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錯早餐的後果 贊助
2021-09-01 17:54:58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6)

今天是譚牧師佈道,給大家說了一個自己成為牧師的過程,以及當初為什麼會加入基督教。

 

譚牧師名鎮皓,初戀女友是大自己兩歲的學姊,兩人在校的時候並不認識,反而是出社會後在網路上認識的,兩人情投意合,卻因女友的娃娃親,讓兩人的戀情在短短的一兩年就草率結束了,女友嫁到了遙遠的國度,讓譚牧師的心也跟著被帶走了,那段時間的譚牧師,生活提不起勁,做事也沒有目標,整個人像失了魂一樣,剛開始還從初戀女友的社交圈裡,想打聽到底嫁到哪裡去,可是女友做得十分保密,竟是沒有讓任何一個周圍的人知道,因為她也曉得譚牧師的個性,一旦讓他打聽到自己的消息,一定不遠千里想要飛奔去看她,就這樣從此音信全無。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這是兩人剛開始交往時就訂下的約定,可等到分開了,譚牧師才體會到那是多麼難受的一件事,那撕心裂肺的痛苦,每一夜總被濃濃的思念所驚醒,人也因此憔悴了許多。天下父母心,看譚牧師這樣消沉下去,譚爸媽萬分不捨,便常帶著譚牧師一起出遊,在某次因緣際會下,到了某山區景點的教會聽到了福音,心念開始有些轉變,隨著接觸越來越多,也越來越虔誠,之後就投身教會當起傳教士,後來更考取了牧師的資格。

 

故事聽完,許多年長的教友們為之動容,年輕的女教友則有些躁動,竊竊私語,難怪譚牧師在這美女如雲的教會裡竟沒有一絲緋聞傳言,原來早就見識過許許多多的女神校花,怪不得眼界這麼高呢!譚牧師見大家似乎有些會錯意,不好意思地圓了一下結局,說是自己的姻緣,是掌握在上帝的手裡,在場哪位女孩如果聽見上帝的呼喚,請不要在意自己不解風情的脾性,勇敢對自己說出口吧!

 

這下輪到女教友們不安身了,這是徵婚啟事嗎?這麼光明正大說的呀!?男教友們也紛紛鼓舞著譚牧師,向女教友們激勵著告白要趁早,譚牧師可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呀!讓一場福音瞬時變成了招親大會,所有教友們都熱絡了起來。這才是人性,不是嗎?哪裡有八卦,哪裡的場子就熱!好不容易在譚牧師的四兩撥千金之下,避重就輕地讓場面平緩了下來,才又回到佈道的主題上。

 

譚牧師:......會加入宗教的人,往往是心裡有了缺陷,想尋求心靈的平穩與寄託,可自己卻做不到,而尋求的外力如果不是宗教信仰,往往還會陷入糾紛,更加得不償失,也因此才有宗教信仰的誕生。

如果每個人光是信仰自己,就能夠把自己過得平穩順遂,那宗教信仰就沒有機會誕生了。也因此,當你在任何宗教裡發現失魂落魄、言語低俗、甚至猥瑣不勘的人,請不要以為您看錯了,他們就是因為有缺陷,所以才來修行的。

願意給自己機會的人,才能真正的成長,脫胎換骨。至於他人的眼光,或許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己如何看待這些眼光,......

 

 

******************************************

 

譚牧師的佈道,沒有刻意突顯上帝,而是以人性為出發點,去解說開悟,讓人更容易生出共鳴。一席話,讓所有人陷入了沉思,有些人頓悟,有些人懵懂,還是得看跟生活經驗重疊了多少,才能有多少的領悟。

 

會後,譚牧師吐了口大氣,他哪裡知道自己的事竟會引起這麼大的迴響,看來下次要說,得斟酌著說,不要說得太鉅細靡遺,不然要是像今天這樣的場面再來一次,自己都沒把握能不能收得了尾。不過,不等譚牧師心裡緩過來,幾位年輕的女教友已經走到譚牧師的身邊

 

寶寶:譚牧師~~你剛剛說的經歷是真的嗎?你有沒有留下初戀女友的照片呀?我們都很好奇怎樣的女孩才進得了譚牧師的眼,因為譚牧師在我們教會裡總是正氣凜然,剛正不阿的形象,讓我們女孩子家心生仰慕但望之卻步,如果有個範本,我們也好秤秤自己斤兩,不會自討沒趣呀。

 

譚牧師:袁姐妹把我說得太不近人情了吧?原來我平時是這樣的形象呀?難怪都不怎麼有女教友敢跟我搭話,看來我要好好檢討一下。

 

甜甜:譚牧師你別聽寶寶亂說,她這個人就花癡,早就肖想譚牧師很久了,現在只是借個話題撩一下譚牧師,你可別被她給耍了。

但是我們好奇譚牧師的初戀女友長怎樣倒是真的,看得出來譚牧師是個癡情種呀,能讓譚牧師心儀的人,定然有過人之處,讓我們見識見識嘛!俗話說,相由心生,看到照片的樣子,就可以知道譚牧師喜歡哪種性格的女生了。

 

寶寶:說來說去,妳不也想知道譚牧師喜歡哪種類型的人,還好意思說我花癡。

 

甜甜:我可是為所有女教友討福利,可不像妳想獨享呀!?這就是我們的差異。

 

譚牧師:兩位姐妹千萬不要為了我而吵架,我何德何能呀!姻緣是上帝安排的,我也就聽上帝的指示,至於我的初戀女友,事實上,我還真的沒有她的照片,因為她要嫁人之前,把所有跟我在一起的痕跡都帶走了,連我的抱枕,我的球帽,有大頭貼的皮包......全部通通搜括走了。我知道她也捨不得我,就沒拒絕她帶走,本以為還會有機會找上她,沒想到從此音信全無。

 

小蓮:譚牧師你好可憐唷!我剛剛聽完好想哭耶!你那時有沒有哭很久呀?要是有一天我也交了一個男朋友,可他最後必須離開我,還音信全無,我一定會崩潰的!聽了譚牧師的故事,我以後一定要問清楚要交往的男生家裡有沒有什麼禁忌,或是有沒有娃娃親,才不會陷入無緣的結局。

 

譚牧師:小蓮呀!我那是特例啦!娃娃親真的不多見的!妳還這麼小不用擔心這種事啦!呵呵~~

 

小蓮:人家才不小呢!人家有160了,而且還有C快D了,譚牧師不要把人家當小孩子啦!

 

寶寶:哇!我說小蓮呀!妳這麼有料喔!你就直接這樣大喇喇地對譚牧師說,是不是也對譚牧師有些心思呀?譚牧師還真是老少咸宜、大小通吃呀!

 

譚牧師:好了好了,再說下去我可有罪了!就此打住。STOP!

 

女教友們:哈哈哈~~~譚牧師好可愛!

 

******************************************

 

靠山的一側,有間媽祖廟,是村子裡大家平時集會或大型村民活動舉辦的地方,如果遇到媽祖聖誕,更是擠得水洩不通,解籤的廟祝是一位年過七旬的大爺,身子硬朗不輸給三十來歲的青壯年,此時,回老家的冒冒正到廟裡求籤,除了為剛升上副部長的職務,尋求安身立命的本位;另一方面,則是為了自己的好友建安與彤彤問個姻緣,看看兩人的相處能不能平順地修成正果,或是有趨吉避凶之法。

 

求事業籤的時候,冒冒很快就擲出了三個聖杯,但求姻緣籤的時候,換上了十幾支籤,擲無杯就是擲無杯,讓冒冒很是掛心。心想,下次如果親自帶著兩位當事人來跟媽祖見個面,或許就會好求一些也說不定?也或許媽祖是想告訴自己,如果當事人都不急,旁人也急不來?不管如何,既然擲無杯,還是先看看自己的事業籤是求到了甚麼?

 

冒冒:大哥您好,我求得甲申籤,還請您幫我看看。

 

廟祝:阿妹仔你好,我幫妳找一下齁,等我一下,甲申、甲申、甲申......有了,在這。妳想要問甚麼呢?

 

冒冒:我要問事業,麻煩您了。

 

廟祝:喔!好好,我幫妳看看,...只恐前途明有變,勸君作急可宜先,且守長江無大事,命逢太白守身邊。.....妳在工作上最近是不是有些動盪呀?看籤意是要妳保守一點,不要冒進,可以的話先充實自己的實力,等待時機的到來。

 

冒冒:謝謝你呀!大哥!咱們媽祖真的是太靈驗了,我的公司最近經歷了一場大洗牌,好多員工走了,也很多新員工進來,這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大哥幫我解籤。

 

廟祝:甭客氣,甭客氣,很高興有幫上你的忙,有空常來泡茶啊!

 

冒冒拿著籤,虔誠地走到媽祖面前再三謝過,並添了香油錢之後,感恩地離開了。同一時間,霍家老爺夫人也來到了媽祖廟,不過只是一般的參拜,並不是要來問籤求解的,因為霍家一直都是虔誠的信徒。

 

霍老爺:媽祖娘娘呀!雖然我家那不孝子不拿香拜拜,但還是要請您幫幫他,讓他蓋教堂的事情順利一些,看著他一個人這麼硬撐,我很擔心他的身體會扛不住,我就只有這麼一個兒子,還望媽祖娘娘大發慈悲,保佑他一切順利,如果教堂能順利圓滿建成,我一定親自來跟媽祖娘娘道謝,幫您重上金身。

 

霍夫人在一旁看著自己的老公,平常一板一眼,不苟言笑,老是嫌自己兒子不孝忤逆他,但在神明面前,還是很坦誠地把自己對兒子的疼愛展現出來,心裡很寬慰,天下父母心,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人頭地,生活幸福美滿呢?不過,對著媽祖求建教會這種事,媽祖會答應的嘛?自己都不太能接受了,還說媽祖呢?或許媽祖寬大為懷,也接受信仰基督教的人呢?想歸想,終究不敢說出口,只能放在心裡。

 

參拜之後,霍老爺讓夫人去給廟裡添了香油錢,便到了廟祝大爺這邊泡茶聊天,兩人熟識多年,稱兄道弟,不過都有默契地不會過多地探人隱私家務事,聊的多半是天南地北,或是神明的神蹟,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何況霍伍的事還曾經吵得沸沸揚揚的,村子裡很多人都知道。霍夫人添好了香油錢,走了過來

 

霍夫人:大哥呀!你這身體怎麼保養的?遠遠就聽到你亮的大嗓門,我看年輕人都沒有你這氣力。

 

廟祝:是妹子呀!都說年紀大了耳背,我不說這麼大聲怕自己聽不見呀!哈哈~~~

 

霍夫人:大哥你真是愛開玩笑,是怕我們耳背了還差不多。呵呵~~

 

廟祝:快來快來,剛泡好的新茶葉,嚐看看......

 

霍老爺:我說老沈你這偏心呀!剛剛陪你喝舊茶葉,我老婆來了就換新茶葉,這明顯見色忘友呀!

 

廟祝:老霍呀!你連你老婆都敢這樣調侃,不怕回去跪算盤的喔?

 

霍夫人:哎呀!老夫老妻了!早習慣了......

 

哈哈哈~~~

 

********************************************

 

村裡約兩百來戶人家,算算人口也有近千人,不過很多人在外地工作,因此平時村裡生活著的實際人口約四百多人,大多數人的信仰還是佛道教,霍長老雖然已經很努力地宣揚基督教教義,但是願意改變信仰加入基督教的還是不多,多半只能從年輕人著手,或是本來就沒有信仰的人。

 

不過正因為不容易,所以建立起來的情誼才更堅固,信仰也更堅定。目前在長生教會的教友們,就算彼此間沒有血緣關係,卻情同手足,哪位教友家裡有了困難,有能力的都不說二話直接伸出援手,這是讓霍伍倍感欣慰的地方。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