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這些味道嗎? 贊助
2021-09-21 21:17:02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22)

祥永商社的會議室裡,坐滿了醫材事業部的主管們,大家正聽著星岩的彙報,瞭解了目前市場上及合作夥伴所遇到的問題,大家都面有難色,想來是早就知道了這些事,但卻不敢向總公司反映,一來主管們怕被牽連到管理不周的罪名,二來與工安事業部素有積怨,但這次由第一線的主管彙報回來,還曾經是商社總部的重要幹部,大家有點掛不住臉,陰晴不定的神情表露無遺。總經理看到了這現象,大概已經明白了八九成,在星岩完全報告結束後,現場一片死寂。

 

總經理:誰可以跟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如果不是星岩主任徹夜趕回總部報告,我還不曉得你們這麼離譜!北區主任,告訴我最近一個月所有的人事異動,還有跟客戶對口的負責人是誰?

 

北區主任:報告總經理,人員異動的資料我這邊還沒更新,等會兒下去我會盡快彙整跟您報告,然後客戶對口的負責人兩周前有異動,因為原來的負責人因家中事故,申請留職停薪一年,新的負責人是董事會安排的。我也不知道他會跟經銷的夥伴直接拒絕工安產品的調度,更不曉得工安事業部竟然會理都不理,會後我會盡快搞清楚事情的原委,還請總經理能給我一點時間。

 

總經理:三天,給我獎懲清單,還有解決方案,不然你的位置換人做。

 

北區主任:謝謝總經理,我一定給你滿意的答覆。

 

總經理:中南區主任,你呢?

 

中南區主任:總經理,原諒我力有未逮,這些情況如果不是星岩主任的報告,我真的都不知道,......

 

總經理:搞甚麼東西!你是爽日子過太久了是不是?這麼大的事,你說你麼都不知道?要不要我把客戶反饋的通聯記錄拿出來讓你瞧瞧?看看會不會幫你恢復一些記憶?

 

中南區主任:對不起總經理,我知道錯了,我也是受到董事會某些人的施壓,才會接受他們換人的條件......我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做。

 

總經理:這麼簡單嗎?不說說你收了多少好處?你當我這麼好唬弄的嗎?如果不是你們搞這些小動作,工安事業部會跟你們鬧這麼僵?給你一個機會,把董事會那些老鼠屎的清單列出來,並且給我補救的方案,讓你將功折罪,不然你就捲舖蓋走人吧!

 

中南區主任:謝謝總經理,我會後馬上去辦,多謝總經理開恩。

 

總經理:還有沒有人要自首?或是要我一個一個點名?

 

大夥兒看到總經理信誓旦旦、大刀闊斧的樣子,敢情是全部的情況都已經掌握了,要是再隱瞞下去,恐怕會飯碗不保,其他主管幹部只要參與到事件之中的,紛紛自首表示願意改過,請總經理再給大家一個機會,總經理環視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星岩,站起身來。

 

總經理:這一次,是已經申請調職的星岩主任,在第一線夙夜匪懈和客戶溝通,才安撫了客戶及合作伙伴們不滿的情緒,而你們這些本該當所有員工榜樣的主管,沒有站在第一線努力已經是很說不過去了,竟然還搞事!把過錯推給董事會派系?就是你們這些所謂的高知識份子想出來的點子?那我請個小學生來當幹部都還比你們稱職,要你們幹嗎?從今天開始,所有主管每個月都要親自到第一線去拜訪客戶,所有客戶反映的問題,無論大小通通給我列出解決方案,要是再有這次事件的發生,你們看著辦!

 

一眾主管幹部們低著頭,頻頻允諾,說是再也不犯了,並會儘快把事情搞定。

 

總經理:那還杵著幹嘛?快去給我做事!

 

總經理咆哮著將一眾幹部趕了出去,又派了祕書去聯繫工安事業部的人來開會,空檔期間,和星岩聊了一下對策。而總經理發飆的事,早就有人通風報信到工安事業部,工安事業部的高級長官都找了藉口遁出商社,反正早就做好脫離公司的心理準備,何必再去給總經理削一頓呢?秘書無奈,只得找來次一級的職務代理人,代替這些主管幹部們出席會議。

 

總經理看了出席的人,也不想浪費唇舌,直接下達革職命令,但凡今天沒有出席的主管幹部,全部開除,職務直接由代理人頂上,並命令所有剛頂上的代理人立即重擬人員職務清單,將負責的區域來個大洗牌,只要在新崗位上讓客戶反應不佳的人員,立即減薪或革職,這道指令一下,連星岩都震驚了!這難道不會驚動董事會,把總經理給換掉嗎?畢竟這些人事的背後,都有董事會的派系勢力在撐腰,萬一開除這些幹部不成,反而把自己給搭進去怎麼辦?

 

總經理笑了笑,萬一我被換掉了,讓你上來不也挺好?星岩看著自己的老上司,心裡一陣感動,原來總經理早已經置生死於度外,如果能成,那商社會迎來一次質的飛躍;如果不成,便將自己推上去扛著,繼續改造商社文化,至少不會讓董事會的派系人馬為所欲為。星岩捫心自問,自己還沒有總經理的豁達,但是責任來了,該扛著還是要扛著。

 

不過現下總經理的作法,因為是直接讓代理人換掉原來的幹部,代理人權力直接提高了一級,等同於總經理直接用職位收買這些代理人,讓原來聽命於人的地位,變成擁有主導權的地位,如果沒和原來的主管有直接的利益掛勾,多半會很徹底地將原來的滲透給破壞掉,總經理走的這一步險棋,雖說風險極大,但高風險高報酬,值得賭一把。

 

同一時間,董事會這邊也是戰況激烈,因為總經理的大刀闊斧,讓公司裡的人事布局出現了動盪,當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傷到了書涓所佈的局,可是這種傷敵一千,自傷七百的作法,董事會非常的有意見,特別是收了書涓好處,正期望改組後飛黃騰達、荷包滿滿的小董事們,紛紛起來抗議總經理這種跋扈的行為,希望投票罷免總經理。罷免的理由也很充分:第一是被開除的主管幹部都背了商社大多數的業績量,如果被競爭對手吸收,直接影響到商社的營收;第二是代理人升上新職務,客戶的信任度會相對降低,除了原來就非常認同商社產品的合作夥伴,其他經銷點很可能在更換業務之後就減少了採購意願;其三是這些主管幹部大多對商社貢獻了多年的青春,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一口氣裁減這麼多重要幹部,會引起底層員工對商社的凝聚力下降,因而增加了跳槽其他公司的可能性。

 

就在總經理的去留吵得沸沸揚揚的同時,書涓這邊得知了商社的反擊狀況,有點驚訝,很好奇這個破局的人是誰,這麼有實力的人不挖來為自己所用,實在是暴殄天物,當即派人去探探消息。這不打聽還沒事,一打聽之後書涓整個人都不淡定了:破局的人是星岩,是從總部請調家鄉的重要幹部,而且是教會執事,育有一兒一女,全家都是教友,女兒還跟教會牧師是情侶關係,而這位牧師,正是自己託人查探已久的初戀情人譚鎮皓。

 

" 該不會,破這個局的人是鎮皓吧? " 

 

書涓心想,如果真是鎮皓在運籌帷幄,那麼破這個局還真不是件太難的事,可鎮皓知道是自己佈的局嗎?知道了是自己佈的局,卻還是決定破這個局?難道他真的已經放下了?那麼自己這麼大張旗鼓地回家鄉找他,豈非自作多情、庸人自擾?心亂如麻的書涓,想找個地方冷靜一下,突然想起了以前跟鎮皓一起爬的山,隨即拿起了背包,換上登山裝備,直接殺往山上去。背包裡,還放著當年嫁人之前使用的相機,裡面盡是與鎮皓的合照。

 

**************************************

 

升上大三以後的星牧,除了剛開學那段時間悠閒了些,常跟鎮皓一起去約會,但隨著課業的加重,能和鎮皓相聚的時間,基本上都在圖書館度過了,好不容易熬到期中考結束,總算有了一小段時間可以稍微放鬆一下,鎮皓提議帶星牧出去走走,看是去踏踏青,還是去逛逛街都好,星牧真的花太多時間窩在圖書館 K書了,星牧想想,不然去爬山好了!之前在教堂預建地那邊出的糗,現在還印象深刻,自己是應該多鍛鍊鍛鍊了。鎮皓想了想,最適合鍛鍊身體的山,莫過於 "那裡" 了,而且山頂的好風光更是一絕,於是就決定帶星牧去見識見識。

 

由於星牧是初學者,所以鎮皓不敢帶星牧走太困難的路線,原則上是比較蜿蜒,但相對平坦的山路,偶有短短五、六公尺的攀爬峭壁,才讓星牧試試攀繩的登山方式,絕大多數都是走不是很陡的斜坡路。一路上鎮皓牽著星牧的手,邊走邊聊,一點都不覺得累,即便已經滿身大汗,兩人都還是愉悅地漫步著,多花了點時間才攻頂,此時的太陽已經高掛在天頂,好在天涼好個秋,山頂的溫度有稍微比平地低一些,非常地涼爽,太陽照在身上暖洋洋地,沒有很炙熱的感覺,兩人都相當開心,能夠在這麼好的天氣,來到風景這麼好的山頂,是不是該做些甚麼?

 

" 來拍照吧! " 星牧說。

 

" 現在背光耶!拍了人會黑掉唷!" 鎮皓笑了笑。

 

" 沒關係啦!故意拍黑掉也是一種藝術,考考你的取景技巧。 "

 

聽著星牧的回話,一瞬間,鎮皓以為自己看到了書涓,當年七夕,書涓就是在這裡對自己告白的。現在的書涓不曉得過得怎麼樣?重回單身的她,是否一切安好?就在一晃神,鎮皓看見了另一個星牧。鎮皓以為自己眼花了,但仔細一看,不遠處的一個熟悉的側影映入眼簾:真的是書涓!?

 

星牧發現鎮皓有點心不在焉,又大聲地叫了叫他

 

" 鎮皓!怎麼啦?趁現在天氣這麼好,先拍幾張照吧! "

 

不遠處的側影,聽到了星牧說話,轉過頭看向了這邊,......

 

" 鎮皓? "  " 涓涓? "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