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限量鋼彈.多款特效再現劇中場景 贊助
2021-12-31 17:42:55ryoma

02 主在新冠疫情下的幫助&早有見到的主

在110/5/25當晚,仁 凜真進行讀聖經之餘,仁父剛遛狗結束而回到家。而仁父幫豆柴琥珀擦腳之後,就一如往常,去關心仁 凜真。

仁 凜真感到新鮮:「(既然聖經時期是麻瘋病,和新冠肺炎不同,但,主耶和華的指示有提到觀察七至十四天,不就有見到目前的新冠肺炎的防疫措施,也是如此嗎?)」

仁父敲房門:「凜真,是我。」

仁 凜真不禁伸懶腰:「請進。」

仁父平常心:「凜真,我今天遛琥珀的時候,剛好有見到有敗類住戶,就是罵巧爾母粗話的住戶,和那小圈圈住戶不知道在計畫什麼似的。」

仁 凜真平常心:「爸,那種人用不著理會了,因為,她的小圈圈,遲早一一離開,不是嗎?而且,巧爾姊也有見到她時,就有咬過一次了,那就是主所施行的懲罰了。」

仁父無奈:「我看,這種人,最好死後,就魂飛魄散,永遠不要轉世。」

仁 凜真感到喜樂:「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靈魂永遠不會散去的。」

在仁 凜真洗澡之餘,仁 凜真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靜般用腹語:「凜真,妳在讀聖經見到觀察七至十四天,是怎麼一回事?」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是治療麻瘋病的措施。」

仁 凜真平常心用腹語:「那,妳不覺得,主早就看到了?」

仁 凜真淺淺微笑:「確實是,但,麻瘋病和新冠肺炎是不能相提並論。只是,主早就看到了一切。」

仁 凜真以平靜的心用腹語:「雖然不同,但,主早就有見到目前的新冠疫情的措施,觀察七至十四天,在聖經時期,就有記載。」

到了翌日,是110/5/26。仁 凜真一如往常早起並梳洗,就到餐廳用餐。

仁父平常心:「早,凜真,起床了。」

仁 凜真平常心:「爸,早。對了,期末考的部分,我有在準備,而且,很順利。」

仁父開朗:「那就好,來,要開飯了,請就坐。」

在仁 凜真就坐,並做謝飯禱告,之後就開動。

仁父平常心:「凜真,妳想開畫展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想開畫展,但,要等到疫情緩和開看看。」

仁父無奈:「自從去年12/1的人多密閉空間強制戴口罩規定上路,到目前為止,想也知道,要看妳的畫展,也是要戴口罩了。」

仁 凜真感到喜樂:「哈哈,總是為了避免失控而做的預防措施。」

仁父淺淺微笑:「說得也是。」

仁 凜真平常心:「而且,要控制社交距離,也不好控制。」

仁父認同:「那當然,那,即便如此,妳還是想辦畫展?」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想,因為,有主在運行其中。對了,我在5/22當晚睡覺時,夢到在5/22的日期,但生活內容是不一樣的。」

仁父平常心:「喔,那也只是一場夢,不是嗎?」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

在仁 凜真吃完後,就回房準備線上課程和線上聊天。而仁父,就以平靜的心洗餐具。

學生1平常心:「阿仁,妳到了。」

仁 凜真開心:「那當然,我在吃完早餐之後就到的。」

學生4平常心:「各位早。」

仁 凜真平靜:「早。」

學生3無奈:「昨晚可慘了,我爸媽為了我的期末考而強制限制我的自由。而且,沒得商量。」

仁 凜真不解:「什麼時候的事?」

學生3更無奈:「當然是每次段考前兩到三個月前,而且,緊迫盯人。」

仁 凜真不禁憐憫:「事實上,這是與主為敵的父母,才有的行動。為了孩童的名和利,甚至是補償作用,而在孩童加上過量的壓力都沒感覺。」

學生2傻眼:「但,妳怎麼認定他的父母,是與主為敵的?」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靠自己就是與主為敵的人。」

學生1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正經八百:「就是,自認為什麼都做得到,但,完全不知道,能力有限的事實。」

學生2傻眼:「不會吧?不是都靠自己嗎?」

仁 凜真平常心:「要是靠自己,但努力之後沒有用呢?」

學生3無奈:「總之,我爸媽就是無法溝通。而且,太偏執了。」

到了中午,仁 凜真結束線上課程和線上聊天,就到廚房準備午餐。

仁父感到開心:「喔,今天吃水餃?」

仁 凜真平常心:「嗯,第一次挑戰。」

仁父感到開朗:「看妳的樣子,越來越有賢妻良母的樣子了。」

仁 凜真平常心:「這只是為了將來的一個人生活而準備,再怎麼說,一個人住也要會下廚,不是嗎?」

仁父平靜:「那當然。(至少不是為了得到執照。)」

在仁 凜真進行水餃上菜,仁 凜真也準備醬料,以供自助。

仁父感到開心:「果然,最近買的水餃,真的不錯。」

仁 凜真開朗:「那當然,這水餃的牌子不錯。」

仁父平常心:「對了,說到買東西,凜真,下次輪到妳去買了。」

仁 凜真開朗:「這我知道,到時候我腦子有清單。」

仁父感到開心:「那就好,總之,在防疫三級的狀態,只是減少外出購物而已。但,還是要戴口罩,我外出時,會帶酒精去。」

仁 凜真靈光一閃:「嗯,隨時乾洗手也好。」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回房間準備出售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4無奈:「阿仁,妳什麼時候一個人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小學一年級,而且,我在幼稚園時,我母親就帶我搭大眾交通工具了。」

學生2平常心:「我看,包準是無法溝通了。」

仁 凜真平靜:「那麼,不就沒有溝通的餘地?」

學生3更無奈:「那當然,連我三叔四嬸都狂罵我爸媽是直升機家長了。」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這根本是過度保護,我有一個同路人姊姊,她知道將來要進職場,因為手足有各自家庭,父母離開人世,而同路人姊姊的母親視同路人姊姊別人嚴禁碰觸的寶物,不斷過度保護,還說什麼,這個社會太黑暗,無法工作。」

學生2火大:「過份!這種自閉症者家長,我無法接受!」

學生4無奈:「一般來說,不管有沒有自閉症,都會鼓勵孩童進職場的,我看,妳那同路人姊姊的母親,有可能因為來不及上自閉症早期療育課,才有放不下心讓同路人姊姊進職場的心態,但,要是妳那同路人姊姊的母親沒有克服的心,那也沒辦法了。」

仁 凜真更無奈:「更扯的還在後面,我那同路人姊姊還說,將來會安排機構讓同路人姊姊住。」

學生3直搖頭:「妳同路人姊姊的母親,沒救了。」

學生1無奈:「我看,大部分是自閉症者家長心態問題,因為,不論自閉症者再怎麼有心努力想突破,甚至進職場,自閉症者家長的心態,也是一大因素。」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那就要為巧爾姊的母親代禱了,既然,巧爾姊的母親,無法放心讓巧爾姊進職場。)」

到了當晚,在仁 凜真結束線上課程和線上聊天,就到廚房和仁父會合,準備用餐。

仁 凜真感到開心:「好香喔,今天吃什麼?」

仁父平常心:「凜真,今天吃餛飩麵。」

仁 凜真傻眼:「沒想到,爸平時就有上網找食譜來練。」

仁父不禁臉紅:「那只是殺殺時間。」

在仁父上菜後,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

仁父感到開心:「(沒有想到,凜真有在成長。)」

在仁 凜真謝飯禱告結束,仁父感到平靜。

仁父平常心:「凜真,這次的期末考,妳有幾分把握?」

仁 凜真不禁沉思:「說完全有把握是騙人的,不過,目前能自學的應用,有十足的應用了。」

仁父平常心:「也對,妳的記憶力,有到自學所有科目的程度,簡直是跳級。但,妳選擇不跳級,我相信妳有妳的原因。」

仁 凜真平常心:「嗯,只是以社交為出發。」

仁父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淺淺微笑:「因為,我原本想說,社交的話,在同儕和職場,是有用到。只是說,一旦跳級,反而難適應。」

仁父有理解而點點頭:「我同意,當然,有好有壞。」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回房間進行線上聊天。

學生2平常心:「阿仁,又是妳第一個上線。」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家平常早開飯。」

學生1傻眼:「不過,我想問妳,阿仁,為什麼妳不直接跳級唸大學?」

仁 凜真不解:「什麼意思?」

學生3平常心:「事實上,阿仁,妳目前的繪畫作品是高人氣,不只是畫冊,連繪本也有一定的銷售量,可以和英國黑人自閉症者畫家相比了,既然如此,妳明明可以跳級唸大學唸美工系,為什麼妳偏不要?」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我原本有為辦畫展的適應人群做準備。」

學生4正經八百:「不過,適應人群的話,要適應的,不光是同儕的族群而已喔。」

仁 凜真平常心:「難道你們沒有聽過一句話,學校就是小型社會,所以,我第一次辦畫展是在世界自閉症關懷日當天,也只是做初步的適應各種人群,至於同儕的部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必要,不是嗎?」

學生4感到好奇:「阿仁,對妳而言,同儕,是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就是,能平起平坐的合作夥伴。」

學生2不禁冒問號:「平起平坐?」

學生4平常心:「總之,是同輩的意思。」

在仁 凜真結束線上聊天和準備出售作品告一段落,就去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看到那教授提到,目前的西醫是引用主耶和華父上帝的指意所做的西方醫學,妳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是感到主的奇妙,連新冠肺炎的防疫措施,最久觀察14天,都看到了。在聖經舊約時期,是麻瘋病,不單單是隔離,也有要求觀察最久14天。」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所以,倚靠主有福。」

到了110/5/27,仁 凜真照常早起。照常梳洗一番,就到廚房用餐。

仁 凜真平常心打哈欠:「哈啊~爸,早。」

仁父平常心:「早,凜真,早餐馬上就好了。」

而仁 凜真見到桌上的吐司夾蛋,而感到開心。

仁 凜真感到開心:「沒有想到,爸也有做吐司夾蛋的時候。」

仁父開朗:「凜真,妳過獎了。」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和同班學生進行線上聊天。

學生1平常心:「喔,阿仁,這次妳沒有搶到頭香喔。」

仁 凜真不禁冒問號:「什麼搶頭香?這根本不重要。」

學生4平常心:「拜託,阿仁不在乎這個,因為,重點是在期末考。」

學生2無奈:「也對,期末考快到了,最近我爸媽盯得特別緊。」

學生4認同:「我爸媽也是,說什麼,要是考不到前十名,就沒得玩電動玩具。我看,這根本是補償作用,分明是我爸媽自找的。」

仁 凜真平常心:「現在說這些都是事後話了,總之,先拼期末考比較重要,能拼多少算多少,不是嗎?」

學生4無奈:「總之,我爸媽,無法溝通。」

仁 凜真感到無奈:「(到時候,一定要代禱。)」

在仁 凜真上玩線上課程,就開始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繪本和線上聊天。

巧爾平常心:「平安。」

仁 凜真平常心:「平安,最近過得如何?」

巧爾坦然:「目前在家裡,也只是上網聊天,難得和妳聊天,而且在防疫三級的情況,根本出不了門,但感謝主,我待得住家裡,這段時間,也有在家裡守住線上聚會。」

仁 凜真淺淺微笑:「喔,說到線上聚會,5/23還只是第一次,聽說,有成功。」

巧爾開朗:「那當然,到時到了正式實體聚會,再關心有進行線上聚會作業的弟兄姊妹,因為,不管有沒有學過,都要感謝主。」

仁 凜真依然淺淺微笑:「(好在我有為待不住家裡的人代禱,包括待不住家裡的自閉症者。)其實,不是聽說,因為,每個弟兄姊妹,都有感受到。」

巧爾同意:「那當然。」

仁 凜真平靜:「不過,巧爾姊,往後,妳也可以找我,因為,我隨時有空。」

巧爾感到開心:「沒問題。」

到了下午,仁 凜真全副武裝,帶豆柴琥珀外出遛狗之餘,仁父感到不安。

仁父不安:「(雖說,琥珀是凜真養的狗,但,起碼凜真有餵琥珀三餐。但外出遛狗的事,我不放心。)」

而仁父不禁因為想太多的不安,在樓下的仁 凜真進行遛狗過程,老遠見到罵巧爾母粗話的住戶,仁 凜真不以為然,就調頭換別的路。

仁 凜真無奈:「(那個住戶還是天主教徒,憑什麼說主的兒女嚴禁罵人?自個兒罵別人粗話,她有資格嗎?)」

在仁 凜真回到家之餘,仁父得知此消息,仁父感到不安的事,還是應驗了。

仁父依然不安:「凜真,往後,還是我來遛琥珀。」

仁 凜真平常心:「爸,這只是小事,不打緊的。」

仁父不解:「妳怎麼認為是小事?」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只要迴避,就行了。」

仁父傻眼:「迴避?」

到了當晚,仁 凜真到全聯買食材。

仁 凜真平常心:「(到目前為止,都很順利。有實聯制、也有在腦子裡記好要買的東西。剩下的,就是排隊結帳了。)」

而仁 凜真買好一切,到服務台結帳之餘,就有一個幼小孩童,頑皮打仁 凜真屁股。

仁 凜真無奈:「拜託?能否有教養一些?」

仁 凜真見到其家長不以為然,也早就記到放任幼小小孩吵嘈的家長。

仁 凜真更無奈:「(看我好霸凌,是不是?)」

在仁 凜真承受幼小小孩的打屁股疼痛過程,依然有依靠主。在主耶穌伸手一指,仁 凜真無奈大吼。

仁 凜真無奈:「請你不要一直打我的屁股,可以嗎?身為家長,這件事都不管是不是?」

幼小小孩被仁 凜真嚇到之餘,其家長感到不以為然,而且,耍坦護。

幼小小孩家長火大:「我的小孩這麼做是在跟妳玩,有什麼錯?」

仁 凜真火大到發病:「妳都沒有教妳的小孩什麼是尊重別人,憑什麼問這問題?」

仁 凜真這一發病,不只嚇到所有顧客,也有在明事理顧客,完全指責那家長錯在先。

顧客1無奈:「看看這家長,真的沒有家教。」

顧客2認同:「就是,這真的是教育失敗!」

而那幼小小孩的家長見到氣氛不對,不只感到丟臉,反而變成和縮頭烏龜一般,主動到最後一個位置。

仁 凜真依然發病:「真的是,真沒家教!」

在仁 凜真結帳後,順利回到原本的平穩心情。

仁 凜真平常心:「(真的要怪,就怪刪掉三民主義和公民與道德的真兇。)」

在仁 凜真回到家,仁父得知此事,就感到火大。

仁父無奈般火大:「沒有想到現代的家庭教育完全失敗,凜真,我告訴妳,妳只要叫服務人員來解決,就行了。」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服務人員在忙,都人手不足,怎麼叫?」

仁父靈光一閃:「那就要求調監視器,到時候,就有立場了。」

仁 凜真更無奈:「就算我知道要調監視器,有時當下就是無法反應。」

仁父不禁心疼:「那好,往後妳就看人少的收銀台,就去排。再說,要是真的有白目的惡劣顧客搞鬼,妳就大喊〝我要求調監視器〞,自然就會收斂。」

仁 凜真感到平靜:「知道了。」

在仁 凜真和仁父用餐之餘,仁父感到不安。

仁父不安:「(既然自閉症是跟著一輩子,那麼,復發的情況,是有的。眼看要回診了,到時候這件事要提出來。)」

在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2無奈:「阿仁,這題我不會解。」

仁 凜真平常心:「那一題?」

學生1無奈:「那題是在期末考出題率高的題型,沒有想到,大部分的學生,無法解出來。再說,老師的講解,我們也聽不懂。」

在仁 凜真進行講解,所有學生完全聽懂。

學生3傻眼:「奇怪,阿仁,妳只有在打字比較能表達清楚,怎麼在實體聊天,就表達不清楚?」

仁 凜真無奈:「我也不想要這樣,況且,這無法完全改善。」

學生4平常心:「拜託,要是能在實體聊天能表達清楚,就不是自閉症者了,不是嗎?」

在仁 凜真完成一定進度的出售作品,就結束出售作品的準備和線上聊天,完成家務事之後,就去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知道,主有看到一切了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主是唯一真神。」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那麼,妳既然待不住家裡,妳就有外出買東西的機會。只是說,這次可能會復發。」

仁 凜真感到平靜:「這些主都看得到,反正,到時候的回診,我爸爸會陪我去。只是說,目前還沒有那麼嚴重。」

仁 凜真依然平靜般用腹語:「嗯,那就要多倚靠主了。」

在隔天,110/5/28的仁 凜真一如往常,早起後,就梳洗一番。接著到餐廳和仁父會合吃早餐。

仁 凜真有精神般:「爸,早。」

仁父平常心:「早,今天吃黑胡椒蝦仁炒飯。」

仁 凜真感到開心:「難怪,聞起來真香。」

在仁父女用餐之餘,仁 凜真感到開心。

仁 凜真開心:「沒有想到,爸做的炒飯,超好吃的。」

仁父平常心:「這只是用食譜的基本理論,進行改良的。」

仁 凜真開心:「原來,爸是有讀餐飲科?」

仁父感到懷念:「有,我高中就是讀餐飲的。不過,只是想養活自己而選的。」

仁 凜真平靜:「原來是這回事。」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進行線上課程的準備和線上聊天。

學生3傻眼:「阿仁,妳這麼早就來了?」

仁 凜真平常心:「我都這時候上線的。」

學生2無奈:「不過,阿仁,要是妳想辦畫展,需要看疫情喔。」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知道,我都有看指揮中心的最新情報。」

學生4無奈:「唉!要不是因為新冠肺炎,我早就可以去健身房練身體了。」

學生1更無奈:「就是!因為新冠肺炎,我連外出逛街的機會都沒有了。」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也沒有那麼糟,因為,我有養狗,需要外出時,戴口罩和帶酒精瓶就行了。」

學生3更無奈:「那只是因為養狗,妳的情況不同。」

學生1靈光一閃:「其實,阿仁的意思是,非必要不出門。」

到了中午,仁 凜真結束線上課程和線上聊天,就到餐廳準備用餐。

仁 凜真平常心:「爸,需要幫忙嗎?」

仁父平靜:「喔,原來是凜真,妳來幫我把小黃瓜刨絲,今天吃中華涼麵。」

仁 凜真感到開心:「沒問題,好久沒有吃中華涼麵了。」

仁父開朗:「因為是妳最愛吃的。」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但,我也喜歡吃蛋包飯。」

仁父平常心:「那好,下次就做蛋包飯給妳吃。」

仁 凜真早有底:「嗯。(雖然我不知道真正的下次是什麼時候,總之,一定有就是了。)」

在仁父女共同完成中華涼麵,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後,就開動。

仁父平常心:「凜真,快要期末考了吧?」

仁 凜真平常心:「嗯,那當然。不過,雖然所有的校內科目都自學,目前也有得全科滿分。仔細想想,目前也有別班的學生找我求救。」

仁父平靜:「我看,是因為記憶力,而成為妳自學所有校內科目的動力。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

仁父感到開朗:「但,還是要低調,不然,容易引出不好的事情。」

仁 凜真平常心:「爸,這我知道,而且,在寒暑假前後,都有學生找我解題。」

仁父平常心:「可見,依然有人看重妳,不是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

到了下午,在仁 凜真帶豆柴琥珀到樓下遛狗之餘,仁父到廚房準備豆柴琥珀的鮮食。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這社區,也有不好的消息。但,我有主在,我不怕。)」

而在家的仁父,完成豆柴琥珀的鮮食,就感到開心。

仁父平常心:「(仔細想想,凜真也有用鮮食給琥珀吃過。)」

而在樓下的仁 凜真遛豆柴琥珀之餘,見到89號13樓的住戶而轉頭離開。

仁 凜真不禁感到憐憫:「琥珀,過來。(真可憐,那住戶罵巧爾姊母親辱侮字眼,希望主能解開被惡者的綑綁。)」

而仁 凜真到江海買餐點之餘,仁 凜真只買無糖豆漿。

仁 凜真感到開心:「真好喝。」

在仁 凜真回到家,仁父得知此事,就感到火大。

仁父無奈般火大:「我看,罵別人等於罵自己,她罵巧爾母親,其實是在罵她自己,不是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

仁父順利回到平常心:「總之,用不著和這種人一般見識,因為,會對妳沒有益處。」

仁 凜真平常心:「嗯,我知道。」

到了當晚,仁 凜真到餐廳準備備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今天吃披薩?」

仁 凜真感到開心:「沒錯,而且,是素食披薩。」

仁父傻眼:「素食?那不都要用蔬菜嗎?」

仁 凜真平常心:「所以,我沒有放肉,反而用起司來取代蛋白質。」

仁父開朗:「原來,但,那也只是小披薩。」

而仁 凜真順利上菜,仁父感到開心。在仁 凜真謝飯禱告之後的開動,仁父平靜。

仁 凜真平常心:「爸,目前我一想到高中的選科系,反而令我感到興奮。」

仁父平靜:「高中選科系的部分先用不著考量,先顧目前的期末考就好。」

仁 凜真有點無奈:「這我知道,但,一想到我每次的連續全科滿分,有點過意不去。」

仁父不在乎:「這有什麼好計較的?那是妳的天分運用的結果,況且,這是很難得的天分。為什麼妳感到過意不去呢?」

仁 凜真無奈:「因為,對學生不公平。」

仁父平常心:「那妳可以教其他學生解題,不是嗎?況且,妳也可以分擔老師一些工作的部分,例如,做其他學生的小老師。」

仁 凜真依然無奈:「這我知道,只是說,有的學生認為我在耍霸佔。」

仁父平靜:「凜真,那些人就說他們的,因為,那不是妳的嘴巴。」

仁 凜真淺淺微笑:「嗯,也好。」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到浴室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知道,目前妳有妳的學生在幫妳維持妳的社會化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我知道,因為,這就是主在幫助我的證據。」

仁 凜真感到開心而用腹語:「那當然,別忘了主的做為,況且,一切只是剛開始。據說,會有做新冠疫苗。」

仁 凜真鬆了口氣:「感謝主。」

到了翌日,在110/5/29日,仁 凜真照常早起後桅洗,就到餐廳等吃飯。

仁父見到仁 凜真到餐廳:「凜真,早。」

仁 凜真平常心:「早,爸,今天吃炒米粉?」

仁父平常心:「是乾米粉。」

在仁父上菜後,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

仁父平靜:「快到期末考了?」

仁 凜真平常心:「嗯,6/10。」

仁父開朗:「凜真,妳就用平常的記憶力,來應付期末考,就行了。」

仁 凜真開心:「這我知道。」

在仁 凜真吃飽早餐,就回房間準備線上課程和線上聊天。

學生3無奈:「阿仁,我都感到悶壞了,我都不知道要做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那妳怕新冠疫情新聞嗎?」

學生3更無奈:「當然怕,看那種新聞,根本就活在地獄裡。」

學生2平常心:「其實,妳可以試著上網追劇。但怕家人說根本沒有心讀書而不追劇,複習科目也是有事做。」

學生3靈光一閃:「也是,總比沒事做還要好。」

仁 凜真淺淺微笑:「只是說,被逼讀書的感受,很不好受。」

學生4開朗:「真的。」

學生1無奈:「要不是因為新冠肺炎的束縛,我們早就自由了。」

仁 凜真平常心:「話雖如此,但,要也學習和新冠肺炎共處,不是嗎?因為,又不知道新冠肺炎什麼時候能消失。」

學生1更無奈:「但據說,新冠肺炎,是永遠不可能完全消失的,只會潛伏。」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有認命的份了。」

學生4無力:「(怎麼這樣!)」

到了中午,仁 凜真結束線上聊天,就到廚房準備午餐。

仁父好奇:「喔?什麼味道這麼香?」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是,焗烤義大利麵。」

仁父感到開心:「喔,不愧是妳的超強記憶力,早就事先準備了。」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還好。」

在仁 凜真順利完成焗烤義大利麵,就到餐廳上菜。

仁父傻眼:「雖然是凜真第三次做焗烤義大利麵,但有進步。」

仁 凜真平常心:「謝謝。」

仁父開朗:「那麼,凜真,妳將來有打算開畫展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還不知道,但,能開畫展,就開畫展。就算在其他國家,也能開畫展。」

仁父平常心:「總之,要開不開,隨便妳,因為,就算我離開人世,我也只是在別的地方,守護妳,就像妳母親一樣。」

仁 凜真感到開心:「那當然。」

到了下午,仁 凜真睡飽午覺,就起床。在仁 凜真進行準備線上聊天和出售的作品之餘,感到平靜。

學生4無奈:「期末考快到了,目前的複習不順利,除了讀書還是讀書,真無聊。」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沒辦法,全台防疫三級期間,無法外出,頂多是在必要時外出而已,目前我因為養寵物,就有和我爸爸輪流帶豆柴外出遛狗。只是需要戴口罩。」

學生2不解:「那阿仁,妳家外出購物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我和我爸輪流。」

學生1無奈:「這個新冠肺炎,真的是煩死全球人了,不單單是無法外出散心,也無法順利逛街。真希望這個新冠疫情能趕快結束。」

仁 凜真平常心:「不過,也有和家人團聚的時光,因此提升,不是嗎?」

學生3傻眼:「不會吧?」

學生2好奇:「那軍人怎麼辦?況且,在新冠疫情期間,無法和家人團聚。」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沒辦法,只有用寫信的方式了。」

到了當晚,仁 凜真早在完成出售作品的準備和結束線上聊天,就到餐廳準備用餐。

仁父見到仁 凜真到餐廳而開心:「凜真,妳來了。」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爸,今天吃什麼?」

仁 凜真平靜:「天婦羅,好久沒吃了,想說今晚就吃天婦羅。」

仁 凜真開朗:「也好。」

在仁父上菜後,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並用餐。

仁父平常心:「那麼,期末考的部分,有準備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點沒有把握,雖然我的記憶力強,但也不代表說完全沒有錯。」

仁父感到開心:「也是,畢竟難免有搞錯的時候,總之,盡力就好。」

仁 凜真淺淺微笑:「我知道。」

仁父平常心:「那麼,畫展的話,就看新冠疫情的部分了。目前防疫三級,是無法辦畫展。總之,先觀察再說。」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知道,我有在注意指揮中心的動態。」

在仁 凜真用餐結束,就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要知道,主在妳身邊喔。」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知道,而且,我有為指揮中心的人員代禱。」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不過,主的作為,必然在運行。這妳知道嗎?」

仁 凜真感到平靜:「那當然,而且,雖然我待不住家裡,但,我和爸爸的感情,有升溫。本來想說,到時疫情有緩和,就到墓園看媽咪。」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也好。」

到了隔日,是110/5/30,仁 凜真依然一大早規律早起,就梳洗一番,到餐廳準備用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早。」

仁 凜真平靜:「爸,早。今天要去購物了。」

仁父平常心:「我知道,但,目前我有幫忙瑠琥珀,我在想,今天妳也遛琥珀。」

仁 凜真平常心:「嗯,最近我打算遛琥珀,但,大多時候,琥珀在衛浴間上廁所,我都有清。」

仁父平常心:「那很好,畢竟,琥珀是妳的狗。」

在仁父上菜後,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就開動。

仁父平靜:「6/4要回診的話,我在想,妳因為去買東西而被激怒的事,要是提出來,我看有可能會出現變化。」

仁 凜真無奈:「這我有想過,但,要是阿毓醫師的評估,認為我的自閉症有活躍狀態,就有可能到日間部訓練的必要了。」

仁父正經八百:「但,那也只是在暑假期間。再說,目前全台防疫三級,醫院日間部是停課的,要看什麼時候復課,就有明確的答案。」

仁 凜真無奈:「說真的,要不是因為那熊孩子看我好欺負而有影響的話。」

仁父平常心:「放心,妳有主。」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是看主的決定。」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進行出售作品的準備和線上聊天。

仁 凜真見到巧爾的訊息:「喔,巧爾姊?」

巧爾感到平靜:「凜真,第一次線上聚會,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平常心:「目前在適應,只是因為線上課程而有習慣了。」

巧爾開朗:「但目前防疫三級,無法出門,而且我比較少陪我母親遛狗,頂多只是在家裡上網和練琴。」

仁 凜真靈光一閃:「那麼,妳目前有在自我訓練嗎?」

巧爾平常心:「在維持實現每天的目標中,主要是個人衛生的部分。」

仁 凜真不禁無奈:「果然,自閉症者容易不洗澡,那也只是僵化的模式所致。」

巧爾平常心:「目前,也有在幫忙洗餐具。」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很好,繼續維持。」

而到了線上聚會,仁 凜真依然用誠實和心靈來敬拜主。整個過程,仁 凜真感到滿滿的喜樂。

仁 凜真感到喜樂:「(簡直和實體聚會完全一個樣,但,聖餐主日怎麼辦?)」

在線上聚會結束,仁 凜真繼續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2平常心:「阿仁,妳有收到情報嗎?」

仁 凜真不知情:「什麼情報?」

學生2平常心:「就是,妳有受到雜誌社的人員相中喔。」

仁 凜真不解:「我倒是沒有聽說。」

學生1正經八百:「聽說是因為妳的繪畫作品有到大師的程度,而雜誌社的人員想說到妳家做專訪。」

仁 凜真平常心:「原來,有約幾點嗎?」

學生4嚴肅:「應讓會先通知妳父母。」

仁 凜真不安:「(這件事,爸也知道?)」

到了中午,仁 凜真結束出售作品的準備和線上聊天,就到餐廳準備午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今天中午,吃豬排蓋飯?」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好久沒有吃了。」

仁父感到開心:「那好,今晚就做蛋包飯。」

仁 凜真開心:「太好了,好久沒有吃到了。」

仁父嚴肅:「對了,明天有雜誌社人員要找妳專訪喔。」

仁 凜真傻眼:「還真的有?」

仁父平常心:「因為,是我早上接的電話。」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難怪。)」

在仁父上菜,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後,就開動。

仁 凜真不解:「我不懂,明明全台防疫三級,為什麼雜誌社人員還能工作?」

仁父平常心:「我看,那也只是戴口罩和有帶酒精洗手液,才能順利做雜誌社的工作。」

但,新聞台記者也有在工作,畢竟也要報一手的新冠疫情給民眾知道。」

仁父認同:「那當然,再說,雜誌社的工作是要提供情報的。」

仁 凜真無奈:「但問題是,目前的全台防疫三級的狀態,外出買東西就成了一大問題。」

仁父平常心:「所以才需要戴口罩和帶酒精洗手液,不是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有道理。」

到了下午,仁 凜真剛睡醒,就開始做家務事。而仁父帶豆柴琥珀,外出遛狗。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我的作品有受到雜誌社的重視,有可能會成為這期雜誌的封面。)」

在中山新城的樓下,仁父遛狗時,見到89號13樓的住戶而感到無奈。

仁父無奈:「(說別人是賤女人,根本在說妳自己。)」

在仁父遛完回到家,就平常心,同時仁 凜真剛結束家務事。

仁 凜真平常心:「爸,你回來了。」

仁父開朗:「嗯,剛回來。凜真,幫琥珀擦腳吧。」

在仁 凜真擦豆柴琥珀的腳之後,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1無奈:「阿仁,妳在全台防疫三級期間,都在做什麼?」

仁 凜真靈光一閃:「怎麼?你感到無聊?」

學生1傻眼:「你怎麼知道?」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你在抱怨。」

學生4無奈:「要不是因為新冠肺炎,就能順利找樂子做了。」

仁 凜真正經八百:「我在想,有經濟能力可以買運動電玩的嗎?」

學生1無奈:「問題是我爸媽不允許我買,說什麼那是騙人的。」

仁 凜真靈光一閃:「我看,你爸媽太傳統了。」

學生1傻眼:「你怎麼知道?」

學生3平常心:「因為,阿仁在分析能力,是超強的。」

學生2靈光一閃:「不然,可以要求你爸媽,一起玩運動電玩,就能提升親子關係,如此一來,就比較釋懷。」

仁 凜真平常心:「但我認為,事情沒有那麼單純。因為,這是觀念問題,主要在於個人的願意行動部分。」

學生3無奈:「真可憐,遇到這種家長。」

仁 凜真無奈:「那也沒辦法,除非爸媽能完全見到每個人是個體的事實,不然,無法說服。」

到了當晚,仁 凜真結束出售作品的準備和線上聊天,就到廚房做晚餐。

仁父感到開心:「喔,凜真,今晚吃好料的?」

仁 凜真平常心:「嗯,是拉麵。」

仁父不解:「妳有記食譜?」

仁 凜真平常心:「只是有記醬油拉麵的食譜。」

仁父理解:「果然,要妳做豚骨拉麵,恐怕要付大失血的瓦斯費了。」

而仁 凜真上菜,仁父感到開心。

仁父開心:「沒有想到,這次做的醬油拉麵,味道很讚。」

仁 凜真低調:「那也只是上蝦皮網站訂購,而且,是爸你之前訂的。」

仁父開朗:「喔,我都忘了這回事了。」

仁 凜真感到不安:「慘了,要是失智症找上爸,我就感到麻煩了。」

仁父傻眼:「有必要這麼焦慮嗎?」

仁 凜真無奈:「怎麼沒有必要?爸,你不知道動腦的重要嗎?要是腦子老化到自理能力都失去,甚至是嚴重失智,會是家庭的負擔。而且,連重要的事記不住,這很嚴重要的。」

仁父平常心:「凜真,這完全沒有必要擔心,只要有備忘錄,就沒問題了。」

仁 凜真無奈:「那麼,要是失智到連基本小事都記不住呢?」

仁父平常心:「凜真,妳都信主了,怎麼不交給主?」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十誡有提到,要孝順父母。」

仁父傻眼:「(沒有想到,凜真有在自我精進。)」

到了110/5/31,是星期一,仁 凜真一如往常的早起,在梳洗一番,就到餐廳用餐。

仁 凜真見到餐桌的紙條:「喔,爸爸幫我遛琥珀了,而且還準備我的份。今天早餐是吃蔥油餅,沒有想到,爸爸也有在餐飲科畢業,就發揮所長。」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準備線上聊天和出售作品的準備。

學生2傻眼:「阿仁,沒有想到妳有時候會上傳漫畫。」

仁 凜真平常心:「喔,那也只是完全自學。」

學生1傻眼:「完全自學?不會吧?」

學生4平常心:「這只是部分的自閉症者有無師自通能力,但也因此,就有過度美化的情況。」

學生3無奈:「問題是,又不是所有普通人懂自閉症者。」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又如何?過好自己的生活,才是做自己的其中之一方式。」

學生2無奈:「問題是,真正懂自閉症者的普通人,有多少?

學生3平常心:「我認為,就算不懂自閉症者,那也事不關己。因為,是個人的選擇,再說,只要不影響到自己就好。」

到了中午,在仁 凜真上完線上課程,就到餐廳等午餐。

仁父見到仁 凜真到餐廳就位:「喔,是凜真啊,最近我幫妳遛琥珀,還有,今天午餐是吃水餃。」

仁 凜真平常心:「果然,難得吃水餃,就可以煮多一些。」

仁父平靜:「那當然,那下次買水餃,就買不同口味的。」

仁 凜真無所謂:「我不排斥。」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4無奈:「我說阿仁,為什麼妳在防疫三級的情況下,遇能找事做?」

仁 凜真平常心:「嗯,撇開我的出售作品不說,如果是你們的話,可以上網找有氧操影片跟著做。」

學生2傻眼:「有氧操?我倒是有聽過間歇性運動。」

仁 凜真平靜:「那也可以,畢竟,防疫三級無法出門,也只有吃飽睡,睡飽吃,當然會運動不足而出現防疫肥。」

學生1平常心:「我目前就有在做了,結果感到有事做,就不感到無聊,也感到充實。」

學生3傻眼:「我看,用運動電玩的話,也要看預算。」

仁 凜真平常心:「而且,剛好可以準備期末考的科目,不是嗎?」

學生1無奈:「那也要看個人的意願。」

在仁 凜真完成出售作品和結束線上聊天,就開始進行遊戲王手機遊戲的自我訓練環節。

仁 凜真傻眼:「(喔,這次有成功召喚出太陽神翼神龍了。)」

仁父見到仁 凜真進行滑手機而平常心:「凜真,妳在做自我訓練?」

仁 凜真平靜:「沒錯,目前在變通能力,有比較明顯提升許多。像之前感到違規者而疑惑,就只有完全看淡而已。」

仁父感到開心:「那很好,況且,能見到正確的原則,是好事。」

仁 凜真平靜:「只是,需要時間判斷。」

仁父靈光一閃:「那好,我問妳,妳玩遊戲王手機遊戲,玩到目前為止,有什麼心得?」

仁 凜真早有得勝並臉一沉:「因為多樣化的戰術,剛好有刺激到我僵化思維模式並削弱,而且,無形之中,也有見到不同的方式能達成同樣目標的事實。」

仁父平常心:「沒錯,重點在於,在達成同樣目標為前提,可以有不同的方式進行。那怕有到同一目的地,也有不同路線可以決定。」

仁 凜真淺淺微笑:「沒錯,但,對於自閉症者而言,是需要長期學習才能理解的事實。」

仁父平常心:「妳就慢慢理解,對了,別忘了帶琥珀散步。」

仁 凜真平靜:「知道了。」

到了當晚,仁 凜真開始準備晚餐。在仁父到廚房之餘,仁 凜真就呈現默契,用心靈回應仁父到來。

仁父感到開心:「喔,凜真,這不是我愛吃的關廟麵嗎?而且,還是炸醬的。」

仁 凜真平常心:「只是有想到而做。」

仁父感到平靜:「(果然是父女。)」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3傻眼:「城市空造圖?」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那也只是將來要做的事了。」

學生2平常心:「那麼,妳畫城市空造圖,不就要三五天?」

仁 凜真理所當然:「沒錯。」

學生4嚴肅:「那阿仁,妳說是將來的事,那麼,不就需要用繪畫的名氣進行得到好人脈?」

仁 凜真平常心:「所以我目前在進行了,不是嗎?」

學生1平常心:「但話又說回來,一般自閉症者要辦畫展,出力不只是自閉症者,也需要他人的協助,不然,光是自閉症者一人,甚至是一家庭,是無法成功的。」

仁 凜真認同:「沒錯。」

而在仁 凜真完成出售作品的進度,就到浴室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期末考就快到了,妳有準備嗎?」

仁 凜真坦然:「那當然,而且,我連續全科滿分,只要有複習,必然沒問題。」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那麼,我在想,妳在小學的干涉他人違規漫畫,後來怎麼解決的?」

仁 凜真平靜:「就是,阿垣老師在校內操場集合,並主講只有照片能成為證據,漫畫無法成為證據的原因,因為太熱,大部分的學生根本聽不下去。」

仁 凜真再度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那妳為什麼用漫畫來干涉違規者?」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當時,我無法容忍違規者的原因,是想說,怎麼可以不按規定來,那麼,規定是裝飾品嗎?」

仁 凜真無奈用腹語:「我想,那也只是僵化的強度過強的問題。再說,當時妳的變通能力還不夠。」

仁 凜真無奈嘆氣:「問題是,有些人不把規定當一回事。」

仁 凜真平靜般用腹語:「那妳怎麼不交給主?」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有為這件事禱告,但問題是,那些人依然故我,不守規定。因此,就畫成漫畫,進行強制體驗。」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是體驗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是,違規所得到的懲罰。」

仁 凜真平靜般用腹語:「不過,妳用漫畫,根本不能成為證據。」

仁 凜真坦然:「這不打緊,因為,我用化名就好。」

到了翌日,是110/6/1,星期二。仁 凜真依舊早起,在仁 凜真梳洗後,就到餐廳等早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早。」

仁 凜真平常心:「早,對了,等我吃完早餐,就去遛琥珀。」

仁父不安:「那妳不怕八卦住戶嗎?凜真。」

仁 凜真平常心:「不怕,因為,受罰不是我。」

仁父依然不安:「要是89號13樓的惡劣住戶出面激怒,妳總不能一直忍?」

仁 凜真平靜:「到時我就回說,我是仁 凜真,妳是沒有親人的米田共。」

仁父傻眼:「凜真,妳從那裡學來的?」

仁 凜真坦然:「當然是和同班學生的聊天。」

仁父無奈搖頭:「凜真,妳不覺得,妳這麼說太傷人了嗎?」

仁 凜真平常心:「再怎麼傷人,因為有主,到時候,我就避開那宗教靈。」

仁父不禁冒問號:「那是什麼東西?」

仁 凜真淺淺微笑:「就是89號13樓的住戶,當然,是以沒有主動激怒我為前提。」

仁父不安:「(要是死纏不放,那就出事了。)那凜真,要是那宗教靈纏著妳,妳就到管理室,知道嗎?」

仁 凜真平靜:「爸,這我知道。」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準備線上課程和線上聊天。

學生2傻眼:「不會吧?妳目前有遛狗的話,遇到這種人,當然難免的。」

學生4平常心:「總之,只要第一眼見到那惡人,就直接往別的地方走。」

仁 凜真正經八百:「這我知道,不過,要是有間接干擾,我就直接往管理員投訴了。」

學生1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就是,佔用路權。」

學生3無奈:「原因呢?」

仁 凜真平靜:「因為,她用侮辱的話,傷害巧爾姊的母親。」

學生1更加不解:「那又關妳什麼事了?」

仁 凜真無奈:「因為,她也有傷害巧爾姊,而且,我認為,巧爾姊咬她那一口,根本不夠。」

學生3嚴肅:「那妳想怎麼做?」

仁 凜真平靜:「就是,主動說她是米田共三次,讓她品嘗那滋味。」

學生2傻眼:「不是那侮辱的三個字嗎?」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就算是強制親身體驗,要是那惡住戶的提告,遇到恐龍法官,就大事不妙了。」

學生4反駁:「我不這麼認為,阿仁,妳想太多了。其實,就算有恐龍法官,難道法院沒有監視器嗎?總有管道可以申請調監視器,不是嗎?」

仁 凜真平常心:「總之,我有我的方式。」

學生4無奈:「那好,請保重。」

在仁 凜真結束線上課程,就帶豆柴琥珀遛狗。

住戶1見到仁 凜真而平常心:「妹妹,妳出來遛狗了?」

仁 凜真開心:「那當然,因為是我要養的。」

住戶2無奈:「妹妹,妳要小心89號13樓的住戶喔,因為,她有一小團的圈圈,打算毀了妳。」

仁 凜真平靜:「放心,我有我的方式,而且,這期的主委是巧爾母。」

住戶1靈光一閃:「喔對!巧爾母,她做事英明又對事不對人,所以我們才推她做主委。」

而89號13樓早在遠處從頭看到尾,心裡不是滋味。在仁 凜真遛狗的過程,遠處見到89號13樓的住戶,就完全不甩,直接調頭往別條路去。

仁 凜真平常心:「(據說,89號13樓的住戶,被唾棄了。)」

而仁 凜真在遛狗時,就感到渾身不舒服。

仁 凜真無奈:「是誰在跟蹤我?」

在仁 凜真轉身之餘,就見不到人影。

仁 凜真不解:「(是我多疑了?)」

接著,仁 凜真繼續遛狗,又感到不舒服的感受。

仁 凜真無奈:「(好啊你,這是你逼我的。)」

仁 凜真快速到附近的管理室之餘,該棟的管理員見到仁 凜真之餘,一眼看出來仁 凜真想求救。

該棟管理員一針見血:「是不是有人跟蹤妳?仁妹妹?」

仁 凜真傻眼:「你怎麼知道?」

該棟管理員笑了笑:「因為,我有看到,在AB棟,有住戶和她的小圈圈耍計謀,我合理的懷疑,是針對妳而來。如果說真的要我提出證據,我早有準備。」

仁 凜真靈光一閃:「因為監視器嗎?」

該棟管理員再度笑了笑:「妳說呢?」

而仁 凜真繼續遛狗之餘,仁 凜真再度感到被跟蹤的不舒服。

仁 凜真無奈:「(到底是誰在跟蹤我?)」

而仁 凜真剛準備繼續遛狗之餘,有執勤管理員經過時,順利揪出耍跟蹤者。

執勤管理員嚴肅:「請問妳在這裡做什麼?」

仁 凜真一回頭看,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聽說,那89號13樓的住戶,是天主教徒,說什麼主的兒女不可能罵人,結果呢,還不是被巧爾姊咬了一口,這是聖母瑪莉亞,對那天主教徒的懲罰。要是她沒有悔改,就是宗教靈了。)」

執勤管理員火大:「夠了!我已經請其他住戶報警,請妳到管理室!」

然而,在仁 凜真遛狗回到家,仁 凜真向仁父陳述這件事之餘,仁父火大。

仁父火大至極:「這個89號13樓的住戶,真的是不得好死!竟然說那主委粗話!這根本是造口業!總之,凜真,妳要知道,說好話的重要。因為,禍從口出不說,而且,要是說出傷害人的話,特別是因為情緒失控而說出傷人的話而說出言語暴力,那不就被妳的主看到了嗎?所以,凜真,妳要說好話,知道嗎?」

仁 凜真平常心:「爸,這我知道,但話說回來,就算要說好話,難免有口出惡言的時候。」

仁父平靜:「那就求主認罪,而且,妳的主也知道妳的難處。」

而在管理局,89號13樓住戶的小圈圈成員不斷大力敲門。

89號13樓住戶小圈圈1無奈:「開門!讓我出去!」

89號13樓住戶小圈圈2火大:「幹嘛把我們關在這裡?」

執勤管理員嚴肅:「我已經打電話報警了!你們給我乖乖待在這裡!」

89號13樓住戶小圈圈3無奈:「那要繳管理費的住戶怎麼辦?」

執勤管理員正經八百:「我有貼公告了。」

過數分鐘,警察到管理室,就把89號13樓住戶的所有小圈圈成員,全部帶到警察局。

89號13樓住戶無奈:「(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之前被主委的女兒咬傷,現在竟然被反跟蹤,這可怎麼辦?)」

到了當晚,仁 凜真做好炒泡麵之餘,在仁父的眼裡,感到開心。

仁父開心:「(太好了,將來凜真一個人住,不是問題。)」

在仁 凜真順利上菜之後,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

仁父平靜:「(老婆一定看到,凜真有自食其力的能力。)」

在仁 凜真結束謝飯禱告,仁父女就開動。

仁 凜真無奈:「沒有想到,那89號13樓,是宗教靈。」

仁父平常心:「凜真,妳放心,因為妳的主,有在懲罰那惡劣住戶了。」

仁 凜真更無奈:「我知道,我只是沒有想到,一個天主教徒,也有偽善。」

仁父不安:「(這可怎麼辦?)」

在仁 凜真吃飽飯,就回房準備出售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2傻眼:「真的假的?阿仁,妳遇到惡劣住戶?」

學生1無奈:「我看,那惡劣住戶,是針對妳而來?」

仁 凜真平靜:「沒錯,目前的話,和那惡劣住戶的同類,被強制送到警察局了。」

學生4正經八百:「喔,說到惡劣住戶,我最近有聽說有在臉書的惡劣網友,她是〝假閨蜜真霸凌〞,也就是不管有沒有加好友,都會耍網路霸凌,而且,會用話術洗腦,所以,有這網友的,要注意。」

仁 凜真平常心:「有發現的話,就連絡網路警察,不就得了?」

學生3認同:「那當然。」

在仁 凜真完成出售作品和結束線上聊天之餘,就去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今天發生這件事,妳要小心喔。」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知道,只是說,那89號13樓也很可憐的。」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我看不是,因為,那89號13樓住戶,是法利賽人,換句話說,她是宗教靈。」

仁 凜真平靜:「沒錯,而且,很危險。」

到了翌日,是110/6/2,剛起床的仁 凜真,以平常心梳洗一番,之後就到廚房吃早餐。

仁父平常心上菜:「凜真早。」

仁 凜真開心:「早,對了,爸,之前有提到關於有記者採訪我,沒有想到,因為新冠肺炎而延期。」

仁父不解:「我知道,但,妳也有讓別人見到妳的努力,不是嗎?總之,先謝飯禱告。」

在仁 凜真謝飯禱告後,仁父感到無奈。

仁 凜真好奇:「爸,你怎麼了?」

仁父無奈:「真可惜,妳的作品這麼有名,不過,關於記者採訪,因為新冠肺炎,就延期了。」

仁 凜真平靜:「其實,我根本不在乎這些,因為,我只是運用我的才華。」

仁父傻眼:「怎麼說?」

仁 凜真淺淺微笑:「因為,這是主賜給我的恩賜。」

仁父回到平常心:「不過,能賺錢就好。」

仁 凜真平靜:「當然。」

仁父靈光一閃:「對了,凜真,關於畫展,妳有禱告過?」

仁 凜真平靜:「一直以來,都有。」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進行線上課程和聊天。

學生4無奈:「阿仁,據說,妳有被關係霸凌過?」

仁 凜真平常心:「有,不過我不在乎。因為,受罰不是我。當然,那惡師的帶頭霸凌,有私藏色情動漫。」

學生1傻眼:「太誇張了吧?什麼時候的事?」

仁 凜真無奈:「小學五年級,而且,那是我後來知道的。」

學生3火大:「我看,那些霸凌者,被帶頭霸凌的惡師收買了。」

學生2好奇:「那麼,結果呢?」

仁 凜真平靜:「幾天後,我因為連續數天的做惡夢,當時我母親在世,就問我原因,只是說,我母親用嚴肅的表情提問,我就用畫的來表達。」

學生1傻眼:「用畫的?那阿仁,妳母親看到的反應呢?」

仁 凜真無奈:「當然是超火大,到了隔天,我母親送我到學校,順便找校長。沒有想到,我母親見到校長的袒護,不只是火大,而且,在我母親打算離開之餘,校董就進校長室。見到我當時畫下來的證據,校董就帶我母親找那帶頭霸凌的惡師,一一在全班學生面前揭曉。」

學生4無奈嘆氣:「只能說活該,誰叫那惡師沒有事前做功課。」

仁 凜真平靜:「好在,我母親在回家的路上,被貨櫃車的車輪吸進去而強制離開人世。」

學生3傻眼:「為什麼?」

仁 凜真無奈:「因為,我母親都以暴制暴,例如,我母親因為有把89號13樓的住戶,因為那住戶,有罵巧爾的母親粗話過,我母親見到那89號13樓的住戶,就一個過肩摔,從此完全怕我母親。」

學生1無奈:「那又不關妳母親的事,妳母親也太雞婆了。」

仁 凜真更無奈:「其實,該勸的都勸了,我母親完全聽不進去,有什麼辦法?」

學生2平常心:「難怪,妳母親因此被貨櫃車吸進去而死。」

仁 凜真更無奈:「那當然,而且,我母親口才好又說不通,而且,我母親,還說什麼自以為能說得過別人,結果根本說不過別人,還愛現。就是因為我母親愛用以暴制暴和別人說不過我母親來反制,就有這種懲罰。」

學生3平常心:「這叫做硬幺,阿仁,我沒有想到,妳母親太會幺了。」

仁 凜真更無奈:「總之,在我收到我母親的死訊當天,我不但沒有幸災樂禍,反而,我知道我母親抗拒霸凌者的事實也理解因為根源來自家庭教育,只是,我母親容易記仇,無法打從心裡原諒,就得到這令人感到心痛的懲罰。」

學生2不解:「那麼,明明是巧爾姊之母的事,怎麼去干涉呢?」

仁 凜真平靜:「因為我母親,看不過去,就用暴力懲罰。」

學生1無奈:「那妳母親,無法迴避嗎?」

仁 凜真更無奈:「我只能說,我母親完全無法迴避。因為,不管是否關我母親的事,只要是有碰到我母親的地雷,我母親必然置之不理,就去處理。」

學生3平常心:「難怪,這是妳母親的報應。」

再兩天是仁 凜真回診的日子,因為仁 凜真發病,是否因此住急性病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