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防疫險網路投保安心價475元 贊助
2021-07-14 12:00:00

旻城 夢 (二)

07

後來回到韓國,也是住在一起。

李旻浩是自己在外租屋,韓知城是在家住

結果後來韓知城說自己要自力更生,就搬離家,和李旻浩一起住。

同居的生活對熱戀期的情侶來說當然是迫切的希冀。

每天都膩在一起、晚上閉眼前見到的是彼此、早上一睜眼先見到的也是彼此──

真的沒有比這個更幸福的時刻了。

 

韓知城接了作曲的工作,屬於SOHO族。

李旻浩是外商公司,雖然不到早出晚歸的程度,但也算壓力大、足夠累人的工作了。

 

不過回家就能用小松鼠恢復體力(或是更累)也過得去。

 

幸福的日子持續多久,李旻浩不想去計算。

反正都是會持續到永遠,直到生命凋零。

刻意去算的話顯得患得患失,不夠從容。

這樣不會真正的享受到和韓知城在一起的幸福的。

 

後來他後悔了,他多希望自己有在關心計日。

他多希望,自己的年假都請在這些日子,陪著韓知城,去各個他想去的地方。

 

但一切都只是他希望。

 

08

是的,韓知城的母親就站在李旻浩的家門外,按響著電鈴。

這個時候只有韓知城在家,但是透過貓眼查看,他嚇到跌坐在地上──

什麼呀!為什麼媽知道……

 

他決定裝作家裡沒人,躲到房間裡。

 

但終究是韓知城的母親,一樣頑強固執。

她就這樣站在那等到李旻浩下班回家。

李旻浩一到家門前便看到一位五十左右的女人站在那,手插著腰,似乎已等待多時。

 

「您好,請問找……」“韓知城。”

女人怒意藏不住,眉毛都氣得上挑。

“你和韓知城是情侶關係對吧?”

“我是他媽。”

“請你離開他,我也會帶他離開。”

「伯母、我們進去再說。」

李旻浩當然有耳聞過韓知城的母親是不能接受同性戀的。

韓知城講述的那晚哭得唏哩花啦,李旻浩的心也揪成一團。

招呼著韓知城的母親坐到沙發上,李旻浩倒了杯茶水,放到茶几上後便進到臥室拽出了那隻松鼠。

「為什麼躲?」

『我不要回去、』

淚眼汪汪,感覺好像已經哭過好幾輪了。

這小子,總是自己先設想一些奇怪的故事走向。

是個悲觀的孩子。

 

「不會有事的、好嗎?」

 

錯了,結果最後先放手的是自己。

當然,韓知城在的話,韓知城的母親是不會對李旻浩說什麼的。

但是當韓知城答應暫時回家住一個禮拜,走進臥房收拾行李的時候,韓知城的媽媽就對李旻浩呲牙咧嘴了。

 

“你知道,知城的初戀是個女孩吧?”

「是的,我有聽他說過。」

“為什麼會突然喜歡男生呢?”

假裝懊惱,實則窺探。

「知城是雙性戀。」

李旻浩不急不慢的說著,但其實他快緊張死了──

韓知城給我收快一點!!!!

 

“李旻浩……是這個名字吧?”

「是的。」

“我希望你離開他。”

從容地抿了一口茶水,眼神沒有絲毫慌亂。

她很有把握可以把韓知城拉離「地獄」。

 

「伯母,我們……

“你到底是個沒爸媽的孩子,你覺得你懂什麼叫做愛嗎?”

 

 

收拾好東西走出來時他的媽媽已經走了,而李旻浩看起來不太對勁。

輕輕的撫上他的肩頭,李旻浩只是將他的手拿下。

努力的扯出一個難看的微笑,李旻浩是徹徹底底的輸了。

 

「我送你回去吧。」

 

送到韓知城的家門前,李旻浩有些留戀地在韓知城的臉頰上落下一吻。

他知道,這大概就是道別吻了。

韓知城自然是毫不知情,只是燦爛的笑著對李旻浩揮了揮手便踏進屋內。

 

一個人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路燈都在嘲笑自己,一閃一爍。

明明就是夏夜該有的悶熱,卻在這時候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為自己配樂的酷寒。

他還沒想好要怎麼和韓知城提分手。

不管怎樣,韓知城都有可能跑來自己家的。

到時候,自己也會心軟,一切都會失敗的。

 

必須要徹底的斬斷。

 

 

09

韓知城有把李旻浩的IG設為搶先看。

李旻浩一發文,他就興奮地滑開。

 

興奮的嘴角漸漸垂下,眼睛越瞪越大。

是李旻浩和一個女生的合影,牽著手,帶著對戒。

 

真是瘋了。

 

他呆滯,他什麼動作都做不出來。

什麼意思、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截下圖,傳給李旻浩。而李旻浩就像等候多時,秒讀之後馬上進入打字中的模式。

 

「分手吧。」

 

韓知城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求他別鬧了、

『別、別鬧了,我要生氣囉、』

 

不斷的播映著韓知城傳來的這句語音訊息,李旻浩心沉的想哭。

一個人在夜裡,蜷縮在自家的沙發上。

他閉眼,就這樣一直點按著那條語音訊息。

我好想你。

他張眼的話,會看到好多他們一起在這間屋子創造的回憶。

他只能閉上眼,裝出他這一生最有情感、卻又最沒情感的語調。

 

「嗯,別找我了。」

 

那一夜,兩人都沒有入眠。

一個躲在被窩痛哭著,一個翻閱著相冊苦笑著。

 

10

青春就是這樣,就像部賣座的映畫。

有苦澀、有甜蜜,才振奮人心。

但是總有那麼一點遺憾,讓自己足夠泡在淚水裡好幾個月。

韓知城蜷縮在床上哭,度過了好幾十個夜晚。

苦鹹的氣味麻痺自己的嗅覺,他食不下嚥。

 

李旻浩這時候在想什麼呢?

或許是明天該帶自己的女友去哪玩吧。

直到自己哭到啞了、眼睛佈滿血絲。

 

哭到第60天的時候,韓知城昏倒了。

在模模糊糊的記憶裡,他打撈起和李旻浩的所有回憶──

即便你不需要了、即便你不屑要了。

就讓我一個人守護也可以。

韓知城就是一個這麼癡情的人。

 

在英國時,他常常和李旻浩吵架。

因為他覺得李旻浩很少表達自己的喜歡。

但其實他自己也知道,李旻浩是行動派,他並不是時時把我愛你掛在嘴邊的類型。

 

後來,韓知城心灰意冷,提出了分手。

李旻浩才知道,表達愛意對一對情侶會是這麼重要的一環。

當他想要挽回韓知城時,走進臥室發現──

那個聲稱要收拾行李走人的韓知城正在整理著兩人的相冊。

 

『我要帶走它、』

嘟著嘴,淚痕還刻在肉嘟嘟的臉頰上,李旻浩快要融化了。

 

『不管我們有沒有在一起,我都要記著你。』

 

 

 

闔上眼,他覺得自己就這樣死掉也好。

 

不省人事的被送到醫院,醫生告訴他的家人他得了胃癌。

這個期數,積極治療也不見得會好,畢竟胃癌的擴散速度是數一數二的快。

還不如讓他過完他最美好的半年。

 

當然,不一定是半年,可能更短。

 

他的父母當然急了,但知情後的韓知城並不急。

他覺得這樣挺好的,反正他活著也只是繼續想著李旻浩、繼續痛哭失聲。

 

他覺得,這樣大概也是一種解脫,畢竟現在也像個殭屍一樣活著。

 

一點也不快樂。

 

 

11

韓知城父母把李旻浩請來時,李旻浩還很矇。

他還喜歡韓知城,但是不知道他們再次相遇就是要離別前的感慨。

他頭腦好混亂。

等等見面,是該先大哭一場,還是先解釋自己還愛著他?

 

拉開病房門,看到躺在床上虛弱的韓知城。

被針扎和被千刀萬剮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心痛程度。

他緩緩走到床邊,輕撫著韓知城的臉頰。

 

床上那人緩緩睜眼,他以為自己這次死掉了。

要不然心心念念、已經屬於別人的李旻浩怎麼會在這裡?

掙扎撐起身,用力地揉著自己的雙眼,他才確定這不是夢。

 

『你』「知城啊、」

── ──我回來了。

 

眼淚潰堤花不到一秒,兩人相擁又花不到一秒。

但是兩人的擁抱持續多久呢?沒人在意那些。

 

後來韓知城才知道,是他的媽媽逼著李旻浩離開自己。

李旻浩也用乾燥的鹹濕痕跡證明自己是與韓知城對稱的傷感。

出院後,他們手拉手,一起去彌補那空缺的兩個月該做的事。

 

同居、約會、小日常、做愛。

 

吃著自己最喜歡的巧克力冰淇淋,和李旻浩去體驗自己這一生都不敢坐的大怒神。

到家裡,和李旻浩享受著只屬於兩人的溫存。

 

韓知城好喜歡這樣的生活。

他覺得自己好幸福、好快樂。

 

直到自己再次倒下時,已經是四個月後了。

他必須依靠呼吸器去維持自己的生命。

李旻浩無時無刻在病床邊守著他,他覺得很安心。

在某個夜裡猛然睜開眼,腹部的疼痛是前所未有的折磨。

他知道,大概、就要這麼離開了。

緊盯著被握緊的右手,韓知城忍著痛苦扯出真心的笑容。

 

說甜不甜,說苦又過頭了。

 

直到自己真的眼皮好重、好重,握緊正在熟睡的李旻浩的手,漸漸的闔上眼。

 

李旻浩還在熟睡著,他做了很美好的夢。

他夢到韓知城的胃癌痊癒了。

他們一起遊山玩水,一起重回過去時時膩在一起的甜蜜。

他還夢到韓知城的父母成全他們了。

韓知城幸福的笑著,他也是。

就這樣,白頭偕老。

 

 

12

一切,都很美滿,卻又遺憾。

 

他來不及和李旻浩告別,但他也不忍心叫醒正睡著的李旻浩。

也因此,他沒辦法聽到李旻浩在他告別後,會對他說的話──

可能是道個再見、可能是流著淚垂著自己,叫自己不要走、也可能是笑著對自己說晚點見。

 

他還好想,和李旻浩攜手步入更遙遠的未來。

 

 

人生究竟為什麼叫人生。

究竟怎麼樣,人生才配上叫做人生。

是要過得幸福快樂?還是偶爾過的坎坷?

至少,韓知城的一生,是以遺憾和淚水作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