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sis G90要來了 贊助
2020-10-31 10:05:00ryoma

13 有行動的信心

星期一當天,在中正國小的午餐,仁 凜真知道莉的後母是該班的班導師之餘,不禁傻眼。

仁 凜真不禁冒問號:「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香莉的後母,是該班的班導師?」

天何一副平常心:「那只是在教務處,聽到老師們的聊天,剛好聽到這件消息的。」

安雅取出錄音筆,仁 凜真聽了聽,就一副正經八百。

仁 凜真一副嚴肅:「那麼,這後母導師,有辦領養手續嗎?」

天何不解:「這錄音筆的內容,傳山老師有提到,後母導師有辦領養手續喔。」

仁 凜真一副嚴肅:「果然沒錯,這後母導師的帶頭霸凌,是在耍虐待。因為,最近見到的香莉,我所見到的後母導師,根本不把香莉視為自己的孩子看待。其證據就是,不斷叼難香莉和用假借別人的口並以精神暴力虐待香莉。」

安雅一副平常心:「我看,傳山老師得到的證據,和利黑老師一起收集證據,也有告到教育局了。目前,等教評會的結果了。」

仁 凜真一副憐憫:「主阿,希望能領香莉得到福音,並悔改信主。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在香莉的班級,香莉完全崩潰般出現敵對狀態,並用椅子攻擊霸凌者。

傳山經過而感到震驚:「(主阿,希望能幫助香莉解圍。)」

在福利社,仁 凜真買到舒跑之餘,就一副平常心。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看,香莉也忍到極限了。」

而利黑見到香莉的敵視,而感到憐憫。

利黑感到憐憫:「主阿!希望能夠讓香莉見到好人,阿們。」

到了清潔時間,安雅剛從廁所出來,就一副平常心。

安雅一副平常心問仁 凜真:「阿仁,妳有聽說這消息嗎?」

仁 凜真一副平靜:「妳指香莉的事?當然有,也有為香莉代禱過了。」

天何不解般:「沒有想到,就是因為不是自己的孩子,就可以任意虐待,真沒人性。」

仁 凜真一副冷靜:「簡直是〝瑪蒂爾達〞那部電影裡的惡劣校長,那柔和老師的後母,就是無情校長。」

天何一副無奈:「妳怎麼知道這部電影的?」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上網看到的。」

安雅一副無奈:「不過,我們也無能為力,為香莉做什麼。但,唯一確定的是,香莉需要見到有好人的事實。」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看不只,依我看,那後母教師,遲早會得到懲罰大餐。」

在放學後,傳山倚靠主,見到香莉打算自殺的情況。

傳山一副展現信心的行動:「香莉,別做傻事!」

香莉無奈:「問題是,別人根本不了解我,我又沒有爸媽,只有老師任憑虐待!」

傳山以憐憫般抱住香莉:「放心,主都看到了,而且,看得一清二楚。只要時機一到,就會懲罰那惡劣班導師的。」

而在利黑的眼裡,一副得到消息般和傳山會合。

傳山一副坦然:「利黑,看妳的樣子,是有得到消息?」

利黑一副平常心:「那當然,就是,有學生用彈弓,攻擊香莉的班導師,而且,不知是運氣還是真有準度,就中到香莉的班導師腦幹,而死了。」

香莉一副開心:「(哈哈!活該!)」

傳山傻眼:「不會吧?」

利黑一副有把握:「但,那學生,原本打算嫁禍給香莉,後來想想,不妥,就自行承擔。」

傳山一副好奇:「那麼,那真兇是誰?」

利黑一副平常心:「就是,一個叫做琦玲的學生。」

傳山一副嚴肅:「(琦玲,那可要小心了。)」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傻眼:「不會吧?這後母根本不把孩童當人看。」

仁母一副嚴肅:「就因為不是自己的孩子,就虐待?真的是沒有天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事實上,傳山老師有向教育部提告,也有寄證據了。」

仁母不以為然:「結果呢?」

仁 凜真一副無奈:「目前還不知道,不過,今天那香莉的班導師,得到應有的懲罰了。」

仁父傻眼:「怎麼說?」

仁 凜真一副平靜:「因為,有學生用彈弓射香莉班導師的腦幹,射碎了。」

仁母一副幸災樂禍:「太好了,這就是所謂的報應!」

仁父一副無奈:「就算是報應,所有霸凌者的背後原因,妳能理解嗎?」

仁父的提問,仁母無法回答。

仁母無法反駁:「老公,重點不在這裡吧?」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媽咪,爸爸的意思是,每個人都有難處和原因。」

仁母一副無奈:「那照妳這麼說,那些重罪犯,不就有理由脫罪了?」

仁父無奈:「(這老婆,根本無法溝通。)」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一副無奈:「我說老婆,妳能不能把目光移到優勢,而不是老是都看別人的陰影?」

仁母傻眼:「老公,你有必要這麼問嗎?」

仁父無奈:「怎麼沒有必要?再說,妳根本不懂霸凌者的心。」

仁母傻眼:「這話是什麼意思?」

仁父一副平靜:「因為,妳根本沒有傾聽的心,當然,不只這點,妳有非我族類的嚴重觀念。」

仁母火大:「老公,你存心把我惹火是不是?」

仁父一副平常心:「那我問你,你有那次,是有展現同理心過的?幾年幾月幾日幾時幾分幾秒?」

仁母無奈:「我看,就算我有展現同理心,你也不屑相信。」

仁父一副不屑:「(知道就好。)」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進行做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想,信心和行為是相輔相成的?」

仁 凜真一副坦然:「當然是,畢竟只會紙上談兵,沒有實際行動,是不可能有證據的。」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不過,倚靠主的行動,就是信心的證據了。」

仁 凜真感到平靜:「(那當然。)」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之餘,就一副平常心。

天何一副平常心:「(前幾天有聽阿仁有養豆柴,取名為琥珀。到時候,今天約阿仁去她家看看。)」

安雅一副不安:「(那教師得到懲罰之後,香莉的未來,也只有社會局處理?)」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剛結束手機上網。

安雅一副不安:「阿仁,妳想香莉的未來如何?」

仁 凜真一副嚴肅:「也只有在孤兒院等後母和繼父的領養,不然還能怎麼辦?」

天何一副無奈:「阿仁,妳說的那〝瑪蒂爾達〞之中,哈尼的養母,是她母親的姊姊喔。而在現實之中,香莉的後母和她父母有沒有血緣關係,就不知道了。」

仁 凜真一副嚴肅:「不過,有虐待香莉,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前幾天,香莉剛剛脫離那導師的帶頭霸凌,但,據說這新老師,有關照到香莉;問題是,對香莉來說,老師的引導,很重要。因為只要一個不小心,香莉就不相信世界上有好人的事實了。」

在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香莉的班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看來,香莉還沒有從陰影走出來。」

仁 凜真見到香莉懼怕人群而感到憐憫,回到教室的路上,就為香莉代禱。到了午餐時間,吃完飯的仁 凜真,就感到不安。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妳在擔心香莉的事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多少有,但,那新老師,湘任老師,有知道關於香莉的事,所以,目前有在漸進式讓香莉見到好人。」

安雅傻眼:「聽說湘任老師有受好評,而且,也受學生喜愛。」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嗯,就算湘任老師是未信主者,也是有智慧的好老師。」

天何傻眼:「阿仁,妳怎麼這麼說?」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我想當初香莉的敵視,是湘任老師有智慧的安撫,才能平息的。」

天何一副刮目相看:「(果然,人不可貌相。)」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吃完飯,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餐盤。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都不知道,香莉的父母,在香莉小時候,就離開人世了。」

安雅一副無奈:「阿仁,看妳今天一副平常心,妳認為,香莉能走出陰影?」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其實,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只要有主的幫助,什麼都辦得到。因為,有利黑老師和傳山老師的代禱,我在想,湘任老師,是主派來的小天使。但,香莉有沒有信主,我就不知道了。」

天何一副平靜:「嗯,人都看外表,才會有人心難測這成語。」

仁 凜真一副坦然並繼續洗餐盤:「不過,我認為,香莉需要有好人的推一把。不然,對香莉來說,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好人。」

安雅一副認同:「那當然。」

天何無奈:「但香莉和我們不同班,妳該不會有交給主?」

仁    凜真有信心:「當然有。」

安雅一副傻眼:「果然,目前香莉有走近湘任老師了。」

天何傻眼:「真的假的?阿仁,妳的真神這麼強!」

仁 凜真一副謙卑:「也不能說是強,只是說,在主沒有難成的事。」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見到香莉的笑容重現,而感到喜樂。

仁 凜真一副謙卑:「感謝主,能讓香莉重拾笑容。」

而在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到香莉的班級,找香莉。

仁 凜真感到滿滿的喜樂:「感謝主,讓香莉感到開心。」

利黑一副平常心:「阿仁,謝謝妳為香莉代禱。」

仁 凜真一副謙卑:「不會,這只是因為憐憫而做的。」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仁 凜真就以平常心到福利社買東西。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還有米糕嗎?」

福利社學生甲一副開朗:「剩最後一個了。」

仁 凜真眼睛為之一亮:「那好,我買。」

安雅見到仁 凜真感到開心:「阿仁,妳有收到好消息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有,據說香莉有重新結交要好的朋友了。」

安雅一副坦然:「太好了,我都不知道,妳的主,這麼神奇。」

仁 凜真一副謙卑:「畢竟,在主沒有難事。」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

天何傻眼:「看來,香莉有重拾原本的笑容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感謝主,讓香莉在利黑老師所在的教會上主日學。」

天何傻眼:「不會吧?香莉的新教師,和利黑老師是在同教會的?」

仁 凜真一副三條線:「我只是聽說,是真是假只有主知道。」

在仁家的晚餐,仁 凜真一副平靜。

仁父一副平常心:「凜真,今天在學校有見到什麼樣的素材呢?」

仁 凜真一副平靜:「有見到,香莉有重拾笑容了。」

仁母不解:「香莉?是別班的學生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錯,而且,包括我,在中正國小的有信主者都有為香莉代禱,而利黑老師有領香莉悔改信主,順利上教會。」

仁母傻眼:「那麼,香莉沒有因為家人的反對,而不上教會嗎?」

仁 凜真一副無奈:「其實,香莉是獨生女,她父母在她小時候就離開人世。至少,親戚有信主。」

仁父一副平常心:「那就好。」

在仁 凜真吃飽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就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一副無奈:「老婆,仔細想想,凜真有自閉症,也不是壞事。」

仁母不解:「老公,你怎麼有這想法?」

仁父一副平常心:「因為,前幾天,凜真有提過,一直以來,都為了主而繪畫進行做見證,不斷出畫冊和繪本,為的是能領更多未信主者來悔改信主,我才見到,我們未信主者,有凜真這自閉症者,是我們的天使。」

仁母一副有些理解般:「天使?確實是,但,一般來說,凜真不過是用繪畫和記憶力和社會連結,也是目前得到生活費的主要能力。只是說,凜真上了高中,有必要讓凜真上大學嗎?」

仁父一副平常心:「就算大學有美工系,也用不著讀嗎?」

仁母一副無奈:「老公,你要知道,大學是出社會前的跳板,所以不可能會有顧到校園霸凌這部分。再說,都要進職場了,教授根本沒有這心力,處理自閉症者的被霸凌問題的。所以,我認為,不用讓凜真上大學。」

仁父不解:「妳看看妳,又來了!又是過度保護自閉症者,不讓凜真上大學,怎麼可能讓凜真知道正常人的世界是什麼樣的景況?」

仁母一副理直氣壯:「是嗎?我前幾天還在網路上看到的影片,看到街頭藝人的上節目表演有說到,她沒有上大學呢!」

仁父傻眼:「那是誰?」

仁母立刻現出手機找出那影片:「就是她,她叫做小曼,會鋼琴、爵士鼓和小提琴。」

仁父再度傻眼:「不會吧?」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想光有信心,有用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有用,因為,那是死的信心。」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難怪,信心和行為是相輔相成的。」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請問,有木瓜牛奶嗎?」

福利社學生甲一副平常心:「有,要幾罐?」

仁 凜真一副開心:「一罐。」

福利社學生乙一副不安:「(阿仁繼續全科滿分,就大難臨頭了。)」

到了中午,在午餐時間,仁 凜真剛吃飽,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餐盤。

天何一副不安:「阿仁,我知道妳想運用妳的獨特天份。但,妳都用什麼心態運用?」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是感謝主的心而運用。再說,這是主給我的恩賜。」

安雅一副無奈:「不過,妳都全科滿分,豈不是用不著繼續學了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麼,自閉症者的社交,怎麼辦?自閉症者的自理能力,怎麼辦?安雅,妳沒有想過這一點嗎?」

安雅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社交是不在所有科目的課本能學到的能力。」

安雅不安:「阿仁,我只能說,就算妳不為別人而活,妳遲早會被霸凌的。」

仁 凜真一副沒有危機意識:「遲早被霸凌?」

天何一副正經八百:「(這個安雅也真是的,說什麼遲早被霸凌,這麼抽象的詞句,自閉症學生聽得懂,才怪!)」

到了下午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用手機上網。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妳在找素材?」

仁 凜真一副坦然:「算是,目前來說,我也不敢肯定在臉書的網友,是善是惡。」

安雅同意:「但,也有支持者,不是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問題是,對於網路霸凌,我都沒有放在眼裡。因為,那不值得一提。」

天何一副不安:「說到網路霸凌,目前有些在臉書的文章,也有攻擊妳的網友喔。」

仁 凜真一副無所謂:「反正,這些網路霸凌者,遲早受到主的懲罰的。」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剛完成清潔區域,就一副平常心把清潔工具放回原處。而在此同時,仁 凜真就到福利社。

福利社學生甲一副平常心:「阿仁,想買些什麼?」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波爾葡萄柚茶。」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妳知道最近有別班學生,走不出嫉妒的圈圈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我知道,而在臉書的網友,也有這類網友。不過,那也只是因為得不到的才能,造成的。」

天何一副不安:「(到了小學三年級,要重新分班,到時候,就有無法保護自閉症學生了。)」

到了放學後,安雅見到有濺血的暴力事件。

安雅一副平常心:「喂,請問是醫院嗎?這裡是中正國小,有學生流血了!」

傳山見到這一幕而傻眼:「(明明昨天才檢查過違禁品,今天搞這把戲!)」

利黑一副憐憫的心代禱,過了一小時內,救護車到中正國小。

霸凌者一副眼神兇狠:「(仁 凜真,下一個就是妳。)」

而在主的眼裡,充滿無奈。

主耶穌一副無奈:「這個人,與我為敵就算了,還殺人。」

在主耶穌伸手一指,霸凌者騎的單車突然剎車失靈,就撞到安全島而離開人世。

主耶穌一副憐憫:「真是可憐。」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傻眼:「霸凌者殺人?」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錯,那霸凌者還拿美工刀,往受凌者要脅。」

仁母一副不以為然:「所以,凜真,霸凌者不值得原諒,知道嗎?」

仁父一副不屑:「那麼,老婆,妳能同理那些霸凌者的原因嗎?」

仁母無法反駁之餘,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用餐。而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開始家務事。

仁母無奈:「最近傳山老師有打電話來,說凜真知道規定的改變這回事,就更加變本加厲用之前的規定指出那學生的違規。」

仁父傻眼:「老婆,妳的意思是,自閉症者的正義感嗎?那正義感,不是每個人都有?」

仁母無奈:「問題是,我有找凜真溝通,要凜真管好自己就好,凜真根本聽不進去。」

仁父有些不安:「所以,是因為違規者的不聽勸,造成的?」

仁母無奈般:「在凜真來說,是的。」

仁父更加不安:「(這可怎麼辦?)」

到了週末假日,在星期六,仁 凜真準備一切外出,到了星燦人文藝術空間,就感到新鮮。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有想到,這裡有這麼多的自閉症者作品,能展覽。」

仁    凜真逛了逛又看了看,而得到不少素材。

仁    凜真感到開心:「其他的自閉兒,所畫的作品,也有驚喜。」

教保員甲一副平常心:「那麼,仁妹妹,妳喜歡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喔,當然喜歡,再說,自閉症者需要媒介才能和社會連結。」

教保員乙靈光一閃:「那麼,仁妹妹,妳今天有時間嗎?」

仁 凜真一副爽快:「當然有,要做什麼?」

教保員甲一副平常心:「就是,教這裡的自閉兒,畫畫。」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問題。」

教保員乙一副平靜:「其實,是因為原本的美術老師要生小孩,就臨時找不到人來代理。」

仁 凜真一副坦然:「原來如此,反正,我時間多的是。」

在教保員帶仁 凜真到藝術工作室之餘,就一副平常心。

仁 凜真傻眼:「要上課的自閉兒,就這些人?」

教保員丙一副平常心:「沒錯,目前為止,就這些。」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好,就拿彩色鉛筆和蠟筆。」

而仁 凜真準備教材之後,就開始上課。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各位學員,今天要畫的主題,是理想的動物園或海洋館,相信在假日有去過動物園的經驗,甚至是去過海洋館的經驗。只要是有看過的動物,都可以畫出來,當然,格式就自由發揮。畫完,就上來分享。」

在仁 凜真解說完畢,就進行坐在一旁回顧。

安雅一副不安:「阿仁,妳不覺得,妳在容不下別人違規的敏銳度,有在增加嗎?」

仁 凜真傻眼:「這我可就不知道了,因為,我沒有在注意這件事。」

天何一副平常心:「我看,妳就用看好戲的心態,看待別人的違規,就能夠避開衝突。」

仁 凜真感到無奈:「就算要交給主,要是沒有行動,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安雅傻眼:「什麼意思?」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那只是紙上談兵。」

天何一副無奈:「那妳打算怎麼做?」

仁 凜真一副坦然:「當然是用假名的漫畫,反正,有這麼素材可以用,不用就浪費了。」

回到現實,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

仁 凜真一副平靜:「也許,別人的違規,是不小心的。」

在仁 凜真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就順利到預定的時間。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來,還沒完成的舉手。」

仁 凜真看了看而一副平靜:「那麼,還沒完成的繼續,請完成的自閉症學員上來分享,誰先?」

到了課堂結束,是到午餐時間。仁 凜真到教保員的出現,而為仁 凜真準備便當。

仁 凜真感到開心:「喔,這家便當店,我第一次吃到。」

教保員甲一副平常心:「嗯,來上課的自閉症者,也有份。」

仁 凜真一副坦然:「不過,為了讓自閉兒有學習等待的機會,要等我謝飯禱告完畢,才能用餐。」

教保員乙靈光一閃:「這方式也行。」

在仁 凜真開始謝飯禱告之餘,部分的自閉兒等不下去。

自閉兒甲一副不耐煩:「可以吃了嗎?」

自閉兒乙一副情緒失控:「不能吃很難受!我現在就要吃!」

而仁 凜真依然在代禱之餘,所有的教保員不斷安撫焦慮緊張的自閉兒。在仁 凜真謝飯禱告結束之餘,

教保員丙不解:「沒有想到,仁妹妹是基督教喔。」

仁 凜真一副低調:「你說我是就是。」

到了下午,仁 凜真用餐完畢並走出星燦人文藝術空間之餘,感到無奈。

仁 凜真一副無奈般:「未信主的自閉兒,真可憐,一定要傳福音。」

在仁 凜真見到賣蔥油餅小吃攤,就買了一份。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次,就去淡水看看。」

到了淡水,仁 凜真見到繪畫的攤位,就有點不安。

仁 凜真有點不安:「要是沒有人送點子給我,豈不是沒有生意做?」

到了黃昏,仁 凜真見到感到愉悅的素材之餘,也見到淡水阿給的小吃攤,並買了一份內用做晚餐。

仁 凜真謝飯禱告後開動:「這還是第一次吃到。」

然而,在仁 凜真吃完阿給之後,見到心急如焚的路人,而一副正經八百。

仁 凜真一副正經八百:「叔叔,看你好像很急的樣子,是在找什麼?」

路人甲一副平常心:「沒事,只是在趕路,但我很急。」

店員甲見到不安的事實:「仁妹妹,別靠近那人。」

店員乙一副嚴肅:「而且臉上又沒有寫字,不要隨便搭話比較好。」

仁 凜真不解:「為什麼?不是要助人為快樂之本,才比較有好人緣嗎?」

店員甲一副平常心:「仁妹妹,妳有沒有聽過一句成語,叫做,人心難測?」

仁 凜真直搖頭:「沒聽過。」

店員乙一副坦然:「那,人心隔肚皮呢?」

仁 凜真直搖頭:「也沒有聽過。」

在店員乙解釋成語之餘,仁 凜真理解社會生病的事實。

仁 凜真無奈:「那麼,要實踐助人為快樂之本,豈不是難上加難?」

店員甲一副平常心:「所以,最好的方式,是妳一旦外出到目的地的途中,不要相信所有人,因為,那些路人,都不是妳的朋友。」

受重創的仁 凜真,在主耶穌的眼裡,必然憐憫。而到了當晚,在門禁前回到家的仁 凜真,就一副無奈。

仁父一副為難:「凜真,其實,這只是經驗之談。」

仁母靈光一閃:「不過凜真,妳只要記住,任何超出妳的助人能力項目,都可以拒絕,知道嗎?」

仁父一副傻眼:「那金錢交易怎麼辦?」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就直接找老師投訴,就行了。」

仁父一副傻眼:「真有一套。」

到了星期日,是主日。在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在回家的路上,有說有笑。

巧爾一副不解:「實踐助人為快樂之本?我看,就有必要倚靠主了。」

仁 凜真一副認同般:「那當然,因為,搞不好幫到壞人,也不是不可能。」

巧爾一副嚴肅:「但在學校,有金錢交易的問題,要在第一時間向老師投訴。」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我知道,至少最近在學校,有學生找我借錢時,我都回說,我們去沒有人的地方,就可以做金錢交易。其實,我都帶那找我借錢的學生,到教務處走廊。」

巧爾一副開朗:「嗯,結果呢?」

仁 凜真一副開心:「我就不自主大聲說,啊不是要借錢,就來啊!剛好引起其他班導師的注意,連傳山老師知道這件事,就在校規新增,嚴禁金錢交易,被捉到請家長到校並強制親子輔導。」

巧爾一副無奈:「果然,未信主者,真可憐。」

而巧爾和仁 凜真各自回到家,仁 凜真順利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一副平靜:「這次要去那裡呢?」

而仁 凜真在捷運站第三出口想了一會兒,就靈光一閃。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好,既然都帶豆柴琥珀出來了,那就去鳳林廣場。」

而仁 凜真早就騎自行車,順利到鳳林廣場之餘,就一副平常心。

仁 凜真一副開心:「琥珀,你想下來走走嗎?」

豆柴琥珀一副開心親了仁 凜真,仁 凜真就放豆柴琥珀下來,並牽自行車和遛狗。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有想到,來這裡運動的人,也多呢。」

而仁 凜真見到長椅,就帶豆柴琥珀,就坐。之後,仁 凜真進行回顧。

安雅一副不安:「阿仁,妳都在小世界裡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嗯,在一整天裡,佔大部分。」

天何一副嚴肅:「阿仁,妳慘了,因為妳在自自語時,不只造成別人困擾,而且自言自語的內容,會有惡意人士的見縫插針。換句話說,是會引起霸凌。」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事實上,不是在一整天,大部分都說出來。而是,大多記在手機的記事單。」

天何傻眼:「不會吧?那麼,我得到的最新消息,是五年三班的班導師,是用韓式體罰,針對霸凌者而體罰呢。」

安雅一副嚴肅:「而且,都不准回到教室裡喔!」

仁 凜真傻眼:「韓式體罰?」

而仁 凜真進行速寫般,畫下天何看到的景象。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就這樣維持到放學後?」

天何一副嚴肅:「沒錯,而且,是針對霸凌者的體罰。」

回到現實,仁 凜真不禁落淚。

仁 凜真無奈:「真沒人性。」

而仁 凜真再度回顧,是在自閉症早期療育的部分。

仁 凜真一副傻眼:「這是?」

訓練師一副平常心:「這三張是神之卡,歐西里斯天空龍、歐貝利斯克巨神兵以及太陽神翼神龍。」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老師,就算妳喜歡玩戰鬥怪獸牌,妳根本是高手。」

訓練師一副平常心:「凜真,事實上,戰鬥怪獸牌,是沒有在桌遊店提供的喔,因為,是需要在百貨工司買到一包三張的實體卡,是集卡式的桌遊。」

仁母傻眼:「那不是很傷荷包嗎?」

訓練師一副坦然:「所以,我一方面是收集用,另一方面,是組牌研究用。但,為了有玩伴,我才投入職能訓練師。」

仁母有些理解:「(果然,自閉症者需要陪伴。)」

訓練師一副平常心:「來,遊戲繼續。」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一副開心:「我都不知道,我能玩到這程度的戰鬥怪獸牌規則。不過,也只是到遊戲王怪獸之決鬥的戰鬥城市篇而已。」

到了中午,仁 凜真在背包拿出午餐,也給豆柴琥珀準備午餐。

仁 凜真淺淺微笑:「真的是,很可愛。」

而仁 凜真第三次回顧之餘,就一副平常心。

仁母無奈:「凜真,妳就不能把手放下來嗎?這樣很奇怪。」

仁 凜真無奈:「有什麼辦法?根本放不下來!」

仁母一副不屑:「我不信!」

在仁母用力扳下仁 凜真因藥物副作用而造成肌肉縮起的手,感到吃力時,一切的一切,看在仁父的眼裡,早就看不下去。

仁母無奈:「奇怪了,明明凜真沒有出力,怎麼放不下來?」

仁父一副坦然:「老婆,面對現實吧!這就是藥物副作用造成的,而不吃藥容易失控,不是嗎?」

仁母火大:「但總不能讓凜真一直維持手臂捲曲狀態不管吧?」

仁父無奈:「那就等回診時,提出這問題和主治醫師討論,就行了。」

回到現實,仁 凜真一副無奈般。

仁 凜真無奈:「看來,大部分的自閉症者,需要服藥一輩子了。」

在仁 凜真起身遛狗之餘,就感到悶。

仁 凜真見到豆柴琥珀開心而平常心:「不過,能有小動物陪伴,也無妨。」

在仁 凜真見到沒有上狗鏈的大型犬,仁 凜真一時難以反應。

仁 凜真不禁反應慢:「糟糕。」

而主耶穌見此況,伸手一指,有熱心的路人,為豆柴琥珀解圍。

熱心路人機警抱起豆柴琥珀:「來,妹妹,妳的狗。」

仁 凜真一副回神:「喔,謝謝。」

熱心路人火大:「你這個惡劣飼主,為什麼不繫上狗鏈?你能保證你的狗不會去亂咬其他比你的狗還有小的狗嗎?」

惡劣飼主一副不在乎:「關你屁事?」

正義路人早就看不下去:「你就儘管無所謂,因為,我已經把剛才的證據照片,寄給我的警察朋友了!」

惡劣飼主傻眼:「什麼意思?」

到了傍晚,仁 凜真感到開心。

仁 凜真一副無奈:「那惡劣飼主真沒品,根本是怕麻煩而不繫狗鏈。」

而仁 凜真完全沒有察覺惡劣飼主的跟蹤之餘,主耶穌一指,惡劣飼主踩到鐵罐子,就跌倒了。

惡劣飼主火大:「是誰沒有公德心,亂丟回收物的?」

頭也不回的仁 凜真,因此感到憐憫。而在其他經過的人眼裡,成了唾棄的惡劣飼主。

仁 凜真一副正經八百:「雖說可憐,但,其他人怎麼想,我才不管。」

到了傍晚,仁 凜真和豆柴琥珀,離開鳳林廣場,就到江海豆漿,買晚餐。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有想到,到目前為止,能騎到這裡,就很習慣了。」

而在仁家,仁母準備晚餐之餘,仁父一副平常心看報紙。

仁父一副傻眼:「(沒想到,這政治新聞,都佔了整個頭條版面。)」

在仁 凜真買到晚餐之餘,就在謝飯禱告之後,開始開動。

仁 凜臏一副開心:「那麼,下次能帶琥珀,去那裡呢?」

在仁 凜真用餐完畢,就回到家。而豆柴琥珀,就一副平常心。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回來了。」

仁父一副開心:「回來了,凜真。」

仁母一副坦然:「凜真,最近你有得到一堆的繪畫素材?」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

在仁 凜真回房之後,早就餵過豆柴琥珀的仁 凜真,就平常心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以妳來說,妳有打算做周邊商品?」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有想過把我的作品印在馬克杯,但需要打印機。只是,目前的話,是能負擔得起,但不知道在那裡買打印機。」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也是,這也可以禱告。」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也不能妄求,那是主不喜悅的禱告。」

到了翌日,是星期一,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依然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次的委託網友,也是有疑難雜症。不過,目前來說,很順利。」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就以平常心進行〝辦案〞。

安雅一副好奇:「阿仁,今天有接到委託案?」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有,是有一個霸凌者,是五年二班的學生,之所以霸凌的原因,是在於,債務的問題。」

天何傻眼:「那麼,原因從那裡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她母親有派對強迫症,最多每週辦三次派對,也造成了龐大的債務。我看,她之所以成為霸凌者,是一種自我防衛。」

安雅傻眼:「自我防衛?那豈不是怕被知道,而內心受傷?」

仁 凜真一副坦然:「所以在知道之前,就耍霸凌。」

天何無奈:「既然知道了,我們也幫不了什麼,就只有默默祝福。」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但我認為,那霸凌者的隱瞞,老師的引導得當,其學生是能理解的。」

到了上午某堂課節束,仁 凜真到廁所整理儀容。

天何一副不解:「阿仁,妳怎麼認為那個霸凌者的原因,是因為債務的問題?」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我剛好看到,那五年二班的霸凌者接到的電話,有提到〝你不管你媽媽的欠債嗎?而且,是你媽媽因為派對強迫症所累積的債務喔!〞這回事,因此變成,在學校的霸凌,都拍女生自慰的照片,上傳到網路販賣來還債。」

安雅一副無奈:「這可不得了,我看,那債主也獅子大開口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畢竟主導權在債主。況且,班導師知道這件事,就有在處理了。」

天何一副傻眼:「但聽說五年二班的班導師,如得老師,是富家千金。我看,知道這件事,就二話不說,幫那霸凌者還債。」

仁 凜真一副平靜:「那是一定的。」

安雅一副嚴肅:「但,如得老師是大財團的千金,那五年二班的霸凌者之母所欠的債,只是小錢,不是嗎?」

仁 凜真一副平靜:「當然是小錢,只是,問題在於派對強迫症之母。」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吃完飯,就到走廊洗便當盒。

安雅一副不解:「阿仁,妳說那五年二班的霸凌者之母有派對強迫症,那麼,如果是妳,妳有想過,怎麼處理這部分?」

仁 凜真略微沉思:「這倒是令人傷腦筋,要嘛,要她看醫生,要嘛,就直接離婚並要求提出膳養費。」

天何傻眼:「都欠債了,還要求膳養費?」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那是個人的生活費。」

安雅傻眼:「生活費?找工作不就得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難道,找到工作之前,不需要生活費嗎?」

安雅無奈:「生活費,怪不得。」

天何一副嚴肅:「那麼,派對強迫症,豈不是要看心理醫生?」

仁 凜真一副平靜:「當然需要,可能那五年二班霸凌者之母,需要有交誼的環境。」

天何一副正經八百:「(那五年二班霸凌者,因為媽媽的緣故,而耍霸凌不說,也拍了自慰照,分擔債務的重擔。)阿仁,妳想在五年二班霸凌者其母,豈不是有重度派對強迫症?而且,一週最多三次。」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部分,利黑老師也知道這件事,就有委身交給主並代禱了。」

安雅不解:「阿仁,妳會不會覺得很奇怪,就是,別人有的,自己沒有就嫉妒,甚至生恨。例如,自閉症者的記憶力強到能自學科目,導致被霸凌,那豈不是沒有人性?」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其實,也有和過去遇到的種種,造成的。」

然而,在屏東科技大學的教授看仁 凜真出的繪本,而感到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