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限量鋼彈.多款特效再現劇中場景 贊助
2021-08-15 19:20:12ryoma

21 人無法成為主,因主是唯一真神

到了翌日,是星期一。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

網友傻眼:「仁妹妹,妳怎麼這麼厲害?妳有辦過畫展。」

仁 凜真平常心:「妳什麼時候看過,我都不知道。」

網友不禁三條線:「拜託!仁妹妹,妳會知道才怪。」

在早自習結束之餘,仁 凜真收起手機,見到孤零零的學生縮在一旁而不禁憐憫。

仁 凜真一針見血:「沒有想到,和笙孤零零坐在那裡。」

安雅平常心:「其實,和笙是轉學生,才兩週又三天,她也差不多習慣這裡的環境了。」

天何不怎麼樂觀:「但據說,和笙是在長期的鞭打教育下成長的,況且,她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她還帶我到廁所,看和笙的屁股,全是一篇瘀青。」

仁 凜真傻眼:「那妳有打電話報警?」

天何平常心:「有,所以,目前和笙在社會局的安置下,才有新爸媽,但,和笙被過去的陰影,傷害甚大。而那新父母,是基督徒。」

仁 凜真正經八百:「原來,那麼,可以為和笙代禱了。」

天何嚴肅:「不過,阿仁,我問妳喔,妳對其他宗教,怎麼看?」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是屬人的宗教,因為,人要得到尊重。」

安雅傻眼:「屬人的宗教?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主是唯一的三位一體真神。」

天何不解:「(阿仁這麼說,豈不是沒有尊重其他宗教了?)」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照常,吃完後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安雅無奈:「阿仁,妳想,和笙有得到社會局的安排,是不得已的選擇?」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新爸媽一定為和笙有溫暖的感受。」

安雅不安:「只是,表面上的善意。但,這日子能持續多久,就不知道了。」

天何平常心:「但,要是有信基督教,就另當別論了。」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之前,仁 凜真從福利社回到教室。

天何不懂:「阿仁,據說妳最近有參加繪畫比賽?」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怎麼了?」

天何平常心:「我聽說,妳的粉絲,有破百萬了。」

安雅傻眼:「但,我聽說是破千萬喔。」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只是個人的選擇。」

安雅平常心:「也是,說穿了,妳有千萬個支持者,是難得。」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收拾一切,就離開教室。

天何平常心:「阿仁,妳今天也要找素材嗎?」

仁 凜真平常心:「目前沒有。」

安雅平常心:「那妳今天有要去文具店嗎?」

仁 凜真坦然:「沒有,昨天才買好色鉛筆。」

天何開朗:「那我們去百貨公司看看。」

仁 凜真不安:「不用了,我還要忙出售的作品。」

天何無所謂:「只是一兩天不做而已,阿仁,妳就陪我們。」

安雅有默契般的配合:「沒錯,反正到時候向家人解釋,就行了。」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真的不妥。」

在主耶穌見到仁 凜真在內心對惡者的抗拒,而主耶穌的伸手一指,仁父在校門口出現。

仁 凜真見到仁父感到開心:「爸爸?」

仁父平常心:「因為我要去量販店,順便來接妳。來,去牽妳的腳踏車。」

在仁父女前往量販店的路上,仁父得知此事,而感到無奈。

仁父無奈:「到時候,我會和傳山老師說的。」

仁 凜真不解:「你有加傳山老師好友?」

仁父平常心:「當然有。」

安雅&天何嘔氣:「(偏偏在這時候,仁父出現了。)」

而主耶穌再伸手一指,就指出在校舍的安雅和天何本尊。

安雅無奈:「果然,這易容雙胞胎又出來耍嫁禍了。」

天何平常心:「放心,傳山老師是基督徒,自然有辦法。」

傳山一副平常心:「果然,這易容雙胞胎,俊琪雙胞胎,又出來耍嫁禍了。」

天何平常心:「傳山老師,你要我錄的,我全錄下來了。」

傳山平常心:「那好。(如此一來,要那解聘他,是遲早的事了。)」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傻眼:「不會吧?別人一直糾纏凜真?」

仁父早有底:「因為,我在校門口等的時候,遠處看,就看到了。」

仁母正經八百:「所以,你從頭看到尾?」

仁父理所當然:「沒錯,但,凜真不斷拒絕,那兩個學生依然糾纏凜真,本來想說出現幫助凜真解決,後來想想,那兩個學生見到我之後,就懂得收斂了。」

仁母正經八百:「老公,話可不能說得太滿。因為,未來是未知數。」

而在仁 凜真吃飽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無奈:「沒想到,人心說變就變。」

仁父平常心:「因為人心隔肚皮。」

仁母無奈嘆氣:「唉,問題是,連凜真交的朋友也變心,那凜真怎麼融入社會?」

仁父平常心:「放心,凜真有信主,一定會把這件事,交給主的。」

仁母不解:「老公,你都沒有信主,你怎麼知道?」

仁父平常心:「這叫親子感應。」

而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父親怎麼知道關於信主的一切?」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爸爸的手足,有信主。」

仁 凜真再度以平常心用腹語:「問題是,妳父親不是未信主嗎?」

仁 凜真坦然:「我爸爸是未信主沒錯,只是,是因為環境而不經意接觸基督教。」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用腹語:「唉!真不知道,今天要是妳爸爸沒有出現,會不知道遇到什麼樣的慘事呢。」

仁 凜真坦然:「那當然,感謝主。」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天何和安雅有些不安。

安雅不安:「(阿仁不知道怎麼想?昨天下午放學後,阿仁的受騙,要怎麼讓阿仁知道才好?)」

天何不安:「(這個俊琪雙胞胎,真的令人火大。)」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並到廁所整理儀容。

安雅不安:「阿仁,今天傳山老師會找妳。」

仁 凜真不解:「找我?」

天何平常心:「因為,昨天下午放學後,有學生易容我們並耍嫁禍。」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問題是,我昨天下午真的有事要做。」

天何開朗:「阿仁,我們知道妳每天要忙出售的作品,都忙得不可開交,所以,就沒有干涉妳。但,目前在找關於真兇的證據。」

仁 凜真傻眼:「證據?問題是,那真兇是誰?」

安雅平常心:「是俊琪雙胞胎,據說會易容。」

仁 凜真平常心:「那麼,就是在午休時間易容了。」

天何平常心:「要是推理正確的話。」

到了午休,仁 凜真到教務處,找傳山。

仁 凜真傻眼:「什麼?我昨天下午遇到的,是易容雙胞胎?」

傳山平常心:「沒錯,俊琪雙胞胎,因為有比賽得獎,而用易容的方式,嫁禍他人。」

仁 凜真不解:「那班導師,沒有說什麼嗎?」

傳山平常心:「嗯,事實上,那班導師,不但否認,而且,我目前有證據。我看,需要證據出手了。」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傳山早就將證據寄到教育局和上傳臉書。

月俊琪雙胞胎姊早有底而不安:「沒有想到,事情發展到這樣。」

俊琪雙胞胎弟平常心:「放心,反正,老師也沒有說什麼,只要我們能完成老師的任務,就有吃不完的零食,不是嗎?」

俊琪雙胞胎姊同意:「那當然。」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平常心到廁所整理儀容。

安雅平常心:「阿仁,妳有沒有收到一則大新聞?」

仁 凜真不禁冒問號:「什麼大新聞?」

天何開朗:「就是,俊琪雙胞胎的班導師,強制解聘了。」

仁 凜真傻眼:「什麼?強制解聘?」

天何平常心:「因為,傳山老師有寄一些證據。」

仁 凜真好奇:「證據?確實呢。」

安雅平常心:「緦之,妳可以和俊琪雙胞胎做朋友。」

仁 凜真平常心:「都好。」

到了放學後,俊琪雙胞胎見到仁 凜真而感到內疚。

仁 凜真出現自閉症的延遲反應:「找我嗎?」

俊琪雙胞胎一同道歉:「阿仁,對不起。」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不打緊,因為,我知道你們的說不出的苦。」

而仁 凜真和俊琪雙胞胎有說有笑般,就感到開心。

仁 凜真感開心:「沒有想到,俊琪曉和俊琪霧,是好說話的雙胞胎。」

俊琪霧平常心:「那當然。」

俊琪曉有默契接話:「不過,不能因為好說話,就任意妄為。」

仁 凜真同意:「那當然。」

然而,在放學後,仁 凜真依然照往常,收拾一切出教室,就前往校門口。

俊琪露無奈:「沒有想到,阿仁有繪畫天份。」

安雅平常心:「不只,阿仁的記憶力強,連憑記憶寫生都做得到。」

俊琪曉一針見血:「不會吧?那豈不是能畫城市空造圖?」

天何平常心:「阿仁有畫過,是在今年的自閉症日畫展。」

俊琪露有些想起:「喔,對喔,今年的世界自閉症日畫展,我有去看。」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平常心:「我說凜真,妳最近胃口不錯。」

仁 凜真平常心:「嗯,因為,俊琪雙胞胎的班導師,被強制解聘了。」

仁母不解:「為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俊琪雙胞胎的班導師,不斷指使學生做學生不願意做的事。」

仁父無奈:「那這老師,不適任。」

在仁 凜真吃飽之後,就開始進行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無奈:「老婆,妳想,凜真將來遇到帶頭霸凌的惡師,凜真無法掙脫?」

仁母正經八百:「一般來說,沒錯,但,凜真信主,也有見到霸凌者背後的原因。」

仁父傻眼:「原因?」

仁母平常心:「最重要的,是家庭教育出了問題,造成的。」

仁父不解:「老婆,妳怎麼認為是家庭教育出問題?」

仁母一針見血:「你想,孩童的第一任指導者是誰?」

仁父平常心:「父母,怎麼了?」

仁母平常心:「重點在這裡,因為父母是孩童的第一任指導者,因此,大多是家庭教育出了問題,造成的。」

仁父無奈:「(原來。)」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之餘,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想,那老師被強制解聘,豈不是自找的?」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那些學生,也不願意做這些事。」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那當然,反正,那老師也是得到主的懲罰了。」

到了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依然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平常心:「琥珀能開心,就好。」

安雅平常心:「(前幾天,阿仁給我看她的豆柴,我都不知道有豆柴這品種。但,阿仁讓豆柴琥珀感到幸福,也有努力的付出。)」

天何平常心:「(沒想到,阿仁在繪畫領域,也有一套。但,能畫城市空造圖,那就更不簡單了。)」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拾手機,就出了教室,到走廊洗手台洗手。

天何平常心:「阿仁,我都不知道,妳能憑記憶來寫生。」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只是小事。因為,這只是成為畫家的元素。」

安雅傻眼:「阿仁,妳會記憶寫生?」

仁 凜真平常心:「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安雅傻眼:「怎麼可能不驚訝?這是天才呢!」

天何平常心打圓場:「問題是,這是一般人無法做到的事,不是嗎?」

安雅順利回到平常心:「喔,也對。」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也沒有多天才,只是,天才自閉症者,也只是少數。」

安雅開朗:「但,光是這一點,就令人羨慕了。」

天何平常心:「沒錯,而且,能憑記憶寫生,那可不容易。」

仁 凜真坦然:「但,再怎麼不容易,也不如自閉症者務必學習生活自理還要難。」

到了午餐,仁 凜真用餐過程,不禁感到開心。

天何平常心:「(之前好像也有展示過城市空造圖,不過,應該是世界自閉症日畫展那次。)」

安雅平常心:「(沒有想到,阿仁的人氣,真的是居高不下。)」

而仁 凜真吃完飯,就到走廊洗餐具和便當盒。

天何平常心:「阿仁,妳為什麼想畫城市空造圖?」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是運用記憶的一部分。」

安雅傻眼:「那麼,妳都記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大部分是風景。」

安雅再度傻眼:「我的天,阿仁,妳的腦子是怎麼回事?」

天何無奈:「我說,阿仁是自閉症者,不是嗎?」

安雅殺時頓悟:「喔,也對。」

仁 凜真平常心:「但,自閉症者也有正常人羨慕的部分,不是嗎?」

天何無奈:「但,也是少數。」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之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

仁 凜真平常心:「到目前為止,在整理繪畫素材,很順利。」

而仁 凜真買到米糕之後,就出了福利社,並回到教室。在仁 凜真以平常心整理繪畫素材,俊琪雙胞胎在走廊見到在教室的仁 凜真,而感到開朗。

俊琪露平常心:「沒有想到,阿仁是自閉症學生。」

俊琪曉無奈:「嗯,當初不知道這件事。」

天何傻眼:「當初不知道?那,現在知道了?」

俊琪曉平常心:「那當然,因為,根本看不出來阿仁是自閉症學生。」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到廁所整理儀容。

別班學生1平常心:「阿仁,妳要用洗手台嗎?」

仁 凜真開朗:「只是整理儀容。」

別班學生2平常心:「請用,才剛清洗完而已。」

仁 凜真坦然:「好。」

安雅有些不安:「(自閉症學生的判斷力很弱,希望不影響才好。)」

在仁 凜真整理儀容之餘,別班學生3趁機往仁 凜真背後用手肘猛力一頂,使仁 凜真受傷。

安雅早就火大去找教師投訴:「(我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

而別班學生見此況,就感到幸災樂禍。

別班學生2一抹邪笑:「果然,真的如預料的,自閉症學生掉入陷阱了!」

別班學生1感到開心:「真的,自閉症學生真好騙。」

天何看不下去:「就是因為有你們這種人,自閉症學生才會抗拒融入社會的!」

別班學生3不以為然:「拜託!是得自閉症的人才活該!」

天何無奈:「總之,有人已經找老師投訴了,到時候,人在做,天在看。」

在天何帶仁 凜真離開現場之餘,備感無奈。

天何無奈般火大:「(到時候,就有現世報了。)」

而在放學後,傳山早在清潔時間得知消息,就關切仁 凜真。

傳山無奈:「這下大事不妙了,凜真,我現代就為妳代禱。」

然而,在走廊,安雅和天何備感無奈。

安雅無奈:「沒有想到,就是因為有這種沒知識的人,才會造成自閉症學生抗拒融入社會。」

天何火大:「這些沒知識的人,最好永遠待在家裡!」

安雅更加無奈:「問題是,就是因為沒有知識,才要宣傳自閉症,不是嗎?」

天何氣消又無奈:「唉!有些人的心機超重,就是喜歡將自閉症學生視為活玩具。」

安雅同意:「就是。」

而仁 凜真出了教室,就前往校門口。

仁 凜真依然整理素材:「到目前為止,能畫的素材,也只有這麼多了。不過,能挑戰就挑戰。」

天何平常心:「阿仁,在整理素材?」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目前在做最後的衝刺。」

安雅開朗:「不過,妳不一定要在世界自閉症日當天開畫展。」

仁 凜真不解:「怎麼說?」

安雅平常心:「因為,平日可以開畫展,不是嗎?」

仁 凜真坦然:「平日沒有時間。」

天何平常心:「放心,阿仁有阿仁的用意。」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平常心:「嗯,不得不說,那老師也很過份,但,有強制解聘就好。」

仁母無奈:「這根本是變相霸凌,再說,要是任課教師,那就過份,沒有想到,是別班教師,那就太超過了。」

仁 凜真平常心:「問題是,自閉症學生也無力反擊,就算有,也容易原本有理變沒有理。」

仁母更加無奈:「總之,霸凌自閉症學生,就是過份到超過了!」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就到客廳看電視。

仁父無奈:「我說老婆,妳不認為目前和凜真討論潛規則,是有用的嗎?」

仁母平常心:「所以我才說,這有必要討論。還有,也要和凜真討論抽象詞。」

仁父傻眼:「抽象詞也要討論?有沒有搞錯?凜真將來只是做畫家,沒有淪落到要到複雜的社交程度,不是嗎?」

仁母平常心:「這麼做是為凜真好,再說,自閉症者遲早要克服的。」

仁父無奈:「(真的很難溝通。)」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據說俊琪雙胞胎也有練網球喔。」

仁 凜真平常心:「也對,最近有聽說。」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對了,凜真,要是妳被霸凌了,妳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老實說,我不怪霸凌者。因為,就算是霸凌者,也有苦衷的。這並不是說是用命,就一概而論的事實。」

仁 凜真開朗而用腹語:「所以,要愛仇敵。」

到了週末假日,是星期六。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帶豆柴琥珀,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就去鳳林廣場。」

而仁 凜真以平常心帶豆柴琥珀到鳳林廣場的路上,見到有砂石車而保持距離。

仁 凜真感到憐憫:「希望得到主的赦免。」

到了鳳林廣場,仁 凜真就在停車場的外圍,抱下豆柴琥珀。

仁 凜真平常心:「來,琥珀,到了喔。」

在仁 凜真牽豆柴琥珀和自行車之餘,就到樹蔭下的露天咖啡廳。仁 凜真停好自行車之後,就帶豆柴琥珀到露天咖啡廳坐下。

仁 凜真平常心:「琥珀,看看你,你有多可愛。」

而仁 凜真有自閉症,自然和豆柴琥珀相處容易。但豆柴琥珀受仁 凜真訓練,最近有聽話不少。

仁 凜真平常心:「琥珀,不要亂跑喔。」

然而,仁 凜真開始回顧。

天何傻眼:「阿仁,妳一個人外出?」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

安雅無奈:「就算要對自閉症者放手,才小學二年級,也太狠了吧?」

仁 凜真開朗:「我已經沒問題了。」

安雅一針見血:「那只是妳外出能力沒問題,倒是社交問題一堆。」

天何平常心:「沒錯,因為妳都聽不懂玩笑話。」

仁 凜真無奈:「拜託,聽不懂玩笑話是我的問題嗎?」

安雅一針見血:「我就直說了,好在妳將來成為畫家,不然,要是成為其他職業,是必然吃虧的。」

天何平常心:「所以,妳要學習聽懂別人的玩笑話。」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唉!非聽懂玩笑話不可嗎?」

然而,在仁 凜真點了飲料,並繼續回顧。

安雅平常心:「看到和笙那麼開心,倒是放心不少。」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但,和笙遇到基督徒父母,一定能醫治內心的傷口的。」

天何傻眼:「問題是,和笙又遇到的話,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放心,和笙早就有交託了。」

天何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開朗:「因為和笙參加漫研社,就有得到不少的好友。所以,主會保護和笙的。」

回到現實,仁 凜真所點的飲料上桌,就感到開心。

仁 凜真以平常心喝飲料:「雖然甜了點,至少,這飲料不錯喝。」

隨後,豆柴琥珀有點坐不住,就跑到仁 凜真身邊呻吟。

仁 凜真以平常心摸豆柴琥珀的頭:「知道了,我馬上喝完。」

在仁 凜真喝完飲料之後,就平常心牽自行車並遛狗之餘,而到運動專用道,仁 凜真就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截至目前為止,出售的作品,依然受歡迎。」

到了中午,仁 凜真帶豆柴琥珀,到便利商店買午餐。

仁 凜真謝飯後開動:「沒有想到,這裡的飯團,還是一樣好吃。」

接著,仁 凜真邊吃邊回顧。

仁 凜真平常心:「目前得到的素材,有充足,剩下的,就是整理了。」

安雅不安:「我說阿仁,妳不擔心妳會被騙嗎?」

仁 凜真平常心:「不會,因為,我有主。」

天何傻眼:「所以,妳將來成為畫家,就不成問題了嗎?」

仁 凜真坦然:「那當然,到時候我打算在網路的部落格,開我的畫廊。」

安雅靈光一閃:「部落格,這點子不錯。」

回到現實的仁 凜真,內心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靜:「到時候,就可以在部落格開畫廊了。」

到了下午,仁 凜真騎自行車載豆柴琥珀到全家便利商店喝下午茶和吃茶點。

仁 凜真平常心:「來,琥珀,我們進去吹冷氣。」

而仁 凜真買好茶點和下午茶之餘,就找位置就坐,在豆柴琥珀感到開心,仁 凜真也有拿出狗零食,讓豆柴琥珀感到開心。

仁 凜真感到開心:「真可愛,但,之前在週末到星樂工坊,也只是想像。」

而仁 凜真,開始回顧。

安雅不安:「阿仁,妳知道目前妳在臉書的漫畫,被投訴了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些人怎麼想我才不在乎,反正,違規者錯在先。」

天何傻眼:「問題是,妳又不是老師。」

仁 凜真依然不在乎:「那又如何?反正到時候,家長有必要知道孩童在校的情況,不是嗎?」

天何無奈:「那也用不著麻煩妳。」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難不成,規定是裝飾品?」

在仁 凜真到門禁前回到家,豆柴琥珀感到開心。

仁母平常心:「凜真,來,妳一定肚子餓了,快來吃吧。」

在仁家的晚餐,仁 凜真感到開心。

仁父平常心:「今天的收集繪畫素材,如何?」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還不算壞。」

仁母開心:「的確定呢。」

而仁 凜真吃完飯,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想過,十字架的愛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一直都在想。」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那就好,事實上,巧爾姊有沒有想過,就不知道了。」

仁 凜真平常心:「就算沒有,主必然引導。」

到了翌日,是主日。在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在回家路上以平常心聊天。

巧爾傻眼:「不會吧?妳後來才知道,彈性處理能力的重要?」

仁 凜真無奈:「事實上,我當初不知道彈性處理的意思,但,最近傳山老師解釋之後,才略懂一點。只是說,傳山老師是基督徒,也知道主創造自閉症者的用意,到最後,是要我說,只要為違規者代禱,就行了。」

巧爾正經八百:「為違規者代禱?」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人無法從罪掙脫出來,也無法戰勝罪。」

巧爾同意:「這可不假。」

在仁 凜真和巧爾各自回到家,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去新堀江。」

在仁 凜真到捷運月台的過程,就開始回顧。

和笙平常心:「阿仁,我聽說妳的作品,有種溫暖感。」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只是我得到的素材和靈感的結合。」

和笙感到喜樂:「不過,要用繪畫為主做見證,也不錯。」

仁 凜真開朗:「那也只是自閉症者和社會連結的方式。」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平靜。在捷運列車到月台,仁 凜真上車,就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目前能用繪畫為主做見證,機會很多。」

在捷運站到站,仁 凜真下車,並前往新堀江。這一路上,仁 凜真進行回顧。

和笙感到開心:「沒有想到,妳今年在世界自閉症日的畫展,辦得很成功。」

仁 凜真低調:「這只是小事,再說,也只是為主做見證。」

和笙感到開心:「不過,妳能辦畫展,有能自學整個小學的所有科目,很厲害!真羨慕妳有這能力,因為,我爸媽希望我能得到前三名。」

仁 凜真平常心:「看來,你爸媽不好溝通,一旦達不到目樣,就把你打得鼻青臉腫。這根本是家暴,有必要通報了。」

回到現實,仁 凜真不禁感到憐憫。

仁 凜真憐憫:「這爸媽,根本不及格。」

在仁 凜真到新堀江,就開始逛街。一路上,有在收集素材。

仁 凜真感到平靜:「沒想到,每來一次,就感到新鮮。」

在仁 凜真買到雞排之後,就開始找飲品。而整個過程,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果然,外出比較好。」

在仁 凜真找到飲品店,而買了飲品,也找到長椅,就休息,就開始邊吃邊回顧。

仁 凜真平常心:「自從為違規者代禱之後,就有見到有的違規者的家屬,是有信主的。」

天何平常心:「那就好,妳都信主了,就交給主處理,不就得了?」

仁 凜真無奈:「那麼,我之前上傳的漫畫,不就沒有意義了?」

安雅正經八百:「沒錯,所以,到時候就要刪除,再說,那些漫畫,違規者父母也有處理過了,就可以刪掉了。」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沒有想到,只是想說,揪出違規者而已,這有錯嗎?」

而仁 凜真繼續逛新堀江之餘,就感到平靜。

仁 凜真平靜:「今天的素材,很普通,但也夠用。」

到了過中午,仁 凜真吃了午餐,在下午,仁 凜真在新堀江得到不少的繪畫素材。

仁 凜真平常心:「看來,這次收穫不少。」

而仁 凜真繼續新堀江之餘,仁 凜真依然平靜。

仁 凜真平靜:「沒有想到,交給主有好處多多。不過,對自閉症者而言,反而比較有安全感。」

在下午,仁 凜真在一家服飾店,進行視窗購物。

仁 凜真平常心:「沒有想到,這裡的素材,可豐富了。」

在仁 凜真得到一定的素材之餘,就離開服飾店。而仁 凜真離開新堀江之餘,也買了晚餐,並在門禁前回到家。

仁母感到開心:「凜真,看到妳平安回到家,我很開心。」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們有通簡訊,不是嗎?」

仁父平常心:「但,途中發生什麼事,誰知道呢?」

仁 凜真認同:「這倒是。」

而在隔天,是星期一。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早自習,仁 凜真依然老神在在用手機上網。

網友無奈:「問題是,那些說妳的作品沒人買,妳都無所謂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無所謂,因為,只是個人的看法。」

網友依然無奈:「沒有想到,妳能撐得過來,換成是我,就無法撐過來了。」

仁 凜真開朗:「那只是一種交託。」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就感到平常心。

安雅平常心:「阿仁,昨天有一則新聞,不知道妳有沒有看到?」

仁 凜真好奇:「什麼新聞?」

天何正經八百:「就是,關於妳的作品,有受到大學美工系教授重視。」

仁 凜真傻眼:「有這回事?」

天何開朗:「阿仁,妳有必要傻眼嗎?這不是很好嗎?妳所出售的作品得到重視!」

仁 凜真坦然:「但話又說回來,我本身是不排斥,只是說,對我而言,是突然的消息,那新聞,剛好沒看到。」

安雅平常心:「看來,一般的繪畫賽事對阿仁而言,是大材小用。所以,妳不一定要在四月二日當天辦畫展。只要請假幾天,就可以辦畫展了。」

仁 凜真開朗:「嗯,到時候再看看。」

到了上午某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買東西回到教室,就感到無奈。

安雅關心:「阿仁,怎麼一臉臭臉?」

仁 凜真無奈:「在回教室的路上,有別班學生說我是冠軍貪心者,我就感到反胃,就感到無奈。」

天何靈光一閃:「那妳就交給主,讓主來處理。」

仁 凜真無奈嘆氣:「當然,我有交給主。只是,我相信霸凌者的形成,必然有原因。」

安雅傻眼:「那妳認為,是什麼原因了?」

仁 凜真正經八百:「我只能說,家庭教育,佔大部分。」

天何傻眼:「阿仁,妳的意思是,爸媽要負責嗎?」

仁 凜真嚴肅:「沒錯。」

到了中午,在午餐時間,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餐。

安雅不安:「(阿仁有必要這麼拼嗎?明明都把小學的所有科目都完全自學過了,照理說是可以得全科滿分,但要是阿仁一直拼命,維持全科滿分,那麼,阿仁被霸凌也只是遲早的事。)」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到走廊洗手台洗便當盒。

天何有些不安:「我說,阿仁,妳有必要那麼拼嗎?」

仁 凜真無奈:「為什麼不行?我只是活用我的天分。」

安雅靈光一閃:「原來,阿仁不是為別人而活,那也只是為主而用的天分。」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因為不用可惜了。」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買完東西,就回到教室享用。」

安雅平常心:「阿仁,關於霸凌者的事,妳怎麼認為是和家庭教育有關係?」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父母是孩童的第一任老師。」

天何傻眼:「不過,照理說,有別的原因,不是嗎?例如,社會的觀念問題、教師的問題等等。」

仁 凜真一概抗拒:「這些都是其次,最主要還是爸媽在家庭教育方面的問題。」

安雅無奈:「阿仁,妳怎麼堅持是家庭教育出問題?」

仁 凜真坦然:「因為,在家時間多,而且,親子時間也多。」

安雅靈光一閃:「說到這點,據說,阿垣老師在處理霸凌,是連其家長也要到校強制輔導,不管有沒有上班。而且,不只一昧指出爸媽的教育出問題,也指出班導師帶領的問題所在。而所有老師無法頂撞阿垣老師是因為,阿垣老師的媽媽,是中正國小的校董,而且,據說中正國小的校董,還是教評會的會長,所以,連教評會的成員,都不敢得罪她,因為,在學校,阿垣老師一感到受委屈,就會找校董投訴,那老師,就會強制解聘。」

仁 凜真傻眼:「難不成,校董都沒有大義滅親過嗎?」

天何不安到直發抖:「我看,要是霸凌者遇到這老師,早就投訴到蘋果日報了。」

安雅正經八百:「不可能,因為,據說有這種想法的人,會在投訴之前,都出了車禍身亡。」

仁 凜真傻眼:「怎麼可能?」

天何嚴肅:「因為,新聞有報說,這些人的死因,是打算向阿垣老師投訴到蘋果日報的念頭造成的。」

仁 凜真不安:「那一定有邪術,這是主最忌禁的事。不過,我會為阿垣老師代禱。」

安雅&天何不安:「(這我就不知道了。)」

到了下午的清潔時間,仁 凜真在完成清潔區域,就見到有學生沒有換室內鞋就進教室。

仁 凜真無奈:「沒想到,也有感到麻煩的學生。」

安雅平常心:「阿仁,反正還有一節課,到時候就可以找傳山老師投訴了。」

仁 凜真釋懷:「嗯,也罷。」

在最後一節課,仁 凜真順利向傳山投訴,傳山以平常心處理。

傳山平常心:「琳德,換室內鞋的話,妳在家都做得到,為什麼在這裡就做不到?」

琳德無奈:「因為我在家無法反駁,只有強忍的份,在這裡就可以不用換鞋的份了。」

傳山火大:「那妳乾脆住美國!妳要知道,美國是在家裡都不用換室內鞋的國家!」

琳德被傳山的火大口氣嚇到之餘,見到傳山的超殺眼神,就默默去換到室內鞋。

傳山火大:「我再次強調,只要誰違規,我就不客氣!」

而傳山的火大,使所有學生完全被嚇到,連原本想睡的學生,完全被傳山的憤怒之吼嚇醒。唯有仁 凜真,依然不為所動。

安雅不安:「(我的天,這可不是紙上談兵!)」

天何傻眼:「(果然,傳山老師是很少發脾氣的。)」

琳德火大:「(仁 凜真,妳給我記住,因為,妳和傳山老師聯手。)」

到了放學後,傳山在臉書見到仁 凜真在臉書上傳的漫畫,而約談琳德。

仁 凜真平常心:「不會吧?有這回事嗎?」

天何開朗:「怎麼沒有?但說實在,妳不覺得,把違規者交給主,就好多了?」

仁 凜真平常心:「我只是感到,自閉症者沒有資格告狀,而重新畫那些漫畫。」

安雅正經八百:「阿仁,妳為什麼不讓主處理違規者?」

仁 凜真傻眼:「安雅有信主?」

安雅平常心:「我堂弟有信主,目前在找時間受洗。」

仁 凜真無奈:「與其說是不讓主處理,不如說,自閉症者的太過重視規定,而認為根源在於要求違規者務必改善違規。」

天何無奈:「果然,是出在想法的問題。但,自閉症者的想法,是正常人無法理解的想法。」

仁 凜真平常心:「不是無法理解,而是因為學基本的自理和社交太快,而自以是,就傷害自閉症者,而走不進去。這可以說,是懲罰。」

安雅傻眼:「阿仁,妳說這是懲罰,也太超過了吧?」

仁 凜真平常心:「不會。」

天何無奈:「其實,這只是認知。況且,自閉症者有這樣的認知,是因為有見到問題根源。」

仁 凜真無奈:「因為,這是事實,不是嗎?」

安雅平常心:「那又如何?但,每個人都不喜歡被告狀。就算要為自己做的事負責,為了別人的告狀而起衝突,我認為不值得。」

天何見到無奈的事實:「阿仁,妳有服藥嗎?」

仁 凜真坦然:「有,是鎮定藥物。」

天何無奈:「難怪,會有出現原本見到彈性處理卻有有失去的情況,是因為服藥,那會傷腦子。」

安雅正經八百:「那也沒辦法,不吃反而更嚴重。」

仁 凜真同意:「那當然。」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冕餐。

仁母傻眼:「復仇?」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我和傳山老師有為這事代禱。」

仁父無奈:「不過,妳提到的琳德,對於換室內鞋的抗拒,妳認為,是什麼原因?」

仁 凜真正經八百:「應該是說,琳德是出生在美國的台灣人,因為在美國,是不用換室內鞋回家的。因此,是為了方便性的問題。」

仁父好奇:「琳德是自閉症學生嗎?」

仁 凜真平常心:「不是,因為,我看到的琳德,她的眼神,有對視。」

仁母傻眼:「這樣準嗎?這只是單一的自閉症特徵!」

仁 凜真無奈:「怎麼不準?這能裝得出來嗎?」

仁母恍然大悟:「原來,就算要演自閉症者,光是眼神,就無法完整程現了。」

仁父認同:「那當然,頂多只是接近。」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做家務事。而仁父母,就到客廳看電視。

仁父無奈:「雖然目前凜真只是畫家,問題是,凜真在將來,能自我保護?」

仁母平常心:「拜託,她都信主了,怎麼可能得不到保護?」

仁父不安:「我指的是,萬一將來有什麼不測的話。」

仁母無奈:「我都說了,主會保護凜真。」

仁父依然不安:「但做父母的,難免擔心,不是嗎?」

仁母平常心:「擔心也沒用,目前凜真只有成為畫家,其他的用不著多想。」

仁父依然強型不安:「問題是,凜真能理解嗎?」

仁母平常心:「一定能理解,而且,在凜真來說,也有運用到繪畫天分,不是嗎?」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知道,妳之所以成為畫家,是主為妳安排的?」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當然知道了,因為,目前都有收入。」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那就好,繼續維持。對了,巧爾姊想成為主堂司琴的事,妳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依然微笑:「那也是主的安排,能成為司琴,是為主所用。」

仁 凜真平靜並用腹語:「所以,妳要為巧爾姊代禱,以順利能成為司琴。」

到了下一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依然用手機上網。

網友無奈:「網路霸凌?我就不信網路警察不管這類事。」

仁 凜真坦然:「總之,那些霸凌者有說不出的苦衷,因為,可憐人必然有恨之處。」

網友傻眼:「問題是,完全是這樣嗎?我不認同。因為,也有沒有原因的可憐人。」

仁 凜真無奈:「就算有,能被理解嗎?」

網友傻眼:「我不認同世上完全沒有原因的無中生有,所以,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仁 凜真不悅:「那分明在說你自己。」

受重傷的網友,而封鎖仁 凜真,仁 凜真依然不在乎。到了上午某結課結束,仁 凜真平靜。

天何平常心:「阿仁,老實說,我都不知道關於自閉症者的難處,在正常人的眼光,根本無法理解。」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畢竟,自閉症者沒有心機。」

安雅不安:「就是因為自閉症者沒有心機,才會無法理解〝助人為快樂之本〞的不同情況下的運用,我認為,學校要訂關於和自閉症學生相關的校規,而且要一同遵守,這樣才能保護到自閉症學生。」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但今天在早自習,那網友認為我在霸凌者那邊而封鎖我。」

天何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坦然:「就是,那網友認為,不是所有可憐人的原因是可恨的。只是說,也有無中生有的情況。」

安雅傻眼:「我看,認為沒有原因,那也只是主觀的立場。」

天何不解:「主觀?那也只是個人的看法。」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安雅平常心:「阿仁,關於在台灣的廟宇,妳怎麼看?」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是靠自己的方式。」

天何不解:「靠自己?」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那也只是人。」

安雅不安:「阿仁,妳這麼說令我感到不安。令我感到有不好的預感。妳要知道,要是四周有信假神的人,要是因此起衝突,會被霸凌的。」

仁 凜真無所謂:「要是持續靠自己,只有永死的份。」

天何不安:「阿仁,妳這麼說,會不會太不尊重別的神了?阿仁,妳要知道,別的神雖然是假神,但也有神力的。」

仁 凜真無奈:「但,那又不是真神。」

天何不禁臉一沉:「(慘了,阿仁的自閉症症狀太強烈,根本聽不進去。)」

安雅無奈:「那妳的意思是,主耶穌愛世人,連信假神的人都愛,妳不照著做嗎?」

仁 凜真殺時頓悟:「因為有違背主的感受。」

安雅靈光一閃:「放心,妳有主在,所以,主會把妳拉回來。」

天何無奈:「(看來是阿仁扭曲了愛世人的意思。)」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買完東西回到教室,就感到無奈。

天何不解:「阿仁,什麼事讓妳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我經過一個小圈圈,說什麼,那個書呆子,總是丟人現眼。光是這點,令我感到不舒服。」

安雅靈光一閃:「放心,妳的主早就看到了,到時候,受罰不是妳。」

仁 凜真平靜:「總之,唯一能確定是,那完全是在說自己。」

安雅正經八百:「說別人等於說自己,是嗎?真沒有想到,妳早就想到這麼深奧的話。」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是感謝主,因為,是主為我準備的。」

天何無奈:「阿仁,妳認為,那些人說妳是書呆子,就等於說他們自己是書呆子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

天何靈光一閃:「那要是被反問,妳就只會說這句話,妳怎麼辦?」

仁 凜真早有底:「我到時就平常心回說,人在做天在看,所有人做的事,老天爺不可能不知道。至於相不相信,我就不管了。」

天何不安:「只怕因此拳打腳踢,到時候可慘了。」

仁 凜真無奈:「我在想,再怎麼慘,也不如霸凌者慘。因為到時候,我母親到學校處理的方式,就是把霸凌者從樓上丟下去。」

安雅&天何傻眼:「我的天,這根本不是懲罰,這是殺人!」

仁 凜真更加無奈:「因為,我母親說,這麼做,才是真正喝止霸凌者製造霸凌現象的好方式。」

天何無奈:「阿仁,我曾經聽過妳母親的事,但沒有想到,真的有這回事。」

安雅不安:「而且,阿仁,妳母親光是針對霸凌者爸媽的說教,令人感到不寒而慓。」

仁 凜真無奈:「所以,我母親針對霸凌者的懲罰,不能說是懲罰,根本是超出懲罰的範圍。好像我母親說了就算數,說實在,我母親只是從小被霸凌到大的可憐母親。因此,學到氣功之後,更不得了,反而把警察摔死,就成為頭條新聞。」

安雅不禁同理:「換成是我,我會想辦法讓妳母親見到,世界上真正的好人。」

仁 凜真無奈:「沒用,那要領和我母親同類人信主,才有見到〝好人〞的事實。」

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廁所回到教室,卻一副無奈般。

安雅不禁好奇般關心:「阿仁,是怎麼了?」

仁 凜真無奈:「我在廁所見到有學生的請客,反而傷我元氣。」

天何突然想起:「原來,是因為阿垣老師和校董在三天前新增的校規其中之一,嚴禁請客?」

仁 凜真無奈:「沒錯,那天聽說,校董說,是為了保護自閉症學生才立的校規。」

安雅靈光一閃:「原來,是因為自閉症學生不知道助人為快樂之本的不同情況下的應用,加上學校又沒有教,連特教課程都沒有所導致。難怪會訂這校規。而且聽說,中正國小的校規嚴格程度,和聖心醫院一樣呢,甚至,也有質疑是參考聖心醫院的規定而引用成為中正國小的校規。」

天何傻眼:「這根本太誇張了,我看,一定有人知道阿仁住聖心醫院的事。」

仁 凜真不解:「怎麼說?」

天何正經八百:「妳想,合理的懷疑,阿垣老師的家那麼有錢,一定有請私家保鏢去調查學生的身世,就算是別班學生也有調查。搞不好,妳住聖心醫院日間部的事,被阿垣老師的間碟發現了。」

仁 凜真平常心:「我無所謂,因為,在主來說,所有事完全沒有祕密。」

安雅平常心:「也是,阿垣老師是富家女,當然有保鏢。搞不好,連爸媽的教育方式,都在阿垣老師的建檔裡呢。」

阿垣正經八百:「說得沒有錯,所以,請務必當守規矩的乖小孩。」

安雅傻眼:「(什麼時候在的,我們不知道。)」

天何無奈:「(阿垣老師是忍者嗎?)」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放回清潔用具並回到教室。

仁 凜真無奈 :「唉!一想到阿垣老師的要求,有時候令人感到有說不出的苦。」

天何傻眼:「喔?阿仁,妳能理解普通人的立場了?」

仁 凜真更無奈:「何止理解,我在準備出售的作品過程,就有得到這素材。」

安雅平常心:「也是,因為是畫家,需要素材和靈感。」

仁 凜真不解:「問題是,像阿垣老師和校董這對母女,是有解聘的必要,為什麼還能留在學校呢?」

天何無奈:「誰曉得。」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收拾一切,就走出校舍,往校門口走去。

安雅平常心和仁 凜真會合:「阿仁,我問妳喔。」

仁 凜真不禁冒問號:「要問什麼?」

安雅平常心:「像妳有過人的記憶力,又能自學所有校內科目,到了大學,妳有打算升大學的必要嗎?」

仁 凜真開心:「不打算,因為,我只要出畫冊和繪本,以及書籍,就有錢賺了。」

天何平靜:「那麼,辦畫展的事呢?」

仁 凜真平常心:「我目前有在規畫,是在平日的時候。可能會請一週的假。」

天何傻眼:「一週?」

傳山正經八百:「對不起,我無意間聽到這件事,凜真,我想問,既然妳有這打算,有想過和妳父母討論?」

仁 凜真平常心:「我打算交給主。」

天何傻眼:「就因為是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