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不能喝茶?選對就可以! 贊助
2021-08-29 20:18:47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4)

香均:姊,要拜拜了,快下來幫忙。

 

怡安:馬上來......

 

初一十五家裡都會拜拜的陳家,此刻正準備著供桌,擺上三牲及各種祭祀供品,準備要拜拜了,怡安來到玄關外的供桌前,赫然發現兩瓶白蘭地擺在供桌的一角,好奇的問

 

怡安:小均兒,那白蘭地哪來的呀?

 

香均:就上次公司春酒 A 回來的呀!每次說要拿出來拜都忘了,今天剛好想到,就拿出來了。

 

怡安:我還以為老爸又犯酒癮,偷偷跑去買了。

 

香均:爸自從上次出車禍後,就很少碰酒了,我想,等一下就算開瓶了,也大概是我們兩個的份,我們兩拿回房間慢慢品,省得他們老人家碎碎念。

 

陳媽:說誰老人家呢?我們還年輕力壯的,香香兒是嫌棄爸媽囉嗦了吧?

 

香均:媽~~~你說那兒的話,我都知道你說我們是為了我們好,我們從來都沒有嫌你囉嗦,我們喝酒在房裡喝,就是小喝幾口,放鬆一下看看影片,不會豪飲的啦!

 

怡安:媽,你放心啦,我和小均兒有分寸的,不會喝茫了。況且在家裡喝,真的太放鬆就直接睡了,也是好事呀!

 

陳媽:妳們懂得節制就好,去叫妳們爸來拜拜了。

 

香均:我去叫我去叫,......爸~~~爸~~~拜拜啦~~~

 

陳媽:去你爸房間叫,大吼大叫的,沒個女孩兒樣,這樣以後要怎麼嫁出去唷?

 

怡安:媽,這你就不用擔心小均兒了,他可是萬人迷呢,他在公司裡收到的情書多到置物櫃都不夠裝,你就安一百個心吧!

 

陳媽:有這種事?啊我怎麼都不知道?香香兒,等一下把情書拿來給我瞧瞧,看看這年頭年輕人都寫些什麼東東。

 

香均白了怡安一眼,嘟噥著:媽~~我看都沒看就都丟垃圾桶了,你要我去哪生給你看?

 

陳媽:妳們兩都已經出社會了,也該花點心思張羅一下婚姻的事,女孩兒的青春是不等人的,等你忙到工作事業有成,青春也被妳們揮霍完了,那時候只能這邊將就,那邊委屈,勉勉強強找一個還湊合的人嫁了,我不希望看到妳們這樣。

 

香均:姊!看看你啦!讓媽替我們擔心了.....啊!是爸來了,快點來,要拜拜了!

 

陳爸:不好意思剛剛打盹睡著了,等很久了嗎?趕快來拜拜吧!

 

陳媽給陳爸點了三柱香,其他人一人一柱,便虔誠地拜了起來。拜好之後,所有人合掌,等陳媽給神明敬酒,儀式完成,所有人回到客廳休息。

 

陳爸:剛剛聽說香均有很多人追呀?怎麼都沒給爸媽參謀參謀?是還沒有中意的嗎?

 

香均:都怪姊亂說啦!送情書的事情是有,但哪有姊說的那麼誇張,還多到置物櫃都爆了,我看到沒署名的信都直接撕了丟垃圾桶,連面對我都沒有勇氣的人,我才懶得跟他當朋友呢。

 

陳爸:香均這樣的心態很正確,爸爸支持你,不過以後信還是要看一下,不然萬一月老有心幫你牽線,你大概也沒機會拉住紅線。做人要留一線,不要太盡,才有更多轉圜的機會。

 

怡安:爸媽以前是怎麼認識的?後來又是怎麼在一起的?要不說給我們參考一下呀?

 

陳媽:不准說!你們爺女獨處了再自個兒說去,怡安去看看是不是要上第二次香了。

 

怡安、香均:哈哈~~媽媽害羞了......

 

陳媽:切!沒大沒小......

 

*************************************

 

夜裡,星牧的爸媽正通著電話,不過並沒有讓星牧聽見,因為這件事瞞了星牧整整18年

 

星爸:辰辰滿18歲了,你要他跟牧牧相認了嗎?

 

星媽:當初算命的說他們相剋,必須分開養,而且完全不能有任何的交集,否則會有死劫。這十多年來,你那麼辛苦在大城裡自己一個人照顧辰辰,還得分擔我和牧牧的開銷,都怪我不夠爭氣,連養活自己的能力都不夠。牧牧的學費都是你替他掙來的,不然他也不會唸到國立大學這麼好的學歷。

 

星爸:是我不好,丟著你們母女自己生活,雖然是萬不得已的事,但心裡還是很過意不去,不過終於我們一家可以團圓了,辰辰今年的成績也考得上國立大學,我有暗示他要跟牧牧填在同一個學校,不過一切還得等放榜後才知道。假如不急著相認,讓他們在學校裡熟悉也是個選項。

 

星媽:我還是覺得全家人早些在一起比較好,我想你了,好想好想......

 

星爸:我也想妳了,那我盡快安排安排,妳也得給星牧心理建設一下,免得到時候太尷尬。

 

 

當年星媽難產,算命的說是姊弟相剋,夫妻倆寧可信其有,畢竟生命不是開玩笑的,在緊急剖腹生產後,便強迫讓弟弟辰辰離開牧牧的身邊,安置在大城裡容易託嬰的地方,星爸便從此在大城裡生活,白天工作時託嬰,晚上回家就照顧辰辰,大半年才回老家給牧牧送學費回去。星爸的身上,總隨身帶著星媽和星牧的照片,工作時不論在怎麼辛苦,只要看到這兩人的身影,就一切值得了。辰辰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沒有媽媽,不過奶媽很疼辰辰,辰辰也直接把奶媽當成親媽看,得知辰辰一家身世的奶媽,也動了惻隱之心,陪著星爸瞞住辰辰自己有位姊姊的事,所有需要生母出現的場合,也都現身代勞,讓辰辰沒有少了媽媽這樣的遺憾。

 

慢慢長大的辰辰,偶爾會想問爸爸,自己的媽媽為什麼沒有陪著自己?但始終沒有鼓起勇氣,因為害怕自己沒有接受答案的心理準備。另一方面,他沒有接觸到其他沒有媽媽的人所受到的異樣眼光,而是很健康和樂地長大,所以沒有媽媽這樣的遺憾,並沒有留在辰辰的心裡。

 

星爸掛上了電話,來到辰辰的房間,輕輕敲門

 

星辰:請進,我還沒睡。

 

星爸:辰辰在忙什麼?這麼晚還沒睡?

 

星辰:在想我會考上哪一所大學,爸,你說的那間大學是女孩子比較多的學校耶!為什麼你會想讓我念那間大學?

 

星爸:我們爺兩都是男的,生活了半輩子,你都沒好好跟女孩子相處,爸這不是為了你的終身大事提早安排,讓你有比較多的機會跟女孩相處。

 

星辰:爸!你也太封建了吧!都什麼年代了,你看我跟奶娘不是相處得挺好?我也沒害怕和女孩相處,念的班上雖然女孩子少了些,但也還是有的,哪裡有你說的情況,你真是想多了。

 

星爸:就算是爸爸想多了吧!不過進這學校一定對你很有幫助的,相信爸爸的眼光。

 

星辰:既然這樣,成績出來了我就填這所學校當第一志願吧!我算過落點,如果沒意外的話,企管系或國貿系我都可以考得上,爸這麼晚來找我,就只是為了看我睡了沒?

 

星爸欲言又止:......嗯!沒事就早點睡吧!等填完志願,爸爸帶你去走走。

 

星辰:知道了!爸爸晚安。

 

星爸:辰辰晚安。

 

星爸給星辰一個擁抱,這是父子倆十幾年來睡前的習慣,辰辰在爸爸的擁抱下,總是能更有勇氣地面對困境,晚上也睡得特別安穩。走出房間,星爸搖了搖頭,他還是沒說出來,因為剛講完電話,還沒理好思緒怎麼跟辰辰說這件事。

 

*************************************

 

星媽:牧牧呀!你爸過陣子要回來了,你有沒有想要你爸幫你帶什麼東西回來呀?

 

星牧:沒呀!我現在自己有打工,日用品都夠用,衣服也都還很新,沒有特別想要什麼,只要爸比回來陪我聊聊天我就很開心了。

 

星媽:牧牧呀!那個......你有沒有想過自己能有個兄弟姊妹的呀?

 

星牧:還好耶!媽你怎麼忽然這麼問?你看我們家的情況,要是再來個兄弟姊妹,我們應該會過得苦哈哈吧?爸比都那麼久才回來一次,家裡的工作收入又不多,多一口人吃飯一定多一些開銷,想要這麼餘裕的生活應該很難。

 

星媽:媽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如果爸爸跟我們一起住的情況下,你會不會想要有個兄弟姊妹?

 

星牧:應該會吧!?我也不曉得,要看那個兄弟姊妹跟我合不合得來囉?合不來天天吵架打架,那我寧可不要。

 

星媽:牧牧你這麼乖巧,不像是會跟兄弟姊妹吵架打架的人耶?

 

星牧:媽,你今天怪怪的唷?幹嘛忽然跟我說這些?

 

星媽:就忽然想到呀!呵呵~~

 

星牧:我有爸比跟媽咪就很夠了,兄弟姊妹是奢求,也是可遇不可求,爸媽這麼多年都沒再生了,我哪來的兄弟姊妹?難道......爸媽這年紀還想生一個?

 

星媽:哎呀!牧牧你說到哪裡去了?怎麼可能這把年紀了還想生一個......

 

星牧:這不好說,很多人到七十都還能生的,媽還這麼年輕,想生的話我可以幫忙照顧的唷!呵呵~~

 

星媽:鬼靈精,都敢調侃你老媽了!

 

星牧:誰叫媽忽然提起這個話題?我當然會稍微聯想了一下呀!

*^_<*

 

星媽:哎!說不過你,你洗澡了沒?先去洗,洗完早點休息了。

 

星牧:要不我們一起洗,我幫你搓背,順便幫你按按摩,好不好?

 

星媽:媽還要收拾一下麵攤要用的東西,你先去洗吧!

 

星牧:好吧!那媽不要忙太晚唷!我先去洗澡啦!

 

星媽揮了揮手就忙碌去了,心想,要給牧牧心理建設,得有個好話題才行,不然就被牧牧繞過去了,這丫頭生得這麼聰明,也不曉得是好事還是壞事?

 

 

*************************************

 

又是新的一天開始,村里的廣播早早就在奉送

 

" 咳咳,這裡是葛嶺村奉送:張雅珺小妹妹,張雅珺小妹妹,你阿公說你便當放在家裡忘了拿,趕快回家拿,才不會在學校中午沒飯吃...... "

 

聽到廣播,只見一個小女孩急急忙忙地跑回家,本來都已經走出家門,要到學校的一半路上,才驚覺自己真的忘了帶便當,鄉下地方,大家跟村里長都很熟稔,常常有事沒事就到村長辦公處泡茶閒聊,一位阿公發現孫女早上出門上學忘了帶便當,又不曉得孫女走到哪裡了,所以便跑到村長辦公處廣播,可憐這位小女孩,今天要被同學們笑鬧了!

 

在村長辦公處的不遠,有一大片山坡地,幾位長老跟牧師正在這裡討論著事情,身旁還有幾位建築師和工程人員跟著,原來,這片山坡地是教會禮堂的預定地,建築師們正在估算著建造禮堂的成本,以及將來施工可能遇到的問題,工程人員則在一旁協助測量、鑑定。

 

總工程師:我說霍長老,之前跟您評估的部分,已經是最佳化過的設計圖面,讓禮堂在山坡地呈現出流線的樣貌,建造成本也是性價比最高,如果您還要做調整,怕是會多出很多預算。

 

霍長老:可是如果照那樣的規劃,最多只能容納150人,如果要辦大型一點的活動,就一定不夠用了!我們教會現在的教友就已經接近百人,如果再跟其他教會交流的話,這樣的規劃會捉襟見肘,請您再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在不提高預算的情況下,增加到至少容納200人以上的空間規劃吧!

 

總工程師:可是,這樣會犧牲掉很多美感的設計,教堂的特色就黯淡多了,您確定要這樣做?

 

方長老:總工程師,您是這方面的專業,假如我們要增加到200人以上的話,按照您現在規劃的設計條件,要增加多少預算呢?

 

總工程師:雖然無法馬上給您正確的估算,但至少比現在多出一半的預算。

 

夏牧師:怎麼會多這麼多?不是才多50人的容納空間?

 

總工程師:人流的計算不是等比的,因為每多出一個人,就會衍生很多私人空間的規劃,還有走動時需要預留的社交間距,不然處在這個空間裡就會很有壓迫感,人會變得很不自在。反映在建造成本上,這樣估已經相當保守,可能還要更多呢!

 

長老們和牧師們無奈地對看著,他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如果要滿足期望,就勢必得追加預算;如果將就的話,就得犧牲教友們的權益,在上帝的監看下,他們很難做出違心的決定,一切的一切,都要以教友們的權益為第一優先,現在的這片山坡地,是一位已故的教友捐出來的,他臨終前的期望,就是能夠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一間能夠造福村民的教堂,今天的現場探勘沒有討論出新的結論,大家無奈地各自打道回府,早前還開心著經費有了著落,現在又進到了兩難的階段。

 

關關難過關關過,霍伍沒有氣餒,回到家努力地思索著有沒有解套的方法,然後,他想起了麵攤的老闆娘,還有他那優秀的女兒。

 

霍伍:應該再去碰碰運氣了,只要有機會就不能放棄,神啊!請照亮前方的道路,引導我們走向康莊大道,阿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