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狗 ×八方雲集限量聯名 贊助
2021-09-02 22:52:44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7)

回到稍早的時間,大學放榜了,星辰如期考上和星牧同一所大學的企管系,一般來說,男生通常會比較偏理工類別,女生會比較偏文管類別,然而星牧一家剛好相反,其實這跟生長的經歷有關:

 

星牧從小跟著媽媽工作,心想如果念一般的文管科別,念上文類的機會非常大,偏偏這一類別的工作薪資偏低,將來很難幫上家裡的忙,念管類的又容易跟人勾心鬥角,跟自己的個性不符,所以才覺得念理工科系比較好,況且,男生多的班上,總是把女生當寶貝照顧,萬一家裡有事,學校這邊很容易有人照應,實際念了之後,也跟自己的期望差不多,只是星牧忽略了一件事,要不是自己的個性和長相都是非常地出類拔萃,被排擠的女生也還是大有人在。

 

星辰自小唸書就一直是班上的幹部,也很明白當一個管理人的職掌與本分,加上常常在圖書館閱讀管理相關的雜誌與報刊,想念管理類別是早早就決定好的性向。爸爸的工作也是白領階級,不然其實很難託嬰把他養大,多半得拉著自己一起打工或是工作時把自己帶在身邊,自己就常常看到送貨的大哥,旁邊坐著自己的小孩,搬貨時那怕是大件的搬不動,小小的一件也想幫忙。所以星辰很深刻地知道,想要過上好生活,就是要比人更會掙錢。

 

放榜的當天,星爸找來了星辰,拿出了自己的皮夾交給星辰,星辰不明白爸爸想幹嘛,接過手後打開了皮夾看了看,裡面有一張照片,是一對母女的照片,隨意地問了問

 

星辰:爸,你怎麼把你的皮夾拿給我?這照片裡的母女是誰?是你的同事還是朋友?......該不會,爸爸是有了第二春,想告訴我這是你的新女友?

 

星爸:星辰,你長大了,所以有些事,爸爸是時候告訴你了,而且大學已經放榜,你也順利考上大學,沒有後顧之憂,接下來要告訴你的,希望你平心靜氣地聽,等我全部說完了再告訴我你的想法,不要中間打斷我,你可以做得到嗎?

 

爸爸一向都叫自己辰辰,今天卻很慎重地叫了自己的名字,該不會......,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想法從星辰的腦海裡蹦出來,讓他發愣了好一會兒,終於回過神來看了爸一眼,點點頭

 

星辰:爸,你說吧!我會專心地聽完。

 

星爸:在我開始說之前,你仔細地看一下照片裡的人,你覺得她們像誰?

 

星辰:嗯?.........!!!!!是,像我嗎?

 

星爸:是的,因為她們是你的媽媽跟姐姐。

 

星辰:啊?我有媽媽跟姐姐?這是怎麼回事?......

 

星爸開始一五一十地把18年前發生的事,仔仔細細、完完整整地告訴星辰,每一個環節都沒有錯過,因為他希望星辰能接受自己的身世,接受老天爺所降臨在星家的惡作劇。星辰聽完之後,心情異常地平靜,讓星爸很吃驚!本以為星辰會有很多各式各樣的情緒,但此時此刻卻通通沒看到。

 

星辰:爸爸是不是覺得我應該要很吃驚?或是會哭、會激動之類的?

 

星爸:倒也不是,可是你反應得這麼淡定,我確實有些意外。

 

星辰:爸,你皮夾裡的照片,是不是每半年會換一次?每次都是我去參加夏令營或是冬令營之後就會更換,所以其實我的內心很早就在猜想,她們跟我是甚麼關係。

 

星爸:所以,我瞞了你這麼久,你不怨我?

 

星辰:爸!你剛剛也說我長大了,所以我會思考,會歸納,會總結,會知道你們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我,讓我活下來,我有甚麼好怨你的?認真說,我現在只想親眼見上她們一眼,因為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女孩生活,應該會比一個男人帶著一個男孩生活更辛苦!我很想看看她們是不是過得好!

 

星爸:值了值了!老天爺雖然給我們家做了個很大的惡作劇,但是卻也給了我們兩個遠比其他家長更優秀,更懂事,更成熟的小孩。我真是迫不急待就想馬上帶你去見見她們。

 

星辰:姐姐知道我的事了嗎?他一直以為爸爸是在外地工作,沒想到竟然是為了照顧我,不曉得會不會生我的氣?

 

星爸:你姊姊牧牧是很善良的人,我不覺得她會生你的氣,反而會想關心你,補償你沒有母愛的那些日子。畢竟,我每半年還能去見上她一面,而你卻從來連媽媽都沒看過。

 

星辰:或許吧!爸,那你要不要現在跟媽媽聯絡一下,我真的,好想見見她們。

 

星爸:晚一些吧!她們的攤子怕是現在正忙著,打電話又一時半會兒說不完,怠慢了客人們怕是會有不好的影響。18年都能等了,也不差這一時半刻。

 

星辰:是爸想得周到,那晚上打電話,可以讓我跟媽媽說說話嗎?

 

星爸:好!如果你準備好了的話!

 

***********************************************

 

夜裡,星爸給星媽打了電話,說是自己已經跟星辰說了關於身世的一切,現在星辰很想跟媽媽說說話。激動的星媽,眼眶已經忍不住泛淚,帶點哽咽地和星辰通著電話

 

星辰:是....媽媽?我是辰辰,你好嗎?

 

星媽:很好!從來都沒有這麼好過!你是辰辰,原來你的聲音是這樣!聽起來是個陽光大男孩,媽媽太開心了,你們姊弟倆都平安活過來了,聽你爸說你們這兩天就要回來?那我得趕緊準備你的房間,你現在多高呢?體重多重呢?我從來都沒看過你,都怪你爸連張照片都不留給我,說是怕女人家有了照片就牽腸掛肚、胡思亂想,所以我連想像你長甚麼樣子的提示都沒有。

 

星辰:這我好多了,因為我會偷看爸的皮包,差不多每半年就會有妳們的新照片,只是那時我還不曉得妳就是我媽,好奇了18年,今天才終於知道真相。

 

星媽:你爸倒好,不給我留照片,自己卻偷偷留,太狡猾了,回來要好好教訓他一下!

 

星辰:媽,你要謝謝爸!這樣我才能知道妳們這些日子是怎麼過來的,從妳們臉上的笑容,我看得到妳們的堅強,才更讓我有勇氣面對妳們。

 

星媽:哎呀辰辰!你怎麼會.....怎麼會.....這麼懂事呀!我都怕我不在你身邊,會讓你變成畏畏縮縮沒有自信的男人,很多缺乏母愛的小孩,都很自卑的,可從你的談吐,我完全在你身上找不到這樣的自卑,看來你爸真的有用心在照顧你,偷留照片的事,看在你的份上就原諒他了。

 

星辰:媽,那你跟姐姐提起過我的事了嗎?

 

星媽:你姊姊太聰明了,我都找不到好的話題跟機會好好說給她聽,不然擇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就跟她坦白好了!

 

星辰:這樣會不會嚇到姊姊呀?

 

星媽:還沒見到姊姊,就這麼關心姊姊,看來以後我完全不用擔心你們的相處問題了!你姊姊心臟大顆的勒!要嚇到她,難的唷!

 

星辰:媽,可我就是男的呀!

 

星媽:哈哈哈~~~你小夥子怎麼這麼可愛呀!我說的是困難的難,不是男生的男......

 

星辰:媽,你的笑聲好爽朗,我聽了好開心......

 

星媽:只要你喜歡,以後你回來媽媽天天都笑給你聽!......

 

母子兩人雖然生平第一次說話,但血濃於水的親情,根本不用醞釀,就滿滿地溢了出來。

 

***********************************************

 

說了好長一段時間,耳朵都快燒起來了,兩人才依依不捨地掛斷電話,星牧見媽媽終於掛上電話了,好奇地走過來問媽媽今天到底跟誰講的電話,怎麼講了這麼久?

 

星牧:媽!你今天怎麼回事?講個電話又是哭、又是笑,剛剛不是爸打來的電話嗎?怎麼會又有個小夥子?還破天荒講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那得是多少電話費呀?

 

星媽:牧牧呀!剛剛是你弟打的電話。

 

星牧:我弟?我哪個弟弟呀?我們有甚麼親戚的表兄弟或堂兄弟去爸爸那邊作客了?

 

星媽:你平時那麼聰明,今天怎麼還繞遠了?我說你弟,就是你親弟弟呀!

 

星牧:啊!?我親弟弟?我怎麼不知道甚麼時候我有個親弟弟?你跟爸偷偷生的?怎麼都沒跟我說?

 

星媽:亂說甚麼呢!還偷偷生的!你弟弟叫星辰,今年滿18歲了!過兩天要回家裡來住了,妳有沒有很期待?

 

星牧:甚麼跟甚麼呀!媽?妳是今天工作太累了嗎?都幻想我有個弟弟了!快快快,跟我一起去洗澡,我幫妳按按摩,舒舒壓,妳今天真是太反常了。

 

星媽:也好!那洗澡時慢慢跟妳說吧!今天真是太開心了!又聽到弟弟的聲音,又有姐姐的按摩舒壓,根本就是住在天堂的一天呀!

 

星牧:不是在作夢?是真的有個弟弟?好好好,妳洗澡慢慢說給我聽,我洗耳恭聽。

 

母女倆在浴室裡,邊泡著熱水澡,邊聽星媽講起18年來的事,饒是星牧這麼樂天開朗的人,都忍不住眼角泛淚,原來弟弟是爸爸這18年來,一個人獨自在外照顧,和媽媽一樣獨自照顧著自己,為什麼老天爺要對我們一家人這麼殘忍,硬是把我們分開了18年,好在自己跟弟弟都很爭氣,沒有讓爸媽失望了。那這個弟弟長得甚麼樣子呢?個性跟自己合得來嗎?

 

星牧心裡有好多好多的問題想問,可是自己清楚地知道,這些問題,媽媽也回不上來的,因為媽也從來沒見過弟弟,還是今天第一次通得電話,想到弟弟兩天後要回家裡來了,該用甚麼心態迎接他?雖然自己跟男孩子相處很得心應手,但那畢竟不是家人,如果把對待其他男孩那一套搬到自己弟弟身上,弟弟會買單嗎?而且弟弟回來住,是暫時的?還是以後真的就再也不分開了?

 

 

***********************************************

 

" 你不知道你有多可愛 跌倒後會傻笑著再站起來

 你從來都不輕言失敗 對夢想的執著一直不曾更改

 很安心 當你對我說 不怕有我在 放著讓我來

 勇敢追自己的夢想 那堅定的模樣 "   熱愛105°C的你 -- 阿肆

 

 

耳機裡傳來輕快的音樂,星牧躺在床上,隨著歌詞,想起了星辰:會是像歌詞裡的男孩一般,勇敢堅定,對家人忠心,對夢想執著,是個頂天立地的大男孩嗎?回想起剛剛媽媽在電話邊又哭又笑的樣子,想來應該是很討喜的孩子,希望不要是個很會做表面的壞胚,雖然心裡覺得弟弟應該是好人,但還是要好好想法子測試測試,把骨子裡的根本,全部掏出來。想到這裡,星牧忽然一陣壞笑,該是鬼點子又爬滿腦袋瓜子了吧!

 

***********************************************

 

一大早起來,就見到媽媽在清理家裡唯一的一個閒置房間,平時麵攤要用的東西都會堆放在這裡,此時全部大搬家,放到了客廳裡,不用想也知道,是要把房間整理給弟弟用的,自己也趕緊過去幫忙。

 

星牧:媽!妳昨天不是還聊很晚,今天怎麼這麼早起?這房間是要整理給弟弟的吧?我來幫妳。

 

星媽:牧牧早呀!有妳來幫我就快多了,先幫我把床單被套都卸下來,趁早洗過曬太陽,這兩天天氣預報都是大晴天,正好可以曬曬床,擱了這麼久,曬一下太陽去去霉味,才不會妳弟睡得不舒服。

 

星牧:床也要曬唷?不是床單被套曬一下就好?

 

星媽:反正院子裡有的是空間,就一起曬一下囉!

 

星牧:說得也是,那我去拿雞毛撢子,等一下順便拍打一下床,讓裡面的塵蟎一起被曬死,殺菌一下。

 

星媽:先幫我把床搬出去再說啦!

 

星牧:媽!搬床這種事要請鄰居大哥們來幫忙啦!我們兩個女生就算搬得動,也會搬到等一下沒法上工啦!趁現在暑假還沒開學,應該都還有壯丁可以找,等一下看我的就好,妳只要專心洗被單打掃家裡就可以了。

 

星媽:我都忘了妳是萬人迷,好吧!這事交給妳啦!

 

星牧:包在我身上。

 

就這樣,忙碌的一天又開始了,母女倆都充滿了幹勁,因為期待的爸爸跟弟弟就要回家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