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折3萬 超值入主正是時候! 贊助
2021-03-11 11:51:47逆流而上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11 初嘗間歇跑

12月12日(六) 上午7:42
上星期三。
「阿SIR,今年陸運會跑啦!」上課時學生無端端插了一句。
雖然給人打斷了我話柄,但我卻沒有任何表現出不耐煩的感覺,淡淡然回答︰「好,你同我跑?」
「係呀!我跑3000米!」他興致勃勃地在挑機。
「無問題,你讓下我就得啦。」我以退為進地說。
他當然好像取得他想要的勝利光環,還想「安慰」我一番時,這次到我打斷他的話柄,說︰「因為陸運會的前一天要過澳門半馬拉松,你要就下我,我要跑慢一點。」
他正表現出迷惑的表情時,其他知道我有跑開長跑的學生便說︰「係呀,阿SIR一向都有跑開馬拉松嫁!」
我糾正替我出聲的同學︰「不是馬拉松,馬拉松要跑42公里,我跑的只是半馬啫!即係21公里,大約兩萬一千米啦!」
聽到21000這個數字,插嘴學生立刻臉如死灰,我笑笑口繼續講課,心裡知道又勝了一仗了。
跑完澳馬後,隔一天就是跑陸運會3000米。在課堂上我當然口響,但實情是我對3000米有「(老)童年陰影」。因為在預科時,身體仍肥胖的我在沒有任何練習的情況下跑陸運會最長的賽事3000米,以為跑完已很了不起,最尾一年當年要「玩大佢」。誰知真的玩得太大,跑到第三個圈時真的已很想死,惟有邊行邊跑回終點,那樣拖延時間,當然給在看台上一眾渴望放學的喪屍們叫罵,現在想來,也記不起最終是否能夠完成……
今時當然不同往日,跑3000米這個距離,雖沒有一開始無去盡,但照跑到尾。起跑後沒有跟著大隊,只跟著差不多步速的一個學生,他快我快,他慢我慢,像隻吊靴鬼一樣,臨到最後150米左右才發力超前衝刺,這當然很有戲劇效果,換來不少掌聲。
除了掌聲,快跑感覺實在很爽,再看NikeRunningApp,首圈去到4分23秒,原來我能跑得快?
在這個自以為是的前題下,趁著陳生今天不跑的時間,來一次從未試過的間歇跑。無論在網上的資料,還是中學同學偉仔的親身證言,間歇跑都能有效提升速度。
但要不在運動場,又要新嘗試間歇跑,惟為試試結合兩者,衝刺1K,慢行2分鐘,目標是跑6K,6轉衝刺。
一開始的確力量充沛,衝刺強而有力,不過這只能曇花一現,跑過500米就要降低速度,最後200米幾乎要死頂到尾。停下來喘氣,疲倦的感覺就像跑了10公里。再看看手機,原來平均仍是4分28秒。
心想這已是極限,沒有停NikeRunningApp,慢行休息到6分鐘,再起跑。感覺已沒有剛才澎湃,但仍支持了1K,來到城門河畔碧濤花園對出,這次平約是4分30秒。真的覺得好像把半馬用的氣力在這2K一次過爆發,雙腳無力,上次休息1分半鐘實在太少,打算休息2分鐘。走著走著,時間比想像中過得還要飛快,2分鐘後還未喘完氣,結果休息了4分鐘再跑。
但跑到800米,已不斷看錶。老婆說她與我跑5K訓練時,跑到時後1K時真的辛苦得想把手機掉出去,讓它快點過終點線。這次真的有點這個想法,還有10米時便慢停下來。這次已打亂了計時,估計跑了約5分鐘。
到了3K,調頭再走,心想要休息足夠再起跑。但停下來再跑令地心吸力增強了很多,我想。原本打算6節間歇跑,在無力再起步的情況下結束,最後決定還是慢跑回家。
可是這還未算失敗。慢跑了1K,回到城門河畔長廊,慢跑之下居然又撐不下去,又要步行一段路來回氣。縱使剛開始在長跑這玩意兒的最辛苦階段,即3K訓練時,也能堅持不停下腳步,這次認真失敗。
又休息一輪,心中很是不爽,不服輸地再開始慢跑,最後5K在沙田華舫還是放棄。
這次是非常不好的經驗,一來沒有樂趣,也沒有成功感,而且非常辛苦。但不作這種訓練,我能跑得快一點嗎?跑出6分1K半馬目標,真的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