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1-07-13 00:17:51

旻城 葡萄酒精 番外(有H慎入!)(一)


 

進入prerut接近末期的李旻浩正躺在床上掙扎。

韓知城去幫鄰居家小孩上課了,大概中午十二點才會回家吃飯。

 

其實李旻浩有點害怕──

這是他第一次在別人面前進入發情期。

沒意外的話,經歷韓知城下下個月的發情期也會是他人生第一次。

他害怕自己完全被ALPHA面控制,失去理智傷害韓知城、

如果將意識完全交給動物面控制的話,韓知城會被咬傷也會被粗魯的性交弄到暈過去──

就像過去魯莽的自己一樣。

他已經發誓不會再傷害韓知城,所以他想離開家裡到酒店自己解決。

 

被臨走的韓知城攔下了、

『等我回來、哥。』

 

所以自己乖乖的在家裡了。

左翻右覆、正在猶豫要不要撐起身子離開,

體內的火苗正在成長,他感覺自己快要進入發情期,非常不妙。

室內的空氣瀰漫著酒精的刺鼻,李旻浩有點害怕。

 

萬一知城受傷怎麼辦?如果又傷害他了怎麼辦?

他不想要重蹈覆轍。

 

因為燥熱褪去全身的衣物,李旻浩全身赤裸的窩在被窩裡,閉上眼迎接如風暴般的情慾襲來──

 

碰!大門關上。

是韓知城回來了。

 

「完蛋……」完了、要失去意識了、會傷害知城。

努力堅持著自己的意識,從棉被裡伸出一隻手揮動示意韓知城離開。

 

韓知城當然知道他的意思,但還是視若無睹的向床邊走去。

「知城!」『哥、沒事的、』

 

輕輕的抱著像燒起來般滾燙的身軀,韓知城在頸窩間悶聲道。

 

『哥就放心地做吧、已經是伴侶了。』

 

已經是伴侶了、請你信任我。

不可能會離開,而且也只有你。

互相陪伴、互相撫慰。

 

『哥也會在我發情期時陪我的、對嗎?』

輕輕地撕下李旻浩後頸已經毫無作用的抑制貼,韓知城俯首輕輕吻上。

 

『哥、我喜歡你。』撐上李旻浩的肩膀,韓知城對上那雙被情慾盈滿的眼睛。

 

『就讓我陪你,好嗎?』

 

李旻浩體內深處的核正溶出一些令人發熱的物質,雙唇微張,似乎已經沒辦法再控制意識。

「會受傷的….」『沒事的、』

 

『真的沒事的。』

 

體內的ALPHA正在叫囂,李旻浩受不住了,一個翻身撲倒韓知城,用力地吻上還來不及叫出聲的嘴。

『唔、』終究是發情,顧不上親吻的舒適度,與其說是親吻,不如說是撕咬吧──

有點痛、帶點腥、但是很深、頭很沉。

兩人舌尖交纏,溫熱的液體在兩口腔間來回澆灌,不斷變換的接吻角度使有些液體溢出,沿著下位者的嘴角劃下。

 

良久,兩人唇齒分離,牽出一條長長的銀絲。

不斷喘氣的兩人緊緊擁著,李旻浩只覺得更熱更熱,他想更多,便用力扒下韓知城全身上下的衣物,沒有任何潤滑就侵入後穴,讓韓知城吃痛的喊了一聲、

 

『啊!』因為實在太痛了,眼角泛著淚光。

李旻浩被這一聲拉回現實,理智重新上線、

「不然別做了吧、知城啊….」『我可以的、可以、』

豆大的淚珠不斷滾落,韓知城不是覺得難過,只是有點痛

 

酒精味的信息素正打算竄入韓知城後頸的腺體,和主人一樣想要佔有那人的一切。良久的刺激下,韓知城似乎也是進入被迫發情的狀態,紅著臉不自覺地喘。

進入發情後的韓知城後穴已經開始分泌潤滑的液體,沒多久李旻浩的抽插已經變得順暢,次次都碾過敏感點,惹的本來就沒剩多少意識的韓知城不斷的喊著ALPHAALPHA──

這是第一次,韓知城任由自己的動物面去完全掌控人格。

因為他信任眼前的李旻浩,也只會信任他。

 

生理的淚水不斷滑過臉頰,韓知城用僅存的力氣撐起身子去環住李旻浩的脖頸,在白皙的肌膚上烙下點點紅痕。

嘴裡哥啊、我的ALPHA啊地喊,李旻浩也漸漸被動物面掌控,開始往更深處的生殖腔扎。

『哼!』當然不管是發情期還是日常的做愛、插入生殖腔都是會痛的。但是李旻浩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汗珠一滴滴從鬢角泌出。快速地進出著擁窄的生殖腔,感受著自己肉莖的前段被緊掐著的爽快。

OMEGA…你好香

李旻浩將鼻子湊近韓知城的腺體前,貪婪地吸著令自己慾望更高漲的甜膩。

 

身下的動作越演越烈,每次抽插都帶出一攤清夜,發出咕啾咕啾的聲音。

『啊、嗯要、嗯、!』韓知城掐緊抱著李旻浩脖子的手,硬生生劃出了幾道血痕,顫抖著射了出來。

上位者也趁著身下人高潮時正緊縮著壁腔,快速衝刺數下便開始漲大成結,一股一股的將精液射到生殖腔深處。

 

喘著氣,兩人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間顯得明亮。

他們都知道彼此在這次性愛中個跨出重要的那一步。

 

ABO的世界裡,比較常用的名詞是伴侶。

在第一性別的世界裡,比較常用的是戀人、夫妻。

但今天過後,他們兩個都是了。

他們是彼此的伴侶,也是彼此的戀人。

 

或許,過去的路很坎坷。

黑暗、狹窄、透不過氣、還有令人恐懼的雜音。

你拿著手電筒,照亮了我心中唯一的路。

你闖進我的生活,毫不猶豫、稀裡糊塗。

我恐懼,因為是第一次。

我嚇你、我傷害你,希望你離我越遠越好。

終於,我發現你是我不可或缺的氧氣。

你使我發現生活中的美好、你使我知道什麼叫做幸福。

 

非常謝謝有你。

謝謝你來到我身邊。

謝謝你願意回到我身邊。

 

這是李旻浩每天都會在心裡念的話。

他總會在韓知城熟睡時,用溫柔的眼神盯著那人的臉龐,用著最虔誠的心情去唸這段話,一字不差。

 

空氣中的葡萄酒精味道短期內是不會散去的,畢竟ALPHA的發情期不是一天就會結束。

下一次,大概是幾個小時後吧,但他會讓韓知城睡飽再說的。

 

和李旻浩對韓知城的喜歡一樣。

許久而不見褪去。

 

「晚安,知城。」

輕輕的一個吻落在眉間,李旻浩心滿意足的抱著那人而睡去。

他不知道的是,縱使熟睡中的韓知城不知情,窗外的星星和月亮都知道的。

 

 

 

 

 

 

 

好久不見了大家~

終於生出葡萄酒精番外的第一篇了。

下一篇大概會是日常(不知道有沒有車)

但是大概會是醋桶打翻之類的吧哈哈哈哈

天蠍座就是愛吃醋:)

好的,希望很快能再次跟大家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