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1-10-12 23:44:12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41)

傳染病的疫情持續惡化,因傳染病傷亡的人數不斷快速攀升,各國祭出殺手鐧,暫停了航運、空運的流通,對全世界產生了重大的影響。而在這段期間逆勢成長的企業中,最耀眼的莫過於書涓的XX企業,時尚防護衣的曝光,讓書涓的XX企業一下子攀上了世界的最高峰,祥永商社更因此重新改組,變成了祥永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星岩因戰功彪炳,被提名加入董事會並繼續兼任總經理,身價水漲船高,總部提撥了15%的股份給星岩,讓星岩成為了書涓之下的第一人。原來的董事會有十多人持有股份,書涓注資入股後,比例最高的不過是12%的佔比,很多人連5%的佔比都不到,如今星岩被分配了15%的持股,讓董事會裡的所有人眼紅,一個本來給大家打工的小幹部,變成了比所有元老都還有話語權的頭頭,任誰都會不平衡。但是有書涓的資源相挺,加上星岩奮戰不懈的業績,硬是讓所有人嚥下這口氣!實力明擺著,不服的歡迎挑戰,但最後結果依舊無法推翻這個決定。

 

看到了這樣的態勢,幾個持有股份較少的董事,將自己的股份高價賣給書涓,在他們眼裡,現在應該是將股份脫手的最佳時機,等這波傳染病疫情一過,股份肯定跌價不少,再賣就過了時機點,於是乎,書涓的股份即便撥給了星岩,也還是維持著高達40%的佔比,其他股東可沒有書涓的財力收購股份,只能眼睜睜看著公司的分紅大把大把地進入了書涓的口袋,那是一個氣呀!!

 

不過認真說,如果沒有書涓的布局,現在商社能不能真正成長起來還說不準,但董事會裡的這些人就是只看見自己吃虧的部分,而看不見別人付出的部分,正籌畫著是不是把星岩挖過來自己的陣營,聯合起來推翻書涓,畢竟星岩可是陪著公司共患難這麼長時間的人,和董事會的交情應該好過和書涓的交情,何況星岩是個顧念舊情的人,來個哀兵之計說不定就征服了。

 

然而眾人不知道的是:星岩早就簽下了查理的合約,這份合約可是XX企業總部的合約,而不是祥永商社的合約,直接受聘於XX企業總部的星岩,本來就不受董事會的控制,只是書涓將計就計,讓大家以為星岩是董事會及前任總經理的推薦,才當上了商社的總經理,為的就是讓星岩可以在掌權的初期獲得較多的人脈。如今既成氣候,董事會已是可有可無的存在,要不要給這些老狐狸分紅,也是書涓一句話說了算,只要獲利多數分給員工當獎金,那股東們的分紅鐵定變得微乎其微,但卻不影響仍在就任總經理的星岩,以及早就埋在各部門裡的眼線們。

 

此刻的星岩,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慨,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一躍成為家喻戶曉的企業新星,有種像是中樂透般的不真實感;憂的是這即將襲來的暗潮洶湧,會不會讓自己的家庭蒙受其難,畢竟家人都是那麼純樸的個性,這商場裡的爾虞我詐又會給家裡帶來怎樣的傷害?為了防範於未然,星岩決定跟家人商量,搬到書涓總裁所贈送的那棟房:有保安,有警衛,司機還兼保鑣,萬一公司裡真有人圖謀不軌要對自己家人不利,自己也算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可不能因為自己身價的提升,卻讓家人暴露在危險之中,即便自己經營再公道,為人再厚道,也難免會得罪小人及商場上的競爭對手,不可不防。

 

星爸:老婆,你麵攤那邊的工作還行嗎?會不會太累了?

 

星媽:這麼多年來都這樣做,習慣了,怎麼忽然這樣問?

 

星爸:你知道總裁給了我新公司的股份15%,又再漲了我一次工資,我現在一個月的薪水抵過以前工作一年還多,我作夢都沒想到會有今天這麼高的成就。然後就想到當初我拚命工作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讓你過上輕鬆一點的生活,不要那麼辛苦,如今我有這麼好的待遇,我想讓你不要做那麼累了,在家享享清福,做一些你更想做的事,你覺得呢?

 

星媽:可是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天天煮好吃的料理讓你可以吃飽飽的,也讓那些辛苦工作的人可以吃飽飽的,現在這樣挺好的呀!我跟著麵攤也幾十年了,雖說只是租來的店鋪,但也經營了這麼久的時間了,總是會有感情的,就這麼放掉,挺可惜的。

 

星爸:還是說,我們把現在這房子賣了,把麵攤買下來,這樣你不用兩地奔波,要住的話,總裁送給我的那棟房都還沒空去布置布置,據說有警衛,有保安,還有司機兼保鑣,我現在一下子站上了那麼高的位子,眼紅的人一定很多,我怕有人居心叵測,會找你們麻煩,搬去那邊住,我比較放心。而且離麵攤又更近了些,都是在鬧區,你工作累了既可以留在麵攤小憩,也可以很方便回家休息,你覺得呢?

 

星媽:也是,你現在的位置不比以往,是該好好思考一下安全的問題,你的顧慮是對的!雖然我還是喜歡這裡的清靜,而且鄰居相對單純,不過如果你已經有了規劃,那我就陪你去看看新房子,順便問問店東的意願,看他願不願意把房子賣給我們。另外,如果要賣房子,印象中霍長老好像有提到他跟太太想要一套新房子,只是還沒找到合適的,要不我們問問霍長老,看他覺得我們這裡適不適合?

 

星爸:明兒個孩子們都會回來嗎?一起討論一下吧!他們也許會有些想法。

 

星媽:應該都會回來,牧牧跟辰辰要去幫小蓮家教,晚上應該會在家吃飯。

 

星爸:那就明天跟他們一起討論吧!

 

*************************************

 

星爸:剛剛提到的搬家、賣房、買麵攤的提議,你們有什麼看法?

 

星牧:爸,你接了這個總經理,得多久以後才能退休啊?

 

星爸:大概還得做上十幾年吧!只要公司照現在的態勢繼續發展下去的話。

 

星辰:那這樣別說是買下麵攤,我們大概可以把麵攤附近幾戶人家的房子都一起買下來了吧?幹嘛賣房呢?

 

星爸:可留著這房子不住,房子會擺壞掉的!房子要越常使用才會越有朝氣,我們這裡偏僻,要租人又不好租,況且放著讓鄰居看到了,會以為我們是暴發戶,那種感覺更不好。賣掉了換新房才比較符合我們想要低調的本意。另一方面,雖然爸爸的薪水是提高了,但是短時間要拿出那麼多錢買下麵攤還是有困難的,可是如果現在不買下,以後房產漲上去了要再買就難了,所以才會想到以屋換屋的方法。

 

星牧:確實搬到鬧區會方便很多,要給小蓮家教也近得多,我沒有意見!不過聽了爸跟辰辰的說法,我倒是有個idea,就是賣掉房子後,把錢拿來把麵攤附近租不出去或經營不理想的房給買下來,就先付頭期款就好,之後再用爸爸的薪水慢慢支付後續的尾款,這樣就可以把麵攤連成一片,媽媽不是喜歡做料理嗎?就讓擴大後的麵攤變成是大型餐廳,讓媽媽玩得過癮,這點子不錯吧?

 

星媽:那可是一大筆錢呀!牧牧你會不會太異想天開了呀?

 

星爸:牧牧說的有道理,我覺得可行,錢放著是死的,用了才會是活的,與其把薪水放在銀行生利息,不如拿來做投資,我相信老婆的手藝,來過麵攤的人也都很肯定,改成餐廳一定能行的!

 

星媽:不說好要享享清福的嗎?怎麼又變得這麼熱血了?

 

星爸:這不是有年輕人加入討論的嘛!哈哈~~~而且趁著還能做就盡量做,將來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不會受到有沒有錢的限制。

 

星辰:那我們的房賣給霍長老應該挺合適的,霍長老就是個大地主,應該拿得出錢,有了這筆錢去買麵攤,看在媽媽給店東貢獻這麼多年的租金上,買下來應該不用花太多錢才是,要是坐地起價賣得貴了,就說是鄰家賣得便宜,不租他的攤子了,他一定會願意賣的。

 

星爸:辰辰啊!這都誰教你的呀?這談判的功力可不輸你老爸我呀!我都還沒想到這份上去呢!

 

星辰:當然是跟著爸耳濡目染學到的,只是剛好想到那個方向上去了。

 

星牧:這就叫集思廣益,看來今天有討論出很好的結論呢!這星期福音就跟霍長老提提賣房的事吧!

 

星媽:你們都這麼能幹!看來我是真的快要享清福了!

 

*************************************

 

霍長老經過了這段時間的調養,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便開始回教堂監工。聽說了星岩家要賣房,想到自己跟太太正好要一套新房,於是便找了星岩討論這事。而星岩感恩當初霍長老邀自己加入教會,之後的境遇真是一飛衝天,於是便以挺優惠的價格轉讓給霍長老,還出資先將房子翻了個新,本來一家人還受著教會的幫忙,星辰還領著獎學金就學,如今星岩的月收入已經翻了十多倍,相當於每個月都賺進比之前一整年還多的薪水,也不好意思再領教會的獎助金,但是在霍長老的堅持下,後來決定星辰還是繼續領獎助金,只是讓星岩奉獻一些月俸來贊助教會。

 

回到教堂監工,偶爾會遇上嚴長老與方長老,兩位長老便將就業技能的課程規劃,拿出來和霍長老討論,並說明教堂已經有一部分的內部設計,會根據這些課程的需要做前期的布置,然而霍長老本來想開辦的媽媽教室,必須避開一些尖銳角的設計,採用較溫馨的布置,這跟兩位長老所規劃的布置大異其趣,因此有些不開心,怎麼自己就稍微出了點意外,教堂的走向就不朝著自己的期望走了?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絞盡腦汁的心血呀!

 

不開心歸不開心,但畢竟是為了眾教友的權益,霍長老也不好堅持,心裡有些挫折,暗暗思索著,這查理執事不安好心,先是有條件地交換了譚牧師,現在又干預了教堂的建築風格,只是自己確實受了人家的好處,也不好發作,提醒自己以後做任何決策,要先留個心眼,天下當真沒有白吃的午餐。

 

*************************************

 

" 小伍,星岩執事的家真的要賣我們呀?這價格實在很公道呀!一次付清都沒問題的吧! "

 

" 是呀!星岩大哥就是希望我可以一次付清,不用給銀行抽利息,所以才給了這麼優惠的價格,還說是為了感謝我們當初說服他加入了教會,才有今天的他。 "

 

" 星岩執事真是太客氣了,他幫了咱們教會這麼多的忙,還倒過來說是我們教會給的恩惠,難怪會這麼有福氣呢! "

 

" 小潔,這都多虧你當初有好好留意星岩大哥和星辰,我覺得冥冥之中都有上帝的安排,如今教堂的工程也開始收尾了,應該在萬聖節過後就可以開始布置教堂內部了。本來希望幫你設計個溫馨的媽媽教室氛圍,不過前陣子我在休養,長老們怕打擾我就沒來找我商量教堂布置的事,已經先規劃成就業技能的上課環境,也許要等將來擴充新教堂的左右翼後才能再規劃媽媽教室了,你不會怪我吧? "

 

" 小伍,那本來就是我們自己在家討論的,不能怪長老他們先做了決定,更不能怪受傷休養的你,如果你沒有受傷在家,我們又怎會有寶寶?又怎麼會討論這樣的事呢? "

 

" 可是我還是有點過意不去,畢竟都答應你要辦個媽媽教室了...... "

 

" 小伍,你有這個心我就很滿足了,教會畢竟是大家的,不是我們一兩個人的,本來就應該以多數人的權益做著眼點,不是嗎? "

 

" 嗯!你說的對,那不然我們在新家辦媽媽教室好嗎?星岩大哥的家挺大的,應該也是可以容納不少人,只是和爸媽家一樣,偏僻了一些,只要教友們不嫌棄就好了。 "

 

" 好呀!我也挺喜歡這個構想,等教堂完工了我們再一起來籌辦媽媽教室吧! "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