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時間變長,總是吵不停? 贊助
2020-11-15 19:22:29ryoma

14 和好&因驕傲而跌倒

而星期一當天,在中正國小的下午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買到東西並出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剛才有學生遇到難題,是希望能和那閨蜜和好。不過,那閨蜜,是值得交友嗎?」

天何一副好奇:「阿仁,妳有接新案子?」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算是,剛收到。」

安雅傻眼:「那到底是什麼?」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有學生希望能和閨蜜和好,只是剛好聽到。但,看她可憐,就想幫她一把。」

安雅一副無奈:「問題是,妳知道那學生的班級嗎?」

天何一副平常心:「如果說是那學生的話,我有得到一些消息。就是,最近我看到的那學生,顯得一副失戀的模樣,而且,都沒有什麼精神。」

仁 凜真一副坦然:「和我想的一樣,那學生的失戀模樣和沒有什麼精神,就有如同被甩的情況般。」

安雅傻眼:「被甩?」

仁 凜真一副正經八百:「因為,一般失戀的情況,是容易受打擊,而提不起勁和沒有精神。但話又說回來,要是這閨蜜是玩玩的心態,那就不值得和好了。」

天何一副嚴肅:「阿仁,妳說閨蜜的玩玩心態,還不能確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知道。」

而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開始調查。

仁 凜真一副正經:「那學生,明明一副沒有精神又提不起勁,而那閨蜜,只是玩玩的心態而已?」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我有幫你找到了。」

仁 凜真不解:「找到什麼?」

天何一副平常心:「因為,今天我幫傳山老師跑腿,有見到在六年一班教室裡,那沒有精神的學生,是叫做尚錢。至於閨蜜,就不知道了。」

仁 凜真一副平靜:「尚錢嗎?原來,不過那閨蜜,是不是和尚錢同班的學生,目前還不知道。」

到了放學後,在教室,仁 凜真一副若有所思。

仁 凜真一副沉思:「目前,尚錢的閨蜜,是不是同班,還不知道。不過,唯一能確定的是,目前尚錢在閨蜜的感情,有過度投入。還是,其實那閨蜜,根本不把人看做一回事?」

安雅不解:「阿仁,都放學了,妳怎麼還不回去?」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只是整理資料,馬上就好。」

安雅一副平常心:「那麼,需要多久的時間?」

仁 凜真靈光一閃:「還是邊走邊整理。」

而仁 凜真和安雅往校門口的路上,安雅陪仁 凜真整理目前的資料。

安雅傻眼:「感情過度投入?」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對尚錢來說,她的閨蜜是唯一的依靠,只是說,尚錢根本看不到,她的閨蜜背後是否有抱持著玩玩的心態,和尚錢互動。」

安雅一副無奈:「這種人不值得交,老實說,任誰都討厭這種人。」

仁 凜真同意:「那當然,但,我在想,以尚錢來說,她的家庭背景,是從小沒有父母的家庭。」

安雅傻眼:「妳怎麼這麼想?」

仁 凜真一副平靜:「因為,人都是孤獨的,從小需要爸媽的陪伴,才有感到安全感。以尚錢來說,父母往生就算了,要是她的親戚忙於工作,反而這感受,更明顯。」

安雅傻眼:「那麼,六年一班的班導師,不管這件事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說到這點,我也有調查過了。」

安雅傻眼:「喔?」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六年一班的班導師,嚴格說起來,根本不是好老師。因為,他不在乎學生的事,只在乎把書教好而已。」

安雅再度傻眼:「不會吧?」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晩餐。

仁母傻眼:「有學生被閨蜜甩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嗯,因為,我看那學生,一副失戀又沒有精神,想說是被閨蜜甩了。」

仁父一副不解:「凜真,妳怎麼干涉別班學生的事?」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別班學生也是人。」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進行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一副無奈:「真搞不懂,為什麼最近凜真想幫別班學生的事了。」

仁父一副平常心:「那只是看法不同,而且,只要不妨礙到凜真,什麼都好。」

仁母傻眼:「老公,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凜真去幫別班學生了,不算妨礙嗎?」

仁父一副無所謂:「老婆,就算是妨礙,也只是凜真本身的看法,我們不可能代表凜真。」

仁母無奈:「(好在最近,傳山老師都沒有打電話來。)」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尚錢一直想和原本的閨蜜和好,看來不順利喔。」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因為,我今天有新發現。」

仁 凜真感到平靜並用腹語:「是什麼呢?」

仁 凜真一副坦然:「就是,尚錢的閨蜜,是在臉書上的。而且,我今天在清潔時間,加尚錢為好友,並得到一些資料,就知道說,尚錢的閨蜜,根本只是玩玩而已。」

仁 凜真一副平靜般用腹語:「所以,尚錢的閨蜜,只有和家人用臉書交談?」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如果我想的沒有錯,就是這麼回事了。」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和尚錢討論。

尚錢一副平常心:「嗯,事實上,我在得知寶朱列入把我黑名單時,我就感到莫名的失望。為什麼都遇不到能做我一輩子的朋友?好像,我被詛咒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放心,我做你一輩子的朋友。」

尚錢感到開心:「真的嗎?」

仁 凜真一副開心:「那當然。」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開始整理目前為止的資料。

仁    凜真一副嚴肅:「對於失去父母愛的孩童,必然有需要陪伴。不過,寶朱只有表面對尚錢好?這可要進一步調查。」

安雅一副平靜:「阿仁,目前為止,有進展嗎?」

仁    凜真一副嚴肅:「有,只是需要找寶朱。」

天何傻眼:「問題是,妳只是自閉兒,根本無法判斷寶朱是否說真話。」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已經有情報了!而且,在我的臉書粉絲團,也有網友是寶朱的粉絲。」

安雅一副嚴肅:「其實,正常人也看不出人的好壞,頂多只是用直覺和經驗做判斷。但阿仁,要是妳想知道寶朱的想法,如果是我,我認為最好找尚錢問比較實在。」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我知道,只是,我有得到一些情報。」

安雅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一副嚴肅:「因為,寶朱有個人的後援會,在臉書和line的社群。」

天何一副正經八百:「對喔,因為寶朱是中正國小的校花。」

安雅一副正經八百:「先等等,據我所知,在台灣是沒有圍棋院生,只有日本有。不過,阿仁,妳怎麼知道寶朱是中正國小的校花?」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我在昨天完成清潔區域,有用臉書問尚錢。」

天何一副平常心:「嗯,我想,關於寶朱的事,有調查的必要了。」

到了上午某堂課結束,仁 凜真和尚錢在臉書聊天。

尚錢一副平常心:「其實,寶朱對我很好,有時候她會請我吃東西。」

仁    凜真一副平靜:「那麼,寶朱可能是表面對妳好。」

而在教務處,傳山見到尚錢的班導而無奈。

傳山一副無奈:「(願主幫我勸說在自以為是的師長,能見到學生的需要。)」

別班導師甲一副平常心:「傳山,你有聽說,吉美的事嗎?」

傳山一副嚴肅:「喔,是尚錢的班導師。」

別班學生乙一副看不下去:「據說,吉美一副認為,當老師的就是把書教好就沒事,我看,吉美根本見不到學生的需要。」

傳山一副無奈:「我同意。」

而到了中午,在午餐時間,仁 凜真剛吃完飯,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餐盤。

安雅一副平常心:「阿仁,結果如何?」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看來,人心隔肚皮,這句話,果然不假。對尚錢而言,以為找到寶朱這個伴,其實,尚錢完全不知道,她找錯了。」

天何傻眼:「怎麼說?」

仁 凜真一副無奈:「因為,尚錢把寶朱,視如己出。」

天何一副不安:「我看,一個不小心,容易使尚錢有自殺念頭。」

安雅一副傻眼:「這可怎麼辦?」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放心,這件事,利黑老師有得知了。到時候,利黑老師會倚靠主,解決這件事。還有,吉美老師的部分,也一並倚靠主解決。」

到了下午的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在福利社見到吉美。

仁 凜真一副無奈:「沒有想到,吉美老師的想法,也太天真了。」

吉美一副火大:「請問,妳在說我的壞話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怎麼?我說事實有錯嗎?」

吉美氣到說不出話:「這‧‧‧」

仁 凜真一副坦然:「如果妳真的想當好老師,請妳見到學生們的需要。」

在仁 凜真離開現場的路上,吉美完全氣到說不出話而緊握拳。

吉美氣炸:「(我怎麼教學生,關妳什麼事?)」

利黑一副嚴肅:「吉美,要是妳認為學生的事,對妳而言事不關己,小心會強制解聘。而且,別怪我沒有事先警告妳。」

吉美無奈:「(只是把書教好,到底錯在那裡?)」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而見到寶朱身邊跟著一群別班學生。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看,目前寶朱和尚錢是不同班級,問題是,目前尚錢依然念舊,希望和寶朱和好。那麼,寶朱只是玩玩的心態,也只是等同明星和粉絲的關係;先把這件事交給主,到時候再來看看。」

安雅一副不安:「阿仁,妳想,尚錢會不會走不出來?」

仁 凜真一副無奈:「嗯,可能性很大,而且,寶朱有可能在尚錢背後造謠,也不是不可能。」

天何傻眼:「阿仁,該不會,妳也有聽說,寶朱的無中生有相關謠言?」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有的,在福利社有聽到。」

天何一副無奈:「這可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尚錢自殺吧?」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部分,我有交給主。至於證據,就在主耶穌的手裡,什麼時候顯現,只有主耶穌知道。」

安雅好奇:「阿仁,妳說的證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就是,我所聽到,寶朱說的那段話。到時候,就用漫畫的方式呈現,並上傳到臉書。」

天何感到不安:「(那豈不是引起寶朱的報復?)」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和尚錢有說有笑。

尚錢傻眼:「憑記憶寫生?」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錯,我有出畫冊和繪本。」

尚錢感到開心:「厲害,小小年紀就能賺錢。」

仁 凜真一副低調:「小事,因為比我強的多的是。」

尚錢一副無奈:「那,阿仁,妳知道,妳是全校最有名的小畫家了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當然知道,所以,我就有必要用繪畫賺錢。」

而看在一切的寶朱,不但不在乎,而一抹邪笑。

寶朱一副不懷好意:「(總之,尚錢,妳已經被我騙到了。)」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一副平常心:「凜真,照妳這麼說,那尚錢不就需要有伴來陪同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需要,但寶朱根本不在乎。」

仁父一副正經八百:「我看,寶朱根本只是玩玩,對所有人都一樣。凜真,這種見一個玩一個的人,是沒有人緣的。」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我知道,只是說,寶朱將來也會嚐到苦果的。」

仁母一副平常心:「(目前來說,凜真將來必然成為知名的畫家。)」

而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一副無奈:「老公,最近有教凜真,必要告狀的事實。但,凜真能理解嗎?」

仁父一副平常心:「那,妳怎麼教?」

仁母一副不安:「我只是說,只要是有宣導的,就是務必遵守的,就這些。」

仁父不以為然:「老婆,妳這麼說,會不會太抽象了?如果是我,應該要說,要注意那些規定是一直在強化宣傳的,那規定,就是可以投訴的規定。」

仁母一副無奈:「只怕將來,凜真被霸凌。」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之餘,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從尚錢得到的資訊,有用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當然有用,因為尚錢是被害者。」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所以是被害者的立場?」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有了自信。

仁    凜真感到開心:「目前為止,有進展了!」

天何不解:「是什麼?」

仁     凜真一副開心:「就是,尚錢的事,有眉目了!因為,我都不知道,其實寶朱有公主病,根本就是在宣揚表面,簡直是法利賽人。」

安雅有同感:「嗯,我有聽說過,據說寶朱有朋友,會有不當朋友,而是一副公主病,視為僕人。」

天何一副平常心:「據說,寶朱在五年二班。」

仁 凜真一副有把握般:「那好,總之,到時候,寶朱就要得到懲罰了。」

到了上午某結課結束,仁 凜真在上廁所之餘,就上傳漫畫至臉書,內容是化名的寶朱惡行惡狀。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可以了。」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五年二班有騷動。

五年二班學生甲無奈:「寶朱,妳看看這個。」

寶朱看到而傻眼:「這是什麼?」

五年二班學生乙平常心:「是仁同學畫的漫畫,一定是有人亂謠言!」

而寶朱看了看在寶朱的粉絲專頁一堆的網友的言論,也有把寶朱列為黑名單的網友。

寶朱傻眼:「這?這個仁 凜真,真的是膽大包天!居然說我的壞話!」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見到寶朱,而一副平常心。

寶朱火大:「仁 凜真,妳為什麼這麼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拜託!明明是妳對號入座,我又沒有指名道姓,妳有必要氣成這樣嗎?」

安雅一副嚴肅:「就是,況且妳說證據在漫畫裡,阿仁完全又沒有指名道姓,那妳指的證據在那裡?」

寶朱無奈:「因為仁 凜真是針對我而上傳這幅漫畫的。」

天何一副坦然:「問題是,只有妳一個會這樣嗎?妳打賭別人不會?」

寶朱傻眼:「呿!不相信我就算了!」

而在教務處,利黑一副嚴肅,進行向六年一班班導師訓話。

吉美一副自以為是:「利黑,請妳不要干涉我的教學方式,可以嗎?」

利黑一副無奈:「怎麼?我只是在分析事實給妳聽,要是妳抗拒,到時候有家長來討責任,那是妳家的事!」

在吉美無法反駁之餘,就離開教務處。而仁 凜真剛看到的一切,不禁憐憫。

仁 凜真一副憐憫:「希望主能讓所有老師見到學生的需要。」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傻眼:「不會吧?為了揪出寶朱的公主病和一切的惡行惡狀,妳就用漫畫來呈現?」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只是為了展現證據。」

仁母一副無奈:「凜真,就算妳想展現證據,妳要知道,有些規定是可以更改的。」

仁 凜真一副坦然:「所以我才說,能更改規定是不守信用的主因。」

仁母無奈:「(這是兩馬子的事吧!)」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感到欣慰:「最近凜真所出售的作品集,依然是居高不下。」

仁父一副平常心:「那當然,況且凜真有繪畫天份。」

仁母有些不安:「不過,將來凜真遇到霸凌,豈不是容易留下內心陰影?」

仁父一副平靜:「所以,自閉症者需要協助。」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靜的心用腹語:「凜真,目前為止,得到的線索如何?」

仁    凜真淺淺微笑:「目前為止,寶朱有公主病,而且,只待人表面。而尚錢,還是走不出來。」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不過,六年一班班導師,根本就是為了錢,而不管學生的需要。」

仁    凜真無奈:「但,利黑老師有倚靠主,必然有把這件事交給主。」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四。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和尚錢聊天。

尚錢一副平常心:「說實話,阿仁,我看過妳畫過的漫畫,不得不說,我對寶朱,徹底失望。」

仁    凜真淺淺微笑:「所以,妳決定?」

尚錢一副坦然:「當然是重新我的人生,只是為了得到有伴的安全感,到時候找輔導老師咨訊。」

仁    凜真一副嚴肅:「那好,有事的話,隨時歡迎找我。」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在六年一班,尚錢感到開心。

六年一班學生甲一副平常心:「尚錢,妳放心,妳有我們。」

六年一班學生乙一副坦然:「沒錯,如果妳想出去玩,我們可以談談。」

尚錢感到開心:「沒問題。」

而在仁 凜真所在的班級,仁 凜真收到訊息。

仁 凜真看了看訊息:「有換新老師?」

安雅一副平常心:「據說,吉美老師因為家人住院,就辭職了。」

仁 凜真感到喜樂:「感謝主。」

天何一副平常心:「對了,阿仁,我都不知道,妳有推理的潛能。」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只是說,有的自閉症者的邏輯能力,也是很強的。」

安雅一副平常心:「那麼,我有個請求。」

仁 凜真一副不解:「是什麼?」

安雅有些不安:「就是我表姊,自從上週四說到朋友家住,說好住最久三天,而到今天為止都快要一週了,還沒有回來。妳想,會不會發生什麼事了?」

仁 凜真一副嚴肅:「那麼,我要先問妳,妳表姊有在意過學業成績?」

安雅無奈:「其實,我表姊成天都在玩,沒有什麼心思讀書。雖然才國中二年級。」

仁 凜真依然嚴肅:「可以理解,如果說妳表姊不是讀書的料,而被逼讀書,那就是爸媽的問題了。再來,妳表姊的抗壓性如何?」

安雅感到羨慕:「好得很,而且,很堅強不說,就算是被逼到死讀書,也故做鎮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果然,妳表姊是A型性格,這種性格是很會忍的性格。」

天何有些不安:「那就大事不妙,要是沒有紓壓的活動和空間,必然得病,甚至自殺。」

仁 凜真一副正經八百:「所以,安雅的表姊有超過三天沒有回來的原因,是因為一方面被逼死讀書,另一方面沒有紓壓的空間和活動,這是值得注的警訊,因為,安雅的表姊,在求救了。」

安雅感到不安:「那可怎麼辦?我表姊的父母,根本說不通。」

天何一副平常心:「那就請社會局來協調了,這種情況,就是社會局在協調。」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不然,我畫漫畫,讓其他的網友來集氣和想辦法。」

安雅傻眼:「漫畫?」

天何一副平常心:「到時候,會用化名嗎?」

仁 凜真一副爽快:「當然會,至少,能保住個人隱私。」

到了中午,仁 凜真吃完飯,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餐盤。

安雅一副平常心:「阿仁,妳想,我表姊是不是被殺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部分我有交給主,目前我只想完成有求救信號的漫畫。」

安雅無奈:「其實,我表姊和我,如同親姊妹般,因為,我是獨生女。」

天何傻眼:「安雅,妳是獨生女?」

安雅一副平常心:「沒錯,所以,我表姊就很照顧我。但,目前的話,我表姊都沒有回家,我很擔心。」

仁 凜真一副無奈:「不過,安雅,妳表姊的父母,沒有學習傾聽,也是有問題。」

安雅傻眼:「阿仁,妳怎麼知道?」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妳表姊,渴望得到理解。」

天何感到不安:「(要是安雅的表姊真的成為肉票而被撕票,那就大事不妙了。)」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早有用午休時間進行電腦繪圖畫安雅的堂姊相關的來龍去脈漫畫。而仁 凜真進行檢視漫畫的內容。

天何一副傻眼:「阿仁,妳光是整個午休,就畫了這些?」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算多了,也不過是畫個三至四面,而且,我把整個午休時間,用在漫畫了。回家到時候,要抽出時間繼續畫。」

安雅一副平靜:「這才是漫畫家最辛苦的地方,對了,阿仁,妳的漫畫也是無師自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錯,就看漫畫而自學。」

安雅傻眼:「難怪,阿仁的漫畫,和知名的漫畫家有接近同實力。」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了清潔區域,而回到教室繼續畫漫畫。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妳目前沒問題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沒有問題,雖然我買這手機有觸控筆,至少,我倒是有機會成為漫畫家。」

安雅一副平常心:「不過,漫畫家是團體的職場喔。」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只是完成份內工作而已。」

安雅不解:「份內工作?不是團體職場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其實,漫畫這職場,只是各盡所職的團體職場,當然,也有漫畫家是單獨一個人完成所有事。」

天何一副平靜:「(那阿仁不就有兩條路可以選?)」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收起手機,準備出教室回家。

天何一副好奇:「阿仁,那漫畫要完成了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只是短篇漫畫,就快完成了。」

安雅一副不安:「那就好,因為今天有接到一通來電,是我姑姑打來的。因為,綁匪得到我表姊這肉票了。」

仁 凜真傻眼:「我就知道會出事,這漫畫一定要盡快完成,讓妳姑姑和姑丈知道。」

天何一副無奈:「虧我還在想,有些爸媽太過看重孩童的學業了。」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無奈:「其實,有這種父母的孩童,真的很不幸。」

仁父一副有同感:「沒錯,不斷逼孩童死讀書又狂比較的父母,是令孩童厭惡的,而且,這稱不上是好父母。」

仁 凜真一副平靜:「所以,要傾聽孩童的心聲,才是好父母。」

仁母完全認同:「沒錯,而且,這樣的父母,也會養得出霸凌者。」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會,因為,會衍生出孩童的恨。」

仁父不禁傻眼:「喔唷!凜真,妳懂這些?」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我很早就有想過這問題了。」

到了週末假日,是星期六。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外出。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次,就去九份的〝神隱少女〞取景地點。」

而仁 凜真到了高鐵,並買票,就到月台等高鐵。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次的漫畫,很順利。但,要是安雅的姑姑姑丈能看到我畫的漫畫,而有所改善,就更讚了。」

而仁 凜真到站,並順利到九份,而感到新鮮。

仁 凜真一副開心:「真不愧是神隱少女的取景地,有種神祕感。」

而仁 凜真到春捲店,就買了春捲吃。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不過是點心。」

而吃完春捲的仁 凜真,就邊前往阿妹茶樓邊回顧。

安雅一副平常心:「阿仁,我有看到,姑姑和姑丈的留言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留言怎麼說?」

仁 凜真看了看留言而感到欣慰:「看來,先是綁匪的電話,再是看到漫畫而感到沒有傾聽孩童的心聲,這事實。因此,才有反省。只是,要是有真心見到孩童的心聲,照理說,要是真的有感受到孩童的心聲,那就不可能無視孩童的求救訊息了。」

天何一副嚴肅:「沒錯,我在想,搞不好是安雅的姑丈姑姑,可能因為補償作用,而造成的。」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有可能,但,從我看到的留言,是因為心頭肉,而見到孩子也是生命的個體,生命只有一個,也見到生命的珍貴,因此,就有學到教訓。」

安雅一副平靜:「其實,我認為相反。因為,姑姑和姑丈,是沒有親身體驗,就不會學到教訓的沒有同理心不及格家長。」

仁 凜真一副坦然:「不見得,搞不好主有在作工。因為,利黑老師也有為這件事代禱。」

安雅傻眼:「不會吧?那麼,就算我姑姑和姑丈有看到妳畫的漫畫,那豈不是?」

仁 凜真一副嚴肅:「所以,安雅,妳爸媽一定有在開導妳姑丈和姑姑的。」

天何一副平常心:「這是必然的,因為,遇到綁匪又看到阿仁上傳的漫畫,當然會為了孩子,而搶回來。」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真的是感謝主。」

而仁 凜真順利到阿妹茶樓之餘,就感到新鮮。

仁 凜真感到傻眼:「沒有想到,神隱少女的旅館,就在這裡。」

而仁 凜真在阿妹茶樓,點了茶點套餐,而一副平常心吃茶點。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搞到最後,安雅的表姊,死在綁匪裡。」

仁 凜真喝一口茶,並回顧。

天何一副無奈:「到頭來,安雅的表姊被殺了。」

仁 凜真感到憐憫:「因為湊不到一定的金額,就被撕票了。不過安雅,妳有我在。」

安雅一副平常心:「謝謝妳,阿仁。妳的推理很漂亮,光是這點我就很開心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小事一件,但事實上,我在想,這個綁匪有在注意家世背景,才會綁架。」

安雅有些無奈:「這不是廢話嗎?搞不好我表姊不小心透露出個資呢!」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也是,但說出個資這部分,是在聊天過程,不經意會提到的。如果是自閉症者,比較容易被套出來。」

天何一副平靜:「也是,因為自閉症者很單純。」

回到現實,仁 凜真一副無奈。

仁 凜真無奈般:「沒有想到,自閉症者的沒有危機意識,比想像嚴重許多。」

在仁 凜真喝完茶也吃完茶點,就出了阿妹茶樓,並開以逛九份。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有想到,九份還真大。」

接著,再度回顧。

仁 凜真一副平靜:「沒想到,安雅真的很堅強,妳表姊死了,都不動如山。」

安雅一副坦然:「也還好,因為,日子還是要過,不是嗎?」

天何一副平常心:「不過,人都找到了,也得知被撕票,是令人不幸的消息。」

仁 凜真一副憐憫:「也是。」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要是沒有那些壞蛋,就很和平了。」

到了中午,仁    凜真到小吃攤,吃午餐。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目前為止,可有進展了!」

而仁    凜真再度回顧,就感到平靜。

仁    凜真見到木瓜牛奶賣完而看零錢:「我看,還是買寶礦力。」

在仁    凜真付錢,並出了福利社,就見到某小四生沒精神。

仁    凜真一副嚴肅:「他怎麼沒有精神?一定有問題。」

在午餐時間,仁    凜真提出此事,安雅和天何傻眼。

天何無奈:「阿仁,我認為,他在發出求救信號。」

仁    凜真有些不放心:「還是介入,比較好。」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無奈。

仁 凜真無奈嘆氣:「下週再幫幫那小四生。」

到了下午,仁 凜真離開九份,而乘坐高鐵,回到高雄。

仁 凜真一副無奈般:「那小四生,是遇到什麼難題,才會沒有精神呢?」

而仁 凜真順利回到鳳山,因為騎自行車有些疲倦,就在鳳山捷運站把自行車歸位,就休息並回顧。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小四生,我好像有在臉書的視訊,有見過。」

天何一副嚴肅:「那麼,他有學圍棋?」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有,是在中原加油站對面的圍棋學堂學的,也有在我的粉絲專頁,上傳學過的棋譜。」

安雅不解:「那小四生,在視頻裡,是表現出什麼樣的神情?」

仁 凜真一副坦然:「一副有朝氣,但,最近的那小四生,讓我感到不對勁。因為,今天見到的小四生,根本沒有精神。」

天何一副正經八百:「嗯,如果說是因為圍棋相關的作業,那麼,有可能和家人發生了一些事。」

回到現實,仁 凜真臉色凝重。

仁 凜真感到不安:「會不會是爸媽太過看重課業,而強制要他停掉圍棋呢?」

到了傍晚,在仁 凜真回到家,仁父母感到開心。

仁父不解:「凜真,妳真的認為,那學生的爸媽,沒有傾聽孩童的心聲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那小四生一副沒有精神,加上目前有在學圍棋,而有推理出這結果。」

仁母一副平靜:「就算那家長因為補償作用,而連累孩童,對那家長而言,也只是沒有把握機會罷了。」

仁 凜真一副正經:「如果是因為爸媽的補償作用,倒不如引導進行放下,比較實在。」

仁母一副坦然:「嗯,好方法。」

而仁 凜真回房後,仁父一副無奈。

仁父無奈嘆氣:「最近傳山老師有打電話,說凜真在學校有見到別人的難處。不過,傳山老師比較擔心凜真因為過度干涉別班學生的事,而造成別班老師的困擾。」

仁母一副平常心:「我早有向凜真提過,而凜真回說,別班學生也是人,怎麼可以放任不管?我看,是信基督教信到中毒了。」

仁父再度無奈嘆氣:「我看,這點我們盡力了。」

到了翌日,在星期日主日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在回家的路上,有說有笑。

巧爾傻眼:「安雅的表姊被撕票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安雅的姑姑和姑丈,都太過看重學業,才有這慘下場。」

巧爾一副憐憫:「真可憐,這就是與主為敵的慘下場。」

而仁    凜真和巧爾各自回家,仁    凜真準備完全,就出門。

仁    凜真一副平靜:「這次,要去那裡?」

而仁    凜真靈光一閃,就有見到好奇心。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次,去左營的原生植物園。」

在仁 凜真坐捷運之餘,就用博愛卡進站,並到月台。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自從安雅見到安雅的姑姑和姑丈因其表姊被撕票,而因此有一段時間受影響,但也很快恢復原本的活力,只是,那小四生的父母,本身喜歡圍棋,為什麼其父母為了學業而剶奪那小四生的喜愛東西呢?」

在捷運列車到站,仁 凜真乘坐之餘,見到那無精打采的小四生。

小四生見到仁 凜真而傻眼:「是仁姊姊本人。」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事實的經過,我已經知道了。那,請問妳的名字?」

小四生有點退縮:「日彥。」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有想到,是頗有男性化的名字。明明,是很可愛的女生。」

日彥感到害羞:「我有這麼可愛嗎?」

仁 凜真一副開心:「當然有,而且,是和瑪爾濟斯一樣,可愛喔。」

日彥傻眼:「拿狗來比?這說不準吧?」

在到了美麗島站,仁 凜真和日彥下捷運列車之餘,日彥感到開心。

日彥一副好奇:「阿仁,妳要去那裡?」

仁    凜真平靜:「原生植物園,在左營。」

日彥感到開心:「我也要去。」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可以,但要跟好。」

而在紅線月台,日彥緊牽仁    凜真的手之餘,仁    凜真感到欣慰。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就是,有年長者的感覺嗎?」

日彥不解:「什麼年長者?」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事。」

而在捷運列車到站,仁 凜真和日彥上車後,進行就坐。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日彥,妳離家出走,是為了什麼?」

日彥傻眼:「妳怎麼知道我離家出走?」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我早就有推理過了。妳父母不是被補償作用束縛,就是太過看重課業,一心希望妳成為優秀的人。」

日彥無奈:「就是因為這原因,我爸媽根本無法溝通。所有的親友,都被我爸媽洗腦了。」

仁 凜真一副嚴肅:「因為,知道妳的親友的人性弱點嗎?」

日彥傻眼:「妳怎麼知道這麼多?」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推理,總之,妳希望,妳父母的下場,是和安雅的姑姑一樣?」

日彥一副無奈:「沒錯,自從聽到安雅的表姊被撕票之後,就想到類似的方式。要是我爸媽無動於衷的話,那我以後,乾脆住妳家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放心,妳爸媽一定見到懲罰大餐的。」

在到站之餘,仁 凜真和日彥下車,並順利到左營的原生植物園。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走到二號出口就到了,坐捷運真方便。」

日彥一副開朗:「那當然。但,假日不開放喔。」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假日?不開放?那麼,這附近有一座橋,就去橋那邊吧!」

在仁 凜真和日彥到了能看到原生植物園的橋,就一副平靜。

仁    凜真平靜:「日彥,妳爸媽看重學業成績的原因,是因為走不出過去的圈圈?」

日彥傻眼:「妳怎麼知道?」

仁    凜真無奈:「因為,父母親是孩童的第一任教師。」

日彥無奈般火大:「事實上,根本就是把我視為工具人!」

仁    凜真淺淺微笑:「但,主會讓妳的爸媽,見到個體的事實。」

日彥不懂:「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靜:「因為,主都看得到。」

而到了中午,仁    凜真和日彥一同分午餐。

日彥傻眼:「阿仁,我都不知道,妳的廚藝超強。」

仁    凜真低調:「這只是基本,我又沒有到專業的程度。」

日彥感到開心:「事實上,我阿姨,是基督徒,就算有為我爸媽禱告,想必今天遇到妳,必然是主的用意。」

仁    凜真傻眼:「妳是基督徒?」

日彥一副坦然:「不是。」

仁    凜真感到喜樂:「感謝主!因為,這是聖靈的恩賜。」

日彥再度傻眼:「為什麼是聖靈的恩賜?」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是聖靈在妳心裡。」

日彥感到開心:「(不會吧?)」

在仁 凜真吃完,看著用餐的日彥,仁 凜真不禁回顧。

仁 凜真一副無奈:「那小四生的父母,可能在過去的圈圈裡,走不出來。」

安雅傻眼:「阿仁,為什麼妳這麼想?」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想也知道,明明都發生的事,也只有從孩童來實現。而且,是在過去沒有實現的〝願望〞。」

天何無奈:「那恐怕是〝補償作用〞了。」

仁 凜真一副平靜:「總之,我看那小四生的班導師,風評不錯。因為,聽說那小四生的班導師,在家訪和電訪過程,也會教育爸媽的親子問題。」

天何傻眼:「他是親子專家?」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聽說有上過課。」

回到現實,仁 凜真見到日彥的阿姨,而一副平常心。

日彥阿姨一副平常心:「沒想到,日彥有交到朋友了。」

日彥很開心:「那當然,她叫做阿仁,是繪畫和記憶力天才。」

仁 凜真一副低調:「也不能說是天才,我只是素人。因為,比我強的,多的是。」

日彥阿姨感到喜樂:「不過,據說妳的繪畫,是頂尖的。」

仁 凜真更加低調:「謝謝妳的看重。」

日彥感到無奈:「對了,阿姨,我不想回家了,因為,爸媽都強逼我讀書。」

日彥阿姨一副平常心:「日彥,妳的情況,我都知道。我也在想,要是妳爸媽,對於妳被綁票的事,還不動如山,這種爸媽,不要也罷。」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錯,會有這種爸媽,是不把孩童當做自己的孩童的壞爸媽。」

日彥阿姨一副平常心:「所以,日彥,妳就先來我家,住幾天,直到妳爸媽,有開始重視妳為止。」

日彥感到開心:「謝謝阿姨。」

而仁 凜真見到日彥牽著日彥阿姨的背影,不禁受聖靈感動而掉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不愧是主的愛,能感到盼望的存在。」

早在下午,仁 凜真邊看原生植物園的方向,邊回顧。

天何一副傻眼:「阿仁,看妳目前都連續得滿分,而妳都沒有得意忘形,真不簡單。」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其實,我知道有實力比我強的人存在,就沒有得意忘形。」

安雅一副開朗:「那真不容易,對了,妳有在接案子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目前有,但我目前在處理的案子,是那小四生,因為有割腕自殺的情況,目前在整理一些可能性。」

安雅傻眼:「什麼可能性?」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簡單說,像是那小四生因為長期被爸媽逼讀書,所造成的壓力,而據說,那小四生根本不是讀書的料。」

天何有些無奈:「明明不是讀書的料還硬逼讀書,這根本是傷害!」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錯,而據說,那小四生的老師,打算這星期六到家訪一趟。」

天何一副平常心:「所以,那小四生老師,是在家訪過程,就在強制輔導其家長了?」

仁 凜真一副沉思:「有可能,但事實上,沒有經過查證,還不知道。」

回到現實,仁 凜真有點無奈。

仁 凜真無奈:「對日彥來說,已經受夠了一切。但沒有想到,這爸媽還是硬逼孩童死讀書。真的是,壞家長。」

到了傍晚,仁 凜真坐捷運的路上,仁 凜真聽到手機鈴響,就接起。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喂?」

仁母一副平常心:「凜真,妳現在在那裡?」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捷運列車裡。」

仁母一副坦然:「那好,凜真,妳回家的路上,就幫我買寶特瓶的寶礦力水得,錢我在妳回來時,還給妳。」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問題。」

在仁 凜真到美麗島站,就在前往橘線月台的途中,有回顧。

安雅一副平常心:「阿仁,我聽說,那小四生,不太妙。」

仁 凜真傻眼:「怎麼說?」

天何無奈:「因為那小四生,體力不支了。」

仁 凜真無奈:「沒有想到,這爸媽,被過去的圈圈,束縛緊到無法脫身。」

天何傻眼:「有這麼嚴重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有,而且,靠人的力量有限。」

安雅一副正經八百:「沒錯,例如,就算有看精神科醫生,也無法走出圈圈而自殺。」

天何傻眼:「不會吧?」

回到現實,仁 凜真不禁掉淚。而在這同時,捷運列車到站,仁 凜真上車,就注意前往鳳山國中站的過程。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想必,日彥爸媽,多少因為主,而見到務必改善的事實。」

而在仁 凜真注意到站的動態之餘,有中年乘客用手起了歪念。

中年乘客一副不懷好意:「(只要手不動,不可能有別人懷疑的。)」

而中年乘客對仁 凜真做肢體性騷擾之餘,仁 凜真出現自閉症的不理人。

上班族乘客看不下去:「(這個惡劣乘客,真的是學不乖!一定要打電話報警!)」

在上班族乘客用手機報警之餘,中年乘客依然故我。直到在捷運列車停在某站,一批警察將中年乘客架走。

上班族乘客一副無奈:「妹妹,妳知道,剛才的叔叔,有在摸妳嗎?」

仁 凜真無辜直搖頭:「不知道。」

上班族乘客傻眼:「我就知道,因為妳有自閉症,而導致沒有反應。」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不過,要是我有見到的話,我還是會求救。」

家庭主婦乘客一副平常心:「難怪,是天才小畫家,但妹妹,往後妳要有察覺,才能保護自己,知道嗎?」

仁 凜真無奈:「就算我知道,有時候,也無法立刻察覺到。」

家庭主婦傻眼:「(因為自閉症無法察覺到?難怪自閉症者,需要他人協助。)」

到了鳳山國中站,仁 凜真備感無奈。

在仁 凜真到便利商店,而買了仁母要求的飲料之後,就順利回到平常心。

仁 凜真一副坦然:「至少,今天有收穫滿滿。」

在仁 凜真回到家之餘,仁父母感到開心。

而仁家一家人在用餐之餘,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

仁父一副坦然:「凜真,妳今天收集素材,有收穫滿滿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有的,爸爸。因為,我得到的素材,都不排斥。」

仁母一副無奈:「但凜真,據說最近一次的畫冊風評,不好喔。」

仁 凜真不解:「最近的畫冊風評嗎?」

仁母一副正經八百:「沒錯,而且有些讀者,藉機攻擊妳。」

仁父無奈:「這些讀者,就算不喜歡凜真想表達的方式,也犯不著這麼做。總之凜真,妳就畫妳的,其他的用不著答理。」

仁 凜真無奈:「爸,關於這件事,我會在臉書的粉絲專業,做公告的。」

仁母一副嚴肅:「我認為不需要這麼做,因為,在粉絲專頁公告這件事,根本無法管到紙本讀者的事。」

仁 凜真再度無奈:「不過,不公告的話,會有筆戰。」

仁母傻眼:「筆戰?」

仁父一副平常心:「事實上,凜真這麼想是對的,因為,這和秩序有關係。」

仁母不解:「什麼意思?」

仁父平常心:「因為,有些人對不喜歡的事物,看不順眼,而恨不得希望從這世界上消失。」

仁 凜真一副平靜:「沒錯,主要是尊重他人。」

在仁 凜真用餐後,就回房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到目前為止,妳也極少收到比較差的風評?」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確實很少,這次是第一次。而且,是最近的一次。」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那妳的心還是要在主喔!」

仁 凜真依然淺淺微笑:「我知道。」

然而,在仁 凜真進行出畫冊和繪本的同時,仁父母依然不知道,為了生活費而不禁要求仁 凜真過多。

印度持久藥 2021-04-17 16:14:41

持久液:http://www.yctbuy.com

sysh2020 2021-04-16 20:17:25

感謝分享:http://www.viagra-tw.com

tutytop 2021-03-02 16:17:49

必利勁 http://www.poxet-60.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