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xus RX 300 豪華版 贊助
2013-11-04 18:12:06藍曦燕

【彈丸論破2/槍彈辯駁2】樂園(狛日)

( 53 ) : 樂園
*OOC大概有(?
*BE

  人們說死後有另一個世界,我能跟你相遇嗎?

-
  他睜開眼,頭頂上是純白的天花板,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雙人床旁邊有微溫的溫度,表示睡在旁邊的人離開床舖有一段時間了。室內的擺設很明顯的是他自己家的公寓房間,雖然他曾幸運的得到幾千萬的彩券,但是他卻曾沒想過要去買間豪宅啊什麼的。

  有些貪戀似的摸著一旁的溫度直到消失,他還是想不起來他跟什麼人同居過,或者說,他明明對自己開槍了才對,為什麼自己會躺在床上?死後的世界嗎?還真是個溫暖又貼心的設定呢。慢悠悠的爬下床,他打開房門卻意外的聞到了香味。

  連媽媽也還給我嗎……沒穿拖鞋的雙腳赤裸裸的踏在木頭板上,他在走進廚房的瞬間睡意什麼的也沒了,呆愣的看著裡頭的身影,他在那人回頭看到他的呼聲清醒「啊……狛枝,醒了嗎?」

  「……為什麼……?」搖搖晃晃的走進對方,那人只是疑惑的嗯了聲,狛枝抓住他的肩「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你不是已經死了嗎?這裡是夢吧?啊不對,這裡肯定是死後的世界吧,沒錯呢……這樣就說的通了呢,你說對吧日君?」

  「你在說什麼啊?還沒睡飽嗎?不要一大早的就給我發奇怪的妄想,還有別詛咒我死啊!」日向賭氣似的用力捏了狛枝的臉頰,後者吃疼的唉了幾聲,日向忍不住笑了出來「都喊疼了還認為是作夢嗎?忘記了嘛,我們幫助未來機關讓世界重新邁向希望,然後離職了不是嗎?那個時候可是你哭著鼻子求我來跟你住一起的呢。」

  「我絕對不會哭鼻子的來求日君呢,一定是非常高興的讓日君強迫跟我同居的。」

  「……嘖,還以為你睡昏頭了可以扳回一城呢。」日向咂了咂嘴,面前的狛枝一把將他抱進懷裡。似懂非懂的輕撫對方的背,這是日向時常對他做的安慰,保持著環抱的動作,狛枝的鼻頭對上日向的鼻頭「好香唷,今天吃什麼?」

  「培根火腿蛋加味噌湯。」

  「還真是個奇怪的組合呢。」

  「奇怪的話就不要吃!」日向捏了他鼻頭。狛枝傻笑的問需不需要幫忙,接著聽從日向的指示幫忙準備碗盤。狛枝現在真的覺得日向說的是對的,可能是自己睡昏頭了才會夢見日向被燒死,然後自己也想追隨而去的自殺。或許這只是為了能跟日向同居過著幸福生活付出的代價,反正在噩夢醒來還會有日向陪著他。

  「這麼說來,今天要去哪玩?」用筷子攪拌味噌湯,日向問著吃著培根的狛枝,轉了轉墨綠的眼,他將培根吃下去後開口「想要去海邊散步呢。」

  「那麼等等就要出門了呢,不然一天的話來回不了。」

  「那麼就吃飽就出門吧。」

  「給我將該做的家事做完才能出門!」伸腳踢踢愛玩的傢伙,快速的將早餐解決完畢的兩人,狛枝今天輪到洗碗,而日向則把一早就拿去洗的衣服拿到陽台披曬。在做完所有工作已經是將近快十點的事,確定沒有遺漏任何東西將大門鎖上,狛枝牽住日向的手。

  「喂、喂!等等要放開手聽到沒!」晃了晃相交的手,狛枝好心情的點了點頭應付,想當然從家裡出門到抵達目的地他都沒有放開手,深深感到挫敗的日向最後只好捂著臉的什麼也不想說也說不出口了。

  「啊咧,是我的錯覺嗎?感覺時間過的好快呢。」看著已經日頭下山的海岸線,天空被照的各種顏色交錯著,火熱的紅、溫暖的橘、高雅的紫、暗沉的藍,海浪拍打形成的波紋起伏,日向停下腳步,連代的狛枝不解的回過頭。

  「日君?」

  「我說狛枝,真的覺得這樣可以嘛。」

  「什麼?」

  「嗯……不是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嘛,快樂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快。這樣的話該回去的時間也到了吧,不能任性下去了。」餘紅照在日向的臉上,狛枝在一瞬間看傻了,柔和的眼只倒映著自己的身影,他有些哽咽的開口「再說什麼呢日君,不懂你的意思……不是日君跟我說我們正同居著的嘛,對吧?」

  「不是不懂而是你在逃避,到底哪邊是謊言哪邊是現實你自己的心裡應該是很清楚的吧。」空著的另外一隻手碰上狛枝發白的臉頰,額抵上對方的額「我的死亡是必須的,但你不是,你擁有活著的資格,所以追隨著我而選擇死亡的話我是不會原諒你的,絕對不會!」

  「……真殘酷啊,讓我做了像處在樂園的美夢後又打醒我嘛。」

  「為什麼你一定得死!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願整個世界充滿絕望,你不是超人不是英雄,沒有必要為了會讓你邁向死亡的世界努力!為什麼你可以死的那麼心甘情願?果真是超高校級的濫好人嗎?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一個人很寂寞啊,不要拋下我……我是、那麼的愛著你……」透過牽住的手將人拉往自己,狛枝輕易的將日向擁入懷中,頭靠在對方肩上,死命的抱緊懷裡的人,像是下一刻對方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是呢,我不是超人也不是英雄,但是我呢,想要讓你看到世界閃閃發光的時候,讓你能夠多想著活下去,讓你能夠期待著未來。而且你並不是一個人,大家還能跟你一起走下去,一起去開創未來。」一同早上的將剛剛觸摸狛枝臉頰的手伸到背後,輕輕的上下撫著安慰。

  「沒有日君的未來我才不要!我只要現在就好,平凡的、幸福的,有著你的世界……」

  「……我是這麼希望著,希望你能活著,幫我看著那逐漸恢復的世界,去體驗以前沒體驗的。就算我死了,但是只要你一直記得我,不管十年、二十年,甚至到你真正要面臨死亡的那一刻,我都還活著,活在你的心中,永遠的,跟你在一起。」

  「所以回去吧,狛枝。」

  海嘯般高的好幾層樓的浪打上來,海水打著身上的痛感真實到讓狛枝要放開手,他在海中感受到有東西觸碰到他的嘴唇,不是海水的觸感,而是跟自己一樣的質感,日向正吻著自己,然後雙手抵在他胸前的施力將他推離。他看到日向笑了,笑的就跟他被燒死的時候一樣,溫柔的、哀傷的、美麗的、虛幻的。

  再見了,狛枝,我愛著你。

  這次終於傳達到了。
-
  醫療儀器無機質的聲音在靜謐的空間裡顯得突出,躺在床上的人動了下手指,引發的後續是他睜開了眼,沒有焦距的看著前方,氧氣罩下的嘴好像呢喃著什麼,然後淚水劃過他的臉頰。

  「……歡迎回來,狛枝君,還好左右田君他們發現的快,子彈也幸運的沒傷及重要的地方。」

  不是的才不是這樣!想要去開口反駁苗木,但是現在根本就沒餘力去大喊。他是知道的,他之所以活著是因為日向的幸運,從在中庭見面開始,雙方的幸運互相抵制著,日向死亡的不幸換取了他存活的幸運;他陷入美夢的不幸帶來了日向想親口說出來不及當面說出話的幸運。

  狛枝閉上了眼,無法停止的淚水流著、哭著。

  如果這是你所期望的,就算是溫吞的我也會活下去。

  再見了,我深愛著的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