓知城比約定的日子晚好幾天回來。

『抱歉、哥、我媽在浴室滑倒所以在醫院待了一晚、剛出院把他送回家我就趕回來了、嘻嘻』

韓知城的鼻頭被凍得通紅,用手揉了揉,麻痺感襲上。

「你把外面的雪帶回來了。」

拍了拍韓知城的肩膀,把讓自己戀人冷的發抖的罪魁禍首撥下。

「其實不用這麼趕的、」

「應該多陪伯母。」

『哎呀他沒事,只是腳扭到了。醫生開了要讓他觀察一晚就趕他回家了、他回家的路上還嚷嚷著要吃泡菜炒豬肉飯……

韓知城話癆發作,把這四天發生什麼都講了。

李旻浩不願打斷,他覺得這個時刻很美好。

凡事都願意和自己分享,就是在乎自己、不是嗎?

尤其是對韓知城這個內向人格的外星人來說。

 

『但是……主要還是因為想你了,哥。』

講到最後,韓知城聲音越來越小,彷彿增了淡出特效。

不是只有我在想著你,你也想著我。

 

兩個人相吻著,呼吸漸漸交織。被放在一旁的手機還亮著,是李旻浩和韓知城去南山的合照。

 

不是只有我,會用照片思念著你呢。

 

「知城,我想你。」

『我也是,哥。』

今天很冷,又很溫暖。

 

 

30. 深海接吻(渡氣意味)

 

 

今天早上,韓知城躺在沙發上滑著手機。

看得認真到都皺起了眉頭,李旻浩到他身旁坐下。

「看什麼呢?那麼認真。」

插起一塊蘋果拿到韓知城嘴前,韓知城看都沒看就含了下去。

再插起一塊放入自己嘴裡,韓知城才默默開口道:

『言情小說。』

 

….什麼鬼?這小子、

 

『哥、人工呼吸和親吻哪裡不一樣?』

『男主角被女主角從水底救起後,女主角還給他做了人工呼吸。』

『結果男主角不記得了,還把一個壞女人認成自己的救命恩人。』

『結果後來,女主角家庭聯姻被介紹給男主角,害男主角沒辦法和壞女人結婚,男主角就很討厭女主角。』

『但是他們親親了,男主角還是沒想起女主角救他的事。』

『不是會用觸感認人的嗎?』

眼睛閃亮亮的望著李旻浩,李旻浩被問的尷尬。

 

這是什麼鬼問題、真是。

 

「所以韓尼想知道的是、人工呼吸和親親有什麼不同?」

『嗯!如果相同的話,男主角為什麼沒認出女主角呢?』

「那要教你嗎?」『好呀!』

一轉頭,被李旻浩壓倒在沙發上。

 

『哥……?』「直接幫你做不就好了?」

低頭吻上,撬開韓知城因緊張緊閉的唇齒,開始往內灌著氣體。

一口、兩口、五口。

開始越界,得寸進尺的放進舌頭。

舔舐著柔嫩的口腔內壁,和不知所措的小舌纏綿。

用手觸摸著韓知城的喉結,感受著吞嚥氣體的滾動。

直到那人飽脹了,開始推著李旻浩的胸膛。

依依不捨的分離,韓知城的眼神迷離。

「和親親有什麼不同?」

『除了好飽……都一樣』「誇張。」

李旻浩寵溺的捏了捏韓知城的鼻尖,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不過人工呼吸會放舌頭嗎?』

 

李旻浩聞言馬上離開沙發逃離現場。

 

『啊!!!哥又吃我豆腐!!』

 

宿舍還是很吵鬧呢,托了旻城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