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錯早餐的後果 贊助
2021-09-10 06:21:13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14)

星牧幫譚牧師包紮好之後,攙扶著譚牧師站起來,果然剛才那一摔真的不輕,譚牧師全身痠痛,只得由星牧攙扶著慢慢行走,本想繼續跟著工程團隊前進,但隨後兩人討論,還是先回到開始集合的地方等大家好了,不然後面的行程萬一又再摔一次就不好了,就這樣兩人脫了隊,回到了剛來的地方。

 

過程中,星牧一直擔心著譚牧師的傷勢,特別是頭上的那個包,叨叨念念著一定要盡快帶譚牧師去醫院檢查看看,希望不要留下什麼後遺症,所以不停地詢問譚牧師有沒有暈眩,或是想吐,或其他不舒服的症狀,讓譚牧師哭笑不得,這小妮子原來還有這麼神經質的一面,之前福音對她的印象很單純,就是像書涓,方方面面都很像,但直到現在真正有一些相處後,才發現其實很不一樣。

 

該怎麼說呢?如果說書涓是大家閨秀,那麼星牧則是小家碧玉:書涓不論在任何場合,氣場都非常的強大,除了年紀比自己大一些,因為家庭教育及就學時帶隊的經驗,讓書涓不論在哪種場合都是高高在上的形象,一出場就是號令諸方的存在;反觀星牧,因為特別的身世,長時間在困苦的環境中長大,積累出秀而不媚、清而不寒的氣質,只是短短的相處與對談,就讓譚牧師對她既拘謹又好奇,還帶點俏皮可愛的性格,忍不住衍生出想要守護她的心思,這也是為什麼星牧身旁總是圍繞著小夥子的主要原因:大家都想當星牧的護花使者。

 

緣分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星牧那麼多年來,因為生活狀況而不願意打開的心門,竟在因緣際會之下,先是團圓了一家人後心境的轉變,又有捨身為己的男人打動了自己的情竇,這愛的火苗就這樣偷偷地種進了星牧的內心裡,雖是此刻的自己還沒有察覺,但隨著日後相處的漸趨頻繁,這把火一定會熊熊燃起,只是會如何發展?兩人的心裡都沒譜,畢竟年齡的差距就擺在那邊,而兩家人是否能愉快相處,又是另一個要考量的點,因為譚牧師已經沒有可以揮霍的青春,真的要交往,一定是以結婚為前提,而星牧正值青春年華,還是可以玩、可以鬧、可以揮霍的年紀,這麼早就把自己定下來,家人會同意嗎?

 

回到了集合的場地,兩人找了個陰涼的地方席地而坐,反正剛剛都跌到地上了,也不怕衣服髒了,譚牧師瞧著星牧被染得東一塊青,西一片黃的全白球鞋,忽然笑了起來,星牧見譚牧師笑了,好奇的問

 

 

星牧:譚牧師你怎麼看著我笑了?是我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

 

譚牧師:嗯,是有點東西。

 

星牧:啊!是什麼?在哪在哪?

 

譚牧師:是有點可愛,還有點漂亮......

 

 

星牧沒預料到譚牧師竟會如此回答,頓時羞得臉紅通通的,剛剛就被譚牧師撩了一次,本來還失望地以為譚牧師是無意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但現下譚牧師又來了一波新的攻勢,饒是自己矜持的心,也招架不住。

 

 

星牧:譚牧師你取笑人家.....  ~(///_///)~

 

譚牧師:好啦!不逗你了,是看你全白的球鞋來一趟探勘,就搞得青一塊、黃一塊,覺得你應該很少出門,忍不住就笑了。

 

星牧:果然就是取笑人家,......又不是我不想出門,是家裡根本沒有出門的機會。

 

說到這裡,星牧有些陰鬱,雖是一家團圓帶來了很多的幸福及喜悅,但終究只是短短幾天的時間,和過往18年來的生活經歷所刻劃下來的心結,還不是那麼容易打開的。

 

譚牧師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才想起教友們口耳相傳的星牧一家人的故事,輕聲問到

 

譚牧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星牧,你願意跟我說說你的故事嗎?什麼都好,我想認識你更多一些,更深一些。

 

星牧看向譚牧師,那深情關愛的眼神,如同第一天到教會聽福音時,譚牧師看向自己,讓自己觸電的眼神一樣,一下子腦袋暈暈乎乎,雲裡霧裡飄飄然,好一會兒才回過神

 

星牧:啊!我不小心恍神了,......我也不曉得我有什麼故事可以說耶!不然就說我怎麼學會顧麵攤的好不好?反正譚牧師等一下吃飯也會來麵攤幫忙,......啊!不對!譚牧師都受傷了!應該要去醫院才對,我到底在想甚麼?

 

譚牧師見星牧手足無措的樣子,很是憐惜,根本不用星牧說,自行腦補也知道這小妮子這些年是怎麼苦過來的,不然怎麼會有人話題都已經繞開了,還善良地轉回來關心著自己的傷勢?那一定是對人的境遇有很深的體悟,想體貼家人,幫助家人,長年積累下來才有的習慣。畢竟她的年紀還這麼小,要是一般的年輕人,哪裡會有處處為人設想的想法?當下年輕人,急著表現自己,在乎別人對自己的重視,遠遠勝過關心別人這件事。譚牧師這些年在教會服務,看到的很多,經歷的也很多,星牧真的是很特別的一個人,特別到譚牧師整顆心都被星牧所占滿了。

 

譚牧師:星牧小姐請不要再自責了,地震是天災,如果每個人都能避得開,那就算不上災難了不是嗎?你很善良,但不需要為上天安排的災難,將罪責扛在自己身上,認真說,我很感謝上帝給我降下了這個災難,不然,我就沒有機會像現在這樣,坐在星牧小姐的身旁,對我來說,這反而是上帝的恩賜。

 

星牧:譚牧師,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跟我告白嗎?

 

譚牧師:嗯,也許剛剛的場合,我有點害怕,怕太直接說會嚇著你,畢竟我們才認識這麼短的時間,所以我才不敢把話說得太明白,現在既然你問了,我鄭重地回覆你。是的,星牧小姐,請問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星牧:可是就像你說的,你才剛認識我幾天,你到底喜歡我哪裡呀?上次去教會,我看美女超多的,譚牧師服務這麼多年了都沒看上眼,怎麼就對我有興趣了?

 

譚牧師:你堅定而溫柔的眼神,我第一眼看見就被你深深吸引;你在福音時發表的想法,到現在我還餘音繞樑;教友們口耳相傳你的身世,讓我對你有濃濃的好奇,今天更看到你平時不為人知的另一面,讓我好生憐惜,如果可以,真想一輩子守護你......

 

譚牧師說得真切,聽得星牧心花怒放,這麼有深度的告白,此生絕無僅有,根本就不是鄰居、班上、學校裡那些小夥子能比的,程度真的差太多了!星牧聽著聽著,臉越來越紅,頭越來越低,看起來就像是點頭答應譚牧師的追求。

 

***********************************************

 

這深情的一幕,躲在一旁的吃瓜群眾看了個透徹,特別是星辰,怎麼都忍不住嘴角的上揚,心想著等會兒要怎麼跟媽媽報告姊姊的喜事,而夏牧師跟方長老更是眉來眼去,就說有戲吧!還是一場好戲!那深情的告白可是赤裸裸、火辣辣的,在教會裡絕對話題性十足!至於霍長老、嚴長老與工程團隊們則是識趣地遠遠避了開,他們都不是喜歡探人隱私的類型,特別還是這種羞答答的場面。

 

時間不早了,探勘早已告一個段落,飯點時間就要到了,吃瓜群眾們本想多看一會兒好戲,但眼下看來還不曉得會演多久,只好由霍長老帶著工程團隊先製造點腳步聲與對談聲,提醒一下還在兩人世界的星牧與譚牧師。

 

聽見腳步聲及對談聲,星牧與譚牧師趕緊正襟危坐,星牧拿下草帽,幫譚牧師搧著風,做出一副在照顧傷者的樣子,卻不曉得剛剛兩人深情告白的畫面,已經被大家都看到了。大家心照不宣,也不扯破,上來就詢問譚牧師的傷勢有沒有好一些,一會兒要一起去星牧家的麵攤吃個便飯。

 

星牧聽到連忙制止,說是譚牧師有撞到頭,應該先去醫院檢查一下有沒有腦震盪或其他傷勢比較重要,基於當事人的義務,自己想要過去陪譚牧師檢查,確定傷勢沒有問題了再用餐,眾人微微一笑,大家都想往同一個方向去了,頻頻點頭,示意是該先去醫院檢查,夏牧師自願將星牧與譚牧師送去醫院,方長老說他也想跟,於是霍長老與嚴長老帶著星辰及工程團隊,先去用餐,而夏牧師四人則先去醫院。

 

 

***********************************************

 

前往醫院的途中,星牧與譚牧師保持沉默,不發一語,想是剛剛的氣氛中斷了,現在兩人都覺得很尷尬,方長老見兩人模樣,忍俊不住笑了出來,這一笑倒是驚到了星牧與譚牧師,兩人不約而同地顫抖了一下,彷彿做了壞事被拆穿了一樣。

 

方長老:我說你們兩個怎麼這麼嚴肅呀?剛剛不是還有說有笑的?

 

星牧: (剛剛.....該不會他們都看見了吧!) 有嗎?我只是有點擔心譚牧師的傷勢,有些著急。

 

譚牧師:牧牧,都說了那是天災,我常常在運動,摔這一下沒事的。

 

夏牧師:譚牧師呀!之前你不是都叫星牧小姐的嗎?怎麼改口叫牧牧了?

 

譚牧師:痾......就剛剛星牧小姐照顧我的時候,有聊得比較熟一點,所以就改口叫牧牧了......

 

夏牧師:是這樣呀!那我以後也叫星牧小姐牧牧可以嗎?

 

星牧:可以呀!我的家人朋友都這麼叫我,現在我加入教會了,教會裡的大家也都是我的家人朋友,自然是叫我牧牧比較親切呀!

 

三兩句話,就看出了星牧搭話的功力,這是長期在麵攤所訓練出來的,即便剛剛是那樣尷尬的場面,也能在最短的時間回復到八面玲瓏的樣貌,譚牧師看在眼裡,除了佩服與崇拜,更多的是不捨。

 

譚牧師:牧牧好像天生就自然熟,跟大家相處起來一定會很愉快的!

 

方長老:可不是嘛!不然譚牧師也不會這麼青睞有加呀!

 

譚牧師:(壞了!剛剛他們一定看到了!!!)方長老,你這不是在挖苦我嘛!我對教友們都一樣的呀!

 

方長老:嘿嘿~~我怎麼不是這麼看呢?

 

夏牧師:方長老你就消停消停吧!譚牧師可是病人呢!該怎麼看也得看過醫生再說呀!

 

方長老:你說得對,看過醫生 "再" 說。呵呵~~~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