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濕度大氣壓力計 贊助
2021-09-23 23:43:15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24)

星媽的麵攤,來了一群面帶口罩,衣著洋風的客人,說著一口外國口音的中文,跟星媽點起餐來。

 

" 老闆,給我們六碗拉麵、三碗寬麵,招牌菜各來一盤,麻煩您了。 "

 

" 好的,你們先坐,稍後就來。 "

 

" 謝謝您,順便請問您一下,那個長生教會要怎麼去? "

 

" 你們是外地來的傳教士嗎?長生教會目前臨時的位置在郊區,以後教堂蓋起來之後會在靠近村辦公室附近,不過這邊去郊區有點遠,你們有交通工具嗎? "

 

" 我們是搭車來的,沒關係,謝謝老闆,等一下我們搭車再問一下司機大哥好了。 "

 

" 那個,如果你們不趕時間的話,因為我也是教友,所以我可以請長老們來帶你們,請你們先在這裡用餐稍候,我幫你打個電話。 "

 

" 那個,老闆,謝謝你,真的不用麻煩了,因為我們還有一些地方要去,不會馬上就去教會,真的很謝謝你,願上帝與你同在。 "

 

"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勉強了,先用餐,我多招待你們幾盤私房菜,希望你們會喜歡。 "

 

" 感謝您。 "

 

這些人進麵攤後很安靜地就坐,知道了星媽是教友,他們並沒有表現得特別熱情,相反的,一群人神情肅穆地用餐著,但是在用餐前還是有禱告,之後就是一些外文的小聲交談,星媽聽不懂他們說的話,心想大概是不同地區有著不同的習慣,也是會有比較莊嚴的教友,當下也沒特別留意。

 

然而這群人並不是傳教士,而是書涓企業裡的情報部門人員,他們的工作是專門探訪、收集各種企業裡需要的重要消息,必要時還會散布一些打擊對手的假消息,此時在麵攤出現,卻不是因為知道星媽是星岩的太太,單純因為這裡是離祥永商社的辦公室最近、也生意最好的店,所以一夥人才想到這裡來收集些消息。有別於國外的酒吧,在這小村子裡,麵攤才往往是最多人聚集的地方。而剛剛星媽也沒有把自己老公是執事的這件事說出來,只說的自己是教友,請長老來接待傳教士好像再自然不過,也就沒引起情報人員的注意。

 

就在這時候,星辰這周的最後一堂課上完,回家幫媽媽顧麵攤,明後兩天還得到甜甜的公司去打工,之前在西餐廳的時候答應了甜甜的邀約,去了端子公司面試,主管相當滿意,立刻就錄用了星辰,從那時開始,星辰每周固定兩天會在端子公司打工,前一天午後則是會到媽媽的麵攤幫忙。

 

當星辰走進麵攤時,立刻引起了情報人員的注意,因為星辰是特別叮囑要留意打探的重要人物之一,而且因為是蓋教堂的關鍵人物,早早就收集到了星辰的資料,此時好幾對眼睛同時看向星辰,讓星辰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 媽,這些都什麼人呀?怎麼以前都沒見過?他們穿著好特別,是外地人嗎? "

 

" 應該是外地來的傳教士,剛剛還跟我問長生教會怎麼去,我本來要幫他們打電話給霍長老,看看能不能來帶一下他們,不過他們說還有其他行程要先跑,所以我就沒打電話了。 "

 

" 是這樣呀!那我去打個招呼好了,看看他們有沒有其他需要幫忙的。 "

 

" 也好,來者是客,人生地不熟的,可惜我聽不懂他們說的話,不然你就去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

 

" 我聽他們口音,應該說的是英文,我上去聊幾句,順便看看我的英文行不行,哈哈! "

 

星辰端上幾盤媽媽剛準備好的私房菜,送到了這桌客人的面前,並用英文招呼了一下客人

 

" 你們好,這是本店的私房料理,希望你們會喜歡,是特別招待的唷! "

 

幾人聽見星辰用還算流利的英文跟他們說話,當即也用英文回應著

 

" 哎呀!這位小哥會說英文呢!想不到這麼小的地方竟然臥虎藏龍,難怪這間麵攤的生意會這麼好。 "

 

" 大哥您過獎了,我的英文說得很普通,勉強可以對上幾句,再難一些的我可對不上話了。 "

 

" 請教一下小哥,我知道祥永商社的分部好像就離這裡不遠,等一下有位執事我們要先過去拜訪,不曉得從這裡出發的話,怎麼走會快一些?我們原來是希望從前面那條路右轉過去,沿著路繞個大彎才到,但我發現其中好像有不少小路,不曉得能不能走,會不會比較快? "

 

" 啊?你們找的是哪位執事呀?該不會是星岩主任吧? "

 

" 咦?你認識? "

 

" 這麼巧!哈哈!他是我爸,既然你們要找他,那我等一下帶你們過去好了,就像你說的,真的有小路可以走,不過外地人不敢走也是合理的,因為岔路多,容易迷路。 "

 

" 那就有勞小哥帶路了。對了,我還聽說教堂能順利動工,應該是小哥你幫了很大的忙,對嗎? "

 

" 有這麼聲名遠播的嗎?我都不曉得我竟然被外地人認識了!霍長老他們也太會宣傳了吧? "

 

" 小哥這麼有能力,有沒有興趣來我們企業幫忙呀? "

 

" 企業?你們不是傳教士嗎? "

 

" 我們曾經是,不過現在不是,但卻還是虔誠的基督徒。 "

 

" 是這樣呀!看來應該是有些故事,不過我這個人不太會探人隱私,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

 

" 小哥其實可以好好考慮唷!我們企業的待遇是很好的,在全世界排名也是百大企業之一。"

 

" 這位大哥太瞧得起我了啦!我現在還是個學生,打打工還可以,到企業去上班還太嫩了啦! "

 

" 英雄出少年,小哥可不要妄自菲薄呀!"

 

這群情報人員早就被吩咐,要想盡辦法把星岩挖角到自己的企業,如果小孩先被說服,要再說服老爸應該就會簡單的多,所以機靈的情報人員們見到這麼好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這會兒把星辰捧得幾乎要上天了。星辰聽到有這麼好的機會,自己也心動了,當初姊姊都說可以讓自己去甜甜姐的公司打工,現在的機會又更好,想來應該是不會反對才是。殊不知自己正一步一步掉進別人設好的圈套中。

 

****************************************

 

星岩前幾天都在總部協助總經理,直到昨天才回到家,今天上班,接到了星辰打來的電話,說是等一下會帶一些人去公司裡拜訪,是外地來的教友,但也是某百大企業的重要幹部,想要認識一下自己。因為是自己兒子打來的電話,所以星岩也沒有聯想到這會是一波挖角的攻勢,當下就安排了時間要會見這些貴客。

 

一眾情報人員在星辰的帶領下,來到了星岩的辦公室,見兒子帶了一大票衣著洋風還帶著口罩的人來訪,星岩有些詫異,難道現在國外流行這樣的穿著?戴口罩是哪招?

 

" 星岩主任您好,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是威風凜凜,名不虛傳。 "

 

" 這位弟兄過譽了,我就只是個小小的執事,在公司裡也就是個分社主任,不是什麼威風凜凜的人物。 "

 

" 星岩主任太客氣了,您在總部的豐功偉業,我們可是略有耳聞,說您是商社的大功臣,絕不為過。 "

 

" 啊?你們不是教友嗎?怎麼會知道商社的事呢? "

 

" 主任真是貴人多忘事,還記得霍長老的太太嗎?她所服務的重生教會就在你們總部的鎮上呀!我們也都是重生教會的教友,貴商社也不少人加入我們重生教會,會知道您的功績是很自然的呀! "

 

" 原來是這樣,我都不曉得有這樣的因緣,世界真是太小了,到處都是朋友呀! "

 

" 就是這個理呀!呵呵~~對了,不瞞主任您說,其實今天我們來是有事相求的,當初您願意幫霍長老出點子,不曉得現在您願不願意也幫幫咱們? "

 

" 這位弟兄怎麼稱呼?瞧我只顧著說自己的事,都忘了基本的禮貌了,慚愧慚愧。 "

 

" 我叫查理艾德蒙,叫我查理就可以了。"

 

" 原來是查理弟兄,您剛剛說需要幫忙的,是甚麼樣的事呢?如果能力所及,出出點子,應該還是可以幫上點忙,請您給我說說吧! "

 

" 星岩主任,我是覺得您現在在商社裡實在是太辛苦,而且有些大材小用了,想邀請您到我們的企業去擔任市場行銷處的處長,這是我們上面的人授意的,不曉得您有沒有這個意願?聽林姊妹,也就是霍太太說,您在企業管理與市場分析有非常獨到的見解,如果能來我們企業任職,一定會幫上大忙的,而且現在這年頭不需要進公司打卡,只要能視訊會議跟總裁彙報就可以了,因此一點都不影響您繼續待在家鄉陪伴家人的心願,希望您能鄭重考慮一下,我們是很有誠意的。 "

 

星岩聽完,看了看這一大票人,好像領悟到了什麼,回過頭跟星辰說

 

" 辰辰啊!爸爸這邊可能還要跟幾位弟兄聊上一些時間,怕你待在這無聊了,媽媽那邊可能還需要幫忙,你先回去看看有沒有幫得上忙的地方。 "

 

" 好!那我先回去囉!各位大哥掰掰啦! "

 

" 小哥掰掰!路上小心! "

 

等星辰離開了,星岩扳起了面孔,嚴肅地看著這群人

 

" 你們是董事會的人?還是收買董事會的人? "

 

" 主任果然是個人才,難怪總裁這麼看重你,如果你願意到我們企業任職,總裁答應十倍薪資聘你,而且只要繼續做你原來的工作就好,該有的福利都有,你原本該領的退休金,不論年資,我們一毛不少給你,還追加送你一戶房子,一台私人座車配司機,即便退休了也不會討回,請主任認真的考慮看看,不要拒絕我們的好意。 "

 

星岩這輩子為了商社付出了許多,為的就是可以在老了退休之後,可以有個平靜安穩的生活,陪伴家人不再四處奔波,本來商社危機來臨時,以為自己的退休金會因此泡湯,拚死拚活也要對抗到底,可現在對方直接給出如此豐渥的待遇,即便是商社也給不出這樣的條件,權力再高也還是得苦幹實幹,還要像這次的事件這樣,幫一堆不負責任的幹部收爛尾......當下的星岩猶豫了,自己這麼辛苦為了商社,值得嗎?

 

" 給我一些時間考慮好嗎?另外,我要看到白紙黑字寫下的承諾,而不是口頭說說。"

 

" 識時務者為俊傑,主任果然是聰明人,我們這就回去跟總裁報告,並擬出聘約,最多不會超過一周,這段時間還請主任好好考慮我們的條件,機會溜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 "

 

" 你們總裁叫甚麼? "

 

" 鄭書涓,你應該不陌生。 "

 

該說的都說完了,情報人員沒有再逗留,告別了星岩便馬不停蹄地前往長生教會進行下一個任務,同時準備將星岩的情況彙報給總裁。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