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狂跨年玩法 贊助
2021-10-29 17:24:14逆流而上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26 真。世代交替

1月23日(六) 上午7:57
上次渣馬水戰後,大腿的肌肉足足痛了三天。
幸好勁哥把我換新鞋比賽的念頭打消了,沒有心癢癢去穿試跑渣馬,否則後果更不堪設想。
若要給NIKEAIRMX2015下一個評語,它們的水戰的表現也太出息了,無論是起初開始下雨時的防水功能,還是雨停下來後快乾的質料,我都沒有甚麼怨言。但這對戰友畢竟已陪我跑了789公里,當我在家清潔時發現不只底磨損了,而且到底,氣墊也穿了一個小洞而且因為水戰關係,入了不少水。
真正開始長跑活動就穿NIKEAIRMAX系列,2015是第四對跑鞋了,由2012開始穿,全氣墊被震固然一流,但現在長途跑也真的重了一點,想選擇較為輕便的,因此是適當的時機轉轉牌子。
剛好美津龍CREATION17減價,這也可以說是一個契機。由NIKE到MIZUNO,這次不只是換鞋的款式,就連背後設計的理念也來一個大翻新。
MWC17的外型設計上最吸引我的地方是腳踭的「彈弓」避震膠,是中空的設計,可以由鞋的一邊「望穿」另一邊。其實在試下時也穿過其他形號,但一試MWC17真的對它給跑者的舒服感一試難忘。
這樣說好像太誇張了,還是要「實戰」才知優勝劣敗。
今早起床只得8度,早跑。
落街跑了兩步便要停下來,再把鞋帶再繫緊。若你不熟悉新鞋,或新鞋不「熟悉」你,便容易跑傷雙腳,這是勁哥說擔心我真的會穿新跑鞋跑渣馬的理由。渣馬後第一課,又換了新鞋,為了減少負擔,亦讓適應新鞋,固此輕輕鬆鬆地跑7K馬鞍山。
誰知完全不輕鬆。
第一,8度也相對較冷,美國與日本天文台預告這幾天有機會下雪。香港下雪?真的想像不到。但一個多月前才說還我冬天,熱得要命,現在則像高緯度的地方下雪。世界真的有點像明日之後。
尤其跑出第一城馬鐵站後一下冷風吹來。
第二,風真的比想像中大,也剛好吹東北風。跑到城門河畔長廊時發現我們逆風而跑,有幾次風大得幾乎吹動了我們。
「有沒有試過下雪跑?」
「去北京那一次幾乎下雪,但也沒有這樣冷。」陳生說。
已穿上足夠保暖衣物,但最冷的不是身體,而是耳朵。跑到沙田醫院對出時,耳朵已開始有點痛。
「若果渣馬是如此氣溫,你說怎算?」我問。
「像我現在穿埋羽絨跑。」陳生笑道。
渣馬之後已特地買了對MIZUNO藍色手套,好讓與跑襯跑鞋。
「但我還是要一對貓耳朵。」
用穿了手套的雙手掩著耳朵跑,感覺上好像好一些,但是平衡就會轉差。
有風與沒風是兩個世界,陳生在孖橋後嘗試跑回頭的感覺如何。
來到馬鞍山海濱長廊,風勢進一步加強,就連本來小貓三兩隻的行人也沒有了,長廊除了風聲外並沒有其他聲音。跑了一小段,來到緩跑徑,真想立刻跳進去避避風,但又想會不會風太大吹倒一兩棵中了個頭奬?
在石磚地又跑了一段,耳朵赤赤地痛,要死還總需要死,便在沒有問陳生的情況下,獨個兒加速跑進緩跑徑。
樹其實不多,擋風的效果應該接近零,但感覺良好了。心想也要試試新鞋的加速情況如何,便在約5K半左右再加速。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原本慢跑時感覺很「硬」的跑鞋,落地的感覺突然變軟了,舒服了,但相對地提腿向前時,則有很強裂的抓地力,感覺上你用的所有力都能完全反應在你向前的移動上,有很實在的感覺。
陳生緊跟在後,在最後800米左右爆發速度,離開緩跑徑後酒店前跟了一少段,再也無法提速,也出現呼吸不順的情況,在入公園前的一小段單車徑上放慢收步,陳生一下子就消失在眼前了。
來到公園的公厠,入去打算洗洗手,取紙巾清理鼻涕,發現有位做完運動的老伯伯赤著上身在抺汗,當真老當益壯,望望鏡中的穿上不少裝備的自己上氣不接下氣地抺汗,真的自愧不如。
在公園門口與陳生匯合,談起新跑鞋與舊跑鞋的分別時,陳生作了一個有趣的比喻︰「就好像日本車與美國車的分別,美國車很平衡,平衡得幾乎沒有個性。日本車則會配合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特性表現出來。我與你都在駕德國車,看看幾時找對德國製的跑鞋來試試。」
我笑著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