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蒜拳骨激辣拉麵禮盒組 (4盒) 贊助
2021-10-16 22:22:45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44)

" 皓皓,我和閨蜜約了一起去吃我家牛排,找你一塊去,明天晚上有空嗎? "

 

" 有空啊,只要是牧牧約的都有空,沒空也要排出空來! "

 

" 油腔滑調,你這嘴巴越來越不老實,都說戀愛會讓人改變性格,雖然本來就知道你很會說話,但還是希望你老實一點說,真要是你沒空,我怎麼捨得占用你的時間? "

 

" 遵命,老婆大人!這次可不是油腔滑調,因為我真的當你是我老婆,我下半輩子也只希望你陪我就好,所以我以後私底下可以都這樣叫你嗎? "

 

" 不可以!萬一你叫習慣了,不小心在正式場合說出來怎麼辦?還是叫我牧牧就好。 "

 

" 這樣我會很沒有安全感耶!你看我都年紀一大把了,而你正是花樣年華,怎麼說我都怕你萬一被條件更好的青年才俊追走了,那我就真的要守寡了! "

 

" 唉唉唉!越說越離譜了!之前我還怕你被書涓姊姊追走了,想著要跟你訂婚,現在倒好,輪到你這麼急著想娶我,是怎麼了嗎?我有這麼不安全唷?換我把當初你跟我說的話再搬出來說一遍好了:皓皓,你要信任我,既然我都接受你的追求,只要你不變心,我就會一直陪你。我都可以信任你,讓你跟書涓姐姐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了,你怎麼就不相信我了呢? "

 

" 嗯!我知道了,那我以後還是乖乖叫你牧牧吧!明天你幾點下課,我去接你。 "

 

" 約六點吃飯,不用太趕,我大約五點初下課,閨蜜和她男友都是同班同學,可以一起坐你的車嗎? "

 

" 沒問題,那我五點半前去接你,校門口集合吧! "

 

" 好!到時候見。 "

 

***********************************************

 

" 有人愛著阮

  偏偏阮愛的是別人

  這情債怎樣計較輸贏 " 陳盈潔 - 海海人生

 

***********************************************

 

" ......我都可以信任你,讓你跟書涓姊姊共處一室了,你怎麼就不相信我了呢? "

 

掛上電話,鎮皓有點心虛,因為被牧牧說中了心事,書涓吻上自己的事,自己沒有跟牧牧坦承,雖然當時的氛圍,兩人並沒有逾矩,只是普通的真情流露,但是萬一以後還繼續有這樣的場合,這樣的機會,會不會真的擦槍走火呢?萬一書涓要得更多,自己真的拒絕得了嗎?

 

" 天上的父,請饒恕我的罪,我隱瞞了可能造成誤會的真相,沒有對牧牧坦承,請上帝賜給我堅定的信念,讓我能在面臨抉擇的時刻,毫不猶豫做出正確的決定,不要有任何人因為我而受到傷害,感謝您的恩典,阿門。 "

 

認錯,永遠是互相尊重、彼此信任的第一步。鎮皓誠心地向上帝懺悔,也認真地面對自己的軟弱,希望藉由禱告,能更堅定自己對牧牧的心意。未來還有很多的考驗要去克服,如果意志不堅,受到傷害的不只是自己,還有自己最深愛的人。

 

***********************************************

 

" 譚牧師,我們在這! "

 

" 你們好呀!快上車吧!這時間路上比較塞,早點出發才不會遲到。 "

 

" 我家牛排會多保留十分鐘,現在去應該一定趕得上的,譚牧師您慢慢開車就好。 "

 

" 沒問題,一定會安全抵達的,都繫上安全帶了嗎?要出發囉! "

 

" OK囉!走吧! "

 

" 皓皓,我閨蜜同學Justitia,另一位是我同學建廷。 "

 

" 久仰譚牧師大名,我們都有去青年團契,你跟嚴長老一起主持活動的時候超精彩的,只是沒想到你真的是牧牧的男友!我們問牧牧你們是怎麼認識的,他都支支吾吾、含糊帶過,要不請譚牧師幫我們解惑一下,滿足一下我們的好奇心。 "

 

" 就那天牧牧跟教會的人一起去探勘教堂預定地,然後發生了地震,結果我捨身護花感動了牧牧,然後牧牧就答應跟我交往了。 "

 

" 譚牧師~~怎麼你的版本比牧牧說得更精簡呀! "

 

" 因為就像女孩子穿迷你裙,要越短越精彩呀! "

 

" 這句話還可以這樣接的唷?牧牧呀!你找了個狠角色,我們甘拜下風,譚牧師比你還更袒護你們之間的關係呢!還是說,你有威脅譚牧師不能亂說? "

 

" 沒沒沒!牧牧她不會做這樣的事,因為事實真的就是這樣而已,所以我才這麼說的。 "

 

" 可是樹下告白那段,還有去醫院的那段,譚牧師都沒說呀! "

 

" 牧牧,你連這個都告訴他們囉? "

 

" 都說了是閨蜜,當然說了呀!你又沒教我該怎麼才能說得那麼精簡,聽了你的版本,以後人家再問我,我也都要這麼回答,輕鬆多了。 "

 

" 哎呀!你們這是拷問我們家牧牧呢!等一下吃飯換我拷問你們兩個。 "

 

" 譚牧師手下留情,我們沒有拷問牧牧啦!只是關心多了一點點而已,畢竟我們是很要好的閨蜜呀! "

 

" 開玩笑的啦!不過,我也挺好奇你們怎麼認識的,你們兩個看起來都不像是很主動的人呀! "

 

" 皓皓,你這就不懂了,這就叫愛的力量,而且還是我當的媒人唷,今天這頓飯可是媒人禮呢! "

 

" 厚唷!牧牧你怎麼糗我們啦! "

 

呵呵呵~~~

 

***********************************************

 

一路上雖然有些車多,可是在歡愉的聊天中,倒是不覺得煩躁,也準時在訂餐時間到達我家牛排。一行人在店員的帶路下,來到了預定的位置上,因為都不忌口,所以四人點了四樣不同的主餐,等會兒可以交換著吃,就可以吃到四種不同的口味,再加上這裡有沙拉吧吃到飽,可以待上好一段時間,好在之前有先預訂位子,不然這時間要等到位子可是很難的,等上半小時、一小時的大有人在。

 

這裡的餐點很道地,而且沙拉吧很特別,除了一般傳統的蔬果沙拉、烤麵包之外,還有生鮮快炒和私房料理,因為店老闆加盟我家牛排之前,本身是快炒店的師傅,自己開業當老闆後,便把快炒引進了沙拉吧,常常是一上菜就被瓜分殆盡,這也是這間我家牛排跟其他加盟店與眾不同的地方,也因此生意非常火爆,常常要好幾個星期前就先預約才訂得到位。

 

牧牧看到了這樣的規劃,頓時來了靈感,說不定媽媽將來要開的餐廳,就可以用這種模式:加盟最多人熟悉的店家,然後引進自家最專長的私房料理形成特色,想來應該也會跟這間我家牛排一樣火爆吧?不過火爆歸火爆,翻桌率還是低了點,估計中餐兩輪,晚餐三輪就是極限了,畢竟大家都希望待到用餐限制時間到才離開,和自家麵攤的性質還是不太一樣。

 

恍神間,Justitia叫了牧牧幾聲,才讓牧牧回過神

 

Justitia:剛剛在想甚麼呢?想得那麼出神?

 

星牧:我看這裡沙拉吧很特別,想到了一些點子,也許將來家裡開餐廳用得上。

 

Justitia:開餐廳?什麼時候的事?你們不是已經開了一間麵攤了嗎?還要再開一間餐廳?

 

鎮皓:牧牧?你是說真的嗎?怎麼沒聽你提起過呀?

 

星牧:都說了是將來,當然還在規劃中,也還不到可以提起的階段,就是先籌備著吧!

 

建廷:是想開間怎樣的店呢?也許說出來大家可以一起提供一些想法呀!

 

星牧:就最近我爸職務有所調動,所以要搬家,提議是不是把麵攤給收起來,可是我媽說麵攤做這麼久了有感情在,想說還是繼續做,而鄰近幾間店面聽說經營得不是很理想,有想要盤出,家裡人討論了一下,說是可以聯合起來,變成一間合併店面的大餐廳,反正媽媽喜愛料理,讓她可以好好發揮。不過確切想開個什麼樣的餐廳,還沒有頭緒呢!剛剛看到這間店,放上了不同於一般加盟店的特色菜,才有些想法。

 

鎮皓:的確,這間店很不一樣,不過也還是沒有脫離牛排館該有的樣子,如果牧牧想開一間跟麵攤比較接近的餐廳,我覺得像春水堂那樣的可能不錯唷!

 

Justitia:春水堂!對耶!牧牧,你可以考慮看看加盟春水堂唷!他們是茶店,但是卻有小吃跟麵食簡餐,如果你們加盟的話,只要學習泡茶那一段,剩下的根本就是你們的主場,而且比起春水堂有過之而無不及,說不定會變成春水堂最火爆的分店。

 

建廷:可是春水堂印象中是中央廚房,所有菜色都是統一管理的,即便要添加新菜色,也得所有連鎖統一,不是嗎?

 

鎮皓:那就加盟之後中央廚房改由牧牧家來主導,讓所有的連鎖店都用上牧牧家的私房料理就好啦!

 

Justitia、建廷:有這麼容易的嗎?

 

鎮皓:也許一般人不容易,可是牧牧可不是一般人,她跟我有一個共同認識的熟人可以幫忙,而且只要她出手,一定完美搞定。

 

星牧:皓皓,你該不會是要拜託書涓姊姊吧?

 

Justitia、建廷:書涓姊姊是誰?

 

鎮皓:簡單說,就是牧牧的爸爸公司裡的大老闆。而且呀,應該也不需要拜託,只要把概念告訴她,她覺得有興趣,絕對比我們都積極。

 

Justitia:怎麼這麼好!啊!我想起來了,牧牧你上次不能去唱歌,說是有飯局,該不會就是跟這個書涓姊姊吃飯吧!

 

鎮皓:Justitia腦袋很靈光呢!就是她。所以我才說,只要提得出想法,一定就能成,就怕沒有好的點子,評估後沒有投資的價值,自然就不會幫忙。但是,我們都品嘗過阿姨的手藝,有人會覺得沒有賣點嗎?牧牧,假如你真的有這樣的構想,我們晚一些就跟書涓提這件事,打鐵要趁熱呀!

 

星牧:好吧!既然你都說到這份上了,吃完飯我打電話跟媽媽說一聲,聽聽她的想法,再來就要麻煩你跟書涓姊姊好好說明一下了。

 

鎮皓:包在我身上吧!對了,剛剛在車上還說要拷問一下Justitia跟建廷是怎麼認識的呢!你們是不是坦白從寬呀?

 

建廷:讓我來說吧!就是剛升上大二時有學弟妹的迎新活動,我約了Justitia跳第一支舞,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對Justitia情有獨鍾,可是就像譚牧師您說的,我不是那麼主動的人,所以一直也都只能默默陪在Justitia的身邊。

 

Justitia:接下來換我說吧!我跟建廷一樣都不是那麼主動的人,其實當時我跟建廷跳完第一支舞,就對建廷一直有好感,可是建廷都沒有再表示什麼,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自作多情了。升上大三後,本來以為會一直保持現狀,直到上次有唱歌的機會,牧牧給我當了軍師,告訴我只要約建廷一起唱情歌就對了。我本來半信半疑,但不過就是唱首歌,也沒什麼不好開口的,於是我就主動約了建廷唱愛情限時批,沒想到話匣子就打開了,然後兩個人就在一起了。

 

鎮皓:這版本我喜歡!果然有坦白,不過可以有精簡版,想聽聽看嗎?這樣以後人家問你們,就可以簡單回應了!

 

Justitia、建廷:是唷?快告訴我們吧!剛剛在車上就見識過譚牧師的功力了,可是我們都不是懂得該怎麼回應別人這樣的問題,不是覺得說得太少沒禮貌,不然就是怕說太多洩漏太多秘密了。

 

鎮皓:你們可以說,我們就是靠牧牧牽線才變成男女朋友的,不然像我們這麼不主動的人,可能到畢業都走不到一起呢!夠精簡吧!

 

星牧:皓皓!你這是在給我找事吧!那以後換別人都來找我當媒人怎麼辦?

 

鎮皓:那我就常常有這樣的媒人餐可以吃啦!哈哈~~~

 

星牧:就你想得美!辛苦的人可是我呢!

 

Justitia、建廷:牧牧你能者多勞,又可積良緣,我們覺得這樣很好呀!譚牧師,謝謝你的建議,這樣的回應真是太讚了!我們會牢牢記住的。

 

星牧:也是啦!你們幸福我就開心了!

 

一行人愉快地用餐,天南地北地聊著,能和知心好友常常這樣聚一聚,也就學生時代才比較有機會,出了社會有了家庭就少得多了,不禁讓人感嘆:年輕真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