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0 00:00:00宦‧鵝‧麥三人組

【N‧異F】第十二話







 時間回到Lancer抱著瀨遙月的身體到了三樓的那一刻
 
 陰森的屋內
 即使天空一片黑霧籠罩卻還是伴著些微的月光,從窗戶透了進來
 默默的望著瀨遙月的臉,吸了一口氣後便踏出了尋找的那一步

 「最後一間,最後一間,長廊最底的那個房間……。」

 口中喊著幕茗神夜告訴自己的位置
 即使感覺到了樓下發生暴動、什麼東西碎裂了的聲音,為了避免自己分心口中不斷的說著房間的位置

 這是自己的使命
 說好要保護好手上的人結果卻還是讓他發生了事情,光事想到這裡,便感覺到內心的疼痛
 等手上的人醒來了,他看到了自己的出現不曉得會不會很開心呢?
 還是會像那時候他被迫從理想鄉離開、那張受了傷的表情…呢?

 只是這麼想著時,便意識自己已站在長廊最底的房間門口
 不要自己亂七八糟想,便搖了搖頭讓自己趕緊振作,原本雙手抱著的動作換成一手扛著瀨遙月,一手打開了門

 此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又一個像是棺材一般的透明棺

 「還真是令人噁心的房間啊…。」

 踏進房間後,開始尋找著瀨遙月的靈魂放置處
 經過的同時便發覺到,許多也跟瀨遙月一樣被剝離的靈魂一絲不掛的躺在裡面,而且像是做了什麼好夢似的笑著
 
 「這種時候呢…」

 Lancer默默的從身後將眼罩拿了出來「等一下把布拿下來就不用擔心看到你的身體了。」

 將眼罩拿在手上繼續走著
 直到走至最後的透明棺前,才停下了腳步,望著透明棺裡的人兒的睡臉
 那張因為開心的夢而笑著的可愛的臉,讓Lancer不禁勾起了笑容

 「抱歉啊,在你美夢時刻硬要將你拉回現實。」

 即使想到他可能醒來後會露出多少複雜的表情而捨不得
 但是他要做的就是將瀨遙月給帶回來,他自己心裡很明白
 吸了一口氣後便默默的將透明棺給打開,而後將眼罩給戴上,默默的將裹住瀨遙月身體的布給褪去,而後就是觸碰著靈魂的臉、脖子、肩膀…

 「肩膀在這吧,好。」

 將瀨遙月的身體與他的靈魂疊在一起
 認為自己完成了動作想確認自己是否安置好了想將眼罩給拿起,卻像是想到了什麼而停下了動作

 對呀,現在小月是一絲不掛的狀態,所以眼罩應該還是不能拿下來吧。

 手默默的從眼罩的位置離開
 摸索著瀨遙月的手的位置,感覺到了他的五指後便默默的握住
 
 「小月,我照你說的到這裡來陪你了,你如果醒來了要記得出聲啊。」
 「……。」
 「你這個白痴我可是知道你現在在故意不出聲對吧?」
 「……。」
 「我說你阿不要因為我戴著眼罩就故意不講話,我會生氣。」
 「……。」
 「人的忍耐是有極限的,你給我講話喔!」
 「……。」
 「喂!快給我出聲!」

 Lancer緊握住瀨遙月的手並用力的拉扯著
 換來的是一聲也沒有吭,只有自己的聲音在整個安靜的空間迴響著,這才默默的將手給鬆開,想著奈古日說的他可能不會醒來便皺起了眉頭

 「小月…。」

 吶,對不起
 那一天我拒絕你讓你傷心、讓你成了這樣子是我的錯
 我跟你道歉,能否給我機會道歉呢?能不能不要鬧脾氣了?你已經沉默的夠久了…。

 我跟你說一件你會感到開心的消息吧,那個眼鏡女說如果你醒過來他會陪你去看空的?境界電影,而且吃的喝的電影票全都他請客
 話說回來了怎麼還在空的?境界呢那是多久的事情了竟然還電影化那種奇怪的芭樂劇你是不是該跟我說一下?

 還有那個紅髮男人婆說他會幫你標下空的?境界限量版海報及簽名CD外加DVD,雖然簽名就是簽個囧女跟杳男毫無收藏價值但你一定會喜歡的,對嗎?
 白毛還說了他會幫你跟紅髮男人婆說跟你一起去看新芭樂劇

 啊…好啦好啦,你要玩我的頭髮也可以拉!

 前提是你必須起來阿
 你如果沒有起來就沒有意義了…。

 「……。」
 「對了,你不是一直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我現在在這裡你可以說了啊。」
 「……。」
 「小月,你知道現在大家都在為了你努力這件事嗎?你不醒來看看嗎?大家、不,我真的在你面前了啊為什麼最期待這一刻的你卻始終都不願意起來呢?」

 你一句話也沒有回應
 及使沒有看到也能想像得到你現在還是笑著沉睡著

 原來你對『愛』這個部分一步也不願意退讓
 那時我天真的以為我拒絕你你只是短暫的感到難過,不過你之後會不停的往理想鄉跑來,對著我抱怨我為什麼不跟你一起回去,還會一直求你的朋友讓你來到這裡

 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可是卻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

 你把你的靈魂賣給了黑夜,就爲了求一個你的理想世界
 然而你知不知道你會因為這樣子而再也不會醒來了呢?而且還只是爲了這件事情白白浪費了你的生命,這並不是我所想要的結果啊…

 你真的很厲害,你完完全全的超乎我的想像
 你為了我可以做到這種地步讓我實在是不曉得該說什麼了

 「我投降了,所以你可以醒來了嗎?」
 「……。」
 「吶,我什麼也不要求,你叫個名子就好了…。」
 「……。」

 我完完全全的輸給了你
 也完完全全的輸給了那個夢
 是我的錯,不願意屈服你的決定,現在真正的我已經出現了,你卻想告訴我已經來不及了對嗎?

 為什麼現實就是這樣?

 就在身感絕望而難過之時
 感覺到有人觸碰了自己的臉,便皺起了眉頭
 
 「男人怎麼可以哭呢?更何況是Lancer……」
 
 輕輕的話語深深打入了自己的心裡
 那久違了的聲音,讓Lancer睜大了雙眼「小月?是小月嗎?你醒了?」

 恩--。
 伸了個懶腰的聲音傳入了自己的耳裡「我…好像睡的有一點久…。」

 「小月、是小月對吧?」
 「嘿嘿,你怎麼會問這種奇怪的問題呢?Lancer好奇怪。」
 「叫我的名子。」
 「恩,比起庫丘林,我比較喜歡Lancer這個叫法。」


 『庫丘林?!什麼丘陵阿,這個名子好好笑喔,Lancer這名子還比較帥多了。』


 聽到了瀨遙月的回應
 Lancer開心的一把就把瀨遙月拉進自己懷裡並緊緊的抱住
 感覺到抱起來的觸感,才想到自己現在抱著的人的身體
 一絲不掛--。

 「嗚哇!」感到緊張的趕緊推開了剛剛抱著的人,瀨遙月,不明白的皺起了眉頭「怎、怎麼了?Lancer你幹麻突然大叫?」
 「不,我剛剛、天呀我……。」

 瀨遙月完全不明白那個戴著眼罩的人為什麼要紅著臉慌慌張張的
 然後他還沒有回過神就被一條白布蓋住
 從頭上拿起「怎麼突然給我這個呢?」

 「把、把它圍上…。」
 「恩?」

 瀨遙月望著自己的身體,這才知道自己原來是一絲不掛而紅著臉

 「難怪怎麼覺得有點涼涼的原來是這樣啊……好了,Lancer你可以把眼罩拿起來了。」
 「嗯…。」

 對於自己終於可以不用這麼彆扭而感到有些開心
 他終於可以正視瀨遙月、完全不用擔心瀨遙月的身體會被他看光而認為自己嫁不出去什麼的所以帶上那個蠢東西

 想要趕緊看到瀨遙月的表情而將眼罩一手褪去
 此刻,映入自己眼簾的,是那張久違了的淡淡的笑容

 他是小月嗎?
 Lancer腦中不禁產生了疑問,自己很久很久沒有見到這樣子的小月,這樣的表情,自理想鄉之後就沒有看到了,也是拉,當我出來的時候小月就發生事情了啊…

 「怎麼了?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看?」
 「沒有,沒什麼,只是覺得很久沒有看到你了…。」
 「可是我就每天都有看到你喔,每天每天--」

 瀨遙月伸出了手還住Lancer的腰,開心的笑著
 就在這時候,因為那句話而感到了不開心的Lancer挑了眉,將瀨遙月給推開,緊抓著瀨遙月的肩膀

 
 我問你,你為什麼要把自己的靈魂給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