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9 00:00:00宦‧鵝‧麥三人組

【N‧異F】第二十二話









 「怎、怎麼了Lancer?你怎麼突然--?!」

 被Lancer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的瀨遙月將視線緩緩移向那頭藍色的頭髮
 小小聲的「會痛吧?」讓瀨遙月嘴角微微的上揚「不會拉,哪會痛呢,你都沒有看到我剛剛…」
 「都已經剩下我們了,你說出來沒有關係的。」
 
 Lancer你到底是怎麼了?你從剛剛就好奇怪呢…。
 
 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只是靜靜的靠在自己的肩上,也感受不到Lancer到底是難過還是生氣,無奈的吐了口氣「難道你還在自責?」

 「能不能答應我,不要再自己擅自做決定做些危險的事情…。」
 「Lancer…。」

 感覺到他越抱越緊,像是不希望自己消失一樣
 這還是第一次感覺到枕在自己肩上的這個人好像一個耍脾氣的孩子,明明自己才總是對著他耍孩子脾氣呢,但這樣的感覺…
 不知怎麼得讓人想笑呢,明明是認真的對自己說著

 「能不能答應我,不要再讓我看到自己最心愛的人離開自己。」
 「我答應你,所以你不要難過了好嗎?不想看到垂頭喪氣的Lancer…。」

 轉了身緊緊的抱住了Lancer,將臉埋進了Lancer的胸膛裡

 我絕對不是故意要讓你難過的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答應我、只是希望你再次對我承諾並且永遠都要記得,我們在這一刻起彼此安慰,彼此希望彼此不要從自己的眼前消失
 
 你知道嗎?我可從來沒有這麼窩囊過
 是因為你讓我不得不這麼軟弱

 「先洗澡吧,洗完上藥後在睡覺。」

 Lancer看著瀨遙月胸前的傷口說著,只見瀨遙月再一次的伸了懶腰「我累了,所以我想要先睡,反正明天是假日,睡起來在洗澡在擦藥也可以阿。」
 「唉-隨便拉,反正就是得乖乖擦藥就是了。」

 一手將瀨遙月扛起抱到床上
 只見瀨遙月休紅著臉趕緊拉起被子將自己裹在被窩裡,然後露出他的頭在那裡笑…

 「你幹麻阿?」
 「你知道我剛剛被你這樣抱過來讓我想到一件事…。」
 「什麼?」

 反正一定又是什麼不正經的事情吧
 一定又是什麼好害羞阿,又是什麼奇怪芭樂劇的劇情是吧

 Lancer無奈的勾起笑容倒了一杯水,然後喝了一口…

 「好像…洞房花燭夜……」
 
 噗--啊?!

 「我穿著禮服,然後你把我抱到床上,而且又是晚上,開了點小燈,然後……」
 「你給我閉嘴,你不是要睡覺嗎?快睡啦!」
 「Lancer好兇。」

 不,是你太愚蠢了,什麼洞房花燭夜?!怎麼能想到那裏去啊莫名其妙
 看看你現在又害羞的把自己的頭全往棉被裡鑽,真的很…蠢,但,看到你的蠢我倒是放心了不少

 應該說,這才是你阿小月
 我們那個為了小事可以開心大笑、難過落淚、情緒都寫在臉上毫不遮掩的小月

 瀨遙月再一次的探出了頭,一個吻就這麼落在他的額頭上

 真的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實現自己的夢
 Lancer現在就在我的旁邊,還對我溫柔,讓我不禁思考著,自己這樣做真的對嗎?

 吶…是不是只要任性一點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呢?
 但這樣的任性卻又換到別人的擔心與難過,甚至是犧牲了美麗的地方,我好自私…對嗎?

 「奇怪,被親不是應該感到高興嗎怎麼哭了?你這樣子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辦耶…。」

 羞紅著臉的你的大手拍著我的頭,暗示我不要難過
 而我則是停不下淚水的哭了起來


 對阿,應該感到高興的,為什麼會覺得有股淒涼感呢?


 「就說你別逞強吧,你看你…」

 這裡是幕茗神夜的房間
 剛剛才將木佐玲葉平安送回了他的家後便回到自己的家中準備處理傷口
 大張的床上布滿了醫藥用品,繃帶阿藥膏阿全在上面,等等睡覺時一定會有藥膏味,實在是糟糕到了極點

 「你真的很囉唆耶,不過是流一點血而已又不會死人!」
 「我說神夜寶貝阿,你不是說你要為了我溫柔一點的嗎?你怎麼揍我的頭?」
 「不,這只是不小心揮到的,你也知道我的拳頭不長眼睛阿。」

 你根本就是有意的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你明明就答應過我只是你忘記了,說話不算話嗎?那麼喜歡跟我開玩笑是嗎?很好…。

 「喂!你做什麼啊?!」
 「我現在這樣子撲倒你,現在把頭靠你靠的那麼近,然後吻住你也是我一個不小心的。」
 「你…。」

 你又再一次的對我無禮
 這個笑容是犯規的你知道嗎?就算你現在為了我而沒有消失可是你以為你的權利就很大嗎?
 我有說過你不可以笑的這麼帥吧
 我也說過你不可以講這種令人臉紅的話

 你竟然很該死的犯規,你…。

 「怎樣?臉紅耶你,你又女人化了喔。」
 「……你到底要不要讓我好好休息啊…。」

 我本來就是女人阿
 而且你現在種種舉動讓我不得不這樣還嘲笑我?
 

 這裡是小日外公家,Caster等其他英靈們處於這內部之中
 那時候因為緊急得要去匯合去幫忙而沒有注意到這古老式的建築物裡面的裝潢早已殘破不堪,沒有一處是完整的,現在仔細一瞧簡直無法住人

 「Caster,所以你跟眼鏡的母親說了什麼呢?」
 「啊…我說我們與其他幾位同仁是來傳教、勘察日本文化而從遠地來、受過他父親照顧的朋友的親屬,再這裡可能要久留但也沒什麼錢可以租房子,希望他能讓我們住在這裡,當然,他是很客氣的跟我說了這房子很久沒使用應該很亂、還有隨時崩塌的危險怎麼樣的,也同意我重新裝潢……但……」

 這也太恐怖?!根本就是鬼屋啊!

 Caster用力的將門甩上怒喊著
 已經夠累了很想直接休息,看到這副場景怎麼休息啊?!

 尤其在最裡面的房間,被奈古日說是外公的研究室更可怕了
 應該說,就好比被大地震搖過一番,一本比一本還要像是快被分屍的書籍,桌子上一堆不曉得應該要怎麼說的疑似垃圾的東西,還有爬蟲類?

 這已經擺明的要全部砍掉重鍊啊我們哪來的體力去砍掉重鍊?!

 原本天真以為有免費的房子住,看看這房子外面如此莊嚴,內部卻是鳥不生蛋
 瀨遙月他們硬是把自己留下來了沒有錯,不過住的地方也實在是…
 
 「太沒格調了。」

 Assassin的批評,讓其他人都點了點頭
 基加美修根本是懶得從根本批評而挑了眉的轉了身「沒想到他們開了這種笑不出來的玩笑啊,他們那群雜種竟敢要本王要住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本王要殺了他們。」
 「喂喂喂你給我回來,要定罪什麼的等大家都恢復了精神再說!唉--我看能以什麼辦法改造就盡量改造吧。」

 「是說Caster,我發現牆邊有著別人畫的奇異生物…」

 Rider開了口,所有人湊了過去,是說這是什麼?這是花嗎?還是八爪章魚呢?

 「這是那個吧…阿里不達星人?」
 「Rider,我這一看就知道是花吧,不過花瓣大小不一…。」
 「Assassin,請你不要汙辱植物好嗎?這應該是八爪章魚吧,Saber討厭的那個…」
 「你們這群雜種腦子到底再想什麼?這很明顯的是詛咒用的儀式圖吧?看看旁邊還有什麼疑似外星人正要過來給那個疑似花不像花的……等等,那個星人握著的是什麼東西?!」
 「嗚啊---」

 Berserker你說那個外星人拿的是澆花用的,而且那個外星人應該是女孩子?
 這怎麼看也不像是個小女孩,應該要說成是外星來的小女孩了吧,不過外星來的也--

 「這面牆還是重新粉刷吧,家具也重新買過,不過這一切還是等明天再說,我看今天就先去我前主人的家吧,有很多客房可以使用,他應該會願意讓我們住一晚。」
 「Caster你說的前主人是那個幫我們開了理想鄉的…」
 「對阿,那裏可是很適合療傷的地方啊,而且我也有很多事要跟他說說呢。」

 淺野月華…啊。



2015-07-31 01:12:09

小月Lancer真的很擔心妳呀QQ
小月真的是夠了XDDDDD
紅白組還是老樣子(墨鏡
好奇你們是來傳什麼教的(抖(喂
小日外公家狀況超可怕XDDDD
B叔超強的理解能力XDDDDD
喔喔!下一回是月華跟Caster!

版主回應
小月就是這麼情緒化的孩子啊
一下喜一下哀的結果又耍天然呆XDDDDDD
紅白組這段幾乎沒有變的複製貼上(墨鏡
C:傳什麼教嗎?喔呵呵呵~我感說你絕對不會想知道的XDDDDD
那能說是家嗎?那根本不能算是家啊XDDDD
沒有錯啊B叔,就是女孩在給花澆水的圖呀結果大家竟然XDDDD
喔,下一回沒有這回事,月華部份我決定留給異F特典(捏他?!
2015-07-31 11:4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