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日本家庭常備藥滿萬空運費0元 贊助
2021-12-15 20:26:58ryoma

22 交給主,完全沒有任何煩惱&無論好事壞事,都要感謝主

在當天的放學後,傳山得知關於仁 凜真辦畫展是否有必要和家人討論而正經八百。

仁 凜真平靜:「只是交給主而已,有必要大驚小怪嗎?」

傳山平常心:「不是,只是說,主會在妳和家人的討論之人,運行。」

仁 凜真平常心:「關於和家人討論的部分,我也交給主了。」

天何傻眼:「阿仁,妳什麼都交給主?」

仁 凜真感到喜樂:「因為,從靈所生的,就順著靈而行。」

傳山不禁感到認同:「確實。」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平常心:「凜真,今天傳山老師有打電話來,說關於討論辦畫展的事。」

仁 凜真平靜:「喔,剛好想討論這議題。」

仁父感到好奇:「說到畫展,凜真,妳想什麼時候辦?」

仁 凜真平常心:「我打算為期一週,而且,是在暑假。」

仁父靈光一閃:「也對,今年的世界自閉症日有辦過一天,那天有受好評,建議可以多辦幾天。」

仁母同意:「嗯,至少在暑假辦,就有充實的一天了,因為,有活動。」

仁父不解:「不過,一週也太少了,最起碼一個月比較好。」

仁母平常心:「老公,你就讓凜真安排,因為,這又不是你的畫展。」

仁父恍然大悟:「喔,也對,只是一般沒有辦一週的。」

在仁 凜真吃飽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平靜:「老婆,妳想,凜真所辦的畫展,只有在世界自閉症日辦,夠嗎?」

仁母平常心:「那只是試辦,據說得到的迴響,是正面的。而且,有的希望能辦一個月的。」

仁父不禁臉一沉:「確實,有些人認為,只有在世界自閉症日當天反省,之後就重蹈覆徹,根本完全沒有用。就因為世界自閉症日只是紀念日,根本沒有用,所以就不抱任何希望。」

仁母無奈:「要怪,就怪普通人的心機,因為,人的自私,普通人明顯得很。」

仁父正經八百:「我認為不只,最重要的,是家庭教育的部分,有沒有教孩童同理心的部分。最近聽到凜真有提到,在中正國小有一位老師,她的保鏢是忍者,不只收集家庭教育的資料,而且,連霸凌者家長也強制輔導。甚至,剛開始在校規定嚴禁代購、代買、請客和金錢交易,引導家長的反彈聲浪,不但說不過那老師,而且也說不過那校董,甚至那些家長也強制輔導,直到完全無法反駁。」

仁母傻眼:「等等,你說的這些規定,不都是聖心醫院的規定嗎?因為我印象中,凜真有提到,這麼做是在保護自閉症學生避免因為〝助人為快樂之本〞的不同情況應用,為了避免壞學生利用自閉症學生做壞事而引用的。而那校董和那老師不但沒有因此強制解聘,反而令大部分的家長不服氣,就有少部分學生轉學來抗議。」

仁父平常心:「我看沒用,因為,既然那老師無法溝通,那老師也聽不進去又偏執,那就以看好戲的心態,看那老師如何收拾殘局,不就得了?」

仁母不禁臉一沉:「那也只是讓那老師得意忘形而已。」

仁父依然平常心:「那就表示,是對是錯,交給老天爺判斷。要是那老師完全沒有事,表示那老師是對的,要是錯的話,那老師就會得到懲罰。」

仁母無奈:「難怪,當時凜真有提到,有些家長在臉書社團,詛咒那老師和那校董。」

在仁 凜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目前的出售作品,都用什麼心態進行創作?」

仁 凜真平常心:「就,誠實和坦然無懼的心。因為,我出售作品是為主作見證。」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原來如此,但,妳有想過,在創作出售的作品過程,有完全交絟主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而且,一直有在調整。因為,要和主對齊。」

仁 凜真開朗般用腹語:「那就好,只要交給主,就沒有擔憂。」

到了週末假日,仁 凜真吃完早餐並照常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今天要去那裡呢?」

仁 凜真開始到捷運站搭捷運,就到美麗島轉站。在這過程,仁 凜真用博愛卡感應,就到了月台。

仁 凜真平常心:「今天去三信商圈看看。」

在仁 凜真等捷運列車之餘,仁 凜真以平常心觀察四周。直到列車到站前一分鐘,仁 凜真見到找目標的大叔在四處張望。

仁 凜真無奈:「要不是因為這裡有監視器,我恐怕變成肉票了。」

在列車到站,仁 凜真上車,可疑大叔也跟隨在後。

仁 凜真無奈:「一定要叫服務員。」

在可疑大叔見到仁 凜真進行找服務員的行動而離開現場之餘,主耶穌伸手一指,帶動見義勇為的乘客阻止可疑大叔的逃跑。

可疑大叔無奈:「(可惡,居然途中出現礙事者。)」

在到了美麗島站,仁 凜真一下車,見到警察早就在就位。

仁 凜真平常心:「感謝主,能順利轉站。」

在仁 凜真順利到紅線月台,準備前往三信商園站之餘,就平靜。

仁 凜真平靜:「感謉主,保守我順利到站。」

在仁 凜真到三信商圈站之餘,就平常心。一出月台,就見到多彩多姿的大都市社會。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這裡有很多的繪畫素材可以取用。」

而仁 凜真開始逛三信商圈之餘,仁 凜真見到賣刮刮樂的老闆而不禁憐憫。

仁 凜真不禁憐憫:「這些想得到得虛空的財富的人,根本沒有永遠的滿足。」

在仁 凜真到一家服裝店進行視窗購物,仁 凜真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靜:「這次一定有很多素材和靈感可以取得。」

而在仁 凜真進行領取素材之餘,仁 凜真見到有顧客抽煙,而無奈。

仁 凜真無奈:「店員姊姊,有人在店裡面抽煙。」

店長見到此情況,而立刻理性般處理。但那抽煙顧客的自以為是,而成為永遠的黑名單。

抽煙顧客不以為然:「(呿!反正能去的店家,多的是。)」

店長平常心:「妹妹,那顧客是問題顧客,已經勸過好多次,這家店禁煙,但就是不以為然而不斷抽煙。所以,我就把他列入永遠拒賣的黑名單。」

仁 凜真感到開朗:「嗯,禁煙是對的,因為,不只自己買衣服,別人也要買衣服,不是嗎?況且,誰願意去聞煙味?」

店員平常心:「沒錯,而且,都有張貼禁煙標誌了,還明知故犯,真不應該。」

仁 凜真平常心:「有可能是因為煙癮,但,也不能因為煙癮,而造成別人的困擾。」

店員開心:「那當然。」

在服飾店出現新來的顧客之餘,仁 凜真繼續領取素材。到了近中午,仁 凜真離開三信商圈,就到捷運站買午餐。

仁 凜真平常心:「這裡有便利商店,可見,頗讚。」

而仁 凜真在吃完午餐而出了便利商店之餘,就見到在便利商店門口附近,有人隨地大便。

仁 凜真不禁感到憐憫:「身障者真可憐,不但強制受傷,而且,行動也失控。」

而仁 凜真進行代禱後,見到有店員清理和引導,直到那人的家屬出現。

身障家屬無奈解釋:「對不起,對不起,因為他有開刀腦傷所導致的。」

仁 凜真正經八百:「開刀腦傷?」

店長早有看開:「這只是小事,沒問題的。」

仁 凜真平靜:「這麼說,阿茂的腦傷,也有原因。只是說,之前的插隊,使巧爾姊感到不開心了。」

而在當下的下午,仁 凜真坐捷運回到家,在回到美麗島站轉站之餘,仁 凜真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常心:「能得到這麼多的素材,可以說,是最有大豐收的一天了。」

在仁 凜真等列車到站之餘,就見到有充滿憂鬱的中年男生,仁 凜真以對主有信心的倚靠主,去找那中年男生。

仁 凜真對主有信心:「叔叔,你怎麼了?」

中年男子無奈:「因為,我目前沒有工作又離婚,真想死了一了了之。」

仁 凜真感到喜樂:「叔叔,你沒有朋友嗎?」

中年男子更無奈:「完全沒有。」

仁 凜真開朗:「那你爸媽呢?」

中年男子更無奈:「都不在了。」

在仁 凜真問了問那中年男子的全名,就拿起手機向社會局聯絡。

仁 凜真接通手機:「你好,有中年叔叔需要幫忙。」

中年男子傻眼:「(沒有想到,這小女孩這麼聰明。)」

在列車到站,仁 凜真陪中年大叔聊天,而有部分的乘客見到邪惡的眼線。

中年大叔無奈:「小妹妹,妳可能報警嗎?因為有惡意的眼線利用我做壞事。」

仁 凜真平常心:「沒問題。」

在仁 凜真進行報警,中年男子進行找服務員。

惡意眼線警覺不妙:「(完了!)」

然而,主耶穌的伸手一指,惡意眼線到列車死角,直到前往鳳山捷運站的途中某站,警察早就準備。

惡意眼線無奈:「(可惡!都是那個小鬼!)」

乘客1感到開心:「(那孩子,不就是天才小畫家嗎?)」

乘客2不禁感到佩服:「(沒有想到,她的眼睛這麼尖。)」

在仁 凜真到站下車之餘,中年男子照仁 凜真所說的,中年男子用智慧型手機找到社會局的路線,在前幾站下車。而仁 凜真,順利回到鳳山捷運站。

仁 凜真感到喜樂:「感謝主,能在這次的路上,感到充實。」

在仁 凜真回到家,也在門禁之前回到家。

仁父感到開心:「凜真,今天有什麼新鮮事?」

仁 凜真平常心:「有見到需要幫助的人,今天,有三個。」

仁母平靜:「凜真,剛好要開飯。」

仁 凜真感到喜樂:「我知艏。」

在仁家一家用餐之餘,仁 凜真平靜。

仁 凜真平靜:「今天,我在捷運站有幫助失業離婚的中年大叔找到社會局的協助,而且,也有見到腦傷的困難,雖然不是很懂,甚至,也有得到不少的繪畫素材,真的是大豐收。」

仁父傻眼:「腦傷?那家屬要陪同,不是嗎?」

仁母無奈:「沒錯,都腦傷了,身邊一定不能離開家人。」

仁 凜真不禁憐憫:「因為,我看到那那人的會合,才大概知道那是他的家人。從他的家人解釋,才知道他有腦傷。」

仁父靈光一閃:「所以我才說,需要家屬陪同,不是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但,我在想,那家屬的離開,豈不是希望有個人的空間,不然,就是有事要辦,不是嗎?」

仁母無奈:「或許那腦傷者是獨子女,一個人在家,反而會不知道有什麼事發生呢。」

仁父認同:「嗯,有可能。」

而仁 凜真吃飽後,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在仁 凜真準備出售的作品期間,仁 凜真感到喜樂。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我看妳都沒有煩惱。一定有把所有事都交給主。」

仁 凜真感到喜樂:「那當然,因為,在主沒有難成的事。當然,在今年的世界自閉症日畫展能成功,主也有在協助。」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嗯,確實呢。」

到了翌日,是主日,在仁 凜真和巧爾結束主日聚會的回家路上,仁 凜真和巧爾聊天。

仁 凜真不解:「沒有想到,妳母親對妳過度保護,讓妳感到不舒服。」

巧爾無奈:「那還用說,我母親都不讓我進職場,說什麼將來安會我住機構,根本是埋没我發揮的機會。」

仁 凜真感到喜樂:「放心,主會留給妳機會的。」

巧爾感到喜樂:「的確,因為,我有把我的一切,交給主。」

仁 凜真依然感到喜樂:「所以,我們是主的兒女,主的子民,根本用不著煩惱這類事。」

巧爾平常心:「這倒是不假,但,目前有在裝備司琴,只能說,求主幫助了。」

在仁 凜真和巧爾各自回到家,仁 凜真準備一切並帶豆柴琥珀,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今天,就去台糖花市,因為,有擺攤位。」

在仁 凜真帶豆柴琥珀到台糖花市的停車場,禱告後停好自行車,見到車水馬龍的人潮,而感到平靜。

仁 凜真感到平靜:「沒有想到,因為是假日,人潮一多,反而熱鬧了。」

而在仁 凜真開始遛豆柴琥珀之餘,就見到魚的攤位。

仁 凜真平靜:「喔,沒有想到,有魚。」

在仁 凜真到魚的攤位,見到水草和魚,就有感到靈感和素材的取得。

仁 凜真平常心:「琥珀,來,有魚喔。」

而因為仁 凜真帶豆柴琥珀,引來人潮。

路人1感到開心:「妹妹,妳的狗很可愛喔。」

仁 凜真很開心:「謝謝。」

路人2眼尖:「妹妹,妳是天才小畫家,仁 凜真?」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但說我天才,我還差得遠。」

路人2平常心:「仁妹妺,妳就別見外了,因為,妳打從一出生,就是繪畫天才。」

仁 凜真依然謙卑:「少來,我才不可能停下來就不畫了。」

路人3有理解:「原來,仁妹妹是出來取繪畫靈感和素材,所以,仁妹妹的嬒畫天才,所以,並不是沒有付出,就能得到的。」

在仁 凜真見到有粉絲的出現而簽名,就感到滿滿的喜樂。而仁 凜真離開魚的攤位,就到飲食區。

仁 凜真感到開心:「琥珀,你看,有這麼多吃的,但你只能吃清淡的。」

仁 凜真見到豆柴琥珀的無奈表情,就不禁感到無奈。

仁 凜真平常心:「放心,我有帶你的餐點。」

而在仁 凜真帶豆柴琥珀到園藝區,豆柴琥珀感到開心。

仁 凜真淺淺微笑:「沒有想到,琥珀對這裡感到新鮮。」

而仁 凜真見到豆柴琥珀的上大號,也任勞任怨清理。

仁 凜真平常心:「好在都有帶撿便袋。」

園藝老闆1感到開心:「唷,仁妹妹,妳來這裡遛狗?」

仁 凜真開朗:「那當然。」

園藝老闆2平常心:「仁妹妹,沒有想到妳有公德心喔,能準備撿便袋。」

仁 凜真依然開朗:「嗯,有時外出會買。」

園藝老闆1平常心:「那就好,有些飼主就是沒有公德心,而且沒品。」

園藝老闆2靈光一閃:「唷,很少有飼主有公德心的,反正,大部分的人,都沒品。」

仁 凜真無奈:「那也沒辦法,就像明明有垃圾筒卻依然有亂丟垃圾一樣。」

在仁 凜真帶豆柴琥珀離開之餘,園藝老闆3一副沉思。

園藝老闆3正經八百:「(仁妹妹是因為自閉症的刻板而導致認為務必完全要守規定,因為普通人才不管規定呢。)」

在仁 凜真離開園藝區,就到棚子下的攤位,帶豆柴琥珀進行遛狗。

仁 凜真感到開心:「不愧是週末假日,就是人多。」

而仁 凜真見到,有各式各樣的攤位,而開始抱起豆柴琥珀,以防被踩到。就開始一一的逛所有攤位。

仁 凜真見到冰淇淋攤位而感到開心:「老闆,你好,我要一支草莓加香草的冰淇淋。」

冰淇淋老闆平常心:「沒問題,馬上來。」

在仁 凜真買到冰淇淋,早就把豆柴琥珀放下的仁 凜真,開始慢慢享用冰淇淋。

仁 凜真平常心:「果然,這冰淇淋的味道很扎實。」

在仁 凜真吃完冰淇淋之餘,就繼續帶豆柴琥珀遛狗。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飲食區人潮很旺盛。」

而在仁 凜真離開台糖花市,就帶豆柴琥珀回到家。殺時,是下午。

仁 凜真平常心:「今天的繪畫素材也是一樣,大豐收。而且,收穫滿滿。」

在仁 凜真和豆柴琥珀順利回到家,仁父母感到開心。

仁父感到開心:「回來了,凜真。」

仁母平靜:「來,給琥珀擦腳,以免地板髒了。」

在仁 凜真給豆柴琥珀擦腳之後,就平常心到餐廳用餐。

仁父平常心:「凜真,今天妳到那裡取繪畫素材了?」

仁 凜真平靜:「台糖花市,每到週末假日,人潮就多了。」

仁母不以為然:「這正常,一到假日人潮就多,真令人討厭。」

仁父平靜:「老婆就是不喜歡人多的場合,看了人氣人。但,這不重要,因為,最重要的,是凜真有得到繪畫素材了,不是嗎?」

仁母平常心:「也是,總之,能得到繪畫素材,以準備往後的畫展,和出售的作品和繪本,比較重要。」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我知道。」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繪本。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說到畫展,這次妳想怎麼規畫?」

仁 凜真平常心:「一樣,交給主。」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嗯,到頭來,真的需要主的幫助。對了,這次的畫展,有主題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叫做,接力傳出愛。」

到了翌日,是星期一,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依然用手機聊天。

網友無奈:「說真的,我父母住加護病房,需要一筆錢來用。」

仁 凜真不解:「嗯,結果是在找我求救嗎?」

網友更無奈:「沒錯,但我沒有想到,妳的名氣到到一定程度,必然有不安好心的人士找上妳。」

仁 凜真不安:「妳在說妳自己?」

網友無奈:「不是,我並不是說,要敲詐妳一筆錢。而是,因為妳的畫冊和繪本的有名,反而引起惡意人士的歹念。」

仁 凜真平靜:「這我知道,總之,目前沒有這類事發生。」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就以平常心到廁所整理儀容。

安雅不安:「天何,據說阿仁的作品有成為大學美術系教授的教學教材的樣子。」

天何傻眼:「妳看新聞的?」

安雅依然不安:「嗯,我在想,照這情況,將來阿仁有可能被霸凌。」

天何不安:「嗯,有可能,特別是遇到帶頭霸凌的惡劣老師。」

在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

仁 凜真傻眼:「怎麼可能?米糕賣得那麼快?」

福利社學生1無奈:「因為,有老師把所有的米糕,全買走了。」

福利社學生2平常心:「而且,那老師,是針對看別班學生不順眼而帶頭霸凌別班學生的惡劣老師喔。」

傳山靈光一閃:「我已經知道,那老師是誰了。據說,阿垣老師也在調查這惡劣老師喔。」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

傳山平常心:「那惡劣老師,是新來不久的新任教師,他叫做諾珠,據說是豪門的樣子。」

仁 凜真傻眼:「豪門,那是什麼?」

傳山平常心:「就是出生在富有的家庭,但,諾珠老師的話,是很靈敏的老師,只要有感到在收集證據,就會找藉口離開現場。」

天何無意間聽到:「那不就感到很奇怪嗎?」

仁 凜真靈光一閃:「所以,要反過來利用這一點,找出證據。」

到了中午,在午休時間,仁 凜真和傳山到校舍頂樓,在討論。

傳山平常心:「我知道了,目前諾珠老師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好像諾珠老師有注意到在收集證據的事實了。」

仁 凜真平靜:「其實,阿垣老師也在收集證據,因為阿垣老師是有特殊能力,就是能收集所有學生的家庭教育情報。因為阿垣老師的特珠能力,連養出霸凌者的重點原因,都有收集到。」

傳山一臉凝重:「我在想,阿垣老師,是不是知道諾珠老師的補償作用,所以,在等時機進行懲罰?」

仁 凜真正經八百:「嗯,有可能,但我到目前為止知道的情報,是諾珠老師,針對自閉症學生進行計畫。」

傳山臉色更凝重:「我看,不只是針對自閉症學生,是針對整個特殊生。」

仁 凜真依然正經八百:「事實上,自閉症學生是首當其衝,因為,自閉症學生是整個特殊生群體之中,弱勢裡的弱勢。但,沒有想到,諾珠老師針對我而來,況且,我記憶力那麼強,不引人嫉妒,也難。」

傳山不禁憐憫:「這要低調,也難了。」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的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時,見到諾珠。

仁 凜真無奈:「果然,那惡劣老師又想對我怎樣了。」

在仁 凜真買到東西,並回到教室,安雅和天何早有得知此消息。

安雅平常心:「我看,諾珠老師一定在刁難。」

仁 凜真早知情:「那當然,因為傳山老師也有和我討論過。」

天何無奈:「那麼,傳山老師會怎麼做?」

仁 凜真平常心:「也頂多是收集情報,因為,主是藉著人來解決事情的。」

天何傻眼:「藉著人?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傳山老師的順服主,也有到相信證人的時候。」

安雅傻眼:「但,要是得到錯誤的情報,怎麼辦?」

仁 凜真平靜:「所以,要倚靠主來過濾情報。」

天何無奈:「(倚靠主?)」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在進行掃地。在仁 凜真掃完地,就在仁 凜真把清潔用具放回原位的路上,諾珠班的學生,故意藉由仁 凜真持有掃把做拌倒的假動作,仁 凜真不以為意,直到諾珠的出現,仁 凜真殺時靈光一閃。

諾珠無奈:「阿仁,妳看看,他傷得這麼重,要是因此骨折,看妳怎麼賠?」

仁 凜真平常心:「聽說諾珠老師有學過特珠化裝,我看這傷口的觸感,很奇怪喔。」

傳山早就在現場而正經:「諾珠,不然,你來摸摸看,看看這傷口,是真的還是假的。」

諾珠心虛:「這什麼話?當然是真的傷口,有需要懷疑嗎?」

阿垣嚴肅:「怎麼不需要,我早就知道你學特珠化裝的主要目的了。而且,剛才的從頭到現在的現場,以及犯罪現場,都上傳到網路了!」

諾珠傻眼:「什麼?」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見到諾珠的背影,不禁憐憫。

仁 凜真憐憫:「真可憐,因為,他沒有悔改信主。」

天何不解:「阿仁,妳怎麼知道諾珠老師沒有信基督教?」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諾珠老師的背影,有種憂傷感。」

安雅平常心:「(確實。)」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火大:「別班老師的帶頭霸凌自閉症者?這種人,不配做老師。」

仁父無奈:「沒錯,因為這不是身為師長的好榜樣。」

仁 凜真平常心:「問題是,霸凌者也有說不出的難處,不是嗎?」

仁母無奈:「總之,霸凌別人就是錯!」

仁 凜真平靜:「媽,妳知道,妳有多可憐嗎?妳不悔改信主就算了,還對霸凌者沒有同理心。」

仁母傻眼:「凜真,為什麼妳認為霸凌者需要同理心?」

仁父平常心:「因為,事必有因。」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進行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感到無奈:「老公,你有聽說,自閉症者也有傷害別人的時候嗎?」

仁父平常心:「那只是引導星星的問題,所以我才說,事必有因。」

仁母依然無奈:「沒有想到,凜真同理霸凌者,也是出自有原因的。只是,有些原因,根本說不出口。」

仁父認同:「那當然。」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和繪本內容。

仁 凜真平常心般用腹語:「凜真,目前妳有把一切都完全交給主了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有,而且,目前也有在認識主。」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不過,妳知道,無論好事壞事,都要感謝主喔。」

仁 凜真平靜:「那當然。」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仁 凜真吃完早餐,就出門。

仁母無奈:「(自從昨晚的電訪,傳山老師的不安,確實可以見到,將來凜真面臨因為凜真具有的自閉症者天分,而引起壞學生的嫉妒所形成的霸凌現象,但,要是因為是惡師的帶頭霸凌,那我也不客氣了。)」

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之餘,仁 凜真見到無奈的事實。

仁 凜真無奈:「沒有想到,居然有這種事。」

在早自習結束,天何和安雅和仁 凜真會合。

安雅不解:「阿仁,妳都加入那些臉書的社團?」

仁 凜真平常心:「我都沒有加入,因為,那太危險了。」

天何傻眼:「那麼,自閉症相關的社團呢?」

仁 凜真平靜:「完全沒有,因為,根本無法知道,所有社員是否完全是自閉症者和其家屬,反而也有普通人混入其中。」

安雅無奈:「我看,一定有社員惡意戲弄自閉症者,強制自閉症者吃官司。」

天何傻眼:「難怪,阿仁都不加入臉書的自閉症社團。」

仁 凜真平常心:「這就叫做,掛羊頭賣狗肉。因為,表面上是以自閉症者為名義,誰知道這些臉書的自閉症者社團的真面目,是什麼樣的情況。」

安雅正經八百:「對了,阿仁,問妳喔。」

仁 凜真不禁冒問號:「什麼?」

安雅嚴肅:「就是,妳有想過,妳遇到霸凌現象,會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內心倚靠主和交給主,但行動的部分,是找大人幫忙和往大人的方向,讓霸凌者知道,一旦耍霸凌,是有懲罰的。」

天何傻眼:「說到懲罰,據說有老師為了霸凌現象,而有過度懲罰的情況。」

仁 凜真不解:「什麼意思?」

天何語重心長:「因為那老師,所執行的懲罰,是用寫下永遠不再犯霸凌的罪名,而且是一萬五千次,明天早上,一早就交,沒有交就加倍。」

安雅火大:「這根本不合理!如果我是校長,一發現這件事,早就強制解聘了!」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最近有我看到這新聞,是網路新聞。據說,這老師叫做珊杞,而且,珊杞老師還說,是壞學生自願成為霸凌者,要怪他們自己的選擇。」

安雅無奈:「但,就算是霸凌者,也犯不著這樣懲罰吧?這麼做是虐待。」

天何傻眼:「沒錯,而且會傷害肌肉。」

仁 凜真無奈:「難怪,從昨天開始,就有一堆家長來學校抗議了。」

到了中午,仁 凜真在走廊見到阿垣而不禁冒問號。

仁 凜真不解:「那是阿垣老師,好像很急。」

傳山平常心:「那,妳認為,阿垣老師的急,有原因嗎?」

仁 凜真無奈:「我只知道珊杞老師用不人道的方式對待霸凌者,還有,阿垣老師針對珊杞老師的不人道的方式而開導珊杞老師。至於阿垣老師的急,我就不知道了。」

傳山平靜:「凜真,我知道妳是自閉症者,但至少妳在學同理心的過程,學得慢是難免的。其實,妳有收到的消息,有和珊杞老師相關的嗎?」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有,那就是最近的新聞,有在追蹤珊杞老師的情況,沒有想到,珊杞老師依然認為,她的做法完全沒有問題。」

傳山無奈:「那妳認為,是什麼原因,造成珊杞老師認為,這樣的做法,能改善霸凌者呢?」

仁 凜真不禁臭臉:「因為,珊杞老師認為,這麼做,往後就不敢再犯了。」

傳山開朗:「這就是原因所在了,當然,我有為珊杞老師代禱,只是,珊杞老師不好溝通,阿垣老師也建議好幾次,珊杞老師就是聽不進去。」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我昨天也有為珊杞老師的班,學生們代禱。目前在臉書,也有學生針對珊杞老師的不滿怨言。」

傳山無奈:「事實上,珊杞老師是不玩有聊天室和簡訊等相關軟體的,所以對珊杞老師而言,根本不痛不癢。總之,禱告就是了。」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我知道。」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遠遠見到珊杞而平常心。

天何無奈:「真沒有想到,珊杞老師認為用這種方式,可以改善霸凌者。」

仁 凜真平常心:「但珊杞老師沒有見到,有反效果的事實。例如,家長的抗議和肌肉的受傷。」

安雅不禁傻眼:「那麼,珊杞老師豈不是不懂用原因下手嗎?」

仁 凜真開朗:「可以這麼說,但,我認為可以用開導霸凌者的方式,並且對霸凌者機會教育同理心,也要找出原因,如此一來,就有見到改善的情況。」

安雅不解:「問題是,珊杞老師認為,用寫的方式就能改善,我認為珊杞老師的想法,太天真了。因為,這麼做反而被反將一軍。」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

天何正經八百:「(我看,珊杞老師認為,用懲罰的方式,不斷壓霸凌者,但,珊杞老師根本見不到,霸凌者的出現,是有原因的。)」

到了清潔時間,安雅見到珊杞老師的路過,安雅感到不安。」

仁 凜真平常心:「安雅,妳在不安什麼?」

安雅無奈:「阿仁,妳認為,霸凌者真的值得同理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妳想,自閉症者的不得已而出現攻擊性行為,不就和霸凌者的不得已一樣的情況嗎?」

天何傻眼:「原來,有時之所以不理解自閉症者,在於我們對自閉症者的過度畫清界線。這和對待霸凌者,根本完全一個樣。」

仁 凜真無奈:「其實,大部分的人都看不到,霸凌者的誕生和原因。有些時候,是因為霸凌者是家長,使孩童不得不成為霸凌者。」

安雅傻眼:「難怪,阿垣老師在強制輔導時,都完全著重在爸媽的部分。」

天何平常心:「問題是,阿仁,妳是基督徒,當然能理解霸凌者的苦,對非基督徒來說,根本不認同這一點,不是嗎?」

仁 凜真平靜:「其實,就算阿垣老師不是基督徒,也一概認為是家庭教育所致。」

天何無奈:「(難怪,對阿垣老師而言,認為父母是孩童的第一任老師,就不斷堅持針對父母強制輔導。)」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見到兩個保鏢拎著珊杞。

安雅無奈:「看來,是強制解聘了。」

仁 凜真平常心:「但,珊杞根本聽不進去,就變成保鏢強制拎走。」

天何無奈嘆氣:「唉!我看,會有這種下場,也是他自己選擇的。」

仁 凜真平常心:「這也只是主所執行的懲罰。」

安雅無奈:「(因為,老天爺看不下去了。)」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傻眼:「校長有保鏢?」

仁 凜真平常心:「這只是聽說而已。」

仁父平靜:「那凜真,要是說,妳看到的保鏢,不是校長的呢?」

仁 凜真無奈:「我從來沒有在乎這點,況且,這不重要。」

仁父傻眼:「我的意思是,要是有謠言呢?」

仁 凜真平常心:「我有主在,還能怕什麼?」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開始做家務事,而仁父母,就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平常心:「老實說,凜真提到珊杞老師的罰則,根本是不當管教。」

仁母坦然:「沒錯,但我認為,要罰寫霸凌弱者項目是可以,但總是要有空間,例如三天後要交出來,而給的次數,也要在合理的範圍以內,不能感到做不到的次數。不是嗎?」

仁父無奈:「珊杞老師還說什麼,是自願選擇當霸凌者的,說這種話的人,根本是完全耍撇清。」

仁母完全認同:「沒錯。」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進行出售的作品和繪本的準備。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目前的畫冊和繪本,都很受歡迎。」

仁 凜真開朗:「感謝主,因為主不單單是我的扶助,也是在我準備出售作品的過程,必要的來源。」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什麼樣的來源?」

仁 凜真平常心:「帶我到領取素材的來源。」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依然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平常心:「那好,你就買我出的畫冊,到時候就能見到我想表達的意境了。」

網友傻眼:「畫冊,妳什麼時候出畫冊,我都不知道。」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就感到不安。

天何不解:「阿仁,妳在不安什麼?」

仁 凜真不安:「就是,我目前所有在校內的科目,是完全自學的。我在想,要是將來有老師嫉妒我,那麼,不就刁難我?」

安雅無奈:「阿仁,這也不能怪妳,但,自閉症者的表達不完整,難免成為被霸凌的目標。」

天何靈光一閃:「仔細想想,阿仁都很低調,而且,都默默成為老師的小幫手,那也只是默默做事。反而,有些人根本不把默默做事的人,當一回事。」

仁 凜真不在乎:「那對我而言,不重要。」

安雅平常心:「總之,有就好。」

到了上午某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買東西回到教室,就平常心。

天何無奈:「阿仁,妳目前的自學科目,到什麼程度了?」

仁 凜真平常心:「國中。」

安雅傻眼:「不會吧?」

天何平常心:「但,我看妳那麼低調,見到傳山老師的錯誤,妳都沒有糾錯,會難受嗎?」

仁 凜真平常心:「難免會有,但,又不是錯在我。」

安雅無奈:「這恐怕是令自閉症學生感到不知所措的事實了,不但是不知道那些狀況適合那些行動,而且,因為沒有彈性處理能力,就容易干涉別人的違規。」

天何不解:「對了,為什麼自閉症學生沒有學習彈性處理而干涉別人的違規?」

仁 凜真平常心:「還不是因為正常人不把規定當一回事?而且還把規定當裝飾品呢!」

安雅&天何受重創:「這什麼話?」

到了中午,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天何無奈:「阿仁,妳會不會把規定看得太重了?」

仁 凜真平常心:「要是不看重規定,怎麼是好公民?」

安雅平常心:「問題是妳有主是可以請主懲罰違規者,但,未信主的自閉症者怎麼辦?」

仁 凜真無奈:「大多只是要求未信主自閉症者管好自己就好,問題是,這麼做有用嗎?」

安雅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無奈:「因為,對自閉症者而言,因為沒有學習彈性處理,而引出衝突。如果是我,我會要求自閉症者,不用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因為,那不是你的職責。」

天何不解:「那妳為什麼在臉書上傳的漫畫,要上傳違規者的漫畫?而且,有很多受害者因為妳而暴露祕密。」

仁 凜真平常心:「我又沒有指名道姓,是自個兒對號入座,怪誰?」

安雅傻眼:「但妳已經造成間接傷害了,不是嗎?」

仁 凜真平靜:「沒有指名道姓完全不算數。」

天何無奈:「阿仁,這叫指桑罵愧。」

安雅不安:「(看來,阿仁目前還在上傳違規者違規行為漫畫到臉書了。)」

仁 凜真無奈:「總之,我完全沒有指名道姓,所以,錯不在我。」

而從頭看到尾的傳山,不禁感到無奈。

傳山不禁無奈般憐憫:「(到時候,要為凜真代禱了。)」

到了中午,在午休時,仁 凜真和傳山在校舍頂樓。

傳山不解:「凜真,聽說妳有在上傳違規者的違規行為漫畫到臉書,是真的嗎?」

仁 凜真無奈:「沒錯。」

傳山依然不解:「那妳為什麼認為,妳沒有指名道姓,所以錯不在妳?」

仁 凜真平常心:「難道不是嗎?正常人不也用這種方式〝指名道姓〞嗎?」

傳山嚴肅:「(一定有問題。)那麼,妳畫違規者的漫畫,主要原因,是什麼?」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因為,我只是希望,所有人能守規矩。」

傳山無奈:「但,我所知道,有別班的老師,因為妳上傳的違規者漫畫,而要我開導妳不要這麼做,我在想,妳認為完全沒有告狀的權利嗎?」

仁 凜真平靜:「沒錯。」

傳山靈光一閃:「(果然。)」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阿垣從傳山得知原因,不禁嚴肅。

阿垣嚴肅:「果然,這就是為什麼要從自己做起的原因了。」

傳山平常心:「不過,對自閉症學生而言,因為沒有學習彈性處理而出現的引起衝突,要在明天的教師會議,提出這點才行。」

阿垣傻眼:「應該這麼說,這點大部分的老師都看不到。」

傳山平常心:「總之,要是能理解這部分,就可以討論如何協助自閉症學生見到規定能改變的事實。」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走出教室,見到阿垣在仁 凜真面前。」

阿垣平常心:「阿仁,能借幾分鐘的時間嗎?」

仁 凜真不解:「要多久?」

阿垣傻眼:「妳幹嘛這麼問?又不是很久的時間。」

傳山無奈:「阿垣,妳知道,凜真是自閉症者嗎?要是妳不給她明確的時間,她會焦慮不安的。」

阿垣平常心:「就是因為我知道,所以我用這方式要求她適應。」

傳山更無奈:「那妳不給凜真時間,她能適應順利嗎?」

阿垣無感:「怎麼不順利?既然同樣是人,就有必要用人的方式要求。」

傳山更加無奈:「那麼,要不要做實驗?」

阿垣平常心:「可以。」

仁 凜真因自閉症發作而快速跑開:「我不要!」

傳山嚴肅:「如果妳想保命,就不要惹火仁媽媽,因為,仁媽媽是怪力媽媽,會把妳摔死。」

阿垣傻眼:「到時候,仁媽媽就只有等著遇到車禍而死。」

在傳山離開現場,阿垣感到不安。

阿垣不安:「(要是真的有怪力家長,那我還是先迴避。)」

到了當晚,仁母得知此事,就感到火大。

仁母火大:「這個阿垣老師,真的沒有見到自閉症者的難處。說什麼就是因為有理解到自閉症者的難處才要求這麼做,我看,她只是理解自閉症的皮毛。」

仁父平常心:「其實,會有這情況,有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帶的班級,沒有自閉症學生所致。」

仁母傻眼:「這有影響?」

仁父理直氣壯:「怎麼沒有?況且身為教師,有必要讓普通學生學習和特教者者相處,不是嗎?就算不是在學生時期遇到特教生,在職場也會遇得到。」

仁母靈光一閃:「那要是一輩子遇不到呢?再說,在將來沒有打算生小孩的情況下。」

仁 凜真平靜:「這就是為什麼要教育社會大眾並為社會大眾宣傳特殊者的原因了。」

仁母無奈:「難怪。」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以妳目前來說,妳同意阿垣老師說的?」

仁 凜真坦然:「當然無法接受,第一,阿垣老師是未信主者,當然會這麼認為說,自閉症者也是人,就要用人的方式要求自閉症者務必做到。但阿垣老師根本見不到,其實自閉症者的學習速度,是慢的,需要給自閉症者時間。」

仁 凜真有些無奈般用腹語:「那麼,如果妳是阿垣老師,妳希望怎麼要求自閉症學生呢?」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我希望,能不打罵就不打罵,而且,完全用鼓勵的方式。再說,自閉症學生只是學習慢,只要給自閉症者機會,還是有發揮的餘地。」

仁 凜真順利回到平常心並用腹語:「但,妳想,這充其量,只是理想,不是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不過感謝主,因為世界的真面目,讓我看清了。」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確實呢。」

到了週末假日,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就去澄清湖走走。」

而仁 凜真騎自行車前往澄清湖的路上,就平常心。

仁 凜真感到平靜:「這是我第一次到澄清湖,好在出發前有禱告。」

在仁 凜真見到沒有兩段式轉彎的車,不禁憐憫。

仁 凜真憐憫般無奈:「這些靠自己的人,真可憐。」

在仁 凜真到澄清湖,就先在附近的麥當勞,買了午餐。之後就開始找繪畫素材和健走。

仁 凜真平常心:「到時候,可以帶琥珀到澄清湖遛狗。」

在仁 凜真進行健走過程,有感到屁股有刺痛。

仁 凜真無奈:「是誰用橡皮筋射我的屁股的?」

而仁 凜真見到平靜畫面,就不疑有他。

路人持正義:「弟弟,你怎麼想這麼做?」

在仁 凜真得到機會開溜之餘,就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靜:「感謝主,有正義的路人幫我解圍。」

在仁 凜真開始邊健走邊取材,仁 凜真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靜:「沒有想到,我第一次到澄清湖,就感到新鮮。」

在仁 凜真有點疲倦,就在休息廣場用餐並回顧。

天何傻眼:「阿仁,我都不知道,妳的漫畫是自學的。」

仁 凜真平常心:「我只是上網看影片殺時間而自學。」

安雅有些不安:「但妳為什麼用漫畫干涉別人的違規?」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要守規定才是好公民,而且,不把規定當一回事的人,是會受法律制裁的。」

安雅不解:「妳都信主了,交給主不就得了?」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那些違規者是違規好幾次的,我有在觀察。」

天何正經八百:「看來,這就是原因所在了,因為阿仁不容許無視違規的人,就用漫畫的方式,來公佈別人的違規。但,阿仁,妳想,要是妳因為違規而被告狀,妳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不以為然:「這我怎麼知道?」

安雅不安:「果然,自閉症者無法理解彈性處理這一詞和實際的應用。」

傳山平常心:「其實,繪畫是無法成為證物,只有照片才可以。」

回到現實,仁 凜真無奈嘆氣。

仁 凜真平常心:「就算只是刁難,也好。」

到了下午,仁 凜真順利有體力,就繼繼續找繪畫素材。

仁 凜真平靜:「沒有想,能用漫畫做溝通,有感到幸福。」

而仁 凜真進行繪畫的就地取材,有感到平靜。過一段時間,仁 凜真在休息時,開始回顧。

訓練師平常心:「凜真,今天要來認識情緒,先給妳看前導片,因為我知道妳喜歡遊戲王。」

在仁 凜真進行看〝前導片〞之後,就平常心。

訓練師開朗:「好,凜真,妳知道為什麼闇遊戲出現狂攻擊羽蛾的原因嗎?」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羽蛾的玩笑開過頭了,明明知道亞圖姆有視為知己的〝人格夥伴〞,目前失去感到悲傷,還故意開這種玩笑。」

訓練師平常心:「沒錯,所以,開玩笑要有分寸,要是妳沒有把握,就不要開玩笑。但,還有另外的重點,就是要學習看懂別人的表情。」

仁 凜真不解:「怎麼說?」

訓練師平常心:「因為,看不懂別人的表情,會無法順利進行社交。到時候,就有慘事發生。」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沒有想到,社交是累人的活動。」

而仁 凜真在休息結束,就在澄清湖取完繪畫素材之後,再度到麥當勞買晚餐。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就,一樣外帶。」

在仁 凜真買到速食餐做晚餐,就到鳳凌廣場附進的草地人豆花店買豆花做飯後甜點。而仁 凜真謝飯禱告後,開始邊享用邊回顧。

訓練師平常心:「所以,重點在於每個人都有迷惘的時候,不是嗎?」

仁 凜真平靜:「沒錯,因為未來是未知數。」

訓練師正經八百:「那麼,妳遇到有變動的人事物,妳有什麼反應?」

仁 凜真無奈:「焦慮不安和抗拒。」

訓練師平常心:「那麼,這次就開始做閱報日記,而且,我買了不同出版社的報紙給妳選。」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之餘,就吃完晚餐。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目前的社會,也有好的一面。」

在仁 凜真順利回到家,就回房整理得到的素材。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今天的素材,也是大豐收。」

而仁 凜真再進行回顧時,就感到平靜。

訓練師平常心:「凜真,妳有沒有想過,明明闇遊戲都火冒三丈,為什麼他還是在進行決鬥時,完全沒有亂掉?」

仁 凜真平靜:「不知道,只知道失去人格夥伴的闇遊戲,依然在悲傷的狀態。」

訓練師靈光一閃:「那凜真,妳說到重點了,明明闇遊戲失去人格夥伴,但也沒有亂掉,其原因何在?」

而訓練師見到仁 凜真直搖頭,看在仁父的眼裡,反而看出端倪。

仁父平常心:「凜真,這就是妳要學的,情緒控管。真的要說原因,是因為妳沒有正常人有的能力,情緒調節能力。」

回到現實的仁 凜真,反而淺淺微笑。

仁 凜真平常心:「充其量,我也只是普通人。」

而仁 凜真順利在門禁前回到家,就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常心:「我回來了。」

仁母感到開心:「唷,回來了,凜真,妳先去休息。」

在仁 凜真回房休息之餘,就平常心。

仁 凜真平靜:「沒有想到,那訓練師姊姊,也有在追遊戲王。」

在仁 凜真休息過程,再度回顧。

訓練師平常心:「來,凜真,我發動太古的白石效果,召喚青眼白龍。」

仁 凜真不動如山:「那就光的護封劍,在此發動。」

訓練師平靜:「凜真,我話有說在前頭,我這兩副牌組,沒有黑暗大法師。但,我很在意妳後台那張蓋牌。」

仁 凜真不疑有他:「誰知道呢?反正,我有黑魔術師師徒。」

訓練師嚴肅:「那好,我問妳,光的護封劍,妳有幾回合可以爭取?」

仁 凜真依然不疑有他:「三回合。」

訓練師回到平常心:「那好,我倒要看看,妳能在這三回合以內,能抽到什麼樣的牌。」

回到現實的仁 凜真,剛好休息到有精神。起身到書櫃找出訓練師送的兩組戰鬥怪獸牌的牌組。

仁 凜真淺淺微笑:「真懷念,這種版本的牌組,不知有多少價值了。」

然而,仁 凜真再度回顧。

訓練師傻眼:「魔法筒?凜真,妳真的是遊戲王的粉絲呢,因為我大多沒有重溫,大多都忘了。」

仁 凜真感到開心:「因為我前段時間有上網看,而且,我記憶力強。」

回到現實,仁 凜真收起,並以平常心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淺淺微笑:「沒有想到,這兩副牌組,有長一段時間沒有在用了。」

到了翌日,是主日。在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在回家的路上聊天。

仁 凜真平常心:「巧爾姊,妳也記憶力強?」

巧爾平常心:「沒錯,我記憶力強到可以幫日間護理師記床號和姓名的部分。但要是有變動,需要一段時間調整。」

仁 凜真無奈:「我看,巧爾姊出生的年代,是自閉症資訊沒有發達的年代,怪不得無法上自閉症早期療育課。」

在仁 凜真和巧爾順利回到各自的家之後,仁 凜真準備一切,前往漢神巨蛋。

仁 凜真在美麗島站下捷運:「終於到轉站了。」

在仁 凜真到紅線之餘,就平常心整理目前的素材。

仁 凜真平常心:「嗯,截至目前為止的素材,夠我完成出售的作品。不過,目前的福音繪本,有時候反而不夠用。」

在仁 凜真進入漢神百貨,仁 凜真開始收集繪畫素材。

仁 凜真感到開心:「看來,每次到的同一家店,都有不同的新鮮貨。不過,也有得到滿滿的素材。」

到了8樓,仁 凜真以平常心選取繪畫素材。

仁 凜真平常心:「還好我沒有視覺敏感,就算有,也要想辦法減敏。」

在仁 凜真見到有格鬥天王的機台,仁 凜真以平常心進行。

仁 凜真淺淺微笑:「好在我的預算夠。」

在仁 凜真進行的過程,有同校學生向仁 凜真挑戰。

仁 凜真平常心:「會是誰呢?」

而在對戰過程,仁 凜真不斷進行壓制敵方,使敵方感到有壓力。

同校學生傻眼:「(我的天,這玩家怎麼這麼會玩,我連安琪兒的連續技都被破了。)」

仁 凜真在接二連三的壓制,造成同校學生開始慌。

同校學生無奈:「(這玩家也太會玩了吧?李梅是高手專用的技巧類角色,反而玩出一流的技術。)」

直到同校學生吃敗杖,就起身看那盧山真面目。

同校學生傻眼:「阿仁?」

仁 凜真平常心:「找我嗎?」

同校學生無奈:「我都不知道妳那麼會用李梅。」

仁 凜真坦然:「我是衝著李梅的配音員而練的。」

同校學生不解:「李梅的配音員?」

仁 凜真平常心:「她是棋魂的配音員,有配進藤 光。但,已經往生了。」

同校學生傻眼:「不會吧?我再去看看。」

在仁 凜真玩完格鬥天王之後,就到爵士鼓遊樂機。

仁 凜真平常心:「先隨便挑一首,反正只是節奏電玩。」

而仁 凜真選了一首,在整個過程,呈現非常集中的專注。在這之後,仁 凜真找到太鼓達人,就開始進行。

仁 凜真平常心:「太鼓達人?好久沒有玩了。」

而在仁 凜真選卡門組曲第一終曲並選鬼級難度,仁 凜真見到打擊的起始畫面就閉上眼睛,而每次的打擊,全是良。

太鼓達人玩家1傻眼:「我的天,這女孩怎麼這會記?」

太鼓達人玩家2不以為然:「據我所知,她有自閉症。」

太鼓達人玩家1平常心:「(難怪,那繪本和畫冊的作者,是那自閉兒。)」

在仁 凜真結束太鼓達人而睜開眼睛,就傻眼了。

仁 凜真傻眼:「這是怎麼回事?」

路人3平常心:「仁妹妹,因為妳閉眼睛玩太鼓達人,引起在場的人注意。」

仁 凜真再度傻眼:「怎麼可能?」

在仁 凜真離開漢神百貨,已經到中午。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到漢神巨蛋外面吃東西。」

在仁 凜真到漢神巨蛋外面就坐,就謝飯禱告後,開始用餐。而在仁家,仁父在洗衣服之餘,仁母在廚房洗餐具。

仁母無奈:「(仔細想想,目前凜真在學校有交到要好的朋友,但,凜真依然在人的善惡判斷力,還是比正常人慢許多。看來,將來給凜真繪畫工作室,就用不著擔心了。)」

到了黃昏,仁 凜真早吃完午餐,就在剛結束走漢神巨蛋的外圍,搭上捷運回家。也順利在門禁前,回到家。

仁父平常心:「回來了,凜真。」

仁 凜真開心:「那當然,今天的收穫量真多。」

在仁 凜真回房休息之餘,仁父見到仁 凜真疲憊的身軀,而淺淺微笑。

仁父平常心:「老伴,妳不覺得,凜真有長大了些?」

仁母平常心:「嗯,有,而且,在凜真學會搭大眾交通工具之後,再學騎自行車,凜真就有在融入社會的程度,就有一定的能力。」

仁父平常心:「那當然,至少,要自閉症者融入社會,還是從小開始。」

而仁 凜真在得到大量的繪畫素材,就開始進行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