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15-05-28 11:08:00紅葉

詭情(49)

2005511 下午845

前台中市議員高信忠住所

 

「所以說,高偉國一離開你那裡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對於李明德的推論,高信忠點了點頭,續道:「當晚當我辦完事回來時,我便發現我的槍不見了。那把槍藏的位置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偉國知道,所以我立即就猜到是他給拿走的。為了怕他做出傻事來,我立即吩咐阿培動員所有的人去找他,而我從隔日起也推掉了所有的行程在家裡等待,希望他能平安無事的回來,然而……後來所發生的事,你們也應該都知道了。」

 

「所以你認為,是你的那一番話讓高偉國下了這個錯誤決定,是嗎?」

 

「如果我當時沒跟他說這些話,沒拿槍給他看的話,他或許只是會繼續的去鬧一陣子而已,而不是……而不是……

 

一想到這裡,高信忠的眼眶便不禁紅了起來。坐在他身旁的蔡珮琳見狀便伸手握住了高信忠的手。然而她的這個動作卻讓高信忠那原本就快要決堤的淚水直接崩潰,終於忍不住痛哭了起來。

 

「我們所知道的事實,就是這樣了。」蔡珮琳一邊安撫著高信忠,一邊對李明德等人道:「說真的,我昨天一看到那個男孩子出現在我面前時,我真的嚇到了。他的臉,他整個人的感覺都跟偉國一模一樣。而我也不中用,一下子就被他給嚇暈了,連跟他說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

 

「高夫人,這也不能怪妳,一般人遇上這種情況,恐怕也是會嚇得不知所措的。」

 

「可是……」此時就見蔡佩琳搖了搖頭,苦笑道:「太像了,實在是太像了,也不知道是我太過想念的緣故,那孩子實在是太像偉國了。如果偉國當時順利的和他女朋友結婚的話,他們的孩子現在也應該有這麼大了。」

 

「對了,說到這裡我才想到,高偉國的未婚妻後來怎麼呢?」

 

一聽到李明德的疑問,蔡佩琳不禁又是一真苦笑,道:「說真格的,當年因為偉國刻意想要和我們保持距離的緣故,所以他的這個女朋友我們根本就沒見幾此次面。而且我聽偉國說他的女朋友從小父母雙亡,因此女方那沒什麼家人,所以她對於婚禮的事也就沒什麼意見,一切隨我們男方這來安排。在偉國出事後,她受不了這個打擊,獨自一人離開了台中。我當年原本想去找她,但是一來我對她本來也就不怎麼認識,再來,偉國發生了這種事,她或許不想再與我們高家有什麼牽連了,所以久而久之,我也就忘了她這個人,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碧華而已……

 

「啊……!

 

「喂!你是在鬼叫什麼?!

 

因為被謝中天這突如其來的大叫聲給嚇了一跳,所以李明德也毫不客氣的就往他的頭上狠狠的巴了下去!當場便讓謝中天一陣頭昏眼花,整個人差點就暈了過去。

 

「明德叔!這樣很痛耶」謝中天埋怨的看了李明德一眼,然後再急忙向蔡佩琳問道:「高夫人,妳說那位未婚妻的名字叫碧華嗎

 

「這……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我也只見過她兩三次,是不是這個名字我也不敢確定。」

 

「中天,這個叫做碧華的女子是又怎麼了?跟你宋老師的失蹤又有什麼關係?」

 

「明德叔,我記得你說過,血親之間的附身通常會比較容易,而且效果也會比較持久,對不對?」

 

「理論上是如此沒錯,這又如何?」

 

「我記得傅希倫的母親好像就叫做傅碧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

 

「啊!若傅碧華真是高偉國的未婚妻,那麼依照時間來算的話,傅希倫就很可能就是高偉國的孩子!」

 

李明德此話一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尤其是高信忠和蔡佩琳,兩人的臉上此時都是充滿了驚訝以及喜悅。

 

驚的是,那個被高偉國靈魂附身的男孩,居然會是他們的孫子!

 

喜的是,高偉國雖然不幸橫死,但總算還是留下了一條血脈來,讓他的死不至於會這麼的悲哀。

 

「明德叔,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我們現在得先確認傅碧華和高偉國是否真有關係,不過中天,多虧你,我們現在又多了一條線索可用了。」

 

此時就見李明德拿起了手機,然後邊撥號邊對謝中天解說道:「依照這樣的狀況來推算,高偉國的靈體應該是屬於地缚靈的一種,而傅希倫之所以會被附身,很有可能是因為他先前曾去過高偉國靈體的所在地,再加上是直系血親的緣故,所以他就這樣被纏上而一直跟到台北……喂,四海,你可以幫我去找傅希倫的母親傅碧華嗎?嗯,地址是……你有呀,那好,你快去幫我問她是否認識高偉國……對,如果是的話那就中獎了,然後你再問她最近是否有到過台中,又去過哪些地方,請她詳細的跟你說……要快呀,當然要快,這可是人命關天呀!」

 

在李明德講完電話之後,就見張正英一臉擔心的向李明德問道:「李先生,你剛剛說人命關天,真的會這麼嚴重嗎?」

 

「張先生,如無意外,張太太應該是和傅希倫在一起。然而現在的傅希倫,也就是高偉國到底是為了什麼來挾持張太太,其中的緣由我們現在仍然是一無所知。所以……我們還是得先做好心理準備才行。」

 

「心理準備?李先生,你的意思是……

 

「嗯,這最壞的結果,就是張太太……再也回不來了。」

 

一聽到李明德這麼說,張正英一開始先是愣了一下,但是他那隱忍許久的情緒此時就好像是潰堤般猛然爆發了起來,大叫道:「不!不能這樣,麗玲他是受害者呀!為什麼他要跟著那個幽靈一起去死呢?李先生,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把麗玲給救回來,我求求你………

 

張正英的雙手用力的抓著李明德的雙肩,死命的要求李明德要去救宋麗玲。但是李明德此時也只能等待卓四海的消息,著實是無計可施,所以也只能選擇沉默已對。而張正英一看到李明德的這種表情,心中的絕望感不禁是越來越深,於是他便放開了李明德的肩膀,垂頭喪氣的道:「罷了,如果麗玲真的回不來的話,那我也不會丟下她一個人的,我要陪她一起走………

 

「張先生,等一下!」

 

突然間,就見李明德也抓住了張正英的肩膀,然後急切的問道:「你說如果張太太死了的話,你也要陪她一起死?」

 

「嗯……我的意思應該是這樣子。」

 

「那你打算要怎樣陪著她一起死呢?」

 

「李先生,你問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嚇到我了!」

 

上一篇:詭情(48)

下一篇:詭情(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