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 MAX 超大電量升級組 贊助
2021-05-28 10:30:14ryoma

20 人不可能定勝天—唯有主是全能無難事的唯一真神&其他無法和主相比

在星期二下午的放學後,仁 凜真見到兩個霸凌者家長到校。

天何平常心:「阿仁,據說安雅要做筆錄了。」

仁 凜真無奈:「就說有妨礙祕密罪,都無視。」

安雅平常心:「至少,我為這件事的犠牲,是有意義的。」

仁 凜真坦然:「那麼,妳希望妳爸媽因為妳妨礙祕密罪,而強制入獄嗎?」

安雅無奈:「不然,怎麼辦?總不能一直忍,直到生病吧?」

仁 凜真平常心:「我早就為這件事禱告了,畢竟,只要是人,都會遇得到。」

看在傳山的眼裡,感到不妙。

傳山不安:「(到時候,就有必要讓安雅見到妨礙祕密罪的事實了。)」

到了當晚,在安雅家,警察找上門,帶走安雅父母入獄。

安雅嬸嬸傻眼:「(果然在耍小聰明。)」

而在仁家,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無奈:「聽凜真這麼說,那凜真豈不是容易用錄音的方式,進行報仇?」

仁母平常心:「不會,因為她有信主。」

而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開始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見過,人定勝天的人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沒有,但,人不可能定勝天。就算因為土石流事件,也會隨時間沖淡而遺忘的。」

仁 凜真坦然並用腹語:「不過,主賜智慧,至少是正確的。」

仁 凜真再度淺淺微笑:「那當然。」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對了,剛才妳在邊準備新作品邊線上聊天時,我有見到,安雅的父母入獄了。」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安雅耍小聰明,不過也好,嘗嘗沒有父母的滋味。」

到了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

網友傻眼:「耍小聰明?」

仁 凜真平常心:「拜託,孩童的人格建立,是在青少年就要建立成。安雅因為妨礙祕密罪而得不到三年的人格建立,豈不是吃虧?」

網友不解:「吃虧?那就是佔便宜,不是嗎?這有什麼差別?」

仁 凜真無奈:「要是交給親朋好友照顧,人格會偏差的。」

網友無奈:「也是,這需要家長的培養。但,那也是她自找的。」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見到安雅的無奈。

仁 凜真平常心:「是不是妳爸媽入獄了?」

安雅無奈:「沒錯,昨晚警察有找上門。」

天何無奈:「就是因為有人檢舉,但未成年需要爸媽代理。」

仁 凜真平常心:「與其說是代理,不如說是因為未成年,爸媽就要負責承擔這一切。」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見到米糕,而買了一個。

仁 凜真平常心:「終於買到了。」

霸凌者一無奈:「聽說阿仁的媽媽能舉起一個成年人的力量,要是真的搞到這地步,那才大事不妙。」

霸凌者二感到不安:「是啊,還是不要做比較好。」

而回到教室,是近午餐的課開始。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聽講課,安雅依然感到無奈。

天何有些不安:「(難道,沒有別的方法,讓霸凌者見到,別人的幫助嗎?)」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吃飽飯,就到洗手台洗便當盒。

安雅平常心:「阿仁,妳媽媽有沒有教妳在學校遇到霸凌者的保護自己。」

仁 凜真無奈:「有,但遇到我想用,卻無法用。」

天何不安:「那是因為,有的霸凌者惡劣到不讓妳求救和逃跑,而且,更可惡的是,還從妳背後偷襲。」

仁 凜真更無奈:「那豈不是無解,特別是沒有人向老師投訴這件事的時候。況且,就算我去投訴,帶頭霸凌的惡師,會護短。」

安雅一針見血:「那就去找輔導老師投訴,再不然,找教務主任也行。」

仁 凜真無奈:「反正,我也只有求告主了。」

天何平常心:「不過,聽說有工友有看到這件事,而找教務主任。結果大部分的帶頭霸凌惡師被強制解聘喔。」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仁 凜真見到之前的兩個霸凌者的施暴。

仁 凜真傻眼:「怎麼會這樣?」

傳山平常心:「凜真,妳有為那兩個霸凌者代禱過嗎?」

仁 凜真順利回到平常心:「一直都有。」

傳山平常心:「但,妳看到的,是什麼?」

仁 凜真無奈:「那兩個霸凌者施暴了。」

傳山嚴肅:「那就表示,這個教師的輔導方式,有問題。」

仁 凜真不解:「為什麼?」

傳山平常心:「因為,學生是受害者,簡單說,教師的教導,造就學生能發展什麼樣的人格類型。」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在走廊見到在教務處的傳山向那兩個霸凌者的班導師做交流。

傳山不解:「那麼,妳有沒有從根源著手?例如有霸凌者是因為受凌者的身材而強制被霸凌,妳有沒有想過怎麼做比較讓霸凌者知道,說別人的胖瘦,是不禮貌的行為。也可以用口頭的方式問問將心比心的問題,像是今天因為霸凌者的身材胖而被言語霸凌,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不禁見到這一幕,把兩個霸凌者的班導師被〝訓斥〞一愣一愣。

仁 凜真傻眼:「傳山老師真的不簡單。」

安雅嘆為觀止:「因為,傳山老師,不單單是基督徒,而且,傳山老師也有以交流的方式,針對見不到學生的問題根源,而進行〝強制輔導〞。」

天何同感:「那當然,這才是好老師。」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傻眼:「根源?」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傳山老師都這麼做。而且,見到那兩個霸凌者的施暴,也會給那班級的導師一些教學建議。」

仁父傻眼:「那豈不是侵權?」

仁母一針見血:「並沒有,只是給建議。」

仁父不解:「怎麼說是給建議?」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看的到的傳山老師,並不是用指責的方式,進行強制要那兩個霸凌者班導師做那些事。」

仁父有些理解:「所以,是以給建議的方式?」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有些不安:「我說老婆,我在想,之前傳山老師有電訪,說凜真有用漫畫上傳到臉書的方式,去進行指出違規者的不是。」

仁母平常心:「但凜真都用化名和自創角色長相,這只是凜真進行表達的方式。」

仁父無奈:「只能說,太敏感了。」

仁母認同:「當然是太敏感,不然,要是認為連續符合當事人的行動,就算不是巧合,那也只是自閉症者的表達方式。」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為什麼要上傳違規者的漫畫呢?」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只是我和社會連結的方式。」

仁 凜真有點無奈並用腹語:「但,有很多網友在針對妳的漫畫,做網路霸凌。」

仁 凜真無所謂:「隨他們怎麼說。」

到了週末假期,是星期六。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外出,而決定目的地。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要去海生館看看了。」

在仁 凜真騎上自行車,依然老神在在。

仁 凜真感到開心:「至少,有做充足的準備。」

而一路上,仁 凜真見到來來去去的車潮,就平常心。

仁 凜真坦然般:「感謝主。」

在仁 凜真到海生館,就買票入場。

仁 凜真感到開心:「果然,同樣是在海洋生物裡,風格就有不同了。」

而仁 凜真靠住之餘,開始回顧。

傳山完全搞清楚:「看來,因為妳在漫畫的劇情,是以實際的違規者為主。這也難怪,但,別人也會犯一樣的錯,不是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只是太敏感而已。」

安雅無奈:「我看,阿仁被網路霸凌,就是因為大量在現實用腦子〝記憶〞造成的。」

仁 凜真平常心:「隨他們怎麼說,反正,我想怎麼表達,又不關他們的事。」

天何無奈:「就算不關他們的事,阿仁,妳不怕被〝蓋布袋〞嗎?」

仁 凜真無所謂:「當然不怕,反正,這是我的表達方式。」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感到開心:「到目前為止,也有收穫。」

而在仁 凜真在台灣水域館逛逛,而見到可愛的海洋生物。

仁 凜真眼睛發亮:「好可愛!是企鵝!」

而仁 凜真見到企鵝感到新鮮,就感到開心。接著,再度回顧。

安雅不解:「阿仁,妳為什麼在摖鞋櫃時,不讓別人換鞋子?」

仁 凜真沒好氣:「因為這樣會干擾我工作。」

天何傻眼:「不會吧?阿仁,妳有幾次是別人叫妳,而妳都沒有回應。」

仁 凜真無奈:「那又不是我願意的。」

安雅不解:「真的假的?」

仁    凜真無奈:「當然是真的!要知道,自閉症的症狀,是伴隨終身!」

天何嚴肅:「那麼,妳知道有人在叫妳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知道,但就是難以第一時間反應。」

安雅無奈:「我看,自閉症的病因一團謎,是不爭的事實,更令人感到無助的是,目前為止自閉症無法完全根治。」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不知道,那自閉症學生,是否有線上教學了。」

而在仁 凜真順利到海豚區看海豚表演之餘,仁 凜真感到開心。

仁 凜真開心:「果然,海豚的魅力,超吸引人。」

接著,仁 凜真再度回顧。

傳山得到消息:「凜真,據說那自閉症學生的姑姑是主的兒女,就帶那自閉症學生受洗,所以那自閉症學生纏繞的邪惡鐵鍊和繩子,主完全切斷了!」

仁 凜真感到喜樂:「哈雷路亞!感謝主!到時候就可以引導他勤到教會聚會了。」

傳山平常心:「她姑姑會帶他去。」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平常心:「感謝主,能夠有解脫。」

在海豚表演結束,仁 凜真離開海豚區,並前往下一區之餘,就平常心。

仁 凜真淺淺微笑:「真的超有意思。」

仁 凜真在珊瑚王國區,不只眼睛為之一亮,也感到主的創造力。

仁 凜真感到開心:「主的創造力,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隨後,再度開始回顧。

安雅平常心:「原來,那自閉症學生的姑姑,會固定在星期日,帶他去教會聚會。」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因為有一次,我夢到那自閉症學生被鐵鍊和繩索綁住,想說會不會是造成穿外褲感到不舒服的主因。但,說來也不相信。」

天何淡淡看待:「我看,只有基督徒才會相信。」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開心。

仁 凜真感到開心:「有主真好。」

而仁 凜真繼續逛珊瑚區之餘,就見到有小女孩的迷路。

仁 凜真平常心:「妳怎麼了?」

小女孩無奈:「爸爸,不見了。」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好,我陪妳找。」

在仁 凜真帶小女孩到客服中心之餘,主耶穌見到此況,就感到欣慰。

主耶穌感到喜樂:「凜真真的是好孩子。」

而在客服中心的廣播,小女孩父親聽到,立刻緊張到客服中心。

小女孩父親感到開心:「我的女兒!」

小女孩眼睛為之一亮:「爸爸!」

而仁 凜真幫助小女孩之後,就到下一區,是特典區。在仁 凜真逛特典區之餘,就感到欣慰。

仁 凜真淺淺微笑:「今天的素材,有滿滿的收穫。」

然而,在仁 凜真有些疲憊之餘,就休息並回顧。

天何傻眼:「小胖威利症?」

仁 凜真無奈嘆氣:「這是基因問題,需要一輩子節食。」

安雅靈光一閃:「那就算做縮胃手術,也沒有用?」

仁 凜真更無奈嘆氣:「沒用,因為小胖威利症,是一輩子吃不停,胃無底洞的疾病。」

天何嚴肅:「我看,禾忠也無法停下來了。」

回到現實,仁 凜真不禁掉淚。

在仁 凜真繼續逛特典區之餘,仁 凜真見到地上的一千元鈔票。

仁 凜真平常心撿起:「因為人多而掉錢?」

而仁 凜真見到專心在找錢的中年男子,仁 凜真就上前過問。

仁 凜真平常心:「叔叔,這是你的嗎?」

中年男子感到開心:「沒錯,是我的。」

看在主耶穌的眼裡,感到開心。

主耶穌感到開心:「真是個好孩子。」

隨後,在仁 凜真逛一段時間,再度進行回顧。

天何無奈:「阿仁,禾忠是別班的學生,妳怎麼會顧到她?」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沒有在分別班同班的。」

安雅嚴肅:「不過,仔細想想,有小胖威利症的人,不但感到吃不飽,而且還要強制節制。阿仁,以妳來說,妳會怎麼幫助小胖威利症的人?」

仁 凜真平常心:「如果可以,把運動變成好玩的活動,就能接受了。」

天何不解:「好玩的活動?」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平常心:「至少,有小胖威利症,只是需要陪伴。」

到了下午,有吃午餐的仁 凜真,在近傍晚出了海生館。

仁 凜真平常心:「不知道,禾忠要不要緊。」

在仁 凜真順利回到高雄鳳山的中山新城,就感到有點無力感。

仁 凜真感到無力:「禾忠受到小胖威利症的束縛,需要代禱。」

而仁 凜真回到家,就感到開心。

仁 凜真平常心:「我回來了。」

仁父感郅放心:「回來了,凜真。」

在仁 凜真回房之後,因疲憊而躺在床上,直到睡去。到了翌日,是主日。在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聊。

巧爾傻眼:「小胖威利症?」

仁 凜真無奈:「據說,那是別班的學生,叫禾忠。她有小胖威利症,所以為了食慾,鬧到整個班級都雞犬不寧。」

巧爾不解:「所以,妳有經過那班級?」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而且,每次經過那班級,都有看到這景象。」

巧爾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無奈:「因為,那小胖威利學生一整天,一旦有強烈口慾,就會失去專注力。目前有服藥,據說沒有用。」

巧爾傻眼:「我看,八九不離十,大多數的人認為,直接綁起來,不就得了?」

仁 凜真更加無奈嘆氣:「其實,我有問過我的班導師,他說,他有查過這部分的資訊,是說,真的要綁,是不得已才要綁。而不是不給空間,因為,要是小胖威利者真的完全聽不進去,就真的要綁了。」

巧爾同意:「這可不假。」

而在巧爾和仁 凜真各自回到家,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就去湯姆熊看看。」

在仁 凜真到捷運月台,就感到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聽說湯姆熊有新增好玩的電玩,不知道預算有沒有帶夠。」

而在捷運列車到站,仁 凜真上車,就感到期待。到了大東站,仁 凜真順理成章用腦內地圖,順利抵到湯姆熊遊樂場。

仁    凜真平常心:「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玩的。」

而仁    凜真見到拳皇機台,就迫不及待換代幣。而仁    凜真回到拳皇機台之餘,見到禾忠。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禾忠會玩拳皇機台?」

禾忠父無奈:「因為我本來想說,不能總是悶在家裡玩,造成和外界的隔絕,偶爾會帶禾忠出來到像是湯姆熊這類遊樂場,讓禾忠在遊樂場裡透過玩樂而沒有感到過強食慾的影響。」

仁 凜真同意:「難怪,我看禾忠玩得那麼專心。」

而在禾忠玩勝一位玩家之餘,輪到仁 凜真上場。

仁 凜真感到開心:「果然,陪禾忠玩在一起,就能協助禾忠忘掉過強食慾。」

而仁 凜真進行拳皇機台的對決,依然沒有放水。反而使禾忠感到開心不說,也知道禾忠父的原則和定食定量的事實。在一輪結束,禾忠父子和仁 凜真道別,而仁 凜真開始拳皇機台的闖關。

仁 凜真感到開心:「好像做了善事一樣。」

在仁 凜真兩輪全破之後,就離開拳皇機台,開始在小空地回顧。

天何不解:「阿仁,妳說把小胖學生綁起來,這會不會不人道?」

仁 凜真平常心:「我說過,這是不得已的手段。事實上,我倒是有在上傳到臉書的漫畫裡,有提到關於協助小胖學生的轉移注意力的部分。」

安雅靈光一閃:「喔,這我有看到,那篇有提到,用小胖學生喜歡的活動做轉移注意力,讓小胖學生從過強的食慾轉移到有事做的活動。」

天何大開眼界:「看來,阿仁,妳的記憶力能活用,令人開心。」

仁 凜真平常心:「小意思,因為有一次經過時,是在禾忠的班級有一位學生在數學遇到難題找我解題。就有見到有學生和禾忠打成一片般的聊天,根本沒有想到過強想吃東西的慾望。」

回到現實,仁 凜真再度見到禾忠父女,而感到憐憫。

仁 凜真憐憫:「希望能順利。」

而仁 凜真見到熱舞機機台,就平常心。而仁 凜真淺淺微笑之餘,就感到平靜。

仁 凜真淺淺微笑:「先玩再說。」

然而,在仁 凜真進行熱舞機機台之餘,就引起旁人的圍觀。

顧客1傻眼:「那不是仁妹妹嗎?」

顧客2認同:「沒錯,一定是來找繪畫素材的。」

而仁 凜真全破熱舞機的關卡,就出了湯姆熊遊樂場,並前往鳳林廣場的路上,是正中午。

仁 凜真平常心:「差不多吃午餐了。」

在仁 凜真到鳳林廣場,並騎自行車到有長椅,而坐在長椅,謝飯禱告後用餐。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的披薩,不知怎麼搞的,感到特別好吃。」

而仁 凜真在用餐時,也一同回顧。

安雅傻眼:「我說阿仁,妳認為這麼做,行嗎?」

仁 凜真平常心:「嗯,我在想,明年的教室公佈欄的部分,由我來拓展,不知道是否可行?」

天何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就是,我來構圖,然後顏色隨你們用。」

天何不安:「對喔,自閉症者的容易抗拒別人的意見,是有影響。而且,要自閉症者的意見能融合別人的意見,有難度。」

安雅開朗:「嗯,到時候就問問傳山老師看看。」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開心。

仁 凜真淺淺微笑:「好在,目前有在訓練。」

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開始收拾,並騎自行車運動。

仁 凜真平常心:「迎來的風,好舒服。」

而仁 凜真騎了半小時,就到長椅休息,並開始回顧。

天何不解:「所以,小胖本身食慾過強,反而容易自我中心?」

仁 凜真平常心:「應該說,是因為胃口無底洞,造成無法有飽足感。只是說,用口香糖過乾癮也不錯。」

安雅傻眼:「拜託!口香糖有糖份。」

仁 凜真平常心:「但要是吞下去會妨礙蠕動。」

天何傻眼:「原來是這回事。」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不過,讓小胖理解口香糖不能吞,比較難,因為有智能障礙。所以,大多用咬毛巾,比較安全。」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平常心:「想不到,我想得比較周到。」

到了傍晚,仁 凜真騎回家之餘,仁 凜真在回家的路上,一副專注般注意來車。而仁 凜真順利回到家,就回房躺在床上。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一,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見到網友的無奈。

仁 凜真傻眼:「狂戰士靈魂?」

網友無奈:「沒錯,我在三年五班,放學後見面。」

仁 凜真平常心:「那好,那,各自約人見面。」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那網友見到仁 凜真而低調。

仁 凜真平常心:「還有米糕嗎?」

福利社學生1平常心:「剩最後一個了。」

仁 凜真感到開心:「那好,我買。」

網友見到仁 凜真而低調之餘,就離開福利社,並回到教室,拿起英版狂戰士靈魂的卡片,而淡淡的笑。

網友感到開心:「(這下,沒問題了。)」

到了中午,在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到走廊洗便當盒。

天何平常心:「阿仁,早上妳說要見網友,我們要陪妳的話,那就是在校的學生了。」

仁 凜真坦然:「那當然,因為,那網有說,那張狂戰士靈魂,是他表弟送給他的,但被別人說得一文不值。」

安雅平常心:「可見,這人根本不懂遊戲王的戰鬥怪獸牌的魅力。」

仁 凜真平常心:「也不是這麼說,因為就算有迷,也因為魔法卡的效果,而說得一文不值。」

天何傻眼:「妳有玩過嗎?」

仁 凜真依然坦然:「上自閉症早期療育諌時有玩過一點皮毛。」

安雅不解:「我知道桌遊的高人氣,但能用在自閉症早期療育的媒介,豈不是很丕可思議?」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我聽職能師有提到說,遊戲王的戰鬥怪獸牌是在桌遊店沒有的卡牌桌遊,因為這是集卡式桌遊,一方面是職能師的迷動漫,另一方面我有回顧就想說,能組出戰術的口袋名單做一種引導,也可以做為培養自閉症者的多樣化思維也不錯。」

天何有點不安:「但這需要長時間的練習,並不是說玩幾次遊戲王就能了事。」

仁 凜真開朗:「這我知道,所以到目前為止,才只是停在決鬥者王國之島的規定程度。」

而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見到的別班同學,就感到平常心。而別班同學,是和仁 凜真在臉書聊天的網友。

網友學生低調:「(到時候,就把那張卡片,送給她。)」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回到教室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平常心:「你說妳有狂戰士靈魂的卡片,那麼,你是這所學校的網友嗎?」

網友學生平常心:「沒錯,搞不好我們有無意間擦身而過。」

仁 凜真坦然:「那麼,約在校門口,可以嗎?」

網友學生平常心:「可以,但要約人喔。」

安雅見到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而平常心。

安雅平常心:「阿仁,妳打算赴約?」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說是有東西給我。」

天何傻眼:「所以,那網友有什麼表示?」

仁    凜真平常心:「基本上我覺得,他自認為能獨自赴約,太冒險了。」

安雅認同:「沒錯,那網友好像自信過頭,我認為,就算那網友的身份是學生,也要約人陪同,比較保險。」

到了放學後,在校門口,仁 凜真一行人見到網友學生的真面目之餘,而傻眼。

天何傻眼:「沒有想到,是阿仁課業的宿敵,琳彰。」

琳彰無奈:「因為,我知道阿仁有玩過一點戰鬥怪獸牌,加上我堂妹多次把我說得一文不值。」

仁 凜真平常心:「原來,真正的重點,在於琳彰的堂妹。」

琳影無奈:「沒錯,說什麼,玩動漫的東西,真幼稚,又說,根本是長不大的幼稚鬼。可想而知,任誰聽到必然火大。」

仁 凜真正經八百:「那麼,妳堂妹的爸媽,有在注意這件事嗎?」

琳影更加無奈:「她精得很,都會在臉書把我說得一文不值。」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交給我。」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傻眼:「什麼?看動漫是幼稚鬼?這種說法根本沒品。」

仁 凜真無奈:「沒錯吧?那學生受到極大的委屈,到時候我要上傳漫畫,讓她得到教訓。」

仁父傻眼:「問題是,過了這麼久,證據不都出現了?」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上傳的漫畫,是不只當事人的違規,而是所有人都會違規的事實。」

仁父有認同:「難怪,我看妳上傳的漫畫下面留言,都有提到,敢保證自己不可能違規這項目的提問。」

而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做家事。而仁父母,就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無奈:「唉!我看,要培養自閉症者的彈性,可難了。」

仁母更是無奈:「沒辦法,因為協助自閉症者見到灰色地帶,談何容易。」

仁父靈光一閃:「我看,琥珀也希望凜真能多培牠喔。」

仁母同意:「那當然,最近凜真在凌晨五點半就帶琥珀外出散步了,回到家就準備琥珀的份。我看,目前琥珀和凜真之間的感情,超好的。」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間準備出售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關於琳影的堂妹,妳真的要做?」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因為,任誰聽了,必然火大。」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見到網友的留言而開心。

仁 凜真平常心:「看來,有網友深感火大呢。」

天何有些不安:「(都過了那麼久,早就看得出阿仁上傳的漫畫是針對違規者而畫的漫畫,到時候要想辦法讓阿仁知道,人不可能定勝天的事實。)」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回到教室,準備吃米糕。

安雅不安:「阿仁,妳知道時間過到了這麼久,大部分的網友早就看出妳上傳的漫畫,是針對違規者而畫的。」

仁 凜真不在乎:「隨他們怎麼,事實上,以網路警察的看法,認為這無法成為證據。」

天何早有底:「但,妳知道,人無法定勝天嗎?」

仁 凜真平常心:「知道,問題是有些人不把規定當一回事。」

天何見到原因:「難怪,妳都上傳違規者的漫畫,原因在這裡。」

安雅平常心:「問題是,阿仁,不是所有人和妳一樣,嚴守規定的。」

天何默契接話:「還是,妳敢保證,妳沒有違規的時候嗎?」

仁 凜真平常心:「要是校規,我都沒有違規過。」

天何嚴肅:「的確是,阿仁連班規都沒有違規過。」

安雅不安:「(再這樣下去,豈不是被霸凌?)」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吃完午餐,照樣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天何有些不安:「阿仁,妳知道,有些惡人,想陷害妳違規?」

仁 凜真平常心:「那是老師帶頭的。」

安雅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壞學生是源自壞老師養出來的。」

安雅傻眼:「不會吧?那也有別的原因造成,不是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最重要的源頭,來自教育者的教育。」

天何依然不安:「(沒想到,自閉症的固著性,這麼嚴重。)」

到了下午的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在教室進行腦內素材整理。

天何平常心:「阿仁,我問妳,要妳一天不上傳違規者的漫畫,會感到不舒服嗎?」

仁 凜真感到沒好氣:「那當然,因為都沒有把規定當一回事。」

安雅無奈:「我在想,自閉症者的培養彈性處理能力,是長期的不說,而且,自閉症者也不知道,什麼是彈性。」

天何更加無奈:「搞不好,真正要改變,是正常人喔。」

仁 凜真平常心:「撇開那一方要改變不談,我倒是認為,自閉症者的努力,才是當務之急。」

安雅傻眼:「虧妳還能說出這種話,怎麼?妳都上傳違規者的漫畫,真的要改變,就要往培養彈性處理能力著手,不是嗎?」

仁 凜真再度沒好氣:「那麼,自閉症者一時無法停止糾正違規者的事,妳打算置之不理嗎?」

而安雅被仁 凜真這段話,愣住一時,無法吐出一字。到了青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平常心回到教室,用手機上網。

網友平常心:「那麼,目前都用漫畫的方式,指出違規者的違規,妳不怕有惡人害妳違規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不怕,因為,我在學校都沒有違規校規和班規的。」

網友不安:「那麼,別班學生利用妳的朋友,陷害妳,妳都不怕?」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當然不怕,因為,那是惡人走的路。」

安雅平常心:「阿仁,我問妳喔,要是別班學生利用妳的朋友來陷害妳,妳會怕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不怕,因為,那是惡人走的路。」

天何不安:「剛才我遇到別班學生,要我幫他問妳在週末假日的計畫。我就回他說,這是私人的事,有必要問嗎?」

仁 凜真傻眼:「結果呢?」

天何無奈:「結果,那別班學生有死纏爛打般,好像非得到不可,我就火大,說我要找老師投訴,就收斂了。」

安雅不安:「總之,阿仁,妳已經被盯上了,要小心。」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出了教室,見到琳影,而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截至目前為止,那別班學生有針對我而陷害我,讓我違規,那麼,那別班學生豈不是不把規定當一回事?」

琳影一針見血:「那我問妳,妳喜歡被管嗎?」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不喜歡,但,違規就是事實。」

琳影無奈:「沒有想到,自閉症者的容不下違規程度,是嚴重到完美主義者。我看,這和正義魔人沒有兩樣。」

仁 凜真平常心:「要是自閉症者因為見到有商機的區域但有違停,而造成買東西不方便,那麼,自閉症者見不到業者的商機。如果說,真的要改善的話,就要把紅線區域取消。」

琳影傻眼:「拜託!這麼做的話,會成為交通亂象的!」

仁    凜真無奈:「總之我有為這件事代禱,到時候會出現消息。」

琳影無奈:「還有,妳上傳在臉書的漫畫,已經很明顯是針對違規者而畫,妳為什麼不直接投訴老師呢?」

仁 凜真坦然:「因為,有的老師,根本不當一回事。而且,還道默暗然。」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傻眼:「凜真,每個自閉症的表現不同,所以,就有不同的看法。事實上,有的自閉症者的原因,不見得和妳一樣,是和道默暗然的老師有關係喔。」

仁 凜真平常心:「這我知道,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學習彈性處理生活事件的不爭事實。」

仁父傻眼:「不會吧?凜真豈不是沒有學會彈性處理嗎?」

仁 凜真無奈:「是沒有,但事實上,有時候我在公車見到沒有符合坐博愛座資格的乘客,而向司機反應。而有的司機反而以優先座的概念,讓我見到不只是符合博愛座資格的乘客。我在想,會不會是有很多人提出正名〝優先座〞呢?」

仁父平常心:「優先座嗎?聽說有慢慢在推行了。」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休息並開始做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無奈:「沒想到,自閉症者學會彈性處理,需要長時間。」

仁父沉思:「目前凜真,也在理解彈性的事實。」

仁母傻眼:「你怎麼這麼想?」

仁父一針見血:「因為,凜真也只是在早療玩過桌遊,也不能說是速成班,目前的凜真,也只是藉由繪畫和社會連結。」

仁母好奇:「那你怎麼協助凜真學習彈性?」

仁父平常心:「如果是我,也只是藉由出奇不意的小驚喜,讓凜真感到新鮮。」

仁母不禁冒問號:「什麼意思?」

仁父平常心:「就是在行程表,用少許故意不做預告,給凜真驚喜,讓凜真感到新鮮。」

仁母坦然:「問題是,自閉症者能理解嗎?」

仁父平常心:「就算無法理解,至少有培養彈性處理能力了。」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在仁 凜真準備回房間之餘,被仁父叫住。

仁父平常心:「凜真,妳來一下。」

仁 凜真不解:「是有什麼事?」

仁父嚴肅:「是這樣的,最近有單位邀請妳做冷門廣告的排版,妳願意接嗎?」

仁 凜真傻眼:「那畫冊和繪本呢?」

仁父坦然:「看妳決定是要照做還是怎樣,不是嗎?只是有冷門的廣告排版邀妳做而已。」

仁 凜真有點無奈:「我知道,只是第一次接到冷門廣告排版,有些沒有把握。」

仁父平常心:「那就交給主,畢竟妳是主的兒女。」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為了冷門廣告排版,而睡在保健室。

傳山平常心:「護士,凜真有睡熟嗎?」

保健室護士平常心:「有,我看昨天,阿仁一定熬夜趕工了。」

傳山心疼:「但,阿仁從小就開始出畫冊和繪本,而學業能顧到,倒是不容易。只是,能完全自學整個小學科目的自閉症者,不多見。」

保健室護士認同:「那當然,據說,凜真是自閉症裡的天才少女。」

傳山有些不安:「(不過,目前凜真出的畫冊和繪本,能做見證的話,也說得過去。但問題是,凜真在超強的記憶力,必然是有用到。而凜真用在課業並每次段考得全科滿分,難免引起壞學生的嫉妒。)」

而仁 凜真自然醒,已經是上午某節課了。

仁 凜真不解:「這裡是?」

保健室護士平常心:「唷!妳醒了?因為妳在教室睡著了,傳山老師就抱妳來保健室了。」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明明保健室不是宿舍,怎麼可能?」

保健室護士開朗:「因為是傳山老師允許的。」

仁 凜真更是傻眼:「那,這床單是?」

保健室護士平常心:「是傳山老師帶來的。」

仁 凜真呆然:「不會吧?」

到了午餐,仁 凜真吃了一碗,就吃第二次。

仁 凜真平常心享用:「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胃口特別好。」

天何傻眼:「阿仁,妳有睡得充足嗎?因為我看妳平常只吃一碗就吃不下了。」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我昨天有接廣告排版,就熬夜趕工。」

安雅傻眼:「不會吧?廣告排版?」

仁 凜真無奈:「那只是我想運用我的能力。」

天何不安:「問題是,妳有發揮所長,比沒有好,也不能為了能發揮所長而沉迷在妳的專長吧?」

仁 凜真感到無奈:「那只是接委託案,反正,我也不過是有把握發揮所長的機會。」

安雅不安又無奈:「(到時候,阿仁的身子會搞壞的。)」

到了下午,仁 凜真前往福利社的路上,感到昏昏欲睡,而倒下。

學生1嚇到:「阿仁!」

而在別班學生到教務處找教師之餘,傳山得知此事,就有底。

傳山嚴肅:「(到時候,就要針對凜真父母的強制輔導了。)」

而到了放學時間,仁 凜真在保健室醒來,就傻眼。

仁 凜真傻眼:「怎麼回事?」

保健室護士平常心:「因為妳倒在走廊了。」

仁 凜真無奈:「說實話,昨晚,有接廣告排版。只是說,有熬夜趕出來。」

保健室護士平常心:「其實,妳不需要廣告排版來迎合社會的要求,妳只要繼繪用畫冊和繪本和社會連結溝通就行了。」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我想走入人群。」

保健室護士一針見血:「我認為,就算不接廣告排版,一樣能走入人群。因為,妳出的畫冊和讀者互動,就是在走入人群了。」

仁 凜真無奈:「即使如此,我還是想用廣告排版,做進一步的走入人群。」

保健室護士平常心:「我只怕因為妳熬夜而傷身。」

傳山心慌又氣喘吁吁:「凜真,聽說妳倒在走廊,不要緊吧?」

仁 凜真平常心:「我沒有什麼要緊的。」

到了當晚,傳山到仁家,進行家訪。

仁母傻眼:「凜真想走入人群,是錯在那裡?」

傳山嚴肅:「就算你們希望凜真走入人群而要凜真熬夜,那不就不值得嗎?」

仁父心虛:「我們有讓凜真選擇。」

傳山平常心:「但你們給凜真觀念,就是在強迫凜真要熬夜才能有多些生活費,日子才好過。事實上,今天凜真因為睡眠不足,就倒在走廊了。」

仁父傻眼:「什麼?」

仁母無奈:「我們只是希望凜真能理解賺錢不易的事實,沒有想到會變成這局面。」

傳山平常心:「所以,我認為廣告排版的部分,等凜真到成年人的時候再做也不遲。因為目前的話,出畫冊和繪本就足夠賺錢了。」

仁父感到內愧:「(沒有想到,會這麼嚴重。)」

到了這星期六,仁 凜真不出門,就接了三件廣告排版案子。

仁父無奈:「(對凜真而言,是有意識到要走入人群。不過,凜真可能沒有想過,社會的可怕。)」

仁母有些不安:「老公,凜真也想走入人群,那麼,自閉症的難以建立人際圈,豈不是需要協助?」

仁父認同:「當然有必要,問題是,從那裡著手。」

在仁 凜真進行廣告的排版之餘,有點疲倦,就停下並用腹語自娛做休息。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問妳喔,凜真,妳爸媽是不是有人定勝天?」

仁 凜真坦然:「我認為沒有,因為只是剛好接到廣告排版的工作而已。」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不過,不要硬撐,因為妳還在發育,既然還在發育,就不要熬夜。」

到了中午,仁 凜真完成廣告排版到一進度,就到餐廳用餐。

仁母無奈:「凜真,最近我聽鄰居的婆婆,是說到學校處理事情。」

仁 凜真好奇:「是處理什麼事?」

仁母無奈:「因為她的孫子用果凍筆而被老師認為耍炫富而被罰寫〝我往後不再炫富〞150次,就狠狠對那老師訓斥,那婆婆完全沒有讓那老師任何反駁機會,而那老師也怕到開放和那孫子同班學生有用果凍筆的機會。」

仁父傻眼:「我看,那婆婆是了不得的家長,但令我不解的是,妳為什麼堅持用不人道的方式,硬逼對方聽話呢?」

仁母平常心:「因為這麼做,才會乖乖聽話。」

仁父再度傻眼:「要是因此反抗呢?」

仁母耍狠:「那就違我者,格殺勿論。」

仁父不安:「(這種人,真的不好相處。)」

到了當晚,仁 凜真做家務事之餘,仁父便利商店買東西。

仁父平常心:「(家裡的醋快要沒有了,還有一些食材要買,先看看有沒有什麼缺的。)」

而在家的仁 凜真在進行家務事的同時,仁母以平常心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有些不安:「(自從傳山老師的強制輔導之後,今天凜真睡了午覺,有比較穩定。不過,凜真想走入人群,但職場根本不是自閉症者能待的地方,豈不是到時候得為凜真找永久性畫廊?)」

仁 凜真剛完成家事,就收拾一切,之後到客廳休息並看電視。

新聞主播嚴肅:「為您播報社會消息:在深夜有女員工在回家的路上被尾隨跟蹤,從監視器分析,這女員工為了抄捷徑而走偏僻小路,反而招來色狼入室。」

仁母無奈:「這女的也真可憐,恐怕是她的家人有設門禁,她不得已才這麼做的。」

仁 凜真傻眼:「就算是那又如何?那只是她的爸媽沒有學會對孩童放手。」

仁母順利回到平常心:「所以凜真,往後要是晚到家,記憶用手機聯絡,也要走人多的地方,不要走亮度不夠的巷子,知道嗎?」

仁 凜真平常心:「知道了。」

仁父回到家而平常心:「我回來了。」

仁母開朗:「喔,剛買東西回來?」

仁父平常心:「是啊,我還順便買無糖茶給凜真喝呢。」

仁 凜真感到開心:「謝謝爸爸。」

到了翌日,是主日。在聚會之後,仁 凜真和巧爾在回家的路上有說有笑。

仁 凜真無奈:「據說,要自閉症者走入人群,可不簡單。」

巧爾平常心:「但我們有主,並且有交託給主,就不難。」

仁 凜真認同:「那當然,而且,主有為有信主的自閉症者安排將來的路。」

巧爾感到喜樂:「也是,目前也有在做司琴的準備。但,我母親都不允許我有鋼琴家教。」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說穿了,就算妳的琴藝是自學,也有限,不是嗎?真的要融入社會,就要有鋼琴家教來學習尊重他人。」

巧爾無奈:「問題是,我有交託給主,目前的話,主沒有指引我,不是嗎?」

仁 凜真平常心:「有時候,主的默不作聲,也是在指引妳。是讓妳知道,要等候主的指引。」

在仁 凜真和巧爾回到各自的家,仁 凜真繼續廣告排版的進度。而仁父在洗衣物,仁母在客廳看電視。

新聞主播嚴肅報新聞:「接下來,下一則新聞。位於苗粟市的旅館出現火災,據說起火點需詳細調查。目前有一死二傷,消防隊員仍然搶救當中。」

仁母平常心:「我的天,這火災事件,就算是人為的,背後一定有什麼原因。」

仁 凜真完成廣告排版而到客廳見到此新聞而無奈:「我看,就算是人為縱火案,也有說不出的原因。」

仁母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因為,別人不是自己,自然無法理解縱火犯的縱火原因。」

仁母傻眼:「我的天,凜真,妳什麼時候說得出這種話了?我都不知道妳能理解每個人是個體的事實,但,妳能因此釋懷別人的違規嗎?」

仁 凜真沒有心機:「不知道,但確定的是,要尊重和包容別人的想法。」

到了中午,仁 凜真出門遛狗。仁母有些不安般,就跟在仁 凜真後面一段距離。

仁母不安:「(目前凜真在遛狗時,並沒有什麼出事。不過,要是有遇到延宕式反應的人,那可難處理了。」

而仁 凜真在遛狗時,見到89號4樓住戶。

仁 凜真感到火大:「那個阿鍚,之前見到有住戶亂丟箊蒂,我才斥責那住戶,結果阿鍚說我基督徒不可以罵人。他有資格這麼說嗎?」

而阿鍚見到仁 凜真而一抺邪笑,下一秒,仁母出現。

仁母嚴肅:「請問,我能提問嗎?」

接著,仁母沒有等阿鍚開口,就直接抓阿鍚的頭髮,並直直舉起。

阿鍚感到恐懼:「妳,妳想做什麼?」

仁母火大:「做什麼?妳想傷害我女兒不成?我聽說你家的減壓伐有壞過,有換過是很好。要是讓我知道你們家把噪音當殺人兇器,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接著,仁母把阿鍚甩到一邊,使阿鍚的後腦勺受傷。而往後,阿鍚見到仁母,就自動落荒而逃。

仁 凜真傻眼:「媽,妳怎麼會在這裡?」

仁母順利回到平常心:「只是路過,加上我想陪妳遛狗。」

仁 凜真平常心:「也好,我需要幫手。因為,要我清狗便便,需要有人牽琥珀。」

而仁母女在遛狗時,仁母見到總管理員就感到無奈。

總管理員見到仁母而退避三舍:「喔,仁太太,是有什麼事嗎?」

仁母無奈:「我聽說,AB棟的管理員有和住戶聊天,而且,有嚴重偷懶的情況。我希望你可以多注意些。」

總管理員傻眼:「喔,知道了。」

在仁母女離開總管理室,仁母機會訓練仁 凜真。

仁母平常心:「凜真,剛才在管理室的情況,妳看到了吧?」

仁 凜真平常心:「看到了。」

仁母依然平常心:「這情況,像是在學校,妳見到學生的違規,就要找老師投訴就好。因為,妳是學生,又不是老師。而我剛才的行動,是在社區的情況,因為我是住戶,不是管理員。一般來說,住戶去干涉違規者的行為,是侵權行為,同樣的,在學校,學生去干涉違規學生的行為,是侵權行為。總之,要是在學校,見到違規者,就要找老師投訴,而不是管教違規者,知道嗎?」

仁 凜真感到不滿意:「問題是,找老師投訴,反而因為有的老師不管事,我不信任老師!」

仁母嚴肅:「(看來,是因為之前有過結,而上傳指出違規者不是的漫畫。)妳當時找那個老師投訴?」

仁 凜真無奈:「我直接找訓導主任,結果給我的感受不好。」

仁母不禁臉一沉:「(果然沒錯,是從那時候開始的。不過,就算沒有這原因,自閉症者一樣因為沒有彈性處理的能力,而指出違規者的違規。)」

在仁母女遛狗完回到家,仁父得知這消息,而傻眼。

仁父傻眼:「有這種事?」

仁母嚴肅:「但在自閉症者,就算沒有這原因,反而也因為沒有彈性處理能力,而強烈指出違規者的違規。」

仁父無奈:「這種人,不配做師長!」

而仁 凜真幫琥珀擦腳後,就回房間回顧。

傳山感到憐憫:「我看,教務主任的道貌岸然,也不是第一次了。」

仁 凜真無奈:「沒錯,反正我該禱告都禱告了,剩下的,就只有等結果。」

安雅傻眼:「那妳上傳在臉書的漫畫,豈不是有越權嗎?」

仁 凜真更加無奈:「因為教務主任的道貌岸然,我就一次打死不再找他投訴了。」

傳山平常心:「凜真,確定的是,我們有主,所以,一切交給主,必然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淺淺微笑:「就算一切交給主,也只是倚靠主的事實。」

而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仁母沉思用餐,在仁父的眼裡,混然不解。

仁父不解:「老婆,妳在想什麼?」

仁母無奈:「我在想,要怎麼開導凜真,才停止用漫畫指出違規者的違規。」

仁父傻眼:「啊不是有開導凜真,怎麼又開始了?」

仁母無奈:「因為,有一次傳山老師有電訪,是說凜真不信任老師的處理,起因是教務主任的道貌岸然。但據說,就算不是這原因,主要是因為自閉症者沒有學習彈性處理生活事件所導致。」

仁父嚴肅:「彈性處理生活事件?那麼,妳認為自閉症者為什麼抗拒變動?」

仁母傻眼:「你怎麼問這問題?」

仁父靈光一閃:「因為自閉症者抗拒變動,一定有原因。」

仁母無奈:「我看,是和安全感,有關係。」

仁 凜真無奈:「不是,其實對自閉症者而言,之所以抗拒變動,是因為認為一旦變動,就感到可怕而抗拒。因為感到可怕,但不知怎麼表達,就容易抗拒,甚至情緒失控。」

仁母傻眼:「那麼,妳希望怎麼適應?」

仁 凜真臉一沉:「至少,要先讓自閉症者見到這件事為什麼先做的原因,等自閉症者完全理解,才可以變動。」

仁父無奈:「但凜真,事願與違。」

仁母正經八百:「(我看,有突發事件的話,恐怕是一大問題。到時候,要安撫自閉症者了。)」

而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無奈:「老婆,要自閉症者適應,可以說,速度慢。」

仁母平常心:「那也沒辦法,也只有協助自閉症者的份了。」

仁父靈光一閃:「我看,大可轉移自閉症者的注意力,也有些作用。」

仁母無奈:「那要是沒有人協助自閉症者呢?」

仁父平常心:「所以,自閉症者從小就需要訓練。」

然而,在仁 凜真過充滿有意義的一天之餘,仁 凜真依然倚靠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