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30 00:00:00宦‧鵝‧麥三人組

【N‧異F】第六話








 關於這個術式,它是黑魔術的一種
 藉由被施術者自願的將自己的身體奉獻出來,作為交換,將能換得自己心中想達成的願望,但那也僅僅只是讓被施術者陷入熟睡中
 
 「自願?小日你的意思是說小月他是自願的?怎麼可能?!」神夜驚訝的望著
 「Caster是這樣說的,因為若非自願,那具身體也會產生對人的排斥而難以控制,所以小月應該是被人哄了幾句吧,但…」
 「小日,他有具體說明軀體是怎麼進行控制的嗎?」

 Saber的提問讓奈古日點了頭「恩,就跟神夜想的一樣是由靈魂控制的,這術式就是拿來取出被施術者本體的靈魂然後再把想移植的靈魂的一部份轉移到那個人的身上,作法的話……必須先讓被施術者一絲不掛,才能完整的拉出那個人的靈魂…」

 ……欸?!!!一絲不掛?
 除了基加美修的其餘在場的三人有些驚訝,幕茗神夜抱著頭「嘛,雖然我知道小月這人就是天然呆但他真的一絲不掛的在人家面前--好難想像阿!」

 「恩,而且那個靈魂就是帶有著被施術者的精神與記憶,陷入熟睡的也就是那個靈魂,陷入熟睡的狀態是不能再進入別的軀體的,只能放在保存箱裡讓他熟睡,永不起來……。」
 「什麼?!」
 「你、你們不要激動我還沒有說完嘛,恩…要讓被施術者恢復的話就必須把被施術者的軀體裡放置的靈魂取出,其方法就跟前面的步驟一樣,之後再次一絲不掛的疊在熟睡的靈魂上,盡量不要讓被施術者的軀體跟靈魂脫離太久,怕會產身排斥狀態,而且…」

 就算沒有隔離的時間太久,但那也只是『或許』會清醒
 如果被施術者願意從夢裡醒來的話……。

 「原來如此,所以那也不是可以保證會醒來的意思是嗎?雜種喔。」
 「恩…。」

 「怎麼想就是怎麼奇怪,小月他真有這麼容易被騙嗎?自願性的將軀體給黑夜什麼的…。」
 「還是他為了某些目的才這麼做呢?」

 Archer開口後所有人睜大著雙眼望著,而他吐了口氣繼續「就你們說的那傢伙因為去了幻之理想鄉回來之後就整個情緒低落、然後發生事情,那麼,他會不會就是希望有我們的世界所以被這樣騙了呢?」

 被這麼一說好像就真的是這樣了呢
 總覺得這可能性的理由根本是百分之兩百阿
 幕茗神夜與奈古日腦內瞬間有這樣的想法,不禁為瀨遙月這人的想法感到同情卻又覺得無奈

 這人要是醒來,絕對要好好的罵他一頓讓他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他
 真是的

 「對了小日,這些話好險Lancer他沒有聽到呢,不然他怎麼可能忍受的了小月為了他而對人一絲不掛這種事呢,這對他可是保護不了主人、不,是喜歡的人的恥辱呢,要是聽到了他現在一定是抱著頭,然後試圖找尋發洩途徑看到東西就摧毀……」

 Saber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了離這裡不遠處已發出了巨響
 所有人聽到了巨響大概都能猜到是怎麼一回事而同時吐了口氣

 「就要他別聽的嘛。」


 那個在外偷聽的男子、Lancer
 因為自己偷聽到的一切內容理智線已斷去的嘶吼完後摧毀了第三顆樹
 腦內想著的,就如Saber所說的促使瀨遙月之所以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自己而感到難過、自責,卻又對瀨遙月的行為感到生氣、憤怒--
 越想越讓自己崩潰

 等意識回來之後,才發現到四周滿滿自己以摧毀樹木的痕跡
 不禁尷尬的用手遮住自己的臉

 好險小月不在呢,不然他要是看到了準會吵鬧的

 不過…
 還真懷念他的吵鬧阿…。


 *    *    *    *    *


 「這結界的威力還真是驚人我都快要分辯不出來是白天還是夜晚了。」

 抬起頭望著黑色霧濛濛一片的天空
 奈古日吃著便當不禁有這樣的想法而說了出口,幕茗神夜則是啃著麵包「比起這件事,對於明知道整區市民已發生事情了學校也不會正常運作卻還是說要來學校的我,真覺得是個大笨蛋。」

 沒有錯,這裡是學校頂樓
 幕茗神夜望著手上的麵包,想著瀨遙月剛認識自己就說要幫自己做便當的事情
 因為只吃麵包不健康、因為他有多的時間可以多做一份無所謂、因為是朋友所以很關心…

 唉--結果我到底讓他去做什麼了呢?
 只讓他難過的事情,要是我沒有想去研究這件事情就好了

 「Lancer,你該不會都聽到了吧?」Archer望著
 「阿?沒有。」

 這好像不是沒有該有的樣子吧。

 學校頂樓其實很寬敞的
 對於這寬敞的空間五個人在某一區塊然後只有一個人很突兀的靠在角落啃著麵包什麼的,那個人擺明就是有事,擺明就是對某件事過不去,擺明就是『我聽的一清二處不要來煩我』的樣子
 
 那個突兀的人,Lancer,望著這景色想起了他曾經為了不想吃用水去泡的麵,用著來觀察敵情為藉口來到學校搶了小月的煎蛋捲這件事
 光是想到這裡,不禁又深深的嘆了口氣

 「他百分之兩百絕對聽到了。」

 Archer笑道,從一早看到某區的樹殘破不堪外加現在耍自閉
 Saber無奈的吸了口氣「Lancer你一直這樣消沉下去也是救不了小月的,趕快振作吧。」

 「……。」

 Saber的加油打氣並沒有換得Lancer的回應,幕茗神夜站了起來「我知道你現在很著急,很想快點找到小月想辦法讓小月恢復原狀,但我們還搞不清楚那個黑夜想做什麼的話根本無法做任何事,而且…」

 憑我們這樣亂七八糟沒有商量好計畫的隊伍根本無法將小月平安帶起來吧?

 幕茗神夜皺起了眉頭,所有人也突然的沉默
 Lancer閉上了雙眼,煩躁的應了聲「知道了。」

 「這結界到底範圍在哪?你們剛開始不是說這區域嗎?」Saber的疑問得到了Archer的回應「這應該是延伸結界,照這情況他應該是想把整個冬木市給吞下去吧。」
 「什麼?!」

 Archer的回應再一次讓大家有了激動的情緒,奈古日皺起眉頭「整個冬木市?要幹嘛?」

 「不就是聖杯了嗎?」

 基加美修靠在圍欄邊喝了口紅酒後,望著手上的高腳杯繼續說道「這氣氛你們應該也熟悉的阿,而且對方要的是那個雜種的身體,目的是要聖杯的殘骸吧。」
 
 聖杯的殘骸?
 
 這名詞讓大家很耳熟,Lancer不禁將有些不爽的視線移到基加美修的身上「對阿,你這傢伙那時候確實有提過這東西。」
 
 「等等,基加美修,聖杯戰爭早就過了哪還會有聖杯呢?」

 Saber皺起眉頭站了起來,這問題卻換得了基加美修的冷笑「聖杯跟戰爭是兩回事喔本王可愛的Saber喔,戰爭過了,但聖杯在成形前被阻斷而沒有出現,自然的那塊殘骸就還在那雜種的體內吧。」

 只要還在體內,不管是什麼方法都能讓他變成聖杯吧?
 不管是地域問題還是須要多數的活祭品,看這情況都準備差不多了呢,現在只差聖杯的形成日了吧?

 聽到基加美修的話感到不妙了的幕茗神夜也接著問「所以黑夜那傢伙要的是聖杯這一點你早就知道了?!!你怎麼現在才講阿!」
 「雜種,竟敢對本王無理,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關於這一點本王也是在剛剛才想著應該是這麼回事吧,不然要是為了搶本王的主導權何須要抽離靈魂這麼麻煩直接整個砍掉重新打造就沒事了阿。」

 「阿阿阿阿阿糟糕了拉這樣根本沒有時間在這邊悠閒吃東西討論了,我們要抓緊時間趕緊將小月先帶回來才可以!不然說不定明天就會被作成聖杯了!以這幾天的時間還有黑夜他早已建好的地利跟其他的犧牲準備--」

 「聽起來好像真的不妙了!神夜那趕快來討論作戰計畫吧,今晚就行動!」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阿小日,Archer,麻煩你去幫我監視小月的行動,他今晚如果有出來就馬上跟我聯絡!」

 「唉--又是我跑這趟嗎?好吧。」

 語畢,Archer一個轉身變從頂樓消失
 而Saber也很認真的「那我們現在…恩,應該要做什麼……呢?」

 「Saber你很忙耶你為何要邊吃便當邊認真的問我,先把便當放下阿!」
 「覺得沒吃完很可惜阿,抱歉了神夜那在給我兩分鐘吃完這個便當。」
 「小日拜託你去阻止他!!」

 看著奈古日跟Saber講話時
 幕茗神夜望向基加美修一臉從容便吸了口氣走到基加美修的面前
 而基加美修則是先挑了眉的笑著「怎麼了?又想要本王聽你無理的話語了嗎?」 

 「這不是無理而是要你跟我們達成共識,關於你那開外掛的招式能不能收斂一點,我明白小月會攻擊所以我們要保護自己這很正常、要抓住他就勢必要牽制他可能要攻擊他我明白,我也會跟Lancer談過的,但是我希望小月的完整度能在的好嗎?」

 「還說這不是無理的要求嗎?雜種喔本王就讓你清楚明白一件事情,就是--」
 

 等等,不可以攻擊小月喔!

 奈古日的話打斷了兩人的對談並接著說道「忘了跟你們說,我們傷了他的本體會等於傷了他的靈魂,到時候小月他會完完全全的消失的。」
 「這種事情就該要先說阿怎麼可以忘記呢?!你相不相信我會掐死你!」
 「哇阿神夜你放開我,真的會死人的,你這樣勒住我的話我真的會死的阿!」
 
 幕茗神夜憤怒的掐住奈古日的脖子,因為奈古日的拍擊而鬆開了手
 無奈的嘆了口氣「也是,反正對黑夜來說他要的也只是小月的身體而不是靈魂,因為那個聖杯的殘骸是在身體裡嗎……算了,反正不管如何先把小月的身體確保了再說。」
 
 「所以我們遇到小月到底要不要攻擊?」
 「應該是免不了的吧Saber,如果有辦法讓他暈過去的話就--」

 「你們要是讓他有一絲傷口而使他無法復原的話,我會讓你們去跟他作伴的。」

 幕茗神夜的話被Lancer給打斷
 那冷冷的聲音、那眼神,雖然基加美修還是一臉不把這話放在心上的討厭表情,不過幕茗神夜等人都能夠明白Lancer這話的意思
 
 「Lancer…。」

 Lancer轉了身後也從頂樓上消失
 留下了一片寂靜



2015-05-30 02:19:03

你們冷靜的聽小日說完啦XDDDD
Archer果然是厲害的分析師XD
藍先生暴走的原因不太一樣了呢,之前記的是聽到某四個字暴走
藍先生你聽得一清二楚,別再裝了
久違的(?)Saber邊吃便當邊認真提問XD
藍先生...QQQQQQ

版主回應
小日在前面明明都好好的為何在後面被我們搞成『性向不明、吐槽、亂衝』結合體?XDDD
想把原作給大家的特點一點一點的寫出來這樣(望
恩...其實是一樣的因為那四個字
只是我把為什麼會因為那四個字而暴走這件事加以說明了,總覺得很須要阿,後面的導向XDDD
SABER根本就已經是吃跟認真結合體,你認真點阿!XDDDD
Lancer不哭喔QQQQQQ(誰哭了

就...其實異F的改變也很大呢(望
2015-05-30 09:3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