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大調查:民意最重視... 贊助
2020-09-06 05:33:32鄭敟下課囉~♡

【寂寞城市】最終回

十三、

  Eden捂住臉吐了一口長氣,才抬起頭說道:「幾個月前,我媽她開始變得容易疲累,食慾不振,臉色發黃,也屢屢血便。原本以為休息一下就好了,誰知道並沒有改善。」

  「有到醫院去檢查嗎?」Elaine擔心地問道。

  「去了。」Eden嚥了一口水後回答。

  「結果如何?」Elaine有些著急地追問。

  「醫生說是肝癌,第三期了。治療起來很麻煩,存活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Eden將臉深深埋在手掌當中,話音變得有些含糊。

  「我媽辛辛苦苦地把我帶大,好不容易準備享清福了,誰知道上天居然對她這麼不公平!」Eden繼續說,聲音微微顫抖了起來。

  「你一定很心疼她吧?」Elaine說:「那你要多陪陪她才好。」她一向是善於寬慰他人的。

  「可是我必須工作,這樣才能讓她無後顧之憂地治病。為了讓她治病,我已經將積蓄花得差不多了。都怪我以前沒有好好理財,才會這樣。」Eden說著,鼻音越發濃重。

 

  「你為客戶管理財富,卻忘了管理自己的財富。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也只能想辦法解決了。」Elaine的話十分中肯。只是她說這話時,已將目光自Eden的臉上移開了。

  「是啊,都是因為我。我還想帶我媽到處去玩的。她說過她想去瑞士,我原本打算等疫情趨緩就帶她去的。誰知道現在……」Eden吸了一下鼻子。

  Eden繼續傾訴自己的辛苦:「為了我媽的病,我連房租都快要繳不出來了。」

  Elaine再次望向Eden,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有那麼一瞬間,她的眉頭微微蹙了一下,眼眶泛紅。那雙注視著坐在床沿的男人的眼流露出一種曖昧的不捨。

  她什麼話也沒有說。她只是站起身,默默將衣著整理完畢,戴上平日戴慣了的Longines騎仕系列腕錶,再從鞋櫃取出高跟鞋。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房間裡,除了Eden擤鼻子的聲音,只剩下來自空調系統的微弱風聲。

 

  「那個,Elaine,我可以拜託妳一件事嗎?」Eden抬起頭囁嚅地說,臉上顯出相當不好意思的神色。

  「嗯?什麼事?」Elaine問道。她認為她已經猜中八九成了。

  「妳可以借我一些錢嗎?我保證會還。我媽和我相依為命,我不想要失去她……」Eden請求著。

  「需要多少?」Elaine一邊將腳套進鞋中,一邊問道。

  「大概二十萬,妳方便嗎?我一定會還給妳的。向妳借錢已經很不好意思了,所以一定會還給妳的。」Eden一再保證,就差沒有跪在床邊指天誓地了。

  Elaine一面扣上鞋子的珍珠繫帶,一面以平靜的語氣回答:「我知道了。可是我身上並沒有那麼多現金,你要稍等。而且,我餓了。」

 

 

十四、

  離開了汽車旅館,兩人來到人潮洶湧的大街旁,隨便用了點午餐。

 

  「待會我自己搭捷運回去就行了,你就不必送我了。那太麻煩了。」Elaine輕輕說道。

  「那我陪妳走到捷運站。」Eden說著,在Elaine的腰上摟了一下。

  「嗯,好。」Elaine簡短回答。

  

  一路上兩人沒再多說些什麼,只是靜靜地走著。沉默得彷彿與周遭的熙攘全不相干似的。

 

  然而Elaine的心思並不平靜。自從聽了Eden的自我剖白之後,她的腦子便靜不下來,不停思考著Eden所說的每一句話,思索著他的成長歷程,也回憶起兩人相識以來的點點滴滴。

  Eden自述的成長歷程以及人生遭遇令Elaine震驚,難以想像身邊的這個男人竟是如此孤苦並經歷過那些風浪,彷彿上天就是打定主意要和他作對到底似的。

 

  人生啊!果然是趟充滿苦難的旅程。

  不再純潔的凡俗之人,自「失樂園」的那一刻起,就步上了艱難的贖罪旅程。漫漫旅途,無盡無涯。

  紅塵俗世中,從來就不曾有真正的伊甸園。每一位降生在這個世界的凡人,都背負著伴欲望而生的原罪,承載著痛苦與煩惱。越是渴求些什麼,便越容易受到什麼樣的磨難……

  這個世界,從來就不可能沒有煩憂、只有喜樂。

 

  失去樂園的人們,終究無法回到遍地玫瑰的神聖園地,浸淫在充滿花香的和風當中,聆聽知更鳥以乾淨婉囀的嗓音歌頌那最純粹而毫無雜音的愛之禮讚。

 

  凡人,最終,只會孤伶伶地到達忘川河畔,那裡開滿了血色的彼岸花。

 

    *  *

 

  「生活在繁忙城市中的人們,真的……太辛苦也太寂寞了。」Elaine想著:「人生一世,總是孤寂地來。即使曾與許多人產生各式各類的關聯,最終仍將孤寂地離去。人啊……自始至終,能心疼自己到最後一刻的人,還是只有自己。」

  「如果……到了最後,能心疼自己的人只有自己,那又何須抱持過多的期待呢?又何必期許以最真摯的心來呵護所有呢?畢竟,到了最後,還是要感到寂寞的……」Elaine的思緒不斷翻絞,心中彷彿有成堆的蠶繭正被抽繅成一條又一條不見盡頭的堅韌生絲。

 

  突然間,她停下腳步。

  一旁金融機構的外牆上正播放著信用卡廣告。廣告中,一朵鮮紅的、帶刺的玫瑰綻放在眾人眼前。

 

  她抬眼望向那朵既碩大又艷麗的玫瑰花。

  往前踱了兩步。站定,回頭。

 

  Elaine轉過身來,凝視著眼前那個在昨夜帶她重回愛與喜樂的樂園的男人。視線聚焦在那曾為她驅離寒意的胸,隨後緩緩上移,移至性感的星點鬍渣,再到薄而緊閉的唇、挺而帶勾的鼻……最終停在那雙會放電的淺褐色的內雙眼皮的眼。

  她定睛,有些眷戀地直視著那雙在昨晚緊緊勾住她的魂魄的雙眼。吸了很長很長的一口氣,緩緩吐出後下定決心般地說道:「你有聽過安麗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