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1-07-04 16:34:40

旻城 親吻三十題 (中)(微H慎入!)

11. 親吻鼻尖

 

 

其實在每一次簽售會時,李旻浩幾乎都坐在韓知城旁邊。

每一次粉絲一見到李旻浩的第一句話總是說:

 

“啊!旻浩的鼻子真好看!”

自己也很認同。

很挺、很高,接吻時偶爾會碰撞到。

 

真是甜蜜的負擔?腦袋跑出這種結論讓韓知城有些無語。

 

也不是吃醋、也不是羨慕嫉妒,

其實比較接近驕傲。

 

那麼完美的人、是我的男朋友!

 

這樣想完,韓知城咯咯的笑了出來。

 

「想我呢?那麼開心?」李旻浩剛和金昇玟從電台回來,一跨進門檻就看到韓知城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傻笑。

 

『看絲帶幫我們剪輯的影片呢!』將還停留在某場握手會照片的畫面轉過去給李旻浩,剛好是粉絲稱讚李旻浩鼻子挺的那部。

 

「韓尼喜歡看別人稱讚我?」有些玩味地看著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跑跑卡丁車的韓知城,等待著那人給自己回應。

 

『沒有~』敷衍。

 

李旻浩對這個回答不甚滿意,整個人往下彎腰倒著硬鑽進韓知城和手機之間。

 

「韓尼。」一聲輕柔的叫喚讓韓知城有些醉醺。

抬頭對上李旻浩晶亮的雙眼,真的很漂亮。

 

這哥怎麼每個地方都漂亮

 

死死地盯著李旻浩的眼睛,上移到剛剛討論的鼻子。

 

啾──

一個親吻落在李旻浩的鼻尖,柔軟的觸感碾著鼻尖敏感的肌膚。

李旻浩似乎沒想到會有這麼一齣戲碼,臉也紅了起來。

 

『好少看哥臉紅、』伸手觸上李旻浩的臉頰,來了個世紀最燦爛的笑容。

 

該死的、一點都不讓人省心,硬要這樣。

 

「如果今天還想要睡覺,勸你別再捉弄我。」附贈了惡魔笑容。

瞬間褪去的燒紅讓韓知城不禁讚嘆出聲──

這哥也太厲害、這也能操控嗎!

 

金昇玟黑著臉快步走進寢室,

剛在電台就被「卿卿我我」事件搞到眼睛差點瞎掉,

連回家也不讓人保養珍貴的雙眼嗎?

 

 

12. 青澀徘徊的初吻

 

 

其實他們是先親才在一起。

 

那時正下著雨,他們剛進行完舞蹈課程,

午餐時間想去買點喝的,李旻浩正想要拉韓知城去──

暗戀嘛、總得先充分利用朋友的身份!

 

“知城。”方燦和徐彰彬大概是想開個三辣醬小會議,喚了韓知城一起出去。

 

眼睜睜的看著小松鼠就這樣蹦蹦跳跳的出了練習室,心裡一陣空。

 

飲料還是要買的,既然不能一起去,那就順便幫他帶一杯、

這樣不會再沒察覺了吧、我的心意。

 

心中盤算好所有的計畫,李旻浩微微勾起嘴角。

走下樓進公司旁的咖啡廳,點了「聽說」韓知城最喜歡的小套餐。

 

帶上樓的時候,剛好韓知城一個人從廁所走出來。

『啊、旻浩哥!』小松鼠再次蹦跳的跑過來,好奇地盯著自己手上的紙袋。

 

「看什麼呢?」總想要捉弄他、看他可愛的鼓起面頰。

『餓…..』果真鼓起來了。

「幫你買的,拿去吧、」『真的嗎!!謝謝哥!!』

 

進到練習室,大家都離開了。

兩人待在空曠的空間,卻擠在一起肩並肩坐,硬生生把空隙縮到零。

 

『哥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這個呢?』被食物塞得滿滿當當的夾囊圓鼓鼓的,說話都有點口齒不清,因為好奇眼睛睜得圓愣愣──

 

哇真是….可否只給我一個人觀賞?

 

「就是知道。」『太喜歡哥了!』語畢,韓知城滿足的呵呵笑了起來。

 

」突然一陣清冽的氣息環繞在自己頭頂,韓知城抬眼,對上那對漂亮的雙瞳。

 

「知城對我的喜歡,是哪種喜歡?」真的很故意,

用這種方式問的話,告白失敗也有台階下。就說是玩笑就好。

 

唔』

 

其實韓知城一直都喜歡李旻浩。

 

韓知城還沒有想告白。

他覺得李旻浩對每個人都好,不覺得自己特別。

所以不敢自作多情,他怕──

若他對自己的照顧僅僅是對弟弟的關愛呢?

這樣告白的話,連朋友也做不成了。

 

見眼前那人低下頭,若有所思,李旻浩真心忍不住了。

伸手抬起韓知城的下巴,迅速靠近吻上。

不是交深的吻、是那種僅於連綿不斷、摩挲唇瓣的吻。

燥熱的唇瓣青澀的碰著,兩人經驗不足也不敢越界,只是輕輕摩擦了數十次。

 

韓知城驚訝地瞪大眼,整個人身體僵直,沒有丁點反應。

『哥也是這種喜歡嗎?』「我就當這個是知城的告白囉?」

 

兩人在空蕩蕩的舞蹈教室接著吻,空調呼呼地吹著,卻絲毫不覺寒冷。

 

「你好,男朋友。」

 

 

13. 猶如羽毛拂過般不經意的輕吻

 

還記得那天,李旻浩帶韓知城回家。

家人、順東多都前來迎接這個即將成為家人的人。

『您們好、我是韓知城。』慌張的壓了個快把自己折成一半的鞠躬,李旻浩笑出聲。

「不用這麼緊張的、」輕撫著韓知城的髮頂,把他拉進客廳。

 

「這隻是多利、」李旻浩寵溺的撓著多利的下巴,韓知城則盯著李旻浩的臉出神──

 

『哥對貓好好。』鼓起頰,低頭順著東兒順兒的毛。

 

這小子是對貓吃醋嗎?

再次笑出聲,把多利抱到窩裡,回到韓知城身邊坐下。

 

「你是眾所皆知、李旻浩最寶貝的寶貝呢?」將韓知城圈進懷裡,寵溺的吻著髮頂。

『呀、哥放開我,萬一被伯母看到、』

「他們也知道啊。」

『不是….很、很害羞!』

急著想要反駁的情緒湧上,韓知城猛地抬頭想要大喊幾句。

李旻浩正也想低頭耳語幾句捉弄韓知城,結果兩人的唇就這樣輕輕地回過。

輕柔的像絲綢的眷戀、炙熱的氣息呼過。

韓知城有舔嘴唇的習慣,所以嘴脣一直水潤潤的。

相較之下,李旻浩倒是因為乾燥的空氣有些龜裂。

這麼一回過,李旻浩覺得挺舒服。

 

燒開的熱水壺、熾熱又驚慌。

 

「哎呀、順兒東兒都看到了、」“我也看到啦。”

猛然抬頭,李旻浩和韓知城都嚇到馬上站起來。

 

“哎呀、不用那麼見外~小倆口就繼續甜甜蜜蜜吧?”

旻浩媽媽抱起地上的東兒,用右腳輕輕的拱起順兒便一起離開現場了。

 

『啊啊啊啊啊我要怎麼做人啊、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伯母!』

「韓尼啊、直接改叫媽怎麼樣?」

『李旻浩!別鬧了啊!』

“旻浩啊、有點道理呢、”

『唔……

 

四次元的家人大概也都是四次元。

 

 

14. 啃吻脖頸

 

 

李旻浩有一個小習慣。

除了嘴唇、他最喜歡親吻的地方是韓知城的頸子。

在動物界裡,猛獸要抓獵物都是狠狠地咬著脖子給予最後一擊。

對李旻浩來說,大概是相同的理念──

 

吻著脖子、連綿的留下紅櫻、吸吮出聲。

這個時候韓知城總會緊緊抓著李旻浩手臂,隱忍著不出聲的表情每每都刺激著李旻浩的情慾叫囂。

仰著頭,小小的嘴張著不斷喘息、眼睛瞇著,生理淚水沾濕眼尾。

整個人縮成一團,臉紅通通又發燙。

總之就是很符合李旻浩的欺負慾。

 

今天李旻浩也打算對躺在床上滑YT的韓知城進行攻擊!

 

躡手躡腳來到韓知城床上,韓知城看到來人也見怪不怪,只是繼續盯著自己手機裡的昆蟲影片。

「韓尼、要抱抱。」

── ──哎咕這哥每次都這樣。

 

按下手機右側的關機鍵,將手機隨手扔一旁便環住了在自己身上放肆的小惡魔。

他不知道的是,那人正準備往他的脖子進攻。

用力地向上一蹬,李旻浩將臉埋進韓知城的頸窩。

『一李糯….啊!』感覺到自己頸部的肉被齧咬,韓知城有些吃痛的尖叫出聲。

「韓尼、小聲點。伊恩在睡覺。」嘴巴上是這樣講沒錯,但是撩人的動作還是沒停,使勁的吸吮著那塊軟肉,綻放出一朵朵嫣紅。

 

『哥、啊不、』韓知城視線又開始被水氣模糊,動情的下體站起無意識地來磨蹭的李旻浩的腹部。

李旻浩自然是注意到了。

但是到底還是有了惡魔的稱號,不能虛有其名。

忽視戳著自己腹部的慾望,重新埋首盈滿和自己同款沐浴乳香氣的脖頸,再次侵略,沒多久便紅痕遍佈,韓知城圓潤的臉蛋也佈滿淚痕。

 

終究是忍不了了。

 

也沒辦法忽視自己脹硬發痛的下體、畢竟自己在回想的時候就有點反應了。

 

「到底是韓尼是惡魔還是我呢?」

「總覺得是韓尼一直在誘惑我呢?」

 

梁寶包最後還是改去金昇玟那間寢室了,心理陰影也不用多加計算。

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要習慣了。

梁伊恩崩潰的吶喊、金昇玟的安撫聲、隔壁間兩人的喘息聲和呻吟聲── ──

 

今晚真熱鬧。

 

 

15. 自身後而來的親吻

 

 

今天是韓知城的生日,李旻浩打算給韓知城一個驚喜。

在得知自己的愛人兼壽星今天必須待在工作室一整天直到完成曲子之後,發自內心的抗議嚷嚷著,直到決定自己一個人拿著禮物蛋糕去工作室找他。

 

「這樣今天韓尼壽星就是我一個人的了!」

 

突然想到韓知城一直都是自己的、而且也只能是自己的。

 

啊啊啊啊啊啊所以為什麼到這時候還要工作嘛!

嘴巴上念念有詞、嘮嘮叨叨,不知不覺就走到工作室門口了。

 

點上蠟燭,捧著蛋糕、提著禮物靜悄悄的走到韓知城身後的桌子放下。

快速環住眼前專心的人兒,頭繞到那人面前吻下。

『唔、勾(哥)~』「專心親吻,小壽星。」

舌尖交纏,氣息交換之間透著喘息,直到韓知城腦袋有些缺氧、暈乎乎的才推著身上那人的手臂示意停下。

 

「生日快樂、」將蛋糕推到韓知城面前,韓知城開心地大呼小叫,

『啊哥你怎麼知道我想吃巧克力蛋糕了!』

『啊哥不用那麼見外的不用有禮物的、』

『啊一李糯我好感動哇嗚嗚嗚』

『他們呢他們呢?其他人呢?』

『哥哥哥我喜歡你、唔!』

一個吻再次堵上嘰哩呱啦的小嘴,李旻浩滿意的舔了舔唇。

 

「太吵了」

「只有我們兩人不好嗎?」

 

 

輕碰著韓知城鼓鼓的面頰,在上面印上一吻。

『哥…..』韓知城聲音有些黏糊糊,聽出來是快哭了。

「哭什麼呢、愛哭包。」安慰性的用大拇指摩挲著韓知城的耳垂,低頭吻去那人溢出眼眶的淚水。

 

「禮物。」從身後沙發取了一袋白色的禮品袋,韓知城愣愣地伸手接過。

『是什麼呢?』「看了就知道。」

『又是松果嗎?』「再提是喜歡嗎?我下次帶一堆丟你床上。」

在袋裡撈撈撿撿,摸到了一個冰涼的金屬觸感。

 

『耳飾嗎?』「和我成對的。」

 

亮晶晶的東西呢、

韓知城很喜歡。

展露出燦爛的笑容,韓知城忙著戴上,沒有注意到李旻浩的表情──

溫柔寵溺。

 

「生日快樂,最喜歡的人。」

 

 

16. 焦急而慌亂的親吻

 

 

韓知城跟李旻浩冷戰了,而且是沒有原因的。

應該說只有韓知城不知道為什麼。

他很著急,想要找李旻浩問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結果不是被敷衍就是直接無視。

到後來韓知城也來氣了,乾脆也不理李旻浩。

── ──什麼意思啊、哼。

 

總之就是賭氣心態。

 

但是見到這樣也無動於衷的李旻浩,韓知城心裡還是很難過。

真的就這麼不在乎自己嗎?

直接告訴自己為什麼生氣不好嗎、

為什麼要這樣啊……

 

委屈促使淚腺發達,硬生生逼得眼眶發紅。

夜裡,韓知城一個人蜷縮在客廳窗邊,望向遠方。

月亮很圓很圓,月光灑在室內地板,點點星光璀璨。

看了想哭──應該說現在看了什麼都想哭、什麼都不看也想哭。

把臉埋在膝蓋裡,眼淚終究是不聽話的脫線,一顆顆在褲子上印下深色痕跡。

小聲地啜泣其實是很痛苦的事,韓知城快要喘不過氣了,把臉抬起來的時候,對上了從房間出來的李旻浩的雙眼。

 

那雙眼睛驚訝地瞪大,很快地又恢復冷酷。

他並沒有多理韓知城,只是進廚房倒了杯牛奶就轉身準備回到寢室。

『── ──哥!』雖然不是大喊,但在寂靜的夜裡也算是大聲了。

頓足,李旻浩微微撇過頭。

『告訴我、我到底做錯什麼了、』再次把臉埋進膝蓋,韓知城泣不成聲。

「我以為你足夠聰明。」『但我很笨啊哥、』

『你不也知道嗎、嗚』豆大的眼淚還是撲簌簌的掉,李旻浩的心臟快要裂開了。

 

走到韓知城旁邊蹲下,他打算引導式教學。

沒想到一蹲下,韓知城就捧著李旻浩的臉吻了下去──

焦急又慌亂的親吻。

著急的含住李旻浩的嘴唇,不斷地變換角度藉此換氣。

他不想要結束這個吻,他怕李旻浩又離開。

 

輕輕的撫著年下的後背,兩人近的連韓知城的淚珠都印到李旻浩的臉上。

最後這個吻是韓知城又哭出來所以停止的。

李旻浩看著眼前又掉淚的男友,心裡五味雜陳。

 

心疼是心疼,生氣還是必須生氣的。

 

「上禮拜五晚上去哪了?」

『唔和燦哥在工作室』

「待到幾點?」

隔天六點』

「說好不會熬夜的,對吧?」

….可是是工作

「我們約定的是不熬夜。你毀約了。」

『對不起』低下頭,韓知城未乾的淚痕在月光的照映下顯得更加楚楚可憐。

 

是我在欺負小動物嗎?

 

李旻浩習慣性地嘆了口氣,將正在吸鼻子的小松鼠納入懷中。

 

「約定要遵守,我擔心你。」

知道了哥、』將臉埋進幾乎一個禮拜沒感受到的體溫中,韓知城舒適的瞇起眼。

 

「但我也得跟你道歉、讓你難過了。」收緊了懷抱韓知城的雙臂,低頭親吻了那人的髮頂。

 

「韓啊晚安。」

 

 

17.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18. 堅定的誓約之吻

 

 

經過上次冷戰的教訓,韓知城有一陣子變得非常敏感。

動不動就以為李旻浩在氣他,其實只是李旻浩累了或是沒有給個笑容。

李旻浩能懂上次那件事給韓知城打擊很大,但是現在這個情況自己既心疼又不知該怎麼辦、

 

「或許,找他談談。」

 

走到韓知城寢室門前,轉開門把、左看右看確定只有韓知城一人──

「韓啊

話都沒講完,床上那人驚嚇地跳了起來,緊緊盯著李旻浩。

 

等等、這是又

 

『什麼事旻浩哥』眼淚又在周圍打轉,李旻浩又開始焦急。

還沒走近,韓知城就先躊躇地走向李旻浩,輕輕的在那人唇上貼上一吻──

既害怕又猶豫。

試探性地輕碰,他怕李旻浩生他氣。

如果生氣的話,李旻浩會直接走掉的。

或是像現在一樣一句話都不說。

韓知城好想哭,他真的不想要重蹈覆徹──

上次的經驗他不能再經歷一次,會死的。

 

「我沒生氣,你先冷靜。」

 

輕輕地拉開書桌旁的椅子坐下,空氣瀰漫著沈重的冷漠。

持續良久,李旻浩開口:

「韓尼為什麼最近變那麼敏感呢?是怕我像之前一樣不理你嗎?」

『唔….』小心翼翼的點點頭,眼淚像顆晶鑚銜在眼角。

「那我答應你,以後生氣會直接告訴你,不會冷落你、好嗎?」

「韓尼不要再哭了,會心疼的、」

將韓知城緊緊環在懷中,李旻浩溫和的順著懷中人兒的髮絲,讓韓知城有點鼻酸。

李旻浩真的太重要了。

他知道他總是依賴人的這個習慣會讓對方喘不過氣,

但是他真的好害怕失去。

如果失去了,自己就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

自己就像個外星人,永遠無法真正融入人群,

是你。是你帶我走進人類的世界。

是你,你擁有全世界、全宇宙最值得依賴的笑顏。

 

我不能失去你。

 

眼淚一滴滴滑落,墜在李旻浩的睡衣上,綻成一朵朵水花。

『我也想過,如果失去哥,我會怎麼樣。』沙啞、憂鬱、久經沈思。

『我想,我會變回以前那樣一句話都不說的外星人。』

『或許,不是不想說,是再也不知道該不該說了。』

『我知道這樣會很困擾哥、會讓哥覺得壓力很大。』

『可是我改不過來、我好害怕。』

『是不是怎麼做,最終都會失去哥?』

最後泣不成聲,韓知城隻字片語也講不出來了。

 

「韓尼,對我有信心。」

「我對你的喜歡沒有那麼薄弱。」

「會一直在一起的,好嗎?」

 

緊握的雙手,一輩子的諾言。

不確定性的吻過後,往往伴隨著堅定的誓約之吻。

溫柔的吻上,舌尖卻又強硬的舔舐著牙。

不容忽視、甚是堅定。

雙唇不斷交纏,連綿繾綣,直到筋疲力盡,兩人一起往床鋪走去進入睡眠。

 

那一夜,是好夢。

 

相傳,在十七、八世紀有一個歐洲國家的王子在自家花園見過奇怪的人,書籍記載大概不是地球的生物,卻擁有精緻的面貌與人形。

但是王子從來沒有怕過他,他只是一直陪伴著他、替他保密、聽他抱怨。

後來王子長大,從母后那裡得知這就是愛。

外星人其實一直不懂什麼是愛,但王子是唯一一個他信任、放感情的人類。

於是他們總在花園密會、最後許下要在一起一輩子的諾言。

後來依照皇室間的約定,王子要娶異國的公主做為妻子。

當然王子是不斷反對,並聲稱自己已經心有所屬。

在國王、皇后的派兵追蹤後,找到了那個外星人。

 

再次見面的時候,王子只能蹲在他們一起照料的花草前哭泣了。

 

『是不是我死掉,你們就不會傷害王子了呢?』

 

整個奇遇的過程,是王子用自己的血記錄下來的。

是不是這樣,才能證明我對你的感情有多麽深刻呢?

 

永遠的在一起,我們還是永遠的在一起。

我摘下我們一起種植的玫瑰,塗上毒藥,用莖上的刺穿破皮膚。

 

即使旁人硬是將我們分離,我也一定要重回你身邊。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只要我願意。

 

 

19. 悲傷的別離之吻

 

 

在別人眼裡,可能都覺得韓知城比較依賴李旻浩。

但是這點必須被平反──

李旻浩才是最依賴韓知城的那個人、而且有時候會耍一些小手段。

 

三辣醬接到了舞台演出,三人出發的前一晚,李旻浩韓知城兩人才纏綿到清晨,

結果要出門前,李旻浩又不滿意了。

 

「帶我一起去、反正是搭車子、」

“不可以。”方燦連抬眼都沒抬便一口回絕。

如果帶他去了,韓知城就要不回來了。

這次的整個行程會持續一個禮拜,也就是說李旻浩必須過沒有韓知城的日子一個星期──

他真的會死的。

 

『我也會想哥的』韓知城也淚眼汪汪的看著李旻浩。

這兩個人的確是交往之後就沒有分離那麼久過了。

那也是他們兩個太黏了,像兩個強力吸鐵似的。

 

“給你們兩個親一個再走啦,真受不了欸。”

徐彰彬在一旁看不下去了,搖了搖頭丟了個建議就走到玄關旁穿鞋子。

 

他會後悔說出這個提議的。

 

韓知城主動的抬頭吻上李旻浩的唇,捨不得的眼淚一顆一顆的落下,顯得楚楚可憐。

李旻浩見狀也不敢吻得太霸道,只是輕輕的舔舐著口腔的內壁,不斷的轉著角度鑽得更深,明明動作輕柔,佔有的意味卻非常濃厚,硬生生把這個吻延長到好幾分鐘。

 

“彰彬哥啊你下次再提這種建議我就揍你。”忙內賴兩人真的看不下去了,臉黑著走回臥室,留龍馥一人和方燦、徐彰彬道別。

 

「早點回來,會煮好吃的迎接你的。」

『好!』

“我也要!”徐彰彬被忙內賴兩人懟的憋屈,終於聽到一點開心的他必須把握!!

「你有紙巾大餐。」等等那個笑不是笑啊、

“為什麼啊!差別待遇!我明明提出好建議了啊!”

 

受害者永遠都是豬兔呀。

 

 

20. 間接親吻(我的天我甚至不用OOC就有糧直接闡述欸:)或許旻城文手哪一天會沒飯吃因為他們兩個都把劇情做一遍:()

 

 

一次直播,李旻浩、韓知城兩人又坐到一起了。

粉絲留言一直跑著「旻城又在幹嘛」、「他們的腳不安份~」

到後面韓知城玩開了,把李旻浩的氣球丟到地上,

李旻浩故作生氣,結果韓知城嘟起嘴作勢要給一個吻,李旻浩看到樂不可支。

 

“所以我說,你們這樣太公開了!”

「但粉絲很喜歡~」

 

每次方燦和李旻浩的對答都一模一樣,方燦也不能反駁。

化學反應化學反應、公費戀愛公費戀愛。

粉絲一定沒有想到他們不是營業啊!是真的在一起啊!

(不,我們早就知道了)

 

啊、對,就是那場直播,李旻浩做了一件事。

 

韓知城和李旻浩兩人各選了一瓶草莓味的飲料。

使勁拉開瓶口,兩人默契地舉罐飲用。

同時放下,韓知城起身要取零食──

不知道韓尼喝過的飲料,會不會更甜呢?

 

興許是好奇,誘惑是有意為之,李旻浩趁韓知城不注意調換了兩人的飲料。

 

這樣韓尼就和我間接接吻了呢?

 

韓知城喝了李旻浩的飲料,李旻浩喝了韓知城的飲料,兩個人大概也算親吻了。

 

想到這裡,李旻浩很滿意。

緩緩俯首將唇靠在瓶口邊緣,偷偷伸出舌尖舔舐。

仰頭喝下大大的一口,李旻浩耳尖泛起連自己都尚未察覺的紅暈。

 

『哥你耳朵怎麼那麼紅呢?』礙於現在是直播,韓知城只能小聲問道。

「我們剛剛接吻了」『什麼!』

「我換過來了。」在韓知城眼前來回晃動手中的那瓶、原本屬於韓知城的草莓飲料,臉上帶著調皮的笑容。

『哎呀哥幹什麼呢』害羞的搥打李旻浩,其實自己也無所謂。

 

等等。這樣如果我喝了我手邊這罐,我也

 

韓知城神不知鬼不覺的拿起手邊那罐、原本屬於李旻浩的飲料,偷偷抿了一口。

 

真的比較甜呢。

 

今天的直播真漫長。

 

 

 

 

 

 

最近新開了一個IG的新文帳,目前還在搬運這裡的文過去,

但是未來哀居可能會更這裡看不到的特別篇,所以可以追蹤一下~

帳號名:chi__minsung017

其實最近滿忙的,畢竟要學測了,所以更新速度其實沒有很快。

我很盡力了啦哈哈哈,但是有好多想寫的新連載所以好捨不得。

我還是會盡量排好目前現有的文章一篇篇設定時發出來的,

希望還可以撐一會兒嗚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