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處視覺優化及追求舒緩感 贊助
2020-09-04 19:02:53鄭敟下課囉~♡

【寂寞城市】Part6

十一、

  Eden於一樓的車庫將車停妥以後,便在Elaine的身後護著她走上二樓。

 

  推開門的剎那,Eden立刻伸手圈住Elaine的腰,把她壓到牆上,另一隻手則俐落地將房卡插入取電開關。

  他緊緊摟住Elaine,以厚實的手掌摸索著Elaine纖細的腰臀線條……上下,來回,摩娑。他一邊加重手掌的力氣,令Elaine更貼近他的身體,一邊靠在Elaine的耳邊說道:「公主很不誠實。還說還好,妳全身都濕了,會感冒。該罰……罰妳在熱水裡洗乾淨。」

  Elaine輕輕捧住Eden的臉,睨了一眼答道:「大膽騎士!敢罰公主?我也要罰你,重重的罰!」

 

    *  *

 

  King size的床邊立著四根雕有薔薇與蔓生荊棘的銅柱,銅柱上的荊棘密密交錯,像四張巨大的蜘蛛網,將柱體緊緊捆縛。在荊棘叢中,各停駐了一隻精緻立體的燕尾蝶。

  深紫色的絲絨掛簾自銅柱的頂端垂下。織紋緻密得彷彿能夠遮光,或許也能吸收一些房間裡的人發出的聲響。

 

  在成套的絲綢床包上,沐浴過後的兩人緊緊擁抱、交纏。企求對方身上因熱水澡而升高的體溫,需索著滿懷的溫暖以驅離原有的寒意。

  在沐浴乳的餘香當中,兩人盡情向對方索討更多,彷彿永不足夠。柔滑的床單上激起了層層波浪,層層疊疊,一波又一波……

 

  「都說『男女之情始於慾』,這應該是正確的。」Elaine如此想著,以雙臂圈住滿足的源頭:「只是慾望的類型未必相同罷了。不過開始的契機,總脫離不了各取所需的交換吧?」

  

  「愛我嗎?」她問道。

  「當然!」他回答。

  「愛我幾分?」她又問。

  「拿妳當信仰。」他又答。

  「願意做我的阿波羅?」她說。

  「同時也是厄洛斯。」他應。

 

    *  *

 

  Eden是個男女通用的名字,意思是「伊甸園」,乃人類始祖曾居住過的神聖樂園。

  在樂園裡,沒有煩憂只有快樂。沒有罪與罰,只有愛的禮讚。

 

  「Eden,伊甸。那是愛的樂園……」她在心裡想著。

  在這一刻,她感到自己通過次元隧道進入了久違的伊甸園。因為罪惡而失去樂園的凡人,再次回到那充滿喜樂的神聖花園。

  伊甸園中遍地開滿玫瑰。每一朵花都張開雙臂迎向了風,對著風搖顫所有的花瓣,就連沾滿金黃色蜜糖的蕊珠也在翩翩起舞。

 

  忽然間,一陣強風襲來。花朵急劇顫抖,忘情激舞的蕊珠再也抓不住蜜糖,噴濺、灑落……

  伊甸園中流淌著奶與蜜,飽經磨難的凡俗之人回到了曾被應許的神聖之地。那是一處沒有遺憾的富饒樂土。

 

 

十二、

  Elaine懶洋洋地張開雙眼,抬頭瞥見Eden正注視著她。

  距離退房時間只剩一個多小時,Elaine已經很久沒睡得這麼晚了。

 

  「睡醒了?我的公主娘娘。一夜好眠?」Eden微笑著問道,左手仍摟著Elaine的肩膀。

  「你醒來多久了?」Elaine調皮地伸出左手,撫摸著Eden下巴的鬍渣問道。Eden的鬍渣刺刺的,有一種雄性的威武。

  「不久。有公主娘娘在身邊,我捨不得起來。」Eden將雙唇貼在她的耳旁輕聲地說。

 

    *  *

 

  Elaine正對著鏡台梳理她那染成酒紅色的長髮。眼神有些迷濛,臉上泛著紅暈。

 

  「Elaine,我有話對妳說。我想了想,認為既然我們的關係已經如此,還是對妳坦白比較好……」Eden難得地喊了Elaine的英文名字。

  Eden慎重的語氣令Elaine微感吃驚。她停下手上的動作,卻將梳子舉在腦後,忐忑地問:「怎麼了?」

  「其實妳現在看見的我,只是大眾面前的我,也可以說是長大後的我……」Eden說道,聲音緩慢而低沉。

  「你的意思是?」Elaine柔聲詢問,不禁對眼前的男人願意向自己揭露私密心事覺得感激。

 

  「其實……我小的時候過得很辛苦。我家是單親家庭,我媽很早就嫁給我爸了。可能因為太年輕,還不懂經營與責任,結婚之後沒有多久,我爸就外遇不斷,甚至酗酒賭博……」Eden坐在床沿低著頭,雙手放在腿上,十指交叉,看起來有些洩氣。

  「想不到你有這樣的過去……」Elaine有些心疼。

  「我爸喝了酒以後,情緒就會失控。回到家來,就是和我媽要錢拿去繼續喝、繼續賭,要不到就會摔東西、踹牆壁,甚至會打我媽。有一次,他抓著我媽的頭髮將她拖進浴室,拉著她的頭撞向浴缸。」說著,Eden的眼眶逐漸泛紅了。

  「你真的太辛苦了……」Elaine放下梳子,轉身望向Eden

  「那個時候,我只有十一歲。我很氣我爸,身為家裡除了我爸以外唯一的男人,我卻保護不了我媽。」Eden說著,歎了一口氣。

  「那後來呢?」Elaine問道。

  「後來我媽和我爸訴請離婚,擔心我爸外遇不斷我會受委屈就把我帶走了。原本我爸不想放手,他認為我是家裡的獨子,要把我留下,可是他經常不在家,就把我丟給爺爺奶奶。我媽爭取了很久才成功把我帶走。」Eden抬起頭看著Elaine,眼神有些哀傷。

  「我媽為了帶大我,吃了很多苦,婚前曾是嬌嬌女的她,為了我什麼工作都願意做。頂下了一間早餐店,每天天還沒亮就要準備材料;到了晚上又去餐廳做內場的工作,洗碗洗到手都裂開來了。為了讓她的辛苦有代價,我從小就發憤讀書,期望能給她好的生活。」Eden繼續說著。

  「你和媽媽的感情一定很好吧?」Elaine試圖將話題朝著能令Eden開心一些的方向帶去。

  「是的,真的很好。她是我最重要的牽掛,可是,沒有想到……」Eden以一隻手捂住了臉,聲音有些哽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