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erati MC20 首曝光 贊助
2021-07-14 07:00:00

旻城 夢 (一)(微H慎入!)

 

01

他們是在濕冷的英倫中心認識的。

那時,韓知城在電話亭內假裝打電話時則行躲雨之實,碰巧遇到需要打電話的李旻浩──

一眼就看出來那人大概也和自己一樣是個亞洲人。

 

但是自己實在是太急著用電話亭,連招呼都沒打就跟著擠進電話亭了。

要記得,他們可是兩個成年的大男人。

在那窄小的空間內,連韓知城自己一個人待著都嫌喘不過氣。

「我急著用電話。」看著身前那人因慌張瞪大的雙眼,李旻浩回答。

『那等我出』韓知城很害怕。

他本來就是一個膽小的人,到英國留學後,絲毫沒有任何長進,還是孤零零地在街上行他的夢。

突然發生這種事情,韓知城恐懼的程度大概是世界末日。

正想擠著出電話亭,突然被壓著手臂難以動彈。

「三分鐘就好。」

『我會聽到你談話內容、』

「我不在乎。」

『讓我出去不是比較快嗎!!!』

奇怪欸,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

明明他們在爭論的時間韓知城都可以離開了。

「會淋雨。」

 

神使鬼差,他們真的擠在同一個亭子十分鐘。

 

『不是說三分鐘嗎

哭喪著臉,不知道的人以為李旻浩把他給怎麼了。

「抱歉~請你吃飯賠罪好嗎?」

那張臉,仔細看就像幅畫。

臉上突然一陣熱。韓知城歸咎於他們倆靠太近,鼻息都灑在自己臉上。

明明對剛剛無理的行為應該要生氣從此不再聯絡,結果自己反而從此多了個跟屁蟲。

 

02

「韓尼~~」

一個身影快速撲過來,韓知城差點沒站穩栽到花圃裡。

熟了是熟了,這也太黏了──像極了自己喜歡的牛奶糖。

 

黏牙、令人上癮。

 

那天在交換聯絡方式深聊之後,發現同樣都來自韓國,而且還交換到同一所學校。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李旻浩在學校混得很好。

他有很多朋友,他擅長交際、用那人見人愛的笑容──

就是個標準的insider

韓知城看著,心裡倒也不是羨慕。總歸是不怎麼開心的情緒。

後來,他們走到一起後,他的那些朋友也和自己有了些交流,韓知城才覺得自己真的來到了英國求學。

他當然很感謝李旻浩,他總是問李旻浩有沒有想要什麼。

 

最後都是收到「你」的回覆。

 

每次都收到這麼難令人接話的回答,久了韓知城也沒再問這個問題。

他其實問過李旻浩,那是什麼意思。

 

那時是大雪紛飛的夜晚,兩個人並肩走往租屋處,腳印並排著綿延。

李旻浩並沒有馬上回話,讓韓知城有點緊張,支支吾吾的補了句:『不說的話也沒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韓知城非常想知道。

 

這種回答不就是那種少女漫畫的情節嗎!!

這是……要談戀愛的節奏嗎?

 

韓知城不排斥同性戀。

應該說,他是個雙性戀。

他的初戀是個女孩子,但是沒兩個月就失敗告終。

大概是彼此都是第一次,也不怎麼熟悉談戀愛的流程。

 

後來,他喜歡上了一個學長。

 

他以為只是崇拜之情,不是那種喜歡。

畢竟自己是擁有過女朋友的人,不太可能是同性戀。

 

結果看完學長球賽的那晚,他就做了人生第一場春夢。

確定自己好像男女都喜歡之後,他開始不能接受自己。

韓國這麼封閉保守的國家,他爸媽給他灌輸的也是傳統的道德觀。

他開始覺得自己是怪胎,要是被別人發現自己就沒有朋友了──

 

但是喜歡是藏不住的。

 

他將對學長的喜歡寫成一首歌,錄製在自己的隨身聽裡。

打掃房間的媽媽發現了,掛上耳機按下了播放鍵。

 

不聽還好,一聽就嚇個半死。

 

當然,他媽媽只知道這是首情歌,不知道是寫給男生的。

但是也足夠衝擊了,誰叫你給我早戀?硬是把韓知城跩到客廳罵了一頓。

後來那學長畢業,自己的感情也就隨著畢業的木棉凋零,漸漸消逝。

 

反正韓知城是不怎麼想談戀愛了。

畢竟連交友都顧不太住。

 

但是他突然好希望,李旻浩是回答喜歡自己。

也不知道是太久沒戀愛,還是接受了那天在電話亭就是一見鍾情的事實。

總之他其實很喜歡李旻浩。

 

他也曾經試探過李旻浩──

他多怕那人只是出於對同鄉的憐憫和一時的新鮮感。

他會那麼黏、大概是在乎自己的。

但是是用什麼身份呢?關心自己和說出這句話。

 

鼻子自顧自的產出白煙,韓知城多希望自己的尷尬也隨著白煙消散。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情。」

「但總是注意你。」

 

這種模稜兩可的答案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

李旻浩認為,這大概就算告白了。

但韓知城覺得,他並沒有給出確切的「喜歡」或「不喜歡」,也不敢多想。

 

大概就是心思縝密,實則想太多的產物吧。

 

03

他們倆是同居了,而交換的期限也在轉角。

他們倆怎麼在一起、還是李旻浩告了白。

 

有一陣子,韓知城和自己的同班隔壁桌同學走得非常近。

大概是兩個都對寫歌有興趣,總能找到各種不同的話題接續不斷。

吃飯也一起、上學也一起、下課也一起、放學也一起。

看著韓知城總對那人釋放著自己的魅力,時不時展露純真的笑容──

李旻浩是真的生氣。

而且那位同學很明顯的就是對韓知城有意思。

走在一起手總不經意的碰著韓知城的。

就算韓知城一次次告訴自己和別人有約,李旻浩還是習慣跟著。

看在眼裡,李旻浩一次比一次吃味。

 

「放學有空嗎?」

『?』

韓知城看著腦袋瓜上方的人帶著難掩的怒容,稍微有點心慌。

似乎是看出那人被嚇到了,李旻浩只得嘆口氣,坐到韓知城旁邊。

 

「我有話要跟你說,你等等和我一起走。」

雖然開頭是詢問韓知城的意見,但這句話幾乎是肯定句,撰有不容拒絕的態度。

 

『好……

韓知城並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他當然緊張,他怕自己的計劃洩漏。

 

04

他莫名其妙的被帶到李旻浩家,還被上了。

 

一放學,李旻浩就大喇喇地走進自己教室把自己拉走,也沒顧別人的眼光。

一路上都是沈默在領頭,韓知城望著走在前方那人的背影,顯得有些怒氣沖沖。

往下看著自己被掐得生疼的手腕,紅痕漸漸擴散,自己只好開口叫著前方那人。

 

『旻浩,我有點痛。』

那人腳步停下,轉過頭,看著韓知城纖細的手腕上纏著一圈紅環。

……

斂下眼,他還是一句話也不說。

只是從拉手變成牽手,還是自顧自地走在前頭。

 

『你到底怎麼了……?』

他當然怕。

在英國,李旻浩幾乎可以說是他唯一的依靠,他不能失去他。

況且,他正籌畫著告白。

如果沒意外,明天他就會施行他人生第一次的告白。

 

他一直都是沒勇氣告白的膽小鼠。

連初戀都是曖昧幾個月後,女方告白的。

終於,人生裡出現了能夠讓他燃起勇氣的那個人。

 

『你在生氣嗎……?』

『我們要去哪?』

『你不要不說話……

 

『我、我會怕啦……

快要哭出來了,怎麼會這麼慌?

韓知城將牽著的手不自覺地扭緊,李旻浩自然也是察覺到了,倏地停下腳步。

 

「回我家再說。」

這句話當然稍稍的安定了韓知城的心神,代表不管自己做錯了什麼還有可以談判溝通的空間。

但是、

『要去、要去你家嗎?!』

他還沒準備好啊!

 

「又沒人。」

看著眼神閃過一絲驚慌的韓知城,李旻浩覺得有點可愛。

終於露出他今天的第一個笑容,韓知城也放下了寬心。

 

他會後悔放下戒心的。

 

05

被壓在沙發上抽插的時候,韓知城腦袋裡還是剛剛李旻浩無邪的笑容。

要知道,那個人笑得多純真,腦袋裡想的就有多險惡。

『哈啊、啊、不要了、』

第一次被侵入身體,韓知城痛的泛淚,用力的抓著皮質沙發,留下了一條條的皺痕。

身上人像是發了狠似的往內挺,像是要把他的性器永遠嵌入韓知城,讓他只能記住自己的形狀。

做到身下人兒顫抖著被操射後,李旻浩將分身退出,快速擼動幾下射在韓知城的股溝。

 

李旻浩是醋罈子打翻之後看到韓知城一點也不知情就燃起怒意。

做完之後,他抱著韓知城,輕輕的道:

 

「我以為我上次那樣就足夠明顯了。」

閃亮的雙眼不斷地眨著,纖長的睫毛一次次地刷過臉頰。

伸手順了順懷中人兒的瀏海,他感覺到那人正在瞧著自己──

用一個很無辜的眼神。

『什麼意思』果然。

「上次不是在路上和你說了嗎,你很特別。」

李旻浩心臟跳得有點快。

他也怕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可是自己都把人家強上了,人家也沒生氣或哭泣什麼的……

 

……

 

真好,自己明天的告白計畫是不用麻煩了。

 

偷偷地交換個吻,兩個人也算是確認了彼此的心之所向。

 

06

『所以、你吃醋了嗎?』聽完李旻浩的一番比手畫腳加上情緒用詞,韓知城是覺得好氣又好笑。

……我不知道你們是要……

李旻浩,你真的是丟死人了,這輩子還沒那麼丟人過。

韓知城是和那個同學共同創作一首歌,讓他用來和李旻浩告白。

 

焦躁的扶額,韓知城笑著覆上那人的手。

 

『嘻嘻、』

抬頭就看見這麼耀眼的笑容,不硬都覺得在外說自己是二十歲正值青春的男性有所愧對。

 

總之,他們隔天都請了假。

同居的故事,就是這麼開始的。

 

 

 

 

 

 

沒錯,奇怪的OOC連載來了~~

原本想要模範計程車先的嗚嗚嗚嗚

但是真的最近一直被奇怪的文(題材)燒到自己也想先寫

希望你們能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