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測!疫情期間牙疼怎麼辦? 贊助
2021-06-26 16:42:21

旻城 OH(애)(小小番外~)


 

00

棒棒糖,似乎是一種特別的糖果。

想要嘗到甜頭,必須要不斷的舔舐、吸吮,

直到抵達接近中心,那裡將會有最甘甜的滋味。

 

拿苦盡甘來來形容似乎太過頭,

因為從頭到尾,你只是為了最後獲得甜美的果實去努力。

就像我們,選擇音樂之路。

這已經是我們的夢想,我們已經成為了歌手。

但是我們不斷努力、不斷前進、

我們是為了突破、為了讓STAY感到驕傲。

什麼時候才能抵達中心?

我也想嚐嚐那個滋味。

 

 

 

01

圓潤晶瑩的球體透著水光,韓知城正觀察著剛從自己嘴裡拿出的棒棒糖。

 

好漂亮。

 

雖然自己是不折不扣的巧克力愛好者,但是軟糖硬糖都喜歡草莓口味。

 

怎麼說呢?酸酸甜甜的,感覺不那麼無聊,只是一頭熱的死甜。

 

透明的外殼包裹著芯中的粉色心型,隱隱透著愛戀──

 

『旻浩哥好慢

將下巴置在臂彎中,韓知城再次將甜蜜含入口中。

 

『怎麼突然酸了

對韓知城這隻螞蟻來說,這種酸讓他有點想哭。

感覺,等待也增加了酸度呢?

 

眼眶倏地盈滿淚水。

愛哭鬼韓知城,你是男子漢!

 

將頭抬起,用手腕擦去了尚未滾出的淚珠,打算把嘴裡的棒棒糖也拿出來丟掉。

 

「韓尼啊。」

 

 

該來的人,終究還是會來。

也不會管自己是不是遲了,就這樣重新闖入自己的生活。

 

死盯著韓知城有些紅腫的雙眼,他知道韓知城剛剛大概哭了。

不是說了「再見」嘛?就是會再見面的意思。

安撫性的輕拍韓知城的後腦勺,微微使力將人兒壓進自己懷裡。

 

「韓尼、我你。」『哥說什麼呢?』「自己解讀。」

 

兩人漸漸分離,李旻浩注意到了韓知城手中的棒棒糖。

 

湊近、張嘴、含住。

 

一陣熱竄上韓知城的臉頰。

這哥!什麼意思!!

 

『哥、』「甜。」

從自己嘴裡拿出來,放到韓知城嘴邊

 

啊、暗示。

 

明明剛才嚐起來還是酸的呢?

終究是不信邪,韓知城微微張嘴,再次將圓潤的糖體含入。

 

『還是酸…..唔、』

一個熱切的吻欺上,韓知城不知所措,只能用力地閉上眼配合。

 

舌尖交纏,津液流竄,口腔內壁被侵略了遍。

 

「甜吧?」

稚氣的笑,真熟悉。

韓知城看了也想笑,彎出了愛心狀的嘴。

 

「跟糖芯的形狀一樣呢?」

用手指描繪著韓知城的唇的形狀,壓過的地方都燃起燥熱。

『哥

 

再次吻上,溫柔纏綿。

 

 

萬有引力,你也。

 

寶寶啊、你不用長大。

你永遠、也不用長大。

 

 

 

 

 

03

大家都在以前的社辦等著李旻浩、韓知城兩人。

其實他們不確定李旻浩會不會來。

當時李旻浩的的確確是和電影社鬧翻了。

 

 

吱呀──

 

看到手重新繫緊的兩人,所有人都露出微笑。

 

 

 

終究是要一起走向未來的人。

一輩子別放開了。

 

八個人相視而笑,一手一手牽起。

一輩子,都不會再分開。

 

 

電影就這樣持續放映,屬於你們的故事也尚未完結。

 

大概永遠不會迎來完結、

 

因為你們是STRAY KIDS

 

 

 

 

 

 

 

 

 

因為是小番外(有種補字數的感覺哈哈哈哈)

所以結尾有點草率(嗎?)

拜託了不准給我BE下次回歸一定要補個HE給我!!!!

我都能是假的旻城必須是真的……

黃鉉辰的歸來我不想跟旻城文混在一起!

應該會有獨立篇!(雖然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生出來我現在尚未平復…..

總之、謝謝泥們、STRAY KI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