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日本家庭常備藥滿萬空運費0元 贊助
2022-03-25 18:52:46ryoma

03 主必成就&為第一線人員的禱告

到了110/6/2的中午,仁 凜真上完線上課程,就到餐廳和仁父會合。

仁父平常心:「凜真,這次買的狗飼料,琥珀很高興喔。」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琥珀都不挑。因為,琥珀很貪吃。」

仁父感到開心:「那就好,事實上,琥珀已經老了。」

仁 凜真傻眼:「怎麼可能?琥珀才七歲,那老?」

仁父淺淺微笑:「因為換算成人的年齡,是49歲,是邁入老年的開始。」

仁 凜真平靜:「搞到最後,是以狗的年紀為主。對了,眼看要期末考了,到時6/10要回診,我在想,讓阿毓醫師知道因為在量販店遇到壞小孩打我屁股而發病的事,到時候不就有危險?」

仁父不禁臉一沉:「我看不至於,因為,那也只是妳在發脾氣,並沒有到歇斯底里的程度。」

仁 凜真不解:「什麼意思?」

仁父平常心:「因為,換做是我,我也會有同樣的反應。只是說,我比較能自控。」

仁 凜真無奈:「(明明這孩童沒有禮貌,就是因為背後有沒品的家長,才會教出沒品的孩童。)」

在仁父上菜後,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

仁父無奈:「(那天,凜真因為頑皮孩童的打屁股而發脾氣,那麼,凜真當下兇對方,反而是忍到極限了。)」

在仁 凜真謝飯禱告之後,仁父女就開動。

仁父嚴肅:「凜真,我在想,之前提到在購物時,被頑皮小孩打妳屁股時,要求調監視器,就感到不對勁了。」

仁 凜真平靜:「爸,我有同感,仔細想想,為什麼要我大喊,要調監視器,而且,是想說,公佈頑皮孩童打我屁股的丟臉行為嗎?」

仁父平常心:「那好,經妳這麼說,往後,遇到這情況,妳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找服務員就對了。因為,所有人有權利不受霸凌。」

仁 凜真淺淺微笑:「沒問題。」

在仁 凜真吃完飯,仁 凜真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並線上聊天。

學生2無奈:「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學校上課。」

仁 凜真平常心:「我看,短期回學校上課,機率不大喔。」

學生1更無奈:「況且,在家好無聊,都沒事做,只有吃飽睡、睡飽吃和讀書,都完全沒有什麼新鮮事可以做。」

仁 凜真坦然:「怎麼可能沒有,只是有沒有心去想和去找而已。」

學生4同意:「有道理,但阿仁,妳這口氣,太高調了。」

仁 凜真因此低調:「這我知道。」

學生3不禁沉思:「不過,在防疫三級狀態,我和我家人的感情有進一步的提升,也有分工做事。」

仁 凜真感到開心:「那就好。」

到了下午,仁 凜真睡午覺睡醒後,就帶豆柴琥珀遛狗。在仁 凜真見到89號13樓的住戶,就轉身到別的路線。

住戶1無奈:「仁妹妹,妳放心,那89號13樓的住戶,完全怕到妳了。」

仁 凜真平靜:「我知道,我只是讓那住戶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

住戶2幸災樂禍:「哼,看她見到妳,她敢搶妳風頭?才怪。」

仁 凜真平靜:「(反正,我有我的原則。)」

而在仁 凜真遛狗一段時間,89號13樓住戶見到仁 凜真而主動靠近。

89號13樓住戶做作並抓住仁 凜真衣領:「仁妹妹,妳的狗很可愛喔。」

仁 凜真立刻大喊求救,而89號13樓住戶早就抓住仁 凜真衣領。

住戶3展現正義感:「管理員,就是她。」

管理員火大:「又是妳,我已經報警了!」

在仁 凜真順利逃離現場之餘,89號13樓住戶感到無奈。而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看待,繼續遛狗。

仁 凜真平常心:「(果然是宗教靈。)」

而仁 凜真進行遛狗一段時間,見到警車到來,並強制89號13樓住戶押到警車裡,仁 凜真平淡看待。

仁 凜真平常心:「(可想而知,順服主,真的很重要。)」

在仁 凜真遛狗結束,回到家,仁父得知此事,就感到無奈。

仁父幫豆柴琥珀擦腳後感到無奈:「凜真,這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總之,那89號13樓的住戶,妳就迴避。」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知道,因為,目前只有這方式。」

仁父更無奈:「反正,89號13樓信天主教也有受到懲罰了,妳就放下就好。」

仁 凜真平靜:「這我知道,因為,那住戶被巧爾姊咬了一口,夠她嗆了。」

仁父平常心:「(因為那是聖母瑪莉亞在懲罰她。)」

到了當晚,仁 凜真在做晚餐之餘,仁父聞到香味,就到廚房。

仁父感到好奇:「喔?今天吃炒烏龍?」

仁 凜真感到開心:「那當然,因為,好久沒有吃炒烏龍了。」

在仁 凜真上菜後,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之後並用餐。

仁父平常心:「6/4的期末考,凜真,妳準備多少?」

仁 凜真平常心:「嗯,該準備都有準備,所以我在線上聊天,有進行同校學生的〝期末考複習會〞。」

仁父感到平靜:「那就好,總之,妳自學校內所有科目,想必能得到全科滿分。」

仁 凜真感到喜樂:「那當然,但,嫉妒我的人,多的是,我才不答理。」

仁父靈光一閃:「那麼,將來妳想開畫廊?」

仁 凜真平常心:「再看看,反正,這只是時機問題。」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開始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收到巧爾的訊息而感到喜樂:「巧爾姊,難得妳來找我。」

巧爾無奈:「也不是難得,因為我目前也有和其他臉書的好友聊天。」

仁 凜真平常心:「我看,這諾富特事件,根本是禍源。要不是因為諾富特,就沒有目前的不方便日子過了。」

巧爾坦然:「但也沒有社區大會可以參加,不是嗎?」

仁 凜真傻眼:「社區大會?得了吧!康樂室密不通風、空氣不好,而且,每次都提出同一提案、上台都同一學員。要不是因為規定,我才不去呢!」

巧爾無奈:「那也沒辦法,再說,那是課程之一。」

仁 凜真更無奈:「但社區大會有必要視為課程嗎?如果是日間一日遊我還可以接受,但社區大會成為課程之一,根本是妨礙自由。還有,前幾年,妳也有看到我上台的提案,妳也不是不知道,而且,其他單位學員說我在強人所難。問題是,還不是因為其他單位都提同樣的提案、上台的學員都同一個,完全沒有新意,我才提出這些改善方案的。」

巧爾無奈:「凜真,這些我都能理解,但問題是,我當時有提過,主席自然會處理和調整,不需要妳多事,不是嗎?」

仁 凜真更加無奈:「其實,令我更發病的事實是什麼,妳知道嗎?我每到暑假回聖心醫院,每次的社區大會,好像主席都忘掉,更離譜的,還要解釋一堆!根本是在拖延時間!要是有用上我提供的方式,就能改善了,不是嗎?」

巧爾平常心:「那凜真,妳想,妳喜歡被支配嗎?」

仁 凜真不悅:「不喜歡。」

巧爾嚴肅:「我可以告訴妳,所有人抗拒被支配。所以我才會說,主席會調整,不需要妳多事,用意在這裡。」

仁 凜真無奈:「所以,我才會寫院長信箱,而且,是寫了六十三封。」

巧爾傻眼:「我還在想說,妳寫這麼多封做什麼?」

仁 凜真平靜:「當然是希望院長能見到日間單位對社區大會的抗拒原因,並進一步改善,不是嗎?」

巧爾不禁沉思:「我看,妳這麼做,也不一定讓院長收到。所以,妳要知道,見到無法抗拒的事,就要務必接受。」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這是我無法改善的部分。」

巧爾再度沉思:「所以,妳見不到參加社區大會的其他用意嗎?」

仁 凜真無奈:「見不到,因為,上台都是同樣學員,提案都同樣提案。」

巧爾不解:「那麼,妳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仁 凜真平靜:「不知道。」

巧爾感到沒法子:「其實,自閉症者需要他人的提醒,才能見到別的角度。我看,沒有人的引導,必然吃力。」

仁 凜真更無奈:「那也只是私下討論。」

巧爾不解:「為什麼妳這麼想?」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在社區大會,嚴禁喧嘩,不是嗎?況且,也只有在日間的大家庭會議提出來討論。」

巧爾靈光一閃:「那麼,平時的聊天,都聊不到這話題嗎?」

仁 凜真不禁沉思:「嗯,好像一次都沒有聊過。」

巧爾無奈:「這就是妳沒有把握在日間部的機會了,明明有那麼多的時間可以用,妳沒有想到,在妳結案之前有充份的時間,可以聊到這話題。當然,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大部分的日間學員對社區大會相關的話題,感到敏感。」

仁 凜真淺淺微笑:「確實如此。」

在仁 凜真完成一定的出售作品進度,就到浴室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為第一線的弟兄姊妹代禱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因為那是付出血汗的職業。」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那就好,只是,妳習慣目前的情況,就要感謝主了。」

仁 凜真平靜:「沒錯,而且,主必然掌權。」

到了翌日,在110/6/3的早上,仁父女在餐廳用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明天要期末考了,目前心情如何?」

仁 凜真坦然:「嗯,小菜一碟,因為,該複習的,都有複習。」

仁父平靜:「那就好,凜真,吃完就回房準備做該做的事,我去幫妳遛狗。」

仁 凜真靈光一閃:「嗯,也對,今天輪到爸爸遛琥珀。」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讀書會。

學生3無奈:「唉!明天就要線上考試了,真的令人頭大。」

仁 凜真同理:「嗯,而且,在疫情期間。」

學生1開朗:「但複習科目,剛好可以殺時間。」

學生3更無奈:「問題是,防疫三級期間,只有待在家,根本無處可去,只有死讀書,有什麼意義?」

仁 凜真平常心:「我認為,有這種心態是因為被逼讀書造成的,我在想,既然無法說服爸媽,那麼,就自己找興趣找樂子,來殺殺時間,反而過得比較有充實。」

學生3感到開心:「這還比較適合我,反而我爸媽根本不了解。只是說,我三叔因此訓我爸媽一頓。」

學生4傻眼:「那,結果呢?」

學生3感到更加開心:「我爸媽剛才就找我道歉,並往後不干涉我的學業,反而只要我乖就好。」

仁 凜真嚴肅:「(原來是剛剛發生的事。)」

在仁 凜真完成一定的出售作品之餘,就近中午。結束線上課程,就到餐聽和仁父一同用餐。

仁父平常心:「唷,凜真來吃午餐了。」

仁 凜真感到開心:「那當然,但,今天的出售作品,在臉書有網友不斷對我的作品說得一文不值。」

仁父平靜:「那好,我們邊吃邊聊。」

在仁父上菜並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後,仁父得知仁 凜真被網路霸凌一事,仁父嚴肅。

仁父正經八百:「我早就有料到會有這種事,那好,凜真,妳有創社團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但那網友,不是社員,而是一般的網友。」

仁父嚴肅:「那好,妳有挺妳的粉絲,妳用不著出面,因為,妳的粉絲都知道妳的情況。只是說,就算自閉症無法完全根治,至少妳有經過訓練,而妳在國二下學期有經過醫師評估,功能到普通人的程度,其實,妳的主也有在幫妳。至於這次的網路霸凌,妳就交給主,讓主來處理就好。」

仁 凜真坦然:「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有這麼做,但,問題是,這網友,就算是同一人,那也只是主在時機一到的情況下,給予重罰。只是在網路,是無法感受到這網友是否為同一人,因為,帳號可以換。」

仁父平常心:「所以,凜真,我說過,讓主來處理就好。」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回房準備上網準備出售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2傻眼:「不會吧?阿仁,有網友說妳的繪畫作品完全比廢物不如嗎?」

仁 凜真平常心:「嗯,反正相由心聲,到時候,那網友就必然得到懲罰了。」

學生1無奈:「阿仁,我告訴妳,這種人,就是完全沒有同理心的鐵證,不要和他在一起。因為,到時候,他會陷害妳。」

仁 凜真早有底:「這我知道,反正,我都獨來獨往。」

學生4不解:「所以,阿仁將來做的畫家,是不需要和社交有必要的關係?」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只有一人在繪畫和辦畫展。至於做生意的部分,也只是在社團進行。」

學生3理解:「看來,沒有必要開畫廊了。」

仁 凜真開朗:「其實,我到時候再看看。因為,主要是做出售的繪本、畫冊和書籍。」

學生1傻眼:「畫冊和繪本?阿仁,就算要開畫廊,那也需要有場地,不是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其實,就是因為要有場地,所以才需要等時機。」

學生2平常心:「嗯,預祝妳成功。」

到了當晚,仁 凜真完成出售作品的進度,就到餐廳準備用餐。

仁 凜真感到開心:「爸,今天晚餐吃涼麵?」

仁父開朗:「那當然,因為,吃完晚餐就要上床睡了,不是嗎?而且晚上吃多容易胖。」

仁 凜真坦然:「嗯,也對,因為沒有什麼運動。」

而仁 凜真吃飽後,就平常心回到房間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

學生1平常心:「明天就要考試了。」

仁 凜真坦然:「那當然,這次要總複習。」

學生3無奈:「只是,在防疫三級期間,都一直讀書,沒有別的事做,真無聊。」

仁 凜真平靜:「所以用讀書會來殺時間。那麼,要從那一科開始?」

在仁 凜真進行製作出售作品和線上讀書會告一段落,就去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為防疫第一線的弟兄姊妹代禱嗎?」

仁 凜真平靜:「我無時無刻都有。」

仁 凜真回到平常心用腹語:「嗯,感謝主,至少有線上聚會。」

仁 凜真坦然:「總之,就算沒有自學做直播,主必然賜恩賜的。」

到了111/6/4,是期末考的日子。仁 凜真到餐廳吃早餐之餘,仁父以平常心看待。

仁父平常心:「凜真,今天就要期末考了,妳有準備嗎?」

仁 凜真感到喜樂:「我早有準備,而且,有進行讀書會過了。」

仁父淺淺微笑:「那就好。」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進行線上期末考。

學生2無奈:「阿仁,妳不覺得說,線上期末考,可以偷懶嗎?」

仁 凜真出現自閉症現象:「我才不要這麼做,因為,考試是為自己負責的。」

學生1無奈:「真不好玩!」

學生4平常心:「阿仁說得沒錯,既然考試是為自己負責,那就要對得起到目前為止所學的科目。」

學生3無奈:「(果然是自閉症痕跡。)」

在早上的線上期末考結束,仁 凜真一副低調般的喜樂。接著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父感到開心:「(太好了,一直以來,凜真都有在發揮所長。)」

在仁 凜真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過程,同時進行線上聊天。

學生4無奈:「期末考二科目,終於考完了。」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下午還有二科,而且,明天就輕鬆了。」

學生2無奈:「問題是,阿仁每次都得全科滿分,根本不公平。」

學生3平常心:「有什麼辦法?阿仁有自學科目的能力,當然能連續得全科滿分。」

學生1感到羨慕:「難怪,就是因為阿仁記憶力強。」

仁 凜真習慣低調:「不過,我也有比較棘手的科目。」

到了下午,仁 凜真早在吃飽午餐,就在午休之後,結束複習接下來的期末考科目,就開始進行下午的期末考。

仁父經過仁 凜真房間而一看,見到仁 凜真以平常心作答,就感到開心。

仁父開心:「(果然,凜真具自學能力,必然能連續得全科滿分了。)」

在下午的期末考結束,就結束第一天的期末考。仁 凜真開始進行出售作品的進度之餘,也開始進行線上聊天。

學生2感到放鬆:「終於結束了。」

到了當晚,仁 凜真到餐廳,準備下廚。

仁父感到開心:「喔,凜真,今晚吃香腸炒飯?」

仁 凜真平常心:「嗯,這只是我挑戰的新料理,第一次做。」

仁父戈感到平靜:「喔,那我可期待了。」

在仁 凜真上菜後,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

仁父平常心:「(待會兒關心凜真這次的期末考部分。)」

在仁 凜真謝飯禱告結束,仁父有些不安。

仁父不安般關心:「凜真,今天是線上期末考,妳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平常心:「普通,而且,目前的話,進行線上讀書會的過程,也有打成一片。」

仁父感到放心:「那就好,我還以為,會因為妳的連續全科滿分,而引起大部分的學生嫉妒。」

仁 凜真早有氐:「爸,這你放心,因為,我有主在,再說,那些學生是未信主者,當然無法超越罪的。」

仁父靈光一閃:「(嗯,有道理。)總之,凜真,妳有主在,至少要為自閉症群體的保守用詞來禱告。」

仁 凜真平常心:「嗯,我一直都有。」

在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回到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4鬆口氣:「剛才,我爸爸向我道歉,並且不再逼我死讀書了。」

仁 凜真平常心:「嗯,我知道,你父母的補償作用,可以說,綑綁很深。」

學生2無奈:「明明是父母在生小孩前沒有實現的目標,硬壓在小孩身上,那也太不公平了。」

仁 凜真平常心:「所以,我有一直為你們代禱,不是嗎?」

學生1傻眼:「我還以為,妳只有為自閉症群體代禱呢。」

仁 凜真淺淺微笑:「拜託,你們當我心胸狹窄的人嗎?」

學生1回到平常心:「只是開玩笑而已。」

然而,在仁 凜真準備出售作品進度告一段落,就結束線上聊天。接著,就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為第一線的弟兄姊妹代燽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當然有,我都統一代禱。」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用腹語:「不過,到目前為止的線上聚會,妳能適應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可以,因為,不單單是主興起線上聚會的同工,而且,就算是沒有接觸,主必然賜智慧來引導。」

仁 凜真再次淺淺微笑並用腹語:「沒錯,因為,主必成就。」

到了110/6/5,仁 凜真依然早早起床。在仁 凜真梳洗後,就開始準備遛豆柴琥珀。

仁父平常心:「凜真,早。」

仁 凜真平常心:「早,爸,今天我要在外面買著吃,能否給我早餐費?」

仁父不解:「凜真,妳的零用錢花完了?」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快要有超支了,想說,順便要下個月的零用錢。」

仁父不禁臉一沉:「那好,總之,不要浪費妳下載的手機記帳軟體就好。」

仁 凜真平靜:「爸,我知道。」

在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帶豆柴琥珀出門遛狗。

住戶1無奈:「目前的防疫三級真的帶來不便,根本出不了門。」

住戶2認同:「那當然,而且,連遛狗也無法遛狗。」

仁 凜真無奈:「(所以,我才會全副武裝。)」

在仁 凜真遛狗之餘,見到豆柴琥珀不斷上小號般,而仁 凜真早有準備清便便的物品。

住戶3感到開心:「仁妹妹,妳知道嗎?我到某公園,很少看到有妳這樣的飼主,是有公德心的飼主,能幫狗狗準備撿便袋,有的狗飼主,真的超沒品的。」

仁 凜真低調:「嗯,其實我也沒有多好,因為,我也有在修練中。」

住戶2開朗:「仁妹妹,妳放心,因為,每個人都在修練。」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我知道。」

而在仁 凜真繼續遛狗之餘,仁 凜真見到在溜冰場的老人家,彼此談心。

住戶4無奈:「你們知道嗎?最近有新聞爆,有在超商的沒品顧客,沒戴口罩就算了,還故意激怒超商店員,是想怎樣?」

住戶5認同:「對呀!他還說什麼,我跳進來,又跳出去。真噁心巴啦又幼稚。」

仁 凜真無奈:「放心,老天爺都看在眼裡,這種人,就只有老天爺來懲罰了。」

住戶3平常心:「(反正,一粒米養百樣人。)」

然而,仁 凜真繼續遛狗,就見到口罩沒有戴好的住戶。

仁 凜真不禁憐憫:「(會不會是因為感到悶,而故意戴不好口罩?)」

直到下一秒,在巡邏的管理員見到沒有戴好口罩的住戶,而有點火大。

管理員嚴肅:「這位住戶,請你戴好口罩,你的鼻子露出來了。」

沒戴好口罩住戶不屑:「關你屁事!」

早就離開現場的仁 凜真,因為感到不安,而邊用手機報警,邊回到原本的現場。

住戶2火大:「我說,你這是什麼態度?請你不要這麼自私,可以嗎?」

沒戴好口罩住戶不以為然:「因為呼吸困難,露鼻子透透氣也不行嗎?」

仁 凜真早就從頭看到尾而嚴肅:「當然不行!因為,我已經報警了!」

沒戴好口罩住戶擺爛:「好啊!叫警察來,誰怕誰!」

在其他的住戶見到此況,就完全圍起來,不讓沒戴好口罩住戶離開。而仁 凜真早錄下這一切,沒戴好口罩住戶依然不以為然,不斷用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做〝回擊〞。

仁 凜真一副不在乎般做證人:「(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撐多久。)」

直到警察來,仁 凜真第一時間把證物交給警察。

警員1感到開心:「來,證據在這裡,看你有什麼話可以說?」

警員2嚴肅:「這位先生,你現在戴好口罩,也來不及了。」

然而,在仁 凜真交出證物之餘,仁 凜真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常心:「(這住戶,根本是小看新冠肺炎了。)」

在仁 凜真回到家,仁 凜真幫豆柴琥珀擦腳之餘,仁父見到一切,就見到仁 凜真貨真價實的突破。

仁父平常心:「凜真,我都沒有想到,妳早就錄影收集證據了。」

仁 凜真無奈:「爸,這情況,又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況且,那住戶是問題住戶,像是之前有一次聽說有去揉某個老奶奶的胸部和屁股,那問題住戶還說什麼,因為很好玩這麼做的;甚至也有一次,在外面當著所有老奶奶的面全身脫光光並裸奔,還說什麼,因為感到舒服。但說也奇怪,只要是輪到我遛琥珀的日子,都會遇到這種事,我也只是錄影存證並交給警方,這又沒有什麼大不得的事。」

仁父靈光一閃:「喔,這麼說也對。但聽說,那問題住戶,他的家人,早就放棄他了。」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有為他代禱,只是希望他能遇到好的主兒女,能救他。」

仁父靈光一閃:「那妳在姊妹會有沒有提出這代禱事項?」

仁 凜真無奈:「沒有,因為我沒有問到他的名字。」

仁父無奈:「唉!就是因為有〝家醜不可外揚〞這種念頭,才導致生精神病和引起殺機,不然,就不會有家暴法了。」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不過,這還只是原因之一。」

仁父不解:「怎麼說?」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有別的原因,例如,要連絡到家屬,才能得到那有問題住戶的全名。」

仁父平靜:「其實,妳的主,早就見到一切了。」

仁 凜真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回事。)但,目前的線上聚會,就沒有姊妹會可言了。」

仁父無奈:「那也沒辦法,但,妳的主,必然能解決這一切的。」

在仁 凜真安頓好早餐,也順利上菜,仁父見到仁 凜真到目前為止的成長而開心。

仁父平常心:「凜真,妳記得在進行早期療育時,那訓練師有用到遊戲王動漫做導引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印象最深刻的是,因為受過量尺度玩笑刺激的闇遊戲,而變成說,用暴力的方式得到紓壓的途徑。」

仁父嚴肅:「凜真,妳知道我為什麼會提出這點嗎?」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不知道。」

仁父依然嚴肅:「那是因為,雖然妳目前有在功能上,到普通人的程度。但,妳必需要不理會妳的自閉症痕跡。只是說,妳不斷針對那問題住戶,已經很久了。當然,我不是說這麼做有不好,而是說,妳要知道,妳目前的自閉症痕跡,有影響到妳目前的看法了。要是繼續下去,會有重蹈覆徹的一天。」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這件事沒有一個住戶報警。」

仁父不禁臉一沉:「我看,既然警方都沒法子,那就交給醫院處理。」

然而,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1傻眼:「真的假的?那問題住戶連警方都完全沒法子?」

仁 凜真無奈:「那當然,因為,每次輪到我遛狗,都遇到了,而且,我都有錄影存證,只要警察一來,就在第一時間把證物交給警方。」

學生3無奈:「這住戶真的完全沒有救了,我看,有必要強制住院。」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只是遇不到好的主兒女,因為,那問題住戶有可能被鬼附身了。」

學生2傻眼:「被鬼附身?阿仁,妳怎麼這麼想?」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那問題住戶,有種無法脫離的束縛。」

學生2正經八百:「所以,阿仁,妳感到那問題住戶,是因為受到被鬼附身,而引起的?」

仁 凜真無奈:「那當然。」

然而,在有問題住戶的住家,主耶穌見到有問題住戶的無奈,而伸手一指,有問題住戶就無法自我控制,而出現全身發抖。

有問題住戶之家屬1傻眼:「(糟糕!要叫救護車了!)」

有問題住戶之家屬2愣住:「這是怎麼回事?」

而到了下午,仁 凜真剛睡完午覺,並準備出售的作品之餘,仁 凜真感到無奈。

學生2傻眼:「阿仁,這次的期末考,好像比之前還要趕喔。」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線上期末考是臨時做的,而且,所有的線上教學,都是臨時製作的。」

學生3無奈:「要不是因為新冠肺炎出現,我們還在學校呢,而且,到時候還有謝師宴和畢業旅行,這下,全都沒有了。」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不差這一次,因為,高三也有謝師宴還有畢業旅行,不是嗎?」

學生1傻眼:「阿仁,虧妳是基督徒,還這麼開心。」

學生2不禁換角度想:「嗯,我想,就算不是在畢業旅行和謝師宴,也一樣能有這體驗。到餐館吃東西也好,甚至,到戶外散散心,反而,隨時都可以去。」

學生4認同:「沒錯。」

到了當晚,仁 凜真完成一部分的出售作品進度,就結束出售作品和線上聊天,準備到餐廳用餐。

仁父平常心:「喔,凜真,妳來了。今天的晚餐,很不一樣喔。」

仁 凜真不解:「是什麼?」

仁父感到開心:「就是,今晚吃章魚燒。」

仁 凜真眼睛一亮:「不會吧?章魚燒?太久沒有吃到了。」

仁父平常心:「所以,我在備料。」

在仁父女的合作,並準備好章魚燒的所有前置作業之餘,仁父女各自按照想吃的份量,準備數顆章魚燒丸子。

仁父平常心:「凜真,今天我下午遛琥珀,有聽說,那問題住戶,因為全身劇烈發抖而送到醫院。」

仁 凜真順利倚靠主:「感謝主,果然,被我說中了,真的是被鬼附身。」

仁父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有為這件事代禱過。只是說,那問題住戶的家屬,根本無法見到原因。但,我相信,一定有主兒女的家屬,為那有問題住戶代禱。」

仁父平常心:「一定有,而且,因為妳有一直為他代禱。反而沒有想到,那問題住戶,其實打從一開始,是普通人。」

仁 凜真開朗:「那當然。」

仁父嚴肅:「不過,那有問題住戶,也不是自己願意的,不是嗎?所以凜真,妳要知道,妳的主都能換位思考和憐憫,妳也要做到這點。不管別人有沒有同理妳的難處,至少,換位思考很重要。」

仁 凜真平常心:「爸,這我知道,但問題是,每個人是個體,就算我是主兒女,也只是盡力做,不能說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換位思考,那是不可能的。」

仁父不禁被打臉:「拜託!我只是好意提醒,卻被妳說得這麼離譜,真的是‧‧‧」

仁 凜真無奈:「這和好意提醒一點關係完全沾不上邊。」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回房間進行出售作品的進度進行和線上聊天。

巧爾平常心:「安安,凜真。」

仁 凜真開朗:「是巧爾姊,怎麼了?」

巧爾坦然:「說實話,目前有在找事做,包括洗餐具、洗澡等,只是說,防疫三級期間,也有聖心醫院的作業可以做。」

仁 凜真傻眼:「作業?」

在巧爾上傳聖心醫院做的作業照片之餘,仁 凜真見到而理解。

仁 凜真平常心:「那是因為怕學員沒事做而製作的,反正,是工作人員的好意,就完成它也好。」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我目前有在做,也有實踐目標。甚至,也有在畫禪繞畫、寫文章心得、數字著色等。」

仁 凜真感到開心:「那就好,先拜拜了,因為,我有同校學生要聊天。」

在仁 凜真和巧爾結束線上聊天,仁 凜真感到平靜。

學生4無奈:「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外出逛街?」

仁 凜真平常心:「這可有得等了,雖然你不是阿宅,但我只能這麼說。」

學生2無奈:「不過,要不是因為新冠肺炎,那些謝師宴和畢業旅行,就可以辦了,不是嗎?」

仁 凜真平靜:「又不差這一次,平常可以揪團玩,不是嗎?」

學生1無奈:「問題是,感受不一樣。」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用不著鑽牛角尖,因為,一樣是外出散心,沒有必要限制在那時段進行,就算不是在畢業旅行來進行,平時也可以做。」

學生3恍然大悟:「有道理。」

學生1傻眼:「我說阿仁,妳知道,謝師宴和畢業旅行的用意嗎?」

仁 凜真無奈:「當然知道,那你說,目前在疫情的環境,還能辦得起來嗎?」

學生3靈光一閃:「其實阿仁的意思是說,要外出的話,沒有必要在畢業旅行當天進行,要謝師宴的話,也只是集合寫大張卡片,統一送給老師而已。至少這麼做,不就有同樣的感受了?」

學生1無奈:「唉!也只有這麼做了,畢竟在防疫三級,無法外出,也無法群聚,在家能做的,都做到不想再做了,還能怎麼辦?」

仁 凜真靈光一閃:「那好,我到時候準備大卡片,可能的話,就在教室的全班學生一起寫卡片給老師,各位認為呢?」

學生3感到開心:「贊同!」

學生2感到平靜:「我沒意見。」

而仁 凜真完成一部分的出售作品進度,就結束出售作品和線上聊天,並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為防疫第一線人員代禱嗎?」

仁 凜真開朗:「當然有,都在睡前。」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不過,那些化學兵,可辛苦呢。」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因為,要在全身包緊緊狀態,做清消工作。」

到了110/6/6,是星期日,仁 凜真早早起床,並梳洗後,到餐廳準備用餐。

仁 凜真平常心:「(今天有線上聚會,必然感到興奮。)」

而仁 凜真到餐廳之餘,就和仁父用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早。」

仁 凜真感到開心:「早,今天吃豚骨拉麵?」

仁父平靜:「那當然,別忘了,我有學過。」

在仁 凜真謝飯禱告之後,仁父有些不安。

仁父不安:「凜真,妳會因為在全聯那次,被頑皮小孩打妳屁股而影響到妳的情緒嗎?」

仁 凜真平常心:「目前不會,不過,那也只是因為未信主而導致。」

仁父無奈:「不過,因為那頑皮小孩打妳屁股,造成妳發病,到時候就前功盡棄了。我在想,往後妳就遇到這種情況,直接要求服務員到場,就好。」

仁 凜真平靜:「我早有想過,只是,遇到這種事,我腦子就一片空白。」

仁父不解:「怎麼會這樣?」

仁 凜真無奈:「因為,我完全束手無策。」

仁父不安:「(希望凜真的主能保守凜真在往後的外出能有感到主的保護。)」

在仁 凜真吃飽回房,離線上聚會時間還有一段時間,仁 凜真就找巧爾聊天。

巧爾傻眼:「喔,阿仁,妳都這麼早來?」

仁 凜真平常心:「嗯,吃完早餐就上線。」

巧爾平靜:「原來,感謝主,我是宅女。」

仁 凜真感到開心:「嗯,我也是宅女。」

巧爾平常心:「對了,妳有為防疫第一線的弟兄姊妹,代禱嗎?」

仁 凜真坦然:「一直都有。」

巧爾無奈誠實:「我都沒有,其實,我只是掛念。」

仁 凜真感到聖靈的感動:「巧爾姊,其實,掛念也是禱告的方式之一喔,因為,主的禱告,是完全沒有限制任何樣式的。」

巧爾受到聖靈的點醒:「喔,原來,我都不知道。」

到了線上聚會時間,仁 凜真以敬拜的心進行線上聚會,整個過程,仁 凜真感到喜樂。

仁 凜真感到喜樂:「(雖然和實體聚會差許多,至少,總比沒有好。)」

在仁 凜真感到主的同在而感到平安之餘,仁父見到仁 凜真感到火熱般喜樂的樣子,就感到安心。

仁父平靜:「(雖然目前凜真已經不在乎頑皮小孩的惡行,至少,凜真目前有生活費,是無法否認的。)」

在線上聚會結束,仁 凜真開始進行線上聊天和出售作品。

學生1感到疑問:「阿仁,對妳而言,自閉症,代表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只是我的腦子一部分。」

學生3傻眼:「不會吧?阿仁,妳都丕在乎嗎?」

仁 凜真不以為然:「幹嘛在乎?反而在我國二下學期,經主治醫師的評估,有到普通人的程度。」

學生4懷疑:「不會吧?自閉症,不是無法完全根治嗎?」

仁 凜真平常心:「能否根治,不重要,重要的是,能過好目前的每一天。」

學生3傻眼:「話是這麼說沒錯,問題是,阿仁,妳不覺得,妳與眾不同嗎?」

仁 凜真無所謂:「有什麼好與眾不同的?每個人都與眾不同。」

學生2認同:「這我同意,所以,歧視異類的人,才有問題。」

學生1火大:「我看,歧視異類的人,才沒有同理心。」

仁 凜真無奈:「沒辦法,因為,一粒米養百樣人。」

到了中午,仁 凜真在餐廳用餐之餘,早見到仁父留下的字條,而感到安心。

仁 凜真平常心:「(看來,老爸去遛琥珀,到時候,又有什麼消息了。)」

而仁父回到家,仁 凜真見到仁父的不安,就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爸,發生什麼事了?」

仁父不安:「凜真,妳被一個住戶,盯上了。」

仁 凜真不解:「會不會是89號13樓的住戶?」

仁父無奈:「有可能,但就算不是,也有可能是同夥,也有可能不是。我聽其他住戶說,那盯上妳的住戶,是找妳報仇的。」

仁 凜真早有底:「我看,那住戶,一定有問題。」

仁父不安:「(只是,上次用報警的方式,根本沒有用。)」

到了下午,在仁 凜真從午覺睡夢中醒來,就到廚房冰箱,拿布丁吃。

仁父平常心:「凜真,往後妳還要遛琥珀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牠是我的豆柴。」

仁父感到放心:「那好,我看,今天管理員有注意到針對妳而跟蹤的惡劣住戶,要是妳感到不舒服,妳就走到管理室,那惡劣住戶,就不會對妳怎樣的。」

仁 凜真平靜:「我知道。」

仁父不安:「(問題是,總不能每次都到管理室求救,至少,也要有臨機應變的能力。)」

在仁 凜真見到仁父離開房間,仁 凜真感到無奈而默禱。而在客廳的仁父,就感到一股無力感。

仁父感到不安:「(就算要放手,也要從旁協助。)」

而在仁 凜真默禱結束,仁 凜真繼續準備出售的作品。看在仁父眼裡,感到欣慰。

仁父平常心:「(目前第二點確定的是,凜真所賣出的作品,是值得受到重視和肯定的。)」

仁 凜真平靜:「我說爸,關於那89號13樓的住戶,目前好像都沒有在怕的樣子。」

仁父無奈:「凜真,妳放心,因為妳的主會懲罰她的。」

仁 凜真平靜:「這我知道,只是說,往後我遛狗時,真的有冷不防被89號13樓的惡劣住戶跟蹤,到時候不就要到管理室投訴了?」

仁父更無奈:「我看,也只有這辦法了,據說,那89號13樓住戶,自從被巧爾咬了一口之後,就開始怕她了。」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一直到管理室也不是辦法。因為,要是被89號13樓住戶掌握到,就大幅縮減琥珀的散步範圍了。」

仁父嚴肅:「那好,凜真,要是往後有89號13樓的住戶跟蹤,我到時候會打電話到她弟弟投訴。因為據說,那房子,是她弟弟的,不是89號13樓住戶的。」

仁 凜真平靜:「(也好。)」

到了當晚,仁父準備晚餐之餘,仁 凜真完成一部分的出售作品進度,就到餐廳用餐。

仁 凜真很好奇:「這麼香,今晚吃什麼?」

仁父平常心:「今天吃雞肉飯,而且,是有淋雞油的。」

仁 凜真感到開心:「哇!太讚了!我最愛吃雞肉飯了!」

在仁父上菜之餘,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之後,仁父女以平常心開動。

仁父平常心:「凜真,最近會有成績單嗎?」

仁 凜真平常心:「嗯,我看也快了,因為,照理說,通常段考結束一段時間,會有成績單。」

仁父無奈:「唉!要不是因為新冠肺炎,不但有謝師宴,也有畢業旅行,甚至有實體的畢業典禮可以進行。我看,這次的畢業典禮,要在線上舉辦了。」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沒辦法,況且,新冠肺炎的原因,無從得知。」

仁父傻眼:「難道,不是因為實驗引起的?」

仁 凜真無奈:「這我可不知道。」

仁父無奈:「(既然無法見到明確的原因,那也只能做好防疫措施了。)」

在仁 凜真吃飽飯,就以平常心回到房間,準備出售的做品和線上聊天。

學生4無奈到瘋:「真嘔!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到外面透透氣?」

仁 凜真無奈:「你問我,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三位一體的主,再說,目前也只有按照政府的政策進行,沒有別的辦法了。」

學生1悶到極限:「問題是,想做的事,全都做了。只差家裡沒有健身器材。」

學生2平常心:「那也只有讓自己有事做,不是嗎?反而真的完全找不到事可以做,那就幫忙做家務事,不就得了?」

學生4更加無奈:「問題是,不是每天都在做家務事,要搞清楚,這是家裡,又不是學校。」

仁 凜真平常心:「為什麼你認為在學校做的〝家務事〞不能搬到家裡來用?」

學生4火大:「因為家裡是家裡,學校是學校,不一樣的。」

仁 凜真平常心:「那你就把家裡當學校做每天的家務事,不就得了?」

學生3平常心:「算了,阿仁,隨他去。這種人不接受是他家的事。」

仁 凜真無奈:「我也只是提供一些方法做參考,有錯嗎?」

學生3平常心:「那也要看那人能否有心接受,不是嗎?」

仁 凜真無奈:「話是沒錯,問題是,我只想找出原因。」

學生3不解:「什麼原因?」

仁 凜真平靜:「就是,為什麼不把家裡當學校一樣,做家務事,這原因。」

學生2傻眼:「阿仁,這就表示,妳不夠了解他。」

仁 凜真愣住:「什麼意思?」

學生2平常心:「他是普通人沒錯,通常有這情況,表示他有固執的一面。而在普通人來說,也只是擇善固執;只是有嚴重到令人傷腦筋的固執,只要願意轉換,就沒問題。因為,這和自閉症者的固執,是不一樣的。」

仁 凜真平靜:「也對,只是說,事必有因。」

學生4無奈:「問題是,這是家裡,又不是學校。」

在仁 凜真完成出售作品的進度,就下線和結束出售作品並去洗澡。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我說凜真,妳想對他而言,是認為因為學校和家裡是不同的,所以,不能混為一談的嗎?」

仁 凜真平常心:「也許,不過,他有可能見不到,在學校學到的一切,有的是要用在家裡的。」

仁 凜真無奈而用腹語:「我看,就算是不同的地方,但充其量,只是把學到的應用其中,到底錯在那裡?」

仁 凜真順利回到平常心:「是沒有錯,但問題是,很少人有這樣的想法。」

到了110/6/7,是星期一。在仁 凜真依然早起並梳洗一番,就到餐廳。

仁父見到仁 凜真在餐廳:「凜真早。」

仁 凜真平常心:「爸,早。對了,今天會有成績單。」

仁父平常心:「那好,到時候,就拿給我看。」

仁 凜真感到開心:「沒問題。」

在仁父上菜之餘,仁 凜真進行謝飯禱告。之後,就開動。

仁父平常心:「我說凜真,妳會緊張嗎?」

仁 凜真平常心:「不會,因為,我有完全交給主了。」

仁父不解:「所以,妳早就把一切交給主?」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

仁父嚴肅:「那麼,要是妳有收到成績單,就拿給我看。」

仁 凜真平常心:「爸,這我知道。只是說,目前的話,要準備6/10的回診,需要時間。」

仁父當頭棒喝:「喔,對喔,我都忘了這回事了。」

仁 凜真無奈:「我看,還是把那件事,說出來比較好。畢竟,自閉症者的障礙,是伴隨終身的。」

仁父同意:「那當然,我相信,在阿毓醫師的立場,一定有評估的考量。只是,因為自閉症痕跡的因素,難免會受到影響。」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回房間準備線上課程。

學生2無奈:「唉!什麼時候才能外出透透氣?」

仁 凜真平常心:「這要配合政府的政策了。」

學生2火大:「每次都是政策、政策、政策,我在家都悶到完全無聊至極了,甚至想做的事都做膩了!完全沒有心意!都不能外出,我又不像阿仁能待得住家裡,而且,再這樣下去,我會瘋掉!」

仁 凜真平常心:「那你就做家務事,像是刷衛浴間、洗餐具等,不就得了?」

學生3平常心:「阿仁,妳怎麼想得到用做家務事來殺時間?」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家務事是每天必要做的事。」

學生4無奈:「問題是,家裡和學校又不一樣。」

仁 凜真平常心:「但不都要維持居家整潔、居家衛生,不是嗎?」

學生4見到仁 凜真這回答,而無奈得無法反駁。因此,在進行線上課程,仁 凜真以平常心看待。

學生1無奈:「這也沒辦法,畢竟目前的新冠肺炎,會死人的。」

學生4火大:「沒錯,就是因為新冠肺炎,導致無法外出透透氣、購物時間大幅縮減。」

學生2平常心:「只能說,因為新冠肺炎,見到珍惜的重要。」

仁 凜真開朗:「沒錯,因為,像在離島的軍人,無法回家團聚了。」

到了中午,仁 凜真完成出售作品的一定進度和結束線上聊天,就餐廳等午餐。

仁父感到開心:「喔,是凜真,最近妳都有在做家務事。」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沒事做殺殺時間。」

仁父平常心:「也是,像是妳最近的洗衣褲,都有到位。雖然早就知道洗衣機的使用方式,也有研究省水的洗衣方式。」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對了,我在脫水之後,也有晒衣褲。」

仁父平常心:「那就好,今天的午餐,吃煎餃,而且,是我前幾天做的雞肉煎餃。」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爸,妳會做煎餃?」

仁父平常心:「因為我有在水餃店,工作一段時間。」

在仁父做好煎餃之餘,仁 凜真就順利等到謝飯禱告的時間。在仁父上菜,仁 凜真謝飯禱告之後,就開動。

仁 凜真平常心:「爸,我看目前在聖心醫院回診,也只有在門外等而已。」

仁父有同感:「那當然,因為,避免群聚。」

仁 凜真無奈:「那麼,不就無法和阿毓醫師會談了?」

仁父平常心:「凜真,妳想想,既然是在外面領藥,那麼,醫療團隊不可能硬是要求看病者送死,到裡面回診,不是嗎?」

仁 凜真靈光一閃:「原來,是在外面看診。」

仁父坦然:「沒錯,就算外面的天氣再熱,也要忍耐,不是嗎?這是為了預防中了新冠肺炎,要是中了,到時候就會死人的。」

仁 凜真無奈:「那麼,個資問題呢?」

仁父平常心:「這點醫療團隊早有準備了。」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之餘,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

學生2無奈:「阿仁,真羨慕妳,在防疫三級無法出門期間都沒有感到無聊。」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有要出的畫冊、繪本和書,不是嗎?」

學生1平常心:「阿仁,這樣妳都不會有壓力嗎?每天一直出東西,都沒有累死?」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當然不會,因為,我有主。特別是在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之前,都有禱告和代禱。」

學生4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有為防疫第一線人員代禱,也有為中央指揮中心人員代禱,當然,也有為政府代禱。甚至,在我出售的東西部分,也有禱告。」

學生1傻眼:「所以,妳都完全感受不到壓力嗎?」

仁 凜真感到喜樂:「那當然。」

學生3無奈:「難怪,據說我嬸嬸是基督教,好像基督教都有感到快樂的樣子。」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

而仁 凜真完成一定進度的出售作品之餘,就外出遛狗。

仁 凜真見到有住戶的聊天:「(嗯,先遛琥珀,比較重要。)」

而在仁 凜真見到小兒麻痺的清潔員,就親切的打招呼,並送給小兒麻痺清潔員台幣50元。

小兒麻痺清潔員不解:「小妹妹,妳不留著用嗎?」

仁 凜真平常心:「不用,因為,你行動不方便,就讓你湊錢,買你需要的輔具。」

小兒麻痺清潔員感動:「謝謝妳,不過,真的不用了,因為,我不缺錢。」

而仁 凜真見到腦麻清潔員的努力,而更是有動力。

仁 凜真平靜:「(看這腦麻清潔員的不因腦麻而自我突破,仔細想想,我也是這樣過來的。至少,不要破功就好。)」

在仁 凜真繼續遛狗,而聽到三姑六婆的壞心眼說仁 凜真壞話。仁 凜真不疑有他,就直接到江海早餐店,買東西吃。

江海店員1平常心:「妹妹,妳要什麼?」

仁 凜真平靜:「我要一杯奶茶。」

在仁 凜真買到奶茶之餘,就以平常心回到中山新城,準備回家。

仁 凜真見到三姑六婆說壞話而憐憫:「(希望能見到主在等她們的悔改。)」

在仁 凜真遛狗結束,就回到家,而感到開心。

仁 凜真感到開心:「我回來了。」

仁父平常心:「回來了,要幫琥珀擦腳。」

仁 凜真平靜:「知道了。」

在仁 凜真幫琥珀擦腳之後,仁父前來關心。

仁父好奇般關心:「凜真,什麼事讓妳感到開心?」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我想幫腦麻清潔員一點忙,就是給他錢讓他買輔具的。」

仁父平常心:「我有看到,至少,這腦麻清潔員,很有骨氣。所以,懂得爭取。」

仁 凜真不禁謙卑:「其實,我根本不如他,因為,我只是用我與生俱來的能力來得到生活費。」

仁父平靜:「凜真,每個人得到的恩賜不同,所以,這無法比較。」

仁 凜真不解:「我說爸,你明明是未信主,你怎麼知道一些基督教的事?」

仁父平常心:「因為,我妹妹是基督徒。只是,我無所謂。」

到了當晚,仁 凜真準備晚餐。

仁父聞到香味:「喔,凜真,今天吃陽春麵?」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雖然是第一次做。」

仁父平常心:「那好,凜真,我在餐廳,需要幫忙就通知我。」

仁 凜真開朗:「沒問題。」

在餐廳看仁 凜真下廚的仁父,見到仁 凜真具有獨立性。

仁父感到安慰:「(看來,之前教的,完全有用到。)」

在仁 凜真順利獨自一人完成並上菜,仁父見到這情況,不禁淺淺微笑。

仁父感到開心:「(沒有想到,凜真有變得更獨立了。)」

在仁 凜真謝飯禱告之後,就開動。

仁父平常心:「凜真,6/10就快到了。」

仁 凜真開朗:「那當然,這日子我有在注意。」

仁父無奈:「不過,到時候,阿毓醫師會怎麼想,就不知道了。」

仁 凜真平靜:「嗯,這我能理解。」

仁父無奈:「問題是,凜真,妳打算一輩子出畫冊、繪本和圍棋書籍嗎?」

仁 凜真平常心:「嗯,是有這打算,因為,這是主給我的開源節流方式。」

仁父不安:「(雖然目前在畫冊有凜真寫的簡短自傳,問題是,這能維持多久?)」

在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學生3傻眼:「只有做畫冊、繪本和出書,妳就滿足了?」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這是經過和我父親討論的結果。」

學生1平常心:「那有什麼不好?又不一定藉由辦畫展得到高人氣。」

仁 凜真感到開心:「那當然。」

學生2不安:「那麼,阿仁,妳認為,第一線人員,很辛苦?」

仁 凜真有點無奈:「這不是廢話嗎?每天穿得緊緊得為確診者到的地點消毒,當然辛苦了。」

學生4認同:「沒錯,完全沒有不辛苦的工作。」

仁 凜真平常心:「只能說,目前的防疫級數調整日期,一延再延,這部分我能理理解。反而,辛苦的是防疫第一線人員。」

學生3認同:「沒錯。」

在仁 凜真進行出售的作品之餘,結束線上聊天,接著和巧爾進行線上聊天。

巧爾感到開心:「6/10要回診?」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而且,目前防疫三級,還是需要保養,不是嗎?」

巧爾有點無奈:「那麼,防疫三級無法外出,妳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就只是記一些靜物的部分,做基本的手繪練習。」

巧爾無奈:「我看,目前也只有禱告的份了。」

仁 凜真認同:「那當然,因為,在主完全沒有難事。」

巧爾平常心:「總之,不單單是為第一線人員代禱,也要為中央指運中心代禱,求主賜智慧,給中央指揮中心,能控制疫情的決策。」

仁 凜真同意:「沒錯,簡單說,就是要為防疫第一線人員代禱。」

然而,仁 凜真完成出售作品的一定進度,就結束線上聊天和出售作品,就去洗澡。

仁 凜真平常心:「知道嗎?艾爾卡蕾娜,今天,我有為防疫第一線人員代禱。」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阿門,主必垂聽,對了,妳在想,因為防疫三級無法出門,反而要幫妳父親列清單?」

仁 凜真無奈:「嗯,我在想,家裡有什麼缺的。」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那好,我來列清單。」

仁 凜真平常心:「嗯,麻煩妳了。」

到了110/6/8,是星期二,仁 凜真和往常一,早早起床。在仁 凜真到餐廳後,剛好仁父帶豆柴琥珀遛狗回到家。

仁父無奈:「凜真,妳先帶琥珀擦腳,我有聽到一件令人感到火大的消息。」

在仁 凜真幫豆柴琥珀擦腳之後,仁父早就坐著休息。

仁父無奈:「今天聽到的消息,居然有惡住戶沒有人品。沒有想到,前幾天帶琥珀遛狗時,見到那沒人品住戶,因為知道妳的作品了名,就找我借錢。而我要求立借據,沒人品住戶強烈拒絕,結果在雙方堅持不下時,我早就發現,那沒人品住戶,根本是月光族。今天我再見到他,那沒人品住戶,就心虛往別的地方就走了。」

仁 凜真不解:「那老爸,你無奈的點在那裡?」

仁父更加無奈:「因為,我今天有聽到,在我之前,有其他的受害者住戶,也有同樣的情況。」

仁 凜真不禁火大:「換成是我,我早就和那沒人品住戶沒完沒了。因為,要是被說有憑有據是膽小鬼才會做的事,我就強制讓沒人品住戶看看,這和膽小鬼完全沒有任何關係!而且,不只這樣,也是確保留下的足跡。」

仁父無奈:「凜真,我告訴妳,就是因為這點,我才完全不借那完全沒人品住戶。」

仁 凜真不解:「那老爸,你有想過,報警嗎?」

仁父依然無奈:「就是因為我有要求報警,我才得到解圍的。」

仁 凜真無奈:「(這種人,遲早受到主的懲罰,而且,是永遠。)」

在仁 凜真吃完早餐之餘,就開始交出清單給仁父。而仁 凜真,就開始做家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