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電動車是玩真的! 贊助
2021-12-06 23:11:49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81)

清晨的山腳下,今天顯得格外熱鬧,因為劉爸、劉媽、琥珀、思源、霍夫人、霍伍都一起來到了這裡,劉爸、劉媽好一陣子沒來爬山了,自從幫媽祖娘娘重粉金身後,案子就一個接著一個,年底前好不容易趕好了大部分,聽到琥珀要來爬山,就跟著來了。思源則是一大早就來這裡等候大家,身為琥珀的男友,總不能讓琥珀一家人等自己,所以早早就來到山腳下,而琥珀跟著爸媽來到霍夫人家會合後,才一起來到山腳下,前腳剛到,書涓也跟著出現了。

 

" 早安!大家都好早呀!沒想到有這麼多人一起來爬山呀! "

 

" 書涓總裁早!不好意思一下子帶了這麼多人來,沒有給您帶來困擾吧!? "

 

" 怎麼會?人多才熱鬧!以前這麼早要找到一起爬山的山友還挺難的,沒想到琥珀的號召力這麼好,隨隨便便就找來這麼一大群人! "

 

" 總裁說笑了!都是我的家人,大家剛好都有爬山的習慣啦!給您介紹一下,乾媽跟小伍哥您已經認識了,思源哥上次爬山您也見過,這兩位是我爸媽。爸、媽,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書涓總裁,不但能力超強,而且人還超好的,最厲害的是總裁的茶藝,等會兒你們一定要好好見識一下! "

 

" 劉伯父、劉伯母幸會!琥珀呀,你帶這一票人,我怕我帶的茶不夠你們喝呀!呵呵~~ "

 

" 總裁您放心,只要您願意展示您的茶藝,茶葉呀!開水呀!我們早有準備啦!還有壯丁可以幫忙背,保證大家都可以喝得很盡興! "

 

" 原來琥珀早有預謀,看來我還真不能漏氣了! "

 

" 哈哈哈!總裁實力那麼好,不可能漏氣的啦!我們都很期待呢! "

 

" 是呀是呀!我們上次可是親眼目睹總裁的茶藝,那簡直是天仙下凡,驚為天人呀! "

 

" 思源啊!你當著琥珀的面這樣說別的女人,當心回去要跪主機板。 "

 

" 這不一樣呀!琥珀可是我的女神呢!就算是天仙下凡,也是跟咱琥珀差不多而已啦! "

 

" 思源,你這求生慾夠旺盛的呀!這麼說就不怕得罪了書涓總裁? "

 

" 小伍哥,你就別再挖洞給我跳了,我不過就實話實說,兩位女神各有特色,要我說哪一邊特別好,我也說不出口呀! "

 

" 哈哈哈~~霍長老您就別再為難思源了,思源說的沒錯,總裁跟咱琥珀真的是各有特色,要我說呀!總裁是成熟嫵媚、落落大方,琥珀則是清秀婉約,楚楚動人,這本來就難分軒輊。不過,聽思源這麼一說,我倒是非常期待書涓總裁的茶藝,一會兒真要好好見識一番。 "

 

" 劉伯父這麼說,我壓力好大呀!不過在離開家鄉前還能認識這麼多位志同道合的山友,是該好好拿出看家本領,給大家留個好印象呀! "

 

" 不愧是總裁,舉止談吐就是霸氣!走吧走吧!大家邊走邊聊,不然再聊下去太陽都出來了,爬起山來可就熱多了! "

 

霍夫人年紀最大,在一旁看著大家逗嘴,笑得合不攏嘴,雖然插不上話,但聽著有趣就好,琥珀貼心地挽著霍夫人的手,也和大家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著,扮演起串場功用,一路上氣氛融洽,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山頂,而天色此時已經完全亮了起來,太陽也高高掛在天空中,但由於是冬天,所以並沒有想像中的熱,反而還挺涼爽的。

 

" 爬山果然還是冬天合適,夏天真是太熱了,即便是大清早爬山,也還是汗流浹背,現在我們都攻頂了,卻只是冒了幾滴汗,還覺得很涼爽,這天氣真是太好了。 "

 

" 是呀!天氣真是好極了,從這裡看出去的景色也很美呢!不過好像看不見葛嶺村,如果能看見村裡,那就可以好好聊一下都市規劃了。 "

 

" 為什麼要聊都市規劃呀?是村裡最近發生什麼事嗎? "

 

" 看來書涓總裁還不曉得,村裡的村長要卸任了,現在正準備選新的村長,而今天陪您一起爬山的人,裡面就有兩位村長候選人,意外吧! "

 

" 啊?!兩位村長候選人!該不會是霍夫人跟劉伯父要參選吧? "

 

" 不對,再猜! "

 

" 難道是琥珀跟霍長老? "

 

" 答對了! "

 

" 是真的嗎?琥珀?你要選村長唷?我真是太意外了!霍長老出來選我倒是覺得挺合適的,只是不曉得竟然琥珀也出來選?你們兄妹倆一起出來選,不會互相搶票嗎?村民會很不知所措的吧?! "

 

" 這是我爸的意思,他說如果只讓一個人出來選,村民多半無條件通過,對村長來說,這樣子卸任挺黯淡的,村長接班時村子裡也沒有熱鬧起來的樣子,所以有兩個以上的人出來選,會讓村子裡的氣氛活起來,大家會比較有動力參與話題,也讓老村長可以交接得風光一些! "

 

" 原來是這樣,可是琥珀這麼年輕,選起來會不會壓力很大呀? "

 

" 報告書涓總裁,當然壓力很大呀!我可是硬著頭皮選下去,一大堆村裡的事務我都不熟悉,現在天天都一堆人幫我惡補村裡的事務,比方說:環境衛生、造橋鋪路、招商進駐、疫苗施打、節慶遊行、......一大堆我聽都沒聽過的事要學習處理,還要挨家挨戶去拜訪村民,問看看他們對村裡有沒有什麼期望或是建議,然後還要想辦法爭取辦活動或社區基礎建設的經費,招募工程又是一個要學習的課題,每天都過得超級充實的! "

 

" 果然如此,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氣,這麼年輕就願意站上第一線為村民服務,將來一定不可限量!這樣吧!如果有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儘管開口,看在我們這麼有緣,我一定盡量幫你! "

 

" ㄟ?書涓總裁您說的是真的嗎?琥珀呀!我都還沒開口,書涓總裁就說要幫你了耶!你果然是村裡的大福星!走到哪裡都有貴人幫忙的啦! "

 

" 這麼說來,你們這麼早起爬山,該不會都是為了幫琥拉我這個贊助的吧?怎麼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

 

" 書涓總裁,不是這樣的啦!不過確實也有這樣想過,但真的不是所有人都是來幫我拉贊助的,只有思源哥跟小伍哥而已啦! "

 

" 我想也是,霍夫人的個性應該不會做這樣的事,劉伯父跟劉伯母雖然有可能,但是剛剛見面就覺得他們是臨時起意想來爬山的,不像是預謀要來拉贊助的,所以候選人自己積極一點倒是無可厚非,現在想想,思源剛剛說的那番話,真是很好的托呀,把我都繞進去了,這個助選員挺合格的! "

 

" 哇!有書涓總裁的認證,思源你不錯唷!以後琥珀要靠你多多幫忙了! "

 

" 別這麼說,幫琥珀的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不過我們有太多東西不懂了,在這要好好請教書涓總裁的經驗,要不,我們先泡茶,然後邊喝茶邊聊? "

 

" 好呀!從剛剛就一直很期待看到書涓總裁的茶藝展示,現在總算可以如願以償了! "

 

" 既然大家不嫌棄,那我就獻醜了! "

 

一夥人幫忙著把茶具、茶葉、及各種小點心備齊,然後看著書涓為大家泡茶,一番行雲流水般地泡茶動作之後,每個人的茶杯裡都有著香氣撲鼻的好茶,每個杯子裡的茶量都相同,而斟茶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一氣呵成,把大家看得目瞪口呆。而且書涓本人又是絕美的女神,看到這一連串優雅的泡茶動作,實在是非常的享受!不管是時間的掌控,斟茶的力道,一切都那麼的恰到好處,看著就是舒心。接著每個人端起自己的茶杯,品茶的當下,微微燙口的茶溫,和著微涼的氣溫,一陣發自內心油然而生的暖流,流淌在每個人的身體裡,真是好茶!

 

換上了不同的茶葉,書涓對時間的掌控就會有所改變,對斟茶的方式也會跟著調整,不同的茶葉,有著不同的茶色與茶香,也要搭配不同的茶溫來享用,書涓的茶藝果然堪稱一絕,在場所有人都贊不絕口!書涓理所當然地接受著大家的讚美,甜甜地微笑著,雖然是冬天,也讓大家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因為茶藝太美,大家都忘了本來要討論村裡選務這件事,直到喝茶都喝了大半,才開始討論起選村長要請教書涓的事,而書涓也沒有藏私,把自己經營企業的一些經驗分享給大家做參考,畢竟書涓經營的可是跨國性的大企業,很多專案的規模都遠遠大過村子裡的任何一項事務,只要提點個大綱,就足夠兩位村長候選人醍醐灌頂、茅塞頓開,而一旁的家人們更是頻頻點頭,這些經驗可都是無價之寶,比起金錢或有形資源更加難能可貴。

 

今天不是假日,但是在這裡的每個人都不受到工作時間的限制,劉爸劉媽是自家的小生意,霍夫人與霍伍更是彈性工作,思源是學生,只要自己安排好做實驗的進度就好,琥珀則是早早就跟公司請了選舉假,所以大家都沒有後顧之憂地陪著書涓,這讓書涓覺得很有歸屬感,這才是家鄉該有的感覺,可是怎麼年輕的時候一點都不這麼覺得呢?聊起了經驗,也就連帶勾起了回憶,這本來應該是自己家鄉的故地,怎麼一點都沒有家鄉該有的樣子?要不是眼前這群人的陪伴,自己都要遺忘這裡了,當初會回來的唯一羈絆,就是鎮皓,只是沒想到沒能如願以償,卻多了很多意外之喜。

 

一夥人吃吃喝喝,聊到天色都要變暗了,才意猶未盡地下山去,只是這樣相聚的機會,以後還會有嗎?書涓這樣問自己,然後顯得有點感傷,過了聖誕節,也許都是一場夢,飛回總部跟家人見面後,也許就被所謂的青年才俊綁死,再也沒有自己的時間與空間,即便是高高在上的自己,也好像沒有決定自己命運的能力,一切都是身不由己,人生在世,到底圖的是什麼呢?

 

************************************

 

提前舉辦的周末聖誕夜,所有教友齊聚一堂,譚牧師跟重生教會請了假,要回到長生教會與星牧過節,也見見一些老朋友,像是很崇拜自己的小蓮,很天馬行空的寶寶,視吃如命的方長老,口若懸河的夏牧師,以及兩位村長候選人:琥珀與霍長老......這個聖誕彌撒對譚牧師來說,意義十分重大,因為他要深刻地自省,掏心掏肺,向上帝證明自己對星牧的心意是忠貞不渝的。這是他們一起度過的第一個聖誕夜,也是決定一輩子廝守的誓約之夜。

 

彌撒很隆重地進行著,詠唱經文與詩歌,祈求上帝對世界的寬恕、祝福和歡樂、幸福。過程中,鎮皓除了不斷向天父禱告,更深情款款地凝視著星牧,彷彿全世界除了上帝,只剩下星牧一人,他內心殷切地希望著眼前這位可人的女孩,會是他一輩子唯一的伴侶,不會受到任何外在的干擾,打斷了他堅定不移的傾慕與愛戀。

 

星牧沒有留意到鎮皓的表情,畢竟是第一次參加彌撒,光是要跟上大家的吟唱就有點吃力,但還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儀式中,認真的神情,讓鎮皓不只一次看出了神,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女孩!而且還願意接納年紀大很多的自己,如果這不是神蹟,什麼才是神蹟?

 

儀式結束後,教友們互相祝福,因為是提前舉辦的周末聖誕夜,所以只有教友們彼此互報佳音,真正的聖誕節還得過兩三天才是,小蓮開心地過來擁抱譚牧師和星牧姊姊,彷如出水芙蓉的她,已經不再是稚氣的小女孩,有種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的感覺,不但整個人充滿了自信,散發著正能量的笑容更是讓人如癡如醉,會有這樣的轉變,畢業餐會表演的歷練是一回事,星辰與詩詩的引導又是一回事,更多的是認清自己的價值,找到自己努力的目標。譚牧師豪不吝嗇地誇讚著小蓮長大了,變得又成熟又迷人,將來一定是少男殺手,星牧也同樣附和著,讓小蓮心花怒放,開心得不得了,之前在教會裡,她最聽這兩人的話,如今能聽到他們的認同與誇獎,自然是喜上眉梢。

 

散會後,鎮皓牽著星牧的手,陪星牧走上一段,夜空中滑過一道流星,眼尖的鎮皓閉上了眼,許了個願,一旁的星牧也趕緊跟著許願。

 

" 皓皓,你剛剛許了什麼願? "

 

"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

 

" 啊! *^///////^* "

 

" 你呢? "

 

" 我也是...... "

 

微寒的冷風中,鎮皓輕輕簇擁著星牧,吻上了深情的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