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40元,日清杯麵超便宜 贊助
2022-06-15 13:10:05ryoma

24 有主的幫助,必然成功&解決一切的主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妳要退社?」

網友無奈:「沒錯,因為,我的閨蜜說什麼,會變成這樣,會是妳害的。所以,對不起。」

仁 凜真無奈:「也好,尊重妳的決定。」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早就默默看到一切的安雅,有些不安。

安雅有些不安:「阿仁,今天的簡訊聊天記錄,能借我看?」

仁 凜真平常心:「沒問題。」

在安雅和天何看了看仁 凜真簡訊聊天記錄,天何不禁嚴肅。

天何無奈:「阿仁,這個社員有必要封鎖,因為,她的閨蜜只是嫉妒妳的才華。」

仁 凜真平常心:「我早就封鎖她了,再說,那閨蜜需要有伴,就給她一個伴。」

安雅傻眼:「我說阿仁,妳也太大方了吧?還有,妳怎麼知道,她的閨蜜需要有伴?」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有感到那閨蜜的需要。」

天何無奈:「那也不一定喔,因為,人心隔肚皮。」

安雅平常心:「只是,自閉症者是很主觀的,而且,太過主觀了。」

天何傻眼:「(我看不只,就是因為自閉症者學習速度慢,導致認為太過主觀。)」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從福利社買東西後,就回到教室。

安雅無奈:「阿仁,妳知道,網路世界很複雜?」

仁 凜真一臉無辜:「這我知道,怎麼了?」

安雅傻眼:「那麼,妳有被約出來過?」

仁 凜真平常心:「完全一次都沒有。」

天何鬆口氣:「(那就好。)」

到了中午,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到走廊洗手台,洗便當盒。

天何無奈:「阿仁,今天,我有收到一件消息。」

仁 凜真傻眼:「是什麼?」

天何平常心:「就是,四年四班有學生,是閱讀障礙。」

安雅傻眼:「不會吧?會不會就是〝昭莫〞?」

天何平常心:「沒錯,就是昭莫。」

仁 凜真有些不安:「那昭莫,不就有受到爸媽的否定,長達一段時間了?」

安雅無奈:「嗯,據說,有強制輔導昭莫的爸媽,結果,完全依然故我,所以,我在想,要是妳能讓昭莫感到有安全感,不知能否有好一些。」

仁 凜真平常心:「好,到時候,我再和昭莫聯絡看看。」

天何從頭看到尾而有些不安:「(據說目前昭莫受到閱讀障礙而感到困擾,話又說回來,他的父母,好像壓根兒無視這回事。)」

到了中午,傳山和仁 凜真到了頂樓,先為昭莫代禱,之後開始進行討論。

傳山嚴肅:「凜真,妳要知道,這父母,是沒有尊重孩童的父母親。」

仁 凜真感到心疼:「其實,我也這麼認為。我看,昭莫的父母進行家庭教育,根本過時了。」

傳山無奈:「總之,到時候,我再和昭莫的班導,討論。」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廁所回到教室,就平常心。

天何平常心:「我說阿仁,關於昭莫的事,妳有什麼看法?」

仁 凜真無奈:「只能說,昭莫父母,太不尊重昭莫了。」

安雅嚴肅:「也是,據說,昭莫父母,從不認為昭莫有什麼障礙。只是,那是因為過度相信昭莫完全沒有問題,而導致。」

仁 凜真無奈:「我看,最重要的根本原因,在於,因為父母沒有尊重孩童而導致。」

安雅不解:「為什麼?」

仁 凜真平靜:「因為,父母也是人。」

到了午休,傳山和仁 凜真到頂樓討論。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阿敬也有閱讀障礙?」

傳山平常心:「所以,阿敬在記歌詞,是用聽著記的。」

仁 凜真不禁沉思:「我看,四年四班的班導,一定會強制要求昭莫父母,唸書本給昭莫聽,並讓他寫心得,做為段考分數了。」

傳山平常心:「嗯,八九不離十。因為,昭莫的班導,就是用這種高壓政策,強制其家長改善孩童。」

到了下午,在四年四班,昭莫班導見昭莫完全無奈而單獨會談。

昭莫傻眼:「老師,你怎麼知道?」

昭莫班導火大:「因為,我知道你爸媽沒有尊重你是閱讀障礙者,而且,還用普通人的教育方式,強制你當普通人。」

昭莫無奈:「問題是,我爸媽不好溝通。」

昭莫班導嚴肅:「你放心,我有的是方法。」

到了當晚,昭莫班導到昭莫家,就出了直到畢業典禮為止的親子功課。

昭莫父不滿:「什麼?協助昭莫做讀書心得?」

昭莫母火大:「我們直說,辦不到!」

昭莫班導嚴肅:「那好,10本。還是再多?」

昭莫雙親無奈:「好,我們會做,妳滿意了吧?」

昭莫班導依然嚴肅:「別忘了,我會注意緊盯你們。」

在仁家的晚餐,仁 凜真平靜。

仁父平常心:「閱讀障礙?」

仁 凜真無奈:「是聽說其他班學生有這困擾的。」

仁母嚴肅:「凜真,別人的事,妳用不著去干涉。」

仁父無奈:「我說老婆,有什麼關係呢?這剛好是對自閉症者一種問題解決的學習,不是嗎?」

仁母不認同:「那你想,別班的班導師的立場呢?」

仁父平常心:「那妳的意思是,凜真為那閱讀障礙學生代禱,是多管閒事嗎?」

仁 凜真平常心:「關於這件事,我有和傳山老師討論過,到時候,會和四年四班的導師討論。」

仁母無奈:「(這什麼話!真是。)」

在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無奈:「我說老公,就算你的意思是,要自閉症者學習問題解決能力,那也犯不著干涉別班學生的事,不是嗎?」

仁父平常心:「怎麼犯不著?老婆,要把握每個學習的機會。」

仁母完全不認同:「就算你這麼說,我認為,在同班學生,也能學習。」

仁父不認同:「老婆,妳這麼做,是在限制自閉症者的視野。」

仁母不以為然:「這完全是兩回事。」

仁父無奈:「算了,隨便妳。」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喜愛主的律法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不然,我怎麼可能持續讀聖經和禱告現在?」

仁 凜真平靜般用腹語:「其實,我都沒有想到,妳都掛念昭莫的事。」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是因為,昭莫的父母,沒有尊重昭莫,就沒有見到昭莫有閱讀障礙這回事了。」

到了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進行慼記憶寫生的工作。

安雅傻眼:「(說是記憶寫生,不知道會畫出什麼樣的作品。)」

天何平常心:「(自閉症者的記憶力強,是無庸至疑的。)」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完成記憶寫生的作品。

安雅傻眼:「阿仁,妳畫的是那裡?」

仁 凜真平常心:「高雄巨蛋。」

天何傻眼:「憑記憶畫?」

仁 凜真平靜:「因為,我有去過。」

天何靈光一閃:「那妳有挑戰過憑記憶畫城市空造圖,我看,那可有意思了。」

安雅平常心:「那也只是過往的自閉症畫展。」

到了中午,仁 凜真以平常心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安雅傻眼:「沒有想到,昭莫父母受到強制輔導,反而藉由陪昭莫進行讀書心得,做為段考替代分數。」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頂多是懲罰的問題,因為,昭莫父母錯在先。」

天何不解:「阿仁,妳怎麼認為是昭莫父母錯在先?」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因為,昭莫父母沒有先尊重昭莫,加上昭莫父母是受到親戚的強力勸說才去鑑定,而且,依然沒有尊重昭重所導致。」

天何無奈:「(搞不好,是因為昭莫父母的不理解而導致。)」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買東西並從福利社出來,在回到教室的路上,仁 凜真遇到表面急需用錢的別班學生。

別班學生1裝窮:「阿仁,我的錢不夠搭車,能否向妳借錢應急呢?」

仁 凜真感到為難:「這怎麼辦?」

別班學生2不懷好意:「唷,阿仁,妳不是基督徒嗎?照理說,要愛世人的,所以,就要務必幫助人。」

別班學生3自以為是:「沒錯,連個小小的借錢都不願意借,算什麼基督徒!」

而仁 凜真感到極度為難到無奈又瑟瑟發抖之餘,聖靈在仁 凜真內心,動了工。

聖靈安撫仁 凜真:「凜真,來,妳做誘餌,到教務處去。」

仁 凜真抓住主的應許:「好的。」

仁 凜真平常心:「要借錢是可以,不過,有條件的。就是,誰抓住我,我就借給誰。」

在三個別班學生受到刺激,就追著仁 凜真跑。直到仁 凜真跑到教務處,阿垣見到仁 凜真而早有理解是怎麼一回事。

傳山好奇:「阿垣,妳怎麼了?」

阿垣嚴肅:「我看,我有必要增加校規了。」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見到違規糾察員,而不禁感到好奇。

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而提問:「請問你是?」

違規糾察員平常心:「因為,今天有人違規了。」

仁 凜真正經:「違規?」

天何無奈:「主要是自從別班學生看妳好霸凌,就故意找妳借錢,甚至有可能是請客,就有訂出這校規。」

仁 凜真不解:「所以,那校規是今天訂的?內容呢?」

安雅有點無奈:「嚴禁金錢交易和請客,據說是為了保護自閉症學生而訂的。」

仁 凜真傻眼:「為了保護我?問題是這校規,不就引起一些衝突?例如,這是學校,不是醫院,有必要干涉這麼多嗎?」

天何無奈:「我看,為這部分抗議,沒幾個就是了。」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收拾好物品,就出了教室。

安雅無奈:「天何,還真的被你說對了。」

天何平常心:「我說的沒錯吧?畢竟,這也可以幫助自閉症學生過濾普通人交友。」

安雅無奈:「問題是,這校規,將來被反過來利用,不就麻煩了?」

天何依然平常心:「我看不會,因為,阿仁知道其規定,而且,對阿仁而言,經過幾次之後,那些針對阿仁而故意借錢的壞學生,就不敢了。」

而在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火大:「借錢?這根本是金錢交易。」

仁 凜真無奈:「總之,我有把壞學生引到教務處。」

仁父平常心:「凜真,往後遇到這情況,就直接說,你去找老師借錢,不要找我借,因為,我也不夠用。」

仁 凜真不安:「那麼,要是那壞學生,說我不誠實呢?」

仁母無奈:「(難怪,凜真會用這方式。)既然這樣,凜真,妳可以找傳山老師作證,就行了。」

仁 凜真平常心:「這些,我都不知道。只是說,今天因為發生這件事,就新訂校規。」

仁母傻眼:「什麼樣的校規?」

仁 凜真平常心:「就是,嚴禁請客和金錢交易。要是被抓到,就有懲罰的。」

仁母不解:「什麼懲罰?」

仁父嚴肅:「我看,就算是保護自閉症學生,也犯不著這麼做。」

仁 凜真平常心:「那懲罰,就是,放學後,跑操場250圈,直到畢業典禮為止。」

仁父母傻眼:「有這麼嚴重嗎?」

仁 凜真無奈:「因為,這是校董訂的校規。而且據說,阿垣老師是千金大小姊,所以,有手下可以成立違規糾察隊。當然,也有和校董討論過。」

仁母無奈:「確實,凜真之前有提到,和中正國小的校董是母女的關係。」

仁父無奈:「據說,少數的自閉症者判斷人的善惡能力,也只是依嚴重程度而程現了。」

仁母無可奈何:「不管怎麼說,有金錢交易或請客就被罰跑操場250圈,完全沒有人權。」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之餘,就回房準備出售作品的進度。

仁 凜真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想到時候受到惡者的引誘,不就腦子一片空白?」

仁 凜真平常心:「少來,我有主,有必要怕嗎?」

仁 凜真無奈而用腹語:「因為,自從那新規定出現,不就被壞學生利用了?」

仁 凜真平常心:「這點校董早就知道了。」

仁 凜真感到平靜並用腹語:「嗯,所以,校董有提出什麼樣的懲罰呢?」

仁 凜真淺淺微笑:「到時候,違規糾察隊,必然阻止。」

仁 凜真平常心並用腹語:「所以,會針對自閉症學生,進行機會衛教?」

仁 凜真平靜:「沒錯,只是說,就算是為了保護自閉症學生,也有爸媽上臉書提到,這麼做,太偏執了。」

仁 凜真無奈並用腹語:「我看,校董不可能接受的。」

仁 凜真平靜:「也是,因為,校董訂的校規,具有制止作用。」

到了週末假日,是星期六。仁 凜真準備一切之餘,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就去台北市的愛肯樂活工場,順便去西門町。」

在仁 凜真順利搭到台鐵,一路到台北市,並憑記憶到愛肯樂活工場。

仁 凜真見到準備出發的車:「喔?」

阿燕感到開心:「喔,是阿仁,歡迎。」

仁 凜真平常心:「阿燕廠長妳好,請問,這些饅頭是剛出爐的?」

阿燕平常心:「沒錯,來,阿欽,來介紹有那些饅頭。」

阿欽感到開心:「這邊是有包起司,另一邊是不包起司,有各式各樣的口味,看妳要那一袋。」

仁 凜真平常心:「那,我要包起司的。」

在仁 凜真買到天然饅頭之餘,就到中正紀念堂開動。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愛肯樂活工場,開始對外開賣了。」

然而,在仁 凜真進行享用饅頭之餘,就開始回顧。

安雅傻眼:「昭莫申請在家自學?」

天何平常心:「這也沒辦法,因為,昭莫有閱讀障礙。」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只有昭莫的話,不就有必要協助昭莫參加戶外活動?」

安雅平常心:「這是必然的,況且,他有閱讀障礙,怎麼可能在學校生活?」

回到現實,仁 凜真鬆口氣。

仁 凜真無奈:「好在我有不斷為昭莫代禱。」

在仁 凜真吃完饅頭,就開始前往西門町。

仁 凜真平常心:「看看這次有什麼素材可以用。」

而仁 凜真到了西門町,就感到平靜。不單單是用到了路線,也有得到不少的素材和買到的東西。仁 凜真感到從主而來的喜樂。

仁 凜真平常心:「終於買到章魚燒,現在進行休息。」

而仁 凜真再次找到長椅進行休息之餘,再一次回顧。

別班學生1火大:「阿仁,妳不是基督徒嗎?而且,是要幫助人的嗎?照理說,我都不夠錢搭車了,就要借錢姶我搭車。」

別班學生2搭腔:「就是,阿仁,妳這麼做,是不討妳的主喜悅喔。」

仁 凜真不禁動彈不得,而有壞學生從仁 凜真背後用手肘〝捅〞仁 凜真背。

仁 凜真在保健室醒過來:「這裡是?」

傳山鬆口氣:「這裡,是保健室。我看,這些學生的爸媽,需要好好約談了。」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這些人,是未信主者,希望主能解決。」

在仁 凜真恢復體力,就繼續逛西門町。

仁 凜真見到章魚燒而感到開心:「好,這次吃章魚燒。」

在仁 凜真買到章魚燒之餘,仁 凜真就到峨嵋街美觀園用餐並回顧。

傳山看不下去:「你們身為爸媽的,為什麼不教教孩童記帳?」

在仁 凜真見到霸凌者家長的無奈之餘,就不禁憐憫。

仁 凜真無奈:「我不相信孩童記帳,會佔大部分的時間。」

而仁 凜真見到所有霸凌者家長完全無話可說,就無奈嘆氣。

傳山不禁臉一沉:「總之,現在的霸凌,已經法律化了。要是你們不想為孩童坐監獄,就務必讓你們的孩童知道,違法的嚴重性。」

回到現實,仁 凜真見到餐點上桌,就淺淺微笑。

仁 凜真感到開心:「太好了,是小籠包。」

在仁 凜真謝飯後開動之餘,再次進行回顧。

傳山無奈:「你們為什麼,要針對阿仁做金錢交易和請客?」

霸凌者1火大:「還不是因為阿仁是小小糾察隊,只要是我們違規,都在臉書上傳我們違規的漫畫。」

霸凌者2無奈:「就是,根本不公平!」

傳山平常心:「凜真,這妳怎麼看?」

仁 凜真平常心:「要是連這基本的守規矩能力都沒有,怎麼在職場做好員工?」

別班導師嚴肅:「聽到沒有?我已經說過好幾次,家有家規,校有校規,國家有法律。要是違法,到時候,受傷只有你自己。」

回到現實,仁 凜真平靜。

仁 凜真感到平靜:「至少,漫畫沒有成為證物。」

在仁 凜真出了美觀園,就開始到服飾店進行繪畫素材的取用。

仁 凜真平常心:「光是在櫥櫃的衣服,就夠我用了。」

而仁 凜真得到繪畫素材,就感到開心。

仁 凜真感到開心:「有這麼多的繪畫素材,就夠了。」

到了傍晚,仁 凜真在回程的路上,有幾次在小世界裡。也有幾次,是在進行注意四周。

仁 凜真平常心:「越來越刺激了。」

而仁 凜真在門禁前回到家,感到開心。

仁父平常心:「凜真,回到家了。」

仁母有默契接話:「而且在門禁前到家。」

仁 凜真平常心:「這只是小意思。而且,今天坐台鐵,遇到有支配我坐的座位乘客,我就直接不客氣叫服務員處理。」

仁母無奈:「我看,這些乘客,根本就是閒閒沒事找事做。」

仁父平常心:「總之,沒事就好。因為,那惡劣乘客,不是被強制換座位,就是被趕下車。」

仁 凜真淺淺微笑:「沒錯。」

到了翌日,是星期日主日。在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在回程路上聊天。

巧爾傻眼:「有這種事?這種人真惡劣。」

仁 凜真無奈:「沒錯,對我而言,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至少,我完全交給主。」

巧爾平常心:「凜真,妳這麼做,就對了。總之,主有幫助到妳,就行了。」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

在仁 凜真和巧爾回到各自的家,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就帶琥珀到鳳凌廣場。」

而仁 凜真準備好一切,並帶豆柴琥珀到風凌廣場之餘,內心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常心:「沒想到,自從那次的事件之後,就變成嚴禁金錢交易和請客,而且被抓到要罰跑操場250圈,很多爸媽痛批,這不是懲罰,是虐待。只是說,就算是基於保護自閉症學生,那也犯不著這麼做。」

然而,在仁 凜真找到長椅,就休息並進行回顧。

天何傻眼:「校董和阿垣老師有長期沒有支持者?」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不然,為什麼會訂出自認為見到別人的違規所承受的懲罰而變得自我警剔,其實有些時候,反而有反效果。」

安雅嚴肅:「就是因此轉學?」

仁 凜真開朗:「沒錯,所以這部分,我一直以來,都有在代禱。主要是為校董和阿垣老師能主動打開心胸,悔改信主,並順利打從心裡饒恕霸凌者的惡行而代禱。」

安雅無奈:「那妳認為,因為家庭教育導致的養出霸凌者,其中的原因,是什麼?」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當然是長期的鞭打教育,以現在的法律來說,是家暴的方式。再不然,就是爸媽長期的比較。而且,也包括長期得不到支持。」

安雅無奈:「這種父母,要不得。」

回到現實,仁 凜真無奈嘆氣。

仁 凜真無奈:「這就是,與主為敵的懲罰。」

到了中午,仁 凜真在全家便利商店買了三明治,就以平常心結帳後,到鳳凌廣場找長椅用餐。

仁 凜真平常心:「來,琥珀,這給妳。」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開始整理腦子內的素材。而看在眼裡的琥珀,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常心:「(到目前為止的繪畫素材,反而有點綴作用。只是說,越來越有趣了。)」

接著,仁 凜真開始回顧。

安雅不安:「阿仁,妳不覺得,妳在聊天都偏離主題嗎?」

仁 凜真平常心:「多少會有,問題是,比較遲頓。」

天何無奈:「據說,這是自閉症者的語言障礙,也有的自閉症者在表達時,都有顛三倒四和偏離主題的情況。」

安雅正經八百:「難怪,阿仁都用繪畫,再不然是用漫畫來表達。」

天何頭上冒燈泡:「那好,既然是表達問題,那阿仁,妳能做出和社交有關的圖片嗎?到時候,可以給特教老師使用。」

仁 凜真平常心:「嗯,這我可以問傳山老師。」

回到現實,仁 凜真見到體力充足,就繼續遛狗。

仁 凜真平常心:「好在,有問到了。」

在仁 凜真遛狗的過程,仁 凜真見到豆柴琥珀緊緊跟在仁 凜真身邊而平靜。

仁 凜真淺淺微笑:「到目前為止,有不少的繪畫素材。」

然而,在仁 凜真遛狗結束之餘,就在全家便利商店買了飲料,結帳後出了便利商店,就到長椅享用並回顧。

傳山靈光一閃:「那好,我會帶妳和特教老師商量的。」

仁 凜真感到開心:「太好了!」

在傳山和仁 凜真到教務處,就進行討論。

特教人士傻眼:「嗯,據我所知,不只是單單只有阿仁這麼一個,也有其他的自閉症學生。只是說,目前阿仁是讀普科班,那妳可以畫需要的圖片?」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況且,為了今天,我還帶來了。」

在特教人士看了看,就傻眼。

特教人士傻眼:「我說阿仁,這些全是妳前幾天,就著手進行的教材?」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因為特殊生的社交能力,需要有圖片輔助。主要是過動症學生比較多,當然,自閉症學生也不是沒有。」

傳山平常心:「所以,也有自閉症學生,是合併過動症的。」

特教人士正經八百:「嗯,有這類的特殊生。只是說,通常自閉症學生在時間的因果邏輯,是混亂的。老實說,我才剛來沒幾天,我都沒有注意到這部分。」

仁 凜真平常心:「總之,目前還來得及。」

回到現實,仁 凜真開始進行回程。

仁 凜真平常心:「(好在,平時有在畫矯正時間因果邏輯混亂的素材。)」

在仁 凜真順利抵達家門口,是門禁前。

仁父感到開心:「喔,凜真回來了。」

在仁 凜真進屋內,就以平常心回到房間休息。

仁母平常心:「(沒想到,凜真早就把地圖,記在腦子裡了。)」

然而,在仁 凜真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之餘,就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靜:「到目前為止,很順利。」

而到了翌日,是星期一。在仁 凜真過了早自習,見到傳山就把特教課程的教材給傳山之後,仁 凜真就到福利社買東西。

仁 凜真平常心:「希望這次的特教教材,能實用。」

在仁 凜真買到米糕和舒跑之餘,就回教室。

傳山平常心:「(總之,這次能用得上。)」

然而,安雅因為收到消息而感到不安,仁 凜真就有隱約感受到。

仁 凜真不禁關心:「安雅,是什麼事令妳感到不安?」

安雅無奈:「就是,六年二班的迪桑,據說是專門霸凌自閉症者的霸凌者。」

天何傻眼:「我看,這家庭教育的偏差,太離譜了!」

仁 凜真嚴肅:「所以,迪桑連別班的自閉症學生也霸凌?」

天何無奈點頭:「沒錯,但我在想,別說迪桑了,一般來說,普通人愛霸凌自閉症者,一定有原因。只是,那原因是什麼,依然無解。」

安雅無奈:「(我看,那是沒有同理心的表現。)」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在教務處,迪桑因為仁 凜真上傳的漫畫而感到不爽快。

六年二班班導不解:「迪桑,妳為什麼專門霸凌自閉症學生?能解釋嗎?」

迪桑無奈:「你憑什麼要我解釋?」

六年二班班導平常心:「就因為憑妳不尊重生命。」

然而,在迪桑無奈解釋之餘,一旁的阿垣就感到不爽快同時,也不予理會。

阿垣不以為然:「(就因為好玩而霸凌自閉症學生?根本是藉口,完全不是理由!總之,這種人,是無比的自私!把自閉症學生視為玩具?真的是,幼稚!)」

到了中午,仁 凜真照常吃完飯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天何不解:「我說阿仁,如果是妳,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有的自閉症者被霸凌一輩子?」

仁 凜真平常心:「這就是為什麼制定世界自閉症關懷日的必要原因了。」

天何無奈:「問題是,制定這日子,完全沒有用。」

安雅見到別的角度:「其實不一定,因為,世界自閉症關懷日,不單單是宣導日,也是以行動支持自閉症群體的日子。」

仁 凜真嚴肅:「(到時候,就要為其他的自閉症者代禱了。)」

到了下午,在迪桑撞見仁 凜真從福利社買好東西而回教室之餘,就故意絆倒仁 凜真。

仁 凜真無奈:「做什麼?」

迪桑平常心:「明明是妳自己沒有看路,還敢問。」

在仁 凜真早就記下當下的情況之餘,早就看在眼裡的傳山,就備感無奈。

仁 凜真不禁憐憫:「這迪桑的爸媽,有問題。」

在放學後,仁 凜真在頂樓要完成並上傳到臉書的漫畫,而阿垣也陪同其中。

阿垣平常心:「阿仁,雖然漫畫無法成為證據,那麼,不就是成為妳紓壓的管道?」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事實上,真的是在我直接住聖心醫院急性病房,那些霸凌者,就有得好受了。」

阿垣認同:「我懂妳的意思,因為,妳是這所學校的小老師。」

仁 凜真開朗:「沒錯,只是說,校方不同意學生做導師的樣子。」

傳山早就從頭看到尾:「因為,所扮演的角色而導致。」

仁 凜真淺淺微笑:「傳山老師?」

傳山無奈:「因為,迪桑是六年二班的問題學生。據說,連班導師也束手無策。」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火大:「絆倒凜真?這個迪桑,真令人無奈!」

仁 凜真無奈:「我聽六年二班的班導說,迪桑有受家暴的陰影。」

仁母更火大:「但也不能因此移嫁到弱勢群體,不是嗎?況且,我看迪桑專找自閉症學生霸凌,一定有目的。」

仁父平常心:「總之,凜真之前有提過,阿垣老師的母親,是中正國小的校董。我想,到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因應校規。」

仁 凜真無奈:「而我今天有聽說,校規是阿垣老師在訂,至於真正的審核者,是校董。只是說,據說校董因為太過相信阿垣老師的校規,導致認為,只要是阿垣老師訂的校規,就直接經過校董而通過了。」

仁母傻眼:「(有這種事?)」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迪桑因為昨天的霸凌事件,而引起迪桑父把迪桑的手機摔壞。

迪桑無奈:「(這一切的一切,全是阿仁引起的!)」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

仁 凜真平靜:「昨晚的睡前代禱,需要等待的時間。」

而在上午的某節課,六年二班的電腦課,迪桑用電腦教室的臉書,到仁 凜真粉絲專頁留粗話的留言。

迪桑得意忘形:「(哼!區區一個自閉症者,怎麼有可能在事業上有成功率?)」

到了中午,在用餐時間,網路警察找上中正國小的六年二班。

阿垣平常心:「到了,這裡就是六年二班。」

網路警察1嚴肅:「知道了。」

網路警察2無奈:「(沒有想到,連小孩子也有吃官司的時候。)」

在迪桑剛回到教室,見到網路警察,還不知道將有大難臨頭。

迪桑不解:「(奇怪,這些人怎麼在六年二班?)」

然而,在仁 凜真剛洗好便當盒,就見到記者群經過。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下子。)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迪桑的不良記錄成了〝大紅人〞。

學生1幸災樂禍:「(沒有想到,她就是專門霸凌自閉症學生的惡人,真陰險!)」

學生2不以為然:「(呿!霸凌者,就是要受罰!)」

到了清潔時間,迪桑感到類似的關係霸凌,而到輔導室路上,被六年二班班導師攔截,並強制輔導。

迪桑無奈:「為什麼你不讓我過去?」

六年二班班導嚴肅:「因為,我要你先回答一件問題,只要我感到滿意,才讓你過去。」

迪桑沒好氣:「知道了。」

在仁 凜真經過而見到此情況,而感到憐憫。

六年二班班導依然嚴肅:「那麼,不就針對你霸凌自閉症學生進行的關係霸凌,完全沒有兩樣嗎?」

而迪桑受重擊之餘,而感到徹底的悔改之心。到了放學,在迪桑的臉書粉絲專頁,有上傳道歉貼文,換來一堆酸網友和具正義感網友的回覆。

仁 凜真依然憐憫:「總之,當初的決定,就要承受到時候的後果。」

在仁 凜真出了校門口,仁 凜真見到迪桑的無奈而不禁掛念。

仁 凜真默禱:「(主啊!希望能為霸凌者開光明路。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無奈:「我看,對霸凌者而言,是必然的懲罰。」

仁 凜真不解:「就因為,無法在別人的情境裡嗎?」

仁父平常心:「沒錯,所以,凜真,就算社交再怎麼重要,妳只要顧好妳的出售作品就好。」

仁 凜真平靜:「到目前為止,都有。」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進行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平靜:「我說老婆,妳認為,有句話說,要是道謙能解決,就不需要警察,這妳認同嗎?」

仁母不以為然:「不認同,因為,會說這種話的人,多半是不相信人的改變這回事的人。」

仁父無奈:「既然抗拒人的改變,那麼,我看凜真因為信主,也有見到與主為敵的記號,就是抗拒人的改變,這回事。」

仁母平常心:「沒錯。」

仁 凜真坦然:「本來就是,因為,既然成為主的兒女,就要和主一樣的寬宏大量,不然,主必然用同樣的方式,進行回敬。這就是為什麼會有出現,主的兒女表現和與主為敵者,完全一個樣的原因了。」

仁父完全認同:「沒錯。事實上,主的兒女認為,人會改變。」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以平常心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感到開心:「喔?是巧爾姊。」

巧爾平常心:「安安,能聊天?」

仁 凜真平常心:「可以。」

巧爾感到開心:「沒有想到,妳的粉絲專業,有妳畫的漫畫。」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是見到違規者而畫的,但,這無法成為證據。」

巧爾平常心:「也對,每個人的畫風,不一樣。」

仁 凜真平常心:「所以,巧爾姊,我知道妳的出發點是好的,但也要看狀況。特別是在聖心醫院,就是因為看自閉症學員好霸凌,才容易視為活玩具。所以,要學習看狀況。」

巧爾無奈:「那,要是沒有把握呢?」

仁 凜真不以為然:「那就去問護理人員。但,我看,巧爾姊,妳受影響了。」

巧爾不解:「怎麼說?」

仁 凜真無奈:「因為,妳有聽到,要多說話,不然,容易從句點王到不說話。總之,妳有危險了。」

巧爾傻眼:「(怎麼可能?)」

仁 凜真感到內心揪了一會:「巧爾姊,我知道妳很容易相信別人說的話,例如,醫學講座失智症其中之一的預防,就是要多話。」

巧爾無奈:「不只,我還在社區,有專管員也有提到這點。」

仁 凜真無奈:「一直以來,我有為妳代禱。當然,妳也無法預防。不過,妳只要運用妳的超強記憶力,多用腦子,有時間就多運動,如此一來,就能預防失智症了。」

在主耶穌的伸手一指,巧爾感到胸口的溫暖。

巧爾不禁冒問號:「這是?」

仁 凜真平常心:「這代表,主在妳身邊的證據。」

巧爾感到喜樂:「(感謝主。)」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早自習,仁 凜真開始趕出售作品的進度。

天何無奈:「(雖然阿仁是基督徒,問題是,阿仁在進行繪畫過程,是在傳福音?)」

安雅平常心:「(聽說在教職員會議,有打算讓阿仁做全校的小老師。因為,阿仁的自學所有校內科目,是夠格做全校小老師了。)」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備感無奈。

天何不解:「阿仁,妳怎麼了?」

仁 凜真無奈:「其實,我目前進行的出售作品,都受到惡劣網友的攻擊。反正,妳們看了,就知道。」

在安雅和天何看了看仁 凜真在臉書的粉絲專頁回應,見到惡劣網友的回覆,感到不舒服。

安雅平常心:「阿仁,妳都不在乎嗎?」

仁 凜真無奈:「其實,我的重點是,不理解、不同理是個人的自由,問題是,那也犯不著傷害自閉症者,不是嗎?而且,明明自閉症者又沒有錯。」

天何完全同意:「這我認同,因為,人是個體,有些人是因為個人的不理解和不同理而傷害弱勢團體。」

安雅無奈:「我看,這也是制定世界自閉症關懷日的原因,甚至是,不斷宣傳自閉症者相關的事的原因了。反而阿仁,要是將來,因為被霸凌而被迫住急性病房,到時候,我也有我的方式,幫妳出口氣。」

仁 凜真不解:「什麼意思?」

安雅平常心:「因為,我是富家千金,而且,我有我的保鐎。」

天何早有底:「沒錯,據我所知,所有霸凌者,看到安雅就怕得要死。」

仁 凜真平常心:「那妳那次的霸凌是?」

天何平常心:「那只是只有一次的小玩笑。」

仁 凜真平常心:「總之,只要不超過就好。」

到了上午某節結束,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買東西回到教室。

安雅無奈:「說實話,阿仁能自學校內的所有科目,我說阿仁,妳目前自學校內科目到什麼程度?」

仁 凜真平常心:「國中。」

天何正經八百:「(看來,是看國中的參考書了。)」

安雅無奈:「不過,妳的自學能力,真令人羨慕。」

仁 凜真開朗:「其實,我還曾經在自閉兒早期療育課,有自學過應用行為分析過。」

天何傻眼:「那是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那是以弗洛依德心理學派做做出的訓練自閉症者的方式,只是說,是以找出原因為主,因為,因果論是主要核心,次要核心其中之一,是同理心。當然,也有包括尊重自主權。」

安雅傻眼:「有沒有搞錯?阿仁,妳能自學應用行為分析,我都不知道!」

仁 凜真無奈:「因為,目前的應用行為分析,還不夠盛行。而且,目前來說,需要長時間的推廣,才比較能接受。」

天何平常心:「沒錯。」

到了中午,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到洗手台洗便當盒。

天何無奈:「阿仁,妳不覺得,關於嚴禁請客那校規,是多餘的嗎?」

仁 凜真平常心:「不會,因為,有些人太過重視物質了。而且,真正的朋友,不是建立在物質上的。」

安雅有同理:「也是,據說80%的自閉症人口沒有判斷人的善惡能力,所以更容易比普通人被騙。」

天何無奈:「難怪,會設這校規。問題是,有必要罰跑操場250圈嗎?」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我看,阿垣老師一定有說不出的苦。」

安雅傻眼:「所以?」

仁 凜真無奈:「因為,我想,對阿垣老師來說,是沒有人相信的苦。」

天何傻眼:「那也犯不著這麼做,畢竟,所有人事物,都有一體兩面。」

仁 凜真無奈:「我可以告訴你們,自閉症者,沒有經過訓練狀態,是沒有灰色地帶。況且,就算有訓練,頂多只是容忍而已。」

天何早有底:「我看,就算容忍,自閉症者的心裡,依然抗拒灰色地帶。問題是,自閉症者的思維模式,怎麼這麼奇怪?」

仁 凜真平常心:「我只能說,這問題完全無解。再說,那也只是經過訓練,就只是接受普通人的思維罷了。」

安雅不安:「(與其說是自閉症者抗拒灰色地帶,不如說,是自閉症者,本來就沒有灰色地帶。)」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見到有霸凌者集體對聽障合併腦麻學生進行攻擊而到教務處通報。

阿垣嚴肅:「那好,阿仁,來,妳先把妳見到的所有霸凌者長相,畫出來,給我們看。」

仁 凜真平常心:「沒問題。」

在仁 凜真順利畫出當下看到的情況和聽障合併腦麻學生的受苦,阿垣拍成照片,並上傳到臉書。

阿垣平常心:「謝謝,這樣就沒問題了。」

在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見到傳山到來。

傳山氣喘吁吁:「凜真,阿垣老師上傳的照片,有受到網友傻眼,都認為妳畫得太逼真了。」

仁 凜真平常心:「不過,就算畫得再怎麼逼真,還是一幅畫,不是嗎?」

傳山平常心:「凜真,大部分的普通人,可不這麼想。因為,偏見所導致。」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我看,那也只是,外行人才會這樣想,不是嗎?」

傳山平常心:「說得也是。」

到了放學後,在教務處,阿垣見到臉書的動態專頁之餘,很多有阿垣好友的霸凌者家長,有進行回覆。

阿垣傻眼:「(什麼?有管不動的霸凌者?)」

而在仁 凜真班級,仁 凜真在臉書看到的作品回覆,得知管不動霸凌者而無奈。

仁 凜真無奈:「不會吧?是六年三班的筱席?」

天何靈光一閃:「阿仁,據說筱席這霸凌者,是問題學生。」

仁 凜真感到憐憫:「我看,筱席,一定有說不出的苦。」

在安雅和天何出了教室,仁 凜真用禱告把筱席交給主,就出了教室。

主耶穌平常心:「筱席,真的需要在家庭教育,進行強制矯正。」

到了當晚,在筱席家。

筱席大叔無奈:「妳管不動筱席?」

筱席母無奈:「因為,我沒有寵,反而用軍事教育的方式,進行教育筱席。」

筱席二叔&父無奈:「這就是妳錯在先了。」

筱席父更是憤怒:「我早就告訴過妳,妳這麼做會養出攻擊性行為的孩子,妳就不信!看吧!現在證據都出現了,妳有什麼可以反駁的?」

筱席母崩潰:「想也知道,我這麼做,完全為孩子好,不是嗎?」

筱席二叔更加無奈:「就算妳為筱席好,問題是,筱席因為妳的軍事教育,把中正國小的學生,視為出氣筒了,不是嗎?」

筱席母火大:「不然,到底要我怎麼做?」

筱席大叔嚴肅:「請妳學習傾聽筱席的心聲,可以嗎?」

而主耶穌的伸手一指,筱席母完全說不出話。

主耶穌平常心:「這是妳受的懲罰。」

筱席姑姑見到筱席母說不出話,就帶筱席母去廟裡求神問卜。而在仁家,仁 凜真吃飽飯,就開始做家務事。

仁母傻眼:「霸凌者霸凌特教生?」

仁父無奈:「問題是,筱席是問題學生,而且,已經管不動了。」

仁母無奈:「管不動?我看,針對霸凌者,就不能零體罰了。」

仁父傻眼:「我說老婆,妳想製造仇恨,是不是?」

仁母傻眼:「什麼意思?」

仁父平常心:「據說,霸凌者被體罰,容易復仇。」

仁母不以為然:「那是霸凌者,他家的事。」

仁父無奈:「(真說不過妳!)」

到了下一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

安雅不安:「(要是往後,筱席和阿仁同一班,那麼,阿仁不就有苦日子了?)」

在教師會議,六年三班班導感到無奈。

六年三班班導無奈:「昨晚到筱席家做家訪,據筱席父表示,筱席父完全無法反駁筱席母的軍事教育方式,反而不斷用話術說服筱席父。而長期下來,筱席就用特教生做為出氣筒,不斷耍霸凌。」

特教教師更無奈:「問題是,那聽障腦麻生的家屬,要提告了,妳知道嗎?」

六年三班班導感到傻眼:「提告?就算是筱席母要負責,也無法負責。因為,我昨天見到筱席姑姑帶筱席母剛回到家,才知道筱席母無法說話了。」

傳山嚴肅:「所以,妳也要負責。因為,妳是筱席的班導師。」

六年三班班導崩潰:「(不會吧?)」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剛從廁所回到教室之餘,就感到不安。

天何平常心關心仁 凜真:「阿仁,妳怎麼了?」

仁 凜真不安:「我在去廁所的路上,從傳山老師得知,筱席母從昨晚開始,無法出聲,變成啞巴了。」

安雅幸災樂禍:「哈哈!活該!因為,我聽說莜席是長期受到軍事教育,用特教生做為出氣筒所導致。」

天何傻眼:「那麼,妳的意思是,筱席完全沒有錯嗎?」

安雅平常心:「那也是筱席不得已的,不是嗎?我看,對筱席而言,只是需要壓力紓發的出口罷了。」

仁 凜真不禁憐憫:「真可憐。」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筱席見到仁 凜真而感到無奈。

筱席無奈:「(沒有想到,阿仁能自學所有科目的內容。只是說,以往媽咪要我全科滿分,而且,嚴禁少一分,這根本,是痴人說夢。)」

仁 凜真平靜:「筱席,妳的事,我有聽說過了。」

筱席傻眼:「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據我所知,妳母親用軍事教育,而且,還用話術合理化。」

筱席無奈:「妳怎麼知道的?」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因為,我有打聽過。而且,據我所知,妳的班導師,也是以家庭教育,進行著手的。」

筱席不禁掉淚:「所以,老師早就知道這件事了?」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因為,就算妳認為,六年三班班導師不懂妳,其實,她是有同理心的好老師。只是說,她有一次在電話訪問,完全直接指出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只是,妳母親不但不聽,也用話術來說服。而妳母親沒有想到的是,六年三班班導師,早就識破妳母的話術,因此,就直接掛斷電話。」

筱席傻眼:「原來如此。」

仁 凜真無奈:「但聽說,妳母親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變了啞巴?」

筱席平常心:「沒錯,因為,我媽咪都無法想說的話,說出口。」

仁 凜真不禁憐憫:「真可憐,妳母親是希望能栽培妳做女兵的,沒有想到出了這件事。」

筱席平常心:「嗯,我都沒想到。」

仁 凜真平常心:「那麼,妳有想做女兵嗎?」

筱席無奈:「我才不要。」

到了中午,在六年三班,筱席早就不在乎其他學生怎麼想,就自顧自在人少時間洗餐具。

六年三班學生1無奈:「(仔細想想,筱席也很可憐。因為,人在的環境,無法抵抗。)」

六年三班學生2火大:「(哼!筱席之所以有這待遇,是筱席應有的懲罰!)」

而在仁 凜真所在的班級,同樣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後,仁 凜真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安雅無奈:「阿仁,要是將來妳遇到帶頭霸凌的老師,妳會怎麼做?」

仁 凜真平常心:「反正,我也只是住聖心醫院的急性病房而已,到時候,我爸媽有很大的可能會告帶頭霸凌我的惡師。」

天何不安:「總之,到時候,我會在精神上支持妳!」

仁 凜真淺淺微笑:「謝謝你,天何。」

安雅不安:「(這種事,很難說了。)」

而仁 凜真依然倚靠主,不斷持續過好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