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立冷氣大贈送 贊助
2021-02-28 15:17:51逆流而上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08 UNICEF慈善跑

11月29日 上午6:54
鬧鐘還沒有響,一看時間,這是清晨4:45。既然無法再入睡,只好起床梳洗,準備出發。
雖然對很多人來說,看著日出跑步已經是不可思議,但香港的長跑比賽有一種被人咎病的地方,就是太早開始,渣打馬拉松挑戰組在6時起跑,1小時前寄存行李熱身上線,另在花1小時坐車,1小時起床準備,結果是3時要起床。這樣對參加者的身體難免有害。
但是,我倒覺得這是特色,在深夜出發跑馬拉松其實是件很型的事,若不艱辛,就不好Feel了。
「你這自虐狂!」你或者會說。
我得承認有一點點。
準備好了,上午5:40 看到陳生的訊息一落樓,原來他紅色的跑車已停在樓下。
這已是第三次參加聯合國慈善跑,根據過往的經驗,單是坐大會提供的接駁巴士已花上一整個小時,而且在擠迫的車廂內冷氣開得最猛的情況下,還會嗅到眾人的汗水味,不是很好受。駕車到青衣城,再轉港鐵,未天光與眾跑者坐火車,有跑渣馬感覺。而且在廸廸尼線,不少人拿出相機拍照,不是自拍,而拍其他參賽者,因為在夢幻列車號上全車跑友,也算是一個奇景。
下車走出廸廸尼站,不知是否地勢關係,雖然這幾天天氣轉暖,但廸廸尼風大,有點冷,幸好穿上風褸,在未做熱身前有保暖作用。有些跑友則穿上便利雨衣,可在跑步中途脫下棄置,這招金蟬脫殼雖然方便,但比較浪費,為環保原則,還是穿薄薄風褸,熱時綁在腰間較化算。
故此沒有帶行李牌,本來打算兩手空空去跑。但是陳生會寄存行李,他也沒帶袋,打算只寄風褸。
「你不寄風褸嗎?」陳生問。
「我沒帶袋或行李牌喎。」
陳生拉開他的風褸背的拉鍊,內裏正好一個空間。
「那真是件多用途的風褸。」我笑說。
把風褸放入陳生的風褸後,便寄存行李。若以規模計算,除了渣打馬拉松外,UNICEF也算是香港數一數二。只要看有多少個寄存行李的單位就知道了。
寄了行李後,就是等天光,天色慢慢變色,影晨光是例行工事。打咭之後就開始熱身,來回跑了一段路後便拉筋,伴著三年如一的音樂和歌曲,感受大型比賽的氣氛。
之前知道勁哥也跑10K,雖不同時間出發,但想與他Selfie一張,但總是聯絡不上,看見已有不少人排隊準備上線,看來還是與他緣慳一面。
提早走到起點排隊稱為上線,還未開跑為何要迫著等?因為這中間也有學問,第一,雖然現在比賽選手都在身上掛著號碼布,上面的晶片己可記錄你的比賽時間,但真正鳴槍後開始計算的比賽時間與實際上你跑的個人時間是有分別的。要攞獎的跑者當然要霸佔頭位,拉近大會時間與個人時間的差距。第二,排在前面的話就較少選手在前面阻礙自己的加速發揮,尤其在初段時,大家的速度不一,當你想跑一點時前面有人頂著你,或是要在人群中左穿右插實在跑得很不爽。第三,若排得較後,大會鳴槍後由原地到起跑線一段路,只能以烏龜速度前進,曾經在前年渣馬10K試過,在東區走廊天橋上由開始到真跑要花上5分鐘時間,在大風又寒冷的天橋要多等5分鐘,也夠痛苦的。
在線上等的時間,大會司儀發仔在攪氣氛:「現在上午七時氣溫20度,各位選手回來後九時會約22度多,各位請多注意。」陳生與我對望一眼,跑2小時?他以為我們跑半馬嗎?
沒錯,下星期就是半馬比賽,今天只是準備。沒有時間再練習長距離,惟有用陳生的建議,快跑。用這個來消耗體內的糖份,好讓再吸收時會更有效率。
故此今天的目標是6分鐘1K。
等了一會於6:55終於開跑,與陳生打聲招呼:「終點見。」
與陳生比賽的速度相差太遠,平日還可以結伴同跑,到了真正的比賽,還是要獨力面對。
出了起跑線後第一個彎角,眾人的速度仍然較慢,人群互相阻礙。轉角見到米奇老鼠穿著運動衣陪跑打氣,有些人正想拿出手機拍照,但米奇一個轉身便跑回起點。心想這種天氣穿著米奇還要跑,肯定好熱。
來到停車場對出的行車道,平日坐車駕車不會留意,原來路面也有高低起伏,先上暗斜,再下斜。路面開始寬敞,有不少跑友加速,看到如此情況,更要提醒自己,別跟別人加速加得太快,若太早「打爆」,後段便會捱得很辛苦。
雖然如此,但人仍較多,在保持自己跑步節奏時,便要在人群中穿插。有些人為了方便加速,便在賽道兩旁爬頭,起碼不需要兩邊兼顧。我也跟在一旁,方便維持速度,但突然有跑友踏到雪榚筒跌到,有了上次陳生跌倒的經驗,及時扶著他,應該只受到輕傷。過此也提醒自己要跑得小心。
就快來到大回旋處,NikeRunningApp發出第1公里的訊號,6分05秒,扣除開始慢速,對我來說,其實也算很快了。
轉出大回旋處,經欣澳道上斜出高速公路。這是一條曲橋,第一次跑廸廸尼時這條長命斜是很「攞人命」的,到橋的頂部再有一段急下坡,不一會再要調頭,重新攀上這曲橋,然而,看著別人有些吃力需要減速時,我還保持著基本速度,沒有吃力的感覺地超前。不禁又想起梅子林,上坡訓練果然有效。
在一路上斜時不斷留意對面來回跑線,看看見不見到陳生的踪影,可是一直找不到。是我眼花走留了眼,還是在我跑上斜上橋前陳生已離開這個路段?到盡頭回來回線,還是見不到,難度他已快到無影?!
U-turn後來到第一個水站,當眾人停下來取水時,我選擇繼續跑下去。並不是因停下來就會用了一些時間,而是停下來再起步就要花很多時間,那樣就會減慢之後的速度,而且不作任 補給也能作為測試下星期半馬的能耐。
來到落橋長命斜。心裏不斷提醒自己要忍耐,不要過份加速。對於我來說,落斜不需要騰空力,雙腿只需踏後而產生反作用力,把人向前推就可以前進了。我這些負重的跑者而言,或曰重量敏感,借坐地心吸力,就可把省回來的肌力用於加速,感覺就像人變輕了一樣。但這是個陷阱,上年就在同一位置,下坡加速太快,把身體打爆,後來的7K只能忍受著左右兩側的抽蓄,這實在太辛苦的,在被迫減速的情況下完成比賽。
但不狂加速的後果是在下坡段不斷被人從後追超前,被人超越感覺不是味兒。
「後段我必定會再追上去!」我心想。
在橋末右轉進入廸欣湖路段,右側有點赤赤痛,原來剛才沒有刻意大踏步的情況下,也許自然地加速也不自知,身體居開始有點爆煲,雙腳仍然有力,但氣不足,呼吸開始有些不順暢,5K過後惟有稍稍放慢一點,因要保持不爆去挑戰自己的極限。
廸欣湖路段也有高低起伏,地勢也許不平坦,而且賽道彎彎曲曲,要不斷轉移重心轉彎,要在爆煲邊緣爭札,不被人輕易超越,就要好像賽車一樣,選好跑線,採用OUT-IN-OUT的策略,縮短跑步的距離之餘能盡量「拉直」跑步的走線,減少轉彎對雙腳的負荷。這樣說來對長跑這些極慢速的運動來說好像微不足道,但小數怕長計,這樣真的能提高效率,在稍慢的情況下反而超前了不少人。
之後後跑出廸欣湖,是通住酒店後面海邊的一段馬路。這是一條相對寬闊的高速直路,完全失去在廸欣湖逢人過人的氣勢,無法跟得上任何跑手,而且無論男女,都好像不斷把你拋離。長跑是意志的遊戲,被人追上總會打擊自信心,那又會確確實實反映在身體的狀態上。故此通常會跟著與自己差不多步速的選手,好讓精神上有一支持。在這路段跟了一個馬尾女跑手跑,上斜時還算可以追上她,但一下坡因沒有收制反而又差點打爆,惟有眼白白看著被她拋離。
終於在出海邊前的一段平路超越她,到水站時照樣沒有停下腳步,一口氣衝到海邊窄路。這是在酒店後面的一條海濱長路,每一次都是這一段最感辛苦,不是因為上斜,也不是彎曲,相反,這兒的風景是全程中最好的,一流的海景。
而是跑到這兒太陽已掛在天上,還要是你的正前方。
大陽的熱力、刺眼的陽光,再加上體力消耗得七七八八,而路牌還寫著2K,又不知為何不斷被大量跑者超越,身體又再次進入打爆的邊緣,大口大口地呼吸也像是不夠氧氣,非常辛苦。
好不容易來到海濱路段的盡頭,碼頭剛好在右手邊,太陽也正好在正前方,一個左轉入廸士尼大道,由陽間跑進陰間,作最後1K衝刺。
可惜正要提升步伐幅度與頻率時,身體卻不聽使喚,加速不能。爆煲了,而且要慢慢減速。在短短1K,又被不知多少人以高速爬頭。認真地覺得,這幾年的跑友越來越勁,以住在最後路段大家都是保持差不多的速度,拉鋸捱到最後過終點,為何這次這樣勁,由頭到尾幾乎沒有一段不被人超車,而且到最後還要像跑400公尺衝線?!
終於來到最後彎角,已幾乎喘不過氣來,但都頂著擺了一個型POST(自以為),然後給龍友及大會影相、衝線。
在終點後的一段路上拿水、運動飲料及香蕉,以補充水份及體力。停下來走出賽區後,邊喝水邊回氣。一看NikeRunningApp,原本全程是58分,已達到最初目標平均6分鐘1K,也已算不太差。
陳生這時走過來,一問之後下,原來他平均5分鐘1K!
取回行李後,一路走去坐廸廸尼線回到青衣,陳生都說有些想抽筋的感覺。
「不影響駕車?」我問。
「駕車要用腳嗎?」他笑著說。
來到青衣城,找了一間餐廳坐下,享受激烈比賽後的戰利品,一份豐富的早餐!
這才8:30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