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8-17 22:48:30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服飾篇(下)

女裝店裡的曉雅,正魂不守舍地看著牆上的時鐘,今天是玲兒動刀的日子,和英彥約好了要一起過去醫院,這段時間的相處,讓曉雅幾乎完全融入了玲兒一家人的生活,也讓英彥與玲兒幫他安排了幾場約會,雖說還是有蠻不錯的對象,也有試著讓自己跨出那一步,但是和約會的對象總是差了那麼臨門一腳,該說是,就是少了來電的感覺,然而真正不來電的原因,曉雅自己也說不上來,更明確一點說,其實曉雅的內心已經有了一個標準,在這標準之下,心裡很難再走進任何人,而這個標準不是別人,正是英彥。

 

叮噹:我說店長呀!你這樣走來走去,踱來踱去,時間也不會變快的好嘛!

 

佳佳:對呀!我們很少看店長你這麼心神不寧的樣子,雖然你好姐妹動刀是大事,但這事又不是急得來的,你就安點心,不然我們看著也跟著煩躁起來。

 

秉文:哎呀,你們不懂啦!讓店長心神不寧的不是手術啦!店長現在的狀態應該是魂不守舍啦!

 

曉雅:啊?怎麼就魂不守舍了?秉文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

 

叮噹:我聽懂了!

 

苡君、佳佳:我們也聽懂了。  *^__<*

 

曉雅:妳們到底在說什麼啦!我哪裡魂不守舍了?玲兒姐要開刀是件大事呀!又不是小手術,難免會擔心的呀!

 

甲乙丙丁四人組(佳佳、苡君、秉文、叮噹):嘿嘿~~~店長妳快看,是誰來了?

 

曉雅看到女裝店門口走進來的英彥,內心忽然變得踏實了起來,臉上的不安也變成了期待,只是自己卻沒有察覺到會有這樣的變化,而甲乙丙丁四人組卻很有默契地彼此互看,面面相覷:表情這麼明顯,店長明明就是自欺欺人呀!

 

曉雅:英彥哥,你好像來早了?公司那邊提早下班?

 

英彥:也不是,只是我想著玲兒要動刀,怕可能會有其他事臨時要處理,還是早一點過去比較好,就請了假先離開,曉雅妳這邊如果還要忙,那我就先過去,妳忙到一個段落再搭車過來就好,只是我上班的地方離妳這邊很近,所以我就先過來跟妳說一聲。

 

曉雅:是這樣呀!我這邊的事也都拜託同事們幫忙了,要走隨時都可以,那我們現在一起去看玲兒姐吧!

 

英彥:既然這樣,那我們趕快過去吧!

 

曉雅回過頭:店裡就麻煩妳們了!

 

甲乙丙丁:交給我們吧!店長慢走~~~

 

話說完,曉雅趕緊跟上英彥的腳步,走出了店門口。前腳剛離開,女同事們便開始嘰嘰喳喳地討論起來

 

叮噹:我看店長八成戀愛了,只是人家都是當老公的人了,怎麼店長還陷了進去?是沒男人了嗎?

 

佳佳:話不是這樣說,英彥大哥來過那麼多次了,妳們看他和小女兒的互動,是我也想要這麼個男人了!

 

苡君:我+1,我也覺得英彥大哥是理想男人,只可惜死會得太早了,妳們說店長會不會死會活標呀?

 

佳佳:店長這麼有範兒,追求的人還少嗎?要是真去追求英彥大哥,那還真是掉價了。

 

秉文:看妳都怎麼說的話!愛情無價呀!怎麼追求真愛就掉價了?但我們好像也不能鼓勵店長去追求英彥大哥,畢竟那是妨礙家庭的事,怎麼店長都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不小心?

 

叮噹:秉文,我跟妳想法一樣,還是勸勸店長理智一點,免得熱心過頭,到時候把自己搞得一身腥,店長對我們這麼好,我們不能看店長為愛昏了頭。

 

苡君:我說妳們會不會想多了呀!都說了英彥大哥是理想男人,妳們還覺得英彥大哥會給店長機會嗎?我覺得應該就是維持現狀當親密的好朋友,然後會繼續幫店長找約會對象,這樣想比較合理吧!?

 

佳佳:苡君,我可以肯定,妳一定是單身狗對不對?

 

苡君:妳亂講,人家明明就有男朋友,妳才單身狗啦!

 

佳佳:沒聽過黃舒駿的戀愛症候群這首歌嗎?談戀愛會有理性?那一定是騙人的!

 

苡君:歌曲就是人編的,如果歌曲唱的就代表真理,那就不會有那麼多還在愛情海裡浮浮沉沉的人了。

 

秉文、叮噹:哇!這是我們家的苡君嗎?說的話怎麼這麼有哲理呀!

 

苡君:討厭啦!妳們取笑我!  ~>"<~

 

雖然經過眾人一番激烈的討論後,最終也沒得出什麼結果,但唯一的共識就是:店長真的戀愛了,而且對象就是英彥,如果是單戀,那可要趁早讓店長清醒清醒;但如果有戲?那大夥兒也不曉得該怎麼辦了。

 

##############################

 

醫院裡,簽完手術與麻醉同意書,英彥和曉雅一起目送著玲兒進入手術房,該說的、該做的都已經盡力了,剩下的就靠老天爺幫忙了。

 

兩人坐在手術房外的椅子上,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沉寂,讓空氣變得凝重,甚至有點喘不過氣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個小時後,手術房的門被打開了,英彥和曉雅站起身來,滿心期待地看著醫生,希望醫生帶來好消息。

 

醫生:手術很成功,不過術後需要觀察排斥反應,我們會先安排病人住下來,先生您先跟我們護理人員去辦個住院手續,待會兒另外會有護士跟您說明要如何照顧病人,以及該怎麼吃藥,由於現在還在麻醉狀態,晚一些應該病人就會清醒了,麻藥退了以後可能會有明顯的疼痛感,那是正常的,請不要擔心,只要服用止痛藥緩解就可以了,當然如果疼痛是可以忍耐得住的,不吃止痛藥也沒關係。

 

英彥:謝謝醫生,想請問醫生一個問題,我太太大概要休養多久以後才可以下床行動?

 

醫生:這要看病人恢復的狀況,每個人的體質不同,我也不敢跟你保證一定什麼時間可以,但如果病人氣色變好了,有意願想嘗試,你們家屬也有在旁協助的話,是可以練習下床看看的,但是記得不要勉強,好好休養還是比較重要的。

如果沒有其他要緊的事,請先生您先去辦好住院手續,等一下護士會更詳細跟您說明術後照養的部分,記得要讓病人充分休息,不要太常打擾他,這樣對身體恢復很有幫助。

 

英彥:我知道了,謝謝醫生,真的很謝謝您。

 

醫生:不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手術很成功,放寬心吧!你們也辛苦了。

 

英彥和曉雅再三地跟醫生誠摯地道謝後,英彥就趕緊去幫玲兒辦理住院手續,而英彥放在椅子上的手機此時響了起來,剛剛英彥急著去辦手續,忘了把手機給帶上了,曉雅看見來電顯示保母,心想應該是有什麼急事,先幫英彥大哥接一下吧!

 

曉雅:您好,英彥大哥剛剛跟醫生護士去辦理住院手續了,我是他的朋友,請問您找英彥大哥有什麼事嗎?

 

保母:啊!您好!我想說怎麼是女生的聲音,是這樣的,婷婷,也就是英彥的小女兒,本來今晚要留在我家暫住一晚的,可是她說她想聽爸比說說話,不然她等一下會睡不著,可以請您轉達一下英彥,讓他回撥個電話給我嗎?

 

曉雅:這樣啊!那可以請您將電話拿給婷婷,告訴她我是曉雅姐姐,要跟他說說話,麻煩您了!

 

保母:好喔!等我一下,婷婷,有個曉雅姐姐說要跟妳說話,妳要聽電話嗎?

 

婷婷:啊!?姐姐怎麼會找我?我要聽,我要聽!姨姨電話給我聽!

 

曉雅:是婷婷嗎?我是姐姐,我和妳爸比來醫院幫媽咪處理一些事情,剛剛爸比跟醫生去忙了,聽姨姨說妳睡不著想聽爸比說說話,那姐姐跟妳說說話好嗎?

 

婷婷:好啊好啊!其實姐姐我是想問爸比,媽咪的手術有沒有成功,媽咪有沒有很勇敢,還有媽咪會不會很快好起來?

 

曉雅:那姐姐要告訴妹妹一個好消息,媽咪的手術很成功唷!不過醫生也沒說媽咪多久可以好起來,只是說媽咪需要好好休息。我想,媽咪也很想快點好起來陪妹妹的,所以請妹妹再耐心等媽咪一下,等媽咪好起來就可以陪妹妹做好多好多事了。

 

婷婷:真的嗎?姐姐妳說的是真的嗎?好開心!媽咪快要好起來了!那我要耐心等媽咪好起來,要讓媽咪好好休息,婷婷不吵媽咪。

謝謝姐姐告訴我這個好消息,我想爸比應該需要好好照顧媽咪,那我也不要吵爸比好了,姐姐妳幫我跟爸比說,我有乖乖睡覺,請他要好好照顧媽咪唷!

 

曉雅:妹妹好棒!姐姐一定幫妳轉達爸比,妹妹晚上要好好睡唷!祝妹妹有個甜美的好夢!

 

婷婷:嗯!我要夢到爸比媽咪還有姐姐都一起陪我玩的夢,姐姐晚安~~~

 

曉雅:妹妹晚安~~~

 

掛上電話,曉雅忍不住感動得流下眼淚,婷婷真是乖巧得讓人心疼不已,好在手術很成功,希望一切苦難盡快過去。

 

收拾一下手邊的東西,曉雅來到了英彥的身邊,此時英彥剛辦好手續,由於兩人都還沒用餐,就決定先一起去買點吃的,再到病房去等待玲兒入住。

 

一路上,曉雅把剛剛跟婷婷通電話的事說了一遍,英彥也是一臉心疼,想回撥給婷婷和她說說話,可又怕婷婷已經睡了,吵醒她不太好,還是壓下了衝動。在醫院的美食街買好了晚餐,便盡快回到了病房,此時護士正好推著熟睡的玲兒入住,玲兒身上的衣服已經更換過,身體也擦拭過了,此時還是麻藥作用的時間,大約還要半個小時後,玲兒才有可能慢慢醒過來,護士小聲交待了照顧及服藥的方法,並說明晚上如果要留下來,只要留一個人就好,曉雅知道英彥和玲兒晚點一定有很多話要說,因此陪著英彥吃過晚餐,便體貼地先行離開,自己搭車回家了。

 

##############################

 

睡夢中的玲兒,喃喃地說著夢話,可說出來的夢話,卻讓英彥冷汗直冒

 

玲兒:英彥......英彥......你知道我不能生育了,讓曉雅幫你生個男娃好不好?......

 

聲音很小聲,可是卻字字清楚,每個字如雷灌頂地注入了英彥的意識裡,英彥看了看玲兒,確定玲兒還在睡夢中,可這突如其來的夢囈,嚇出了英彥一身冷汗。

 

話說自己從認識曉雅到現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這個優秀又熱情的女孩給自己帶來那麼多的驚喜,給自己家人那麼多的幫助,但是要說自己對人家是什麼感覺?而人家對自己又是什麼想法?根本從來就沒去思考過!然而,從玲兒嘴裡說出來的夢話,不像是臨時起意的,感覺像是跟曉雅私下掏心時,已經多次討論過的......

 

內心糾結不已的英彥,又聽到了玲兒的呼喚

 

玲兒:英彥......英彥......你在嗎?......我在哪裡?......

 

英彥看了看玲兒,發現玲兒已經睜開眼,趕緊到玲兒的身邊來,輕輕握住玲兒的手

 

英彥:我在這,你剛剛手術完,手術很成功,再過不了多久應該就會痊癒了。

 

玲兒:真的嗎?醫生說我會痊癒,可以下床走動了?

 

英彥:是真的,醫生說等你氣色好一些了,體力也恢復夠了,就可以練習下床走動了。

 

玲兒開心地流下淚:太好了!太好了......

 

英彥:你多休息,不要太激動,好好休養,如果覺得口渴了,我先用棉花沾溼幫你塗一下嘴唇,暫時先不要喝水。

如果麻藥退了會痛的話,要跟我說,我餵你吃止痛藥。

 

玲兒:嗯!那我再睡一下,現在是幾點?

 

英彥:晚上十點多快十一點了。

 

玲兒:那你也休息了吧!明天要上班吧?

 

英彥:我請了一天假,明天不上班,陪你。

 

玲兒:謝謝你,老公。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英彥:只要你好起來,一切都不辛苦,都值得。剛剛曉雅還在這,不過太晚了,我讓她先回去了,她一定也很想跟你說說話,聽到你手術成功的時候,她開心地眼淚都流出來了。

 

玲兒:我們真的欠曉雅太多太多了。英彥,我問你個事,你要老實跟我說,不可以敷衍我或隨便回答,好嗎?

 

英彥:什麼事這麼突然?你問吧!我一定認真回答。

 

玲兒:你想要生個男孩給婷婷當弟弟嗎?

 

英彥:啊!?

 

又一道雷擊劈中英彥的意識,讓英彥整個人都不清楚了,所以剛剛聽到的不是夢話?是玲兒的真心話?

 

玲兒:在想什麼呢?怎麼不回答呢?就想、或是不想兩個答案而已呀?啊!?是什麼答案呀?

 

英彥:老婆大人,你怎麼手術才剛完成就想這事?就算想也得等你痊癒康復了,身體調養好了再想呀!

 

英彥打算繞過玲兒的問題,因為這問題問的時機實在是太詭異了。

 

玲兒:也是。那好吧!等我身體好些了再問你,到時候你不要又回我一個 " 啊!? " ,這段時間你就好好想想吧!

 

英彥:好!我會認真思考這個問題的,快休息吧!親愛的......

 

英彥在玲兒的臉上輕輕地親了一下,一手輕輕環抱著玲兒,另一手握住玲兒的手,讓玲兒略顯冰冷的手溫暖了起來。

 

玲兒:老公,你真好......

 

(待續)