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膽固醇好食物 贊助
2019-03-27 02:06:37Amélie

《窒愛》加布里埃爾.塔倫特〔高寶〕



窒愛 My Absolute Darling
加布里埃爾.塔倫特 Gabriel Tallent









 這是在述說一位父親對女兒有著強烈且變態的佔有慾,他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來,而長久被虐待的一方,什麼時候才會覺得這是不對的,什麼時候才會起而反抗,要如何反抗,總之是人倫悲劇,一部令人心驚的故事。

 十四歲的小龜(茱莉亞.艾佛斯頓)跟著父親住在荒野山林的老屋裡,到處都是藤蔓纏繞,毒櫟遍佈,屋外都是空彈殼,屋內佈置得像是靶場,馬汀讓她從六歲就練習射擊,如果是正面地為了教她能自我保護,也是很好,但大部份故事裡的父親,都是因為覺得世界、外面太危險,有過度被害妄想,才會教小孩如何狩獵與使用武器。

 小龜總是不能安穩地待在自己的房間,手上的摺疊刀打開又合上,她得密切注意樓下父親馬汀的一舉一動,生活中,在父親口中的自己,一會兒是最醜陋的,得到的是不留情的暴力相向,一會兒又摟在懷裡稱是最美麗的存在,使得小龜身心靈破碎,只剩封閉、自我否定的意識,小龜看到其他女孩的幸福美麗,只有惡毒言語讓人搖頭不想靠近,連老師的關心都讓她憎恨不已。

 或許馬汀是小時得不到父親應有的愛,有種彌補作用,想要把他所有的愛全部加於自己的女兒身上,卻對女兒做出禽獸行為成了狼父,馬汀的想法異常偏差,脾氣不好,容易失控,不知如何愛人,不斷用難堪的字眼咒罵女兒,讓旁人都看不下去,要說多愛都不能相信,感覺是因為他的個性、想法偏激,不見融於社會,所以選擇住在偏僻的山林裡;其實馬汀知道他把一切都搞砸了,對於親情──被愛與愛人,他深切地渴望,也讓他一再地失控,人性之惡顯露無遺,都是別人的錯也是他唯一能有的藉口。

 看著小龜活得很辛苦,只有在跟祖父相處時好一點,但又要隱瞞與安慰爺爺自己的傷沒什麼,「只是瘀傷而已」這樣的話聽來更讓人難受。

 跟大她一歲的兩個迷路男孩偶遇及一夜的相處,可說是小龜開始改變的重要關鍵,口拙的小龜對於男孩雅各和布萊特在暴雨中還能一搭一唱地講話,感到相當新鮮,她希望上高中後,可以請他們教她課堂上的東西。

 就在小龜向父親提出買新裙子,想參加舞會的請求,觸怒了馬汀,結果她就是跛著腳,腿上都是瘀傷,發現孫女瘀傷的祖父,去找馬汀質問,卻被氣到倒地不起,馬汀竟然拋下小龜久沒回家,回來還帶回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對她也伸出狼爪,小龜終於再也無法漠視不理......

 這裡的人說話句子都不長,尤其是小龜,簡直是沉默居多,祖父也很不會表達,話最多的是馬汀,對任何人(包括自己)否定、鄙視、粗暴的言語,讓人聽得很痛苦,每當他說著多麼愛小龜,她是他一個人的話語,總讓人不寒而慄;不知道雅各為何說話都有點文謅謅,喜歡說古文,他的學習能力似乎不錯,他看過小龜打繩結,他就學會了,而且可以在黑暗中做得又快又好;布萊特說話也很有趣,也是個有義氣的人,當小龜有危險時,他沒有逃走,反而會擋在她面前。

 為了逃避畸形的愛,我們只能跟著小龜逃避似的在山林裡遊走,直到小龜認真地反抗,才開始認真而緊張地看下去。可能是腦袋不好使,她沒有計劃,只有衝動行事,這時的父親馬汀就像是電影裡變態的壞人,或是中了毒的喪屍一般,我們只希望小龜下定決心,拯救自己與所有人,不要再猶豫、心軟了。她最後的決擇應該已不是單純地為了自由,也要為了別人而戰。

 一個心疼孫女卻管不了兒子的老人,一個因佔有慾而失控的父親,一個在父愛裡掙扎的少女,這些人不只是在世界偏僻的角落會有,還有多少陽光照耀到或到不了的地方,也有著不為人知、令人心傷的親情糾纏。

 讀此書,真的是窒礙難行,此次試讀不是整本書,也不知道是給前半部,還是有跳著給,感覺在看時有跳躍感,有時很難判定是不是自己漏看了什麼。

 到底為什麼在偏僻的山林裡,故事都很聳動,就不能有比較正面的劇情嗎?還是因為幸福、美好太容易被忽略,只有刻苦銘心的苦難,才能激發創作力;不過,說真的,每當情㥩差時,比較需要文字的抒發,確實也比較能寫出些字來,只是還是希望心情好的時間能久一點,免得抑鬱成疾。也希望文字運用在幸福美好的景象形容裡多一點,增添人生光明願景。

 太過濃烈的愛與情感,對於人的關係是有害的,不管是家庭、伴侶、社交關係,只有真正為對方著想的關心,讓人感受到你的愛,不是以愛名之行使傷害、干涉或控制的事實,只會得到反效果。


原始發表網址:http://blog.sina.com.tw/pommes/article.php?entryid=703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