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忽略寢具的挑選,每個細節都能助眠 贊助
2021-08-30 22:13:23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5)

霍家菜園,男男女女正忙著除草施肥,大部分是佃農,到霍家幫忙的農人們,工作之餘,還是會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

 

成南:喂,你們說霍少爺為什麼那麼熱衷基督教呀?老爺他們都是信佛教,怎麼就出少爺一個異類?

 

良穎:我說你應該來沒幾年吧?少爺的事可轟動的呢!話若是要講透支,目屎是撥不離。

 

成南:那你倒是跟我說說呀!我一直很好奇呢!

 

小花: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你還是不要那麼追根究柢,小心丟了飯碗。

 

成南:就給我說個大概就好嘛!我又不是非要知道得很清楚。

 

添丁:我被掃過颱風尾,心有餘悸,我勸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良穎:你如果真的那麼想知道,我是可以給你說說啦!只是我知道的也不完整,你聽聽就好,可別亂傳,我可不希望被你牽連。

 

成南:哎呀!穎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快快快,快說給我聽聽。

 

良穎:那要從20年前說起......

 

***********************************************

 

原來,霍伍曾經到過英國留學,念的是劍橋,在當年能出國念大學的人,家裡都是非常風光的,不過因為通訊不是那麼發達,大多只能透過書信聯繫。

 

霍伍在就學期間認識了一位華裔姑娘,兩人兩情相悅,畢業後不久共同在英國找到了份工作,並且結了婚,不過由於沒有事先讓家中長輩知道,讓霍老爺不太開心,霍夫人心裡叨念著兒子,好說歹說讓老爺給少爺寫了信,說是醜媳婦也得回家見公婆,讓霍伍帶著太太回國。

 

此時的霍伍已經入境隨俗,信仰了基督教,太太更是虔誠的基督徒,曾經到過很多國家當短期的傳教士,兩人回國後,面對長輩們要求祭祖拿香的行為有了很大的抗拒,霍伍說老爸冥頑不通,霍老爺說霍伍大逆不道,一氣之下把霍伍給趕出家門。

 

霍伍本來賭氣,帶著老婆就要回英國,可老婆說各個國家的文化差異所產生的衝突,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弭平的,不然早就世界和平了!身為傳教士,有著義務與責任去克服這樣的困難。所以霍伍便到其他的城市,找到有教會的地方暫住下來,一方面想著如何說服家人信教,一方面讓太太有個依託及發揮長才的地方。

 

過了不久,老爺生了一場大病,性命垂危,畢竟血濃於水,霍伍沒辦法視若無睹,便帶著太太和一些教友回家幫爸爸禱告祈福,但霍老爺仍舊不給霍伍進家門,霍伍只得在家門外跪著,由太太和一眾教友陪伴著,持續為霍老爺祈禱。

 

說也奇怪,本來醫生診斷是相當危急的病情,在霍伍毫不放棄地每天跪在家門外禱告之下,竟然漸漸好轉,霍夫人捨不得兒子這樣一直跪著,乞求著霍老爺讓兒子進家門,霍老爺畢竟不是鐵石心腸,看著兒子每天為自己禱告,總是跪上一整天,其他的教友們也都靜靜地陪在霍伍身邊一起禱告,沒有任何怨言,連自己都被感動了。

 

然而,原諒兒子是一回事,信仰又是一回事,霍老爺雖然認了這個兒子,但卻沒法被說服改信基督教,畢竟祭祖等同於飲水思源這樣的概念,已經根深蒂固留在他們這輩人的心中,如果不拿香祭拜,就無法繼續對往生的祖先們盡孝道,祖先會降罪給後輩而導致家道中落,這樣的文化早已被霍老爺、霍夫人所深信不疑,因此無論霍伍如何好說歹說,就是沒法說服爸媽。

 

為了擔心爸媽的健康,霍伍決定自己一個人留在霍家,太太則回到之前有教會的城市居住,兩人暫時分居兩地,一來怕太太不拿香被家人遷怒,所以和太太分開住可以少了這樣的紛爭;二來自己終究是獨子,不照顧爸媽實在說不過去,留下來才不會讓人誤會基督教是數典忘祖的信仰。

 

然而,夫妻兩人分居兩地,心中的掛念自然不在話下,因此霍伍便下定決心一定要在家鄉建立起教會,讓太太能夠回來家鄉和自己同住,自己也能照顧好爸媽。

 

 

***********************************************

 

聽完了這樣的故事,成南竟然哭成了淚人兒,這是多麼令人心酸的故事,兩代人因為信仰的不同,竟然差點變成陌路人,最後還是血脈之親讓這一家人重新連結在一起,但心中的矛盾卻還是存在著。

 

成南:我都不曉得霍少爺這麼有魄力的,他夾在這中間是得承受多大的壓力呀!

 

良穎:所以你以後就別亂問,不小心挑起人家的矛盾,夠你喝上一壺的!

 

成南:穎哥!我知道了!以後絕對不亂問。不過啊!禱告真的那麼有用嗎?病危的老爺就這樣病好了,也太神奇了吧!?

 

良穎:這我就不曉得了,你想知道的話,去加入霍少爺的教會,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成南:我家也是拿香的,就不知道我爸媽准不准我參加。

 

良穎:如果你有霍少爺的魄力,管你爸媽准不准?

 

成南:人家霍少爺是高材生,我拿什麼跟人家比?不過有機會偷偷去看看應該不打緊吧?

 

小花:阿南,要去的話找我一起去,我也想去看看少爺說福音的樣子,一定很迷人!

 

成南:如果你不怕被伯父伯母追殺的話,下次我要偷偷去一定帶上你。

 

小花:一言為定,不准賴皮唷!賴皮的是小狗。

 

成南:對對對!賴皮的是癩皮狗。

 

小花:......我怎麼聽起來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上來哪裡怪?

 

成南:沒呀!就是一定會偷偷帶上你啦!不用想那麼多!

 

小花:喔!那好!我們今天的工作差不多了,收拾一下要回家了,阿南你也趕緊收拾吧!

 

***********************************************

 

星牧這天在學校裡的社團活動,被同學帶去了青年團契,碰巧原來的指導老師臨時有事,請了長生教會的嚴長老來幫忙,才到社辦,星牧一眼就認出嚴長老。

 

星牧:長老您好!原來您也是指導老師呀!我怎麼以前都沒遇過您!

 

嚴長老:啊!是星牧小姐!你這麼好眼力,一看到我就認得出來,我記得我們才見過一次面吧!

 

星牧:是嚴長老跟霍長老讓人印象深刻,所以我才一眼就認出來。

 

嚴長老:哈哈~~~歡迎你來參加青年團契呀!我在長生教會主要就是負責青年團契的部分,偶爾也會到其他的教會或學校單位去分享,今天剛好郭老師臨時有事,所以就由我來主持今天的活動。

 

星牧:原來是這樣呀!好期待今天長老會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故事。

 

嚴長老:星牧小姐這麼有興趣,怎麼不直接加入我們長生教會呢?

 

星牧:不是時間忙的嘛!在學校還有社團時間,回到家就只剩賣麵時間跟家教時間,真的撥不出空呀!

 

嚴長老:其實加入教會也沒有非要每次都來呀!就是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正事,又可以有個心靈寄託的信仰,如此而已。

 

星牧:讓我再考慮考慮吧!謝謝長老的邀請。

 

嚴長老:那我們先開始今天的活動,這事有機會再聊。

 

***********************************************

 

Justitia:牧牧,你和剛剛那位長老很熟嗎?看你們聊得很開心。

 

星牧:也沒有啦!就是見過,有到我家麵攤拜訪過,還說要直接到我家分享福音。

 

Justitia:這麼好!福音還直接到家裡說的唷?這是特殊待遇了吧?

 

星牧:是這樣嗎?我都不曉得,可是我家很普通呀!我不覺得是什麼特別待遇耶!

 

Justitia:搞不好是人家看上你有當傳教士的潛質,所以才想要開發你的長才。

 

星牧:哈哈~~你想多了啦!我家又沒有信仰,又不是什麼名望或權貴,哪有什麼潛質可以開發。

 

Justitia:光是你這鬼才的腦袋瓜,就是最大的潛質,去你家吃過麵的,還沒見識過你搭話能力嗎?根本就是天生的Top Sales,班上哪個男生不是被妳迷得團團轉?

 

星牧:有嗎有嗎?誰誰誰?快跟我說!

 

Justitia:妳這裝傻的功力也太假了吧!妳敢說我都不敢聽。

 

星牧:呵呵......被妳發現了! XP

 

Justitia:不過認真說呀!妳有沒有對誰特別有意思呀?

 

星牧:如果我說我對每一個都有意思,妳會不會打我呀!?

 

Justitia:我都不曉得妳胃口這麼大的,都不挑的唷?

 

星牧:小呆瓜!對每一個都有意思就是對每一個都沒意思,懂了沒!哪有人這麼大胃口的!

 

Justitia:跟妳說話真的很燒腦耶!既然妳對每一個都沒意思,那......建廷妳就讓給我吧!

 

星牧:啊!原來是妳想宣告主權呀!幹嘛繞那麼遠,我又不會搶妳的,妳也知道我沒那個心思。告訴我,妳喜歡建廷哪一點呀?我給妳出出主意?

 

Justitia:之前不是學弟妹們的迎新晚會,就是他約我跳的第一支舞,然後我就一直注意他了......

 

星牧:看不出來我們 Justitia 這麼純情呢!決定了!以後幫妳看著他,別讓他給其他女生拐走了。

 

Justitia:別太明目張膽把他嚇跑了,都還不曉得人家是怎麼想的......

 

星牧:都還沒當人家女友,心就已經這麼向著人家,看怎麼辦才好唷?

 

Justitia:哎呀!不跟妳說了啦!越說越離譜了。下一堂課要開始了,快點到教室去吧。

 

星牧:對耶!時間快到了,那我們趕緊走吧!

 

 

***********************************************

 

霍伍利用飯點時間,又來到麵攤找了老闆娘,不過這次是帶上幾位弟兄姐妹一起來吃麵,順便了解一下老闆娘對基督教的熟悉度,還幫了老闆娘在飯點後的收拾工作,讓老闆娘很是感激。不過霍伍也沒急著就讓老闆娘一定要加入,只是輕描淡寫地聊了一下教會的生活,和弟兄姊妹的故事,其中有個故事,讓老闆娘很觸動心弦。

 

玲兒和英彥因為無法生育,所以請了曉雅當代理孕母,臨產時忽然發現臍帶繞頸,聽算命的說是和玲兒與英彥的第一個女兒命中相剋,如果想要活下來,要趕緊剖腹並送離他鄉獨自扶養到成年。曉雅不甘心辛苦懷胎的小孩變成死胎或遇上死劫,因此自願成了小孩的養母,遠離玲兒和英彥獨自生活,由於未婚生子,生活壓力超大,差點得憂鬱症,後來是加入了教會,慢慢開解內心的心結,18年後又和玲兒和英彥的女兒相認,當了二媽,才過上苦盡甘來的日子。

 

老闆娘回想起自己和星牧也是兩個人獨自生活,也是18年後才即將跟星辰要相認,當下淚眼婆娑,只是自己還有老公每半年可以回來見自己一次,這位曉雅姐妹就沒那麼幸運了,足足等了18年,跟古代的王寶釧有得比。心想,信仰的力量真的是很偉大,讓人可以在那樣絕望的環境裡,還能堅強地活過來。真的應該好好去瞭解一下這個宗教,加不加入是其次,但若是能從中學習到信仰的力量,那是一輩子的福氣。

 

霍長老:老闆娘,今天謝謝你的招待,有空我會再帶弟兄姐妹來叨擾的,您煮的麵真是料好實在,到現在還齒頰留香,一定要讓更多教友品嘗到妳的好手藝。

 

老闆娘:霍長老真是太客氣了!今天還讓你們幫我收拾了麵攤,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來再多招待你們一些私房好料的,而且今天幾位朋友們分享的故事,我都很受用,真的很謝謝你們的分享。

 

霍長老:老闆娘,這都是我們該做的事,也是我們的天職,讓更多人明白上帝的恩典,是我們的榮幸。很開心今天分享的故事有給您一些啟發,等您不那麼忙了,請記得一定來我們教會走走,換我們好好招待您。

 

老闆娘:下次如果真的有空,一定會帶我女兒一起去拜訪霍長老,說不定連我老公也能一起去也說不定。

 

霍長老:那就太好了!老闆娘請留步,不用送我們了,希望很快可以在教會的聚會裡看到您。

 

老闆娘:那我就不送了,霍長老,各位弟兄姐妹們慢走!

 

眾人:老闆娘掰掰~~~願上帝與您同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