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選新鮮在地食材,是健康飲食第一步 贊助
2021-07-01 20:35:25

旻城 親吻三十題 (上)(H慎入!)


 

偽現實向,但不要上升真人、(雖然有點晚講)

本來想說要寫對話但想到好像很容易上升真人好可怕、

之後有機會再寫訪問文吧~~

送給麵包包包包寶貝!喜歡你~~

 

────────────正文─────────

 

 

1. 簡單粗暴的嘴唇碰撞:

 

 

李旻浩和韓知城其實每天早上都會交換一個吻。

簡單粗暴的嘴唇碰撞剛好可以形容他們的某一次早安吻。

『哥、』一大早醒來,韓知城發現李旻浩偷跑來自己床上睡,而且還把冰溜溜的腳丫子放在自己衣服裡、

欸!自己還沒醒來也太誇張、

搔了搔自己亂糟糟的後腦勺,韓知城開始煩惱要不要叫醒這哥。

 

喜歡是喜歡、但這哥感覺會油炸自己呢

是不是不要叫醒他,自己就能偷偷的看著他的睡顏直到他醒來了呢?

 

如果他張開眼看到自己的癡漢樣就不理自己了怎麼辦

 

『唔』苦惱。

「韓尼想什麼呢?」玩味地看著眼前的小松鼠,李旻浩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清醒了,手撐著頭盯著眼前緊皺著眉頭的小可愛。

 

『沒….沒呢!』被發現了!什麼時候醒的!

驚嚇的鼠迅速後退拉開距離,臉一陣熱擴散。

被逼到床角,韓知城沒有地方可以退了,整個人蜷縮在角落閉上眼等著逐漸靠近的李旻浩處置。

 

『啊!唔!』「!」

李旻浩惡趣味的在韓知城腰間捏了一把,韓知城因為敏感點被刺激的跳了起來,一不小心撞上李旻浩的唇。

 

馬上分開,兩個人都吃痛的捂著嘴,臉頰也都帶著一抹嫣紅。

「啊!知城啊啊!」『都是哥亂捏我!』

 

「重新再來。」『蛤?』

向右偏頭,對上亮晶晶的桃花眼。

 

真好看,好喜歡。

 

「重新再來。」

 

青澀的唇相貼,因為經驗不足貼得有點大力,還不小心嗑到了牙,碰了一下、又碰了一下。簡單的幾個親吻,韓知城覺得很快樂。

 

他不知道的是在李旻浩入侵他們寢室的時候就已經盤算好一切了。

 

 

2. 親吻對方睫毛上未落的淚珠:

 

 

MIROH得到初一位的時候,韓知城在台上哭了。

李旻浩當然心疼,但是在台上他不能有多餘的反應。

眼睜睜的看著韓知城在台上崩潰,安可舞台也因為哭到泣不成聲差點接不上自己的part

無助的蹲下,他想去抱住他──

以隊友的身份共享喜悅、以情人的身份共擔淚水。

 

到後台後,韓知城還在哭。

他用手腕不斷抹去眼角溢出的淚珠,抽抽噎噎的哀吟顯得更加可憐。

 

好可愛。雖然在別人難過時這麼說有點怪,但這時候的韓知城更像楚楚可憐的小動物了、

好想緊緊抱著,順順他的背說沒事了。

 

想著想著就走近了,韓知城抬起頭,纖長的睫毛上還帶有幾滴尚未落下的淚珠。

俯下頸,輕輕的吻上韓知城的眼瞼,仔細吻去一顆顆點綴在線簾上頭的苦鹹。

 

「別哭了、」

「我會心疼。」

 

 

3. 舔舐耳垂

 

 

假日的愜意,對韓知城來說沒什麼。大部分都在床上度過,更多的是進行十幾小時的睡眠。

可是今天他不知道為什麼,早上突然驚醒就再也睡不著了。

 

翻身下床,他踩著冷颼颼的地板想要趕快到客廳沙發上蜷縮。

 

「早安啊韓尼~」

 

天要下紅雨了。李旻浩三百年沒有看到韓知城在假日早起了。

原本無聊的想說自己弄個早餐吃一吃就出門運動,現在他也沒那個閒情逸致了──

他對陪伴男友有更多的興趣。

吻了吻韓知城的髮頂,又轉身進入廚房忙了一陣,端出了韓知城的早餐。

『哥是大廚!』韓知城圓圓的眼睛瞪得發亮,立馬用炒蛋把自己的頰囊塞得滿滿當當。

看著幸福享用自己做的餐點的自家松鼠,李旻浩也跟著想笑。

 

輕輕彎下腰,將唇貼到韓知城的耳旁道:

 

「專屬你的。」語畢,又邪魅的舔舐了韓知城的耳垂。

黏膩撩撥的水聲繚繞,富有磁性的嗓音竄入耳膜。

 

哐啷!韓知城手上的叉子掉到地板上,整隻鼠像被冰凍一樣一動也不動,臉頰像紅通通的蘋果像要滴出血似的。

 

得逞的壞笑掛上臉龐,李旻浩將掉在地上的叉子撿起,自顧自地走入廚房清洗,留下愣愣的韓知城僵在沙發上。

 

 

4. 溫柔繾綣的親吻

 

 

今天起床的時候,韓知城還沒有回來。

大概是又在工作室度過一個夜晚,李旻浩甚是思念。

想著等等出門買個冰美式跟起司蛋糕去探望那令人心疼的男友,

剛換好衣服就被梁精寅攔下,要他幫忙再帶個東西給韓知城。

 

“他最近好像有點小感冒,偶爾在房間會聽到他在咳嗽、帶點藥吧、”

 

什麼鬼、這小子不舒服沒跟自己說還在外面不回家、

 

李旻浩拿著餐點跟藥品踏進工作室的時候,韓知城已經累得趴在桌上睡著了。

看著睡得安詳的小臉,氣也生不起來,只好作罷。

蹲下身子,仔細數著韓知城的睫毛──

這小子是個睫毛精呢?

 

『哥….咳咳、』話說到一半被噎上來的氣堵斷,韓知城咳到淚都飆出來了,可想而知他有多不舒服。

 

「我們知城是想挑戰我的脾氣嗎?不舒服都不說還給我熬夜工作?」『哥……

韓知城撒嬌意味的在李旻浩懷裡鑽了鑽,李旻浩隔著衣服都感受到懷裡人兒體溫四呼有些過高──

「呀!韓知城!你還發燒了!」『唔……

拿出梁精寅託著帶的感冒藥,餵著韓知城把他吞了。

 

「懲罰、沒有起司蛋糕跟冰美式了、」『呀哥!!!』

 

委屈的圓圓大眼含著淚,水汪汪的映著李旻浩的臉龐。

 

有夠可愛。

 

輕輕的將唇印上,考慮到韓知城是個掛病號的小孩,溫柔地將唇齒順開,緩緩地深入與其交纏。

仔細的舔弄著牙面、捲著韓知城的小舌、汲取著溢出的汁液。

良久,依依不捨地將唇齒分離,熱氣和喘息在兩人之間擴散。

 

『再一次….』難得韓知城主動提了要親吻,李旻浩有些驚訝。

「怎麼了?生病變黏踢踢的」『好舒服……

吻上有些熾熱的額頭、眉心、臉頰、鼻尖,吻到唇時多啄了幾下,繾綣溫柔。

 

「這樣韓尼就會好起來了~」『哥會被我傳染的……

「就勉強犧牲一下吧~」溫柔的搔了搔韓知城後邊的髮,吻上肉嘟嘟的豐頰。

 

 

「韓尼感冒的時候好可愛、要一直感冒呦!」『呀哥!!!!』

 

5. 席捲一切的強勢深吻

 

 

咚!

李旻浩用力地將韓知城抵在牆角,韓知城重心不穩的向後跌,肩胛骨撞上牆壁,吃痛的嘶了一聲。

有點驚嚇到的韓知城緩緩地抬起頭,對上李旻浩被瀏海陰影覆蓋的雙眼,有些陰沈可怕。

 

『哥……?唔!』被冷冽的氣息環繞,韓知城一頭暈眩。

被怒意沖昏頭的李旻浩顧不上自己粗暴的撕咬會讓韓知城的唇面佈滿小缺口,卻又在舔到冒出的腥甜後放慢了腳步。

撒嬌意味的吮了吮韓知城的舌尖,韓知城有些頭昏腦漲,只能將雙手虛放在李旻浩胸前假裝推拖。怒意漸漸降下,蜜意驟然升起,李旻浩雙手捧著韓知城肉嘟嘟的臉頰,大拇指不斷摩挲著他敏感的耳垂。

舌尖侵略性的舔弄著令人發癢的上顎,汲取津液時發出嘖嘖水聲,李旻浩往空隙深入,掠奪著屬於自己的那塊地。

氣溫逐漸上升,兩人沈重的呼吸聲迴盪在空蕩蕩的臥室。

韓知城覺得自己快化掉了。

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哥突然生氣了,然後咬住自己的嘴唇,好痛好痛。

 

但是最後真的好舒服、

 

兩人唇齒分離時,雙唇間拉了一條長長的銀絲,雙眼迷離溢滿霧氣。

 

「再抱徐彰彬試試看。」

「我會把他丟進氣炸鍋然後讓你一個禮拜不能下床。」

 

 

6. 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

 

 

今天晚上兩人回到宿舍前就已經親在一起了。

 

韓知城在工作室忙完之後,和李旻浩通話約好要一起吃晚餐。

冷冽的風陣陣吹來,可能因為忙碌的工作讓身體有些負荷不堪,韓知城忍不住顫抖,將大衣的領子交疊裹住自己的身軀。

 

怎麼那麼慢呢、冷死了!

 

韓知城將兩隻小手合十、到面前呼了口熱氣,用力搓揉幾下。

李旻浩在遠方看到這個畫面,心中警鈴大作。

 

「這傢伙又不穿暖、只想活一天是嗎!」

悻悻然地走近,一隻手用力將面前毫不知情的人兒拉進懷中。

 

『哥!你好慢!』終究是李旻浩的獵物,韓知城鬧也不敢鬧太久,只是嬌嗔幾聲便把臉鑽進那人肩頸,感受著那人的體溫。

 

暖是暖、這哥怎麼一直沒反應。

 

疑惑地抬起頭,對上眼前人有些冷酷的表情。

 

…..我犯錯了嗎、

 

韓知城緊張的攪了攪手指,在再次注視到比空氣還冷的表情時,忍不住開口道:

『哥或許我做錯什麼了?』講完馬上低下頭,淚眼汪汪的委屈。

 

大大嘆了一口氣,李旻浩用力地將韓知城的頭髮揉亂。

 

「再不穿暖我就把你丟氣炸鍋,大概再也不會怕冷了?」

『哥、我會穿暖的、』

「最好說到做到。」

低頭吻上韓知城的眉心,往下一路吻上唇。

輕輕的觸碰,一碰即分離、重複數十次。

仰首的那人似乎很喜歡這種純粹的觸碰──

僅僅是愛意的交流,不帶有情慾。

雙眼享受的瞇起,感受著唇上的柔軟觸感。

李旻浩的唇比較薄、韓知城則是屬於上薄下厚的類型,

總之對李旻浩來說就是很好親。

最後一次覆蓋上的時候,李旻浩久久沒有分離,就這樣貼著。

 

帶些水氣的冰冷空氣刺痛著兩人的四肢,臉頰卻熱得不像話。

 

「或許知城回家會想要一些更深的、」

這句話隱含太多意思,韓知城臉頰一下漲紅,輕捶了李旻浩的臂膀。

 

哎呀真是、根本不用多穿,我現在快熱死了、

 

這句話講出來的話,明天大概就不用下床了。

 

 

7. 唇舌交纏的熱吻

 

 

『哼嗯、』

夜深人靜,兩具熾熱的軀體交疊,月光將兩人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床鋪因為激烈的動作不斷晃動。

 

『咿!』李旻浩輕輕撩開韓知城的上衣,俯首吻上胸前那點,時不時伸出舌頭舔吻,惹得韓知城不住顫抖。

 

「韓尼」身上這人也是被情慾沖昏了頭,聲音都有些黏糊糊。

與聲音的撒嬌不同的是手上動作、霸道的扯著韓知城的皮帶。

 

『哥想要、想要你、』

 

終於是兩人都忍不住了,李旻浩加快手上的速度,使勁扯下韓知城的底褲。

「知道、韓尼。等等我。」

將自己也剝乾淨,李旻浩從書桌抽屜拿出潤滑液和保險套,回到床上時,韓知城的手已經不安分地搓揉起自己的陰莖,嘴巴不斷念著哥、旻浩哥,腰也微微拱起,似乎是要射出來了。

 

「不是說了等等我嗎、不乖」硬生生地將韓知城上下擼動的手移開,原本要一跳一跳輸出白濁的分身也頓時失去快感沒有成功高潮。

『哥、』韓知城哀號一聲,將臉埋進李旻浩的胸膛,悶聲的哀求對方撫慰自己。

 

李旻浩今天受的眼睛刺激已經夠多了、在自己面前喊著自己的名字自慰、低下頭盯著懷裡的人兒還給我用那麼缺德的委屈臉拉著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性器上。

 

「看來韓尼明天不想下床?」不等那人回答,李旻浩右手盛著韓知城的後腦勺吻上了正呢喃著的微嘟的唇。

熾熱迫切的撬開韓知城的牙關,牙齒咯咯的嗑著有些生疼,卻又增添一絲情趣、

舌頭不放過任何一處的掃過門牙、上顎、舌下、再與不知所措的小舌交纏。

兩人激烈的吻發出咂咂水聲、吸吮著對方津液的聲音似乎有些太頻繁,兩人卻不覺得煩躁,只覺得腦袋一片亂糟糟,想要更多更深入。

已經激烈到韓知城環著李旻浩後頸的手在那片白皙的肌膚留下鮮紅的勒痕,這才依依不捨的分離。

 

「喜歡嗎?」每次李旻浩做完一件會令韓知城臉紅心跳的事之後總這麼問他,這每每都讓韓知城覺得彆扭。

 

但這次真的是太舒服了、韓知城還暈乎乎的,腦袋思考不接線,憑著潛意識便點了點頭。

 

眼神暗了暗,李旻浩嘆了口氣。

 

「看來是一個禮拜不想下床呢?誠實的韓尼太可愛了要怎麼辦呢?」

 

身下精準的頂入,韓知城哭喊著射了出來,李旻浩也被緊縮的後穴夾的悶哼一聲。

 

「韓尼呀、又不等我、」再次交纏,月光都變得有些粉紅。

 

這個夜晚有多長就不用多加解釋了,至於梁精寅的心理陰影面積多大這可能要問收留他一晚的金昇玟本人。

 

 

8. 撬開齒關

 

 

其實李旻浩很崇尚深吻。

他覺得深吻時,就像和那人融為一體。

離開的時候會特別捨不得,但是分離後看著那人迷離的雙眼又會使自己下體一熱。

 

真是矛盾心理。

 

但是相反的,韓知城比較喜歡純粹的親碰。

不帶太多的情慾,就只是因為喜歡而觸碰你。

早上的時候輕輕碰一下、吃飯前輕輕碰一下、玩遊戲時輕輕碰一下、洗完澡輕輕碰一下、一起看鬼片時輕輕碰一下…..

感覺就是、我離不開你,我時常找尋著你。

 

我閒下來就在找你。

 

不過在做愛時,李旻浩和韓知城都是喜歡深吻的。

泡在濕濕黏黏的空氣中,大概連吻都要濕濕黏黏。

撬開牙關的工作其實都是李旻浩在做。

也不是說韓知城不會,而是他通常到那時候就已經被性慾磨的昏昏沈沈了。

 

所以今天韓知城要主動!!!!

這是韓知城排給今天的自己的第一項schedule

 

好不容易,今天有機會在宿舍廚房兩人獨處了、

偷偷溜到正在煮湯的李旻浩身後,點了點那人寬厚的肩膀。

 

「?」李旻浩向後偏頭,韓知城一個掂腳便吻上了李旻浩的唇。

學著李旻浩以往的方式,侵入雙唇間,來到齒關前。

 

『唔、』怎麼撬都撬不開!

『哈、』「韓尼呀、」將頭轉回,李旻浩再嚐了一口湯,確定味道已經足夠清甜後,將火關上,脫下圍裙,動作一氣呵成。

 

「那種事,還是我來做吧。」

再次吻上,自己的牙關輕易就被拱開,又再次輸得一塌糊塗。

知道今天的湯是蘿蔔排骨湯了……韓知城鼓起紅的像顆蘋果的頰。

『為什麼我就不行呢、』

懊惱地低下頭,換來一聲輕笑。

 

「因為韓尼被我吃得死死的。」

『哥不也是嗎!』

「韓尼是我的獵物~」

『啊啊啊啊啊啊!』

 

那鍋爐子上的湯,最後還是被晚歸的方燦當宵夜喝掉了──

兩人忙到沒有時間享用。

 

 

9. 淺嚐即止安撫性的吻

 

 

李旻浩最近進入低潮期。

 

其實本來自己就因為資歷不足被刷淘汰,

最終雖然被救回但資歷不足這回事還是存在。

 

很努力的早出練舞、晚歸練唱。

他總感覺自己還在原地。

有種一直沒前進的無力感襲來,李旻浩變得很敏感。

連韓知城撒嬌都沒心力去理,讓韓知城有點難過。

 

大概是看著大家都在自己前頭,李旻浩怎麼追趕都追趕不到。

暴躁因子胡亂地跳,震得自己心煩。

 

「你煩不煩啊!」那是李旻浩在出道後,也就是交往後第一次對韓知城大吼。

原本只是想把很久沒吃飯的李旻浩叫出來一起吃飯,這下整個宿舍的人都響起警鈴了。

 

──完了、知城啊。

 

果然看到韓知城低下頭默不做聲,眼淚倒也沒掉下來,只是在眼眶不斷打轉。

 

「你們吃。」將門關上,李旻浩躲回被窩裡。

 

閉上眼睛,想要進入睡眠。

 

結果又浮現出韓知城笑容倏地垮下的瞬間了。

 

好心疼、對不起

 

李旻浩躡手躡腳地來到門前,準備拉門出去找韓知城,

結果一打開門,就看到韓知城端著食物。

 

『啊、正準備敲門來著

一對眼睛紅腫,看得出來剛剛他還是哭了。

 

『知道哥最近心情不好,又總是跟我說沒事。』

『可是哥、你必須說出來,我才有辦法幫你。』

『我對哥來說特別嗎?』「當然、」

『那哥也要表現出來啊、』將托盤放到桌上,拉著李旻浩的手坐到床上。

『都和我說好嗎?』

『我會一直在一李糯身邊的。』輕輕的環住李旻浩的頸,將他圈到自己懷裡。

徐徐的撫著李旻浩蓬鬆的髮頂,嘴裡不斷唸著我在。

 

李旻浩快哭了。

他真的不想要展現自己的脆弱面,

因為這樣對那人也是一種壓力。

尤其是對方是自己最愛的韓知城。

心理壓力被這麼沒心沒肺的柔軟擊倒,李旻浩抬起頭看向韓知城。

 

『我也什麼都和哥說了,哥也要什麼都跟我說。』

堅定。

 

突然覺得眼前這人好強大,他好想依賴。

不,或許自己早已依賴的像無法戒除的毒品一樣時不時尋覓。

 

「知城,我低潮期。」『我知道。』

『我會陪哥一起前進的。』

 

輕淺的吻落在有些乾澀的唇,韓知城安撫性的舔了舔李旻浩的唇縫。

好久沒有親吻了、

吻輕柔的像羽毛,稍稍拂過自己的唇瓣。

李旻浩很喜歡。

這個吻和韓知城,

 

這個韓知城的吻。

 

『會一直和哥一起。』

 

夜晚還是寒風刺骨,但是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暖意就像泡泡浴溢滿全身,令人著迷。

 

「我愛你。韓知城。」

 

 

10. 親吻熟睡中的對方

 

 

空氣中的高溫漸漸散去,迎來黑夜裡本該有的陰冷。

李旻浩看著懷中熟睡的韓知城,心裡柔軟的一塌糊塗。

 

將棉被拉得更高些,把韓知城裹的嚴實。

輕拍兩下,撐著頭開始觀察著韓知城的睡顏。

 

有些凌亂的髮、濃密的眉毛、纖長的睫毛、軟呼呼的臉頰肉因為剛才的性愛血紅尚未褪去、小巧還被吻腫的愛心唇

 

再看又要硬了,李旻浩。

 

用力甩了甩頭逼自己清醒,李旻浩真的覺得自己要瘋了──

怎麼就這麼喜歡眼前這人呢?

 

舔吻著因熟睡微張的嘴唇,淺淺的侵入,舔弄著闊卡門牙。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

 

又是忍不住連續的吻,一個個落在臉上。

 

『唔、』興許是夢到什麼或感覺到什麼了,韓知城囈語一聲,將整張臉埋進李旻浩赤裸滾燙的胸膛。

 

「到底是你是我的獵物還是我是你的俘虜呢….?」

無奈地搖了搖頭,輕輕環著韓知城的身軀。

 

 

其實韓知城做夢了、那時候。

 

他夢到有人正拿著叉起的起司蛋糕嘗試餵他。

只是這人似乎不太會餵食、或是他眼睛不太好,

總是沒有餵進自己嘴裡,還不斷往自己臉上沾。

韓知城沒有耐心了,便主動張嘴含住那塊蛋糕。

 

啊、挺甜的。

 

隔天起來的時候照鏡子發現自己嘴唇腫得不像話。

盯著李旻浩,問他怎麼回事。

 

「就昨天做的時候吻腫了唄、」

 

不。

連做完都在吻當然特別腫了。

 

 

 

 

 

 

總之、我還是分上中下集了(要不然實在太長)

中下集我會再擇日PO上來~~

謝謝大家~~

近期應該都會更各種番外跟三十題!

新連載應該要再一陣子有構思再說!

最近在看模範出租車、

是不是讓韓知城當高恩的駭客角色、李旻浩當道奇的角色滿適合的呢?

突然找到題材了、之後會決定短篇還是連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