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日本家庭常備藥滿萬空運費0元 贊助
2021-08-28 20:21:00ryoma

番外1 主的愛—新冠病毒的停課&主的扶助

在110/5/19,因新冠病毒而停課當天,仁 凜真剛結束線上課程,而出了房門,到廚房從冰箱拿紅茶來喝。而仁 凜真在國三的開學前,就把頭髮剪短,並戴髮圈和中分。

仁 凜真無奈:「沒有想到,這次的新冠病毒來勢兇兇,而且還是在防疫三級,不就不能出門?」

仁父平常心:「那就上網找風景圖,加上想像力,就行了。」

仁 凜真不解:「想像力?」

現為國三的仁 凜真,自從仁母在仁 凜真小學五年級因車禍而離開人世,就和仁父相依為命。

仁父平常心:「況且,目前防疫三級是不能出門的,所以,為了保命,就只有用這方式了。我想,妳有做過自閉症早期療育,至少,想像力有提升。」

仁 凜真無奈:「真討厭,要用網路找風景圖,到時候,電腦中毒,那還得了。」

仁父平常心:「只要不點進去和不存圖片,照理說是不會中電腦病毒的。」

仁 凜真更加無奈:「這個新冠肺炎,真令人火大。」

而仁 凜真回房,就開始上網找風景圖片和記圖片。在這之後,仁 凜真收到在鳳山國中同班學生的簡訊。

學生1平常心:「阿仁,妳在工作嗎?」

仁 凜真平常心:「目前在工作,但沒有影響聊天。」

學生2開朗:「太好了,我還在想,悶在家沒事做,反而不知道要做什麼了。」

仁 凜真開朗:「放心,我都會在線上,就算是在工作,也一樣在線上。」

學生3傻眼:「不會吧?阿仁,妳明明有自閉症,照理說,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怎麼可能一心二用?」

仁 凜真平常心:「拜託,我有經過訓練的。而且,我在國二到醫院的功能的評估,是接近正常人。」

學生2理解:「原來,但,要等到解封,希望渺茫。不過我覺得,不影響就好。」

仁 凜真平常心:「放心,目前就順其自然,到時候,看政府的通知,就照著做。」

然而,到了下午,仁 凜真剛睡午覺起床,見到客廳桌上的字條,仁 凜真就安心。

仁 凜真平常心:「原來,去全聯買東西了?目前不都要實聯制?那爸爸有沒有戴口罩?」

而仁 凜真見到客廳桌上,有仁父戴口罩的照片,才放心。

仁 凜真感到開心:「有戴口罩,就好。」

而在仁 凜真到廚房開冰箱拿吐司、火腿和蛋之餘,就開始做晚餐。在這過程,仁父回到家,仁父見到仁 凜真做吐司夾火腿蛋,而感到開心。

仁父開心:「(凜真長大了。)」

而仁 凜真完成吐司夾火腿蛋,就額外準備麥茶,就回到房間,繼續準備出售作品。

仁 凜真平常心:「目前的作品,有上傳到我的粉絲專業了。」

學生1感到開心:「很好啊,到時候妳的作品出售的話,一定吸引更多讀者來看的。」

仁 凜真開朗:「謝謝,至少,在新冠疫情開畫展,是不可能了。」

學生2傻眼:「辦畫展?妳都什麼時候辦畫展?」

仁 凜真平常心:「四月二日。」

學生1正經八百:「不會吧?一年只有一次的畫展?」

學生3平常心:「為什麼一定要在四月二日辦畫展?」

仁 凜真無奈:「因為,我想為其他的自閉症者,出聲。」

學生2上網查了查:「難怪,那天是世界自閉症關懷日,我看,那日子,對阿仁而言,必然有感觸。」

學生1不屑:「問題是,有世界自閉症關懷日又如何?還不是一樣沒有用?」

仁 凜真無奈:「所以,我才會在四月二日當天,辦畫展。」

學生3不禁同理:「這也難怪,也有人說,自閉症者最可憐了,畢竟原因不明也無法完全根治,自閉症者的障礙又看不到,我看,這日子頂多只被商業人士利用來賺錢而已。」

仁 凜真平常心:「總之,在台灣的自閉症日,只是剛開始。因為,就算大部分的正常人不理解自閉症者,我還是會用我的畫作為其他的自閉症者來發聲。再怎麼說,不管別人說什麼,我都堅持我的路。因為,繪畫是我溝通的媒介。」

學生1有些理解:「仔細想想,要是能走進自閉症者的世界,就能感到,其實自閉症者也渴望得到伴。只是,我們正常人因為學社交和自理能力學得快,加上是用正常人的標準要求自閉症者,難怪會認為自閉症者一輩子學不會。所以從這角度來看,自閉症者是有努力的,真正要改變的,是正常人看星星的眼光。」

學生2一針見血:「難怪,地球迷般記錄片的作者,阿政導演有提到,和自閉症者相處,根本不覺得生病了,那只是自閉症者的生命不同。自閉症者是有努力,但,要是我們正常人能看自閉症者的眼光能丟掉自以為是的己見和有色眼光,就能感到自閉症者的不同和多樣化的樣貌。」

仁 凜真感到開心:「(沒有想到,還是有人理解我。)」

在仁 凜真完成一定的進度之餘,就收拾,進行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想,因為防疫三級而不能出門收集素材,妳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有點無奈:「其實,我本身是待不住家裡的人,但我知道有主在,主必然陪我,所以,一定能提供別的方式,讓我得到繪畫素材。所以,對我而言,知道有網路授課和網路聊天,就還好;但,今天我爸爸說到上網找風景圖,就靈光一閃,加上我記憶力強,能藉由記憶來寫生。所以,就算是在網路的風景圖,也能記得住。」

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用腹語:「網路上的風景圖?問題是,要是有修圖呢?」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不會的,因為,是谷歌提供的風景圖。」

到了翌日,是110/5/20,仁 凜真一如往常的起床,看似因為自閉症的刻板行程表,正是仁 凜真穩定情緒和訓練的維持度動力。在仁 凜真出了房門,梳洗一番,就到餐廳用餐。

仁父平常心:「早,凜真。」

仁 凜真平靜:「早,對了,期末考要到了,目前在做複習。只是,到時候的期末考是線上考試,點心我就自己做。」

仁父不解:「為什麼要自己做?」

仁 凜真平靜:「因為,我想吃鬆餅配紅茶。」

仁父全力支持:「可以,只要注意安全就好。」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收拾餐具和洗餐具。而仁父看在眼裡,感到平靜。

仁父平靜:「(沒有想到,凜真長大了。)」

而仁 凜真洗完餐具,就回房準備線上課程。

學生1平常心:「阿仁,早。」

仁 凜真平靜:「早,吃過了嗎?」

學生2開朗:「正在吃,但,我媽媽要我做家務事,所以,今天的線上課程之後,就沒有久留了。」

仁 凜真平常心:「這不打緊,只要能平安就好。對了,現在外出都要戴口罩了。」

學生2無奈:「真討厭,因為新冠肺炎,造成生活上的不便。連外出一下子都要戴口罩,豈不是悶死人?」

學生3正經八百:「那是自我保護,所以還是要戴口罩。」

而在線上課程開始之餘,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上課。眼看期末考將近,仁 凜真展現的態度,比誰都努力。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一定又是我得全校第一名。)」

然而,在休息時間,仁 凜真和線上的學生,聊天。

學生2無奈:「我妹妹真無聊,竟然把我的口罩藏起來,害我外出買東西前找口罩,但,我收起來的口罩地方都被我妹妹摸得一清二楚,到時候就要跟我爸媽拿口罩了。」

仁 凜真平常心:「但現在可以用不著省口罩了,因為新冠病毒太強,要用完即丟。當然,我知道你的意思,就算你有庫存口罩,我在想,是不是因為你妹妹感到無聊沒有人陪,而這麼戲弄你?」

學生2傻眼:「阿仁,妳怎麼知道?」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在想,你之前有提到,你妹妹有讀幼稚園,目前的防疫在家期間,很需要有人陪,而你也有提到,你們家是雙薪家庭,必然你父母都外出上班,你在線上上課的過程,你妹妹自然就沒有人陪了。」

學生3靈光一閃:「我看,你妹妹也不懂,為什麼你要線上上課的原因。但,問題是,你妹妹也不懂,這麼做是錯的,再怎麼打罵,也沒有用。那麼,你祖父母,還在嗎?」

學生2無奈:「都過世了。」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那就,需要你爸媽的其中一方請防疫照顧假了。」

學生1認同:「沒錯,現在有防疫照顧假可以請,到時候,你妹妹就有得陪了。」

學生2平常心:「我爸媽是知道有防疫照顧假,但問題是,我家是低收的家庭。所以,有困難。」

仁 凜真好奇:「怎麼說?」

學生2無奈:「因為,我爸媽是上班族,需要跑業務,到時候,怕生活費不夠用,就不得不在防疫期間上班。因為,一個月的薪水,不到兩萬二。」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那也只有和你爸媽,領口罩了。」

到了中午,仁 凜真在午餐的休息時間,到餐廳和仁父用餐。

仁父無奈:「凜真,妳有沒有想開畫廊?」

仁 凜真平常心:「有想過,但,到時候可能還沒有找到。」

仁父不解:「凜真,妳不需要畫廊,因為,妳可以開頻道,介紹妳的繪畫作品。」

仁 凜真傻眼:「就算我是畫家,也不能停止訓練,不是嗎?」

仁父更加無奈:「仔細想想,妳母親生前是對的,妳根本不需要上大學。因為,妳只要專心創作繪畫作品就好,必要時開畫展,但如今,妳母親因為在學校摔死帶頭霸凌妳的惡師,而遇到車禍,而且,妳母親力氣這麼強,我都無法阻止。」

仁 凜真平常心:「爸,那些都過去了,再說,那是媽咪的問題,不是嗎?是媽咪選擇一輩子與主為敵,結果呢?自認為這麼做可以處理一切,結果遇到車禍而撞到腦幹,那也只能說,是主耶穌執行的懲罰。」

仁父平靜:「不過,也不能因為自閉症者被霸凌,就這麼做,不是嗎?」

仁 凜真平常心:「總之,都過去了,再說,個人造的業個人擔,這是媽咪一手造成的,就要負責。」

仁父無奈:「(沒有想到,凜真所提出來的,完全是事實不說,而且,令人感到畏懼三分。)」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洗餐具。看在仁父的眼裡,感到快樂。

仁父感到開心:「(自從老婆離開人世,凜真又有成長了些。)」

在下午,仁 凜真回到線上課程,依然是期末考的複習。而仁 凜真依然力拼在聽課之餘,也有在完成課程的進度。而在房門外的仁父,見到仁 凜真在進行線上課程的認真,而感到開心。

仁父開心:「(凜真,妳終於能實現妳的願望了。)」

到了仁 凜真在線上課堂結束,仁 凜真就進行線上聊天。

學生1傻眼:「阿仁,妳這麼拼,是為了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我只是希望,能運用記憶力。」

學生3平靜:「不過,妳不是有自學過嗎?」

仁 凜真開朗:「所以才需要運用。」

學生2坦然:「別忘了,阿仁有超強的記憶力,自然需要練習和運用。」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這是我的原則,而且,要是不用就可惜了。」

到了當晚,是仁 凜真下廚,因此,仁父感到欣慰。

仁父欣慰:「凜真,妳知道,妳已經長大了嗎?」

仁 凜真平常心:「不知道,只是想幫爸爸一些忙。」

仁父平常心:「但妳在下廚的時候,我有見到妳有自信。」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希望能在獨居的時候,能在經營畫廊,也可以為顧客準備點心。」

仁父正經:「那麼,妳打算在那裡,開畫廊?」

仁    凜真坦然:「這就,交給主。」

仁父坦然:「不過,凜真,想不到妳在新冠病毒的防疫在家期間,我真的感到非常開心。因為我覺得,妳在下廚的時候,有十分把握。」

仁 凜真平常心:「我之所以有十分把握,是因為我有記食譜。」

仁父開朗:「也是,虧妳的記憶力強。」

而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就在客廳看電視和滑手機。

仁父平常心:「凜真,妳有帶琥珀遛狗嗎?」

仁 凜真平常心:「我都有帶。」

仁父平靜:「(也是,昨天早上,凜真有帶琥珀遛狗。)」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並線上聊天。

學生2不解:「阿仁,我都不知道,妳能憑記憶來寫生。只是,妳怎麼做到的?」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的記憶力強。」

學生4不以為然:「我看,說繪畫不可能賺錢的人,根本沒有知識。因為,時間一久,繪畫作品自然有價值。」

學生3認同:「沒錯,就連一塊石頭,也有價值。」

仁 凜真平常心:「在我來說,別人怎麼想,不重要。因為,那是別人的嘴巴。」

學生1同意:「沒錯,因為,每個人是體。」

在仁 凜真完成繪畫到一定進度之餘,就去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相信,主的扶持嗎?」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因為,在防疫三級狀態,主依然有在扶持。況且,我目前上網找的風景圖,也有收穫不少。」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不過,妳要為巧爾姊代禱,因為,目前聖心醫院日間部的停課,巧爾姊在這期間,會亂掉喔。」

仁 凜真早有底:「我早就有為巧爾姊代禱過了。」

到了110/5/21,仁 凜真依然一如往常的早起,在梳洗一番並到餐廳和仁父用餐之餘,仁父見到仁 凜真所呈現的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爸,早。」

仁父平常心回應:「早,凜真,期末考是什麼時候?」

仁 凜真平常心:「6月4號,而畢業旅行取消,因為疫情。」

仁父坦然:「我知道。」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至於畢業典禮,是在線上舉行。」

仁父無奈:「那就可惜了,因為,自閉症者在線上是一大危機。」

仁 凜真好奇:「什麼意思?」

仁父正經八百:「因為,自閉症者需要實體的人與人接觸,才能走出小世界,也是社會化的第一步。而自閉症者長期在線上,就有和外界隔絕。」

仁 凜真無奈:「那麼,你要我在線上找圖片並用想像的方式,那到底是?」

仁父平常心:「那只是因為疫情的暫時應變措施,再說,新冠防疫期間,要是出門,就有高風險的中標。」

仁 凜真感到主耶穌的同在:「這倒不打緊,目前有線上聚會,而且,今天才星期六,也只是在家裡準備出售的作品和讀聖經而已。」

仁父坦然:「那就好,總之,這次的期末考,我很期待。」

而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洗餐具。洗完餐具之後,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仁 凜真平常心:「寫歌?巧爾姊,妳多久沒有寫歌了?」

巧爾平常心:「很久了,只是昨天有感到音感的大幅度提升。」

仁 凜真感到喜樂:「感謝主,如此一來,妳就有希望發揮所長了。」

巧爾平靜:「那當然,之前都在探索。不過,主必然導正。」

仁 凜真開朗:「那當然,因為,倚靠主有福了。」

巧爾平常心:「那當然,一切交給主,就沒有煩惱了。」

仁 凜真同意:「那當然,畢竟,主必扶助。」

巧爾平常心:「對了,妳知道,在防疫三級,關於教會聚會的部分,也出現線上聚會嗎?」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當然知道,只是,在聖餐主日,就麻煩了。」

巧爾平常心:「交給主,因為主必然能解決一切。」

到了中午,在仁 凜真回到餐廳和仁父用餐之餘,仁 凜真有點不安。

仁父不解:「凜真,妳在不安什麼?」

仁 凜真無奈:「一點小事,就是,食材快要不夠了。」

仁父平常心:「到時候,我去採買,就行了。」

仁 凜真靈光一閃:「不過,要一次買齊,到時候,就要列清單。」

仁父平靜:「好方法,凜真,妳也來幫忙,看看有沒有需要買的,到時候,就可以列清單了。」

仁 凜真平常心:「那好,我寫清單給你。」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開始憑記憶列清單,而仁父收到清單,就戴上口罩並出門買東西。

仁父平常心:「(凜真,下次輪到妳外出買東西了。)」

而仁父外出買東西之餘,仁 凜真回房,開始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仁 凜真平常心:「最近的素材,不錯。能用上的話,全是很好的素材。」

而仁 凜真在準備出售的作品之餘,依然平常心。

學生1平常心:「阿仁,目前為止,妳在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事實上,那也只是殺殺時間。因為,真的沒有事可做。再不然,就是上網找風景圖,找些素材。」

學生3傻眼:「我看,阿仁一定一目十行,過不目忘,把所有的風景圖,都記在腦子裡了。」

仁 凜真沒好氣:「拜託!我有過濾的!」

學生2平常心:「不管怎麼說,只要有事做就好。畢竟,防疫在家沒事做,真的容易退化不說,而且,像阿仁有自閉症的話,就需要製作在家裡的訓練類活動了。」

仁 凜真平常心:「關於這點,我倒是不打緊。因為,我反而有更多時間,出售繪畫作品。」

在仁父買東西,回到家,仁    凜真出來應門。

仁    凜真開心:「爸,你回來了。」

仁父平常心:「來,凜真,過來幫忙。」

在仁父女忙完食材的補充,是在下午。而在仁 凜真回房進行線上課程之餘,仁 凜真一副拼命般,認真聽課。

仁父平常心:「(沒有想到,凜真在超強的記憶力,能自學校內的所有科目。但到時候,就用不著上大學了。反正,自閉症者根本用不著當兵。)」

到了當晚,線上課程早就結束的仁 凜真,就開始準備晚餐。

仁父感到開心:「喔,凜真,今天妳準備蛋包飯?」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這還是我第一次做。」

仁父開心:「那好,妳加油,我很期待妳的蛋包飯。」

仁 凜真再度淺淺微笑:「謝謝。」

在仁 凜真順利成功上蛋包飯,仁父感到開心。

仁父開心:「嗯,第一次做就有這麼漂亮的蛋包飯,就很棒了。」

仁 凜真平常心:「小事一件,禱告先。」

在仁 凜真帶領謝飯禱告後,開始用餐。而仁父吃下一口蛋包飯,就感到幸福。

仁父感到開心:「真好吃,凜真,妳明明第一次做蛋包飯,卻能做出這水準,就很棒了。」

仁 凜真平常心:「這只是之前有上網看過蛋包飯的做法。」

仁父開心:「果然,真的是主給妳的超強記憶力恩賜。」

在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平常心:「(沒有想到,凜真能發揮所長,是一大好事。)」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2傻眼:「阿仁,我都不知道,妳都自學所有校內科目。」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記憶力強,只是到了高中,就要選科系。」

學生1平常心:「放心,妳將來要成為畫家,就以應用外語為主就好了。」

仁 凜真靈光一閃:「也是,到時候會有外國觀光客來看我的繪畫作品。」

學生1認同:「那當然,不過,要選英文系。」

仁 凜真平常心:「嗯,到時候再說。」

學生3平常心:「反正,阿仁將來成為畫家,是必然的。但問題是,社交的部分,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事實上,我有底了。畢竟,只要是我不懂的抽象詞句,上網找就行了。」

學生3正經八百:「那麼,玩笑話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雖然我知道自閉症者聽不懂玩笑話,但,玩笑話根本奈何不了我。」

學生2不解:「為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不是孤單的。」

學生1理解:「原來,因為,有理解自閉症者的人。但,要是一個都沒有理解自閉症者的人呢?」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只是,時機問題。」

學生3不安:「時機?阿仁,妳有宗教信仰嗎?」

仁 凜真平常心:「基督教。」

學生3正經八百:「據說,基督教是能見到出路的宗教,而且,是主張唯一真神的宗教。」

仁 凜真開朗:「但,這並不表示,我排斥各位,因為,主要求主的兒女去愛世人。」

學生1開心:「那就好。」

而在仁 凜真洗澡,就開始自我對話。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感到主的幫助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有,況且,我都有在禱告。」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但問題是,在新冠疫情下,社交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這部分不只有交給主,也有禱告的份。」

仁 凜真平靜般用腹語:「只是說,明天開始的聚會,是線上聚會。這,妳能接受嗎?」

仁 凜真坦然:「不能也得能,但,也要看主的作為。」

到了110/5/22,仁 凜真依然起了大早,就開始梳洗後,就到廚房準備早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早。」

仁 凜真開朗:「早,爸,今天早上,我要帶琥珀外出遛狗。」

仁父平常心:「喔,在防疫三級期間外出遛狗,記得戴口罩。」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我知道。」

而仁 凜真在用餐之餘,就感到平靜。

仁父平常心:「看妳的樣子,好像全交給主?」

仁 凜真開朗:「那當然,今天開始,每週日都有線上聚會,直到政府宣佈解禁那天。」

仁父不安:「我看,真的要完全解封,希望渺茫。」

仁 凜真平靜:「但我不打緊,因為,我有主在。」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全副武裝,並帶豆柴琥珀外出散步。

仁    凜真平淡的微笑著:「今天的天氣炎熱,但我相信,也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命。」

住戶1不解:「這是什麼打扮?目前疫情有那麼嚴重嗎?」

住戶2正經八百:「有,目前全國防疫三級,妳不知道嗎?」

住戶1傻眼:「真的假的?全國防疫三級?」

在仁 凜真遛狗結束,一回到家,就幫豆柴琥珀擦腳。

仁父有些不安:「(凜真外出買東西時,也是全副武裝出門嗎?到時候就要注意了。)」

而仁 凜真回房,就準備出售的作品之餘,也準備線上聊天。

巧爾平常心:「凜真在嗎?」

仁 凜真傻眼:「巧爾姊,妳都這麼早起床?」

巧爾開朗:「那當然,平時也是這時間起床的。但目前在防疫在家,我必需要早腄早起,才能穩定。」

仁 凜真平常心:「也是,這是自閉症者的優勢,就算在假期,也要維持早睡早起的規律作息好習慣。」

巧爾感到喜樂:「沒錯。」

然而,在仁    凜真上網聊天,就平靜。

仁父看在眼中:「(沒想到,凜真能下廚,令人驚艷。)

在仁父準備好早餐,仁 凜真在結束線上聊天,就到廚房和仁父用餐。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之後,就和仁父一同開動。

仁父有些不解:「凜真,妳會不會想太多了?就因為房疫三級,就穿得全副武裝?」

仁 凜真平常心:「爸,新冠肺炎是無孔不入的,要是沒有全副武裝,我才不敢出門。」

仁父無奈:「總之,明天的教會聚會,是線上聚會,巧爾有提到這類事嗎?」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但,我相信巧爾姊有感到主的同在。」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2無奈:「阿仁,據說在防疫三級的情況,只有待在家裡的份。那麼,教會聚會的部分,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基本上,上星期日有在教會做測試,看來是線上聚會。」

學生4傻眼:「線上聚會?聖餐怎麼辦?」

仁 凜真無奈:「可能到時候就暫停,不然就是自行準備了。」

學生1靈光一閃:「我剛上網找到,到時的聖餐,是自行準備水餃皮、餛飩皮,不然就是無酵蘇打餅和葡蔔汁。」

學生3無奈:「唉!防疫期間,真不方便。」

學生2更無奈:「那也沒辦法,在防疫三級狀況下,無法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不過,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主,才是服事主的核心。問題是,各位是未信主,說這部分,也聽不懂。」

學生1平常心:「是聽不懂,但也不代表我們不尊重妳。畢竟,每個人是個體,就算別人選假神宗教,也要尊重別人的選擇。」

學生2認同:「沒錯,既然勸不動,那就讓他永死和體驗愁苦的增加不斷直壓的滋味,還比較有建設性。」

仁 凜真平常心:「嗯,這樣也好。」

到了中午,仁 凜真完成一段進度的出售作品之餘,就到廚房準備午餐。

仁父感到好奇:「凜真,妳今天想做什麼吃?」

仁 凜真平常心:「章魚燒,目前在備料。」

仁父開心:「也是,好久沒有吃章魚燒了。」

在仁 凜真備料完成,仁父女一同製作章魚燒。

仁父不禁三條線:「太久沒做,技巧生疏了。」

仁 凜真平常心:「這是難免的。」

到了當晚,仁 凜真再度下廚,而仁 凜真下廚做青椒炒飯之餘,仁父感到開心。

仁父開心:「凜真,妳怎麼想做青椒炒飯?」

仁 凜真平常心:「嗯,只是想挑戰看看,原本想說,小時候抗拒吃青椒,想說目前在青椒的特殊氣味有削弱,就可以嘗試,也不錯。」

仁父感到開心:「那很好,想當初妳抗拒青椒,就有一段時間沒有吃。至少不像有的爸媽都用強硬的方式,硬逼孩童吃抗拒的食物。真的要改善,就必需讓孩童見不到抗拒食物的樣貌,如此一來,孩童才會吃得下去。」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因為,見到抗拒食物的樣貌,自然就會抗拒。但在看不到食物的樣貌,也沒有先入為主的訊息,自然就吃得下了。」

仁父認同:「所以,這麼做,才是改善孩童偏食和挑食的根本方式。」

而仁 凜真在青椒炒飯上菜之後,就謝飯禱告。隨後,仁 凜真在對主有信心的狀態,吃下一口青椒炒飯。

仁父感到開心:「凜真,妳認為妳做的,好吃嗎?」

仁 凜真開心:「何止好吃,而且,把青椒切成末,就比較好吃下去了。」

仁父也吃一口,就感到幸福。

仁父開心:「凜真,妳的廚技,有進步。」

仁 凜真平常心:「拜託,自閉症者不適合做快餐店廚師。」

而仁 凜真吃完炒飯,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2平常心:「不會吧?阿仁,妳會做炒飯?」

仁 凜真謙卑:「那只是上網查而已。」

學生1沒好氣:「也不過是上網找食譜,再用食譜的基礎理論,就可以自創料理,不是嗎?」

學生3靈光一閃:「問題是,要有基礎功,沒有基礎功,在亂搞也沒有用。」

仁 凜真平常心:「總之,最近有學一些料理,將來能自理,就不是問題了。」

然而,在仁 凜真洗澡之餘,就平靜。

仁 凜真平靜用腹語:「凜真,妳有感到主的愛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當然有,畢竟,我一切交給主。」

仁 凜真再度以平常心用腹語:「那就好,只是,這次的回診,有確定嗎?」

仁 凜真坦然:「有,6月1日。」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嗯,到時候要準備和醫師談談防疫在家的計畫了。」

到了110/5/22,在仁 凜真早起,就梳洗一番。而仁父在廚房準備早餐之餘,仁 凜真就梳洗完成。

仁 凜真感到開心:「爸,早。」

仁父平常心:「凜真早,今天早餐是吐司披薩。」

仁 凜真傻眼:「真不敢相信,爸會做披薩。」

仁父平常心:「這還算簡單。」

在仁 凜真用餐過程,就平靜。

仁父平常心:「凜真,什麼回候回診?」

仁 凜真平常心:「6月1日。」

仁父正經:「那麼,期末考是6月3日?」

仁 凜真開朗:「沒錯。」

仁父依然正經八百:「那麼,妳在國二下學期的功能評估,有到正常人的程度,目前是回診領藥,據說是為了保養。」

仁 凜真低調:「我也不能說是有到正常人的程度,就算有,也只是接近。再說,自閉症在目前的醫療水準是無法根治,也只有靠訓練改善。從這觀點來說,那也只是藉由訓練來改善症狀而已。」

仁父平常心:「不過,妳將來要成為畫家,就用不著上大學,至少,妳有專屬的繪畫工作室,不是嗎?也不過是定期到聖心醫院門診領藥,這又沒什麼大不得的。」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況且,目前在典型自閉症痕跡沒有影響我的狀態,能夠自理,就頗讚了。」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洗餐具,之後回房進行準備線上課程。

學生1無奈:「說真的,最近我弟弟在我線上上課時,不斷干擾我,而且我家不夠預算買冷氣,目前我父親因此知道這件事就狂打一頓,我母親是以愛的教育來建立我弟弟的同理心,但,我弟弟根本不懂為什麼我在線上上課不能和我弟弟玩這回事,反而我弟弟只想有別人陪。」

仁 凜真平常心:「你媽媽有工作嗎?」

學生1無奈:「沒有,但,我媽媽平時是做手工藝,所以,也是忙到沒有時間陪我弟弟。」

學生3靈光一閃:「那就可以要求你媽媽讓你弟弟一起做手工藝,況且,要是你弟弟喜歡的話,也有一技之長能開店賺錢。」

學生1無奈:「我弟弟是會,但,我弟弟認為那不好玩。」

仁 凜臏靈光一閃:「會不會是,因為你弟弟看到你火大的樣子,感到好玩呢?」

學生1傻眼:「真要是這原因,那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用耳機,如此一來,就聽不到你弟弟的搗蛋了。」

學生1感到開心:「沒問題,我有全罩式耳機,沒有想到為了防疫三級的線上課程而用,而派上用場。」

學生3不解:「好在你有全罩式耳機,但要是沒有的話,那可麻煩了。」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要請做手工藝的家人調整時間,能順利得到玩伴。」

在仁 凜真上完線上課程之後,已到午餐時間。當天是仁 凜真下廚,仁 凜真就做素食咖哩飯,換個口味。

仁父感到耳目一新:「喔,今天的午餐,是吃素食咖哩飯?」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想說來個養生餐。」

在仁 凜真上菜並謝飯禱告後,仁父女就開動。

仁 凜真平常心:「爸,今天在線上聊天室有聊到,有學生因為弟妹沒有家人陪,就干擾線上課程的人。」

仁父無奈:「還好妳是獨生女,比較不需要煩惱這件事。不過,妳怎麼回應?」

仁 凜真坦然:「就提供,戴耳機,至少能專心聽線上課程。」

仁父靈光一閃:「要是沒有耳機呢?」

仁 凜真順理成章:「那就禱告,為沒有耳機的同班學生代禱。」

仁父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只是為同班學生的家庭能和平共處代燽,因為,求主要耳機,是妄求。」

仁父不禁冒問號:「妄求?那是什麼?」

仁 凜真坦然:「就是,和罪相關、屬浪費類別以及違背主旨意的禱告。」

仁父無奈:「凜真,妳提供方法是可以,但,要是超過能力所及,就用不著勉強了。再說,那是別人家的事,我知道妳很熱心又善良,只是,熱心過頭不見得是好事。」

到了下午,仁 凜真回到線上聊天和出售作品的準備之餘,仁 凜真就平靜。

學生1感到開心:「阿仁,真的有用,我一戴上耳機,我弟弟就感到無趣而離開我房間了。」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好,只是,委屈你的耳朵了。」

學生3同意:「因為長期用耳機,會影響聽力。」

學生2無奈:「那也沒辦法,這也只能靠爸媽的教育,讓孩童理解在線上課程的過程,嚴禁打擾的事實。」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能培養同理心了,不然,還能怎麼辦?」

學生1正經八百:「我有把門鎖起來,加上戴耳機,就聽不到我弟弟的大力敲門聲了。但,要是拿菜刀破壞我的房門,我母親會罰我弟弟在大門角落面壁思過,直到我母親完成今天的工作量為止。」

仁 凜真不解:「是在裡面還是外面?」

學生1平常心:「至少,不是在玄關。不過,我母親平時都會把菜刀藏起來,就是防我弟弟破壞我的房門。」

學生2無奈:「那麼,你弟弟被罰面壁思過,會不會中途遛走?」

學生1平常心:「我媽咪超狠,要是遛走,會餓他一餐。」

仁 凜真傻眼:「我的天,這麼做根本是在耍精神虐待!這個母親根本是不及格的母親,用餓一餐來制約,太殘忍又沒有人性了。」

學生3同意:「沒錯,換成是我,我會讓他為我的手工藝的小幫手,至少,這麼做,可以讓他有事情做,也可以排解無聊。」

仁 凜真靈光一閃:「再不然,就是安排家務事讓他做,也是不錯的方式之一。」

學生1感到開心:「謝謝,我會和我媽咪討論的。」

在仁 凜真準備出售作品和線上課程到一時間,就開始線上課程。而仁父送點心到仁 凜真之餘,仁父見到仁 凜真拼命般,而感到欣慰。

仁 凜真平常心:「爸,謝謝你送點心來。」

仁父淺淺微笑:「不會,今天的點心,是抹茶蛋糕。」

仁 凜真平常心:「謝謝爸,我最愛吃抹茶蛋糕了。」

到了當晚,線上課程早就結束的仁 凜真,見到仁父準備晚餐,而感到平靜。

仁 凜真感到平靜:「爸,今晚吃什麼?」

仁父平常心:「炸豬排丼,好久沒有吃了。」

在仁父完成炸豬排丼之餘,仁父見到仁 凜真一副無奈的表情,而不禁冒問號。

仁父不解:「凜真,妳怎麼了?」

仁 凜真無奈:「今天和巧爾姊聊天,巧爾姊感到無奈的是,巧爾母親不覺得有過度保護的事實。」

仁父傻眼:「雖然我知道巧爾母親有過度保護,但,遲早要放手,不是嗎?其實,妳和巧爾是蒙福的自閉症者,妳能憑記憶進行寫生,巧爾因著主而在音樂方面,有所成長,目前的巧爾,不只重新寫歌,也有用音感來寫歌,搞不好,在短期就能即興創作樂曲,也不一定喔。」

仁 凜真感到動力:「那我就要為巧爾姊代禱了。」

仁父平常心:「那很好,所以,對妳和巧爾來說,是難得的福份。」

到了當晚,仁 凜真吃了晚餐,就開始進行家務事。而仁父,就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傻眼:「(居然在防疫期間群聚,這根本不把防疫規定放在眼裡。)」

仁 凜真剛好聽到新聞內容而無奈:「真搞不懂,為什麼有些人不把防疫規定當一回事?要是連防疫規定都有彈性,豈不是有破口?」

仁父無奈:「凜真,別說是妳,我也很納悶,當然,我知道有些人待不住家裡,有些人在防疫期間用吃來紓壓,更別說無所事事了。我最擔心的,是自閉症者因為在防疫期間的在家裡,無法和外界連結,而有退化的危機。」

仁 凜真平常心:「所以,最近我有為這類事,代禱。」

仁父順利回到平常心:「那就好,希望新冠疫情能早些結束。」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之餘,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1感到開心:「今天,可找出原因了。」

仁 凜真好奇:「是什麼原因?」

學生1感到開心:「就是,因為我弟弟看我好霸凌,就故意整我。所以,我弟弟才這麼做。」

學生3傻眼:「那你家人怎麼做?」

學生1平常心:「我爸爸就請我三叔到我家,陪我弟弟玩。」

仁 凜真感到開心:「感謝主,因為,我有為你代禱。」

學生2不解:「等等,你三叔有在家工作?」

學生1平常心:「最近被資遣,就是被開除了。」

仁 凜真無奈:「我能理解,我已經列在代禱的口袋名單裡了。」

學生3無奈:「不過,沒有想到只是想樂子,居然這麼做,真的是,令人無奈!」

而在仁 凜真洗澡時,就用腹語自我對話。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關於期末考的事,妳有準備了嗎?」

仁 凜真平常心:「我早就準備完成了,畢竟,我的記憶力這麼強,目前為止,完全沒有記錯的。」

仁 凜真淺淺微笑:「小心,妳越是自我感覺良好,越容易跌倒。」

仁 凜真謙卑:「那當然。」

到了翌日,是110/5/23,仁 凜真一如往常的早起,梳洗一番之後,就到餐廳準備。

仁父平常心:「凜真,早。」

仁 凜真開心:「早,爸,昨晚在睡前,你有帶琥珀散步?」

仁父平常心:「有,而且,我聽說一件事。」

仁 凜真好奇:「是什麼?」

仁父正經八百:「就是,目前新聞都在持續報外出沒有戴口罩的民眾,依我看,會過幾天就沒有勸導了。」

仁 凜真平常心:「那麼,你有遇到沒戴口罩的住戶嗎?」

仁父無奈:「昨晚遇到一個,居然說我,干我什麼事?連其他住戶也說,怎麼不干我的事?誰不想失去性命?要死你自己去死!當然,也有住戶報警,連警察也出動了。在等待的期間,是管理員的壓制,才得以強制上警車。而且,連中天新聞記者也有到場。」

仁 凜真平常心:「那不戴口罩的住戶,可能感到悶又不透氣,才不戴的。問題是,以沒有收入又一直叫外送的話,是遲早到外面的一天,所以,還是要習慣戴口罩。」

仁父理解:「那當然。」

在仁父女用餐,仁    凜真感到了無奈。

仁    凜真不解:「中天新聞記者怎麼知道,這裡有新聞?」

仁父平常心:「這就是記者的功力。」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

仁父平常心:「況且,真正說來,對記者而言,那裡有警察的地方,就有新聞的素材。」

仁 凜真平常心:「原來,還好我是畫家。」

仁父機會鼓勵:「所以,畫家這職業是妳好不容易得到的,要珍惜。」

仁 凜真坦然:「那當然。」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進行準備線上聚會。在等待期間,依然和同班學生線上聊天。

學生4無奈:「真無奈,自從買了運動電玩之後,連我的姪兒女都搶著玩了。我不允許他們玩,就摔我的遊戲主機。」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上網找運動影片來跟著做,不就得了?」

學生4依然無奈:「問題是,我姪兒女,都用摔我的3c物品,威協我。」

學生2傻眼:「這可是件大事。」

學生1無奈:「比我的還嚴重,我的是被我弟弟霸凌。」

學生2更無奈:「比我的更慘,我的口罩都被我妹妹偷走,目前都要找我爸媽要口罩了。」

學生3不解:「那麼,妳親戚知道這件事嗎?」

學生4無奈:「早就知道了,但,我那姪兒女,根本趁親戚不在,就威協我。」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在家裝監視器,如此一來,妳的姪兒女,就一定乖乖的。」

學生4無奈:「我有想過,但,我沒錢。」

學生2平常心:「那恐怕要找出根源了。」

仁    凜真同意:「那麼,妳長輩親戚,知道嗎?」

學生4更無奈:「早就知道了,而且,就算奪走權利,還是一樣。」

仁 凜真正經八百:「妳的姪兒女,多大了?」

學生4無奈:「一個小二,一個小五。」

仁 凜真正經八百:「我看,妳的姪兒女,是需要爸媽的陪伴。因為,妳的姪兒女,是雙薪家庭,不是嗎?」

學生4更無奈:「沒錯,問題是都加班到深夜。」

學生3平常心:「那就要求妳親戚給妳姪兒女,撿回收換錢的任務,不就得了?」

仁 凜真無奈:「那也要別家住戶的提供,因為,目前的防疫,無法出門。」

學生4靈光一閃:「那就等疫情有緩和,不就得了?當然,在這之前,我就上網做有氧了。」

仁 凜真平靜:「(那就好。)」

到了中午,仁 凜真在線上聚會結束,就到廚房準備午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妳今天用到醋,是想做壽司?」

仁 凜真平常心:「不只,我今天,也要做總匯三明治。」

仁父感到開心:「看來,妳最近上網找圖片時,也有找食譜。」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畢竟,這次有買吐司,就做總匯三明治。」

仁父平常心:「我都可以。」

在仁 凜真上菜後,就謝飯禱告。之後,就開動。

仁父平常心:「凜真,期末考快到了。」

仁 凜真有把握:「爸,你放心,我有十足的把握。」

仁父開朗:「那就好,希望到時候不要粗心。」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之後,就洗餐具。而仁父看在眼裡,就感到說不出的開心。

仁父感到開心:「(凜真,妳真的長大了。)」

而仁 凜真洗好餐具,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4平靜:「搞到最後,我那姪兒女是因為希望能一直玩電玩,才威協我的。」

仁 凜真平常心:「嗯,妳的姪兒女需要父母的教育。而且,要趁早。」

學生4依然平靜:「只是,目前是我其他親戚在幫忙照顧,照理說,能盡量就盡量。」

學生1同意:「嗯,希望如此。」

仁 凜真坦然:「還好,我有為他們代禱。」

學生3無奈:「不過,自從我母親見到住家的歡唱,影響我線上上課情況,反而要告刑事了。」

學生2傻眼:「告刑事?我說,妳爸媽是怎麼想的?」

學生3平靜:「因為我爸爸說,告刑事比較有用。」

仁 凜真正經八百:「事實上,這情況告刑事比較有利。」

學生4同意:「沒錯,而且,比告民事還要有保障。」

到了下午,仁 凜真到廚房準備晚餐之餘,仁父見到仁 凜真準備的晚餐,而感到欣慰。

仁父平常心:「今天,妳想準備什麼?」

仁 凜真坦然:「蝦仁炒飯,目前在做前置作業。」

仁父感到開心:「沒有想到,在妳媽離開人世,我就能順利讓妳學烹飪了。」

仁 凜真早有底:「這是遲早的事,反正,能學烹飪,也無妨。」

仁父平常心:「(那也只是自理能力的一部分。)」

仁 凜真開心:「總之,能在功能的評估,接近正常人,感到開心。」

仁父淺淺微笑:「那當然。」

在仁 凜真順利上菜之餘,仁父在謝飯禱告之後,就吃了一口,而感到平靜。

仁父感到開心:「凜真,最近妳都做清淡的口味,那很好。」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養生。」

仁父靈光一閃:「對了,既然要為其他自閉症者能掙開鎖鏈,那麼,凜真,妳就為將來在防疫降級的某天,辦現場畫城市空造圖的活動,妳認為如何?」

仁 凜真有點不悅:「爸,就算是畫城市空造圖,也要有直升機。」

仁父平常心:「這我知道,總之,到時候一定有管道。」

仁    凜真無可奈何:「能有什麼管道,況且我覺得這不是很在意。」

仁父不解:「就算不是,我們需要更多的可能性,那也只是在世界自閉症日需要的行動,不是嗎?」

仁    凜真無奈:「只是為了讓其他的自閉症者能有機會獲得重視,有必要這麼做嗎?」

仁父平常心:「總之,看妳要不要。」

在仁    凜真吃飽飯後,就開始進行家務事。而仁父,就去洗澡。

仁 凜真平常心:「到目前為止,還順利。不過,難免有耍酸的網友。但,我不在乎。」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巧爾平常心:「凜真,妳可終於上線了。」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之前都在忙同班學生的事,今天好不容易說要準備降級防疫畫展的事,需要時間準備,當然,一方面也是為這部分努力準備。所以就有比較多時間和巧爾姊聊天。」

巧爾開心:「那妳之前,和同班學生開群組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剩下期末考了。」

巧爾開朗:「那當然,主必然保守妳的期末考。」

仁 凜真開心:「所以,就彼此代禱。」

在仁 凜真和巧爾結束聊天,巧爾就平常心上網。而仁 凜真,就開始開同班學生的群組,進行邊線上聊天邊準備出售的作品。

學生4無奈:「真搞不懂,我有上網找有氧影片,但,總不能一直任由我姪兒女得意忘形吧?」

仁 凜真平常心:「妳的姪兒女,有難以溝通嗎?」

學生4更加無奈:「因為,我的姪兒女,就是要霸占我的運動電玩。」

學生1靈光一閃:「搞不好妳的姪兒女就是因為爸媽的狂開條件,因為妳姪兒女的爸媽打算一開始不爽買那電玩給妳的姪兒女,妳姪兒女才這麼做的。」

仁 凜真平常心:「要不要問妳姪兒女的爸媽,那原因?」

學生4更加無奈:「問過了,我那姪兒女的爸媽,都說完全沒有原因和理由。」

仁 凜真正經八百:「不可能,我看,妳姪兒女一定嫉妒妳。」

而仁父在廚房準備仁    凜真鬆餅,依然平靜。

學生4無奈:「那也只是我姪兒女的爸媽長期觀察,總之,我姪兒女是死也不說真正的原因。」

仁 凜真無奈:「一定有隱情,不是原因出在爸媽身上,就是妳姪兒女本身。」

學生2平靜:「總之,找出原因之前,先用影片版將就。」

學生4更無奈:「也只有這麼做了。」

仁父進房而平靜:「凜真,來,給妳吃鬆餅。」

仁 凜真平常心:「謝謝爸,剛好想吃些東西。」

學生1正經八百:「我認為,合理的懷疑,會不會是妳的姪兒女因為羨慕妳有運動電玩而生出嫉妒,加上妳姪兒女的爸媽不允許玩任何電玩造成的?」

學生4靈光一閃:「確實,有這回事。」

仁 凜真傻眼:「沒有想到是這原因!我看,妳姪兒女的爸媽,需要強制輔導了。」

學生3無奈搖頭:「據我所知,很難,因為,她姪兒女的爸媽,不好溝通。而且,一旦決定的事,是幾乎無法動搖的。」

學生4無奈:「那當然,我姑姑為了這件事而大發雷霆,甚至大吵一頓。沒有想到,我姪兒女的爸媽,是性格固執到別人的看法和意見都聽不進去的程度。」

仁 凜真正經八百:「我就知道,一定有原因。」

學生4無奈:「這種父母,沒救了。」

學生2不禁憐憫:「有這種父母真可憐,因為容易養出沒有同理心的的小孩。」

仁 凜真同意:「那當,況且什麼都拒絕,也太偏激了。」

學生1靈光一閃:「我看,一定是用過時的教育方式,在教育孩童。不然,妳姪兒女就不會有這行為。」

仁 凜真正經:「那麼,妳打算怎麼辦?」

學生4不禁臉一沉:「我想邀請我姪兒女的爸媽,一起玩運動電玩。而且,也希望我姪兒女的爸媽能理解,運動的好處。」

仁 凜真平常心:「這是好方式。」

學生2認同:「這麼做多少有用,但,要是堅持抗拒,必然有原因解不開。」

在仁 凜真忙完之餘,就到浴室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到目前為止,妳有感到主的愛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因為,主有提供一些方式,讓我其運用。而且,也在防疫在家期間,能過得充實。」

仁 凜真平靜般用腹語:「那就好,不過,能珍惜和家人共處的時光,是重要的。」

到了110/5/24,在仁 凜真一如往常的起床並梳洗一番,心裡充滿無奈。仁 凜真到廚房等早餐之餘,仁 凜真早有底。

仁父平常心:「凜真,早。」

仁 凜真無奈:「早,爸,目前在防疫三級期間,無法去教堂聚會,怎麼辦?」

仁父平常心般上菜:「凜真,妳不知道線上聚會嗎?」

仁 凜真無奈:「知道,只是說,昨天第一次線上聚會,有些不習慣。」

仁父平常心:「這是難免的,至少妳沒有照舊跑出去到教會。」

仁 凜真有點不悅:「拜託!都防疫三級,還能跑到外面找死嗎?」

仁父正經八百:「我可以告訴妳,有的自閉症者,因為不知道新冠肺炎的可怕,就跑到外面去而中標了。」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那是因為不知道真正的危險所導致。」

仁父平常心:「所以,這段時間,就乖乖在家裡,比較安全。」

仁 凜真無奈:「(爸也真是的,當我不知道聖經提到的瘟疫嗎?)」

而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準備線上課程和線上聊天。

學生4感到開心:「太好了,經過家庭會議,我姪兒女的爸媽有理解,防疫在家能用運動電玩做居家運動的好處了。」

仁 凜真淺淺微笑:「看來,是件好事喔。」

學生4開心:「那當然,果然被阿仁料到,原因出在姪兒女的爸媽。」

學生3傻眼:「不會吧?阿仁,妳私下傳簡訊嗎?」

仁 凜真平常心:「這有什麼好驚訝的?我也只是想找出原因而已。」

學生1正經八百:「我早就知道,妳姪兒女的爸媽,說什麼沒有原因,根本在騙人。」

學生2認同:「沒錯,因為我相信,事必有因。我看,她那姪兒女的爸媽,一定心虛。」

學生4無奈:「因為,我家不允許有電動遊戲,說那會影響學業。」

仁 凜真無奈:「那是太過看重學業的人,才有的想法。」

學生3不解:「是誰訂這家規?」

學生4無奈:「我姪兒女的爸媽,說什麼,電動會教壞小孩,就訂下這家規。」

仁 凜真傻眼:「我認為,妳姪兒女的爸媽,需要強制輔導,因為,一定有原因導致。」

在仁 凜真上完線上課程,是近中午。在午餐前,仁 凜真在線上聊天。

學生4平常心:「阿仁,我有好消息。」

仁 凜真好奇:「是什麼?」

學生4開心:「就是,我姪兒女的父母親因為沒有學習傾聽的事實,是我嬸嬸的開導,而見到這當頭棒喝的事實。」

仁 凜真平常心:「那很好,不過,要是有信主的話,就更能理解主的旨意,來教育孩童了。」

學生1無奈:「對了,阿仁,問題是妳開畫展,一定要在世界關懷自閉症日當天開嗎?」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應景。」

學生2正經八百:「我相信阿仁的立場,但,阿仁都能自學所有校內科目了,照理說,辦畫展是可以拓展社交能力的重要活動,犯不著在世界關懷自閉症日當天辦,其他平日辦也行,不是嗎?」

仁 凜真無奈:「因為,我目前有要準備畫展的作品,也要顧到出售的作品。」

學生4有些理解:「原來,不過,妳也可以買地建畫廊。」

仁 凜真平常心:「目前不考慮,因為,要找地方。」

學生3平常心:「其實都好,只看個人的生活所需。」

在仁 凜真結束線上聊天之餘,就到廚房吃午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今天妳想做什麼料理?」

仁 凜真平常心:「炒米粉。」

仁父有些回憶:「嗯,最近買的那袋米粉。」

仁 凜真平常心:「而且,是沙茶米粉。」

仁父平靜:「那就好,妳就儘管做。」

在仁 凜真完成沙茶米粉之餘,就上菜到餐桌,和仁父謝飯後開動。

仁父不禁掉淚:「好吃,沒有想到,妳有記食譜。」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我知道爸是吃重口味的。」

仁父平常心:「也是,不過,我一想到妳媽媽,就感到無奈。」

仁 凜真平常心:「我知道,但,我有想過,要是媽能一切交給主,甚至悔改信主,成為主的兒女,主自然能解決痛恨霸凌者的問題,不是嗎?」

仁父豁然開朗:「嗯,也對呢。」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3平常心:「阿仁,目前妳有想辦畫展嗎?」

仁 凜真平常心:「我目前先不考慮,因為,我在忙出售作品的事。」

學生1靈光一閃:「阿仁,我在想,要妳做插畫師,會不會太為難妳了?」

仁 凜真平靜:「不會,只是說,時機還沒有到。」

學生4平常心:「這需要慢慢規畫,因為,隨時可以修正。」

仁 凜真開朗:「那當然。但,一方面,我有用繪畫和記憶力為主做見證。」

學生2平靜:「無論如何,能有個人的收入,是件好事。」

仁 凜真依然開朗:「那當然。」

到了當晚,仁 凜真完成線上課程,就平常心到廚房準備吃晚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好久沒有吃漢堡排了,今晚就吃漢堡排。」

仁 凜真平常心:「可以,我無所謂。」

在仁父上桌之後,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之後就開動。

仁父平常心:「凜真,我認為,就算不建畫廊,也可以辦畫展。」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當然知道,至於,畫廊和畫展的部分,就交給主。」

仁父開心:「也行,其實,我認為,不管有沒有畫廊,都好。因為,有畫廊,也不代表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回房準備出售作品和線上聊天。

仁 凜真平常心:「巧爾姊,妳還在寫歌嗎?」

巧爾平靜:「那當然,而最近,有即興創作樂曲的能力。」

仁 凜真傻眼:「即興創作?那豈不是剛開始?」

巧爾平靜:「那當然,總之,感謝主。」

仁 凜真平常心:「那麼,還有在進行裝備主堂司琴的部分?」

巧爾平靜:「當然有在持續。」

仁 凜真平靜:「總之,就照主的意思,妳就好好裝備,就算在主日學司琴,也一樣是司琴。」

巧爾謙卑:「這我知道。」

在仁 凜真和巧爾結束線上聊天,就繼續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平常心:「(巧爾姊的主堂司琴,有必要代禱了。)」

在房間外的仁父,見到仁    凜真進行的代禱行動,而感到開心。

仁 凜真平常心:「各位,我有好消息。」

學生3好奇:「什麼好消息?」

仁 凜真平常心:「我預計,在近期辦畫展。當然,是在暑假以內。」

學生1不安:「問題是,也要看新冠疫情,不是嗎?」

仁 凜真平常心:「所以,我才加入疾管家,也有看指揮中心的記者會。」

學生4靈光一閃:「那麼,要是整個暑假,新冠疫情沒有降級呢?」

仁 凜真感到喜樂:「放心,我有交給主,而且,我有為這件事禱告。」

學生3傻眼:「阿仁,妳是基督徒?」

仁 凜真依然喜樂:「你說呢?」

學生2不以為然:「阿仁,妳已經被我識破了,一般來說,一想到整個暑假沒有降級就會從對話內容感到不安和惶恐,但妳不但沒有,還說什麼交給主和有為畫展的事禱告,這不是有信基督教的證據,是什麼?」

仁 凜真平靜:「因為想到整個暑假沒有降級而惶恐不安,表示這人與主為敵。既然如此,倒不如和主和好,一切交給主,如此一來,就能見到主的開路了。」

學生1有些理解:「確實,但我們都沒有想到,阿仁是基督徒,難怪,阿仁都沒有負面的言談內容。」

學生4平常心:「反正所有宗教是勤人向善,根本沒有必要強制別人信基督教。」

學生3開朗:「總之,盡力就好。」

仁 凜真認同:「我知道。」

在仁 凜真完成一定的進度,就結束線上聊天和準備出售的作品,接著去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關於辦畫展的事,妳有什麼想法?」

仁 凜真坦然:「我認為,在疫情期間,可以做規畫,並交給主。」

仁 凜真平靜並用腹語:「那也可以,但,量力而為。」

仁 凜真淺淺微笑:「我知道。」

到了翌日,是110/5/25,仁 凜真一如往常起床,就梳洗一番。在梳洗後,就到廚房等早餐。

仁 凜真平常心:「爸,早。」

仁父開朗:「凜真早,對了,昨晚我無意間聽到妳的無奈。」

仁 凜真有點不安:「嗯,是辦畫展的事。」

仁父平常心:「那妳就一起連新冠疫情的緩和交給主,到時候,主會給妳開路。」

仁 凜真不解:「爸,你明明不信主,怎麼你有時表候現出有信主一樣呢?」

仁父開朗:「因為妳認識的主,有藉由我來傳話。」

仁 凜真感到喜樂:「感謝主。」

在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後開動,仁 凜真感到喜樂。

仁父平常心:「那麼,妳有在進行辦畫展的準備嗎?」

仁 凜真平靜:「到目前為止,一直有在準備。」

仁父感到放心:「總之,到時候要辦畫展,就需要在疫情趨緩的期間進行。」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所以我有加入疾管家。」

仁父平常心:「那就好,總之,別忘了,妳有期末考要準備。」

仁 凜真開朗:「我知道。」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準備線上聊天和線上課程。

學生2平常心:「阿仁,關於畫展的事,有和家人討論過嗎?」

仁 凜真感到開心:「有,我爸爸是說,由我決定。」

學生3無奈:「這麼好,那像我爸媽,到現在什麼都要管。」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你爸媽不放心所導致,總之,要是這情況無法改善,就要請社會局介入了。」

學生1傻眼:「我的天,這種爸媽,根本是直升機家長。」

學生4無奈:「我看,需要專家輔導了。」

學生2不悅:「沒錯,但要是直升機家長不接受,也沒辦法,只有搬出去住。」

仁 凜真平常心:「我看,你爸媽的不放心,也只是想依賴你,因為,目前台灣少子化所導致。」

學生2無奈:「那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放心,我相信你的親戚有見到這情況,會說服你爸媽的。」

到了中午,仁 凜真結束線上課程,就到廚房準備午餐。

仁父平常心:「我回來了,剛遛琥珀回來。」

仁 凜真感到開心:「你回來了,謝謝爸爸。」

仁父無奈:「剛才在遛琥珀時,我無意間聽到一件無奈的消息。」

仁 凜真好奇:「是什麼?」

仁父依然無奈:「就是無意間聽到有住戶攻擊妳的畫作,而且,有帶粗話。」

仁 凜真平常心:「那些人是在說他們自己,況且,越是自以為專家的人,越有這種情況。」

仁父傻眼:「凜真,那叫擺架子。最重要的,妳就顧好妳的作品就好。」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知道。」

在仁 凜真準備好午餐,仁 凜真照往常謝飯禱告後一同開動。

仁父不安:「凜真,提到辦畫展,妳也有加入疾管家的話,那不就比較好注意疫情的情況了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只是,需要上網看疫情指揮中心的最新報告內容。」

仁父平常心:「照理說,這些新聞都會報,不是嗎?」

仁 凜真坦然:「只要是能收到疫情的最新消息,我都無所謂。」

仁父坦然:「總之,妳高興就好。」

在仁 凜真汔飽後,就回房準備出售作品和線上聊天。

巧爾平常心:「平安喔。」

仁 凜真感到喜樂:「平安,巧爾姊,我都有在睡前為妳代禱。」

巧爾平靜:「謝謉妳,感謝主,最近在即興創作樂曲的部分,有順利。」

仁 凜真感到喜樂:「感謝主。」

在仁 凜真結束和巧爾的聊天之餘,依然準備出售的作品並準備同班學生的線上聊天。

學生3無奈:「阿仁,妳知道嗎,今天我和我爸媽討論說,我到高中,要找有住宿的學校。」

仁 凜真好奇:「結果呢?」

學生3無奈:「我爸媽當然是極力反對,而且說什麼,住宿學校是牛鬼蛇神的複雜學校,說我不適合。

學生4火大:「這什麼話?我看你爸媽根本是失去你就沒有安全感。」

學生1好奇:「那麼,你有用自閉症者的相關部份,做例子嗎?」

學生3更無奈:「沒用,還說什麼,自閉症者是注定終身需要爸媽的監視,才能有安全感。這我無法接受也無法認同,而且,我說再多也聽不進去。」

學生2靈光一閃:「那麼,有提到學校的資源嗎?」

學生3無奈:「都有,但,聽不進去就是聽不進去。」

仁 凜真不禁憐憫:「我看,目前也只有代禱的份,因為,我看你爸媽可能沒有信主,所以,主愛所有人的情況下,連與主為敵的人都愛,所以,我一直以來,都有在代禱。」

學生3傻眼:「代禱?什麼意思?」

仁 凜真淺淺微笑:「代替你禱告的簡稱,總之,在主眼裡必然能解決所有事,所以,主會用出乎意料的方式,說服你爸媽的。」

學生2平常心:「不然,你就填住宿學校的志願,有考中的話就去讀,讓你爸媽慢慢去做中學,不就得了?」

學生3感到開心:「好主意。」

到了當晚,在仁父準備晚餐之餘,仁 凜真結束線上課程和線上聊天,就到餐廳準備用餐。

仁父平常心:「喔,是凜真啊,馬上就要開飯了,請就坐。」

仁 凜真感到開心:「好。」

在仁 凜真就坐後,仁 凜真平常心。

仁父平常心:「對了,期末考的部分,妳有把握嗎?」

仁 凜真低調:「目前有在努力,但,有在做自主複習。」

仁父感到開心:「那就好,對了,凜真,妳會用洗衣機嗎?」

仁 凜真平靜:「沒有想過這問題,但,蠻想學的。」

仁父感到開心:「那好,往後我找時間教妳用洗衣機。」

仁 凜真爽快:「好。」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而仁父帶豆柴琥珀外出遛狗時,見到住戶的聊天,而不以為然。

仁父平常心:「(那也只是別的住戶的事,和我沒關係。)」

而在仁 凜真進行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之餘,就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關於畫展的事,我打算等疫情有緩和,再看看。」

學生4開朗:「喔,那個不急,因為,這又不是什麼緊急的事。」

學生1同意:「沒錯,所以用不著急於想辦畫展的事,放輕鬆,先準備畫展的部分比較重要。」

仁 凜真感到開心:「這我知道。」

在仁 凜真感到主的保守,順利度過防疫三級的在家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