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會員獨享優惠 贊助
2013-07-04 16:00:00任我行

哪來極光




 

爸比去大陸漠河看極光,媽咪則是莫可奈何快花轟。

週末5點我就醒了,連續帶我上下班5天的媽咪累歪歪還在睡夢中(也許在夢爸比吧),好不容易媽咪翻了個身,我的臉就貼上媽咪猛舔媽咪。

 

 



 

5點半媽咪擤著鼻涕披頭散髪帶我去運動公園棒尿散步,這一個星期以來公園的鳳凰花阿勃勒小葉欖仁樹和大小草皮們看到媽咪都驚為天〜〜〜龍國人,因為媽咪差不多是繞地球20週那樣久不曾帶我清晨運動了,哈哈。

 

 

 

 

 

 

 

 

運動公園牽著小馬爾吉斯的丫嬤會用「咦〜」的神情問媽咪:「早前達剛帶這隻狗仔出來那個先生是恁尢喔?」

媽咪會使力拉著缺乏膠原蛋白的笑容,拼命點頭說:「嘿〜」

 

 



 

運動公園整理草坪花草的叔叔對著我說:「馬諦斯,恁爸比出國比賽厚〜」

媽咪會繼續拉著缺乏膠原蛋白的笑容,拼命點頭說:「對呀〜」

清晨的運動公園看起來像是最與世無爭的太平天國,每個早起的人都很和善,像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那樣愉悅。

  

 



 

 

我拉著媽咪熟門熟路快樂地衝衝衝,笨手笨腳的肥媽咪一直喊:「馬弟不要去草叢〜」「馬弟那邊溼溼的啦〜」「馬弟等媽咪〜」「馬弟不要跑啦〜」,我哈哈哈地用爸比的口吻告訴媽咪:「誰叫妳每天都不運動〜現在知道每天帶這隻辣撒狗有多累了吧?」



 結婚15年的現在如果問媽咪:「什麼時候爸比是最不可或缺的?」



 「不要被騙去看那個什麼鬼極光啦,天天在家陪馬弟吃喝拉撒睡。」絕對是標準答案。XD

 

 

 

  

 

 

 

 

任我行2013/06/29

 

 

 

上一篇:馬諦斯的5歲生日

下一篇:斷腸狗

csming(寒舍主人) 2013-08-21 16:51:01

辣撒狗...哈哈哈,好熟悉的詞, 辣撒狗辣撒大...

咦? 有這樣的說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