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東京海上疫苗防疫險保那些? 贊助
2021-07-23 00:34:54

旻城 相戀多年三十題(H慎入)(中)

11 Follow Me./驚喜

 

李旻浩今天一進家門彎腰拖鞋時,雙眼就被矇的正著。

在自己家的也只有那個人、身上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又想幹嘛。」

將手覆上,正準備施力拉下那人的手──

『呀、哥就跟著我來就好。』

相信我一次。

都這樣說了,李旻浩也只能照著做。

感覺到那人緩緩引領自己經過玄關、廚房、最後是臥室。

突然泛起的緊張心理讓李旻浩垂在下方的手沁出一層薄汗。

 

會是什麼?最近有什麼特別的日子嗎?不是剛過完紀念日嗎?也不是生日啊?為什麼要送我東西?我該回送嗎?

 

一堆問題突然蹦出來塞滿李旻浩的腦袋,快要死了。

萬一等一下張開眼那個禮物太有誠意自己會不會感動到哭出來?

 

韓知城拉著那人到床鋪邊坐好,輕輕展開自己的手。

光線漸漸滲入眼內,李旻浩有些不適的眨了眨眼。

『㗳噠!給你的!!』

看著那人自矜、傻裡傻氣地笑著,他視線轉往床頭櫃。

 

……」?????

什麼意思。」

李旻浩臉黑的不行。

『這是我買的』「你在浪費錢?還是你發財了?中樂透了?」

『呀、你別這麼說,這個最近在網路上很紅欸!』

韓知城興奮的拿起桌上的紙盒,指著上面斗大的寫著“有對話功能的咖啡杯”

 

「我想請問

李旻浩已經無語到極致,這到底要多笨才會花一堆錢買這種根本沒必要存在在這世界上的發明?

「直接用手機不好嗎?」

等等,他該不會是沒有想到吧、

『對欸

 

……

 

最後,那兩個咖啡杯還是被當普通的咖啡杯使用了。

 

12 沒有言語的夜

 

李旻浩和韓知城其實很少吵架,至少在身邊的交友圈,他們是最少的。

他們吵架的原因也通常都是比較急迫的現實問題,比如生技、比如情感上的不滿。

他們不是那種生活雜事也要吵的情侶。

 

但大多數時候,都是韓知城突然說好啦好啦、加個撒嬌,李旻浩也會心軟。

要不然就是李旻浩氣得把那人按在床上,韓知城也只能在自己身下哭著道歉和好。

 

通常而已。

 

韓知城其實離家出走過。

 

李旻浩剛進公司那段期間,因為身為菜鳥,必須頻繁參加各種公司聚會才有穩定人際的機會。

也就是因為這樣,天天早出晚歸,在家的時數都不超過六小時。

韓知城當然也是寂寞難耐,但是他還是能體諒李旻浩。

那是大家搶破頭都想進去的外商公司、李旻浩憑藉著他的優秀一試進入,那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剝奪他的選擇權?

 

但是寂寞這個心情是不會消失的。

 

他偶爾在孤獨的夜裡,一個人抱著棉被哭泣。

他會小小聲的悶著被窩責罵李旻浩無情、拋棄自己。

但是哭累了,擦擦眼淚,還會小小聲的跟李旻浩道歉──

他知道李旻浩不是故意那樣,李旻浩沒有不愛他。

 

但寂寞久了,當然也會胡思亂想。

他開始想像,在應酬局上,有人看上李旻浩的臉,趁他微醺時動手動腳,而他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也什麼都不能做。

一陣鼻酸,竟然自己想到委屈落淚,韓知城也唾棄自己。

他得信任李旻浩,即便李旻浩沒有給予自己足夠的安全感。

 

直到那天以前,韓知城還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電鈴被按響,韓知城抬頭望了眼時鐘,已經步入半夜三點。

正準備開門想把李旻浩罵一頓時,打開門見到的是一個小男孩拖著李旻浩。

李旻浩大概是醉了,這是韓知城這輩子第一次看到他醉了的樣子。

李旻浩的酒量一直很好,由此可知,他放下了戒心大喝特喝。

韓知城心裡當然難受,但他更不解這個男孩是誰。

『你

“他喝酒喝到沒意識,我才送他回來。”

指了指身後的機車,那男孩笑著道:

 

“放心,我沒喝酒,也已經十八了。”

』韓知城沒有回應,他開始腦袋亂的跟纏死的毛線球一樣。

十八?十八是不可能進那間公司的。

所以、哥是說謊了?他騙我他去應酬、實際上是跟他見面?

 

韓知城將李旻浩接過,輕輕的放到沙發上。

回頭看,那男孩還站在門口。

男孩似乎是看出韓知城有太多的疑問,輕笑了一聲,眼裡也沒有韓知城。

“旻浩哥身上有點香。”

一句話,足夠在韓知城的腦內轟打雷鳴。

這個稱呼,也不會是同事吧?

早就認識的話,自己也沒聽過這號人物。

有點香?有點香、有點香。

 

韓知城愣在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無疑的一敗。

 

那男孩滿意的轉身離去,留下心不知道破碎成幾塊、又被磨碎成粉末吹走的韓知城。

端來熱水,細心地擦拭著李旻浩黏膩的肌膚。

他甚至連剛剛李旻浩除了喝酒,還有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都不知道。

就算沒有做出格的事,和那男孩的肢體接觸也不少。

 

心裡的無助感已經淹沒了韓知城的理智。

眼淚就這樣默不作聲地掉,連吸鼻子都不敢,就怕吵醒李旻浩。

真是太卑微了。

 

眼淚一滴滴落在李旻浩的臉頰,韓知城想試著把傷感也傳給那人。

到底自己默默地支持著他是對的還是錯的?

本來在一起就夠不容易了,連走下去都這麼困難。

李旻浩大概是聽到自己的心聲了,或是滴滿臉的水分讓他甦醒。

 

「?!」一醒來就看到在哭的韓知城是差點把李旻浩嚇個半死。

那人看到自己醒來了,也沒有一句話,就只是起身離開。

自己是做了什麼事嗎?

喝醉打他了嗎?!還是講了什麼鬼話傷害他了?!

 

李旻浩顧不得起身後的暈眩感,徑直的走到正在清洗毛巾的韓知城身邊。

「我做了什麼嗎?」語氣試探,很輕很輕。

當然,你什麼都做錯了。或是我什麼都做錯了。

見那人不講話,李旻浩更慌了,絞盡腦汁想著剛剛的行為

喝斷片,完全沒記憶。

 

兩人躺在床上時,韓知城還是沒有開口說過任何一句話。

轉頭看著韓知城,他正直直地望著潔白的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李旻浩決定開口問個明白的時候,韓知城像是提前知道般轉過身,背對李旻浩睡去。

 

自從他們同居後,韓知城沒有一次不是抱著自己入睡的。

如果有,那就是李旻浩太晚回來,但李旻浩還是會把他擁進懷裡入睡。

他們交往後,韓知城也堅持著每天和他說一句晚安、愛你的習慣。

不管是傳訊息還是在夜裡說。

今天一個都沒有。

 

李旻浩自然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決定隔天起床再問個清楚。

大家都累了,的確是不好問。

他就這樣盯著韓知城的後背,眼皮越來越重、越來越沉,最後闔上。

 

韓知城察覺到那人墜入夢鄉後,起身離開了床鋪。

他想離開這裡,看李旻浩之後會不會追過來。

如果沒有,那他就是和那男孩在一起了。

他剛剛問了共同好友、還查了新聞。

原來那個男孩是公司高層的兒子。

看上李旻浩也好、對李旻浩的事業也是一種幫助。

而自己只是他的累贅而已。

 

收拾著衣物和簡單的物品,韓知城步出房門,無聲無息。

 

隔天起床李旻浩嚇得魂都飛了。

打遍韓知城好友們的電話、包括徐彰彬和方燦的,最後得知韓知城在工作室睡了一晚。

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事、快瘋了。

走到工作室,韓知城還是沒有理李旻浩。

在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況且李旻浩本來就不是有耐心的人。

這麼一耗把李旻浩本就不多的耐心一次磨光,他倏地站起身、

 

「你什麼都不說、你覺得我會知道嗎!」

 

音量大到方燦和徐彰彬都瞪大了眼,覺得不可思議。

他們覺得現在應該離開,讓他們倆有自己的空間。

 

『那就永遠不要知道。』

反正情侶在法律上是沒有關係的。

自己真的不是你的誰、不是嗎?

『你就去和那個送你回家的小孩好吧。』

 

李旻浩連絡上了那天那場應酬的主辦人,問清楚了當天送自己回家的那人是誰、

真是太大意了,以為是小孩不會有什麼殺傷力,結果竟然對自己下藥。

幸好應該是沒做什麼事,否則李旻浩是會自殺向韓知城謝罪的。

“嗨、旻浩哥── ──”

他才不管他是什麼阿貓阿狗的兒子,反正他是真的惹怒自己了。

揪著那男孩的耳朵,冷冷的語氣撞進耳膜

 

「我跟你很熟嗎?叫什麼旻浩哥?」

 

沒工作就沒工作,那不會比韓知城重要。

拉著那人到韓知城面前道歉,韓知城眼神終於有了點波動。

『所以,為什麼一起喝酒?』

看著那男孩落荒而逃的背影,韓知城出聲問道。

「他跑來坐我旁邊,下了藥在酒裡。」

『所以才不省人事?』

「嗯。」將韓知城輕輕拉入懷中,安撫性的來回觸著單薄的背脊。

『我很生氣。』

韓知城把臉埋進了李旻浩的胸膛,聲音變得模糊。

「嗯。我知道。」

 

溫柔的,聲線,纏繞。

 

『他甚至跟我炫耀他覺得你很香、』

抬起頭,再次淚眼汪汪。

李旻浩看得心疼,心帶抱歉地順著韓知城的瀏海。

「換香水、可以吧?」

『嗯、』韓知城吸了吸鼻子,眼紅了一圈,看起來就像受欺凌的小動物,令人心疼。

李旻浩站起身,牽起韓知城的手。

 

── ──去買情侶香水吧。

我和你的專屬。

 

13 舊疾復發

 

李旻浩腳有個舊傷,一直沒好過。

偶爾發起狠來,他就會痛到必須請假。

韓知城當然心疼,每分每秒都膩在李旻浩身邊。

假借照料之名,行吃豆腐之時。

趁李旻浩不能動彈時毛手毛腳不說,這還整個人壓上來了。

「到底是在照顧我還是弄死我。」

『愛你、』

笑得沒心沒肺,這良心怕不是被狗啃了吧。

 

但是不得不說,韓知城還是挺會照顧人的。

自己的腳傷在韓知城的照料下恢復得很快,明天應該就可以回去上班了。

 

『有時候都在心裡想、照顧你到底好不好

韓知城依偎在李旻浩懷裡,咕噥了幾句。

『不讓你好得快、我就能和你待在一起比較多天了、』

「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嗎、」

下意識收緊雙倍,李旻浩輕聲道。

話雖如此,他還是聽出韓知城語氣中的寂寞了。

 

自己的確是工作忙得常常見不著韓知城。

雖然沒有出社會初期這麼忙碌,但也是在公司的時間佔了大半。

「你什麼時候有空。」

沈默許久的冷空氣突然被一句話劃開,韓知城愣愣的看著李旻浩。

『最近、都有吧。』

反正有徐彰彬和方燦在。

「下禮拜七天旅遊。」

說走就走,韓知城開心得要死,立馬跳起來說要收拾行李。

 

但到下禮拜還有三天。

 

不過看到韓知城那麼開心的樣子,李旻浩眼裡也都是寵溺。

就由的他吧、他值得。

 

14 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樣子/工作探班

 

李旻浩請了一天假去探韓知城的班。

應該說,他只是去探查徐彰彬有沒有又對韓知城動手動腳。

所以他也沒告訴韓知城今天會有這麼一段戲碼。

 

『哇喔!哥你怎麼來了!!』韓知城一轉頭就看到李旻浩正準備走進門,眼裡都是喜悅。

「看你。」被韓知城的模樣逗笑了,寵溺的揉了揉韓知城的髮頂。

將帶來的咖啡和蛋糕放到桌上,李旻浩坐到了韓知城旁邊。

 

今天只有韓知城一個人。

韓知城說方燦和徐彰彬去見客戶了,留自己在這裡做最後修正。

 

怎麼可以留他一個人、那麼危險。

 

李旻浩嘴角一扯,心裡盤算著要怎麼處理掉那兩人。

韓知城發現李旻浩神情不太對,用疑問的眼神看著那人。

「別理我,趕快做你的工作。」

『那哥、我結束想吃泡菜炒豬肉飯、』

「知道了,認真工作。」

韓知城一聽立馬坐直,戴上耳機開始將自己埋進音軌和鍵盤裡。

 

李旻浩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韓知城,但每次看每次入迷。

認真的韓知城嘴巴總噘得老高、嘟嘟的很可愛。

緊皺的眉頭和徑直的視線、哼著的旋律、腳底打的節拍。

 

其實是韓知城,李旻浩就喜歡。

 

這種又熟悉又陌生的韓知城,在家是見不到的。

所以難得來這麼一次,李旻浩的滿足感是有的。

 

總覺得自己是越來越喜歡韓知城了,真誇張。

看著埋頭苦幹的韓知城,心底柔軟的一塌糊塗。

韓知城是自己的、真是太好了。

 

15 第四次晚歸

 

韓知城有一陣子起了叛逆心態,也嘗試晚歸,還要比李旻浩更晚。

他會在工作室混到半夜,等到夜最深、人最靜的時候踏上歸途。

當然,他會被李旻浩堵上,然後被罵一頓。

心理不平衡是有的,但他也沒說什麼,就只是挨罵完後逕自走回房,留下李旻浩一個人整理情緒。

 

當然,李旻浩也不是笨蛋。

他知道韓知城的目的就是為了氣他,因為自己也都晚歸。

他也想不讓他如意,自己就都不找他,他過幾天就會自己收斂。

但是他做不到,他會擔心。

所以縱使半夜下班很累了,他還是會強忍睡意等韓知城回來。

 

但是到第四次的時候,李旻浩也忍不住了。

等到門鎖被轉開的那刻,李旻浩立刻走向前,將韓知城釘在牆上。

那人肩胛骨撞上了牆,吃痛的低吟一聲。

 

「我每次都和你說不要這樣吧?」

「我已經盡量早歸了,你是這樣對我的?」

「萬一你在路上發生什麼事呢?」

「我前面三次已經警告過你了,你都無視、那也別怪我激動。」

憤怒被刻意壓制,李旻浩不想對韓知城發火。

主要還是自己起的頭,沒理由只怪罪韓知城一人。

『你擔心我?』

靠在肩上的小臉動了動,緩緩吐出一句不像事實的事實。

有點肉麻。

「是的。我擔心你。」

 

雙唇交疊,氣息互相領掠。

直到韓知城推了推李旻浩的胸膛,示意已經換不過氣,兩人才戀戀不捨的分離。

 

「別再那樣了、好嗎?答應我。」

彎下腰將下巴靠在韓知城的頸窩,像他剛才對自己做的那樣──

頗有撒嬌意味。

『嗯、』剛被親的暈乎,韓知城也只是傻傻地應下。

 

這也是省去了爭吵的一種方式,只是有點甜膩。

反正對那兩人來說,也是維護更多的時間,確保他們足夠讓兩人享受溫存許久。

 

 

16 Hello stranger./一時興起的419* play 419 = four one night = 一夜情

 

『嘿、可以和你一起喝嗎?』

眼前這人看起來醉得不輕,李旻浩只好答允。

『你長得好好看、嘻嘻。』

小手觸碰著李旻浩的臉頰,傻傻地笑了幾聲。

因為醉酒紅噗噗的臉頰顯得可愛,李旻浩不禁失笑。

看著身旁韓知城的友人,露出一個充滿殺意的眼神。

 

誰准你讓他喝酒了?

 

『我的男朋友也和你一樣好看、』

搖搖晃晃,開始比手畫腳。

『不過、他好像更好看、』

求生欲挺強的。

「你搭訕我,不怕被你男朋友發現嗎?」

捲著韓知城的髮絲,懷裡那人看起來快要失去意識。

『反正、他也在哪裡喝著酒呢、都不理我

突然變得精神,小松鼠咬牙切齒的抱怨道。

 

他當然愧疚,最近的確是沒有好好陪他。

輕輕拍了拍他的背,韓知城噗哧一聲笑的甜膩──

『泥鼻我男捧油還喲溫樓』撒嬌意味的用鼻尖蹭著李旻浩的臂膀,韓知城又開始咯咯笑了起來。

 

永遠也不要和喝醉的人講道理,你會輸得一塌糊塗。

李旻浩不小心沒忍住,還是順著韓知城在外頭的酒店發生「一夜情」。

源自韓知城抱怨自己抱怨到一半突然吻上。

原本李旻浩想著推開,卻被韓知城主動地坐上大腿嚇個半死。

這裡是PUB,不能亂來、即便大家都喜歡在這亂來。

他們相擁著熱吻,唾液脫離韓知城的唇角滑下。

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那麼深入的親吻、李旻浩開始懷疑自己也醉了。

身下的脹痛不能忽視,他二話不說駕車前往最近的酒店。

 

「韓知城。」

「你跟別的男人發生一夜情了。」

早就醒來的韓知城被這句話逼得睜開眼,嘟著嘴道『才沒有』

「但你約的時候一直在抱怨你的『男友』」

「你比我男友溫柔多了、是嗎?」

韓知城認份地低下頭,嚷嚷了幾句。

『我知道是你我做愛的時候都喊著你的名字

 

「是的,你必須這麼做。」

李旻浩寵溺的揉著韓知城的臉頰。

『會一直只喜歡哥一個人。』

「嗯,知道了。」

 

17 從back kiss再開始/享受你的親吻

 

雖然因為工作忙碌,幾乎是韓知城操持著料理的職務、

但是其實論廚藝精湛,李旻浩更勝一籌。

如果是假日,李旻浩會負責下廚,做韓知城平常嚷嚷著想吃的料理。

 

只要韓知城說想吃,他就會去學。

 

韓知城午覺醒來,看到自己的男朋友正持著鍋鏟,做著自己昨天說了想吃的蕃茄燉牛肉。

幸福感澎化作用中,韓知城也綻出微笑。

 

「!」李旻浩正準備起鍋裝盤時,感覺到自己的腰際纏著兩隻手臂,讓自己無法動彈。

想回頭讓那人放開自己,韓知城卻像預言家提前預知了李旻浩的心思,在那人唇上印下一吻。

短暫的觸碰、卻令人渾身燥熱。

 

李旻浩放下手中的鍋鏟,右手按著韓知城的後腦勺、俯首,唇便重新重疊。

舌尖勾著舌尖,喘息聲若隱若現竄在交合的四片唇瓣之間。

 

『哥

「偷襲、對我無效。」

 

18 熟悉到每一吋的甜美的身體

 

李旻浩很喜歡在交歡時在韓知城全身各處都留下殷紅的痕跡。

從一開始的探索、到現在的純粹佔有慾過剩,李旻浩都還是秉持著這個傳統。

先親吻上額頭、經過對視。

吻上雙眼、肉肉的臉頰、鼻尖。

唇交疊、纏綿數次。

直到那人推託的抓緊自己胸前的布料,他會開始拖兩人的衣服。

齧咬耳垂、脖頸、鎖骨、肩頭。

在胸前的紅果畫圈捏拉,讓韓知城受不了的拱起腰,自己享受更多的歡愉。

來到白嫩的腹部,將肌膚吮起發出嘖嘖的聲音。

韓知城聽到後會害羞,這時候可以回過頭去吻他的面頰和嘴唇。

 

李旻浩前戲總是做得很足,他不怕韓知城對那檔事毫無慾望、他喜歡這樣做之後、韓知城帶著淚水求他進來。

 

執起他的手,從指尖吻到手腕、再到臂膀、肩頭。

另一隻手悄悄的來到韓知城最最敏感的前端、開始挑逗著縫口。

韓知城會呻吟、會求自己不要碰,但他的身體明顯誠實很多,只是求著自己不要走,給予他更多的刺激。

 

後來的一切就會發生,然後隔天起來韓知城會大哭。

 

『哥!你這樣我要怎麼面對燦哥和彰彬哥!!!』

 

論佔有、這才是更完整的佔有。

嘗過他的每一吋肌膚,吞噬他的每一次呻吟。

 

「不必在乎,他們知道我們的關係。」

最後,再讓大家知道──

「你是我的。」

啜了口咖啡、扯了扯領帶。

 

呵,心情真好。

 

19 說不出口的情話

 

李旻浩是傲嬌又悶騷的人。

連在床上,韓知城都鮮少聽到他說情話。

他甚至不敢想像那哥說情話的表情會是如何、

他想讓李旻浩對自己說一次情話、有別於直接的情感敘述、要有情境的情話。

例如不是我愛你,是我想我瘋狂地愛上了某個人、是你。

換個說法,會更有趣。

可惜韓知城到現在還沒體驗過。

 

『哥!』韓知城滑著一篇情話收錄的文章,蹦蹦跳跳地跑到李旻浩旁邊。

『你對我說句情話好嗎?』

李旻浩黑了臉,立馬撇頭繼續做自己的事,沒再理韓知城。

『呀、哥── ──』

失望歸失望,這樣逼迫李旻浩講的確會減少趣味。

 

但是他真的好想聽聽看….

 

垂著身子走回沙發,連順東多都看出主人的沮喪,紛紛圍到韓知城腳邊。

『你們說、你們哥哥怎麼就那麼悶騷多利你說!』

韓知城舉起多利,多利喵喵的叫,似乎是在幫李旻浩辯解什麼。

 

但韓知城聽不懂。

當然,他不可能聽得懂。

懊惱地放下多利,倒臥在沙發上。

餘光瞥到李旻浩,他還悠閒的看著報紙、絲毫沒有要理自己的打算。

 

哼、算了。

蜷縮在沙發上,抱著抱枕生著悶氣,但他知道李旻浩不會來哄他、他這麼做根本沒有意義。

想著想著、瞌睡蟲突然侵蝕自己的腦袋,韓知城落入夢鄉。

 

「喜歡你,是我做過最好的決定。」

冷不防的一句話劃破寧靜,李旻浩的耳尖泛紅。

 

說不出口的情話啊、真是。

 

20 Road Trip./公路旅行

 

今天韓知城說什麼也要任性一回,拉上李旻浩來趟公路旅行。

他偷偷幫李旻浩請了一個禮拜的假,他希望那人不會因此殺了自己。

今天李旻浩一早起床,就發現韓知城興高采烈的站在床頭,旁邊是兩個大行李箱。

 

『準備好要來趟說走就走的公路旅行了嗎!!!!』

……

 

說得容易,但開車的是自己。

一路上韓知城都在睡,就李旻浩開車開到腦神經衰弱。

他不會怪罪韓知城、當然不會。

看著韓知城的睡顏、再怎麼想罵都會吞回去的。

終於到了休息站,兩人下車準備吃午飯。

韓知城咬著滿嘴的珍珠,嘴裡吐出的字句都沾黏在一起。

不過這不足以掩蓋韓知城極力表達的興奮感。

 

 算了,他開心就好。

 

『我們要去很多地方喔、這七天要去

在副駕嘰哩呱啦的講完行程,韓知城也沒停著接續講著自己這幾天發生的瑣事。

李旻浩從沒覺得這樣的韓知城很煩、他覺得莫名的可愛。

 

韓知城是個內向的人,中學時候認識就知道了。

講話結結巴巴、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

但這也勾起了李旻浩這種對凡事萬物都沒什麼在意的人的興趣。

 

這時候的聒噪,就歸類為他只對自己展露的特點吧?

李旻浩繼續操控著方向盤,帶韓知城到達所有他想到達的地方。

 

如果可以,他希望一輩子都能持續的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